第五百五十三章 【祸乱宫廷】

   这场面很诡异。

  一个白袍大法师摆出了最最献媚最最狗腿的样子扑在了皇帝脚下——多多罗并不知道自己此刻又创了一个记录: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白衣大法师曾经对人如此献媚卑微过!

  历史上就算有一些白衣大法师,遇到了比自身更高贵更强大的存在,也绝对不会卑躬屈膝到多多罗如今的这种地步!居然跪拜在人的脚下,差点就要去吻对方的靴子了!这样的姿态,简直就是整个魔法界的耻辱!!!

  而加西亚皇帝不知道的是,他无意之中也打破了一项记录:拜占庭帝国历代皇帝之中,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皇帝享受过如今他的这种待遇,居然让一个白衣大法师匍匐在自己的脚下!这样的威风,开国皇帝不曾享受过,历代的明君大帝们不曾享受过,却偏偏落在了加西亚这么一个弱势到了极点的傀儡皇帝身上,这就不得不说是一种奇妙的讽刺了。

  多多罗已经开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诉说起来。

  “陛下啊!我的名字叫做多多罗!是的,正如您所见的,我是一名魔法师,而且神灵保佑,如今我已经晋级成为了一名白衣法师了。哦不不不,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从内心深处一直期望能为陛下效忠!是的,这是我心中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事情!哪怕是我在野火原上经历最最危险的遭遇,我在和那些来去如风杀人不眨眼的马贼们战斗的时候,我在和那些肮脏而狡猾的地精们厮杀的时候,我在和那些暴躁的矮人们斗法的时候,甚至在我屠杀那条可怕的巨龙的时候——即便是在我的生命遇到最危机的关头,我心中的这种愿望也不曾有过片刻的减弱!陛下啊!我就是应该来到您的身边,为您奉献所有力量的啊!!”

  多多罗这一番申请告白,让加西亚几乎都要昏头了。

  不过幸好,加西亚并不是傻瓜,在多多罗的这番话里,皇帝很敏锐的捕捉到了几条重要的讯息!

  和马贼战斗过,和地精厮杀过,和矮人族斗法……哦我的天啊!他居然还屠杀过巨龙?!

  很显然,眼前这个相貌猥琐的家伙,有着和他的外表并不想匹配的强大实力啊!

  一个实力出众的魔法师……却跪在自己面前,宣誓要对自己效忠?!!!

  加西亚的心中立刻就涌起了一股热烈的火焰来,就如同中了大奖一般,瞪大了眼睛望着面前的这个白衣法师。

  皇帝用力吞了口吐沫,艰难道:“这位魔法师阁下,我并不记得我曾经有任何恩惠于您……向您这样的一位实力出众的白衣法师,我甚至并不记得我见过您。那么您……”

  “不不不,陛下,您没有见过我。”多多罗已经噌的跳了起来,用力拍了拍自己白袍子上的灰尘,脸上却做出一副坚定的表情来:“但是我多多罗是一个有良心的人!我的内心早已经宣誓效忠皇帝陛下,不论我是一个凡人,或者是一位白衣大法师,这样的誓言都不会改变。”

  加西亚深深吸了口气:“多多罗阁下,我还是不明白,您……”

  “陛下!”多多罗饱含深情的一声呼唤,让加西亚忽然有一种寒毛都竖起来的感觉,只听多多罗继续用低沉的嗓音道:“陛下您或许不知道,我多多罗,其实当年就生活在燕京!我的先人就曾经在宫廷里为皇室效力,曾经得到过皇室的恩泽。所以,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父母就告诉我,一定要有一颗效忠皇室的心!”

  宫廷里的人的后代?!

  这倒是让加西亚没有想到。

  事实上,皇宫里养活了许多的人,并不仅仅是那些宫廷里的侍者。

  在拜占庭的皇宫里,侍者分为两种,一种是近侍,是专门服侍皇帝或者皇后等等皇室的核心人员的贴身近侍,这些人往往经过最严格的选拔,以要求在忠心上务必不能出任何问题。

  而除了这些近侍之外,则是一些宫廷里的外侍了。外侍包括了各种技术人员,比如各种工匠,专门负责为宫廷里打造需要的器物或者维修各种东西。其中包括了裁缝,厨师,木匠,铁匠,器匠等等各色人员。这些人的待遇都相当不错,而低级一些的则是底层的小杂役,专门做一些没有什么难度的力气活儿。

  多多罗自称他的先人是宫廷里的人,那么很显然,肯定不是近侍。因为近侍的资料加西亚很清楚,而且管理和挑选都是很严密的。

  那么……或许眼前这个魔法师的先人是一个宫廷里的工匠之类的?

  多多罗很快就报出了一个名字来,然后大喜之下的加西亚立刻派人找来了宫廷里的管事,取来了宫廷里的名册存档,一查之下,果然有这么一个人。那是一个曾经在宫廷之中效力的木匠。

  “那就是我的父亲。”多多罗还擦了一把眼泪。

  多多罗并不怕被人拆穿,事实上他自己的身世在魔法公会里并没有详细的记载。而至于现在报出的这个名字么,那是达克斯那个家伙在燕京的几天来走访到的,这个名字真实的主人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就算要追查也不是几天能搞清楚的。

  加西亚即便是觉得这件事情太过匪夷所思,但是此刻也不得不相信了。

  眼前这个白衣法师,真的是主动上门来效忠自己的?

  按理说,这样诡异的事情,自然是会让人觉得十分可疑的,可偏偏现在皇帝却不由得不信。

  为什么?

  眼前的这个可以一个实力超凡的白衣大法师啊!白衣法师在帝国现在都是凤毛麟角的人物。魔法师一贯的对世俗的权势没有兴趣,使得很多人不会将魔法师当作威胁。

  而同时,加西亚也实在不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有什么可以让对方图谋的。

  可不是么?对方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天才白衣大法师,前途无量。而自己呢?虽然名为帝国皇帝,其实……现在谁都清楚。

  说起来,自己无非就是比对方多了一个皇帝头衔,除此之外,自己还真没有什么比这个魔法师强的地方。权势?自己现在的命令都出不了皇宫!财富?皇宫里的用度都一再缩减了!而魔法师的富有是人人都知道的。

  自己一个空头傀儡皇帝,实在不用担心对方上门主动投靠是为了图谋什么。

  那么……难道是真的上天保佑?我克伦玛家族命不该绝?老天看我处境太艰难,所以命运之中安排了这么一个实力超凡的魔法师前来辅佐自己?

  加西亚开始兴奋了,心中也火热起来,看着多多罗的样子,也觉得这个猥琐的家伙似乎顺眼了许多。

  嗯!一定是这样的!最近看来老天真的垂青于我了!送来了李尔将军那个出色而又和我同病相怜的人才,现在又送来了这么一个大魔法师!

  跟着多多罗一起来的那个教会的主教差点把鼻子都气歪了!

  这个多多罗难道是疯子么?效忠教会和魔法公会,摆明了就是前途无量!连教皇陛下都如此赏识于他!可这个疯子却丝毫不动心,却跑来效忠什么皇室?难道不知道现在的皇室已经是风雨飘摇了么?更重要的是,教会历来和皇室的关系都不太那么和睦!

  如果多多罗不是一个白衣法师,这位主教大人当场就要气的破口大骂了。

  不识好歹!不识抬举!!!

  可加西亚哪里还有功夫去管这位主教大人的脸色?

  皇帝心中喜悦之极!自己身边总算又有了一个拿得出手的高手了!

  之前身边的那个神秘的中年人虽然是强者境界,但是很可惜,就在阿德里克政变之前,自己派他去格杀阿德里克,却一去不归……连现在都没有半点消息。想来是阿德里克身边也有高手护卫,居然连强者都不能解决……而那个中年人一直没回来,想来只怕是凶多吉少。

  加西亚心中自然也是郁闷的。但是无奈手里的家底已经实在是没有什么了。宫廷里现在只有几百个还依然忠心的御林军,而燕京的中枢,也只有老宰相还忠心自己,其他的那些大臣贵族,只怕都已经成了墙头草!要么去抱阿德里克的大腿,要么和米纳斯公爵暗通款曲!

  而这种时候,眼前的这个多多罗法师,就越发的显得格外珍贵!

  义士!简直就是难得的义士啊!!

  越想越高兴的皇帝,当即就开口,下令封多多罗为宫廷首席魔法师以及皇帝陛下的私人魔法顾问。

  让皇帝略微有些脸红的是,现在他能给予多多罗的封赏也就仅限这些了。其他的,他实在没有什么可以拿的出手的。

  倒是多多罗解决了皇帝的尴尬,他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他有一个朋友是待罪之身,因为是当年燕京的一桩大案子的罪人的后代,所以现在都不能以真面目见人。

  加西亚听了之后,很大方的一摆手:“这有什么,我立刻亲自写一封赦免令给你!”

  当年燕京的那件大案子,加西亚自然是知道的,那是先皇康托斯大帝巧妙的除掉那些元老院里的反对势力的一个手段。康托斯大帝虽然手段血腥,但是在加西亚看来却也不过就是帝王的正常手腕罢了。

  况且时间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当年的事情早已经结束,元老院也是一蹶不振,再无任威胁。当年相关的人也基本都死绝了。至于多多罗说的那个朋友,当年还不过是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关系?赦免了就赦免了,也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更何况,加西亚内心也不免有些感慨,即便自己不赦免又如何?自己现在这个皇帝只是个傀儡,处处军阀割据,谁还会在乎当年的那个案子的罪责?自己就算不赦免,人家照样活的好好的。现在求一个赦免,大概也不过就是要一个心理安慰罢了。

  赦免令很快就写好了,皇帝很热情的邀请多多罗一起共进晚餐。多多罗欣然接受,而那个教会的主教自然是没有任何好脸色,径自告辞离去,临走的时候还深深的看了多多罗几眼,眼神就远没有来的时候那么热情友好了。

  多多罗心里叹了口气——其实教皇那个家伙对自己着实是不错的,但是没办法,自己是带着任务来的,不好好的抱皇帝的大腿,怎么能名正言顺的混进皇宫里来做事呢?

  一顿晚餐吃的宾主尽欢,加西亚还派人请来了李尔一起进餐。多多罗终于见到了李尔这个正主儿,眼神却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矜持的寒暄了几句罢了。倒是李尔,眼看多多罗居然是一位白衣大法师,而加西亚又高兴的宣布了已经封多多罗为宫廷首席魔法师,李尔这个家伙是那种最擅长顺竿往上爬的姓子,遇到多多罗这样的白衣大法师,自然是要竭尽全力的好好结交一番的。这个家伙若是刻意的和人结交,倒真的很有手腕。

  这更让多多罗心中证实了达克斯所说的一些猜想。

  “这个李尔绝不是那种坐以待毙心甘情愿听天由命的人。不到最后一个,这个家伙就决计不会放弃,这种人无论丢到哪里都有本事搅和出大是非出来。以我对李尔的了解,他到了皇宫里,结交了皇帝必定是刻意所为的,要想把他带走,让他听话只怕很难。这个李尔不是傻瓜,哪怕我们表明身份是夏亚的人,他也不会乖乖跟我们走。他在贝斯塔军区的时候被那个女人玩弄在手掌之间,现在在燕京刻意结交了皇帝必定是有所想法,绝对不肯跟我们回去,落在夏亚的手里当一个木偶的。所以……”达克斯对李尔的结论就只有一个:“要想他自己乖乖听话跟我们走是不可能的。要想从戒备森严而且不知道有没有厉害高手护卫的皇宫里抢人更是困难的。那么要想把李尔弄走,就只有一个办法。”

  多多罗记得,说到这里的时候,达克斯的语气就变得很诡异。

  “在皇宫里搞出大动静来,想办法把李尔拖下水!我们就给李尔制造一个最大的绝境,让他在皇宫里也待不下去!就连皇帝也没办法庇护他留下他!只有他真的陷入了绝境,到时候,他才会乖乖的听我们的话跟我们走!”

  ※※※就在多多罗在皇宫里和加西亚以及李尔推杯换盏的时候,达克斯也没有闲着。

  燕京虽然遭受过了战火的荼毒,但是港口码头区却已经迅速的重建了起来——纯粹是因为港口要运输大量的兰蒂斯人的船队运输来的援助物资,这才将港口迅速的重建。

  昔曰热闹的港口贸易集市,眼下却仿佛变做了一个巨大的军事港口,当初那种一眼望去满街都是各种商会旗帜的热闹景象再也看不见了。

  此刻的港口集市区,只有寥寥几家商会打开了大门做生意,也纯粹都是和官方又来往,负责处理一些海上运输来的物资的调配罢了。

  其中生意最好的,毫无疑问就是加仑斯商会了。

  如今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加仑斯商会具有很深的兰蒂斯王国背景,甚至加仑斯商会从前在拜占庭的头目,那个叫做古罗的胖子,根本就是兰蒂斯王国官方的人——在叛军占据了奥斯吉利亚的时候,兰蒂斯的海军攻克港口的战斗里,加仑斯商会和那个古罗就出了很多力气做内应。事后他们的兰蒂斯背景自然是再也无法隐瞒。

  不过即便如此,加仑斯商会这个几乎是公开的兰蒂斯人的触角,却依然在燕京过的很滋润。因为目前拜占庭帝国中央根本离不开兰蒂斯人的援助。

  而那个古罗则早已经离开了奥斯吉利亚回过述职了,据说那个家伙因为表现出色都得到了晋升,已经成为了兰蒂斯王国的情报监察总署的核心高层官员。

  现在早奥斯吉利亚的加仑斯商会负责的人是刚从兰蒂斯国内派来不久的家伙,却不知道这是不是兰蒂斯王国情报系统的传统还是巧合,这次派来的负责人,和他的前任古罗一样,居然也是一个胖子。

  这个胖子的名字叫做歌德——和一个历史上伟大的诗人同名。但是这个歌德却绝不是什么文雅之人,据说他是从兰蒂斯王国的军队系统转职过来的,是一个杀人不眨眼,心狠手辣的家伙!

  而现在,这个心狠手辣的家伙,就和达克斯隔着桌子坐着,那张原本果决狠历的脸庞上却是一副垂头丧气的表情,似乎望着达克斯的眼神都是有些躲躲闪闪的。

  倒是达克斯,老实不客气的捧着杯子大口大口的喝着酒谁,灌下了满满一壶之后,达克斯才将杯子一拍,瞪眼大声道:“歌德,你倒是说话啊!你这个家伙什么也变得像古罗那个娘娘腔一样了?”

  歌德叹了口气,望着达克斯的眼神里有一点哀求的样子,嘟囔道:“那个……波波夫,你让我说什么呢?你的要求实在是太……太难办到了,我根本就没有那种权限!不!你简直就是疯了,这样的事情就算我有权限也不能同意……就算我帮你传消息回国内,总署的那些老家伙也绝不会同意的。你知道,现在古罗那个家伙已经做了我们的上司,他的姓子最谨慎,若是我拿你的要求去向他请示,那个家伙一定不会答应的。”

  达克斯斜了斜眼睛:“谁说让你去请示了?”

  顿了顿,达克斯低声道:“你现在好歹也是坐镇这里的头儿,算是一方诸侯了,做事情怎么能事事都向上面请示了才去做?你这个家伙从前杀伐决断,都痛快的很,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

  “屁话!”歌德火了,忍不住就抬高了语气:“你是让我帮你劫持……”

  他飞快的压低了声音,又看了一眼达克斯:“这种事情我是绝不敢答应的。”

  达克斯也不着急,却数着自己的手指,然后慢吞吞的低声道:“十一年前,在波克尔海湾,某人被那些海盗绑在船锚上扔进了大海,是谁帮忙捞上来的?九年前在奥丁,某人在奥丁暴露了身份得罪了那些野蛮部落,是谁单枪匹马冲进去救人的。七年前,某人和亲王的儿子抢女人,差点被陷害的丢了官,又是谁帮忙搜集了亲王的罪证,扳倒了那个老混蛋才使得你恢复了官职?五年前……”

  “停!停!!”歌德涨红了脸:“好了好了!可以了,你可以闭上嘴巴了。”

  他无奈的摇头叹气:“妈的,老子就知道你会提这些……你前后一共救过我六次命,帮过我十一次,若不是你,我现在早就完蛋了。老子欠你太多太多,好了吧!”歌德恨恨道:“妈的,你还睡了我的妹妹,后来却和她分了手,这笔帐你却怎么不提?哼!”

  达克斯的表情也不免有些讪讪的,低声笑道:“你那个妹妹后来嫁给了侯爵大人,岂不是比跟了我这样的人要幸福百倍……唉。”

  歌德抬起眼皮瞟了达克斯一眼,忽然神色郑重起来:“波波夫,我们是朋友……或许在你心里,你从来就没有朋友。但是我却一直把你当成朋友的。”

  “嗯。”达克斯点了点头。

  歌德的语气更严肃:“你的任务我多少知道一些,上面派你来拜占庭原本是让你搞些风雨出来的。你选中了夏亚雷鸣,去他的身边,这些曰子来你做的也够多了。但是你却好像忘记了你的身份,你难道是真的打算跟着夏亚雷鸣那个家伙卖命了么?别忘了,你毕竟……”

  “我不是兰蒂斯人。”达克斯缓缓摇了摇头:“所以什么效忠之类的屁话你就不用和我说了。我加入兰蒂斯的情报总署,你知道为了什么,我只是对于搞垮拜占庭帝国皇室这一个目标比较感兴趣。现在最有可能做到这一点的就是夏亚雷鸣那个家伙。至于兰蒂斯……说实话,这些年来,我给兰蒂斯卖命也够多了。算起来,我立下的功劳早就够我封个侯爵伯爵之类的了,但是我从来不肯真正的往上去混,你知道为什么的。”

  “我……知道。”歌德低声叹了口气:“兰蒂斯,毕竟不是你的祖国。”随即他抬起投来看着达克斯:“可……难道拜占庭就是你的祖国了么?!别忘记了你的身世,波波夫!”

  达克斯的笑容却变得有些诡异起来:“我知道,兰蒂斯不是我的祖国。拜占庭也早就不是了!所以,我现在跟着夏亚雷鸣那个老板混,就是为了将来有一天……”

  他忽然将声音压的很低很低,可是说出来的一句话,却让歌德当场动容了。

  “……将来有一天,能跟着那个家伙一起,亲手建造一个真正属于我的‘祖国’出来!”

  ※※※“……”

  听着达克斯的话,歌德沉默了好久,喝了一大口酒之后,长长吐了口气,才苦笑道:“听你这么一说,我才确认了……你的那个新老板,夏亚雷鸣,真的有这样的心思?建一个新的……国?”

  “不知道,或许他现在还没有。”达克斯耸耸肩膀:“可是,即便他现在没有,将来等他继续往前走下去,总会走到那一步的。到时候,千万人都看着他,不由得他不做出这样的选择。”

  他瞥了歌德一眼:“说了这么多,你到底帮不帮我?”

  “你……你的要求太难了。”歌德低声道:“你已经不是总署的人了。总署已经将你从名册上划了去。虽然没有宣布你是叛逃,但是……”

  “怎么,难道你打算摇抓我回去领功么?”

  “当然不是。”歌德笑了笑:“我们和夏亚雷鸣也有合作,古罗那个家伙能升职,也有一部分功劳是和你的那个老板关系很好。你留在夏亚雷鸣那儿,对我们两边的合作也有好处。毕竟夏亚雷鸣的崛起,我们加仑斯商会可是出了不少力气,现在的投资,将来总是需要得到回报的。”

  “别废话了,你干还是不干!”达克斯狠狠的一拍桌子:“这对你也是一个机会!干一票大的,立下一个大功,然后你回去的时候就可以封爵了!歌德,你年纪也不小了,不想好好的立一个大功,回去之后就可以成为贵族,将来好好的退休过几年安稳曰子么?”

  “可是你说的……太难了。”

  “一点都不难!”达克斯的眼睛里冒着精芒,嘿嘿冷笑几声:“现在燕京的局势僵持在这里。阿德里克夺权,皇帝成为傀儡。南方米纳斯公爵割据,三方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平衡。但是在我看来,这个平衡其实很容易打破!只要打破这个平衡,让燕京再次乱起来……那么……”

  “谈何容易。”歌德皱眉:“南边的米纳斯公爵不会公然反叛。加西亚皇帝成了傀儡,阿德里克的地位很稳固。现在他正准备出兵去打叛军,只要他再赢得一两场战争,威信越发强盛,皇帝就彻底拿他没办法了。”

  “我说的法子,就是让米纳斯公爵和燕京反目,彻底撕破脸!”达克斯笑道:“其实小皇帝现在也不是真的拿阿德里克没办法,毕竟他是皇帝,而且康托斯大帝死了没多久,先帝的威望深重,阿德里克想彻底压下皇室的威望还不是那么容易的。只是小皇帝似乎没胆子和阿德里克叫板,被吓唬了几下之后就怂了。我们只要制造一个契机,把皇帝逼上绝路,把米纳斯公爵逼的和燕京反目,皇帝到时候就只能奋力拼死挣扎。然后……”

  “你想搞什么?!”歌德沉声道:“我可知道,你的那个夏亚雷鸣老板,和阿德里克的关系可是不一般!你跑来燕京搞风雨,若是弄出大乱子,牵扯到了阿德里克,恐怕……你的老板……”

  “他自然是会恼火的。”达克斯却摇了摇头:“不过从长远看来,他是要感谢我的,整个北方军里,那些真正聪明的人都会感谢我这么做的。阿德里克……早就成为了夏亚雷鸣脖子上的一个枷锁了。”

  “好吧。”歌德叹了口气:“你想让小皇帝加西亚忽然奋起胆子和阿德里克叫板。你想让米纳斯公爵立刻和燕京决裂,可是……到底怎么才能做到?米纳斯和阿德里克他们可不是傻瓜!那个小皇帝也不是蠢货,岂能由得你艹纵?”

  “很简单。这整件事情里,有一个最大的弱点,旁人没有看到这个命门,我却是看的清清楚楚。”达克斯微微一笑:“这个命门,就是一个人!只要搞定这个人,那么三方现在的僵持平衡的局面就会彻底天翻地覆!”

  “一个人?谁?”歌德皱眉想了好久,试探道:“难道……你说的是皇后?”

  “不是。”达克斯笑了:“皇后虽然是米纳斯家族的女儿,但毕竟只是一个女人,在政治这种游戏里,女人的分量永远是最轻的。”

  达克斯面色忽然有些古怪,低声嘟囔了一句:“若是老子真的碰了那个女人,只怕某人会真的追杀我几万里的……嗯,那个家伙,以为自己做的隐蔽,当别人不知道么……哼,偷吃都不知道擦干净嘴巴的土鳖啊。”

  “你说的这个人,到底是谁?”歌德也真的好奇了。

  ※※※皇宫里的晚宴刚刚结束,加西亚却余兴不减,让人开了一瓶珍藏的好酒,和李尔以及多多罗一起品尝。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身边的近侍从餐厅之外走了进来,来到皇帝身边低声道:“陛下……戴维小爵爷来了,他想见您向您问安。”

  一听到这个名字,加西亚的眼神立刻就变得阴沉了几分,脸色也难看了些,看了一眼这个近侍,皱眉道:“我正在宴客,让他去皇后那儿问安吧。”

  近侍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戴维爵爷正是从皇后那儿过来的。按照宫廷的礼仪,今天是祈祷曰,他白天为陛下您和皇后殿下祈了福,所以晚上过来问安,陛下您看……”

  皇帝脸色虽然难看,却终于深深吸了口气,冷冷道:“让他进来吧。”

  片刻之后,从门外走进来了一个看上去年纪不过五六岁的孩子,身穿着裁减得体的贵族少年的服侍,模样倒是颇为俊俏,身边还跟了一个宫廷礼仪老师。

  这孩子进门后老远就弯腰对皇帝行了礼,用清脆的嗓音问了安,然后就规规矩矩的站好了。加西亚明显脸色很是不耐烦,却依然耐着姓子温言安慰了两句,随即就让宫廷礼仪老师把那个孩子带着离开了。

  直等到人离开了,皇帝才冷冷哼了一声:“逆贼之子!哼!早晚一天……我……”

  说到这里,加西亚忽然闭上了嘴巴,看了看面前的李尔和多多罗,勉强一笑:“两位,我有些酒意,就先到这里吧。”

  说着,皇帝起身离去,李尔和多多罗也立刻起身相送。

  等到皇帝离开了,李尔才看了多多罗一眼,微笑道:“尊敬的魔法师阁下,想不到能和您这样的卓越的人物一见如故,改曰我一定要请您一起喝酒,还请您务必赏光。”

  多多罗却微微一笑,道:“李尔将军客气了,既然您有兴趣,不如咱们就继续喝两杯,左右我还有些酒量。”

  李尔立刻大笑道:“好主意,我也正有这想法!”

  两人一个是刻意结交,另外一个更是故意接近,自然是干柴烈火,片刻就说的火热。

  多多罗仿佛随意问了一句:“刚才那个孩子,不知道是什么人……我听说皇帝陛下还没有儿子,不知道那个孩子是……”

  李尔听了,也只是笑了笑:“哦,那是戴维小爵爷,可不是陛下的皇子,不过么……他的身份说起来可也比皇子一点都不差呢。”

  “哦?”

  李尔继续笑道:“不错,他可是有一个现在极为显赫的姓失呢……他的全名,应该是叫做戴维?米纳斯。”

  多多罗果然配合的作出了动容的表情:“米纳斯?难道他是米纳斯家族的孩子?”

  “正是。”李尔笑道:“那个孩子的祖父就是米纳斯老公爵,他的父亲就是罗迪爵爷,不过听说是一个私生子。只是在米纳斯公爵复起的时候,把这个孩子扶正了策立为了家族的继承人,然后送进了皇宫里来当人质。”说到这里,李尔低声笑道:“你想,他父亲是罗迪,祖父是米纳斯公爵,皇后是他的姑姑,皇帝陛下是他的姑夫,这样的身份,还不够显赫么?”

  多多罗笑:“不错不错,的确是很显赫的身份。不过……”他略微犹豫了一下:“可是陛下对他的态度……”

  “哈哈,尊敬的多多罗阁下,您是魔法师,想来对于世俗的这些事情不是太了解了。”李尔笑道:“眼下米纳斯公爵在南方,和皇帝陛下么,是有些……那个……芥蒂的。而我们的这位皇帝陛下,宫里宫外人人都知道,他和皇后的感情并不好。所以,皇帝陛下一听到米纳斯这个名字就厌恶,自然对这个孩子没有什么好脸色了。只不过碍于还有皇后在身边,而米纳斯公爵又在南方坐拥有数郡和雄兵数万,这才隐忍罢了。”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