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有如神助】

   拜占庭帝国的中央军历来被看作是保皇派的嫡系部队,统帅中央军各个兵团的主官也历来都是挑选鹰系出身的将领担任,保证这些军队对于皇室的忠诚,而中央军也是皇室依仗用来对抗军阀党的最大筹码。

  但是如今的局势,却已经不再是当年了。

  随着近两年来帝国局势的剧烈变化,原本被贴上“保皇党”标签的中央军,却早已经不复从前的模样。

  最强最精锐的罗德里亚骑兵已经团灭,奥丁人入侵第一时间就把北方的第六第七兵团给扫平,奥斯吉利亚保卫战打了年余,和红色圆桌的军阀叛军的鏖战,使得最后一点元气也渐渐丧失。

  可以说,在奥斯吉利亚保卫战结束之后,帝国最后的中央军,都在燕京,满打满算,也不过就是两万余人(这还是补充了之后的人数),真正战前就是中央军的老兵,大半都战死在了奥斯吉利亚保卫战。

  而南方叛乱之后,燕京又不得不分出了兵力让米纳斯公爵带着南下平叛,当时燕京的兵力,除了一些南方抽调来的守备军,就是贵族的私军,再有就是擎天支柱中央军了。

  米纳斯公爵南下平叛,拉走的大部分都是贵族的私军,但是也带走了一部分中央军,虽然带走的不多,但是老公爵戎马一辈子,门生众多,带走的也绝对都是精华。

  毫无疑问,带走的那些部队,一到南边就全部被老米纳斯公爵统统给吞下。组成的南方平叛军,就再也没有“中央军”的痕迹。

  可怜当初几大兵团齐整,拥有十几万雄兵,名将云集,还有罗德里亚这样堪称大陆无敌的铁军,如今却颓势至斯!

  那么,如今在这里忽然出现的这一支中央军骑兵,又是从哪里来的?

  夏亚一点儿也不惊奇,因为他已经远远的看见了这支骑兵队列前沿,被众多骑兵紧紧簇拥在中间的那个领军将领的模样。

  虽然只是远远的一瞥,夏亚却早已经认出了这个家伙。

  罗迪!

  米纳斯公爵之子,号称小爵爷的那位。

  ※※※罗迪怎么会出现在东部?这就要从几个月前说起了。

  老米纳斯公爵南下平叛,先把自己的这个儿子给哄走了,让罗迪担任了南下平叛的先锋骑兵统领,先行南下扫荡叛军。

  这个举动,一方面是老公爵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在燕京憋的太久了,而且这个儿子对于自己的一些做法非常不满,干脆借着打前锋的借口先把罗迪给派着南下去,给他发泄发泄。

  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免父子二人的裂痕进一步扩大。老公爵随后带着大军南下,一路上还要进行内部的清洗,免得自己这个儿子在身边看了再增添不满。

  不过,老公爵毕竟是爱护自家的儿子,罗迪虽然本事不错,但是南下平叛却是这个家伙第一次读力领军打仗,老公爵毕竟还是舔犊情深,给罗迪的两千先锋骑兵,可以说是搜刮了家底凑出来的!

  奥斯吉利亚城剩下的骑兵原本就不多了,不少马匹还是战后补充上来的。

  老头子从中央军之中拉了一部分,从地方守备军里挑了一部分精锐,又从自家的私军里精选骨干,最后凑出了两千骑兵。人马都是精挑细选的不算,更是从燕京的库房里调播了一批中央军的装备。铠甲武器都是清一色的中央军的标准配置发了下去。

  这样一来,罗迪带领的两千骑兵,就摇身一变,成了中央军的模样了。

  而罗迪带了这两千精锐骑兵南下之后,正是如同猛虎出了牢笼一般!

  这位小爵爷原本在燕京就已经憋了一肚子怨气了!

  他即对父亲再次牺牲了黛芬尼而产生了强烈的不满,同时更因为父亲对帝国隐含不臣之心,而无法接受。

  更加上罗迪被自家的老头子打压了这么多年,空有一肚子的才学,一身的本领,却一直只能在燕京当一个闲散的纨绔子弟,更是一肚子委屈。

  如今终于得到了单独领军打仗的机会,那简直就是将多年夙怨一下子全发了出来!

  他两千骑兵南下,原本只是给后面的大军当先锋,逢山开路遇水架桥,遇到小股的叛军就直接扫平,给后面的平叛主力大军扫清道路的。

  可谁想到这位小爵爷实在是太猛了!

  他两千骑兵就这么撒了欢的往南,一个猛子就扎进了南方叛乱区的腹地之中,哪里还管什么后面的平叛主力?他自家就恨不得一个人包打天下了!

  要说罗迪,的确是有本事的,两千骑兵在他的带领之下,如猛虎下山,冲进了叛乱区之后,立刻就搅了一个天翻地覆,所到之处,叛军无不望风披靡。他是标准的以快打慢,就仗着骑兵的机动力快,一口气连续的长途奔袭,击溃了叛军数股,连克大小十几个城镇。

  叛军被这位小爵爷如此疯狂的架势给吓唬住了。一时间,这位小爵爷在南方简直就是变成了所向无敌的势头。

  后面的老公爵米纳斯得到了消息,差点就把肠子悔青了!

  的确,他在儿子出发之前,是告诉过罗迪,南下的速度要快。

  可是也没让你快到不要命的地步啊!!

  这位小爵爷抛弃了一切的辎重后勤补给,就带着骑兵撒了欢的驱赶叛军,哪里叛军多就往哪里扎,等老公爵得到前线消息的时候,罗迪已经深入叛区数百里,歼敌无数了!

  要不是老公爵来的不慢,只怕他主力大军还没到,南方的叛乱就被自己的儿子给平的七七八八了!

  这可怎么行!

  南方的叛乱原本就有米纳斯公爵暗中艹纵的影子。更是他得到这个领兵掌权的机会!!

  眼看南下的大军还没有走到地方,南方的叛乱都快被自己的儿子给打平了——那自己的这个主力大军还南下个什么劲啊!

  原本米纳斯公爵存的就是南下之后慢慢打,一边打一边消化掉内部所有的反对声音,然后掌握住手里的这支平叛大军,同时么,叛乱也不能全部扫平了,总要留下那么一点儿来,养贼自重嘛,都是千百年来玩烂的老把戏了。

  若是让自己的儿子把叛乱一下全扫平了,自己这支平叛的大军还有什么借口继续南下?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完成内部的清洗呢!

  于是,就在罗迪勇猛精进的时候,老公爵一口气连下了十几道军令,以军中特使传令,要求罗迪停下南下的步伐,等待主力。

  罗迪心中虽然不满,但是毕竟主帅下令,而且十几道军令送到自己军中,若是自己公然反抗,军心也难免出问题,无奈之下,罗迪只能将脚步停了下来。

  而等父子两人回合之后,两人就又发生了数次争吵。

  罗迪不是傻瓜,来到了南方,一系列的仗打下来,又和主力汇合,在父亲的身边,很多机密也很难隐瞒得了他。罗迪终于知道了父亲在这场南方叛乱之中扮演的不光彩的角色。甚至于父亲对南方平叛军的内部清洗,公然对抗燕京的命令。

  一切的一切,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罗迪和老公爵的裂痕再次扩大,这一次更是到了无法容忍的地步。

  父子两人反目,罗迪既然无法阻止父亲的行为,就只能出走。

  他带着自己的两千骑兵,以分兵出击的名义离开了主力。

  可何去何从,罗迪就陷入了苦恼。

  罗迪的心思其实很简单,他只想忠诚报国。眼下帝国四分五裂,叛军割据,兰蒂斯人虎视眈眈,名为盟友,实际上却是存了蚕食之心。他天真的认为,自己的父亲身为帝国重臣,就应该在这危难的时候扛起振兴帝国的重任,而不是心怀不轨,这样和那些乱国的军阀叛党有什么区别?

  带了兵马和父亲分道扬镳出来,眼前的出路就不多了。

  回燕京?这似乎是一条“正途”。因为父亲既然要做乱臣,自己坚持忠诚,当然就是应该回燕京去表明心迹。

  但是罗迪不傻!

  他不但不傻,更是一个聪明的家伙。

  他很清楚,随着父亲在南方拥兵自立,燕京就已经恨透了自己这一家。纵然自己没有反叛的心思,贸然跑回燕京——找死也没有这样找法的。

  一旦自己回了燕京,就会被立刻解除兵权,然后投进监狱里审判。

  谁会相信自己这个米纳斯公爵的儿子是清白的?说不定人家还以为自己是跑回来想里应外合谋取燕京呢。

  到时候,万一被一刀斩首了,死都没地方喊冤去!

  纵然阿德里克肯相信自己,燕京的上上下下的官员谁会信?阿德里克也不会为了自己一个人而乱了燕京上下的军心。到时候,只能把自己牺牲掉。

  回燕京,那是寻死之路,于自己于国家都没有半分好处。

  即不想跟着父亲造反,又不愿意回燕京找死。

  那么罗迪思前想后,就只剩下一条路了。

  妈的,老子自己干!

  报效国家,就要打叛党!

  自己的老子在南方自立,燕京的阿德里克按兵不动,你们都不打,那么老子自己打!

  说干就干,这位小爵爷还真有一股猛虎出栅的气势。

  他也不是傻瓜,自己不过就两千骑兵,而且和父亲闹翻了出来,带的辎重军械也有限,只能支撑自己打上两仗的。

  两千骑兵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若是对付像休斯那样的顶尖的大军阀,那是找死。不过若是挑选一些软柿子来捏的话……在谨慎思考了很久之后,罗迪给自己设定了一条路线:往东!

  眼下帝国的形势,北方是夏亚的天下,而中部则是叛军党羽盘踞的核心地区,燕京奥斯吉利亚就好像一枚钉子一般卡在叛军的喉咙上,而南边,则被自己的父亲蚕食。

  唯有东部!

  帝国的东部土地不算富饶,因为通往混乱之领,靠着过往的商路发财。没有什么势力雄厚的大军阀,只有几个二三流的小特玛军区,各家拥有的兵力也不过就是几千不等,地盘大大小小,自己单独对上哪一家都不怕,只要自己够狡猾,在他们之间的缝隙了来回动作,别让他们给围死了,瞅准了抓住机会狠狠的咬上几口,站稳脚跟,然后就有了发展的资本!

  于是,罗迪就带兵东征了……东部的几个小军区哪里有实力对付他?两千骑兵,若是放在野战的话,就算面对数倍于己数量的步兵,也能战而胜之,就算打不赢,也能跑的掉。东部的几个小军阀,家底没有那么厚实,每家也不过就是最多能凑出七八千兵来,至于骑兵这种昂贵的兵种更是不可能大量配备。

  罗迪一到了东部,就如鱼得水,先是靠着骑兵的机动力,打了几个漂亮的奔袭战,破了几个镇子,得到了最急需的补给,然后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机动力,在几个军区之中来回奔走,今天打东家,明天打西家,一会儿故步疑阵,一会儿长途奔袭,把个东部搅的乱七八糟。一个月不到的时间,被他连破了三座城市,其中一家军区的总督没跑掉,被他直接给堵在了城里,当了俘虏。随即被砍了脑袋,头颅就被送往燕京请功去了。

  这一来乐子可就大了!

  米纳斯公爵的儿子罗迪爵爷,居然脱离了乃父,带了一支军队在东部帮助帝国平叛,打的是军阀党叛军!还砍了一个总督的脑袋送到燕京来表忠心!这样的事情,顿时就让燕京上下震动。

  一来是震惊米纳斯公爵这个老叛贼居然养出了这么一个忠诚帝国的儿子。二来呢,燕京方面也颇为惊喜,米纳斯公爵父子反目,南方的势力看来被削弱了。

  而第三条,则是燕京上下为怎么给这位罗迪爵爷奖赏犯了愁,上下争论不休。虽然这位小爵爷不像他老子那样当乱国贼子,但是毕竟人家是父子连心,天知道哪一天他们父子和好,说不定还会联合起来对付帝国中央。若是现在给了罗迪太厚的奖赏,把他捧的太高,人家若是掉过脸去又反了,那燕京上下的脸可就丢光了。

  最后还是阿德里克排除众异,直接拍了板:赏!

  既然是军功,该赏就要赏!

  这可是斩杀了一个军区的总督啊!纵观天下,只有北方的夏亚那个暴强到逆天的猛人一口气干掉了四个军区。而这位小爵爷手里才两千兵,居然也干掉了一个军区(虽然这个军区势力很弱小),但是再怎么说名义上也是一个军区。斩杀敌酋的功劳,不能抹掉。

  很快,燕京就和罗迪取得了联系,燕京方面承认了罗迪率领的军队的合法地位,给了他们一个合法的身份:东路平叛军,而罗迪则被任命为东路平叛总统领将军。

  这一来,至少算是在名分上,把这位小爵爷彻底和他老子米纳斯公爵给分开了。

  ※※※“怎么?那统兵的将领,你认得?”

  看着夏亚脸色有异,黑斯廷冷笑道:“遇到熟人了?怎么不上去打个招呼。既然是你熟人,去打个招呼说不定就把咱们这支商队放行了。”

  夏亚想了想,略微一犹豫,终于还是摇了摇头:“算了。”

  他是自家知道自家的事,面对罗迪的话,他还真是心虚的很呢。

  至少,罗迪是黛芬尼的兄长,自己把黛芬尼送回燕京,当时已经见过了罗迪,而且罗迪这个家伙精细的很,当时在常旁观,看着自己的那位皇后妹妹和这个北方的土鳖将军两人分别的时候,那眼神似乎依依不舍,自己的妹妹平曰里冷若冰霜,对任何男人都是不加颜色,偏偏和这个土鳖将军分明是流露出了依恋和柔情的眼神,这样的情绪,罗迪哪里还会看不出来?这两人之间必定是有故事!

  不过罗迪向来心疼自家的妹妹嫁入皇室成了一个守活寡的苦命人,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当时瞪着夏亚的眼神几乎就要吃人了。

  夏亚心中虚的很,自己染指了人家妹妹,而且还是“偷吃”的勾当,哪里敢大摇大摆的去见罗迪?

  商队在周围骑兵的监督之下缓缓彻后,罗迪已经率着军队上前去挑战了。

  城里早已经做了准备,禁闭城门,哪里肯出来迎战?罗迪派着小队骑兵在城外来回转悠,大声喝骂了半天,城里就是打定了注意乌龟不出头。

  说起来也是罗迪正走背运。

  他在东部来回闯荡,前一个月自然是趁着刚来的时候当地的几个本土军区没有准备,打了人家一个措手不及,仗着骑兵来会奔袭,占了很多便宜。但是随着渐渐的人家习惯了罗迪的这种打发,加上对手毕竟是地头蛇,时间长了,罗迪就渐渐的占不到便宜了。

  几个军区都是打了一个主意,互通消息,修建烽火台,以狼烟为号,以城镇为据点,收缩兵力,坚壁清野。

  你罗迪的骑兵在东部的确是很难找到对手,但是我躲进城里不出门,你的骑兵总不能用脑袋来撞城墙吧?

  若是罗迪敢硬攻城,那才会让叛军笑歪了嘴。

  骑兵攻城,那不是找死是什么?

  奔袭这种事情,玩的就是一个出其不意。可人家已经展开了乌龟战略,罗迪最近这些曰子就渐渐不那么好过了。

  这一次奔袭而来,却是前一天之前就被对手得到了消息,用烽火传警,早早的就加紧了城防,让罗迪扑了个空,来到城下的时候,城防早已经准备齐备。

  罗迪带人在城外叫骂了会儿,无奈之下,只能分了人手去周围乡村里想办法去取一些给养。

  “罢了,看在黛芬尼的面子上,帮这个家伙一次吧。”

  夏亚看着罗迪的骑兵在城外束手无策,只能空耗力气叫骂,不由得叹了口气。

  “要去你去,我没兴趣。”黑斯廷闭上了眼睛。

  ※※※晚上的时候,罗迪终于泄气了,他知道自己无法打破眼前这座城,天亮之后,就得带着人马迅速离开这里,免得对方得到了消息之后调集军队,把自己围困住。骑兵么,就得边打边跑来回转悠才能在这四面皆敌的地方生存下去。

  手下人建议干脆把那支商队给吞了,罗迪却毫不犹豫的拒绝的!

  他很清楚若是吃掉那支商队,的确可以给自己带来一点给养。但是出身武勋世家的罗迪更清楚,军队觉得不能干这种劫匪的勾当,一旦军队堕落成了劫匪,那么就会彻底堕落下去!彻底丢掉军队的灵魂!

  和这点给养相比,罗迪认为眼下保持住这支军队的军魂比较重要。若是贪图一时的好处,给手下这些军兵养成了抢劫的毛病,那就会让这支现在还团结一心的军队,彻底蜕变成一盘散沙的流寇!

  所以,他只是叫人把这个商队带到了后面去看管起来,并没有动他们的意思。

  他已经另外派了两队人去附近的乡村搜集给养了:是换,而不是抢!

  军中还有一些钱财,是上一次打破一个城的时候从城守库房里缴获的,罗迪很清楚,自家这支孤军要想在东部生存下去,就绝对不能和当地的民众闹僵。

  所以,哪怕是在乡村搜集给养,他也绝对不允许手下人强行抢劫农夫的口粮和牲畜,而是愿意出钱来买或者换取。

  他更知道,自己在这里和当地的军阀政斧对抗,若是连这些草根的民众也得罪了,那么东部就再没有自家生存之地了。

  但是那些狡猾的军阀党,他们坚壁清野,以城市为据点收缩防御,让自己无法再打破城市,弄不到钱和战利品,自己的这点家底很快就要被掏空,到时候,就算自己还想保持军队的作风,再如何严令将士不许抢劫,只怕也无法约束部众了!

  毕竟,真理再怎么正确,也不能当饭吃啊。到了真的快饿死的时候,谁还管那么多?

  “传令,天亮咱们就离开这里。”罗迪想了想,对手下的副将低声道:“派两队人去后面的那片山坡后藏起来,咱们大队从大路离开,若是这城里的守军放松了警惕,就让山坡后的伏兵冲出来,说不定还有机会冲进城里去。”

  手下副将看了罗迪一眼,苦笑道:“小爵爷,这法子虽然不错,但是咱们已经用了好几次啦,东部的这些叛军已经学乖了,这次再施展出来,只怕骗不到人了。”

  罗迪脸一红,苦笑道:“可也没别的法子了。难不成让兄弟们下了马,去砍了树林打造攻城的器械去硬攻么!”

  “唉,咱们的口粮只剩下六天的了,马匹眼看一支掉膘,再不想办法,恐怕支持不了多久。”

  罗迪紧锁眉头,叹了口气,借着夜色远远看着前面的那座城防。

  就在他心中愁苦思索的时候,忽然之间,就看见那城门口之下陡然一道红光冲天而起,那红光在夜色之中显得是如此的夺目,远远还传来了轰隆隆一声如惊雷般的巨响!

  大地都在狠狠的震动了几下!

  罗迪陡然就跳了起来!

  只因为,就在他的眼前,那城防大门,就在这一片红光和轰鸣之中,轰然倒塌!爆裂轰鸣之中,乱石飞扬,大块大块的被炸裂的石头弹开滚开,原本还整齐的一座城防,霍然就出现了一道十多米宽的大豁口!!

  这场面,把城内城外的人都惊呆了!

  城内已然是一片打乱,城防上下到处都是守军哭丧叫嚷惊惶失措的动静。

  罗迪却脸色陡然大变之后,虽然心中震撼,却已经捕捉到了机会,当下也不是查找原因的时候,他立刻翻身跳上了马,扬起马刀大声吼叫:“传令!列队冲锋!杀进城去!!破城守府者,赏金一百!!!”

  乱哄哄之中,骑兵们纷纷上马列队,一阵旋风一般,朝着那城防的大豁口冲了过去……※※※城防陡然被炸出了个大豁口,守军哪里还能防的住?原本这座小城也没多少守军,不过是仗着城墙坚固罢了。一旦骑兵冲进城里去,那这场战斗就已经没有悬念了。

  城中的守军显然也没有给自家总督尽忠的意思,胡乱抵抗了一阵子就投降了,倒是那城守府大门禁闭,里面的守军还很是坚守了一段时间——城中守将就在府里。可纵然城都破了,死守一个府邸也没有什么意义,罗迪也不想再浪费自家骑兵的姓命,直接让投降的守军喊话:“投降免死,顽抗着杀头。绑了守将投降的赏金币一百。”

  片刻之后,那还想顽抗的守将就被自己的手下绑成了粽子丢出了门来,大门打开,里面的残余守军纷纷出来投降。

  罗迪这才放了心,手下去守备府里库房里,颇有收获,城中的军库里还有不少草料粮食。

  罗迪心中大定,这才派人将守军的几个投降的头目带到了自己面前来。

  “那城门,是怎么自己倒塌了的?”

  可问了一圈,也没问出个答案来,这些守军自己还纳闷呢。

  罗迪更是一肚子疑惑。

  忍不住仰头看了看天空。

  难道……是上天看我忠勇为国,被我一片忠诚打动,眼看我落入困境,就降了个天雷来帮我把城门轰开了?

  妈的,这难道就是传说之中的“有如神助”??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