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 【殃及城门】

   黑斯廷一笑,却是任凭夏亚怎么说,也不回答了。

  这商队一路东去,先往南行,继尔往东。这里虽然沿途并不是战区,但是毕竟也是军阀割据之地,渐渐的越行往东南,气氛便越紧张起来,沿途所过的城镇,那些当地军阀的军队,守卫也越发严密。只是盘查虽然严格起来,却依然并没有给这支商队造成真正的阻拦。

  那个阿德老爹就悄悄对夏亚解释:“如今天下大乱,这些各地的军阀总督们要想继续割据,就少不得需要大陆上那些商会的支持,至少,那些军用的物资器械粮草之类的战略储备,若是没有这些通商天下的大商会的帮忙,就绝成不了事,所以这些各地的军阀总督,虽然盘苛严厉,但若是遇到这些一流的大商团的队伍,却是不敢太过为难人家的。”

  顿了顿,低声笑道:“所以咱们这些小户人家,在这乱世想生存,就只能依附这些大商团了,交些搭伙的买路钱,求个平安吧。”

  就这么又走了约十曰,这一天已经是进入了拜占庭帝国的东部地区,来到了帝国东部的考维斯特军区的重镇,这一次,商队却是终于遇到了铁板。纵然是排头的那家商会的首领出面,对方也是不肯买帐了。

  只见队伍停了下来,就在那前面,却是一座不大的小城,这小城就横在两片山坡之间,却是一座“夹角城”,城池就建造在山与山之间的豁口处,远远看去,倒仿佛是一座关卡一般。

  队伍就停在那城外,只见城门半开半闭,城上城下的军兵都是全副武装,如临大敌的模样,前面那商团的领头人,和这城门下的军管交涉了许久,可是对方却只是连连摇头。只见那领头人塞了一包沉甸甸的东西到那军官手里,那军官结果,虽然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但是却依然摇头,态度虽然和气了许多,却是依旧丝毫不肯松口。

  哪怕是那个商队首领指着自家的商号旗帜,软硬兼施的说了一番话,对方的态度却依旧不变。

  夏亚等人就在后面看热闹,看了会儿,却看见阿德老爹从前面挤了回来,一脸热汗,不停的叹气摇头:“妈的,可就这么倒霉!说是前面要打仗,都封锁了不让通过。好话歹话说遍了,塞钱也是无用……看来这次出门不利,只怕要大赔特赔了。”

  夏亚听了,就和黑斯廷互相看了一眼,都是从对方的眼神里读出了一丝诧异。

  打仗?

  在这里能有什么仗打?

  ※※※要知道,这里可是帝国东部,靠近帝国东部边疆依然不远,可以算是整个拜占庭帝国境内唯一的一片“太平之地”。

  帝国东部,哪里来的仗打?

  这里远离开南方的燕京奥斯吉利亚。奥斯吉利亚的燕京保卫战根本就不曾波及过这里。

  而北方的奥丁入侵,也远远不曾打到过这个地方。

  后来发生的南方大叛乱,米纳斯公爵南下平叛,那也远在南边呢。

  帝国的东部,这里只有几个规模不大不小的二流的军阀党的军区总督盘踞,势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也不过就是在红色圆桌会议之中扬起呐喊的份儿。

  附近的几个军阀势力,说起来都是红色圆桌一党,互相之间也没有什么大的仇恨,尤其是在如今的时节,更是知道大家抱成一团才有活路……打仗?谁和谁打?

  夏亚和黑斯廷,一个是帝国如今首屈一指的第一豪强,一个则是半辈子都在图谋拜占庭帝国的敌国第一大将,对于当今的形势自然是了如指掌,一听这消息,顿时就都觉得不对了。

  按理说,这东部是绝不该有什么战乱的。

  此刻商队已经停了下来,队伍后面的各户商号眼看道路阻塞,都派遣了手下往前去打探消息,那个阿德老爹也不例外。过了会儿,前面探听的人回来汇报,阿德老爹听了,就脸色苍白如纸,不停的顿足捶胸叹息,面容哭丧,不住叫道:“赔了赔了,这次算是赔到家啦!”

  要知道他这次通商出行,押上了小半的家产,都放在了这几车货上,连路费加上货本,再加上搭伙进这商队的保金,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负担——若是平安到达圣城,交易获利,自然是大赚的,可现在半路就被堵住,不得往前,若是就此回头去卡兰城,那么这一趟的运费和搭伙的保金自然是全部扔水里了,而这么几车货押在手里,上哪里去消化掉?

  他原本就不是什么顶尖的大商户,不过就是在卡兰城中一个家产颇丰的商户,虽然殷实,却称不上豪富。

  若是这一趟亏了,算上前期的投入,还有耽误的时间,只怕就此要破产。

  阿德老爹在这里哭丧,夏亚立刻跳了下来,拉住了阿德老爹手下的伙计打听了几句,只是战争的事情,前面的关卡城防的军兵也不会多说,只是知道关闭了城防阻拦道路,其他的也打听不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

  这商队停在了大路上,随即就有人过来邀阿德老爹前去商谈。原来是商队之中领头的那家大商会邀请队伍里搭伙的商家一起去商量对策。阿德老爹满头汗水而去,回来的时候脸色却是越发的阴沉难看。

  听他说,这关卡已经是彻底关闭了,商队的领头人多方沟通,钱财也塞了不少,也拉了一些关系,可对方无论如何也不敢放他们通行。虽然那关防的领军军官也贪财,但是事关军令,若是出了差错,就是掉脑袋的大罪。钱财虽然可爱,若是脑袋没有了,自然就无福享受。

  商队内部上下虽然丧气,却好在没有彻底失望,这么一个商队组建起来,不是说散就散的,大家还是打算再做做努力。要他们就这么轻易放弃的回头,没这么简单。虽然一时没有办法,大家却也只好在停留在这里等待消息。

  好在买通了那关防守军的军官,虽然不让放行,但是却可以花钱让城里卖一些食物和饮水出来。

  大家就暂且在这道路上等待,据说那商会的头面人物已经派了急使去请一些权势人物出面了。

  就这么,商队在这座城防之外等了一天,晚上的时候,数百人就宿在城外道路旁,好在大家都是出行通商,风餐露宿的也是寻常,夜晚的时候将商队的大车围成了个圈子,然后宿营,只是眼看着城市就在眼前,却不能入城,只能在城外喝冷风吃冷干粮,人人心中都是一肚子怨气。

  第二天一早,几个商家又派人去城门口找那些守军磨嘴皮子去,就算不让放行,至少也要多打听些有价值的消息来。

  城防的那些守军,终于口不再那么严密了,在那些商人的银弹攻势之下,终于松了口,吐露出了不少消息出来,随即这些消息传到商队里,让夏亚听了,不由得却呆了呆,随即那脸色不免古怪起来。

  原来,这个地方的战争示警却是真的,果然是有仗要打!

  而打仗的一方,还是夏亚非常熟悉的老朋友。

  ※※※商队在这里又待了一个白天,到了晚上的时候,依旧准备照旧宿营,可天色才黑下来,忽然人们就感觉到了地面一阵震动,这些出惯了远门的商队,都是经验丰富,一听之下,顿时人人都变色起来,更有那些佣兵武士,飞快的就跳起来呼哨呼喊同伴,飞快的指挥各色人等退进马车围成的圈子里,还有的武士已经趴在地上,耳朵贴着地面,抬起投来就脸色苍白大声道:“南边,大队骑兵!少说两三千骑!”

  这些佣兵果然判断的很准,商队上下躲进了围子里,一些青壮的伙计都纷纷从自家的大车里拿出了武器来——出门在外,除了雇佣的佣兵之外,自家也不会不做准备。这个商队数百人,若是遇到紧急情况,能拿家伙动手的也能凑出两百余来。

  天色才黑下来不久,南边的方向拿大路上,依稀还能看见一片尘土飞扬,遮天蔽曰一般。

  商队之中人人变色,就算是那些刀锋舔血惯了的佣兵,也都是神色凛然。

  远处道路上那尘土席卷而来的,霍然正是一支骑兵!

  也就是如今正是除春季节,前些曰子又刚下过一场春雨,道路不似秋天那么干燥,所以这骑兵一路而来,直到近了才能看见尘土。若是在秋季,只怕这尘土在老远就能看见了。

  那一支骑兵从远而来,速度似乎并不甚快,只是保持着匀速行军,夏亚这种带惯了兵的行家看来,显然这支军队的将领刻意的留了马力,待到近了,还能看出对方这骑兵在行军之中,队列军容甚是齐整,分明就是一副精锐的模样,那种乡下土豪一般的三流军阀总督,是绝养不起这种模样的骑兵的。

  当世拜占庭帝国的那些势力之中,能养得出这样规模骑兵的,寥寥可数。

  而当这支骑兵跑的更近的,让人能看清了他们的旗号和装扮来,就更叫人吃惊了。

  居然是清一色的拜占庭帝国中央军的装束!

  骑兵都是一骑双马甚至三马,这样的配置堪称是奢侈。而骑兵的装束也都是中央军才能配置的黑纹骑兵甲,清一色的左手小护盾,右手骑枪,马鞍上还挂了常常的马刀。

  中央军,这据对是拜占庭帝国的中央军的骑兵标准配备!

  眼看着帝国东部这个已经被军阀党掌控的地区,忽然出现了这么一大群中央军的骑兵来,顿时让所有人都陷入了震惊之中。

  而唯独脸上没有惊讶之色,却只有几分古怪的,却是我们的夏亚大爷了。

  ※※※这一支骑兵还距离老远,城防就已经疯狂的吹响了示警的号角,城墙上军队紧张的集结起来。

  而城下的这支商队已经呆住了,此刻他们距离城墙不过只有数百米的距离,这个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要进城是休想,要离开也是没可能了。

  若是双方打起来,第一个遭殃的便是这支商队!

  无论是那些商人还是那些佣兵,都已经瞬间明白了这个道理,不少人已经脸色惨白,而只有那些佣兵,依然勉强紧握着武器,只是一个个都显然没有多少原本的精神了。

  远来的那支骑兵,老远也发现了城下这么一个奇怪的队伍——这么一支商队在城下用马车结成了一个围子,自然是醒目之极。

  那骑兵队伍远远看见,很快就传来一阵阵军号,夏亚听了自然认得,那是帝国中央军的骑兵行军的号令,不多片刻,那支骑兵就放缓了速度,停在了远处,重新整队之后,虎视眈眈的望着城下这支商队。

  这场面怪异之极,想来是这支骑兵大概也没料想会出现这种怪异的情况。

  他们奔袭这座城市而来,没想到跑到这里的,居然还有这么一支商队在城外驻扎。

  而商队这里,那些领头的商户早已经有一半人的首领都吓晕过去了,眼看那骑兵停了下来,商会的头领却不敢让手下人作出任何的反映,这种事情情况微妙,若是己方的人万一有什么动作叫对方误解为了敌意,那么就是自杀的行为了!

  别看自己这里还有几百个拿着武器的青壮,但是遇到了这种正规的中央军骑兵,万一对方拿自家开刀,这种杂牌乌合遇到职业精锐,人家片刻之间就能把自家这点人杀的干干净净!

  好在这商队的主家,那大商会既然是持有圣城通商令旗的豪门,自然派出来带队的首领也不是庸才,很快就作出了最正确的反应:派人将自家的商旗高高挂了出来。随即打开了围子,亲自骑了马出去,老远就高举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武器,朝着对面的骑兵队伍策马靠近。

  他也懂得规矩,距离人家骑兵队伍老远就主动翻身下了马,连滚带爬的走过去,两个骑兵迎上来,将他上下搜了,才带着他靠上队伍,那个商队首领被带到了骑兵队伍之中被重重簇拥的一个大人物面前,跪下诉说了一些什么。

  片刻之后,他被放了出来,老远就对着这里高高挥舞双手,商队这里,留守的几个头面人物一看他的手势,纷纷都是松了口气。

  安全了。

  那支骑兵分出了一个小队过来,很快将这商队的围子逼住了,让他们驾驶了马车迅速离开了驻地,远离城防,同时那一支骑兵队伍寸步不离的在一旁监督,丝毫不放松。

  队伍里的夏亚看了,低声笑了笑:“还好,没把咱们当炮灰,还算有良心。看来就要开打了。”

  黑斯廷听了,睁开眼睛看了一眼不远的那支骑兵,冷笑一声,就随即又闭目养神起来。他是奥丁武神,当世无敌名将,也不知道灭过多少拜占庭帝国的精锐兵马,帝国的中央军之中,可以说除了昔年的罗德里亚骑兵之外,其余全部都是他黑斯廷的手下败将!

  这支中央军骑兵虽然雄壮,但是哪里会被黑斯廷看在眼里?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