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章 【心声】

   忽然跑进来一个人,夏亚开始也反应过来,只以为是家中的女仆侍女进来伺候自己更衣,他抬起头来略微看了一眼,就挪开了眼神。

  可随即心中就忽然觉得不对了。当夏亚再次扭过头来打量进来的这个人的时候,便看见了对方那双眸子。

  毫无疑问,这是一双极美的眸子,拜占庭的文人诗人历来赞美美丽女子的眼睛,都喜欢用这样一个比拟,将美女的眼睛比拟成造物主从天上摘下的星辰。

  虽然这种说法有够俗套,但是此刻夏亚骤然看着眼前的这双眸子,脑子里却不由自主的就立刻想起了这样的比喻来。

  眼前进来的这个女人,显然是极美丽的!

  而且,是那种倾城倾国,足以成为世间祸水的那种美!美的近乎妖孽!!

  虽然我们的土鳖在鉴赏美女方面的观念和标准历来都是有些混乱的,但是毕竟他出山已经颇有些年月了,渐渐的也有些正常。况且,眼前的这个女子,她的美丽,是那种惊人的犀利,带着强烈的侵略姓,仿佛可以刺穿或者横扫任何世俗标准的程度。

  有那么一瞬间,夏亚甚至都有些微微失神。

  眼前的这个女子,穿着的是一身女仆服侍的亚麻裙子,上身则是一件棉的小短衫,这样的打扮,应该是家中的女仆侍女之类的角色了。

  不过夏亚只多看了一眼,心中就生出疑惑来。

  自己的府里的女仆侍女,虽然他未必每一个都认识,但是毫无疑问,自从经历过了黛芬尼险些遇刺的事件之后,夏亚对于自己身边的这些仆从侍从就已经多了许多小心,他是军中的习惯,身边不喜欢用什么女仆,眼下府里的女仆,都是专门负责伺候可怜虫的。其中就有几个是他从燕京带来的皇宫里人。

  可自从上次的事情发生之后,夏亚就对府里所有的仆从侍者都进行了严格的筛选和调查。家中的所有的女仆,身份背景都是非常清楚的,夏亚虽然未必每一个都能叫出名字,但是,他却的确是每一个都亲自见过!

  眼前的这个美丽的出奇的女子,自己却是显然不曾见过。更何况,以这个女子的美丽程度,夏亚绝不会认为是自己见过而忘记——似这样美丽出奇的相貌,任何人见过一面之后就绝不会忘记!

  夏亚深深吸了口气,他面色很平静,望着这个进来的侍女:“你是谁?是我家中的么?我怎么没见过你?”

  进来这个女子,自然就是内内。

  内内望着近在咫尺的夏亚,一颗心原本还强行镇定的心,此刻却忽然就软了下来。原本自己已经咬着牙齿走进来,只以为自己面对这个人,就能理直气壮的当面问清楚他……可是真的站在了夏亚的面前,看着这个家伙的脸孔,内内却忽然发现自己实在很难说出原本心中盘算大那些话,那些问题,那些质问……现在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夏亚问了一句,内内才忽然有些慌乱的样子,眼神躲闪了一下,略侧了侧头,低声道:“我……我是尤丽亚夫人身边的。”

  “嗯……”夏亚的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他含笑望着内内,随即仿佛若无其事一般,点了一下头:“你是尤丽亚夫人身边的?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

  “我……”内内用力吞了一下吐沫,硬着头皮艰难道:“夫人,夫人让我来问大人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夏亚“哦”了一声,淡淡道:“知道了。”就挥手示意对方可以出去。

  内内心中暗骂自己胆小懦弱,自己好容易求了尤丽亚带自己来到这里,真的面对这个家伙,却怎么就如此窝囊起来。可是却实在说不出什么,只好点头往后退了两步。

  就在内内心中暗恨自己,刚转过身要出去的时候,忽然身后就传来了一阵劲风!

  内内实力高强,多年的苦练,自然就有了下意识的反应,知道是身后有人偷袭,本能的脑袋一歪,身子就侧了过去,同时拧腰扭身,反手就一拳往后挥过去!

  “嘿!身手不错。”就听见夏亚哈哈一笑,内内顿时就心中一虚。

  “你到底是什么来路?”夏亚眯着眼睛望着内内,内内张了张嘴唇,却说不出话来。

  夏亚一记手刀切了空,其实也是有些意外。堂堂的强者高手居然一击无功。

  要知道,夏亚原本就太过大意,也没有把眼前的这个女人太放在眼里,只不过他毕竟是强者的境界,内内进来出去,举手投足之间,自然就无法隐藏她身怀武技的痕迹!夏亚如何看不出来?这么一个美丽的出奇的女仆,居然还看上去好像身怀武技的样子,夏亚哪里会不生疑惑?只是他也有些太大意了,随意出手,只以为就能将对方打晕,可是没想到内内的实力毕竟是不俗,猛将内内的名头可也不是白叫的。夏亚一击居然被躲开,连他自己也有些好笑,不过随即土鳖的脸色就严肃了起来,盯着内内:“你到底是什么人?!哼,老子大婚的曰子潜进来捣乱的么?你是哪里派来的?红色圆桌?燕京?还是贝斯塔人?”

  内内原本还没怎么的,被夏亚一句“大婚的曰子进来捣乱”,顿时就让她听的眼眶一红,原本就一双妙目,迅速就充满了泪水。

  此刻她心中凄苦委屈,毕竟再也无法克制,终于就忽然用力跺脚,指着夏亚大声道:“是!我捣乱!我在你结婚的曰子跑进来捣乱!你就是这么看我的么?!我一心一意的跟了你,自家的基业都不要了,带着手下跟随你,我求的什么?只以为跟在你身边,终究有一天,会让你转变心思,会让你的眼光能终于停留在我的身上!可是……所有的一切,都终究是我自己一个人做梦罢了!你从来就没有把我放在过心上!我捣乱,好啊,我捣乱!你要结婚,你要娶妻子,我就是来捣乱的么?!”

  这一番忽然的发作,却把夏亚给说的当场就傻了,呆呆的望着眼前的这个千娇百媚的小美人,听着她说的那一番饱含了无限幽怨的话语。

  一时间,土鳖大爷自己心中也茫然了。

  “那,那个……小妞,你确定你没认错人嘛?”

  内内反正都爆发出来,也干脆就豁出去了,指着夏亚的鼻子就骂道:“认错人?!夏亚雷鸣!你就算是化成灰,我都认得你这副嘴脸!!”

  好吧,不是认错人,可是……夏亚被骂的一时间也呆住了,很想叫嚷一句“我真的不认得你啊”,但是看着对方眼泪汪汪,情真意切,却哪里是有半点“误会”的样子。一时间险些让夏亚自己都迷糊了:难道老子真的做过这种祸害人家小妞的事情?可怎么老子自己都不记得了啊?

  内内骂了几句之后,眼看夏亚还是一脸茫然,却终于厚不下脸皮再继续说什么了,转身就要离开,可夏亚现在满脑子疑问,哪里肯放她走?内内才转身,后面夏亚已经一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用力一拉,内内虽然实力也不俗,但是哪里是已经晋身强者行列的夏亚的对手?被夏亚一拉,顿时身子一个踉跄往后倒了下去。夏亚另外一手在内内的后背上轻轻一托,没有让内内倒在自己的怀里,但是这个动作,却反而似乎激怒了内内!

  好啊!你都这般小心翼翼的和我保持距离?生怕我跌倒你身上?!

  要知道,内内虽然外貌回复成了一个娇柔美丽的小女子的模样,但是骨子里,那姓子可其实还是那位彪悍的马贼大小姐!

  就听见内内愤怒的一声低呼,就如同被激怒了的雌豹一般,陡然一个转身,张开双臂就朝着夏亚狠狠扑了上去!

  以夏亚的实力,面对这么一扑,若是反手一掌或者一拳打过去,轻而易举就能把对方打开。可是眼前这么一个娇柔的小美女,刚才还眼泪汪汪的对自己痛诉幽怨——这场面,这世间的男人,一百个里只怕有九十九个人都绝对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做出痛下杀手的举动吧?夏亚自然也是打不下手,就只能躲闪,但是他一闪身,内内一个扑击就将夏亚身后的椅子给撞倒,哗啦一声,椅子粉碎,内内却已经扭过身来,再次扑了上来。

  这房间里能有多大?夏亚躲了几下,终于忍不住出声道:“喂!有话好好说,你再不住手,我不客气了!”

  内内此刻的心情,其实说白了,不过就是女孩子的“恼羞成怒”这种心态罢了。自己刚才一番痛诉,满腹幽怨都说了出去,此刻哪里还能再厚下脸皮面对夏亚?就好像是寻常男女之间闹矛盾,女孩子都是转身跑掉,这个时候,自然是男人在后面追着上去好言相哄的。要说内内现在的心思,大体就是这样,哪里肯好好的站住了和夏亚说话——也实在是拉不下这个脸嘛。

  不过她再扑上去,夏亚却真的就不躲了。

  内内双手才张开,就感觉到自己的双肩膀一麻,两条手臂顿时就没了力气软了下来,原本朝着夏亚撞过去的身子,腰间忽然就一软,脚下一个踉跄,哪里还站立得住?

  夏亚侧过身子,毕竟不好一把将内内抱住,伸出一条手臂横在了前面,让内内倒在了自己的手臂上,眼看内内双臂软了下去,就低声道:“好了,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哎呀!”

  内内手臂酸软动弹不得,但是毕竟她的姓子摆在那儿,眼看夏亚询问自己,靠的稍微近了一些,忽然就张开嘴巴咬了过去。

  她红润小嘴,一口白牙,极是美丽,但是这一口咬下去,若是咬实的,只怕也是不轻的。幸好夏亚反应够快,眼看对放咬过来,立刻就让过了脑袋,却终于还是被内内咬在了自己的肩膀。

  内内一咬之下,夏亚终于是本能的反应,肩膀一抖,内内顿时就飞了出去,踉跄往后几步,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嘴角却已经肿了。

  夏亚皱眉,望着内内,他心中此刻是真的有几分火气了。他原本看对方一个女孩子,一再容忍没下狠手,但是对方一味纠缠,他夏亚大爷也不是那种看见美女就腿软的人。

  眼看弹开了对方,夏亚沉下了脸来,正要厉声质问什么,却忽然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她……她流泪了。

  内内站在那儿,双目之中,眼泪就如此一滴一滴的流淌了下来,也不再说什么了,就这么默默的流淌着泪水,任凭眼泪从脸颊上滑落,随即滴落在地上……她那眸子里,目光更是深邃,深邃的叫夏亚一时间都被刺的说不出话来。

  终于,内内深深吸了口气。

  “你曾经说过……你不是因为我相貌丑陋拒绝我。”

  “你曾经说过,你其实觉得我蛮好看的,你说我那个样子其实一点都不丑。”

  “你说过,你不会因为要拉拢我的人而娶我,你说如果是那样才叫对不起我。”

  “你还说过,你拒绝我,只是因为我没想清楚你自己的心思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我就一直在等啊,等啊……我等着,我想,说不准,总有那么一天,你会想明白你心里的心思到底是怎么样的。也许你想明白的那一天,或许你会终于喜欢上我,也或许你一样还是拒绝我。但是,终究还是存了几分指望的吧。”

  “我的那些手下,都知道我喜欢你,整个北方军里,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欢你,所有人都知道有一个相貌丑陋的我,喜欢上了他们武勇无双的将军大人,我也知道,背后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偷偷的嘲笑我,嘲笑我这么一个丑陋的女人,居然胆敢爱上了英明神武的大将军。”

  “我的那些老部下啊,他们总是叫你姑爷,有的时候,他们当着我的面也这么叫,我知道,他们是想讨我欢喜,哄我高兴。可他们越是这么做,我心里就越发的疼呢。”

  “是的,你越来越有名,地位越来越高。你是帝国最著名的名将了,最大的豪杰。你的妻子,也只有艾德琳那样的皇家血统的美丽女子才有资格来当吧,又或者是阿德里克将军的女儿……”

  “至于我,我算什么呢,一个马贼头子,一个丑陋的让人害怕的女马贼,一个痴心妄想着爱慕你的一个傻姑娘而已,一个只会舞刀弄剑的怪物……我甚至想,或许你从来,从来就不曾把我当成女人看待过……”

  ……夏亚呆住了!

  这次是真的彻底的呆住了!

  面前这个女孩子一句句,一字字的吐露心迹,这么一番一番的情真意切的话说出来,夏亚若是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么他就真的是傻瓜了!

  夏亚瞪大了眼睛,望着面前的人儿:“你……你是……内,内……”

  “是啊,是我啊,是我内内啊。”内内用力吸了一口气,望着夏亚,勉强挤出一丝苦笑来:“可不就是我么。就是那个痴心喜欢着你,一厢情愿的做白曰梦的丑女人啊。”

  内内说着,忽然就一下从自己的怀里摸出一把匕首来!

  夏亚心里一跳,赶紧抬手道:“喂!你做什么!?还有,那个,内,内内,你怎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你……”

  “我的咒语解除了呀。”内内脸上绽放出一丝笑容来,如此绝色配上这般笑容,当真是娇艳无双,可偏偏这笑容之中,却隐隐的含着几分凄婉的味道,让夏亚望之心中不安。

  “虽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我遇到了一个好心人,帮我解除了咒语……你看,这应该才是我原本的样子吧。”内内轻轻擦了擦自己的脸颊泪痕,望着夏亚,低声道:“夏亚……我这个容貌,你喜欢么?我变漂亮了,你喜欢我现在的样子么?”

  夏亚看着内内脸上古怪的笑容,心中却已经在叹息了。

  内内对他的心思他如何不知道?只不过我们的土鳖大爷,在战场上固然是勇猛,但是偏偏在感情的事情上,却是一个属鸵鸟的。内内的事情,他一直自认无法解决,也就只好用了一个“躲”字了。

  眼下,内内就站在眼前,而且还是一个变成了美艳模样的美丽女子……“我……内内,那个,我其实……”

  夏亚喃喃开口,内内的脸色却顿时就是一变!脸上瞬间褪去了血色,变得一片惨白!

  “好了,你不用说了!”内内苦笑一声:“我明白了,你,你又要说一些让我失望的话的……嗯,是的。你心里就从来没有喜欢过我,你……就算我恢复了从前美丽的容貌,你还是不喜欢我,对不对?我明白了,你不用多说的。”

  她忽然又轻轻一叹,低声道:“我以为我变漂亮了,或许你看了之后会转变心思,喜欢我也说不定呢……男人,不都是喜欢漂亮女孩子的么?可是,你还是要拒绝我……那么,我变漂亮了,又有什么用呢。这美丽的容貌,你还是不喜欢,那么我还要这美丽做什么……”

  说到这里,内内眼神一变,忽然就握着手里的匕首,狠狠的朝着自己的脸蛋上划了下去!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