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大婚(六)婚礼】

   清晨。

  丹泽尔城的所有城门天不亮便已经大开。城中的守军,巡逻队伍,全体都换上了最新的铠甲和制服,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扎上了一条象征着喜庆的彩色丝巾。

  天还没亮的时候,街道上就已经已经有辅兵营的人列队前来洒扫了一遍。

  城中守备府的周围街道上,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就连沿街的树木都飘着彩带。而当早晨太阳出来的时候,数百名军容雄壮的士兵已经穿着鲜明的铠甲,在通往守备府的大路上列成两排。红色的地毯足足铺出去了数百米有余。

  太阳照耀在丹泽尔城上,整个城市充满了一种紧张而又喜庆的气氛。

  只有巡逻队还在暗暗警惕,外松内紧——昨曰那个袭击了巡逻骑兵的神秘美丽女子还没有找到,而内内将军的行踪依然不明。巡逻队全城搜查无果,只能将事情层层上报了上去,所以,今天的婚礼,除了那些全副武装的军队之外,还有百十名精锐的战士,换上了便装潜在了人群之中,随时准备应对任何突发的危机。

  为了迎接统帅的大婚,整个丹泽尔城的军队都如同是搭上了弓弦的利箭一般!

  这事情,绝不能出半点岔子!

  ※※※就在昨夜和清晨,凡是外派出去的那些北方军的各级将领都已经陆续的赶回了丹泽尔城——按理说,统帅婚礼,这些身为属下的各级将领本不应该到了这最后的时刻才赶到,但是为了迎接燕京的那些下派官员,先把地方搬空,也是辛苦了这些北方军的各级军官了,幸好在下面大干一场,做完了事情,再匆匆赶回来,却也没有一个错过了时间的。

  倒是那些燕京来的几百名官员,昨天到了丹泽尔城之后,得到了热情的款待,晚宴上更是大醉一场,早上就有几个还在宿醉之中,差点就没能爬起来。

  因为丹泽尔城是边郡小城,也没有教堂所在,再加上人人都知道,那位夏亚雷鸣大人并不是拜占庭人出身,只怕也未必是信拜占庭的国教的,所以也没有人想到把婚礼安排成宗教的形式。

  婚礼就安排在了守备府里举行。

  丹泽尔城的这个守备府,在从前就曾经是历次帝国对外战争时候的前敌指挥的所在,而后来成为了夏亚的地盘后,经过了扩建,再夏亚成立北方军之后,这里还一度临时被作为北方军的统帅部——虽然现在北方军的统帅部已经正式迁移到了西尔坦郡新城去了,但是丹泽尔城之中的这个守备府的规模,经过了几次扩建之后,却保留了下来。

  也幸好如此,地方够大,这婚礼在这儿举办也才能摆的开。

  守备府的大门四开,前门和院墙早已经在这些曰子拆掉重建过了,那大门就足足比从前扩大了四倍,里面的院子加上大厅,就算是挤进上千人也能站得下。

  红色的地毯就从大厅里一直铺到了大门之外。

  观礼的人,有北方军的各级的军官将领,全部都在地毯的左侧,以军中地位的高地排列,从上到下,格林自然是站在左首的第一个位置。而其他的那些燕京前来的下派官员,都排列在了北方军的人等之下。

  红地毯的右边,则是前观礼道贺的颇有身份的来客了。贝斯塔军区的人最是显眼,站在了最前面,为首的是一个贝斯塔军区之中的官员,据说颇得那位总督夫人的信任,算是核心层的一个心腹。此外前来道贺的,就基本上没有什么其他势力派来的人了——毕竟夏亚讨伐了四个军区,这一下子就算是和红色圆桌联盟站到了敌对的一边,那些军阀党的军区总督们自然不会派人来道贺。

  除了贝斯塔军区的来人之外,其余前来道贺的,就只有那些夏亚的治地内的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了,有地方上的贵族或者是大商户大富人家,也有一些是从前担任过官职的地方上的头面人物。其中最显眼的,却是一群穿着华丽光鲜,但是神色却有些古怪的人——这些都是被夏亚征服的四个军区的原来的统治者。

  原来的那些总督,自然是都被夏亚罢免,不过为了安抚人心,夏亚除了把那个杀妻求荣的“诺丁之虎”给宰了之外,其他地方倒是没怎么动杀戒,只是将那些原来的统治者迁徙到了新城一并管理,不让他们留在原来的地盘上,免得生出事端,此外倒是颇为优待。甚至还从几家之中挑选了几个年轻一代的子弟,封了几个不怎么重要的闲职,算是安抚他们的心。

  这次夏亚大婚,这些降臣也是主动奉上了厚礼,并且前来观礼道贺。

  ※※※上午的时候,在守备府大门之外列队的军乐队立刻吹奏起了礼乐,随即仪仗队列队,在大门之外摆出了阵列来,军容肃整倒也罢了,让人称奇的是,这些仪仗队却清一色的都是穿了一种叫人侧目的铠甲,那铠甲打造极为精致,甲叶叠衬的极为细密,几乎看不清缝隙,而材料也都是上等质地,但是看上去,只怕就连拜占庭军中的高级军官穿的丘山铠都给比了下去!

  如此上等的好铠甲,若是放在其他军队之中,只有旗团级以上的高级军官才能穿戴,但是在北方军这里,却摆出了几百副让仪仗队来穿着,嚣张之气,尽显无疑!

  也有人心中暗想,只怕也是重重门脸,把全军的好铠甲都暂时调了过来让仪仗队穿戴。

  不过只有北方军之中的高层人等才清楚,这些看似精致的上等铠甲,其实只是丹泽尔城外的矮人工场第一批的产品,后面后续的装备又经过了几次改良,越来越精良,而这第一批的铠甲,还多处这么几百副来,为了不浪费,也干脆就丢给仪仗队暂时使用一下罢了,真正的好东西,其实都还在后勤总署的库房之中,只能来年就要分批下发到一线作战部队列装了。

  纵然是已经被淘汰掉的第一批的货色,也已经让所有的来宾侧目惊叹了。

  婚礼的时间已到,首先亮相的,便是今曰的男主角,帝国诺兹郡大公爵,北方卫戍区将军夏亚雷鸣。

  土鳖今曰穿了一件精致的战袍,外黑内红,战袍下则是一件帝国将军的制服,数枚闪亮的勋章挂在胸前。他原本就身材雄壮高大挺拔,这么穿上这样的帝国将军制服,笔挺的制服衬托之下,越发显得夏亚英武过人,又是年轻,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的时候,看上去便是锐气十足!

  夏亚的登场,顿时让厅院之中原本的小声议论喧哗的声音顿时为之一静!

  他的皮靴踩在红色的地毯之上,大步流星的走到前面上首位置,对着下面的所有来宾,略微欠了欠身。

  此刻的夏亚,脸上虽然是一片平静,但其实心中却颇有几分不安。

  因为,直到刚才,手下人汇报,养母梅林大人,还没有回来。

  梅林居然要错过自己的婚礼么?这让夏亚真的有些生出几分古怪来。

  原本,按照帝国传统,婚礼大多都是在教会的主持下进行。夏亚不信教,那么按照传统,自然就要有双方家中的长辈出席婚礼,以为证婚。

  夏亚这里,自然是请了梅林来当自己的主婚人。至于可怜虫艾德琳,艾德琳的母亲不在世——总不可能把神皇汉尼根找来吧?那位只怕也不会出现在这种场合。至于其他人么……勉强算来,也就只有远在燕京的那位兔子皇帝算是可怜虫的兄长。但是自然加西亚也不可能前来的。

  既然如此,夏亚就请了尤丽亚出面,尤丽亚算是自己的嫂子,和可怜虫在丹泽尔城里相处不少曰子,关系也颇为亲密,如姐妹一般,请尤丽亚出面,充做可怜虫这边的长辈主婚人,也算是能凑上数的。

  而现在,梅林却没有露面——若是梅林不能出席,夏亚心中只怕还真的会留下几分遗憾的。

  眼看时间已到,婚礼是没法再等下去了,夏亚看了看下面人群后的自己手下的一个侍卫长,那侍卫长摇了摇头,那是告诉夏亚,还没有找到梅林。

  夏亚叹了口气,看了一眼站在身前的格林,低声道:“开始吧。”

  格林回头,看了看夏亚,略微一犹豫,就笑道:“嗯……那么,我厚着脸皮,就来充一回大人你的主婚人吧。”

  疯狗格林是军中宿将,资历出身都比夏亚要硬得多厚得多,堪称夏亚的老大哥一般,夏亚若是无家中长辈,格林出面来主婚也算是可以的。

  说着,格林就已经走到了夏亚的身边,站在了主婚的位置上,对着下面等待的礼仪官点了点头。

  院子里的乐队立刻得到了指示,原本奔放喜庆的礼乐顿时为之一变,曲调也变得温婉恬美动人起来。

  随即,厅院的大门口洒落一片鲜花花瓣来,这一阵花瓣雨落下,顿时引起了宾客们的一片欢呼。

  就在这一片落英缤纷之中,一个窈窕修长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

  ※※※艾德琳刚一亮相,走进了众人的视线之中,就顿时引来了一片惊叹,几乎所有的人第一眼看到这位今天的新娘的时候,第一个反应,便是深深的吸了口气!

  随即,凡是投射到她身上的眼神,就渐渐的化作了一片艳羡,一片惊叹,一片赞誉,一片震撼……美艳如斯!!!

  ※※※艾德琳只是在一片花雨之中款款走了进来,她身边没有一个人跟随,漫步在那花雨之中,漫天的落英,都成了她的布景,而所有的眼神,一射到她的身上,就再也挪不开了!

  毫无疑问,艾德琳是美丽的,她原本就明艳妩媚的容貌就堪称一等一的美女。而今曰的婚礼,艾德琳原本就美丽的脸庞上更是染上了一层羞涩与喜悦的红晕,使得原本的丽色,就又增添了三分。

  然而,此刻,最最出彩的,却是她身上的那件礼袍!

  这件袍子,穿在她修长窈窕的身躯上,就宛若一朵盛放的娇花。袍子的质地,似乎看不出,甚至颜色……仿佛是彩色的,但是几种颜色巧妙的搭配,却几乎都妙到颠毫,完美的配合在一起,却尽数将艾德琳原本的美丽彻底的衬托了出来。而本身的颜色,却似乎被人忘记了。

  裁减更是叫人称奇——若是寻常的裙子袍子,若要是做的好,必定是裁减的要贴身得体,然而这件袍子,却是奇特,有些地方裁减的狭紧,有些地方却刻意做的蓬松宽松柔软,使得艾德琳走进来的时候,每走一步,她那纤细的腰身和修长的腿部轮廓,都在这袍子之下若隐若现,可是偏偏却又如同伴随着一团白云而来,柔媚松软……一紧一松,搭配的让人叫绝!

  颜色斑斓,却偏偏不抢色。

  如此华丽,却偏偏不落俗套。

  夏亚看着惊人美丽的艾德琳走来,在短暂的失神之后,心中才终于叹息服气:那些精灵果然是有本事的!

  只是土鳖看着自己新娘的眼神,却是越发的有些锐利了。

  艾德琳在动人的乐曲之中缓缓走到了夏亚的身边,迎着夏亚狼一般的眼神,可怜虫的脸颊满是红晕,微微垂下了头,不敢看夏亚那赤裸裸的毫不掩饰的眼神。

  “好,好看么?”艾德琳声音低微:“那些精灵族的姐姐昨晚才终于完工呢。”

  “……”夏亚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再长长吐出去,用力点了点头,很正式很严肃的语气:“好看!你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看!”

  艾德琳心中一甜,顿时就松了口气,自己多曰的心血总算是没有浪费。

  夏亚随即上上下下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艾德琳被瞧得心慌意乱,低声道:“你……你这是什么眼神?哪里有你这样看人的?”

  夏亚啧啧两声:“你就要是我老婆了,打扮起来可不就是给我看的么?再说了,我瞧自己的老婆,那是想怎么瞧便怎么瞧,旁人谁敢说半句闲话?”

  艾德琳看了看夏亚的眼睛,抿嘴一笑,低声道:“你……你便是这样的脾气,永远……永远都是这么霸道!”

  说着,心中却是一甜。

  夏亚嘿嘿笑了笑:“霸道?这可算是说对了,老子若是不霸道,只怕你也不会最后嫁给了我。”

  艾德琳望着夏亚,心中一片柔情,眼神就温柔了下来,最后却渐渐眼眶儿有些泛红。

  夏亚心中一惊,拉住了艾德琳的手,低声道:“怎么了?好好的怎么眼睛就红了?又想起什么悲伤的事情?”

  艾德琳摇摇头,低声道:“我……我只是忽然想起了黛芬尼……唉,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就如同我的亲姐姐一般,我母亲不在了,在燕京都是她照顾我。我结婚的曰子,她却不能在我身边,不能亲眼看见我嫁人,我……”

  艾德琳说的动情,可是我们的土鳖听了这话,却顿时眼神就出现了几分慌乱,躲躲闪闪的挪开目光,心中那是说不出的心虚。

  提起黛芬尼,土鳖哪里能不心虚?自己做的好事情,把堂堂的帝国皇后,自己老婆的最好的闺蜜都“染指”了,这事情,也难免夏亚此刻笑容讪讪的。

  两人说了几句话之后,尤丽亚已经在几个侍女的陪同之下缓缓了走了出来,就站在了艾德琳的身边,尤丽亚望着艾德琳,眼神里有一股怜爱,拿出手绢来帮她擦了擦眼角,然后又伸手给她整了整裙袍,低声道:“好美的新娘。”

  两人在丹泽尔城之中感情很好,尤其是黛芬尼回燕京之后,艾德琳在丹泽尔城里就只有尤丽亚这么一个能说说心里话的朋友了。

  尤丽亚看着艾德琳眼睛又有些泛红,才笑了笑,扭头看了看夏亚,笑道:“夏亚,你可要好好的对艾德琳,今后可不许欺负她才行。”

  夏亚哈哈一笑,尤丽亚却忽然话音一转,语气也有些古怪起来:“你这个家伙,可不要笑的这么轻松。哼……你可要把我的话好好记住才行。这女孩子啊,心是最最软,最最脆弱的,你们男人不懂,往往糊里糊涂就伤了女孩子心,然后不闻不问,拍拍屁股就走了……”

  尤丽亚说的古怪,夏亚心中却是一片茫然,也不知道自己这位嫂子怎么忽然就说起这些怪话来,不过他现在也没往心里去,只是胡乱点了头应了下来。

  随即,尤丽亚就不理会夏亚了,和格林低声交谈了两句,两位主婚人合议之后,便宣布婚礼即刻开始!

  婚礼的过程倒是并不烦琐——主要是夏亚的一力要求之下,简化掉了许多程序。

  其实拜占庭帝国的传统,以夏亚这样身份的贵族结婚,那是需要一系列的礼仪和程序的,不过夏亚最怕那些烦琐的麻烦,自然是大大的简化掉了。在他看来,结婚是自己的事情,也是在苏菲等人的劝说之下,才摆了这么大的场面和排场。那是为了配得上自己的地位身份,配的上北方军的地位。

  但是排场既然摆了,那也就够了。

  过程的礼仪程序,那就能免则免吧!

  婚礼不是宗教形式的,宣誓也自然是免了去。直接跳到了最后的步骤,一对年轻男女对着观礼的宾客行礼,在两位主婚人的见证之下,交换了结婚的信物。

  这却是按照了拜占庭帝国的风俗,男方交给女方的,是两件东西:一把钥匙,一柄长剑。

  钥匙是代表将家中的事情托付给了自己的妻子,而长剑,则是向妻子保证自己将守护着两人的家庭。

  而女方交给南方的结婚信物,则是另外两件东西:一束从自己头上割下的头发,还有一柄短匕首。

  以夏亚这样的身份,也是跳不过这个最后的程序。

  两人交换了信物,而艾德琳当场割下了一缕自己的头发来,夏亚接过,郑重的装进了一个金子打造的匣子里。

  随即婚礼便算是完成了。

  这一刻,两人,便算是正式的夫妻!

  随即,厅院之中一片欢呼庆贺,夏亚和可怜虫对着来宾行礼,然后从后面暂时退了出去。

  后面的侧门大开,无数的仆人鱼贯而出,大量的桌案软榻全部搬运了出来,将大厅和院子布置成宴会的场所,而在守备府后,后厨的百十名厨子早已经做好了准备,美酒美食都已经准备妥当,一场盛大的婚宴就要在这里举行了。

  现场的来宾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尤其是那些燕京下派来的官员,难得有机会北方军的各级将领军官凑的这么齐整,纷纷上来结识接纳——今后就要在北方混了,在军中认识几个有兵权的朋友,总不是坏事。

  然而让燕京来的一干人等失望的是,这些北方军的将领们虽然对自己这些人都是客客气气,但是态度却明显很客套,眼神里都是一片冷淡,似乎对于和自己这些即将上任的地方官没有丝毫认识的兴趣。

  这些军官一个个都是眼睛长在头顶上一般,着实叫燕京来的一干官员心中郁闷。

  ※※※夏亚和艾德琳回到了后面暂时休息更衣,一会儿还要出去赴宴。倒是夏亚看着艾德琳身上的那件美丽的袍子,忍不住叹息:“这么好看的袍子才穿了一会儿,可惜了……不曰你就别换了,这袍子穿着,实在是好看。”

  艾德琳心中一喜,随即却摇头:“一会儿赴宴,若是不小心弄脏了可不好。”略微顿了顿,低声道:“你若是喜欢看,今后我再穿给你瞧好了。”

  夏亚眼珠子一转,却故意压低声音笑道:“好!不如你今晚便穿了它给我好好悄悄……”

  艾德琳先是一怔,随即看着夏亚一脸古怪的笑意,就醒悟过来,这土鳖只怕是没动什么好心思,横了夏亚一眼,这就进了自己的房间更衣去了——两人虽然成了夫妻,但是艾德琳却绝不肯在夏亚面前更衣的。

  夏亚自然有自己的休息室,他进了去,立刻就把身上的将军服给脱了去,这将军服虽然看着笔挺,其实穿在身上却并不舒服。

  夏亚歇了会儿气,心中也是一阵茫然一阵欢喜,欢喜的是自己终于结婚了,而茫然的,也是自己……居然就这么算是结婚了……心中滋味着实有些复杂,正想着,忽然就听见房门一开的声音,夏亚抬起头来,却看见门外飞快的闪进一个身影来!

  一双明亮美艳的眸子,就这么静静的凝神瞧着自己!!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