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大婚(五)】

   整个丹泽尔城甚至是北方军,没有人不知道这位尤丽亚和夏亚的关系,据说这位尤丽亚的死去的丈夫曾经是夏亚最好的兄弟,更是有过命的交情,所以夏亚对尤丽亚极为照顾,而北方军军中的沙尔巴和卡托两位位高权重的将领也是对这位尤丽亚夫人极为敬重,所以全军上下,都知道丹泽尔城里住着这么一位人物。

  在丹泽尔城,谁不知道这位夫人乃是夏亚雷鸣将军的“嫂子”?

  尤丽亚走出来,也正好瞧见了内内,也是愣住了,只是这愣住却只是单纯的震撼于内内的容貌。

  尤丽亚盯着内内深深看了好几眼,才脸上露出和善的笑意,赞了一句:“好漂亮的妹妹。”对内内点了点头,就算是打了招呼,随即就要出门。

  内内却心中忽然一动,想出了一个念头来。

  “这位夫人,请您等一下。”内内朝着尤丽亚低呼了一声,尤丽亚转过身来,一脸疑惑的看着内内:“你……是在叫我么?”

  “是的,夫人。”内内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自然一些:“夫人,我正是在叫您。”

  尤丽亚站住了,凝神望着内内,然后摇了摇头:“美丽的小姐,很抱歉,我不记得我认识您……以您这样美丽的容貌,只要见过一次就不会忘记了。我们的确不曾认识,请问你……”

  “尤丽亚夫人,请你帮帮我吧!”

  尤丽亚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异色,上下打量了一下内内:“你认得我?”

  内内略一犹豫,低声道:“丹泽尔城里,不认识您的只怕也没几个人了。尤丽亚夫人……”

  ………………街道上,城中的巡逻队已经被惊动,远处吹着呼啸尖锐的哨声,越来越多的巡逻队朝着这附近过来,有步兵有骑兵,随着一声声喝令,一条条街道被封了起来,严格的盘查,巡逻的军兵挨家挨户的走进沿街的店铺酒馆住户,逐一的盘查询问,甚是谨慎。

  有人打伤了城中巡逻骑兵,并且行迹可以的消息已经传了出来,不少人听了心中都是叹息:哪里来的这么胆大的贼子,居然敢跑到丹泽尔城来撒野?

  这条街道上,士兵已经将街头街尾都设了卡哨,进出过往的行人车马,都要停下检查,士兵已经将半条街都搜遍了,依然是一无所获。

  这个时候,一辆马车缓缓从街道里行驶出来,来到了哨卡的地方,巡逻队立刻将车拦了下来。

  这马车旁有几个身穿便衣的侍卫立刻就迎了上去,这几个侍卫虽然并不着军服,但是举手投足都是一派严谨,分明就是军中出身的,一个个身强体壮,看上去就精悍无比。

  一个侍卫走到了哨卡的队长身边,看了对方一眼,低声说了两句什么,然后从怀里摸出一枚徽章样子的东西,那哨卡队长看了,顿时神色肃然,赶紧高声喝令周围的巡逻士兵让开道路,然后站在一旁,对着那马车恭敬的行了一个礼。

  马车缓缓行驶过去,哨卡的士兵目送远去,这才有人上来问自家的队长:“头儿,这马车是什么来路?莫不是守备府的?可是也不像啊……”

  那队长看了一眼这个发问的部下,低声道:“你这蠢笨的小子,这是尤丽亚夫人的马车,夫人就在车里坐着。”

  这士兵才一脸恍然。

  谁不知道尤丽亚是夏亚的看作家人一般,而尤丽亚又是军属遗孀,更是天然就能博得军中上下的一种同情和亲近。更加上尤丽亚在丹泽尔城里口碑极好,虽然被夏亚敬重,全军上下敬服,但是却从来不仗势做什么勾当。而就在去年战争时期,城中物资紧缺,这位夫人还带头缩减衣食用度,以贡军资,更是亲自穿了粗布的衣服,走进城中的后勤辅营里,和那些征召而来的民妇们一起帮着军中烧火做饭浆洗衣服。全城上下,提起这位夫人,无人不赞叹。

  封锁街道捕捉贼子,可再怎么查也查不到尤丽亚夫人的身上啊。更没有人会想到,这位尤丽亚夫人会帮助贼人逃脱。

  ……马车渐渐远离了那一片封锁的街区,车厢里,内内这才略微松了口气。

  但是尤丽亚却坐在一旁,眯着眼睛打量着内内,眼神越来越是古怪,然后低声道:“你……刚才和我说的,都是真的?这……这可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城中的小搔乱,夏亚却并没有得知,这种小事情,自然是城防守军巡逻署自己先处理,若是处理不好,出了大乱子,才会层层上报。

  夏亚晚上的时候喝了一点酒,让他心中略微有些怪异的,却是守备府里的一件事情。

  他的那位让人敬畏的养母梅林大人,此刻却居然不在城中。

  这位养母大人的行踪历来都是神出鬼没,谁也不敢去管她,不过现在么,毕竟是距离自己的婚礼只剩下一天了,梅林居然不在,也不知道到时能不能及时赶回来。

  虽然梅林平曰里对夏亚很是严厉,而且也从来没流露过半分温情,不过夏亚心中却明白,这位养母其实对自己是极好的,甭管是不是看在死去的老家伙的面子上,但是至少梅林几次救过自己,也真的帮了自己很多忙。

  说起来,夏亚原本就如同孤儿一般,养父那个老头子死去之后,在这世界上就是孤家寡人一个了,这个时候,算来算去,能算作是自己的长辈亲人的,就只有梅林这么一个“养母”了。

  自己结婚这样的大事情,养父已经故去不能在身边,夏亚心中倒也是真心希望梅林能在一旁的。

  顺便说一下,和梅林一起消失的,还有战意剑圣亚斯兰那个老不正经的家伙。

  一夜无话,第二天,夏亚又接待了几个前来贺礼的使者,却是从贝斯塔军区赶来的。

  那位总督夫人亲笔写了一封贺信,并且送上了一份非常有诚意的厚礼。

  对于这种送上门的东西,夏亚自然是笑纳的。

  其实他心中知道,那位总督夫人心中只怕是对自己很有怨言的。

  自己挑起战争,原本贝斯塔人想在后面拣拣便宜的。可是没想到自己说打就打,而且打的是那么快,三下两下就把四个军区给平了。

  本来有心捡便宜的贝斯塔人,一听说夏亚这里出兵了,就立刻动员部队开始往边境上集结,可没想到边境上集结才集结完毕,正准备越境过去,却遇到了夏亚留在边境上的一个旗团的军队的阻拦!

  夏亚的意思就很明白了:这几块肉老子是要独吞的,你们就别想心思了。

  贝斯塔人集结了两三万人,若是真的强行越境,夏亚留在边境的那一个旗团不过两千人,其实是根本抵挡不住的,但是贝斯塔人毕竟还是没有敢立刻造次。立刻派人快马回复消息请示总督夫人,又这么一来一回,等总督夫人传下指示,想分兵绕过边境的阻拦进发的时候……夏亚那里的仗已经打完了!

  这样的速度,让贝斯塔人震撼不已,虽然对于夏亚不顾盟约独自开战——而且你吃了肉,连汤也不让盟友喝一口,这未免太过气人。

  但是夏亚这样的闪击的作战,连破四个军区,暴露出来的这种强大的让人心惊肉跳的战力,还真让贝斯塔人有气没处撒去。

  那位总督夫人就算心中再怎么恼火,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可这样一来,两家盟友的实力对比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原来两家还可以勉强说的实力相当,虽然夏亚略强一些,但是贝斯塔人也不弱,基本上还算是同一档次。

  可如今,夏亚一口气吞了四个军区,坐拥七个郡的土地,而贝斯塔人也不过只有两个郡而已,无论是军力,土地,人口,都被北方军甩下了几条街去。

  这盟友的关系,就要变了几分味道了。

  从前两家是地位平等的盟友,可如今,北方军骤然如此膨胀,贝斯塔人就难免要弱势了许多!

  更让总督夫人有些忌惮的是,她忽然发现了一个很危险的讯号:就算是没有贝斯塔这个盟友,北方军似乎也完全有能力读力平定帝国整个北方!

  这样看来,北方军似乎不太需要贝斯塔人这个盟友,但是贝斯塔人,却很需要有北方军这个北方的强援。

  这么一来,今后两家的关系,只怕就要变上一变了。

  其实,就在夏亚平定的四个军区之后,贝斯塔人心中不甘,也做了一些动作,那个总督夫人派了麾下得力的将领鲁菲斯,带了两万人去攻打接壤了一个军区,结果双方鏖战了近一月,虽然贝斯塔军队占据了上风,但是却寸步难进,打了一个月,损伤了不少军队,却连一寸土地都没有夺下来。

  最后不得不退兵。

  虽然后来总督夫人的情报消息得知了对手是暗中得到了亚美尼亚总督休斯的暗中支持,休斯据说派了两个旗团的精锐步兵驰援,还援助了不少亚美尼亚出产的精良武器铠甲。

  可尽管如此,战势没有取得突破,还是让总督夫人很无奈。

  同样是北方的豪强,战前似乎贝斯塔人和北方军也差不太多,可是真打起来,人家北方军是一挑四,却如摧枯拉朽一般,自己的贝斯塔军是一挑一,却打的这般难看。

  虽然自己的对手有亚美尼亚军区休斯的暗中支持。可听说夏亚的对手也有萨尔瓦多那个老家伙直接派了一万军队援助,可却依然被夏亚给吃了下来。

  这样的对比,着实让总督夫人原本很高的心气被打击的不行。

  这次夏亚结婚,也算是给了两家一个修补裂痕的机会:之前贝斯塔的军队集结在边境上和北方军对峙,欲过境参战……虽然名义上是友军,但是真的要过境之后,情况发生变化,若是北方军大败亏输,贝斯塔人也绝对不会介意趁机也咬上两口。

  这事情,两家都是心知肚明,贝斯塔人参战未必就是心怀善意,不过现在事情过去了,北方军又强大到这个地步,尽量修补和北方军的关系,对于贝斯塔人来说就比较重要了。

  总督夫人不会亲自来道贺:实在是太没面子。

  送来的礼物,却着实大方,让夏亚这个贪婪的家伙,看着礼物清单,都忍不住咧嘴大笑,派了手下热情了接待了这些送贺礼的使者。

  不过,刚送走了那些使者,夏亚就立刻让人把苏菲叫了来。

  幕僚长倒是很快到来,夏亚也懒得寒暄什么,直接劈头就问道:“贝斯塔内部的情报你已经整理过了吧?我且问你,现在……他们内部,难道真的是所有人都和那个总督夫人一条心么?”

  苏菲被问的心中一凛,看了夏亚一眼:“怎么,打算打贝斯塔人的主意?似乎不是好时机吧?”

  夏亚摇头:“暂时没想打他们的主意,不过……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情,说不定可以让贝斯塔人为我所用,派上点用场。”

  “那个总督夫人可不是会轻易被人利用的人。”苏菲摇头:“我就没见过这么精明狡猾的女人。”

  夏亚哈哈一笑:“不用客气,我倒是觉得,你这位幕僚长大人只怕不输给那位总督夫人。”顿了顿,夏亚微微一笑:“……总有弱点的,若是我抓住了她的弱点,让她为我所用。只怕她也只能捏着鼻子应下。”

  说着,夏亚悠悠笑道:“燕京那里……应该快有消息了吧。”

  苏菲何等聪明,立刻就明白了夏亚的意思,不过依然摇头道:“就算你派人去把李尔掌握在了手里……可是贝斯塔内部支持李尔的派系力量早被那位总督夫人清理过了,想来也闹不出多大的风浪。”

  “我可不是打的这个注意。”夏亚淡淡笑道:“我另外还有底牌。若是能把李尔掌握在手里,同时再用那张底牌……必定能逼那位总督夫人就范的。这是她最大的弱点!”

  苏菲看了夏亚一眼,不过夏亚似乎没有说明的意思,苏菲也就不再问了——为上者若是想故意保留一些秘密,苏菲自然不会傻乎乎的去追问什么。

  随即她就笑了笑,道:“今儿也没有太多的事情,大人您不妨早些去休息了吧,明天可就是婚礼……若是顶了一对黑眼圈,到时只怕也不太好看。”

  夏亚听了,脸上微微一动,站了起来,深深做了一个深呼吸。

  “是啊……明天,就是婚礼了……”

  这个从深山走出来的土鳖,忽然觉得心中生出了一股莫名的紧张来。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