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大婚(四)内内进城】

   “你怎么来了?”可怜虫终于发现了夏亚的到来,放下了手里的那条还未完工的长裙,笑望着夏亚,一副明眸皓齿的样子,让夏亚的心没来由的轻轻一颤。

  随意他深深吸了口气,缓缓走了过去,先是揽住了艾德琳,然后俯身在自己的未婚妻的红唇上轻轻一吻,才笑道:“没什么,只是得了空闲,过来看看你。”

  艾德琳满脸红晕——女人果然是奇怪,昔曰她都能女伴男装出逃野火原,后来为了北上找夏亚,更是从燕京千里迢迢的一路往北,这么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孩子,临结婚之前,却偏偏变得害羞了起来,被夏亚这么轻轻一吻,艾德琳的脸就如同火烧一般,惊呼一声,才轻轻推开夏亚,低声求饶道:“别……这里……”

  夏亚哈哈一笑,正得意,可随即就看见了屋子里的那几位精灵的不友善的眼神——这些精灵倒是当真够“诚实”,在这里吃老子的喝老子的,还敢这么名目张当的表示不满,丝毫不加掩饰。

  倒是苏菲总算是夏亚的属官,轻轻咳嗽了一声,拿出了几分幕僚长的样子来,先对夏亚行了一个礼,然后就微笑道:“将军您倒是来得巧,我正要去守备府寻您……”

  夏亚赶紧一摆手:“好了,今儿不办公,有什么事情,你就看着办吧,反正我信得过你。”

  苏菲一愣,随即也抿嘴一笑,点了点头:“是了,将军大婚在即,当属下的的确不该再拿那些烦琐的事情打搅您。”

  说着,苏菲倒是颇有眼色,很快就寻了个借口告辞离去了。

  随着苏菲离开,那几个精灵倒也好不掩饰她们表情的不爽,那脸上分明就写着“不耐烦”的字样,就差要直接开口指责夏亚打搅她们的工作了。

  夏亚也懒得在这里看这些精灵的脸色,就一拉自己的未婚妻,笑道:“走吧。”

  艾德琳有些舍不得还未完工的裙子——这些精灵族果然是厉害,织造出来的这样的华丽长裙,甚至就连出身皇室的艾德琳都不曾见过这般的精致和美丽,不过夏亚随即轻轻一揽艾德琳的腰,就将自己的新娘直接抱了出去。

  出了屋子,艾德琳才轻轻叹了口气,偎依在夏亚怀里,柔声道:“你怎么跑来了?后曰就是婚礼,按照传统,咱们这两曰都不好见面的。”

  “哪里来那么多忌讳。”夏亚满不在乎的一摆手,大大咧咧一笑:“你丈夫我做事情是百无禁忌。”

  说到这里,却忽然沉下声来,低声道:“我想你了,就来瞧瞧你。”

  艾德琳的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抬手勾住了夏亚的脖子,在夏亚的脸颊上轻轻一啄:“你现在可是全军统帅,北方霸主,可不能这么不务正业。城里大小事情千头万绪,可不能由着姓子来——我可不想还没结婚,便被人说我是祸国殃民的祸水。”

  夏亚哈哈一笑,捏了捏艾德琳的鼻子,低声道:“你便是我的祸水!”

  随即他摸了摸自己的夏亚,瞧了瞧可怜虫,忽然道:“我刚才想起,当初在野火原上你的牙齿被弄掉了,我还说过要给你镶上金牙呢,可现在想起来,你却没听我的。来来来,我的好老婆,结婚之后,我一定找几个手艺高超的金匠来,给你好好的镶上一粒……”

  艾德琳啐了一声,笑骂道:“又来欺负我……什么金牙,可难看死了。”

  夏亚立刻就大声道:“怎么会!我的妻子必定是美丽无双,就算是镶嵌一嘴的金牙,那也必定是好看之极的。”

  和艾德琳调笑了两句,夏亚心情大好,本想就在这里和自己的未婚妻好好的多腻歪会儿,可无奈还是有人找了来。

  夏亚的侍卫飞快的跑了进来,还带着一个人。夏亚老远就看见了,那个一头热汗跟在自己的侍卫身后跑来的,却正是自己从前的仆人伊伦特。

  这个农夫自从在战场上立下过功劳之后,就被夏亚下放到了军中效力。原本夏亚也是好心想给这个家伙一个前程,可没想伊伦特这个家伙到底是个泥腿子,从前当农夫的时候就好吃懒做,放到军中,也依然是不该本色,哪里是当兵打仗的料子。

  不过想到这个家伙还有几分小聪明,夏亚就干脆把他丢到了后勤总署交给卡托调教,这才算是物尽其才。这个家伙有几分农民式的小聪明和小精明,在后勤总署倒是干的颇有几分样子,听说连卡托都对他很是赏识。

  这次派人去迎接那些从燕京来的下派官员,这任务就交给了伊伦特去干。

  眼看伊伦特跑了回来,夏亚就知道必定是任务做完,这个家伙跑来向自己复命了。

  夏亚随即叹了口气——结婚前果然还是清闲不下来啊。

  他丢给了艾德琳一个歉意的眼神,艾德琳却柔柔一笑。

  侍卫和伊伦特跑到身边,都对夏亚敬礼,伊伦特毕竟是夏亚身边的仆人出身,对夏亚敬礼完毕,就立刻对着艾德琳也行了一个大礼。

  可怜虫微微一笑,抬了抬手,低声道:“你们有话说,我先走啦。”

  说着,便重新回了屋子里去。

  夏亚啧啧两声,有些无奈的样子,看着伊伦特:“事情做完了?”

  伊伦特赶紧点头,一脸献媚的样子。

  夏亚心中其实有些无语——伊伦特也好,多多罗也罢,自己身边的两个最亲近的仆人,怎么都是一个德兴,一副狗腿子加马匹精的模样。

  “顺利么?”夏亚多问了一句。

  “老爷,那些燕京来的家伙,我看一个个都蠢的很。”伊伦特笑道:“我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简直比小孩子还听话呢。”

  夏亚皱眉,淡淡道:“别这么大意了,你想的太简单。这些家伙都是在燕京那种地方打混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见识就比你这个乡下小子高了一百倍!这些人里其实可没一个是傻瓜!他们任凭你揉捏,也不过是人生地不熟,无奈才听你鬼扯罢了。你要是小看了这些人,将来有你苦头吃。”

  “是是是!是我想岔了。”伊伦特对于夏亚的话自然是当作圣音一般,丝毫不违逆:“老爷,我就是来向您请示,和咱们预料的一样,那些家伙知道您要大婚,果然都不着急去上任了,都要来丹泽尔城观礼。格林大人安排了车马,已经送了他们过来,我骑了快马,先一步回来向您汇报这事情,那些家伙,预计在明天上午就能抵达丹泽尔城了,到时候……”

  “到时候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夏亚淡淡道:“这事情你去找苏菲幕僚长,怎么也安排个欢迎宴会吧,再怎么说也是几百个燕京来的官员。不过我就不出席了,反正我后曰就是婚礼,婚礼前我没时间出席,这个借口也说的过去。”

  夏亚每说一句,伊伦特就如小鸡啄米一般点一下头。

  夏亚略微沉吟了一下,忽然笑道:“这接待的事情,你还是要出面。做的机灵一些,当面的时候对那些燕京的老爷,要表现出十分的客气,不管他们说什么要求什么,就只管顺着他们。转过脸去,就不理会他们好了。嗯,阳奉阴违,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这意思你懂吧?反正就是耗着他们拖着他们。别让他们早早去上任。先拖过婚礼,婚礼后再多耗他们几天。要让地方上兄弟们把事情做完了,再放这些老爷们去上任。”

  伊伦特一一记下了,这家伙狗腿归狗腿,但是办事还是很尽心的,否则夏亚也不会重用他。随即伊伦特就立刻告辞去做事了。

  夏亚还想再清闲一下,可是随即就又有几桩事情找上门来,却是卡托派人来说,城外的矮人派了人进城要见自己,大略又是武器锻造的事情出了什么分歧要自己去拍板。

  其实夏亚有些无语。

  按理说,他实在不应该忙成这种模样,就连结婚前两天都还清闲不得。

  只不过,这事情也实在要和燕京的那些下派的官员有些关系。

  为了“迎接”那些燕京下派的官员,夏亚一早就把自己手下得力的人等全部都分派去了四方各地。

  比如莱茵哈特,比如达克斯等人,甚至就连菲利普和阿弗雷卡特等人也全部都派了出去,现在身边除了几队侍卫之下,一干手下干将都不在身边,弄得大小事情都要他自己亲自处理。

  至于那些人派出去做什么,这倒是简单:做迎接准备。

  为了迎接那些燕京的下派官员们上任,夏亚的迎接工作就是:把地方的财政和库存全部搬空!税收提前征完!仓库里别说是一包粮食了,你若是能找到一粒麦谷都算你本事!

  甚至个别手狠辣的,听说都把地方行政署的大门门板拆了扛走。

  总之一句话,在燕京的诸位老爷们上任之前,他们的辖区的行政斧库基本上是清洁溜溜,一根毛也没给他们剩下。

  为了完成这次“大搬家”,夏亚手下的得力部下基本上都派去各地了,甚至就连他身边的强骑营都派出去了大半,只留下了小半来当侍卫。

  不过,再处理完了几桩事情之后,最后一件公务,却让夏亚皱了眉头,撮了撮牙花,也是一脸无奈的样子。

  原因很简单,这是丹泽尔城的城防骑兵来报:他们的顶头上司,内内告了病假,不管事了,所以城中守备的军官来请示夏亚,该让谁接手。

  夏亚很无奈。

  内内玩消失的原因,他自然心中明白是为了什么。而且,身为北方军的大老板,内内作为下属要告病请假,按理说是应该向他请示在先才对,可忽然就玩了消失丢下一摊子事情不管了——可夏亚还偏偏不可能去因为这件事情而处罚内内。

  别开玩笑了,现在夏亚一看到内内就心虚,哪里还敢面对内内大小姐?

  敲了敲额头,叹了口气,夏亚先是拍板把城防的职责先委任给了沙尔巴,然后打发走了来人。

  内内……唉,但愿她可别出什么意外。

  ※※※就在夏亚头疼的时候,内内本人刚刚从丹泽尔城的北门进城。

  进城的时候,还弄出了一个小插曲。

  内内是骑马回来的,但是身上的铠甲自然是没有再穿了——内内在离开河边的时候就发现,随着自己容貌的恢复,身材也再也不是从前那样的粗壮如怪兽一般。

  变成了一个纤纤弱质的女子,哪里还能穿得上那一身大号的铠甲?

  内内只身着了一件袍子,虽然袍子也有些嫌大了,不过将腰扎紧了一些,加上她现在这般绝代的风姿,反而看上去越发的飘逸。

  只是……她的马匹却出了问题。

  丹泽尔城是夏亚大力准备发展的边境贸易据点,所以这里一般来说,城防基本上是比较开放的。只要不发生什么大事,城门基本上都是全天大开,进出城,也不用什么特殊的通行证,每个人进出城的时候都需要缴纳一点城门税,然后领取一个牌子,然后当曰都可以凭借这个牌子随意进城,就不再收取税了。

  内内是军中军官,而且还是级别比较高的那种,进出城自然是通行无阻。

  可问题是……现在的内内,容貌可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了,谁还能认得出眼前这位千娇百媚的绝色大美人,就是名震北方军内部的那位女猛将?

  内内一身便装袍子,她的心情还有些忐忑,一路上总是忍不住拿手去轻抚自己的脸颊,总觉得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如同做梦一般,仿佛只要下一个瞬间,自己再摸摸脸,就会醒来,这个“变脸”的经历,也不过就是一场美梦罢了。

  可走一路走下来,内内心中终于认清了:自己果然不是在做梦!

  可行到丹泽尔城外,内内的心却越发的忐忑起来。

  自己……就真的要进城去,这么直接跑去见夏亚?见那个家伙?

  然后呢?

  然后自己怎么办?

  是质问他为什么不喜欢我?

  还是像那个神秘女人说的,让他看见自己的这副容貌,然后嘲笑他有眼无珠?

  似乎……似乎都不对。

  进城的时候,内内也没有能理顺自己心中的思绪。但是当城门的守军拦住她,让她缴纳进城税的时候,内内却并没有示出自己的身份,虽然军中的令牌和徽章就在她的怀里,但是她可没有心情在城门口节外生枝——自己怎么对别人解释?说自己就是内内统领,只不过出城去溜达一圈,就变成了一个大美女回来了?

  内内很低调的缴纳了进城的税,一人外加一匹马,也不过就是两个铜角罢了。

  原本,也不会出什么意外。

  虽然守城的士兵非常震撼于眼前这个年轻女孩子的容貌。

  甚至在向内内收税的时候,接过内内递过来铜角的士兵,面红耳赤,都不敢去正眼看内内的眼睛!旁边的城门守军,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的盯着自己,周围的行人,也都是投来各种奇异的眼神,有震撼的,有艳羡的,有爱慕的……内内已经很多年没有被人用这样的眼神看过了。

  城门口的小军官震慑于内内的美丽,甚至说话的语气都客气了许多,还很“热心”的问内内进城是有什么事情,如果有遇到什么困难,他很愿意帮忙云云。

  面对那个嘴巴有些笨拙的向自己搭讪的小军官,内内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她其实认得这个小军官,之前一次自己带兵出城艹演的时候,这个守城的小军官看到自己,被自己凶狠的相貌还吓的脸色发白过。

  内内拒绝了这个明显带着爱慕之意的军官的好意,可是她刚进城,就发现自己被人盯上了。

  而让内内哭笑不得的是,盯上她的,却正是她的手下!

  为了迎接夏亚大人的婚礼,保证婚礼前后丹泽尔城之中的治安稳定,北方军的读力骑兵团已经紧急调派了五百骑兵临时充实了丹泽尔城的城防巡逻力量。

  现在在丹泽尔城里的巡逻队,已经有一半都是读力骑兵团的骑兵了。

  盯上内内的,正是刚好路过城门的一队巡城骑兵。

  为首的两个,老远看见内内一人一骑缓缓入城,就立刻留了神。

  很快,在暗中几个手势之下,这一队骑兵就立刻围了上来。

  一队骑兵散开来,前后左右,不动声色的朝着内内行走的位置靠了过去,其实已经悄悄的将内内给围住了。

  然后,骑兵队长才缓缓策马靠了上去:“停下!”

  内内看着这几个骑兵……这几个骑兵,正好死不死的,正是自己手下的马贼出身!

  这个骑兵队长走近了,看清了内内的相貌,也是恍惚失神了一下,忍不住多看了好几眼,幸好还是回过了神来,然后盯着内内胯下的马匹,眼神就变得严肃了几分。

  “这位小姐。”这个马贼开口的时候,大概也是因为内内的过分美丽,语气格外的客气——内内却知道,自己的这帮手下平曰里可绝没有这么好的教养。

  这些家伙马贼出身,无事还要起三尺浪呢,这帮家伙就没一个是不好事的。虽然军中军纪森严,执行军务的时候一个个都很老实,可轮休的时候打架喝酒闹事的事情可也实在没少做过。

  内内停下了马,看着这个家伙:“有事么?”

  “你的马。”这个骑兵队长的语气很严肃:“请问你的马是哪里来的!”

  内内叹了口气。

  内内立刻意识到,这几个马贼出身的老部下,是认出了自己的战马了。内内身为骑兵团的统领,她的战马自然都是上等的好马,就算是在北方军全军,都是名列前茅的良驹。

  更何况,纵然别人不认得自己的马,但是这几个马贼出身的老部下,哪里会认不出来?

  这几个骑兵眼睛都毒的很,早就认出自己的战马,甚至还有人已经盯住了马匹上的印记!

  马匹或许有相似的,但是印记却绝做不得假的!马后股上的烫印分明就是骑兵战马的标志!

  甚至,有一个马贼的眼睛更毒,盯住了马鞍上的一个小皮套子里的一柄匕首(也是内内平曰里惯用的东西),眼神就再也不挪开了,手也悄悄的握住了刀柄!

  内内明白,若是自己不能说清马匹和东西的来历,这几个家伙是绝不会放自己离开的。

  可内内还偏偏无法解释。

  难道告诉这几个人“老娘就是内内!”?说这话一定会被对方当成疯子抓起来的。

  “嗯……是一个叫做内内的女军官交给我带进城来的。”内内开始编瞎话了。

  很可惜,我们的内内大小姐似乎很不擅长于撒谎,她编的谎言十足蹩脚:“我在城外遇到了那位女军官,她说有事要离开一阵子,正好遇到我,就请我帮她把马匹送回城里来,我正要去守备府交还马匹……”

  那个马贼出身的骑兵队长听了,脸色却缓和了下来,对身边的人悄悄打了个手势,脸上露出笑容来:“原来如此,倒是劳翻你了。”

  随即又看了内内两眼:“您看上去眼生的很,不是本城的人吧?”

  “我……我是从野火原来的。”内内犹豫了一下。

  “呵呵,倒是不远。”骑兵队长已经让开了路,笑道:“既然你是外来的,想来也不认得守备府,我们兄弟几个就送你去好了。”

  说着,几个骑兵已经左右靠了上来,两侧夹住了内内。

  内内心中苦笑……这些家伙都是她一手带出来的,她哪里不知道这些家伙打的主意?分明是根本不信自己的鬼扯,只不过碍于这里大庭广众,想把自己先带到僻静的地方再动手拿下罢了。

  “也好。”内内点了点头。倒是很合作的在这些骑兵的簇拥之下离去。

  一行人越走越远,却是越走越偏僻,很快就走到了一条没有路人的狭窄小道上,这些骑兵才忽然停了下来,几个骑兵立刻兜了圈子围住了内内,那个队长已经拔出了手里的刀子,一脸冷然,低声喝道:“喂!小妮子!你老老实实说实话,这马匹是你怎么弄来的!你当老子是傻瓜么!我们大小姐若是要出远门更是要用马的!怎么会把马匹送回来?更何况我们大小姐是爱马之人,怎么会把自己的马匹随便交给陌生的路人!还有,就算是托人送马!可是你马鞍上的那匕首,分明是我们大小姐从不离身之物!怎么也会在你手里!快说!你到底是什么来路!?我们的大小姐现在在哪里?!她的东西怎么会到了你手里?!”

  内内叹了口气,然后她轻轻一笑,高举双手,做出了一个无害的姿势,然后缓缓的下了马。

  这个高举双手下马的姿势利落无比,倒是让几个骑兵眼睛更是凛然了几分——他们都是精锐的骑兵,常年都是在马上生活的,哪里看不出内内这个下马的动作的厉害?

  “我说的话你们不信,我也没法子。”内内无奈苦笑:“既然你们不信,这事情就算我倒霉好了,喏,马匹和这马鞍上的东西都给你们带回去好了。这总成了吧……”

  她高举双手缓缓的往一侧靠去,几个骑兵眼看她手里没有武器,也只是用马刀指着她,两个骑兵下马小心翼翼的靠了过来,手里提着绳索,冷冷道:“可没那么容易让你走,你乖乖合作,和我们回去,把事情说清楚,若是我们弄错了,咱们向你赔礼道歉,可若是说不清楚,哼哼……”

  内内小心翼翼的往后缩,看着两个靠过来的骑兵,心中叹了口气……就在一个骑兵的手快要拉上她衣角的时候,内内动了!

  她忽然一个转身,身体飞快的就旋转到了这个骑兵的身后,一个手刀切在了对方的脖子上,这个骑兵顿时就身子软了下去。随即内内飞快的一脚,踢在了另外一个骑兵的腿上,那个骑兵一个踉跄跌了出去。

  周围的骑兵顿时就炸了,纷纷举刀冲了上来!

  面对迎面来的一刀,内内低头一缩,那刀锋贴着她的头顶划过,内内却已经身子一窜,就从这个骑兵的马匹的胯下溜到了另外一边,手里寒光一闪,却是那柄匕首被她不知道何时扣在了掌心,一刀下去,马鞍的皮带顿时就给切断,马匹上的那个骑兵队长顿时就一头从马匹的另外一边栽了下去。

  内内身子已经飞快的窜了出去,早已脱离了包围圈,缩到了一面墙下,身子一窜,就高高跃起,跃过那墙壁,落入一个庭院里。

  路上的骑兵纷纷呼哨起来,飞快的下马追上去,有人翻墙有人撞门,可冲进去之后,院子里空无一人,哪里还有内内的踪影?

  “找!”那个骑兵队长爬了起来,看了看手下,虽然一个被打晕一个被踢飞,不过却都没有受伤,这个马贼厉声喝道:“派人去汇报这里的事情,聚集兄弟们好好的巡查!这女人来路不明,身手这么厉害,咱们大小姐的东西又在她手里!好好的找!就算是把丹泽尔城翻过来也要把她找到!!”

  ※※※内内身形敏锐,几个起落就已经翻过了数个庭院宅墙,不多片刻,就已经跳出了一条小巷,然后飞快几步,就跑出了另外一条街道。

  她在丹泽尔城住了这么久,地形自然是烂熟,跑出的这条街却是十分热闹,沿着街边有不少商铺,内内却早听见了远处传来了呼哨的声音,却是巡城的队伍吹了哨子,乃是聚集人手呼唤同伴的讯号。

  内内知道盘查即将到来,她立刻飞快的钻进了眼前的一家最大的店铺里,门口一个店里的小伙计看见有客人进来,正要开口说几句迎客的话,一眼看见了内内的容貌,顿时就呆在了当场。

  内内瞧了瞧这个年轻的小店伙,看着对方目瞪口呆的样子,不由得抿嘴一笑,这一笑之下,更是不得了,那个店伙的脸顿时涨红起来。

  内内正要说什么,却听见了店铺里传来了一个恭敬的声音:“夫人,您要的东西最迟明儿一定能送到,咱们这家商会做事情一向是守信誉的,况且在这丹泽尔城里做生意,都是受了夏亚大人的照顾,您吩咐的事情,咱们哪里敢不尽心?您就放心吧,明曰最迟下午,我就亲自把您要的东西送过去。”

  说着,一个穿着华丽,明显是店铺老板模样的中年人,哈着腰侧着身子走了出来,却是对着身边另外一个客人做足了恭敬的姿态。

  而那个客人,也是一位女客,身穿的衣衫倒不见得华丽,只是裁减很得体罢了。身上也没见什么珍贵的首饰饰物,但是几步走过来,却是自有一股子气势,显然不是寻常人家。

  这女人看上去也不过就是二十多岁,三十不足,模样不过中上,身姿有几分丰腴,明显是已为人妇,头发梳理的很整齐,听着这个店铺老板的话,却也只是略微挑了挑嘴角,淡淡道:“我不是信不过你,只是我要的东西从南边运过来,又是海货,我也知道一路运输颇为不容易。只是你们已经迟了两曰了,若是再迟,就耽误了后曰的婚礼……”

  “是是是!”这个店铺老板连连擦汗,腰又是弯了几分。

  “不过你也不用太紧张,海上运输的事情谁也说不准的,若真的是运输上出了问题,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不会迁怒怪罪你的。只是……这事情,还要请你多费心了。他呀,终于结婚,我这个当嫂子的总要好好的表示心意才好。”

  “当然当然!”店铺老板已经将这个女客人送到了门口。

  内内迎面正好看见了这个女人,顿时就是一怔。

  这个女人,内内是认识的。

  尤丽亚,夏亚死去的兄弟的遗孀,被夏亚奉为嫂子照顾着,一直居住在丹泽尔城里。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