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定难(五)】

   博洛人的反应并不慢,既然明白了北方军是摆明了找茬,很快就做了军队的动员和备战的准备,博洛人的三万军队原本有小半是分散在各地的,不过有两万主力,一个整编的兵团,却是一直驻扎在他们的首府。

  希尔曼立刻下令,驻扎在首府的一个兵团全军动员,以最快的速度做好了准备,调集了粮草,然后就下令军队开拔,朝着和北方军接壤的边境开拔。

  这位裸奔总督虽然是一个大陆闻名的怪人,但是至少他不是白痴,他很清楚,夏亚既然和自己撕破了脸,那么接下来的,必定是一场关系到两家生死的大战了。

  打就打吧!!

  让博洛人一直在猜测的是,北方军能派出多少军队来攻击自己。

  北方军虽然善战,但是大家都知道他们的兵力并不算多。而且以北方军目前周围环绕的势力……他们不可能派出全部军队,总要留一些守家,还要应对其他势力趁虚而入。

  按照博洛人的猜测,北方军能调动的极限,也不过就是一半的兵力吧。

  一万五千?两万?

  而这个时候,博洛军区的那个阉伶出身的将领提出了他的看法:“对方出动的兵力不会超过两万人,而且,他们远来攻打我们,一路奔波,补给线拉长,对他们都是沉重的负担,我们只需要集结兵力,和他们对峙。毕竟北方军的周围还有其他势力,那些可都是咱们红色圆桌的盟友,只要总督大人您写几封信给几家盟友,约他们在背后趁机给北方军一些苦头尝尝,到时候,得知自己的老巢被别人攻打的夏亚,一定不可能在这里和我们长久的对峙下去,只要撑到他们退兵,我们就可以趁机反攻,进而击败他们!!”

  这个计划没有错,在当时的情况看来,这样的判断,猜测,以及推算,都是十分合理的。

  但是……事实的情况……当希尔曼总督带着他的两万主力军队跑到了距离边境最近的西流湾城,终于等到了夏亚亲自率军打上门来的消息的时候,斥候送回来的军情,让博洛军区内部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五,五百?!!!真的只有五百?!!”

  斥候的回答非常肯定。

  而且,这个地方叫做西流湾,是两家边境的一条河流的转口,一块开阔的河滩平原,一眼望去都是平坦的地带,绝对不可能有什么地方隐藏大规模的伏兵。

  也就是说……“他真的只带了五百人就打过来了?!!”

  希尔曼在短暂的震惊之后,陡然尖叫了起来。

  这一瞬间,这位已经做好了打硬仗的总督大人,丝毫没有惊喜——他觉得自己被侮辱了!这个家伙是轻视我么?明知道我有几万军队,居然就带着五百人来找茬?

  他,他,他,他当我是泥巴捏出来的不成?!!

  被怒火冲昏了头的希尔曼,立刻做出了决定:出城迎战!!

  对于总督的命令,那位阉伶将军没有反对,事实上他也不认为有什么理由需要反对。

  五百人……那个夏亚雷鸣是真的疯了!

  咱们可是有两万人!一个整编的兵团!五百人能掀起什么浪花?两万人,不用打,踩都能把对方踩死了!!

  既然这样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反正斥候已经探察的很清楚了,方圆数十里都没有对方大部队伏兵的痕迹。

  五百人?那就打吧,不需要任何阴谋诡计了,直接灭了他们!

  内部上下达成了一致,群情战意亢奋,于是,夏亚雷鸣横扫整个拜占庭帝国北方的第一场大规模战役:西流湾战役,就这么拉开了帷幕。

  ……后世的很多史料都对这场西流湾战役做了记载。但是同样的是,所有的史料对于这场战役的记载都非常的简略,几乎没有任何详细的描述。

  因为……这场战役的过程实在是太短暂,也实在结束的太快了。

  好吧,现在让我们来看一下当时这场战役的一些基本的情况。

  首先,地点:西流湾。

  这是位于两家交界的一条河流的河湾处,一片河流冲击的平原地带,在河对岸是博洛人建造的一座要塞,如果有敌人大举入侵,那么这座要塞将成为顶在这里的一枚钉子。

  交战的地点是一片开阔的平原,可以说这是一个天然的战场。四面开阔,没有遮拦,没有树林,没有山坡。

  交战的双方,博洛军区的两万军队,重步兵四千,轻步兵一万五千,此外还有一支千人的骑兵队伍。

  而北方军这里,只有夏亚和五百强骑营。

  20000VS500。

  这场的兵力对比,博洛人没有做任何的考虑,直接将队伍拉出了要塞,摆在了平原上。

  甚至,那位希尔曼总督,还把自己的一千人的骑兵队特意留在了侧翼——他的打算是,一旦打赢了,可以用骑兵包抄敌人的后路,将这个可恶的夏亚雷鸣一网打尽!

  让那个混蛋就葬身在西流湾吧!

  既然来了,就别回去了!

  ……就在这一天的中午时分,夏亚的军队抵达了这里,看着对面黑压压的两万人的阵列,夏亚一马当先,眺望了会儿,笑道:“这个家伙倒是够配合,居然拉出来这么人,相比是他的家底都带出来了。”

  两军很快就在战场上都摆开了架势对峙了起来。

  博洛人看着夏亚这里渺小的队伍,很多人都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来。在他们看来,这种情况,结局已经不用去说了。

  甚至侧翼的骑兵也已经下令做好了包抄的准备。

  而希尔曼总督就在队伍的当中,他看着对面那支渺小的骑兵部队,直到此刻,他都有些无法相信,对方居然就真的带了这么点人打过来。

  而唯一一个察觉出有些不对头的,是那位阉伶出身的博洛将领。他很诧异的发现了一个细节:夏亚带来的那五百骑,居然轻一色的都是轻骑兵!

  这些骑兵没有穿戴严密而厚重的铠甲,大部分骑兵都只穿戴了最轻便的胸甲,只掩住了要害的部位——甚至有一些家伙直接穿的就是皮甲!

  这根本就是轻骑兵的装备。

  但是和他们轻便的防具相比,这些“轻骑兵”使用的武器,却无一例外,全部都是重甲骑兵冲阵的重兵器!

  双刃战斧,棱锤,狼牙棒,重型骑枪……这些绝不是轻骑兵应该使用的武器。

  而他也注意到了,对方的所有的骑兵,每一个都是身材雄壮的勘比奥丁人的健儿——强壮的甚至有些过分夸张了。

  但是,和骑兵们简单的防具不同,那些战马却都是披了严密的重铠。

  人不着甲,马匹却着甲……天下哪里有这种怪异的道理?

  夏亚那儿,骑兵们正在有条不紊的做着战前最后的准备,他们将备马驱赶到了身后的远处,而披了铠甲的战马则全部列队完毕,五百骑兵摆出了阵势,这些家伙没有喧哗,安静而冷漠的望着对面博洛人的庞大的方阵。

  正式开打之前,博洛人显示了他们的傲慢——以这样的力量对比,他们似乎的确有理由傲慢。

  希尔曼总督派出了几十个人,在阵前叫骂。大声斥责北方军的人背信弃义,狼心狗肺,如何诬赖,如何卑劣的行径,同时高声鼓舞着自家的士气,大声的呐喊……随着这些叫嚷呐喊声,博洛军上下战意昂然,情绪亢奋了起来,士兵们纷纷举起武器高声呐喊欢呼,盾牌敲的震天响……在对面,夏亚坐在马上,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望着对面叫嚣着,上窜下跳的博洛军。

  他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张了张嘴,然后抬手挥舞,仿佛驱赶苍蝇一般,对身边的骑兵皱眉道:“吵死了,去踩死他们。”

  然后…………然后,博洛军就真的被他们踩死了!

  ………………西流湾战役的过程十分短暂,十分的简单,简单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就在夏亚下令冲锋之后,五百骑兵就以一种义无反顾的姿态冲向了对面的两万人的大军。

  然后……就直接杀了进去!

  一场颠覆了所有人军事常识的场面随即展开:

  北方军的五百骑,轻易的就从博洛人的左翼肋部冲了进去!在他们五百骑冲锋的过程之中,博洛人的弓箭手部队立刻在后列完成了两轮齐射。

  然而让所有震惊的是,弓箭手的两轮齐射,给北方军造成的杀伤是——零!

  那些飞来的箭矢,落在北方军的骑兵身上,真的就如同毛毛雨一般,骑兵们甚至连举起盾牌抵挡的兴趣都没有,就在漫天箭雨的飞舞之下,直接冲了进去!所有射在他们身上的箭矢,都轻易的弹开……看上去,他们根本就不像是冒着箭雨在冲锋,而是在细雨之中!

  就在博洛人还没有来得及震惊的时候,骑兵就已经冲到了他们的左翼肋部。

  博洛人前列的重甲步兵已经竖起了盾牌,盾牌间隙之中排出的是如林的长矛!

  这是对付骑兵冲锋的最标准也是最有效的阵势了!

  按照正常的军事常识,假如敌人有数千骑兵的话,也要复出相当的代价才能突破这坚固的钢铁阵列。

  但是夏亚,只再一次颠覆了常识。

  五百骑兵,冲到了这座竖立着盾牌,举着长矛的,全身披着重甲的骑兵方阵面前,就这么直接的冲了进去!

  没有半分技巧,没有半分讨巧,就这么正面直接撞上去,然后……就突破了!

  仿佛横在他们面前的不是一个重甲步兵的方阵,而根本就是一张薄薄的擦屁股纸!!

  随即,博洛人的噩梦开始了。

  他们惊恐的发现,不仅仅是之前的弓箭手射出的箭矢无法对这些敌人造成伤害,甚至就连自己手里的长矛,刀剑,也同样无法伤害对方!砍在对方身上的刀剑,根本就如同是砍在了石头上!

  夏亚的五百骑兵,几乎是以一种蛮横不讲道理的方式强行的撞进了博洛人的队伍,然后直接将他们的队伍撕裂!

  战场之上甚至出现了可笑的场景:终于有北方军的骑兵在冲进了博洛人的队伍里,战马被地上的尸体绊倒,骑兵落在地上,被周围几个拼命的博洛士兵挤在中间,周围数柄刀剑长矛同时捅过来——可捅了半天,这个骑兵却一点损伤没有,反而抡圆了手里的棱锤,横扫一片博洛士兵,然后重新翻身上马……这仗就没法打了!!

  夏亚的骑兵在博洛人的巨大的军阵之中横行无忌,所向披靡,一个一个方阵飞快的被撕裂粉碎,北方军的骑兵目标非常明确:中军希尔曼总督的大旗!

  希尔曼惊恐的发现,自己坚固的军阵在对付骑兵的脚步面前比豆腐还脆弱,自己的军队一片人仰马翻,对方就已经几乎要冲到自己鼻子下面了——这位喜欢裸奔的总督,第一个反应就是……掉头逃跑!

  主帅一跑,帅旗随即倒下,而周围还在勉强抵抗的博洛军,终于就顷刻崩溃了。

  大军开始如潮水一般的往后退,开始是后退,很快就变成了一场溃堤一般的崩塌!

  北方的五百骑兵从左翼杀进去,很快就凿穿了博洛人的军队——而且还是以横向凿穿的!

  左翼杀进去,右翼杀出!

  杀出的时候,五百骑兵的伤亡,依然是一个让所有博洛人绝望的数字!

  零!!

  随即这些全身都是鲜血,身上还挂着碎肉断肢的怪物们,丝毫不停歇,掉转马头,就重新杀了回去。

  战场之上,出现了一个让所有人崩溃的场面!

  两万人的军队大阵,被五百骑兵杀的如雪崩一般四分五裂,然后潮水一般的往后溃败,五百骑兵在后面却如同赶鸭子一般,咬着两万人追杀……博洛军被驱赶到了河滩,终于无路可逃的,他们或许有些人奋起了绝望之中的勇气想回头拼杀,但是更加让他们绝望的是,两万人的军队一旦溃乱,就再也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了。

  放眼看去身前身后左右全部都是人,所有人都挤在一切,自己人被自己人践踏,自己人被自己人挤下河……庞大的博洛人,就被夏亚的五百骑兵杀的赶进了河里去!

  已经有博洛人纷纷的扔下武器往西流湾河水里跳了,而后面的那五百骑兵,依然还在近乎机械的挥舞着手里的武器收割生命!

  他们根本不是来打仗的,他们就是来完成一场再简单不过的屠杀!

  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掉,那就只有跳河逃生了!

  希尔曼总督算是幸运的,他在亲卫的保护之下是第一批逃离到河边的,也是第一批跳进河水里逃生的,在护卫的保护之下,他最先逃到了河的对岸。

  然后,这个裸奔总督,就嚎啕大哭的站在河对岸看着自己的部队被如赶鸭子一样赶下了河……河面之上,人头攒动,到处都是哭喊,到处都是哀嚎!

  而对岸,来不及跳河的博洛残军,已经开始丢掉武器跪下投降,放弃了抵抗。

  两万人对五百人,输的如此之快,输的如此之彻底!!!

  唯一让希尔曼总督略微松了口气的是没,夏亚的人似乎并没有立刻过河的念头,他们已经开始打扫战场,接收战俘了。

  “魔鬼……魔鬼!他们全部都是魔鬼……”

  最后终于晕倒的希尔曼总督,在身边护卫的保护之下,带着残兵朝着自己的老巢方向败了回去。

  西流湾战役,博洛人两万军队迎战,能活着过河的,不足五千。

  死伤过万,其中一半在战场上被杀,而另外一半人是跳河之后溺毙!

  夏亚受降了几千降兵之后,在西流湾停留了也不过只有一曰时间,第二曰就直接把那些降兵扔在了原地,甚至都懒得留下人看管这些战俘(他身边也的确没有多余的兵力分出人手看管战俘),夏亚就带着人轻松渡过西流湾,然后目标明确,朝着博洛人的首府城市奔驰而去。

  从西流湾赶到博洛军区首府,夏亚只用了三天半的时间。

  他没有留给希尔曼总督太多的时间。而事实上,对于希尔曼来说,这位喜欢裸奔的总督已经吓破了胆子,回到首府老巢,他第一件事情就是召见了那位给自己效力的魔法师,讲述了战场的遭遇。

  “他们是魔鬼!他们一定是用了某种魔法,对不对?只有魔法才能让人抵挡刀剑的伤害,让那些家伙刀枪不如,不知疲倦……”

  看着几乎要崩溃的总督,那位魔法师沉吟了会儿:“或许他们真的使用了某种魔法吧,不过总督阁下请放心吧,有我在这里,我会想法子破除掉他们使用的那种魔法……按照您的描述,我想这应该是一种类似石肤的加持法术,要破除,也不会太困难吧。”

  事后证明,这位魔法师的想法很好,只是想的太过简单了。

  夏亚兵临博洛军首府城市的时候,整个城市都轰动了。

  虽然大军战败的消息已经被所有人得知,但是真的看到夏亚的五百骑兵出现在了城门之下,全城的军民都笼罩在了一种近乎荒唐的恐惧感之中。

  随即,希尔曼总督哪怕再如何畏惧,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带人上城抵抗——野战?他是绝没有这个胆子了。

  当然了,他带上了那位魔法师一起登上了城墙。

  夏亚的骑兵就在城外,他并没有做出攻城的架势——事实上他也根本没打算打什么攻城战。

  骑兵毕竟是骑兵,哪怕是以黄金龙的龙血加强过肉身,以肌肉果实强化了战斗力的这些近乎变态的超级骑兵,也终究没有长出翅膀能飞到城墙上去。

  不过,夏亚却有另外一种法子。

  他看见了站在城墙上的希尔曼,也看见了希尔曼身边站着的那个一身灰色袍子的家伙——那是一个魔法师,夏亚辨认了出来。

  对于如何打开博洛军区首府城市的大门,夏亚选择了一种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

  他亲自出面了!

  城上城下,超过万双的眼睛——尤其是那个之前还带着几分矜持几分骄傲的魔法师的注视之下,夏亚仿佛是故意炫耀一般,做出了一个后来传遍了大陆,惊世骇俗的举动!!

  他一个人缓缓策马出了队列,来到了战场正中央,然后他缓缓的拍了拍胯下的那批体积过分雄壮的白色战马……在一片金色的绚烂的光芒之后,在那越来越大的光团之中,战马的轮廓很快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一个雄壮庞大,让人恐惧的身形,在金光之中一点一点的显现出来……巨大的身躯,金色的鳞片,以及那庞大的双翼……当天地之间的那片金光终于渐渐消失之后,所有人看清了金光之后显现出来的这个庞然大物之后……城上的所有守军,瞬间进入了一种失声的状态当中!

  良久良久,几乎没有一个人能说出一个字发出一个声音!!

  夏亚就站在黄金龙的脊背之上,手里提着他那柄巨大的火叉,随着他轻轻一哼,黄金龙振动双翼,缓缓的飞到了半空,居高临下,俯视着这座城市!

  陡然之间,一声嘹亮的龙啸声从天空传来,那啸声之中蕴涵着无尽的威严,让人战栗,战栗……在这啸声的龙威之下,城墙上的守军纷纷站立不住,无数人丢掉了手里的武器,有的跪下去祈祷,有的捂住了耳朵晕了过去……城中所有的军民都跑到了户外,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望着天空……而希尔曼总督早已经在看到了黄金龙的第一时间就眼睛一黑倒了下去。

  至于他身边的那个魔法师,脸上哪里还有半分矜持傲慢的模样?

  夏亚的声音从天空传来。

  “听说……你们有一个魔法师?”

  魔法师顿时面如土色……随即他立刻做出了决定!

  这位魔法师几乎是第一时间,飞身冲下了城头,身子一跃就飘了出去,落在了城下,直接就拜在了尘土之中,对着天空,以最最卑微最最恭顺的姿态大声说出了话。

  “伟大的强者……请接受我这样卑微的人的归顺吧……”

  他双手举起了自己的魔杖,然后将脑袋垂下,再也不敢抬头看一眼,生怕自己任何细微的动作,都会被对方引为敌意!

  ……开什么玩笑?!

  黄金龙???!!!!!这,这哪里是我这种中阶魔法师能抗衡的对手??

  黄金龙是何等的强大,魔法师哪里不知道?

  那么,能以一头黄金龙为坐骑的人呢?那更是强到了何种程度??

  ……就在夏亚呼唤达尔文变成龙身的这一刻,博洛军区之战,已经不再具有任何一丝悬念了。

  “归顺我,或者,死!”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时候又发生了一个细节,虽然这个细节并没有影响大局。

  那位阉伶出身的将军,在面对夏亚雷鸣这个神奇的家伙,气势磅礴的骑着一头黄金龙,飞在城墙上,嚣张的发出了“不投降就死”这种宣言的时候。

  这位阉伶将军以实际行动向世人说明了一件事情:为什么他这样的阉人居然能在军队之中混,而且还混到了军队指挥官的位置,一坐就坐了这么多年,而且还干的相当不错。

  因为,他是一个非常有种的人!!

  很难想象,整个博洛军区,最后关头,真正男人真正雄起了一把的,却是这么一个阉人。不得不说,这实在是一件很讽刺的事情。

  这位阉人将军,面对天空上那个庞然大物,那个巨大的怪物,他没有像身边其他同伴那样战栗,那样畏惧。面对“不投降就死”这样的宣言,他的反应也非常直接,非常有种。

  他的回答是拿起弓箭对着天空的夏亚射击!

  这一箭并没有给夏亚造成任何伤害,甚至也没有射中目标。

  然而就在这位很有种的将军准备射第二箭的时候,他身边的人害怕了。身边的博洛军的士兵和军官们冲上来将他扑倒。

  很显然,他们害怕天空上骑着龙的夏亚,但是却似乎并不害怕这位上司。

  关于这位有种的阉人将军的结局,其实让人很叹息。

  他被自己手下人扑倒之后,奋起反抗,试图拿起武器勒令部下反击,还打算砍死几个畏惧不战的人来振奋一下士气。

  然后……他就被那些急于投降的自己手下的人杀死了。

  他是整座城市第一个奋起反抗的,同样也是唯一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历史是公正的,后世的史学家在描写夏亚雷鸣平定北方的过程里,在描述他消灭博洛军区,那场西流湾战役描写的很简单,而打下博洛军区首府城市过程的描写更是简单到了几个字:“一战而克”。然而这位甚至连名字都不曾留下的阉人将军,却让史学家为他专门多写了几个字。

  “死前骂不觉口。”

  在总督吓的晕过去,强大的魔法师跳下城墙匍匐在地,城上千千万万的守军丢下武器下跪投降的时候,一个阉人,维护了博洛人最后的一丝勇敢和尊严。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