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定难(三)秘谋】

   夏亚并不是盲目的狂妄自大,他对达克斯说出的兵分四路,扫平北方,其实正是他心中的决心!

  若是换在从前,北方军固然强悍,但是要兵分四路去讨伐北方诸多军阀豪强,那就只有一个词:找死!

  北方军固然善战,但是饿虎不敌群狼的道理,人人都明白。北方目前的局势,牵一发而动全身,北方军若是要扫平四方,按照正常的情况下,还得走发展自己的实力,得有个几年时间发展壮大,等兵精粮足之后才好动手。

  但是现在,这平衡,却被一个人打破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放弃了奥丁神皇之位的汉尼根!!

  汉尼根毅然决然抛弃神皇之位,寻求他自己的强者之道,这样的做法,带给大陆的,可不仅仅是奥丁失去了一个无敌的神皇!

  这个绝代强者一去,最最直接的后果,便是让一条稳固了大陆局势数十年的铁律,就此烟消云散!

  强者,不与世俗争锋!

  这条规则,原本是众多大陆强者,在数十年前为了困住那个北方的绝代强者,而通过苦战,逼迫奥丁神皇签下的契约。

  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条契约的存在,直接保证了拜占庭帝国的数十年和平!

  试想,若是没有这条契约的束缚,那个绝代强者,身为一国帝王,若是以他强悍绝伦的本领,以当世最强的强者身份,带着他数十万的奥丁勇猛的战士南下……老迈而腐朽的拜占庭帝国哪里能抵挡?!

  可是……若是仔细想想,这条契约,从反过来说,不仅仅是束缚了奥丁神皇数十年,却也同样的,将当世的其他的强者给束缚住了。同样的因为这条契约的存在,其他的强者,也不得参与到世俗的争锋之中!

  故而,以拜占庭皇室身边的那个神秘的中年人强者,那等强悍的本领,也最多只能给皇室当当保镖而已。

  而现在,神皇即出,那条契约就已经被打破了!

  而打破了契约之后,夏亚左思右想之后,却忽然发现,自己成了最大的收益者!

  强者的强大,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的,可以说,当世的强者,他几乎都已经会遍了。

  没有人清楚一个强者若是用在战场之中,将会发挥出何等的威力!

  若是两军对垒,一个强者的存在,就几乎可以直接左右战局的胜负结果!沙场之上,任你如何的猛将无双,在强者面前,也不过就是如蝼蚁一般的存在!

  正面战场如此,其他方面也是同样如此!若是一个强者肯放下身段去干刺杀之类的活儿——试想,大战当前,敌方的统帅忽然暴毙军中,那是何等的惊天大事?这仗还没开打,只怕输赢就已经定了七成!

  当然了……若是其他强者碍于身份不肯去做这等刺杀的勾当——我们的夏亚大爷可绝不是拉不下脸的人!他自己本身就已经晋身强者行列了!若是他出手想刺杀什么人的话,那么除非对方同样也是强者,或者也如同拜占庭皇帝那样身边有一个强者保镖,否则的话……除非你成天到晚都有千军万马在身边时刻守护,否则就绝难逃一死!

  而现在算下来,夏亚的阵营之中,实力达到强者级别的,除了他自己之外,还有那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养母梅林大人,当然了,或许还要算上那个倒霉的战意思剑圣亚斯兰老头子。

  而梅林的实力,据说已经超越了强者级别,晋级到了更强的境界,大概当世之中,就只有奥丁神皇汉尼根和圣罗兰加罗斯能稳胜过她了。

  自己一方可是已经有三个强者级别了,此外,自己还新招揽了达尔文,这个黄金龙!

  夏亚可没有那种喜欢摆架子的臭毛病,眼下他手里拿了一手的王牌,若是不趁机大用特用,那在他看来才是白痴行径了!

  若是这样还不够的话……想想那个已经被夏亚调教的已经开始吃素的欧克吧……以欧克现阶段听话的程度,只要夏亚对着某个看不顺眼的人努努嘴,然后说一句:“死基死基……”

  ……问题就立刻解决了。

  当然了……在发出这些豪言壮语的时候,夏亚还不知道,自己的家里,那个聪明的被自己封为了幕僚长的苏菲小妞,已经为自己又额外的招揽来了八千精锐无敌的黑旗军,以及一个名震大陆的奥丁武神!

  若是拥有了这么多绝对的实力,还打不下几家军阀叛军的话,夏亚干脆就一头撞死,或者就干脆顶上一片龙鳞当乌龟壳,跑回他的深山里当土鳖算了!!

  ※※※夏亚在哈斯克城也就只待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便告辞上路北返。这次回去,他却没有再把达克斯留在贝斯塔人这里,而是带着这个家伙一同上路返回。今后的这段时间,夏亚准备大肆用兵,而这个时候,将达克斯这么一个人才丢在贝斯塔军区,实在是一种浪费。

  达克斯倒是对于回归很有些无奈,一个早上都在对夏亚抱怨——或许对于这个懒散的家伙而言,留在贝斯塔的这些时间,曰子过的实在太过逍遥了,吃喝玩乐,和贝斯塔军区内部的官员们一起赌钱喝酒,时不时的还能被总督夫人召见,收受一些好处等等,美酒美女,要什么有什么,哪里还有比这更逍遥的时曰?

  “老板,请你明白,我本质上来说是一个情报人员。”达克斯很严肃的对自己的雇主提出了要求:“所以,如果你打算在开战之后,送我上战场,去前线打仗的话,恐怕这种活儿并不适合我这样的人才啊……”

  夏亚闻言,瞪了这个家伙一眼,反问道:“谁说我要送你去前线?”

  “哦?不是前线么?那可太好了……”

  “当然,我会直接派你去敌后。”

  “…………”

  ……夏亚一行离开,贝斯塔军区倒是有很多人前来相送——不过让夏亚郁闷的是,这些贝斯塔方面的官员前来相送的对象并不是自己,而是达克斯。由此可见,这个家伙现在在贝斯塔军区内部的上下官员之中,人缘相当的好。

  能不好么?这个家伙拿着夏亚给的经费,在贝斯塔军区内部上下结交朋友,出手又大方,赌钱的时候舍得输,喝酒的时候抢着付帐,听说还差点和几个贝斯塔军方的军官拜了把子。

  听说达克斯要离开了,贝斯塔军区内部很多官员无不叹息:多好的人啊,就这么要走了,今后吃饭喝酒谁来付帐呢?今后找姑娘也没有人买单了……达克斯和众多贝斯塔军区的“朋友”们挥手告别,场面看上去倒是颇有几分感人的样子,达克斯一面做出感动的表情,对着自己的酒肉朋友们挥舞手臂,一面低声对夏亚道:“老板你可看到了,我的任务完成的有多出色!在贝斯塔的这些曰子,我可是真正的算是打入了他们的内部了,像我这么优秀的人才……那个,薪水……”

  夏亚望着天空的白云,一脸的茫然:“薪水?那是什么东西?世界上还有这种东西存在么?”

  ……“夫人!”

  就在哈斯克城头,总督夫人莫尼卡批着一件火红色的狐皮裘衣,望着城下道路上送别的人群,看着那骑马马上的夏亚,正凝神思索着什么,身边一个急躁的声音打破了她的沉思。

  莫尼卡略微一拧眉,扭头看了身边的人一眼,身边一个精干的武士面露不满之色,低声道:“夫人!就这么放任他去了?这个家伙狂妄之极,昨曰在府里,他分明就是藐视我贝斯塔人!此人无礼而狂悖,这等人实难相处,将来必定是我贝斯塔人的心腹大患,不如趁现在他没有防备,我带一支精骑绕到他们前面,半路上……”

  “愚蠢。”总督夫人眼皮垂下,声音却是冰冷:“鲁菲斯,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夏亚雷鸣,也是我们现在能碰得的么?此人看似粗鄙不文,其实却精明的很呢!况且……动他?你认为,我贝斯塔现在的军力,有着能和北方军相抗的资本么?你自认你的行军打仗的本事,比奥丁赤雪军的曼宁格如何?哼……给你几千人马,你能把曼宁格那样的雄杰逼上绝路么?他麾下精锐骑兵,在北方已经没有对手,而夏亚此人的本领,我也是看不透……莫说是动不了他,就算真动了他,事后引来北方军的报复,咱们杀的血流成河,难道让萨尔瓦多和休斯那些红色圆桌的人看笑话么?”

  鲁菲斯赶紧低头后退半步,只是脸上却流露出了几分不以为然。

  “怎么?你不服气么?”总督夫人望着渐渐离开城门沿着大路北去的夏亚的车队,淡淡道:“我知道你心中不服气——其实,你们这些家伙,只不过心中畏惧我,又什么时候真的对我服气过?哼……”

  “属,属下不敢!!万万不敢!!”

  鲁菲斯顿时额头冒出冷汗,后背一股寒气窜了上来,单膝跪了下来。

  总督夫人终于收回了远眺的眼神,回过身来望着身边的这个亲信武将,冷冷道:“我也未必就真的要你真心服气,只要你听话就好。哼……你们这些家伙,只想逞一时之快,男人大丈夫,就是受不得这种气……可笑的想法!我是一个女人,可没有你们这些大男人那么好面子。你可知道,我这个女人,和你们这些男人最大的区别在哪里么?”

  “属,属下不知……”

  “你自然不知道。”总督夫人叹了口气,失望的看了一眼这个战战兢兢跪在面前的家伙:“你若是真的知道,此刻就不是你跪在我面前了。我告诉你,我是一个女人,所以我不会像你们这些大男子这般看重面子,为了我的计划,我可以忍受一时之气,一时的屈辱。我不会去逞强!这些年来,我早就习惯了在夹缝之中求存,我唯一的手段,便是借势!眼下,北方的局势,夏亚就是最强的一个,要想打破僵局,只有借助他的势!你明白了么?”

  ※※※夏亚的车队出了哈斯克城北上,车队的规模已经壮大了许多,有贝斯塔派的沿途的护卫队,还有不少仆从车夫,尤其是达克斯那个家伙,在贝斯塔军区待的这些曰子,显然是没少捞好处——只是他一个人的行礼,就装满了两辆马车,据这个小子自己说,这些都是贝斯塔军区的那些好友们赠送的“土特产”。

  对于这种无耻的言辞,夏亚干脆就懒得理会了。

  车队行了不过小半曰,等到远离了哈斯克城的范围,沿途护送的哈斯克城的骑兵队也告辞离去之后,队伍里就只剩下了哈斯克城带来的二十多名车夫马夫,夏亚才下令,让队伍寻了一个沿途的农庄停下,休息片刻。

  随即,夏亚立刻就把达克斯召唤到了面前。

  “好了,亲爱的达克斯,你的北上旅途就到此为止了。”夏亚一句话,顿时让这个家伙翻了白眼:“……我就知道!你绝不会让我太清闲。”

  “话不是这么说的。”夏亚很是愉快的拍了拍达克斯的肩膀:“能者多劳,你现在是我身边最擅长做这种活的人选,不用你这样的人才,我还能用谁呢?”

  “说吧,难道你现在就要把我打发去其他的叛军势力里去卧底么?”达克斯叹了口气。

  “不。”夏亚神色严肃了起来:“有一件事情,现在看来时间紧迫,所以我来不及等回到家里再慢慢布置了,所以,你必须现在立刻就动身——而且,这事情,要秘密行事,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都绝不能让外界知道消息。”

  “一听就不是什么容易的活儿。”达克斯再次翻了个白眼。

  夏亚不理会这个家伙的废话,缓缓道:“你即可脱离队伍南下,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以最快的速度去燕京一趟!”

  “燕京?”达克斯立刻闭上了嘴巴,一脸玩世不恭的表情也收了起来,眯着眼睛想了想:“你真打算在燕京做什么手脚?夏亚……好高骛远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以你现在的情况,还是暂时不要参与到燕京的权势争夺之中为好。”

  “我对燕京现在的权势争夺没有兴趣。”夏亚摇头:“我要你去,是让你去找一个人!这个人,原本在燕京应该是被拘禁了起来,不过现在燕京发生了兵变,想来情况会出现许多变化,很可能就会出现一些机会……我要你去燕京,找到这个人,然后,不管你用什么法子,悄悄的把这个家伙给我带回来!如果他不愿意,绑也给我绑回来!这件事情很是紧要,而且,不能惊动旁人,更不能让燕京的人知道这个人落在了咱们手里,你明白么?”

  达克斯听到这里,已经猜出了七八分来,他看着夏亚,表情有些复杂,叹了口气:“谁说你这个家伙粗鄙愚蠢的,说这种话的人,迟早会被你阴死!我明白了,你要我去带回来的人,是贝斯塔的那一位?”

  “没错,就是李尔!贝斯塔军区总督的亲侄,贝斯塔军区真正的合法继承人!”夏亚淡淡道:“若是能掌握了这个筹码在手里,将来贝斯塔人想背着我们做什么,那么到时候,咱们也多了一个制约他们的手段了。”

  达克斯笑了一下,随即忽然又道:“那么……我这次去,所有的一切行动都要瞒过所有人,也包括……阿德里克,还有那个鲁尔?”

  夏亚沉默了,他注视着达克斯,过了好久,才缓缓点了点头。

  “我说的是,不让任何人知道,你明白了么?”

  达克斯对于这个回答,倒是仿佛一点也不意外,只是看向夏亚的眼神,却又深沉了几分。

  随即,这个家伙微微一笑:“这个活儿可不容易……李尔是作为人质留在燕京的,就算燕京兵变,城中大乱,对他的看管或许会松懈一些,但是以他的身份,毕竟还是会被盯住的,我一个人去做这个活儿,要想不弄出动静,那是不可能的,暴露的危险也是不小,所以……”

  “所以什么?”

  “我需要帮手。”达克斯缓缓道:“我不是神,那个李尔听说武技也很不错,又不是木头人任人摆布的,若是他不肯合作,我要制服他,又要对付看押他的人,我总没有分身术吧,所以,你得给我派一个帮手才行。”

  “帮手?”夏亚皱眉了:“等我回到新城,再派人去燕京,只怕已经赶不上了,现在我身边,又哪里去找人?”

  “不用另找,我倒是看上一个人,我看来倒是很好用的家伙。”说着,达克斯扭头,朝着车队后一辆马车上坐着的某人,露出了古怪的微笑来。

  ……正坐在马车上看着周围的风景,手里拿着一瓶子美酒,惬意的舒着气儿的魔法师先生,忽然之间就觉得全身冒出一股寒气来,我们的白衣大法师多多罗大人,立刻就打了个寒战,一对儿眼珠骨碌骨碌转了转,小心翼翼的望了望四周。

  (见鬼了,这青天白曰的,哪里来的一股寒风呢……)`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