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夏亚之路(二)多多罗的危机】

   “黑水部。”苏菲沉吟了一下,看了一眼这个希尔多:“这么说,你也是当初黑斯廷阁下建立黑旗军之初的元老了?”

  “不错,黑斯廷人建军之时,我本人就已经在大人麾下效命了。”希尔多挺起胸膛,颇为骄傲的说道:“我在大人麾下效力已经有十年!”

  苏菲点了点头:“那么,你所说的,贵军之中,有十三个部族已经向黑斯廷大人效忠,那么……贵军这次南下入侵我国,并盘踞诺兹郡……”

  “这是战争。”希尔多冷冷道:“南征是神皇陛下的命令,身为奥丁男儿,是不能拒绝神皇陛下的召唤的。”

  “也就是说,你们虽然向黑斯廷效忠,但同时也并不能拒绝奥丁神皇的命令?”苏菲笑了,淡淡道:“那么,假如,你们效忠的黑斯廷大人,和奥丁神皇陛下有了什么冲突的话……”

  希尔多的脸色立刻就变得十分难看起来。

  格林适时的咳嗽了一声,插话道:“幕僚长,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黑旗军一直和我们有一些暗中的约定。不过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奥丁帝国的内部,现在……嗯,发生了一些政局的动荡。”

  “哦?”苏菲眼睛一亮。

  “就在前些曰子,黑斯廷将军在军中被人所伤,身边的三百亲卫死伤几乎殆尽。而随即,奥丁帝国内传来了消息,奥丁帝国已经正式宣布了包括黑水部在内的八个部族为叛逆……这八个部族,正好是暗中效忠黑斯廷的十三个部族之列。所以……”格林说到这里,故意就闭上了嘴巴。

  “我明白了。”苏菲点了点头:“可是,据我所知,黑斯廷将军一向号称奥丁武神,本人的实力更是深不可测,居然会在自己的军中,数百亲卫的护卫之下被人重伤,那么伤了黑斯廷将军的人是……”

  希尔多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一丝惊惶来,用力咬住了自己的牙关。不过,过了会儿,他依然缓缓道:“帝国之内,能有这样的实力,能正面击败黑斯廷大人的,恐怕只有陛下的皇子加林殿下……或者是……”

  “或者是”后面的话,虽然希尔多并没有说出来,但是屋子的人都能明白他的意思!

  奥丁神皇!那个可怕的存在,亲自出手了?!

  “我们黑水部和其他部族,之所以效忠黑斯廷将军,并不是真的打算叛国。我们只是团结起来,反抗五大部族的奴役,并没有敢背叛帝国或者是背叛神皇陛下之心,只是现在……”

  “只是现在,你们却已经没有选择了。”苏菲轻轻一句话,顿时让希尔多脸色巨变。

  奥丁神皇居然亲自出手,这样的做法倒是不难理解:剪除对于自己帝国已经形成了威胁的黑斯廷集团,最直接最有效的法子就是对黑斯廷本人下手。黑斯廷号称奥丁武神,最大的资本就是他的赫赫威名和不败的光环。可一旦黑斯廷在自己的军中,数百护卫的拱卫之下都被人所伤,那么……只怕他的威信就会大受打击。而同时,奥丁国内传来了将八个部族宣布为叛逆的命令,则就是一道瓦解黑旗军的催命符了!

  效忠黑斯廷的部族有十三个,但是偏偏国内只将其中八个部族宣布为叛逆,这样的做法,毫无疑问是非常阴险恶毒的。

  只是这么一个举动,就可以轻松的将黑旗军内部分裂掉!效忠黑斯廷的十三个部落,那些被宣布为叛逆的,还有那些没有被宣布为叛逆的,必定就会从此相疑!再也无法共存了!

  要么彻底反叛,要么……就是内讧!

  “国内的命令,已经被黑斯廷大人封锁,现在黑旗军和国内的联系已经被大人派遣心腹彻底断绝了,所有来自国内的信使,都被大人暗中派人擒杀,但是消息,恐怕也没法一直封锁下去。一旦国内的消息传到军中,军心恐怕就会不稳。”希尔多显然是一个不擅长钩心斗角的粗豪汉子,居然当着人的面就直截了当的说出了己放的窘境来。

  “那么你们呢?”苏菲笑道:“希尔多阁下,您……”

  “我们黑水部和其他的一些朋友,已经没有选择了,纵然是奥丁国内已经将我们宣布为叛逆,我们也只能继续为黑斯廷大人效忠了,因为回国只有死路一条。”希尔多淡淡道:“你们不是奥丁人,你们拜占庭人是不会明白我们奥丁国内部族之间战争的残酷,还有被宣布为叛逆的部族将会得到何等的下场。我们的部族会被驱逐出自己的领地,壮丁沦为苦役,妇孺和老幼会变成奴隶。甚至奥丁国内有一条残酷的做法,为了防止叛逆的部族复起,胜利者将会对战败的部族进行血腥的清洗,凡是身高超过车轮的孩子都会被全部杀死!”

  “那么现在你们的国内……”苏菲皱眉。

  希尔多的神色顿时一黯,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哀伤来:“国内的消息已经传来了不少曰子了,恐怕……现在我们的几个部族已经开始遭遇了残酷的清洗了,我们的家园恐怕已经被焚毁,留在家中的老人孩子和女人,已经……”

  苏菲轻轻叹了口气。

  这就是奥丁人了。

  奥丁人行事从来都是如此:血腥,残暴,直接!

  他们很少弄什么钩心斗角的事情,很少弄什么阴谋诡计,而是喜欢用这种最直接最干脆的手段,用鲜血来彻底清洗掉自己的敌人!

  甚至在苏菲看来,这些奥丁人派人来找北方军联系的做法,也实在是过于天真和愚蠢了。

  聪明的做法,绝不是开始就坦诚布公的告诉对方自己落入了如何的绝境,至少应该先要做一些虚伪的掩饰……这么上来就让对方清楚的知道了自己处于绝境之中,岂非是连一点谈判的资本都没有了?

  “那么,现在,贵部的打算是……”苏菲心中已经有了底,看了一眼格林。

  格林咳嗽了一声,缓缓道:“黑旗军已经开拔了,黑斯廷阁下率领了八千精锐,已经从诺兹郡首府出兵,朝着莫尔郡靠拢,目前驻扎在两郡边境的河边。希尔多阁下来这里,就是奉命来和我们取得联系,然后……”

  “明白了。”苏菲站了起来,笑道:“希尔多武士阁下,您一路远来想必已经非常疲惫了,就先请您下去休息吧。相信您也能明白,此事事关重大,我们北方军也需要做一些慎重的斟酌才能答复贵军的要求,所以……”

  希尔多站了起来,皱眉看了看面前这个娇滴滴的女孩,又看了看格林:“我来之前,黑斯廷大人的有令,让我一定要面见夏亚雷鸣将军,所以……”

  “很抱歉,夏亚雷鸣将军去科西嘉郡巡视未归,所以这次恐怕你是见不到将军大人了。不过请相信,关于这件事情,我们北方军一定会尽快给您一个答复的。”

  说着,格林已经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希尔多失望的点了点头,他从旁边的椅子上拿起了一件宽大的黑色斗篷穿上,厚厚的帽子将他的样貌彻底遮挡住了,随后格林召来了他的那个亲卫队长,带着希尔多下去休息了。

  “事情就是这样。”格林看着苏菲:“幕僚长大人有什么建议么?”

  “第一,刚才这个希尔多说了,黑斯廷带了八千精锐驻扎在了莫尔郡和诺兹郡的边境……而根据我掌握的消息,黑旗军全军的兵力应该是超过了三万,就算除去那些辅兵——据我所知,奥丁人的军队之中这种辅兵是很少的。而黑斯廷现在却只带了八千人,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黑斯廷已经无法掌控住黑旗军全军了,他能有把握掌控的,只有那留在手里的八千人,这八千人才是他的心腹嫡系?”

  苏菲的话让格林点了点头:“关于这一点,我的猜测和幕僚长大人是一致的。”

  格林随后苦笑了一声:“我了解奥丁人,那些奥丁人的部族之间的战争的确是非常残酷,我也相信那些小部族是有可能暗中效忠黑斯廷的,但是这种效忠,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小部族为了谋求生存,选择了黑斯廷这么一个在奥丁颇具威望的人物作为自己的保护伞和利益代表者。但是我可以肯定一点,不到绝境的情况,那些奥丁人绝对没有胆子背叛他们的神皇!在奥丁帝国之内,奥丁神皇的威信,是我们这种拜占庭人无法理解的。奥丁人,几乎每一个奥丁人,几乎都是把他们的神皇当作神一样的崇拜。”

  苏菲点头:“所以,一旦国内宣布了八个部族为叛逆之后,黑斯廷本人恐怕也很清楚,既便是自己在黑旗军之中威望卓著,但是如果国内宣布自己为叛逆,那么黑旗军之中的相当一部分人,都会毫不犹豫的立刻倒向神皇?他已经明白他无法再继续掌控全军了,所以……干脆放弃掉了大半自己没有把握控制的军队,只选择了最稳妥的做法,将自己心腹嫡系的精锐带走。”

  说到这里,苏菲忽然神色凝重了起来:“我还有一个疑问,实在是无法明白……奥丁神皇,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叹了口气:“我的意思是,奥丁神皇,为什么选择在现在这个时间,剪除黑斯廷的羽翼。这个时间点,太奇怪了。奥丁帝国南下入侵我国,虽然赤雪军战败,但是其他两线却都是取得了巨大的成果,而我国现在内乱不休,正是奥丁人扩大战果的好时机。就算是黑斯廷暗中聚集了一些实力让奥丁国内有了威胁的感觉,但是偏偏这种清洗的举动,早不做,晚不做,却选择了现在……”

  说到这里,苏菲的语气变得越发古怪起来:“在我看来,一个国家的当权者,尤其是一个英明的当权者,在选择剪除一个对自己有威胁的实力团体的时候,往往都会非常慎重,或者是做的聪明一些。真的要下手,无非是在两种情况下:第一种情况,这个团体已经露出了危险的苗头,真的能威胁到当权者统治的时候。否则的话,当权者不会选择做这种大规模的清洗。可显然,黑斯廷和黑旗军并不符合这一点。诚然,黑斯廷本人号称奥丁第一名将,素有奥丁武神之称,黑旗军也是精锐。但是……奥丁神皇在奥丁人心中的地位是无法动摇的,奥丁神皇对于奥丁人来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这种神一般的地位绝对不是黑斯廷一个所谓的‘奥丁武神’能动摇的。而且从黑旗军的规模看来……黑旗军全军也不过就三万人。这么一点兵力,对于庞大的奥丁帝国来说,实在很难说是什么巨大的威胁。要知道,以奥丁神皇在奥丁的至高无上的威望,别说是三万黑旗军,就算是十万人,也很难真的威胁到神皇的统治,所以……”

  苏菲随即眼神就变得越发的明亮,缓缓道:“那么,第二种可能……当权者发生了权位更迭!!上一代的当权者将权位让给下一代继承的时候,为了确保统治的安定,都会对一些不安定的因素进行铁腕的清洗!所以……”

  格林顿时就是神色一变:“幕僚长大人的意思是,奥丁帝国的国内……”

  “谁知道呢,也许……现在奥丁帝国内的那位神皇,已经不再是我们所熟知的那一位了呢。”

  苏菲的眼中散发着奇异的光芒。

  ……如果夏亚此刻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再次被这个年轻的女孩所震惊。

  奥丁神皇汉尼根的退位,目前对于整个世界来说还只是一个隐秘。夏亚和汉尼根的那次会面,真相一直并没有告诉其他人,这也是两人之间的一种无言的默契。当世之上,并没有多少人知道那位在北方可怕的强者已经挣脱了三十年的禁锢,重新踏足大陆,更没有多少人知道那位强者已经丢掉了那个看似至高无上的皇位头衔。

  ……“好吧,奥丁帝国内的变动,暂时不需要我们去考虑。摆在面前的问题是——黑旗军。”格林皱眉,看着苏菲:“夏亚不在,军务和政务就是你我二人主事,黑旗军的事情么,倒是一个天大的难题。咱们现在虽然看似有了些家底,坐拥三个郡的土地,数万军队,还有数千精锐骑兵。但是周围群敌环绕,所谓的外援,也远在燕京,而且现在从这份燕京的出兵军令看来,燕京的那些老爷们,也多半只是想把咱们北方军当成炮灰来使用。所以……”

  “收下他们。”

  苏菲斩钉截铁的吐露出了这么一句话来,让格林脸色有些动容。

  他不奇怪苏菲会得住这么一个结论,但是……说的如此干脆,如此斩钉截铁毫不犹豫,倒是出乎了格林的预料。

  望着格林奇怪的眼神,苏菲冷冷一笑:“还能有其他的更好的办法么?其实格林将军,你我心中都很清楚,大家心中都是倾向于接纳下这支黑旗军的。与其我们坐在这里讨论上半天,想的脑袋都疼了,最后还不是会做出一样的决定么?收下这一支黑旗军,是我们目前能做的最好的选择了。”

  “可是……”

  “我明白你的顾虑,事实上,在我心中,又何尝没有这些顾虑。那可毕竟是黑旗军呢。哼……”苏菲笑的有些嘲弄的味道:“黑旗军的威名显赫,当世无敌的铁军,可笑是的,这支铁军的威名,倒是大半都是用我们拜占庭军队的鲜血来书写完成的。用不知道多少拜占庭的将士的生命,多少名将败在了黑斯廷的手下,最后才完成了黑旗军的不败神话。现在……这支曾经让我们头疼,让我们做噩梦的最大的对头,却要投靠过来了,怎么不让人感慨命运的可笑。”

  格林和容克两人忍不住对看了一眼,都是心中生出了一种感慨万分的味道。

  两人都是军人,格林更是标准的帝[***]人。容克虽然一直只是皇家的秘密部队,但是毕竟也执行过不少秘密的军机军情的任务,如何不知道黑旗军和那个奥丁武神对于拜占庭帝国的巨大威胁。

  历练来,黑旗军不知道击溃了多少拜占庭军队,多少个曾经有着光荣历史的旗团,兵团,都在黑旗军的铁蹄之下覆灭,多少曾经雄纠纠的帝国雄杰名将,都倒在了黑斯廷的三棱战枪之下。

  哪怕是帝国现在屈指可数的名将,譬如阿德里克,当初统帅着帝国第一精锐罗德里亚骑兵的时候,也没有能从黑旗军的手下讨到便宜。而鲁尔,仅仅只是从黑旗军的手下安全逃了出来,就已经被赞誉为名将了。

  对于帝国所有的军人而言,黑旗军这个名字,实在是一种挥之不去的耻辱。

  “八千黑旗军,想必黑斯廷能带出来,必定是精锐之中的精锐。八千骁勇善战,野蛮凶狠的奥丁精锐战士,而且他们已经是亡命天涯,处于绝境的情况,完全彻底的只效忠于黑斯廷一个人……这样的一股力量,我们能控制的住么?”格林叹了口气。

  这个时候,容克也插了一句话:“还有黑斯廷。此人桀骜不逊,在奥丁帝国之内就素有跋扈之名,堪称一代枭雄。试想,连奥丁神皇那样的人物,都无法彻底降服他,无法得到他的彻底效忠,这样的人投靠了我们,恐怕……”

  苏菲却笑道:“两位都是老成之言,不过我倒是别有一些看法。”

  这个弱女子站了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片刻,缓缓道:“我们不是忧虑于燕京的那份军令么?现在这八千黑旗军的到来,就是咱们最好的解决办法!这八千人是虎狼,可是咱们只要控制了他们的补给,自然就有法子驱使他们。实在不行,退一万步来说,直接把他们赶到哪一个军阀总督的地盘上去,让他们自生自灭,和那些军阀们打生打死去,对咱们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况且,诸位忘记了一条,现在正是黑旗军最虚弱的时候,想一想吧,八千号称无敌的最精锐的奥丁战士,这是一柄锋利的刀,若是为我们所用的话。哼,咱们干的就是危险的勾当,难道就因为害怕刀子太锋利,害怕割伤自己的手,就要将这么一柄锋利的刀子弃之不用么?”

  毕竟格林是统帅,眼界也高一些,他率先叹了口气:“幕僚长大人说的不错……我们其实已经动心了,与其在这里瞻前顾后,左思右想半天,最后还不是一样会做出接纳他们的决定。这的确是我们最好的选择了。这八千黑旗军若是利用好了,的确可以将北方僵持的局势打开一番新的局面来。我支持幕僚长大人的意见。”

  容克叹了口气,对两人躬身行了一礼:“两位是主掌军政之人,既然两位都是一个意思,那么我自然是支持的。不过……怎么接纳他们,如何运作这件事情,还需要谨慎。”

  苏菲却立刻道:“如何运作这件事情,自然是格林大人来艹办了。毕竟这是军务,我不通晓军务,这事情就要格林大人多劳了。只是暂时消息还是要封锁的。嗯……我却另有一个想法。”

  “请说。”格林对这个女人是越发的尊重了。

  “这么大的事情,黑斯廷派了人来联络,咱们是不是也应该派人去一趟,以表示咱们的诚意。对方派了人来,却连咱们的统帅都没见到,只怕对方会有什么误会。所以呢……派去黑旗军那里的人选,却是轻不得也重不得。格林大人虽然是军中首脑,但是你现在坐镇新城,是全军所系,轻易不能动的。所以,不如我走一趟吧。”

  “你?”

  “苏菲?!”

  两个男人同时变色。

  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亲自赶赴去黑旗军的大营之中?莫说是现在双方有了一些联系,可毕竟是敌我难分,这么一个娇弱的女子去了八千虎狼的巢穴之中,未免也……“两位不用多说了,这事情,我思来想去,我去是最合适不过的了。其一么,我的身份不算是官方正式的职务,说起来,我只是夏亚雷鸣将军的属官幕僚。我去,不会引起太大的动静,毕竟一个非正式的属官,也方便保密。其二呢,格林将军既然不能擅动,那么我去,在身份上,也能显示咱们的诚意和对他们的尊重,我怎么说也是夏亚将军的幕僚长,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我可以算是夏亚将军的代表。至于其三……”

  苏菲,这个女孩子笑得很是神秘:“我本人,也对这位威名显赫的奥丁武神很是有兴趣呢,去见一见这位传奇人物,看看他究竟是如何的人,也好心中有一个底。”

  她的话已经说到这般份上,格林和容克两人都觉得无法辩驳,只能默然同意了。

  倒是容克,却忽然长长的叹了口气,低声嘟囔了几句什么。

  苏菲和格林望向容克,容克却苦笑一声:“我不是反对……只是,我忽然有一种很嫉妒夏亚雷鸣那个小子的念头。这个家伙忽然就消失,人影不见,把一堆摊子丢给咱们,咱们却不得不费心尽力的帮他把所有的这些烂事都处理好,还唯恐不周全,倒是那个家伙,双手一甩,什么都不管不问,坐享其成——从古到今,哪里见过这么轻松的老大。”

  ……就在容克咒骂夏亚的时候,其实我们的夏亚大爷,此刻一点儿都不轻松。

  那一片水晶洞穴之中,夏亚面对着面前的这个地精,对方那一对眼睛已经紧紧盯住了自己,心中依然忍不住有些心中发虚。

  可以说,从来没有任何的一刻,他会如此紧张过。

  以对方的实力,只怕抬抬手就能把自己灰飞烟灭掉吧……就在夏亚硬着头皮,准备等待自己的命运的时候,面前这个矮小的地精,忽然就对自己伸出了双臂,口中发出了欢呼雀跃的声音。

  “欧克欧克!!”

  砰的一声,夏亚还没等说话,就被对方热烈的拥抱住了。

  ※※※这不是什么礼节姓的拥抱,而是一个标准的“熊抱”。

  怀中的这个“地精”几乎是同时张开了双手双脚,仿佛一个八爪鱼一样的整个儿吊在了夏亚的身上,一个彻彻底底的,毫不保留的“拥抱”!

  欧克欧克?

  夏亚听见了这句熟悉的地精话语,当场就呆住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亚回过神来的时候,怀里的这个“东西”依然还吊在自己的身上,抬头看去,一双绿色的眼睛,就这么热情的望着自己,依然还在叫嚷着。

  “欧克欧克?欧克欧克!!欧克欧克??”

  夏亚对地精语言了解的不多,尤其是很清楚,古代的地精语和现代生活在野火原上的那些地精使用的语言实在是有很大的差别的。不过归根结底,现在的地精使用的语言,也是脱胎于古地精语,只不过因为文明的摧毁,语言文化残留下来的也就极其有限的,这就直接造成了现在地精语的匮乏和简陋粗鄙。

  不过,欧克欧克这句话,夏亚大体还是能听懂的。

  现在,在这个时候,面前的这个“东西”是在对自己示好的意思。

  夏亚艰难的吞了口吐沫,勉强挤出一丝笑脸来:“欧克欧克!”

  “欧克欧克!!!!!”

  夏亚的回应,显然是让面前的这位“神”十分满意,对方更加热烈的回应了夏亚的问候。

  这个拥抱持续了只怕有十多分钟之久后,对方终于松开了夏亚。

  随即,那个绿色的脑袋转过了头去,看见了地上躺着的多多罗。

  很快,那热情的眼神没有了,那双绿色的眼睛里流露出了厌恶,痛恨的目光来。

  “死基!死基!!!”

  地精的语言之中,死基的意思是,不好的,坏的,讨厌的,破损的,杀掉的,死的……等等等等。

  愤怒的声音,让夏亚立刻打了一个寒战。

  就在这个家伙叫嚷的时候,一股强悍的力量的波动,直接感应在了夏亚的身上,仅仅只是情绪上的波动,就让夏亚仿佛置身在惊涛骇浪之中一般!仿佛面前这个上窜下跳的绿色的东西,随便抬抬手就可以翻江倒海!

  而很显然,对方的怒气的目标很明确:躺在地上的多多罗!

  (谢天谢地,至少多多罗残留的魔力,成功的将自己变形成了地精。)夏亚心中庆幸,否则的话,现在要面对这个家伙怒气的,就是自己本人了。

  不过夏亚立刻就拦在了多多罗的面前,拼命晃动双手,然后指着地上的多多罗:“索索!索索!!”

  地精语之中,索索的意思是夏亚最熟悉的:战利品,俘虏,财产……幸好,这个地精之神仿佛明白了夏亚的意思,那双绿色的眼珠转了转,指了指地上的多多罗,又指了指夏亚:“索索?”

  “索索!”

  夏亚赶紧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地精之神终于笑了,它对夏亚报以表示和善的笑容:“索索!欧克欧克!”

  夏亚稍微心中稍微放松了一下,至少保住了多多罗。

  但是片刻之后,夏亚就知道自己面临的麻烦大了!

  这个绿色的东西仿佛忽然就显得很激动起来,它蹦蹦跳跳的几下之后,随便抬了抬手,一团红光之后,旁边的地坑里就冒出了一团火来。

  这个绿色的东西,飞快的跑到了一旁,将几块水晶扔进了火堆里……夏亚站在一旁,疑惑的看了半天,才终于勉强辨认出来。

  这个家伙……它……好像是在,堆砌一个火炉?!

  没错,的确就是一个火炉!!

  然后,这个家伙重新跳到了夏亚旁,指着地上的多多罗,做了一个用力吞了吞口水的动作,甚至还伸出了舌头舔了舔嘴唇。

  这个动作,夏亚是再熟悉不过的了!!

  随即,眼看着地精之神已经弯腰去抱多多罗的大腿了,夏亚立刻就毛骨悚然了起来!

  因为他忽然明白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了!

  在地精的语言里。

  “索索”的意思,除了战利品,俘虏,财产等等之外,还有一个意思就是……食物!!

  一想到这个念头,夏亚差点没晕过去!

  这个地精之神,居然想把可怜的魔法师先生……当做食物……吃掉?!!!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