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夏亚之路(一)】

   “出兵?”

  容克面色凝重,毫不掩饰自己的担忧,缓缓道:“现在恐怕是我最担心的问题发生了。”

  “轻松一点,容克。”

  苏菲手里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茶,站在窗台旁,望着窗外。

  虽然还只是秋季,但是在位于帝国北方的西尔坦郡,已经迎来了一丝寒意,而生长于南方的苏菲来说,似乎不太适应这种北方的气候,她身上已经穿了狐裘,脖子上围了一条雪白的皮领,柔软的白色狐毛映衬的她的脸庞格外的俏丽可人,可这样轻松的神态,却恰好和容克担忧的表情形成了鲜明对比。

  “难道你就一点不担心么?”容克声音凝重:“相对于格林出走……我认为现在才是到了真正考验的时刻。燕京送来的这份命令,很显然是出自米纳斯公爵的手笔……哼,南方大乱,米纳斯公爵奉命出兵南下平叛,军部的命令要求我们北方军出兵攻伐北方的叛军,这分明就是利用我们来减轻他们的压力。你认为,格林看到这份军令会做如何的反应?”

  “那么你的意思呢?”苏菲转过身来,微微一笑,望着容克:“你认为现在不是出兵的好时机?”

  “当然不是!”容克连连摇头:“你我都很清楚北方军现在的状况。军队的整编还没有全部完成,我们还在致力于恢复元气,我们虽然现在占据了三个郡的土地,但是却已经元气大伤。我们的财政也不可能再支撑一场战争。而且……军队的额情况也不适合出兵。整编的计划还没有全部完成,之前按照你的建议,我们进行了裁军,北方军的主力军缩减到了一个兵团,其余都编入了警备兵团和预备役。见鬼,警备兵团就不说了,大量的退役的士兵编入预备役,我们才刚让他们脱下军装,收起了武器,让他们重新变成了农夫,难道现在再用一纸征召令,把他们再喊回来?”容克的眼神很严肃:“我们现在手里能拉出去打仗的,就只有主力的第一兵团,警备兵团只能用作守备地方,还不具备进攻和野战的能力。我们却控制了三个郡的土地,这么庞大的领地,却只靠着一个兵团的力量来守护。一旦我们将主力拉出去进攻任何一方叛军,只怕我们周围的其他势力的叛军都会趁机对我们下手。”

  “继续说下去。”苏菲点了点头。

  “我不否认,从总体实力,尤其是军力上,我们和周围盘踞的任何一个叛军势力相比,都是占据了大大的优势。但这同时也是我们的窘境。我们现在就好像是一头强壮的狮子,但是周围却盘踞了一群凶狠的饿狼!我们或许能击败其中的一两条,但如果是群狼蜂拥而上,最后被撕成碎片的一定是我们。我们之所以得到了这几个月来安静的时间,完全是因为之前西尔坦会战击溃奥丁赤雪军的威势带来的好处。击溃赤雪军的余威,让周围的那些饿狼不敢妄动,不敢贸然来激怒我们。但是……如果一旦我们率先发出攻势,那么就会打破现在这个脆弱的平衡!一旦我们进攻了其中的一个,那么其他的叛军就会立刻联合起来对付我们。”

  说到最后,容克皱眉道:“燕京那里,没有为我们考虑过我们的处境,他们根本不在乎北方军的存亡,他们只是想把我们当成炮灰,当成帮助他们拖住叛军的炮灰。只要我们在北方开战,吸引叛军的注意力,打上几个月,为他们争取时间就可以了,至于我们最后是死是活,燕京的那些人才不在乎!”

  看着容克焦虑的表情,苏菲居然笑了,她笑的很轻松淡定,看了容克一眼:“说完了?”

  “……说完了。”容克似乎有些憋闷。

  “好吧。”苏菲终于叹了口气,将手里的杯子轻轻放下,低声道:“和我们面临的这份军令相比,我更担心的是燕京的局势。”

  “燕京……”容克的两条眉毛紧紧拧在了一起。

  “米纳斯公爵。”苏菲非常直接的说出的自己的看法:“别忘记了,在燕京的时候,我可没少和这位老人家打交道,我们甚至在他的府上住过一段时间,没有任何人比我更清楚他心中的那些念头了。我不担心那份军令……我更担心的是那位老人家下一步的举动。和我们这里相比,燕京,现在才是风暴的中心。”

  “可,可这份军令……”

  “你担心格林?”苏菲笑了。

  “当然。”容克毫不掩饰自己的观点:“虽然格林最终被你劝说回来了。但是毕竟他曾经……这份军令显然是米纳斯公爵的手笔,他南下平叛,需要我们在北方弄出动静吸引军阀党,所以……而格林是他的故旧,我可不敢保证格林就不会……”

  “这一点,你可以放心。”苏菲笑了:“我了解格林这样的人,他或许之前有过动摇,但像他这样的人,一旦下定了决心认准的事情,就不会再轻易改变了。他的确是米纳斯公爵的故旧,但是现在,他是北方军的副统帅,我相信他会做出正确的决定的。”

  随即苏菲脸上的笑容终于被一种忧虑所代替:“我担心的倒不是格林的态度,而是……我们的那位夏亚雷鸣将军,你看过这份来自燕京的军令了,难道你没注意么?军令的下面,署名可不仅仅只有米纳斯公爵,阿德里克将军也同样署名了!别忘了,阿德里克将军可是军务大臣,他联名签署了这份军令,可见,他也是支持这份命令,是希望我们出兵的。”

  “你是说,夏亚……”

  “那个家伙的姓子,我多少也了解一些。”苏菲苦笑:“什么王图霸业,恐怕都未必能真正放在他心中。那个家伙很多时候会感情用事,如果他认定了这份命令同样也是阿德里克的意思,那么凭着他和阿德里克的感情,他会不顾一切的执行这份命令的!”

  说到这里,两人忽然对视了一眼,苏菲笑道:“你知道,我一直都抱怨那个家伙总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上一阵子——格林对这样的抱怨恐怕也不少。但是这次,我倒是很庆幸那个家伙居然不在,否则的话,我真担心他头脑发热会做出什么白痴的举动来。”

  就在两人似乎结束了这场讨论的时候,外面有人求见,来人是统帅府格林身边的亲卫队长。

  “幕僚长大人,格林将军请您立刻过去,有紧急的军务和您商量。”

  ※※※虽然那个亲卫队长没有说明是什么“紧急军务”,不过在苏菲和容克前往的时候,都以为格林是请他们过去商量关于燕京的那份要求北方军出兵的命令。

  甚至在路上,容克已经在心中暗暗酝酿好了一番说辞,假如格林要求出兵的话,自己一定会据理力争……但实际上,当两人来到了统帅府格林的办公所在的时候,却立刻就发现了气氛的异常。

  格林的办公所在,亲卫士兵已经将四周警戒严密,全副武装的卫兵如临大敌一般。容克和苏菲进去的时候,明显看出了卫兵们脸上的紧张。

  格林没有在自己的书房里见他们,而是把见面的地点选在了一个会议室。

  很显然,会议室外的走廊,已经被卫兵牢牢把守住了。

  带路的卫队长只是告诉两位,格林将军就在会议室内等待。

  苏菲和容克互相看了一眼,容克的眼神有些戒备,他对这种紧张的气氛有些不安——难道是格林真的反水了?准备搞军变?趁机把自己二人干掉?

  倒是苏菲一如既往的镇定,甚至还对带路的那个亲卫队长和善的笑了几下,寒暄了两句,过问了一下格林这两曰的起居和饮食,感叹了几句格林的勤政。

  会议室是一个内外两层的套间,两人推开房门走进去的时候,看着被封死的窗户,容克已经下意识的握紧了自己腰间的配剑。倒是苏菲,很从容的直接就朝着里面的一扇小门走了过去。

  推开了房门之后,苏菲立刻就看见了站在会议室里首位旁的格林,格林没有穿制服,只是一身轻便的武士装扮,额头上甚至还有些汗渍,似乎是刚刚练武回来。

  而终于让苏菲动容的是,这个会议室里等待的,并不是只有格林一人!

  就在会议室里,一张椅子上坐着一个神色紧张的壮汉,这个人即便是坐着,也掩饰不住他的身材魁梧高大,宽阔的双肩,雄壮的身躯就仿佛一座小山般——一般来说,拜占庭人是极少见到这么魁梧雄壮的汉子的,既便是格林或者容克,在拜占庭人之中也算是身躯雄威出类拔萃的,但是和这个汉子相比,也似乎略微小了一号。

  这个的面露轮廓凸出,但是鼻子却是扁平塌陷,这绝对不是一张拜占庭人的脸。只是稍微有点常识的人,看着这样的身材,这样的相貌特征,就会轻易的辨认出对方的来历了!

  很显然,坐在那儿的这个巨汉,绝对是一个标准的奥丁人!

  这个奥丁汉子就坐在那儿,神色显然比容克还要紧张,他的双拳紧握着,似乎随时保持了警惕的样子,当苏菲推门进来的时候,这个汉子立刻下意识的腾的站了起来,双拳握紧,仿佛就要做出攻击的姿态来。

  不过幸好,格林立刻走到了他的身边,伸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这个奥丁汉子才终于缓缓的坐了下来,看着走进房门来的苏菲,神色有些迷惑。

  “你们来了。”格林只是对苏菲和容克点了点头,随即就示意两人进来坐下。

  容克毕竟是心细一些,他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即将面临的事情必定是机密,从前他为皇室效力,自然有这种面对机密大事的经验,他下意识的反手将房门紧紧关上了,然后就选择了一张靠近门口的椅子坐了下来。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北方军首脑夏亚雷鸣将军的幕僚长苏菲大人,旁边的那位是容克将军。”格林淡淡道:“这两位都是北方军之中的首脑,是可以绝对信任的人。”

  说着,格林看了一眼苏菲,想从这个年轻的女孩子脸上看出哪怕一点疑惑或者是震惊诧异的表情——但是没有,苏菲的神色从容淡定,甚至嘴角的微笑都不曾有轻微的波澜,安静的坐了下来,然后微笑着望着格林。

  (这个年轻的女孩子,还真的是镇定的可怕。)格林心中嘟囔了一句,随即深深吸了口气,指着旁边的那个奥丁的雄壮汉子:“这位……让我来解释一下吧,他的身份对于北方军来说是一个机密,而且我希望,这件事情只限于这个房间。”

  说到这里,格林略微顿了顿,缓缓道:“这位是……奥丁帝国黑旗军,黑斯廷将军的亲卫侍卫长,希尔多大人。”

  黑旗军?黑斯廷的侍卫长?

  苏菲的眼睛顿时亮了一下,然后颇有深意的朝着那个奥丁人多看了两眼,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丝深邃复杂的笑容来,她站了起来,微微躬身行礼:“原来是黑斯廷将军身边的勇士,希尔多大人,有礼了。”

  那个奥丁武士有些迷惑的皱了皱眉,似乎诧异于苏菲的姓别——对于奥丁人来说,让女人当权实在是一种不可思议的事情,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手足无措,以奥丁人的礼节,是应该上前拥抱的,但是面对娇滴滴的苏菲,很显然这个粗豪的奥丁汉子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只能行了一个奥丁军中的礼节,用力捶打了一下自己的胸脯,大声道:“你好,我是希尔多……嗯,请不要称呼我什么大人,我们奥丁人没有这种习惯,请称呼我希尔多武士就可以了。”

  苏菲点了点头,随即含笑望着格林。

  格林咳嗽了一声,缓缓道:“我来说明一下吧,幕僚长大人,事实上……我军和黑旗军,之前一直有一些……嗯,怎么说呢,一些来往。只不过,这些事情涉及北方军的最高机密,所以一直……嗯,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在北方军之中包括我和夏亚雷鸣将军在内也不超过五个。我相信你能理解的。”

  “我明白。”苏菲含笑点了点头:“那么,格林将军现在把我们召来这里商谈……想必是,已经认为我和容克先生是可以信任的人了?”

  “您用您的实际行动证明了您对北方军的忠诚。”格林说的很隐讳,不过相信其中的意思大家心中都是明了的——如果不是一心为北方军团体着想,也不会深夜跑去追格林回来了。

  “感谢您的信任,那么,现在我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请您说明一下吧。”

  苏菲依然保持了很端庄的仪态。

  “事情是这样了。”格林深深吸了口气:“我们一直和黑旗军有着联系。

  苏菲笑了笑,她当然很清楚,这所谓的“联系”到底有着怎样的分量!身为帝国册立的北方“卫戍区”,居然和占据了本国领土的敌国的精锐军队首脑有着暗中的联系,一旦传扬出去,绝对会掀起一场致命的政治风暴。

  格林已经看向了希尔多:“阁下,就请您将之前对我说的那些,对幕僚长大人再说一遍吧。”

  希尔多的眼神依旧还有些疑惑,按照奥丁的传统,女人就是应该待在家里繁衍后代,男人才应该是掌管一切,冲锋在前。在奥丁人的传统之后,女人向来都是男人的附属品——这也和奥丁帝国的地域有关,奥丁帝国处于北方苦寒之地,为了维持生计,繁重的体力活也只有强壮的男子才能胜任,而这使得男人在家庭和国家之中都占据了主导地位。

  而眼看面前的这个娇滴滴的女孩,居然是什么“幕僚长”,说实话,骄傲的希尔多打内心深处就对眼前的这些拜占庭人生出了几分深深的鄙夷。

  不过想起了自己身负的重任,以及自己心中的伟大统帅的严令,希尔多依然还是肃然的开始了自己的诉说。

  “我们黑旗军历来都不是奥丁国内五大部族所属,也不是皇族的直系。当初黑斯廷大人创建黑旗之时,最初只有奥丁黑水部响应。黑水部贡献了本族的三千男儿,成为了咱们黑旗军的建军的基石!十余年征战,黑旗军在伟大的黑斯廷统帅手中所向无敌,神皇和部族权贵才不得不正视咱们。奥丁国内部族权贵欺压,小部落只有被兼并或者被奴役的份,能为他们做主的也只有黑斯廷大人。现在的黑旗军之中,除了黑水部,还有白水部,茂林部,哈社部,共计十三个部族已经暗中效忠于黑斯廷大人。我们不愿意再受五大部族的欺压和奴役,愿意团结在黑斯廷大人身边向大人效忠。黑旗军之中,十三部的战士已经占据了全军的一半以上。我们都已经暗中宣誓效忠大人,所以……”

  说到这里,苏菲忽然打断了希尔多的诉说:“请问阁下,您出身于……”

  “我是黑水部的男儿,我的部族繁衍在奥丁国内黑水河畔,不过……在数年之前,我部族的领地已经被五大部族之一的巴沙克族吞并,我的部族也沦为了巴沙克族的附属……嗯,就是赤雪军曼宁格的部族。所以,可以说,在奥丁国内,我黑水部和曼宁格是世仇。贵军击败了赤雪军,并杀死了曼宁格,对于这一点,我本人深感钦佩和感激。”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