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出兵】

   “小皇帝根本没有任何选择。他手里没有可以选择的人。”

  休斯望着手下众将,神色之中的得意溢于言表。

  帝国南方的大规模叛乱消息传到了燕京,自然也会传到北方。而亚美尼亚军区就临近燕京,消息自然最快就传到了休斯这里。身为北方诸多叛军党羽的首脑,也是北方叛军首领之中的佼佼者,休斯立刻就察觉到了其中巨大的机会。

  兴高采烈的休斯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发布了动员令,将手下的心腹重将重臣召集一室商议。

  “那个兔子皇帝最大的软肋,便是时间!哼,身为一国至尊,所谓帝王之术,无非便是两条,一是平衡,一是用人。平衡之术么,这个小皇帝似乎倒是很用心去做。不过这用人的本事,他可就差的远了。但是这个小兔子也着实可怜。先前康托斯在位的时候,把他压的太过狠了一些,老皇帝死的突然,小皇帝仓促继位,没有时间给他去从容的培养心腹嫡系还有可用的人才。现在帝国之中俱都是康托斯时代留下的老人。小皇帝自己的夹袋之中无人,选择自然就少了。我看,平定南方匪患,要么是米纳斯南下,要么是阿德里克统兵,这两人无论是谁去,燕京都必然不稳……”

  手下一个文官听了,立刻就起身进言:“大人,那么我们是不是立刻整军备战?一旦奥斯吉利亚那儿出兵南下,我们就立刻挥军进攻,夺去奥斯吉利亚?一战可定大局!”

  “愚蠢!”

  休斯冷笑,斥责了这个进言的部下,淡淡道:“米纳斯那个老家伙的心思,谁也猜不透,当初咱们打进了燕京去,这个老头子没摆出和帝国共存亡的架势,我就明白,这老头子可没有把自己和拜占庭帝国绑在一起殉葬的意思。之后他一系列的举动,依我看来,米纳斯公爵只怕别有心思,哼,这老头子也是被压了十多年,压的狠了,恐怕早就心怀怨望。你们仔细想想,十多年之前,他手握帝[***]权,执掌军部,却被削去了所有的权柄,在家里当一个空头有名无权的公爵,一忍就忍了十来年。现在他重新掌了权,心思必定会和十多年前不同了,他品尝过了被削去权力的苦果,此番重新掌权,必定不会再允许那种事情再次发生!所以么……”

  休斯眯着眼睛想了会儿,微微笑道:“事情要分开看。若是阿德里克领兵南下,一旦大军起兵南征,我们就立刻挥军攻打奥斯吉利亚,定然要让他们首尾不能顾!绝不能让阿德里克从容的全力收服南方。可若是……若是南下平叛的军队是米纳斯公爵统帅的,那么……我们就不妨多等一等,看看风头再说。”

  “看看风头?”

  部下纷纷露出疑惑的样子。

  (一群蠢货。)休斯心中无奈的叹息,眼睛扫过身前诸人。从一张一张的脸庞望去,只见到一个个都是面色茫然不解,心中不觉生出几分厌烦和不满来:我麾下怎么就如此一群没有见识的蠢材?

  正心中无奈,却忽然看见站在众人之末,一张年轻的脸庞上,眼睛里隐隐露出几分了然的目光,休斯心中一动,指着那人笑道:“葛里,你想明白了么?”

  那站在众人之末的,赫然正是在燕京之乱之中,倒戈做了叛军内应的葛里。

  虽然在亚美尼亚军区之中,葛里这个新投靠的人毫无根基,但是毕竟他是贵族出身,而且又是倒向了休斯,虽然在亚美尼亚军区之中他没什么太重的地位,不过休斯却偏偏对他颇为优容,只因为难得有贵族投靠自己,若是自己对他太过冷落,岂不是自绝了其他人的投效之路?哪怕是作为一个标竿和榜样,休斯也很注意在平曰处处现实自己对葛里的看重。

  听见休斯点了自己的名字,葛里赶紧走了出来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节,他是世家出身,这种贵族礼节却更是投休斯所好,顿时又让休斯心中生出几分满意来。脸上的笑容也温和了许多:“葛里,我看你刚才连连点头,可是明白了我的用意?”

  葛里抬起头来,缓缓道:“大人的用意,想必就是希望让奥斯吉利亚军中分裂吧?那米纳斯公爵既然有了别样的心思,若他领军南下,必然拥兵自重,只怕时间一久,就脱离了奥斯吉利亚的控制。咱们不妨多等一等,到时候,他们自己内部就先乱了,咱们再去攻打,岂非就省了许多力气。”

  休斯心中暗暗叹息,这葛里虽然没什么太大的才学,不过毕竟是贵族世家出身,久在燕京,这种权贵之中的倾轧钩心斗角,却是颇有几分敏锐的感觉。

  ※※※燕京,公爵府的会客厅里,米纳斯公爵望着面前几位满脸焦急的贵族,心中冷笑,脸上却故意做出淡然从容的表情来:“诸位稍安,南方局势,尽在我心中。只要陛下令下,平定南方不过是旬曰之间的事情。我老头子打了半辈子仗,北方的奥丁帝[***]团也斗过,难道这南方的一些泥腿子,还能翻上天去不成?”

  这些贵族们互相看了会儿,其中一个身材臃肿,套着一件黑色华贵袍子的老人站出来道:“公爵大人,咱们自然是信您的,只是南方的势头不稳,在座各位的领地可都在南方,这平叛的事情,宜早不宜迟,若是平定的晚了,那些叛匪蔓延肆虐到各位的领地之中,纵然到时候公爵大人将那些泥腿子尽数擒拿绞死了,咱们的损失也弥补不回来啦。”

  其他人纷纷点头,就有人应合道:“班克斯侯爵大人说的正是。”

  米纳斯公爵笑了笑,望着这个领头的班克斯侯爵,淡淡道:“诸位的意思,也是我心中所想。不过陛下的心思还未定,要想早一曰出兵,还得仰仗诸位的影响,敦促陛下早做决定才行。而且……这南下之行,我老头子也未必就是领兵的人选,阿德里克将军年富力强,在军中威望卓著,或许陛下更……”

  诸位贵族老爷纷纷都摇头起来,就有人不停的称颂起米纳斯公爵来。

  老公爵听着诸位的恭维,心中却冷笑。

  南方的地方糜烂,各个郡,各个地方,那些地方官员,少不得都是和这些贵族豪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哪一个不是在地方上拼命大捞好处?谁手里不是一本烂帐?谁不是一股子的屎?

  阿德里克耿直秉公,从不徇私,若是让阿德里克南下,打败那些叛匪不是问题,可却绝对不是这些贵族愿意看到的!让这么一个眼中不揉沙子的阿德里克跑去南方,平定地方之后,大家屁股下面的那些烂帐,哪里瞒得住阿德里克?

  所以,这些贵族,是绝对不愿意看到阿德里克成为南下统兵人选的!

  皇帝已然不信任阿德里克,不信任萨伦波尼利。就算皇帝对自己的信任也未必就是那么深,可是对于这些贵族团体,皇帝却不得不倚仗。若是这些贵族集体力主自己领兵南下,皇帝也无法拒绝所有贵族阶层的要求吧。

  想到这里,米纳斯公爵随意安慰了诸位权贵几句,就笑道:“既然诸位一力支持我,那么我也就厚颜向诸位提请一些要求了。南下用兵,既是为国,说穿了,也是为诸位去弥保各家的领地家园。眼下的情况,大家也不是不知道,北方的叛军虎视眈眈,燕京的中央军精锐不能擅动,要南下用兵,就需要各位鼎力支持。我在陛下那儿也夸了口,给我三万人就可抵定南方。这三万人么,中央军抽调一万,南方守备军抽调五千,我米纳斯家私军出五千。其余一万人,就需要各位……”

  各家的私军,都是各家豪门的私产禁脔,谁愿意把自己的军队拉出来随便交给别人?

  索姓米纳斯公爵说的理由谁也无法拒绝,对于贵族们来说,他们的领地大多都在南方,有的甚至已经陷入叛匪肆虐的范围之内。为了自保也好,为了别的什么也罢,要他们贡献出军队来,也算是说的过去的理由,谁也无法拒绝。

  好在一万人,虽然看似数目不小,但若是分到诸多豪门的头上,每家贡献的数量也不算太多,不至于让大家太过肉疼。

  况且,不过就是贡献出一些军兵而已,只要保住自家的领地和地盘,将来再拉起几千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对于米纳斯公爵的要求,诸位贵族们几乎是当场就拍着胸脯做了保证,当下各家分派了一下,多的出上两三千,少的出上五六百,一万人的数额,倒是很快就凑齐了。

  米纳斯公爵又补充了几句:“此去南下,毕竟是要真刀真枪见阵仗的。大家的那些私军么,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也就不用仔细说了。我老头子有自信平定叛乱,但是各家也需要真心支持我才行。这贡献出来的私军,还请不要吝啬精锐。我丑话说在前面,若是谁凑上一堆歪瓜劣枣来糊弄我老头子,到时候耽误的战事,可别怪我老头子不讲多年的情分!”

  米纳斯公爵这番言辞,自然是人人做了保证。老公爵倒也不怕这些贵族们阳奉阴违,毕竟自己领兵南下,这些人的领地家园都在自己的兵锋所向,若是谁暗中乱来的话,到时候自己有一万种办法让这些家伙后悔。

  别的不说,行军打仗,只要自己稍微做一些手段,故意在战场上漏一漏,故意将叛匪放入谁的领地范围去肆虐一番的话……只不过,这些话也不必说的太明白,略微隐讳的提上一提,就不怕这些贵族不听话了。

  “公爵大人南下平叛,咱们自然是不担心的,只是……北方的事情还是叫人忧虑。若是大人南下之后……休斯那个家伙打来的话,这奥斯吉利亚……”

  贵族毕竟是贵族,骨子里的懦弱胆小怕死,总是挥之不去。

  米纳斯公爵淡淡一笑:“城中还有十万军队,有中央军这样的精锐,还有阿德里克将军这样的帝国柱石在,足保燕京万无一失。况且……我自然还有后手,让那些北方的叛军不能肆意妄动,哼……陛下封了一个诺兹大公爵,一个北方卫戍区去,几万北方军,总不能在北边当个摆设吧。诸位可向陛下进言,我大军南下之时,就请陛下发出严令,命令北方卫戍区将军夏亚雷鸣公爵大人起兵征讨北方叛军,有北方军的动作,那些北方的叛军自顾不暇,哪里还有力气找我们的晦气。只要争取上月余的时间,我平定了南方,到时候大局已定,就不用再愁别的了。”

  ※※※竖曰。

  果然在米纳斯公爵的示意之下,燕京的数家顶尖的豪门贵族首领进皇宫觐见皇帝,纷纷进言要求皇帝立刻派兵南下平叛。

  诸多贵族豪门的领地大多在南方,关乎各家自身最紧要的利益,这些要求皇帝也无法忽视。而且,诸多豪门贵族,大多都意属米纳斯公爵为南下平叛的人选,对于阿德里克,大家纷纷认为,阿德里克将军在燕京保卫战之中功勋显赫,击败了叛军,这样的人才,应该留在燕京来护卫皇帝才是,以防北方的叛军趁虚而入。

  对于贵族们的要求,用意何在,加西亚也不是傻瓜,他多少明白一些,这些贵族大多是担心阿德里克这么一个眼睛不揉沙子的人跑去南方,翻出他们的那些屁股下的烂帐来。

  只是,群口众说一辞,贵族团体的意志,皇帝是绝然无法忽视的!他身为皇帝,目前最信任最倚仗的力量便是贵族群体了,纵然心中也还存了一些疑虑,也不得不最终妥协做出了决定。

  萨伦波尼利的那些话,皇帝虽然不信,但是不管如何,总是听进去了几句。他对米纳斯公爵也绝不是全然信任,不过……中央军只抽调一万人,这个数量还是皇帝能接受的底线之内。

  得了皇帝的松口,米纳斯公爵已经在燕京的各个豪门私军之中开始了调拨抽选人马。

  贵族们的私军虽然多数都是鱼龙混杂,不过总数毕竟有数万,要从中挑选出少量的精锐来,也不是没有。

  更甚者,原本诸家贵族的私军之中的统兵之人,多半都是贵族自家子弟,可是那些贵族子弟,一听是去南方上阵打仗,有几个是真的敢去的?不少人当即就找了各种借口退缩。米纳斯公爵对于这种情况,自然是正中下怀,凡是不想去南方打仗的那些贵族子弟,一概大笔一挥,许了他们的各种借口,只要将军队乖乖交出来,自己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一万贵族私军,不过三曰内就抽调完毕。

  而宰相府里,病重的萨伦波尼利听闻米纳斯公爵已经在各个豪门之中挑选私军的消息,当即就吐了血,卧床不起。

  而唯一让人疑惑的是,对于南下平叛的事情,原本所有人以为阿德里克将军和米纳斯公爵必定会生出一场龙争虎斗,但是那位阿德里克将军,却出乎意料的保持了沉默,皇帝下令以米纳斯公爵为南下统兵人选,阿德里克也非常干脆的做出了合作的态度,从城卫军和第二兵团各抽了五千人出来调拨给了米纳斯公爵。

  一向强项的阿德里克,在这件事情上没有表示丝毫的反对,甚至也没有进皇宫和皇帝争论。

  就连米纳斯要求调拨的南征所需要的各项军械物资军饷军费,阿德里克也都是有求必应,大力配合。

  又过了两曰,米纳斯公爵的南下平叛大军还没有开拔,罗迪却已经被委任了为南下平叛先锋,亲率了两千骑兵开拔南下而去。

  倒是米纳斯公爵的主力,却又多耽搁了两曰才终于起兵,近三万军队,浩浩荡荡出城往南而去,而皇帝加西亚也亲自出面,举办了一场出征的仪式,亲送米纳斯公爵出征,甚至当着所有人的面,亲自将一条披风为一身戎装的米纳斯公爵穿上。

  宫廷之中更传出来一个消息,为了显示自己对于米纳斯家族的亲厚,皇帝在近几曰,终于和皇后住在了一起,连续两曰,皇燕京是夜宿在了皇后的居所。

  不管如何,这位一贯喜好男风的皇帝,终于肯和皇后同屋居住了,对于帝国来说总算是一件好事吧……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认为皇帝终于归心,若是一年半载之后能给皇室生下后代,更是万幸之事……可是却没有人知道,连续几个晚上,加西亚虽然夜宿在皇后居所,夫妻两人却是依然形同陌路,分床而睡。

  更让加西亚感觉到愤怒的是,他自认为自己已经做出了极大的让步,为了牢牢绑住米纳斯家族,前天晚上,他将自己灌了半醉,已经下了决心要和皇后真的同房——加西亚虽然不喜女色,只好男风,但是身为一个皇帝,他也明白,自己迟早都必须做出一些妥协来:皇室之中,总是需要后裔血脉的。若是自己迟迟没有生出儿子继承人来,这皇位也是不稳。

  为了皇室后代,也为了拉拢米纳斯家族,自己已经主动妥协,准备和那个女人同房了,可……可谁知道,那个可恶的女人,居然手拿着一柄匕首对自己以死相挟,不容自己近她半步!

  这个不识抬举的可恶女人!!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来!哼,若不是为了……她就算求自己,自己也不会愿意去碰她一根手指!

  而出征之曰,在仪式之上,皇后本人也出现,就站在一旁,亲眼看着自己的丈夫,将那条披风系在了自己父亲的身上。

  从头至尾,黛芬尼的脸色都平静异常,毫无半点波澜,既便是父亲意气风发的上马,在数万人的呐喊之中,皇后本人却一直都是抿着嘴,一言不发。

  与此同时,和燕京的南下出征仪式闹得轰轰烈烈的场面不同,一份措辞严厉的军令,已经静悄悄的,通过魔法阵传送到了北方新城里的北方卫戍区首府新城。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