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激烈】

   锵!

  眼看鲁尔横刀于自己脖子之上,阿德里克勃然变色,飞快的抽出配剑来,飞刺过去,剑锋上寒光闪动,击在了鲁尔的刀刃上,将刀锋荡开。

  只是这一下依然慢了一些,刀锋依然将鲁尔的脖子割破了一道口子。那刀口虽然不深,但是鲜血却已经流出。

  眼看鲁尔手里的刀子脱手而出落在地上,鲜血已经顺着鲁尔的脖子流淌在他的衣衫上。

  两个男人互相瞪着对方,终于,阿德里克深深吸了口气,长叹道:“对不起,我想,你心中一定对我很是失望吧。”

  鲁尔苦笑一声,看着阿德里克手里的剑,低声道:“失望?你这个倔强的蠢货,若你只是倔强的话也就罢了,你这分明就是在自寻死路。”

  阿德里克脸色难看:“那你觉得,我又能怎么样?”

  鲁尔望着阿德里克的脸,就这么沉默了良久,终于,眼神渐渐变得越发坚毅绝然,缓缓说出了一句话来。

  “兵谏!”

  ※※※“父亲。”

  罗迪走进书房,就看着自己的父亲站在挂在墙上的地图旁沉思,他先是喊了一声,但是老公爵似乎并没有听见,依旧望着墙壁上那副巨大的地图出神。

  片刻之后,罗迪终于耐不住姓子,又低声呼唤了一句。

  罗迪的脸上有些不满,更多的却是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之情。

  身为米纳斯家的继承人,虽然他对于自己的父亲的做法有着诸多的不满,多年以来,父子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但是毕竟身为人子,对于父亲的一举一动,他依然是最了解的一个!

  他很清楚自己的这位父亲最近的一系列举动,其中品味出来的那些不寻常的味道……“我记得我告诉过你很多次。”米纳斯公爵缓缓转过身来,面色平静的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进我的书房要敲门。”

  “是,父亲。”罗迪深深吸了口气,眼神复杂,看着满头白发的老公爵,欲言又止,却终于选择了压下心中的那些念头,缓缓道:“班克斯侯爵,还有毕力克伯爵他们来了,在会客厅求见您……”

  “让他们等着。”米纳斯公爵淡淡一笑:“多等一会儿,死不了人的。坐下,我正好有些话要和你说。”

  罗迪犹豫了一下,缓缓在房间里的椅子上坐了下去。

  米纳斯公爵望着自己儿子的脸庞——儿子的相貌非常酷似自己,那眉眼和鼻子的轮廓,几乎是和自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记得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和他一样,姓子坚毅,认准的事情就不会轻易改变立场,倔强,执着,而且……热血沸腾,也曾经充满了那些不实际的理想……不,应该说是空想。

  正因为米纳斯知道,儿子很像自己,所以他也同样很清楚,要说服自己的儿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最近对我很不满。”老头子缓缓在罗迪面前坐了下来。

  罗迪没有说话,只是垂下了眼皮。

  “你对于把黛芬尼送回皇宫的做法不满。还有……我复出以来,对阿德里克的态度也让你不满。我联络那些贵族的做法,你也不认同,还有……”

  “儿子不敢。”

  “你不是不敢。”米纳斯公爵忽然笑了一笑,他的笑容有些嘲弄的味道:“你只不过觉得和我之间已经无法再沟通,所以你已经懒得和我继续争论了,是不是?”

  望着不说话的儿子,米纳斯公爵叹了口气,低声道:“我知道你看不起那些贵族,哼,班克斯侯爵只不过是一个脑满肠肥只会夸夸其谈的蠢货,毕力克么,一个趋炎附势的东西,还有其他那些人,都是一些短视而且愚蠢,偏偏又自命不凡的家伙……你看不起他们,你认为这些家伙的存在,对于帝国只会带来坏的影响,他们的存在正是这个帝国越来越腐朽的更本原因,是么?”

  不等罗迪说话,米纳斯公爵忽然又笑了笑,淡淡道:“其实从内心深处,我完全同意你的这种看法……那些家伙,根本就是一群蠢货,一群依附在帝国身上吮吸帝国血液的吸血鬼,一群贪婪的米虫,老鼠。”

  罗迪愣住了,他抬起头来,吃惊的望着老头子:“父亲,您,您也是这么认为的,那……”

  “你想问为什么,是么?”米纳斯公爵眯着眼睛望着儿子:“你看不起这些家伙,你认为他们是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贵族。可是你忘记了你自己的身份,罗迪!你自己也是一个贵族!”

  米纳斯公爵抬起手来,手指指着罗迪,指尖几乎就戳在了罗迪的胸口,冷冷道:“你自己,同样也是一个贵族!”

  罗迪不说话了。

  “我不奢望你现在就能明白我的所有用意和苦心,事实上,我根本就不指望你现在就能理解我所有的做法。”米纳斯淡淡道:“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是满脑子不切实际的幻想,所以我知道,任何言语都无法打动现在的你,都无法扭转你现在脑子里的那些执念。我也根本不想说服你。”

  罗迪望着自己的父亲,忽然心中一阵冲动,忍不住脱口道:“可是父亲,你,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我做的一切,都是在拯救这个国家。”米纳斯公爵长长叹了口气。

  “拯救这个国家?”罗迪忽然就愤怒了,他大声质问:“处处制肘阿德里克的北伐计划?在军部和他处处作对?挑拨皇帝和宰相的关系?暗中联络贵族们扩大私军?难道你不明白,正是因为你煽动了贵族们扩大私军,越来越多的军费使得他们在南方的领队无休止的强征暴敛,最终逼迫南方的平民活不下去,起来造反?父亲,这就是你所谓的拯救这个国家?!!”

  米纳斯公爵望了儿子一眼,眼神里有些失望:“所以我说了,我并不指望你现在能理解这一切。”顿了顿,老公爵终于补充了一句:“南方的问题,不是一曰造成的,长年累月的苛税,沉重的负担,一场接着一场的战争……这些总不是我做的吧?”

  罗迪语塞了。

  “我说了,你现在不会明白,我也不指望你现在能明白。”米纳斯公爵已经站了起来,淡淡道:“我只想告诉你,你记住你自己的身份,你是米纳斯家族的一员,而且,你同样也是一名贵族。”

  罗迪沉默。

  “我很快就会领兵南下了,你做一下准备,你将随军和我一起南征。你做了接近一个月的城卫军统兵将军,但是你却让我失望了,一个月时间你没有能收服什么得力的手下,你看着阿德里克的眼色行事,你没有能够在城卫军之中真正掌握哪怕一点实力。你真的让我非常失望。出征之前,我会请陛下免去你城卫军将军的职位……嗯,这也是一种妥协和交换,用来安抚我们陛下的那颗多疑的心。”

  说起南征,罗迪终于打破了沉默:“您……真的要领兵南征?”

  不论如何,南方局势糜烂,若是领兵南下平定乱局,总算是一件与国有利的事情。罗迪心中稍稍有些安慰,只是忍不住道:“陛下,他会同意么?我是说,让您领兵南下……”

  “由不得他不同意。”米纳斯公爵缓缓道:“他已经没有其他的人选了。阿德里克得不到皇帝的信任,而其他人么……鲁尔那个家伙已经是皇帝心中的一根刺,皇帝不会选择他,而且鲁尔已经和阿德里克站在了一起。哼,除了我之外,没有人可以平定南方的乱局。不管皇帝愿意也好,不甘也罢,他都只有这么一个选择。事情在两三天内就会做出决定,我只是希望你能做好准备。你已经让我失望了很多次,这一次,我希望你能不要再让我失望。南下用兵,我准备以你为先锋。哼……你不喜欢我在燕京的一系列作为,那么南下去平定匪患,你总愿意卖力了吧。”

  “我义不容辞。”罗迪腾的站了起来,年轻雄壮的身躯挺的笔直。

  “很好,出兵的计划我已经有了准备。我给你凑出两千骑兵,南方的那些泥腿子不过是乌合之众,两千精骑南下,想来他们是没法在野战之中阻挡你的。你的任务就是长驱直入,以最快的速度开赴到叛乱最眼中的埃芬维特郡。按照我的判断,一旦我们大军南下,叛军就会收缩起来,叛军之中虽然大部分都是些泥腿子,但是其中也不乏一些聪明人。他们清楚帝国正规军的战力,而且他们没有骑兵来对抗我们,只会选择集结收缩兵力,据城而守。不过这并不是你需要去考虑的问题,我只需要你用两千先锋精骑横扫埃芬维特军,肃清那些敢于抵抗的小规模的散兵游勇,逼迫他们收缩兵力就可以了。”

  “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罗迪眼睛里顿时焕发出光彩来。

  米纳斯公爵望着儿子,心中暗暗叹了口气:逼近还是单纯的年轻人啊。

  罗迪兴奋的就要出去,忽然就转身回来,看着自己的父亲:“父亲,那……班克斯侯爵他们还在等着见您……”

  “我说了,让他们多等一会儿。”米纳斯公爵缓缓的走回了自己的书桌旁,从下面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个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轻轻抿了一口,才冷笑一声:“锦上添花者有,雪中送碳者无。当初我米纳斯蛰伏之时,这帮趋炎附势的家伙何曾这么着急的跑来我这里?眼下南方大乱,他们的领地都在南方,这才急匆匆的跑来抱我的大腿,哼,岂有这么容易的事情。我此行南下,就是要借助他们的实力,不让好好的晾一晾他们,如何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出血?”

  ※※※“兵谏!”

  这个声音落入耳中,顿时如石破天惊一般,震的阿德里克脸色狂变,勃然大怒,厉声喝道:“胡说八道!!”

  鲁尔却仿佛没有听见阿德里克的怒斥,飞快道:“米纳斯公爵虽然逼迫曰甚,但是毕竟兵权还是直接掌握在你手里,城中守军也大部分都是你的嫡系。只要你一声令下,城中行戒严之事,关闭城门,断绝城内城外的联系,然后召集军中嫡系可信的部下死士,不用多,只要有两三千人即可,立刻围住皇宫,围而不攻,行兵谏之事!随即全城搜捕,立刻捉拿米纳斯公爵,然后将公爵选一地软禁,肃清城中不安分的那些宵小,震慑群臣,行军管之事!逼陛下削去公爵大人全部官职爵位,并委你全权!如此一来,只要我们做的快,行事果断,大事一曰之内就可抵定!到时候……”

  “闭嘴!闭嘴!!”阿德里克怒目圆睁,瞪着鲁尔愤怒的吼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说这种大逆不道的浑话!还不快闭嘴!!”

  鲁尔却神色平静,望着阿德里克,等阿德里克的咆哮完了,才冷冷道:“你何必这么激动?还是说……我的话正说到了你心中最畏惧的念头?所以你才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阿德里克顿时语塞。

  “你若是指望用言语来说服皇帝,恐怕就算是你阿德里克哭号泣血,皇帝也不会多看你一眼。哼……要想逼迫这位陛下让步,唯一的办法就是……”

  “我是断然不会行此悖逆之事,你不用再说了!”阿德里克斩钉截铁的怒斥道:“鲁尔,刚才这话,我就当作没听见,我也不想再从你嘴巴里听到第二次了!”

  “好吧,你不肯行这事,那么我还有一策……”鲁尔缓缓道:“南下平叛的事情是绝不能耽误,但是绝不能让米纳斯公爵领兵!既然你不肯行兵谏,那么就立刻去军中整军即克领兵出城南下平叛!皇帝得知你不得他的命令就起兵南行,必然震怒,但是你在大军之中,军中上下又是你的嫡系,他也拿你没办法,总不可能派人来大军之中捉拿你回去。到时候无非就是下令召你回去,咱们来一个置之不理,一旦大军南下,造成既成事实,他也拿你无可奈何。”

  “如此一来,岂不是将矛盾公然暴露出来,那就是决裂之势!军心必定不稳!”阿德里克冷冷道:“我强行领兵南下,抗命而出,北方的叛军难道都是傻瓜?我们这里内乱一起,他们肯定是趁机而入,米纳斯公爵又居心未测,我们大军南下,岂不是就等同于将皇帝陛下抛弃在了奥斯吉利亚城中?!鲁尔,你这是什么用心?!”

  鲁尔冷笑数声:“这也不行,那也不可,阿德里克,你行军打仗果敢坚毅,怎么现在却优柔寡断起来?难道真的要坐以待毙不成?”

  阿德里克深深吸了口气:“悖逆之事,我是断然不会做的。”

  “哼,那你就眼睁睁的看着米纳斯公爵分兵南下,南下之后,以他老人家的手腕和数十年的威望资历,南下之军必然会被他牢牢掌握,他有一万种办法肃清内部所有不听话的声音,不出一个月,南下的军队就会被他上下肃清,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到时候,南方数郡,都是他米纳斯公爵的天下,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你我都是公爵大人门下出来的,我们很清楚公爵大人的军略,以他的本事,要击溃南方那些匪患,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只怕他是借着平定匪患的借口,肃清地方,然后一一吞并下来……到那个时候,他老人家开开心心的把南方数郡吃干抹净,而你,阿德里克,你这个一心为国的傻瓜,却傻乎乎的为他死守着奥斯吉利亚,抵挡着北方的叛军,有你坐镇奥斯吉利亚,为他抵挡北方的休斯等人的叛军,就等于为他遮挡了背后的威胁。哼……米纳斯公爵一旦掌握了南下的兵权,手里有了数万听话的军队,在盘踞了南方的数郡土地,到时候,还有谁能制的住他?!”

  阿德里克不说话。

  鲁尔盯着他的眼睛,继续道:“你可想仔细了!城中虽然看似还有十多万军队,可除了咱们的中央军之外,其他的十万多人可都是南方调过来的!一旦让米纳斯公爵南下去掌握了南方数郡,到时候,他平定了南方的匪患,随便找几个借口,赖在南方不回来了,谁能指挥的动他?而他掌握了南方,就等于是掌握了燕京的那些南方来军队的命门!只要他在南方稍稍做些手段,燕京里除了中央军之外,其他的那些南方的军队,都会倒向他!到时候,一旦米纳斯公爵羽翼已经成,还有谁能对抗他?阿德里克,你现在虽然还能和他分庭抗礼,甚至局面还略略占优,可一旦让他拿下南方,燕京的南方抽调来的军队,都要看他脸色行事了!那个时候,你如何再和他对抗?就凭借你手里的那点中央军么?!这个后果,你可清楚?”

  阿德里克身子一震,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之中……``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