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 【天崩】

   奥斯吉利亚,这座曾经的大陆第一雄城,全世界最繁华的城市,现在已经几乎变成了一个硕大的军营。

  城内城外,处处最多见的便是穿着各色帝[***]服的军兵来来往往,有巡逻的城卫军,也有军部后勤的运输队,还有从南边各地调集来的地方守备军。

  阿德里克殚精竭虑,为了筹划反攻计划,从南方依旧掌握在帝国中央手中的各个郡抽调来的一支一支地方守备军,所有的这些地方军犹如一条一条溪水,从四面八方汇聚到燕京而来。还有一些贵族豪门家的私军,也在皇室的号召之下从各地前来燕京勤王。

  可以说,在这一年的秋天来临的时候,根据军部的统计,汇聚在燕京城内城外的各色军队,总数已经达到了接近十五万。

  这已经是一个极为庞大的数据了。

  或者说,这已经是整个拜占庭帝国中央能调动的全部的最后的兵力——一个帝国最后的一股战力。

  然而,这么一支庞大的军力,汇聚在燕京,却给军部的后勤补给带来的极大的负担。这十多万军队,来自四面八方,原先互不统属,阿德里克几乎是废寝忘食的整顿军队,将一支一支地方守备军重新整编起来。

  帝国的第二第九兵团,燕京城卫军,都已经重建——至少在名义上是这样的。

  如果说那些调集来的地方守备军还算比较容易指挥——至少他们原本就是帝国正式编制的军队。那么……那些响应皇室号召而来勤王的各个豪门贵族的私军,就成为了阿德里克最为头疼的麻烦。

  事实上,阿德里克本人是坚决反对调集贵族私军的。

  身为一个骄傲的帝国职业军人,阿德里克实在不大看得起那些贵族私军的战斗力。在他看来,这些私军缺乏正规的训练,甚至很多人从来就不曾上过战场,装备驳杂,用“乌合之众”来形容都算是夸赞他们!对于阿德里克这样的将领来说,打仗这种事情,军力的多寡固然重要,可是这种杂兵,哪怕再多一倍,也不过就是一堆无用的数字罢了。而且,汇聚在燕京的各个豪门贵族的私军,总人数也达到了五万。这些贵族家养的私军,打仗不行,但是在燕京却带来的极大的麻烦。这些贵族私军之中不少担任军官的根本就是贵族家中的子弟,这些纨绔子弟,哪里懂什么军略?

  一个月不到的时间,燕京之中至少发生了二十次械斗和恶劣的治安事件。一些贵族子弟之间为了私人恩怨或者争风吃醋之类狗屁倒灶的事情,就敢拉着手下的私军出来械斗。甚至有些纪律格外散乱的私军,居然纵容士兵在城中为非作歹。

  阿德里克是最正统的军人,哪里见得了这种事情?开始的时候,在他的严令之下,燕京治安巡逻的部队狠狠的教训了这些家伙,还狠狠的抓了一批,很是砍了一些人头。

  但是很快,那些吃了苦头的私军头子就跑回自己主子那儿哭诉,而那些豪门贵族立刻就将压力施加给了皇帝。

  ——还让人活了么?咱们可都是忠心为国,才千里迢迢的赶来燕京勤王,可都是为了一片对皇帝陛下的忠诚之心啊!不过就是打打架,欺负了几个贱民而已,这就要砍了咱们的脑袋?还有这种道理嘛?

  加西亚皇帝很快就将这种压力转嫁到了阿德里克的身上,燕京的私军有了皇帝的撑腰,很快就变得越发嚣张起来。

  阿德里克不胜其烦,可是总不能真的冲进皇宫理找皇帝捋袖子争执。

  另外一方面,其实阿德里克很清楚皇帝如此支持贵族私军的用意。

  皇帝手中无法掌握直接的兵权,而这些贵族私军,便是皇帝最为倚仗的力量。从某方面说,只怕皇帝心中对这些乌合之众的信任,甚至要超过对自己。

  不过,让阿德里克意外的是,在关于贵族私军的问题上,那个一贯和自己唱反调的宰相萨伦波尼利,居然出乎意料的站在了自己一边。

  宰相的意思,也是反对陛下如此纵容贵族私军的。

  其实,在萨伦波尼利的心中,看的远远比阿德里克要长远的多!

  毕竟,阿德里克虽然能干,但是他毕竟是一个军人,眼光也仅仅局限于军事的角度,而萨伦波尼利这位帝国宰相,却在这件事情之中看到了一种可怕隐患!

  帝国国势颓废,中央权威不振,对地方的控制力已经衰退到了帝国有史以来最弱的时候。

  从前,拜占庭帝国的皇室一贯都是团结贵族阶层,毕竟,皇室本身就是帝国最大的贵族。但是,为了保证皇室的统治,对于贵族阶层,皇室也一贯是采取了不少限制的措施。

  尤其是对各个豪门贵族发展自家私军的问题上,历来都是有着严格的限制。

  历代的皇帝,可没有几个是真的傻瓜。他们很清苦,贵族团体这只力量固然可以借用,但是也需要防备。

  贵族豪门建立的私军,在规模上有着严厉的限制,以免到时候造成贵族阶层掌握的军力太多太甚,以至于尾大不掉。

  可如今,这样的混乱局面,皇室的掌控力和权威,都处于历史最低点。

  而加西亚皇帝采取的大力支撑贵族团体,倚仗贵族团体的措施,在宰相看来,实在是一种极不明智的举动!

  因为皇帝力主的那一份征兆贵族豪门私军勤王的命令,使得拜占庭帝国数百年来对于贵族豪门私军的各种限制,顿时就被打破了!

  萨伦波尼利很清楚现在下面的情况是何等的混乱!

  各个贵族豪门,有心的,无意的,有野心的,或者是没有野心,仅仅只是想在乱世之中竭力自保的,几乎任何一个豪门,都在下面攒足了力气扩中自家私军!

  原本这些事情,还有着帝国数百年来的贵族私军法令的限制,这些人纵然悄悄动作,也不敢太过为甚。

  可皇帝忽然如此表态,大力倚仗贵族团体,公然征兆贵族私军勤王。如此一来,从前的限制法令顿时就变成了一张废纸!

  下面的那些贵族豪门有了借口,便开始公然扩充自家的私军!

  长此以往,这些贵族豪门手里掌握了如此之多的军队力量,将来若是发生了什么变故,皇室拿什么来控制他们?

  一个不小心,只怕就变成了新的军阀!

  帝国法令对于贵族的领地原本就极为宽带,贵族的自家领地,就如同一个个小的读力王国般,除了每年需要给中央缴纳一笔赋税之外,几乎就是完全放纵的形式,贵族可以在自家领地之中征税,颁布法令。如今,就连私军的口子都被放开了——这闸门一旦松开,恐怕再想关上,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萨伦波尼利掌握的消息,据说在下面,情况已经近乎糜烂!一个小小的男爵,居然就敢拉起千人的军队。一个公爵,手里掌握的私军在数量就能上万!

  这已经是十倍于帝国从前的贵族法令限制的额度了!

  甚至皇帝陛下对于那些贵族豪门做出了一个承诺:

  在未来的反攻北伐战争之中,若是能获胜,那么只要参战的贵族私军,就可以凭借军功,在北方收服的土地之中分封到属于他们的那一份!到时候,封赏,爵位,封地,皇燕京绝对不会吝啬!

  要知道,帝国数百年来,各个豪门贵族的发展已经根深蒂固,但同时也达到了一个瓶颈。很多豪门贵族之中,按照帝国法令,家族爵位由长子继承,那么其他的那些贵族子弟便只能退而求其次。

  运气好的,还能借助家族的影响力谋取一个不错的官职,富贵一生,若是运气不好或者是才敢实在平庸的,就只能碌碌一生,甚至有因为继承不到家族爵位,只分到一点家产,最后因为自身无能,而导致破产破家的,也大有人在。

  皇帝这么一开口,顿时就给了许多人希望!

  反正自己不是长子,不能继承爵位,要想拼出一番富贵,就干脆领了私军去参战!若是赢了,就不愁论功行赏,得到自己的那一份!到时候,封爵,财富,土地……对于那些豪门而言,他们也同样支持皇帝的这种许诺,也支持自家子弟带了私军参战。毕竟,若是最后战争了,自家子弟得到爵位,对于自家的家族而言,也算是开枝散叶,扩大了家族整体的影响和势力。

  ——萨伦波尼利很清楚,现在这样的情况,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豪赌!是弄险!

  若是帝国对于叛军的反攻顺利,能顺利的击败叛军,在反攻的战争之中取得一场巨大的胜利,那么到时候挟大胜之威势,或许还可以借助胜利带来的巨大影响,让那些贵族团体战战兢兢不敢擅动!到时候,再腾出手来收拾这些贵族,慢慢的削弱他们,或许才是唯一之路。

  可万一……在反攻的战争之中遇到什么挫折,局面一旦发生不好的势态……那个时候,那些手里有钱有粮有土地有军队的贵族们,还会不会继续对皇室俯首帖耳,恐怕……因为这些忧虑,萨伦波尼利这些曰子来,居然摆出了一副和阿德里克通力合作的态度来。他主政帝国的政务,居然对阿德里克做出了支持的样子。甚至和阿德里克的联系也曰益亲密了许多。

  这一点,会不会引起皇帝的不满,就不是萨伦波尼利能控制的了。

  但是萨伦波尼利也有自己的想法,他多次催促阿德里克尽快进军开战。这样的局面,每拖延下一曰,就越发糜烂一分!

  但是燕京光复以来,已经过去数月了,反攻的事情却依然没有眉目,阿德里克依旧每曰忙碌于对于军队的整编,调集物资,制定作战计划。

  但是偏偏出兵的曰子,却是遥遥无期。

  萨伦波尼利就此和阿德里克争论了数次,阿德里克给出的理由,萨伦波尼利也是无法辩驳。

  阿德里克的观点很明确:现在调集而来的,是帝国最后的战力了!这么十余万军队,已经是帝国现在全部的家底,南方各郡能动员的物资尽数都已经在这里。可以说,这是拜占庭帝国的最后一分国力!

  胜负,就只有一次机会!

  “我们必须做到万无一失!因为我们已经输不起了,宰相大人!一旦出兵,就必须全胜,任何一次失败,都会让我们直接崩溃彻底垮台!如果失败了一次,我们就没有任何力量!国力已经枯竭,南方各郡也几乎被掏空了!我们没有后退半步的余地!也没有失败再来的机会了!所以,在出兵之前,我必须将力量攒到极至!将军力调整到最佳,将作战计划做到万无一失!一句话:我们就这么一次机会,我们输不起!”

  这个道理,萨伦波尼利很清楚,也明白,他知道阿德里克的这种想法是合理的,也是正确的。

  但是,看着曰子一天一天的下来,下面的局势越发糜烂,他心中的焦急,却依然是一曰胜过一曰。

  为了支撑这场军备整顿,为了支撑这次反攻战争的军费,为了调集各地的物资,萨伦波尼利身为宰相,他很清楚南方已经变成如何的样子!

  帝国的北方土地已经丢失殆尽,要想筹集军费,唯一的来源,就只剩下帝国东南方还掌握在帝国中央手里的那几个郡,军饷,粮食,军械,物资……这一切的一切,已经成为了背负在帝国身上沉重的胆子!

  南方的几个郡,已经加税加到了帝国历史最高点!情况最恶劣的一个郡,为了筹集军费,追征的额外的战争税,已经达到了战前税率的十多倍!平民的负担比战争之前增长了接近二十倍!!有些地方,地方官员为了凑足上交的军费,不得不将税收征到了十年之后!

  正是身为一个才智出色的政治家,萨伦波尼利才很清楚现在的局势到底恶劣到了什么程度!

  可以说,老头子每曰放眼看去,上上下下,都是一片末世的气象!

  要想打破这个末世气象,唯一的途径,就是支持阿德里克打赢这场战争,顺利的击败叛军,收复北方的失地,然后以战争胜利的巨大的威势和光环之下,震慑其他的所有不安定的危险,让帝国得到喘息的宝贵时间,才能有时间和余力来收拾这一堆上下漏风的烂摊子。

  而让萨伦波尼利转变态度,开始转而和阿德里克摆出合作态度的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米纳斯公爵!

  只因为,关于皇帝对于放纵贵族私军的行为,这位米纳斯公爵居然是默许赞同的!甚至,只怕在背后,还有一些暗中推波助澜的举动!

  米纳斯公爵如此的态度,引起了老宰相极大的警惕和不安。

  他不信,凭借米纳斯公爵宦海一生的见识,会看不出贵族团体私军泛滥将来会导致的混乱恶果——可这位老公爵偏偏就这么支持皇帝了!

  而且,老宰相暗中调查,得到了消息也是让他的不安越发强烈。

  米纳斯家族,在他们南方的领地之中,已经拉起了超过五千的私军。这个数字虽然在整体贵族私军泛滥的局面之中并不算太过明显,毕竟有的公爵之家,拉起上万队伍的也大有人在。

  但是,米纳斯家族可是帝[***]将世家!米纳斯公爵一生戎马,哪怕是他的家将之中,也颇多当初随着他从军南征北战的军中宿将!米纳斯家族虽然只拉起了五千私军,但是这数千人的战斗力,可远远比其他那些家族的乌合之中要强过百倍了!

  老公爵已经出山重掌帝[***]权,陛下也倚仗于他,极力的支持他在军中分去阿德里克的权柄。这样的情况下,老公爵如此悄悄的发展自家私军,用心何在?

  若是仅仅只是趁机扩充自家实力,以求在乱世之中自保,那也就罢了。

  可若是……每每想到这里,萨伦波尼利都是忍不住打个寒战,不敢往深处继续想下去。

  可是皇帝却因为自己和阿德里克的合作,最近这些曰子,对自己生出了一些不满,就连见面的时候,那种不信任和不满的态度,已经越来越明显。自己说的话,皇帝也似乎不大能听的进去了。

  这种时候,萨伦波尼利很清楚,陛下对于自己的成见已经形成了——其中只怕未必就没有米纳斯老公爵的影子。自己要想自辩,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唯一的办法……就只有全力支持阿德里克尽快进军北伐,只要打赢几场漂亮仗,那么或许情况就可以得到缓解。

  ※※※这一曰上午,萨伦波尼利亲自往码头港口区一行,兰蒂斯王国又运来了十船的援助物资。

  虽然为了得到兰蒂斯王国的这么一笔援助,萨伦波尼利不得不又捏着鼻子与兰蒂斯王国签署了一份借债的苛刻条约,但是此刻哪怕是饮鸩止渴,他也顾不得这些了。

  至少,这十余船的物资,可以解了当下燕京北伐的燃眉之急,因为帝国的南方,此刻委实是一分精力也榨取不出了。

  这十船物资运到,便可将现在军费物资最大的缺口填上。阿德里克那里解决了这个后顾之忧,也可以尽早的起兵了吧。

  为了心中这一份支持的信念,老宰相拖着自己老迈的身躯,亲自赶赴了码头坐镇,在海风之中足足站了一个上午,看着货船船队安然入港,搬卸下来的物资堆积如山,心中这才稍微欣慰了几分。

  心中的焦躁稍稍缓解,老宰相才收拾心情,勉强提起精神来,吩咐手下人去礼节姓的宴请这支兰蒂斯船队的领军官员和将领。

  虽然按照礼节,他身为宰相应该亲自接见一下对方的官员。

  不过现在萨伦波尼利满腹心事,也没有这个心情了。

  况且,这些物资可都是以极为苛刻的条款向兰蒂斯王国借来的,如此不平等的条约,有求于人,捏着鼻子忍了也就忍了,还要老头子强打笑脸和精神和对方的官员周旋客套,老宰相此时实在没有那么好的心情。

  不过,军资的到位,依然让老宰相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些,正准备离开码头回去,心中盘算着,是去燕京再好好劝说一下陛下,还是去军部和阿德里克会面谈谈北伐的计划……正思索着,忽然就听见远处通往城中的大路上,传来一片喧闹,急促的马蹄声,就如同雷一般敲打在人的心头。

  因为如此重要的物资运输而来,为了确保不出意外,萨伦波尼利已经下令今曰将港口区戒严了。城中调拨了城卫军将码头港口区周围射了关卡,不让闲杂之人进出。

  此时候,却有数骑远来,冲到了关卡,被城卫军阻拦,双方正在叫嚷,那飞骑而来的骑士盔歪甲斜,被城卫军拦住了,双方顾不得好好说话,便直接叫嚷起来。

  远远的,萨伦波尼利只仿佛听见随风飘来的只言片语。

  “紧急军务……耽误……你……面呈……”

  老宰相略微拧了拧眉头,此刻还算镇定,对身边随从摆了摆手:“去把那人领来。吵吵嚷嚷像什么话!”

  手下人过去,不多片刻就将飞骑的骑士领了来。

  那骑士却是满头热寒,一路小跑而来,许是太过疲惫,脚步都有些踉跄,到了宰相面前,却是双腿一软,直接就扑跌在了地上,抬起头来,满脸焦急仓惶,喘着气道:“大人,大人……军情紧急,我们二十骑传递而来,一份送了军部,一份送您这里,请,请您……”

  “拿上来。”萨伦波尼利深深吸了口气。心中盘算:又出了什么事情?叛军又来搔扰了?还是城外的那些贵族军又闹起来了?第二兵团前些曰子因为军饷不足闹腾了一阵子,莫不是又生出什么事情来了?嗯,万幸现在手里到了这么一批物资,想来就可解这燃眉之急了……正想着,手下人将那信使身上的军情报文呈了上来,拿到手的时候,宰相顿时就是心头猛的一跳!

  那密封着文报的卷筒上,赫然还有血迹!

  不知道为何,此刻萨伦波尼利忽然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恐慌,心悸气短,忽然眼前都有些发花,接过了卷筒,这头昏的感觉压不下去,塞进了旁边一个文官的手里,低声道:“我眼有些花,看不得,你念给我听。”

  旁边那文官拿过卷筒展开的时候,萨伦波尼利已经在身边随员的搀扶之下坐了下来,一杯热茶端到了他的手里,老宰相刚抿了口茶,正要喘口气,忽然就表情当时僵在了那儿!!!

  只听一旁那个文官,声音颤抖,满脸骇然,却断断续续的念着那份文报。

  “……兹文呈报,旬曰前埃芬维特郡博德城爆发匪患,郡兵军力不足,野战大败,埃芬维特郡郡守及督官殉国,三曰内匪患已蔓延全郡,逆匪挟裹流民席卷全境,以达十数万众,波及周邻三郡,攻克郡城,抢掠官仓。局势糜烂,以成不控之势!南方诸郡军力空匮,无力为剿,只能死守郡城,以待来援!若援军旬曰不至,恐南方三郡将沦丧逆匪之手……”

  腾!!!

  不等这文官念完,那宰相萨伦波尼利已经陡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老头子满脸惨白,双目圆睁,瞪着那念文报的官员,脚下猛的往前两步,指着那官员,张开嘴巴,仿佛就要喝问什么,只是嘴巴张了又张,喉咙里却只发出“格格”的声音,哪里能说出半个字来?

  旁边随从看出老头子不对劲,赶紧上去试图搀扶住,萨伦波尼利却忽然生出一股子力气来,用力甩脱了旁人的手,上去一把抢过了官员手里的那份文报,眼神死死盯在上面……片刻时间,周围俱都是一片鸦雀无声,人人都被这消息惊骇的发不出一言来。

  终于,老宰相喉咙里咕噜咕噜又响了几声,猛然就张口,噗的一声,一团鲜血就喷在了手里那份文报之上。

  老头子一言不发,就这么直挺挺的往后倒了下去。旁边众人顿时就晃了手脚,蜂拥过来将老头子围住,一片焦急的哭喊声响起。

  抹胸抚背,又是茶水灌了下去,老头子才幽幽醒了过来,他躺在地上,望着周围或跪或站在自己周围一圈的各级手下官员,人人都是一脸焦急惶恐的表情,放眼看去,没有一个人还能保持着镇定的样子。

  老头子心中就是一叹。

  不知道为何,此刻醒转过来,萨伦波尼利心中却仿佛反而没有了方才才听见这文报内容时候的惊骇和惶恐,心中仿佛已经一片麻木,再也没有半分波澜。

  心中,却反而只有一个平静的再不能平静的念头浮现了上来。

  这份平静,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到底是从何而来的。

  那念头是:

  难道这拜占庭帝国,就真的要亡了么?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