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 【死阵】

   那刺耳的声音,震的夏亚仿佛头皮都发麻,这声音似乎是就在自己的头顶落下,还带着强烈的回响,让人听了,耳朵里都仿佛还留着嗡嗡的声音。

  周围的那些浓雾飞快的散去不见,一切很快就恢复了清晰。

  夏亚放眼四顾望去,却发现周围俱都是一片紫色亮丽的光芒。

  周围的所在,仿佛是一个焕发着紫色光芒的世界。这是一个巨大的水晶洞,周围俱都是紫色的水晶,那些水晶上幻化着光芒,映衬得人身上仿佛都涂抹了一层紫色光环。

  这水晶洞的面积远远超出了夏亚的预料,记忆之中,只怕燕京的皇宫前的广场也没有这么大……更让夏亚意外的是,他就站在这个水晶洞的中央,抬头看去,头顶正是那个自己一路下来的巨大窟窿,望去也不知道有多深。周围的水晶,就直接裸露在空气之中,形成各种奇形怪状的模样,有的凸起嶙峋,有的圆润光滑,还有的仿佛就似乎是各种生物的造型,可算是千奇百怪。

  只是这浓雾散去,夏亚发现自己就站在那儿,身边的同伴,多多罗和达尔文两人,居然也就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只是多多罗已经躺在了地上,双目紧闭,口中喃喃自语,也不知道是昏睡还是怎么回事。

  而达尔文的样子,更加奇怪。

  这个家伙就站在那儿,眼光呆滞的望着前方,口中念念有词,就仿佛是失了魂魄一般。

  夏亚抬头四顾,却没有找到那个刺耳的声音来源,只好先走了过去,将地上的多多罗扶了起来,用力推了两下,多多罗才终于哼了几声,缓缓的睁开眼睛来,口齿含混不清,眼皮翻了翻,望了夏亚一眼,道:“夷?老爷,你也来参加我的典礼……”

  夏亚没好气道:“什么典礼,你是昏了头了么?”说着,干脆伸手在多多罗的脸上正反抽了两个耳光,多多罗“哎哟”痛叫一声,这次才算真的清醒了,猛的跳了起来,看了看四周,瞪大了眼睛,大惊小怪的叫嚷了几声,最后看着夏亚,一脸沮丧:“唉,唉……原来我做梦了么?唉,这,这可……”

  “做梦?你做的什么梦?”夏亚心里一动。

  多多罗期期艾艾的似乎有些尴尬,不过在夏亚一瞪眼之后,魔法师哭丧着脸道:“老爷,我迷迷糊糊的就好像回到了燕京魔法学院,学院的元老们说我功勋卓著,魔法强大,一致要推举我来担任魔法学院的大魔导师,那个……那个……我这个人嘛,最是虚怀若谷,你是知道我的,我当然就推辞啦,不过那些元老们再三坚持,只说我是百年不遇的魔法天才,魔法学院只有在我的领导之下才能发扬光大,我一听居然是这么重要的担子,那个……我个人荣辱事小,将魔法的光芒发扬光大事大,最后嘛……在他们极力的请求之下,我也只好马马虎虎的答应了,正要举行就职典礼的时候,我眼睛一睁,你,你……你就……”

  夏亚叹了口气,摆摆手:“好啦,咱们是中了别人的套儿了!嘿嘿,还真是好手段啊!这么一个幻术魔法,居然把咱们三个都迷住了!”

  说着,夏亚走过去,看了看还兀自愣在那儿的达尔文,正要伸手去推达尔文,手指还没有碰到达尔文的衣服,却忽然缩了回来。

  达尔文的口中喃喃自语的言辞,却吸引了夏亚的注意,他侧过头去,仔细听了几句,脸色就不免有些古怪了起来。

  只听见达尔文的口中,隐隐约约断断续续的,却仿佛是这么几句:

  “我不信,我不信……不信……不信……”

  夏亚皱了皱眉,这达尔文的心思最是深沉,自己和这么一个家伙成了同伴,可都是时刻心中要提防着他,天知道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就会暗中使坏将自己给卖了。

  刚才大家中的这个幻术,虽然不是真的让人掉进自己的梦境意识之中,但是仿佛也是能激发人会看到自己心中的一些潜意识和内心的秘密,现在达尔文还没有醒来,正是窥探这个家伙的最好的机会。

  但是……他口中说的什么“不信”,却让夏亚怎么也猜不透到底是什么意思。

  夏亚正站在那儿思索,多多罗在后面小心翼翼道:“那个,老爷,我们不叫醒他么?”

  夏亚回头看了多多罗一眼,眼珠转了转:“先不忙。嗯,你站在这儿看着他,我去前面瞧瞧。”说着,握紧了火叉,肃然道:“对手就在暗中窥探咱们,小心一些,可别又着了人家的道!嘿,刚才那个幻术就挺厉害的!”

  多多罗脸色顿时泛白,双股战战,两腿发软,哆哆嗦嗦道:“那个,老爷,咱们……”

  “闭嘴,站在这里别乱动!”夏亚哼了一声,横着火叉就往前走了去。

  这的紫水晶洞穴宽阔之极,放眼看去,仿佛一切都是水晶的世界,夏亚在这洞穴之中往前走了好一会儿,往回望了一眼,看见多多罗的身影在远处,已经站立不住,而是蹲在了那儿。眼看夏亚走远,多多罗还忍不住喊了一声:“老爷,前面,前面没什么动静吧?”

  “你站在那儿别动就行了!!”夏亚眉头越发的紧紧拧在了一起。

  这洞穴之中似乎除了紫水晶就再无它物了,就连刚才那个对自己施展了幻术魔法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还有先前的那个巨大的远古巨龙的头颅,也没有在这里出现,去了什么地方也不知道。

  可问题是,这紫水晶洞穴之中,除了头顶上自己一行人下来的那个窟窿之外,就再无其他的出入口了。先前那个巨型的远古巨龙的头颅骸骨,却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难道是在空气之中凭空消失了不成?

  又望周围随意走了会儿,夏亚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怪异的感觉,只觉得自己站在这个水晶洞穴之中,总觉得哪里有些古怪,可到底古怪在哪里,却一时想不出来头绪。

  这么左右各走了会儿,除了满目的紫色水晶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发现了,夏亚叹了口气,终于转身往回走来,心中暗想:看来还是得把达尔文叫醒才行,那个家伙虽然需要提防,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聪明绝顶,说不定自己看不出来得问题,他就能看透。

  正往回走,走了几步,夏亚猛然就站住了,心中仿佛陡然划过一道闪电一般!原本心中的那个怪异的感觉,忽然一下猛然的清晰了起来!

  他立刻瞪圆了眼睛,看着身边一块巨大的紫水晶,足足有四五米的高度,夏亚立刻一个翻身跃了上去,站在上面,居高临下四面观望,顿时就脸上露出惊奇的表情来。

  “啊!我明白了!!”

  夏亚用力一拍自己的脑袋,大声喝道:“我看出来!这里,这里果然是有古怪的!!”

  他深深吸了口气,表情越发的激动起来。

  圆的!这个地方,是圆的!!

  ※※※一般的洞穴,若是圆形的,倒也不算奇怪。大部分洞穴都是圆拱形状的,并不算特别,但是眼下夏亚所在的这个紫色水晶的洞穴,无论是左看右看,这洞穴也是呈现出圆拱形状,就仿佛一只倒扣的碗。

  可问题是,这个洞穴的边缘,圆的也太过规则了!

  简直就仿佛是用尺子量出来规划出来的一般。圆的没有半分瑕疵,没有一点儿变形,完全就是一个标标准准的圆形!

  如此标准的滚圆的形状,夏亚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它是天然形成的!

  纵然大自然偶尔也会出现一些神庙的构造,鬼斧神工,但是也绝对不会弄出如此一个规则的不能在规则的圆形来!

  这样规则的圆拱形状的洞穴,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姓:它是人为弄出来的!

  ※※※可是,这里并不是什么地下的宫殿,而是位于一个远古的巨型的火山的山口之下!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人将地下的宫殿或者别的什么建筑建造在这种地方的。

  可这里偏偏就有一个分明是人为弄出来的圆形的水晶洞,那么……夏亚深深吸了口气:“难道……这里,就是达尔文说的那个……亡灵魔法的魔法阵?”

  他飞快的跳下了水晶,大步跑了回去,一把抓住了多多罗,急忙道:“多多罗!你对亡灵魔法阵,有多少了解?”

  多多罗被夏亚提了起来,用力晃了晃脖子,才赶紧道:“老爷,亡灵魔法我不是太在行,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但凡是魔法阵,不论是什么系的,只要是魔法阵,大多都有一些共同之处,总是有迹可寻的。就算是我不懂亡灵魔法,但是至少对魔法阵还是懂一些的。所以,只要是魔法阵,我多少能看出一点门道。”多多罗说到这里,看了夏亚一眼:“您的意思,这里……”

  “应该就是这里!”夏亚深吸了口气,可随即皱眉道:“不对啊,如果这里是一个亡灵魔法阵,而且,按照达尔文说的,还是一个禁咒级的亡灵魔法阵,那么……在这个魔法阵的中央枢纽,应该是亡灵黑暗气息最重的地方,我们站在这种地方,就会被黑暗气息侵蚀,可是为什么我在这里,却偏偏一点都感觉不到亡灵黑暗气息呢?”

  多多罗眨巴了眨巴眼睛,双手一摊:“那个,我也不明白。”

  随即夏亚将多多罗提到了高处:“你仔细看看这个洞穴,周围都是滚圆的形状,必定不可能是自然生成的!你看看,这里会不会就是一个巨大的魔法阵所在。”

  多多罗被夏亚高高举了起来,值得赶紧打起精神来四处观察,看了会儿,他点了点头:“夷?果然是圆形的呢!”

  夏亚将他放了下来,多多罗立刻从怀里摸了摸,摸出了一个折尺一般的东西来,放在眼前,在四周瞄了瞄,才郑重道:“老爷,这个地方的确是有些古怪的。”

  顿了顿,多多罗看出了夏亚眼神里的不耐烦,才赶紧道:“我想,这里很可能的确就是一个魔法阵的中枢,但是……至于是不是亡灵魔法阵,我可就不知道了。”

  他指着周围,道;“老爷你看……历来大部分魔法阵,都是按照六芒星的图案来布置的,六芒星,六个星角的角尖上,若是将六个点,用弧线连接起来,就刚好是一个标准的圆形。而对于魔法阵的阵式来说,魔法阵的枢纽,一般来说,都会布置在六个角的其中之一的角尖上,当然,也可能布置在六芒星的正中央,这都是要看布置魔法阵的魔法师本人的喜好或者能力的强弱来区分了。可是……”

  “可是什么?”

  多多罗皱眉道:“可是,一般来说,枢纽的位置,都会有特殊的东西,也就是布置魔法阵需要的材料,虽然魔法阵大部分都是用水晶来布置,但是在枢纽的位置,都会放置魔法师本人的印记的东西,比如说某个魔法卷轴,或者是带着魔力的徽章,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东西。可是这里……”

  说着,多多罗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四周,他的意思倒是不难理解:这里除了水晶就是水晶,别的却是什么都没有的。

  夏亚望着多多罗:“你的意思是,这里没有枢纽的存在?”

  “是的,所谓的枢纽,其实就是一个开关,是布置阵法的魔法师本人留下的一个开关。方便魔法师本人进出控制魔法阵,或者开启,或者关闭。一般来说,都是如此,可若是没有枢纽的话,也就是说,这个魔法阵,是一个‘死阵’,布置这个魔法阵的魔法师本人,在弄出这个阵法之后,就没想过要将它关闭。但是,这却是违反了常理的。因为一个魔法阵布置出来,是需要耗费很多很多材料的,这些材料,在魔法阵使用过之后,是可以回收起来,留着今后继续使用的。所以一般来说,魔法师布置出一个魔法阵,都会留下枢纽,以留着今后当魔法阵使用过了之后,阵法关闭了,将其中的一些稀有和罕见的材料回收带走。死阵……在魔法世界里,魔法师可是不会轻易这么做的,除非……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多多罗的神色也罕见的严肃了起来,他略微犹豫了一下,低声道:“除非是魔法师本人都觉得,情况非常恶劣,布置出这个魔法阵,也只是下定了决心和对手同归于尽,所以就没有必要留下枢纽来给自己今后回来回收材料,所以,我们才会叫这种阵法为‘死阵’。”

  说到这里,多多罗忽然又道:“还有一条,也很奇怪,就是……就是这里的水晶。”

  他叹了口气:“我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紫水晶。老爷,紫水晶可是非常罕见和珍贵的东西,对于任何一个魔法师来说,紫水晶的价值,都是极其昂贵的魔法材料。可是紫水晶矿,在这个世界上一直都比较罕见。刚才我以为这个地方是一个天然的地下洞穴,如果这里是一个天然的紫水晶矿,那倒是不奇怪,毕竟这世界上无奇不有……可如果确定这里是人为弄出来的一个魔法阵,那就奇怪了!至少我就可以确定,哪怕是再厉害的大魔法师,哪怕是实力强大到了譬如梅林大人这种级别的强者魔法师,也绝对没有本钱弄出这么多紫水晶来布置一个魔法阵!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都绝对不可能有任何一个魔法师有这么恐怖的财力,弄出如此巨大的一个紫水晶魔法阵来!甚至我可以说,就算是现在将帝国魔法学院的库存全部掏空了,只怕整个帝国魔法学院的库存,还有那些高级大法师们的私人珍藏全部掏出来堆在一起,恐怕也凑不出这么多紫水晶来!别说这么多了,只怕连十分之一都凑不出来!魔法师相对普通人,甚至是相对很多贵族来说,都比较富有,但是魔法师也绝对不可能富有到这种程度的。”

  夏亚点了点头,觉得多多罗的话也很有道理:“那么,你认为,这里如此许多的紫水晶,是……”

  “我不知道。”多多罗叹息:“我在魔法学院求学的时候,专门学习魔法阵理论的时候,魔法学院有一份资料,是将历史上所有的伟大的,罕见的,传奇的魔法阵罗列了出来,将那些最最有名最最有代表姓的各种阵法记录了出来,这些阵法曾经都是哪一个伟大的魔法师的手笔,是出现在什么年代,在历史上造成了什么巨大的影响,影响了什么巨大的事情,这一切都有记录的。但是我学的魔法阵的学识里,从来没有记录过这么一个庞大的紫水晶魔法阵。这么一个巨大的紫水晶魔法阵,就算是倾一国的财力,都是没可能做到的。”

  两人面面相觑,都是不得要领。

  夏亚正待问,忽然就听见身后传来了一声深深的叹息。

  “你别为难这个小魔法师了。”

  达尔文在身后,不知道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嗓音有些嘶哑,冷冷的看着夏亚:“我知道这个阵法的来历了……哼,这么多的紫水晶,当然不可能是人类魔法师弄出来的。这世界上唯一能凑出这么多紫水晶的,只有龙族!别忘了,龙族的寿命漫长,而且天姓喜欢收藏各种珍宝!只有龙族,才能拿出这么多紫水晶来。”

  说着,达尔文已经缓缓的走了过来,他的手就负在身后,一步一步走来的时候,眼神里仿佛有些火花一般的东西闪过,走到了两人面前,达尔文深深吸了口气:“好了,你们还有什么问题么?”

  夏亚皱眉,望着达尔文:“你醒了?什么时候醒的?”

  达尔文仿佛笑了笑:“醒了很久了。”

  他脸上的笑容,落入夏亚的眼中,忽然变得是如此的诡异!

  夏亚猛然心中就是一阵强烈的不安来,正要说话,忽然之间,达尔文猛然往前窜了一步!此刻他的身形,居然是快如闪电一般,如此的迅猛!

  达尔文忽然贴了上来,夏亚立刻就意识到不好,身子立刻就往后退了出去,同时一手已经抓住了多多罗的手臂,将多多罗往自己的身后拉。

  可就在这个时候,多多罗已经惨叫了一声!他的胸口,血光喷洒了出来,达尔文手里一柄短剑,已经从多多罗的身后刺了进去,剑锋透胸而出!

  夏亚大喝一声,手里火叉刺了过去,可是火叉刺过去的时候,达尔文的身子已经忽然就在眼前消失不见,影子一晃,已经出现在了十余米之外,身子悬浮在半空,全身都然就缭绕起了团团的黑色气息来!

  夏亚赶紧将多多罗抱住了,多多罗身上被一剑刺穿,早已经疼晕了过去,鲜血流淌不止,顿时身上的袍子都被血染红了。夏亚心中狂怒,用力撕开了多多罗的衣服,眼看可怜的魔法师,胸口的剑疮约莫有半寸那么宽,鲜血流淌不止,夏亚的手用力按在上面,却哪里能止住血的流淌?

  正着急,多多罗忽然略微醒转了一点,魔法师的眼睛勉强睁开一线,低头看着自己的伤口,用力吸了口气,虽然疼的声音都哆嗦了,但是却终于断断续续的念出了一小句咒语来。

  很快,他的身上浮现出一团乳白色的光芒来,乳白色的光芒之下,伤口虽然没有立刻愈合,但是鲜血的流淌却终于停止了,夏亚赶紧将多多罗的袍子扯下一条来,用力裹住了伤口。

  多多罗吸了口气,颤声道:“老,老爷,我……”

  “别担心,我在这里,你死不了的!我会带你活着回去!”夏亚狠狠咬了咬牙,将多多罗轻轻放下,抬起头来,死死盯着远处的达尔文。

  此刻,达尔文的身子依然悬浮在半空,身子周围的黑气越发的浓烈,和四周紫色的水晶光芒形成的鲜明的反差对比来。更让夏亚惊奇的是,达尔文的身体后面,黑气之中,有一对白色的骨翼,正在黑气之中缓缓的形成,慢慢的显现出来。

  “达尔文!你这个混蛋,到底想干什么!!”夏亚眼睛里已经露出了杀气来。

  黑气之中的达尔文没有回答,却抬起头来,他一头的金发,忽然很快就变成了黑色,而且头发还在疯狂的生长,很快就长的拖到了脚下。身后的那对骨翼已经缓缓的张开,就在半空之中扑扇了两下,身子就腾的越发的高了。

  让夏亚吃惊的是,达尔文的一双眸子,仿佛也变得越来越妖异,那眼珠,仿佛都变成了妖异的绿色!远远看去,就仿佛闪着两点诡异的绿火!

  夏亚忽然心里猛然一沉,失声道:“啊!你,你不是达尔文!你!你是什么东西?!”

  达尔文终于缓缓张开了口,嗓音艰涩而嘶哑,桀桀长笑了几声,那声音刺耳,却是让夏亚立刻就辨认了出来!

  “我?是你唤醒了我,现在就已经不认识了么!”

  不知道为什么,那刺耳的桀桀的笑声落在耳中,就让夏亚心中一阵无法压抑的心烦意乱,情绪变得异常浮躁起来,忍不住就喝骂一声:“老子管你是什么鬼东西!也一叉把你捅个窟窿!”

  说完,他已经大喝一声,飞身扑了上去!

  人在空中,夏亚手里的火叉已经凌空刺了出去,红色的绯红杀气在他身上显现出来,顿时红光闪烁,一道红色的闪电就迎面击向了达尔文!

  达尔文就悬浮在半空,眼看着那一道红色的光芒到了面前,他却并没有躲闪,只是身后的那两片骨翼忽然收拢,将他的身躯裹在了其中。

  红色的光芒立刻就直接击在了骨翼之上,顿时就听见轰的一声巨响,夏亚就感觉到面前强烈的气流扑面而来,轰鸣声之中,仿佛达尔文整个人都在绯红杀气的红光之中被击的粉碎!

  可是等那红色的光芒黯淡下去之后,夏亚再往前看去,却看见达尔文的身躯,却依然完好无损的漂浮在半空!那一对骨翼张开,别说是什么损伤了,连一小片骨头都不曾缺了!

  达尔文的眼睛里,那绿色的火光却是越发的明亮了起来,他仿佛惬意的深深舒了口气:“好强大纯正的力量!哈哈哈!等了这么久的岁月!我早已经饿了!这么纯正的力量,对我来说,可是再好不过的美餐了!”

  夏亚心中又惊又怒,本能的,挺起火叉来,就准备抬手再攻击。但是忽然心中生出了一个闪电般的念头来,这个强烈的念头,强行压抑了攻击的欲望,夏亚稳稳站住,指着远处:“你,你是什么东西?!”

  “嘿,很聪明的家伙,知道不能主动攻击我么?”达尔文尖锐的笑声,仿佛某种野兽在磨牙一般:“就算你不攻击我,难道我就不能吞掉你了么!”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