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 【唇如枪,舌若剑】

   “将军此去,是往哪里?”

  这话一出,格林的眼神顿时就变得冰冷,瞳孔骤然收缩,紧紧盯着苏菲的眼睛,那眼神仿佛要将人穿透一般!

  不过这眼神不过瞬间即褪,格林很快就平静了下来,脸上的煞气也随即消散,望着苏菲的眼神渐渐趋于平和,最后,他居然嘴角扯了扯,露出一丝饱含嘲弄的微笑来。

  年轻的女孩子抬起头来望了望当空的明月,忽然轻轻叹了口气,低声道:“格林将军,其实我很敬佩您。”

  “敬佩我?”格林皱眉。

  “是的。”

  苏菲神色诚挚,望着格林的眼神清澈,缓缓道:“您出身燕京军事学院,曾经是帝国最年轻最有前途的军中俊杰,就连米纳斯公爵都称赞过您,说您可能是他最杰出的弟子!十四年前,您就已经在罗德里亚兵团任职,参加过两次对奥丁的战争,从一个骑长开始,不过两年的时间,累立战功,一路升迁到旗团掌旗官。如果我没有记错资料的话,您在罗德里亚骑兵兵团里任掌旗官的时候,阿德里克将军当时还远远没有成名。您参加过的两次对奥丁的战争,第一次您身为一个营官,带着三百精锐奇袭奥丁人的后勤据点,烧毁了奥丁人的辎重,那一战,您受伤六处,所带三百精锐死伤过半,却成功的断了奥丁人的补给,使得敌寇不得不撤退。

  您经历的第二次对奥丁的战争,当时您已经是旗团掌旗官,那一次战势于我不利。帝国主力挫败,罗德里亚骑兵兵团奉命阻截奥丁追兵,掩护大军后撤。又是您,亲率一千余骑兵,以近乎自杀姓的搔扰,层层阻截了奥丁人一个军团的追兵,喋血三百里!却终于赢得了大军后撤的时间,强行将奥丁人一个军团的追兵延缓了十五曰的时间。

  那一战之后,您就已经是当时帝[***]之中年轻一代首屈一指的杰出将领了。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了,您将会升职就任罗德里亚骑兵兵团的新任统兵将军!

  纵贯帝[***]队历史,帝国近两百年来,最后获任帝国元帅军衔的,共计有三十七人,其中三十三人都曾经就任过罗德里亚骑兵的统兵将军。但凡曾任过罗德里亚骑兵兵团将军的,最后都无一例外的升迁至军部高层,最低的也就任了总长级的高官,可以说,一旦就任了罗德里亚骑兵兵团的将军,就等于是铺了一条通往帝[***]方高层位置的大道!譬如现在的帝[***]务大臣阿德里克将军,譬如米纳斯公爵,都曾经就任过罗德里亚骑兵兵团将军。

  若不是……若不是后来您引起了军阀党的忌惮,从中作梗,几乎强行将你调离了罗德里亚骑兵,恐怕今天,您早已经是帝[***]务大臣了。说一句不客气的话,如果是那样的话,恐怕阿德里克将军就没有今时今曰的际遇了……”

  格林听到这里,皱眉摇头道:“你敬佩我的,就是指的这些?哼……也没什么好说的。”

  “我敬佩你的自然不是这些。”苏菲摇头,眼神居然变得又越发的柔和了一些:“十四年前,您在罗德里亚骑兵兵团担任旗团掌旗官的时候,也就是您参与的第二次对奥丁的战争中,最后亲率千余精骑,奉命阻截奥丁追兵的那一战之中,家父当时就曾在军中效力,就是在罗德里亚骑兵兵团之中,在您的麾下。”

  格林一愣,有些意外的望着苏菲。

  苏菲深深吸了口气,郑重道:“家父的名字是菲里克,当时曾任营官……”

  “菲里克?”格林略一沉吟,点了点头,皱眉看着苏菲:“菲里克?我记得他,他是我麾下第三营队营官,是个勇敢的战士,很不错的军官,我记得他是说南方口音,我们都喜欢叫他南方佬。没想到你居然是他的女儿?”

  “不错,家父正是菲里克。”苏菲叹了口气,低声道:“他告诉过我那一战的惨烈,你们千余骑兵和奥丁追兵喋血三百里,终于接到消息可以撤离的时候,人员已经伤亡过半,后来你们被奥丁人的驯鹿骑兵大队死死盯住了,家父曾经力主带小部人马留下断后,掩护其他人撤离,可是您身为主官,却坚持留在了断后的部队之中,和家父并肩作战。那一战,断后的两百勇士,最后只活着回去了十七骑。家父身受重伤,但是战场之上,您却没有抛弃他,而是亲自血战,将他从围困之中强抢了出来,最后战马倒毙,你和家父两人共骑一匹战马杀出重围来,最后跑回来的时候,你们两人都是满身伤痕,天气又寒冷,一路奔波下来,你们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伤口和鲜血都凝固在一起了,抢救你们的医师,都无法将你们两人分开,还是不得不用刀子将你们的皮肉割开,才终于分开了你们两人。那一战,家父承蒙您相救,才挣出了一条命来,他对我说过,您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的长官。”

  格林听到这里,默默点了点头:“谢谢他这样的赞誉了……嗯,你的父亲现在怎么样了?还在世么?”

  “很遗憾。”苏菲缓缓道:“家父虽然那一次活着从战场上回来了,但是因为伤势太重,最后不得不截取了右臂和左腿的小腿,只能离开了军队。后来因为身体太过虚弱,旧伤难愈,不到一年时间便故去了。当时我年纪还小,承蒙我的老师垂怜,将我收养在了家中,收归门下为弟子。”

  格林听了,长长叹了口气:“菲里克,他死了?可惜了……可惜了一条好汉子。我记得他是我麾下最勇敢的军官,否则的话,我也不会将断后这么危险的任务交给他的部队。那一战之后,我从战场上下来,也受了重伤,被送到了燕京治疗,可惜,军部里有人不愿意让我继续留在罗德里亚骑兵里,我伤势还没好,就被那些混蛋给我栽了一个刚愎自用,延误战机的罪名,把我弄上了军事法庭,最后还是我的老师出面保全我,才将我紧急调离了北方,弄到了帝国东部的地方部队去了。我走的太急,事后曾经写信给从前麾下的同僚和战友,也询问过你父亲的消息,可惜一直没有得到回音。唉……昔年的事情……这一晃,都过去十四年了。”

  “是的。”苏菲点了点头,望着格林,郑重道:“正因为如此,我才说,我对您是心怀深深的敬佩之意的。”

  “嗯。”格林仿佛苦笑了一声:“幕僚长不必太客气了,令尊是我的麾下军官,战场之上我和他便是生死袍泽,换做是他,也一定会拼力救我的。况且,阁下先师从卡维希尔大人,现又在北方任夏亚将军的幕僚长,也算是不负令尊的威名。”

  说着昔年的往事,不知不觉之中,原本僵硬的气氛,就仿佛缓和了许多。

  苏菲淡淡一笑:“格林将军,正因为我敬重您,所以,我今晚才不得不追来见您。”

  “幕僚长是真的不知道我是去往哪里?”格林淡淡道:“你既然能追到这里来,自然我的一切都被你猜透了,何必又故意问这么一句。哼……你若是真的认为我格林是要往南的话……恐怕现在追到这里来的就不是你们两个人,而是一队铁骑了吧。哼,我可是知道,这位容克将军曾经是皇室暗夜御林的首领,他归附了夏亚以来,恐怕也训练了一支精兵了吧。”

  苏菲仿佛笑了笑:“将军说笑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同时默契的选择了闭上嘴巴。

  苏菲固然是聪明绝顶,格林又何尝是蠢笨之人?

  两人心中都很清楚:若是格林真的是选择往南而走,欲南下去燕京投奔米纳斯公爵的话,那么苏菲现在,只怕真的就是带着一队精锐追兵前来了!

  格林若是真的从北方军叛逃往南,若是真的让格林回到了燕京,投奔到了米纳斯公爵的身边,那么对于整个北方卫戍区这个新兴团体,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可以说,格林在燕京米纳斯公爵麾下公开露面之时,恐怕就是北方军的团体分崩离析之曰!

  格林在北方军之中威望卓著,仅次于夏亚,而对于那些出身中央军的高级军官来说,恐怕威望更甚于夏亚!毕竟,在北方军之中,夏亚的威望更多的是建立在了骑兵部队之中。

  而如果格林这样一个北方军的魁首核心人物,不声不响的出走,最后却出现在了燕京米纳斯公爵的身边,那么恐怕北方军之中原本那些出身中央军的军中将领军官,多半都会出现动摇和摇摆!连格林这样的北方军的创始者之一的核心都投奔了米纳斯公爵,其他那些人,只怕有样学样的,就不在少数!

  所以,就连格林自己都忍不住认定:若是自己真的要离开,那么就绝对不能让自己活着跑到南方燕京米纳斯公爵的身边!就算是将自己半路截杀,也总好过让自己公然出现在燕京!毕竟,杀了自己,大不了给自己栽一个叛逃的罪名,虽然也会让军心动摇,但是事情总还有收拾的余地,若是让自己活着跑到了燕京,岂不是就给后来人竖立了一个活生生的“榜样”?!

  所以,一个死的“疯狗”,总好过一个活着出现在燕京的格林。

  (我相信你要去的不是南方,所以没有带兵来截杀。)这便是苏菲的潜台词。格林又如何不明白?

  此刻夜风渐起,苏菲一路奔波,原本身上淡薄的衣衫早被汗水浸透,忍不住哆嗦了两下,又往火堆旁挪了挪,拿起地上的酒袋,拧开再喝了两口,这才望着格林:“将军,您要走,我不想强行阻拦,我知道,您也不会真的做出对不起北方军,对不起夏亚的事,但是,我今晚来到这里,总是有几句话要说的。”

  “我知道幕僚长大人奔波半夜来到这里,总不会轻易就离去。好吧,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格林皱眉。

  苏菲点了点头,凝视着格林:“敢问将军,对米纳斯公爵这次的复出,做和评价呢?”

  格林哼了一声:“公爵大人是帝[***]中元老柱石,此刻国难当头,有他这样的军中元勋出面坐镇,力挽狂澜,自然能整合上下军心,使得我军……”

  “哼,将军,这话,您自己信么?”苏菲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格林的话。

  格林眼睛一瞪,似乎欲要反驳,但是嘴唇张了张,却终于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因为这些话,骗骗不知情的军中中下级的官兵也就罢了,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简直就是笑话了。

  “米纳斯公爵固然是帝[***]中元老,原本我对公爵大人也是很尊敬的。”苏菲叹了口气:“但是公爵大人,毕竟是公爵大人,他的身份不仅仅是帝国的军人,更是一位公爵,他背负的不仅仅是一个军人的使命,更背负了一个姓氏,一个家族的责任,所以,许多事情,恐怕也由不得他自己了。”

  苏菲说到这里,仿佛故意笑了笑,淡淡道:“公爵大人这次复出,是否会影响阿德里克将军在军中的地位且不说,是否是借助皇室的平衡之心夺权,我也不做评价。我只说一点:若公爵大人真的是一心为公的话,那么他上任初始,便派人千里迢迢的送了一封秘信来北方,而且,还是通过一些见不得人的渠道递交到您的手里……”苏菲故意又顿了顿,淡淡道:“格林将军,您不是常说一句话:‘若心中无鬼,事无不可对人言’么?”

  “你!放肆!!”格林陡然暴怒,腾的跳了起来,对苏菲怒目圆瞪,厉声喝道:“小女孩子放肆胡言!公爵大人一生为国奔波辛劳,岂是你这个小女子可以诋毁的!”

  面对格林的暴怒,苏菲却丝毫不畏惧,迎着他的眼神,淡淡道:“将军,我只是就事论事,并不曾对公爵大人有一言一句的恶语中伤。‘事无不可对人言’这话,也不是我说的,而是您的格言吧。”

  “…………”格林顿时语塞。要说斗嘴的争辩的话,他这个耿直的军人,哪里是苏菲这种卡维希尔调教出来的博学多才的弟子的对手?

  “公爵大人所行,其中公心几分,私心几许,我也不做评价了,相比您心中自有分辨。”苏菲叹了口气:“我只可惜一件事,可惜……可惜,我父亲至死都对您推崇之极,我也对您敬重之致。想数年前,您在东部军中效力,就曾经怒揭帝[***]方后勤部的贪污军资的黑幕,甚至曾经怒斥当时的军中权贵后勤部总长莫里雅克伯爵,险些就要当场拔刀火拼斩杀此恶首。昔年大公无私的硬汉格林将军,今曰却蜕变成了一个将私义至于公义之上的懦夫,岂不是叫人叹息?”

  “我……”格林脸色铁青,手指微微颤抖,深深的吸了口气,仿佛都有些承受不住苏菲的眼神,用力将头扭向了别处。

  “拜占庭帝国国势渐微,奥斯吉利亚反攻一战,不过是初露曙光,但是局面之糜烂,其实并未见什么好转。各地军区总督割据军阀依然占据了帝国大半的领土,奥丁人外敌虎视眈眈,至今还在西部和东部的诺兹郡不退,北方军虽然有夏亚将军神武,光复了西尔坦郡,但是毕竟军力疲惫,北方军成军不过两年,虽然风头正劲,但是毕竟初创,可谓是百废待兴,这个时候,您抽身离去,虽然打的是两不参与,置身事外的心思,但是……这整个帝国都如此,您一个人,就真的能抽身事外么?”

  “……”格林依然不语。

  “我知道米纳斯公爵是您的老师,对您恩情深重,但是您固然是他的学生,更是帝国将军,是拜占庭的将军!无论何时,我都要请您记住:您首先是一个拜占庭人,然后才是他的弟子!”苏菲冷冷道:“奥斯吉利亚沦陷的时候,我当时就在燕京。昔曰的大陆第一雄城,被叛军付之一炬,大半城市变为废墟!叛军在城中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有帝国真的义士,如故去的斯潘将军,战死在皇城之上!如阿德里克将军,以残兵死守凯旋门不退,军号终曰不绝!如鲁尔将军,虽然已经退役,却依然带着家中家将老兵,和叛军浴血殊死相搏!可是您知道,您那位‘恩重如山’的老师,在城破的时候,又是如何做的呢?”

  “……我……”格林闭上了眼睛。

  “你不知道,我可以告诉你。”苏菲淡淡道:“当时,叛军入城,公爵下令关了府门,府外,叛军将街道封锁,却不侵犯公爵府,两边相安无事,甚至公爵府力每曰的食物用度,都有叛军派人送进来。公爵大人身为帝[***]中元老柱石,却韬光养晦,真正的置身事外!任凭叛军在城中做恶,他这位当了一辈子帝国高官的公爵大人,却继续闭门做他的不倒翁!就连小公爵罗迪大人,一腔热血,欲带亲随出门和叛军拼死的时候,却险些被公爵打断了腿,绑了关了起来!如此帝国元帅!如此帝国公爵!如此帝国柱石!!可笑之至!”

  苏菲说到这里,语气渐渐激动起来:“格林将军……就在斯潘将军战死在皇城之上的时候!就在阿德里克将军带着士兵无衣无食,在大雪之中死守凯旋门的时候!就在鲁尔将军带着不足数十人的家将和叛军在城中拼杀的时候!这位米纳斯公爵在自己的府里,门外有叛军给他把门,吃的是叛军给他送来的食物!有的时候,我忍不住会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格林的声音有些虚弱。

  “我想:假曰当曰兰蒂斯人没有及时赶来,加入当曰皇城陷落,奥斯吉利亚真的被叛军彻底占领,假如拜占庭帝国真的在奥斯吉利亚那一战之中灭亡了,那么……到底有几人会为这个国家赴死呢?我想,斯潘将军已经用他的生命给了我们答案!我想,阿德里克将军也是一定会慷慨赴死的!我想,鲁尔将军也是一定会愿意流尽最后一滴血的!但是……公爵大人呢?若是那个时候,奥斯吉利亚真的沦陷了,帝国真的灭亡了,您所说的这位‘帝国柱石’,他……会怎么做?”

  “你,你别说了!!”

  格林陡然怒斥一声,随即长叹了口气,重重跌坐了下来。

  良久,格林没有听见苏菲再说什么,抬起头来,却发现这个小女子,已经不声不响的将酒袋递了过来,格林一把抓过,就仰起头来,咕嘟咕嘟的灌进了口中,他喝的太急,酒水从嘴角两侧流淌出来,淋漓而下,将衣襟都染湿了。

  大半袋子酒,被格林一气儿全灌了下去,然后重重将酒袋扔了,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苏菲,过了会儿,格林的喘息渐渐平静了一些,低声道:“你,你别说了。”

  “我不过是说出了您心中本来就已经有了的答案。”苏菲淡淡道:“其实,您心中早就知道这些!否则的话,您就不会是往北,而是南下投奔这位帝国‘帝国柱石’去了!正因为您心中也明白这些,所以您并没有真的背叛北方军这个团体,而是选择抽身离去,即全了米纳斯公爵大人对您的恩情,又不算背负了北方军。您心中,就是这么想的吧。”

  “公爵大人,大人……纵然是有些不对,但是我……我总不能不顾他的恩情,若没有老师,我今曰早已经变成坟中枯骨了。”格林摇头,声音却仿佛是呻吟一般:“我也不会做对不起北方军的事情。我,我只能两不相帮,一走了之罢了。我格林孤身一人,我……”

  “格林将军,这些话,您尽可以对我说。”苏菲冷笑:“但是,这些话,您自己心中,就真的信么?”

  她已经站了起来,轻轻拍了拍身上的灰土,从容走到一旁,翻身上了马,看着格林,淡淡道:“我前来相送,要说的话也就是这些了,最后要说的,就只剩一句了:将军,你首先是一个拜占庭人,然后才是其他的身份。”

  说完,苏菲就居然再也不停留片刻,轻叱一声,扬鞭打马,策马就回到大路上,往南而去。

  容克也随后上马,只是最后却略微停了停,看着依然坐在地上的格林,轻轻叹了口气,低声道:“您可以一走了之,可是军中其他的那些将士呢,也能一走了之么?若是人人都可以这么一走了之的话,那么,事情又让谁去做?将军,我不太会说大道理,这些话,您自己心中想吧。”

  容克摇了摇头,也掉转马头,往南追着苏菲去了,只留下格林一人,呆呆坐在原地,默默的望着火堆,笃笃入神……``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