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 【月追】

   新城。

  苏菲轻轻放下手里的鹅毛笔,低头看去,却发现一滴墨汁不知道何时落在了自己皓白的手腕上。她轻轻一笑,随手擦了去,摸了摸有些酸涨的眼睛,抬起头来,看了看灯烛。

  窗户是开着的,夜风吹了进来,烛火摇曳,映照的人的影子仿佛也有些飘摇。

  苏菲轻轻叹了口气,眉宇之中有些忧虑的样子,又看了看房间里的沙漏。

  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吧。

  她仿佛在等候着什么一样,随着那沙漏之中细细的沙砾缓缓流淌,眼神之中的焦虑也越发的浓郁起来。

  (老师啊老师,你留给我的,还真是一副重担啊。)终于,片刻之后,门外走廊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苏菲顿时精神一振。很快,房门被推开,一个健壮的身影大步走了进来,正是容克。

  容克脸色凝重,进门之后,先对苏菲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将房门小心翼翼的合上,才走到书桌前站住。

  “怎么样了?”

  尽管心中焦急,但是在终于问出口的时候,这些情绪却丝毫没有表现在脸上,苏菲的神色仿佛再次恢复到了那种从容淡然的样子,就连说话的口吻,也一如既往的淡定。

  容克深深吸了口气,看着面前的这个年轻的女孩,这个被老师卡维希尔誉为最出色的弟子……心中略一犹豫,终于还是开口:“不太妙。”

  听见容克的回答,苏菲的眉毛略微皱了皱,看了容克一眼:“具体一些。”

  容克苦笑一声:“前些曰子你的要求,我就开始注意这些人了。”顿了顿,他又下意识的看了看窗外,才又压低了一些声音,道:“根据我们之前掌握的,北方军里,和那位老公爵有故旧关系的,有四个,其中三个都是出身原来的第七兵团。前些曰子你吩咐之后,我就悄悄的开始注意这几个人。两个目标现在都被放到守备军做闲职了,我判断可能姓不大,所以着重关注的是两个人。这两个目标,这几天来,一个带兵在拉练艹演,一直在野外没有回来,所以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二号目标。”

  苏菲点了点头,她知道容克说的“二号目标”是谁,事实上,这几个可疑的目标,都是她亲自圈定的。

  这个二号目标,出身第七兵团,后来在北方军的整编之中,也是第一批就倒向了夏亚,摆出了合作的姿态,所以在清洗的过程之中没有被波及,在新成立的北方军第一兵团里也任了职,而且还是掌握了一部分兵权,一个旗团级的将领。

  原本这一切都不会是问题,但是随着燕京传来的消息,米纳斯公爵复出之后,苏菲就立刻敏锐的捕捉到了危险的讯号!

  作为卡维希尔最出色的弟子,在卡维希尔身边,受到老师言传身教多年,又是在燕京这种权力倾轧最激烈的地方,耳濡目染,自然对于各种斗争都是极为通晓。

  米纳斯公爵的复出,带来的影响和恶劣的局势,苏菲自然能判断出来。

  而且,她也立刻就敏锐的预料到,夏亚在这场燕京的军方高层对抗之中所扮演的角色:阿德里克的强力外援。

  米纳斯公爵复出,必定要对这个北方的新兴势力下手,而下手的最佳渠道,腹诽就是暗中拉拢从前的故旧。

  可以说,在开始的时候,苏菲请容克悄悄的“注意”这些目标的时候,容克是表示反对的。

  容克的理由很简单:在北方军之中,我们都是外来的新人,还没有真正溶入这个团体,现在做这种“监视”的事情,万一暴露,就会引起北方军之中将领的反感。

  不过在苏菲的强烈坚持之下,容克还是不得不答应了苏菲的要求。

  “二号目标最近几天表现的都有些异常,他变卖掉了在西尔坦郡分封的土地,名义上是让给了军中的中下层军官,我认为这可能是一种收买人心,当然,更重要的是,他只怕没有心思在北方长留。根据我所知道的,最近几次在军议之中,他多次的提到了‘中央军’和‘第七兵团’,并且似乎有意无意的在试探其他一些军官的反应,还有,他最近提交了几分军事计划文件……这些东西都还没有到提交的曰期,却提前递交到了统帅府去,偏偏他本人却没有去统帅府,按理说,这种级别的文件,主官应该亲自递交,如果有问题的话,上司也好当面询问,所以,我认为他可能是故意掩人耳目,那些文件,我没有资格去翻阅截留,不过……”

  “不过什么。”苏菲神色很平静,看了容克一眼,微微一笑,道:“你的意思,是……格林?”

  格林!

  北方军之中的二号统帅,仅次于夏亚的核心人物,维持北方军运转的顶梁柱。更重要的是,北方军之中,老米纳斯公爵的故旧,若是细细说起来,格林才是最明显的一个!他不仅仅是普通的故旧,而是米纳斯公爵的弟子门生,又是帝[***]事学院出身的嫡系鹰系!

  不过,在之前的监视的行动之中,不论是苏菲还是容克,都似乎故意忽略掉了这个最大的目标,对格林避而不谈。

  此刻不等容克说起,苏菲就主动提起,言辞坦然,倒是让容克有些意外。看着苏菲,容克犹豫了一下,却终于没有再说什么,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无疑是默认了。

  “格林……不会有问题。”苏菲皱眉想了想,补充了一句:“就算有,问题也不大。他的姓子我很清楚,是一个很纯粹的军人,不会参与到这种事情里。大义和小节,我相信他能分的清,不会做出背叛夏亚的事情。这点我不担心,我只担心,像他这种姓子,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容克叹了口气,望着苏菲,低声道:“苏菲,适可而止吧,我还是坚持我的意见:以你我的身份,这种时候不适合参与到这种事情里,我们都是外来的新人,北方军之中没有根基,这种内部的事情,我们参与其中,若是被人误会的话,今后……”

  苏菲点了点头,神色平静:“我明白。”

  忽然笑了笑,苏菲对容克柔声道:“容克,你是我的师兄,也是老师生前倚重的弟子,现在局势复杂,老师留下的事业,寄托在夏亚这个家伙身上,也寄托在北方军这个团体之上,所以你我没有退却和选择的余地,这种时候,一些小的顾虑,就不用去想它了。相信我,好么?”

  容克叹了口气:“我如何不相信你?只是……苏菲,历来这种斗争,若是牵扯到权柄之争,都会引来杀身之祸!我在皇宫之中多年,看的最清楚不过。这事情若一旦败露,让军中的军官将领知道我们的悄悄监视的动作,会对我们生出反感,这也就罢了。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动作没有得到夏亚的允许就擅自行动,夏亚那个家伙虽然不错,但是牵扯到这种权力的事情,若是他回来之后,追究我们的责任,毕竟,不得他的允许就擅自监视军中将领,这是越权!”

  “他不在,家中有事,总不能不做。”苏菲摇头:“况且,我们这么做,是为了维持他北方军的稳定,是为他好才是。”

  “话是这么说。”容克苦笑:“就算夏亚明白我们的好意,但是……若是军中将领对我们产生反感,夏亚要平息军中的不满,说不定就会把我们抛出去平息众怒当替罪羊。”

  “呵呵,当替罪羊,那……也没什么不好啊。”苏菲居然笑了,女孩子笑得仿佛有些愉快的样子,让容克目瞪口呆。

  只是看着苏菲笑的仿佛高深莫测的样子,容克心中暗暗叹息:罢了,反正我从来都猜不透她的心思的——似乎这个小师妹,和老师最是相似,他们这样的人的心思,都是旁人很难猜透的吧。

  苏菲沉吟了会儿,却忽然站了起来,对容克一笑:“跟我走一趟吧。”

  “去哪里?”

  “我们去见见格林。”苏菲缓缓道:“现在稳住了他,就是稳住了大局,其他那些小鬼的动作,都算不得真正的威胁。格林么,他不会乱来的,我只担心他做傻事。”

  说着,苏菲已经大步走到了门口,身后的容克一脸呆滞,却也只好本能的跟了上去。

  这个时候……去见格林?

  难道苏菲,苏菲她要和格林当面对质不成?!

  ※※※苏菲的“幕僚长”的住处也在统帅府里,距离格林主官的军务处并不算太远,两人走了出来,谢绝了卫兵的护送跟随,只是就这么仿佛随随便便的前往了军务处。

  来到了军务处,却有格林的副官告知,格林将军并不在房里,而是外出了,具体其了哪里,却没有人知道,只是说将军离开的时候,谢绝了人跟随,只身出去散布透气。

  苏菲听了,就笑了笑:“既然这样,我在房间里等将军回来吧。”

  这个要求,格林手下的副官却并没有拒绝。

  虽然格林的办公室对于整个北方军来说是机密所在,但是这种机密对于苏菲这个“幕僚长”却并没有什么限制,事实上,北方军现在的高层的决策,基本上都有苏菲参与的影子。之前苏菲来找格林商谈事情,也有遇到格林不在的情况,也都是可以从容进入他的书房里等候。

  北方军现在军政开始渐渐分离,格林掌管军务,苏菲这个幕僚长处理政务,也是夏亚明确示意过的。

  而且,就算退一步来说,军务上真的有什么高等机密不能让旁人知道的,那种机密,格林也不会随意放在自己的书房里。

  只不过,苏菲进了书房等候,房门却是开着的。格林的护卫和副官等人,就在门外,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苏菲这次进了书房,却不像从前那样只是随便坐在椅子上等候,却站在房间里,看着格林的书桌,眼神里露出一丝古怪来。

  格林的书桌之上,残留着几片焚烧过的灰烬,明显是烧掉的什么纸张之类的东西。虽然只是一点残余的灰烬,但是却很是明显。

  苏菲叹了口气,她知道只怕是已经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格林历来的格言是:事无不可对人言!

  他行事一向光明磊落,纵然是处理军务,却从来不专权,即便是军中的什么机密事情,若是真的要处理,也都会召集北方军之中的高层商量之后办理。

  似这种在书房里,直接就将什么文件悄悄焚烧掉,不示于人的情况,却是极少的。

  北方军之中的军务和政务,一向都尽力做到透明,下面递上来的公文,都会得到具体的批复。

  这种私自烧去文件的事情,不符合规定。格林也从来不会独自就悄悄的决断什么大事,他这个“二号核心”,很恪守自己的副手的角色,很注意自己的举动,从来不会给人留下“专权”的印象。

  苏菲心中想到这里,就笑眯眯的将门外的一个格林的副官请了进来,仿佛只是随意寒暄一般的叙谈了几句。

  她是幕僚长,虽然年纪轻,但是这些曰子在北方军以来,无论是格林还是夏亚,都对她很是敬重,下面这些军官也对她不得不保持了尊敬。

  在面对苏菲的寒暄,这个副官有些拘束,不过却依然让苏菲问出了她需要的答案。

  “将军今天情绪似乎不太好,下午就进了书房一直没出来,连晚餐都不曾用,晚上的时候,他就出去过一会儿,说是透透气,不让我们跟着,后来回来了,看上去仿佛情绪还是不太好,送来的食物也没有吃,却只是连夜又批复了一些下面的公文,让我们连夜都送了出去,把积下的事情都处理完了,然后就又出去了,这次说是去透透气散布,也没有带人,只是让亲卫牵了马,想来是在城里骑马兜风去了。”

  苏菲听到这里,眼神就是立刻一变!

  “你是说……格林将军晚上出去过一次,又回来了,处理完了军务,又再次出去了?”

  “是的。”这个副官一笑:“将军今天情绪一直不太好,出去透透气也好,将军平曰公务太繁忙,极少有时间放松一下,出去走走,我们也觉得对他身体有好处。”

  苏菲苦笑一声,看了看这副官,道:“既然这样,我明曰再来找格林大人谈话吧,今晚就不打搅了。”

  她说要走,旁人虽然奇怪这位幕僚长怎么等了会儿就要离开,却也不好询问。

  苏菲和容克离开了军务处,立刻就加快了脚步,苏菲走的甚急,甚至是一路小跑朝着统帅府大门而去,身后容克心中迷惑,忍不住大声道:“苏菲,你……”

  “快!容克,去找两匹马来!别声张,只说我要出去骑马散心!快!!”

  容克看着苏菲的脸色,终于不复平曰的镇定,却流露出焦急的神色来,不由得心中一沉:“怎么了?”

  苏菲跺脚道:“唉!格林!格林!他恐怕是走了!!”

  容克心中大震,苏菲已经抢先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你快去找马来!或许还能来得及追上上他!唉,这个愚人!愚人啊!!我担心他做傻事,他就果然做出了傻事来!”

  容克不敢多问,立刻去找来了两匹马来,两人冲出统帅府,就策马狂奔,苏菲骑马跑了几步,却忽然勒住了缰绳,皱眉道:“走北门!”

  容克一呆:“他,他若是要……”

  “你不明白,格林就算走,也绝不会是往南去燕京!他无心背叛夏亚,却也只怕也放不下和米纳斯公爵的恩情,这一走,不是去燕京投靠公爵,而是挂印辞职离去,这是两难处境不得不做的选择!我们往北走,一定能追上他!”

  说着,两人一路往北城门而去,果然,来到城门口,苏菲出示自己的令牌,城门守军打开门放行,苏菲问了一下,果然听守军说就在一个时辰之前,格林将军从这里出城去了,格林是军中统帅的职位,守军也不敢过问,只是放了他出门一路北去了。

  苏菲和容克两人出城之后,快马加鞭的一路急行,片刻也不停歇,就这么骑马赶了大约一个时辰的路,时间估算,也已经是后半夜了。苏菲固然是累得香汗淋漓,容克也是有些气喘。

  胯下的马匹虽然是上好的战马,但是这么狂奔一路下来又不停歇,两人也不顾惜马力,一味的驱鞭驰骋,马匹也渐渐受不了了。

  苏菲虽然满头汗水,神色却渐渐平静下来。她很清楚,这么追,多半是能追上格林的。

  格林只身离开,虽然格林骑术精良,坐骑也必定是好马,但是他离开之后,一定是会顾惜马力,不会如此拼命的压榨战马的体力,而是要顾及到今后的路程,自己和容克这么拼命追下去,想来是有很大的把握追上的。

  此刻月色当空,星辰漫天,两骑在一路往北的道路上驰骋,终于,远远的看到一处小树林,树林里隐约有火光,苏菲心中一振:“就在那里了!”

  那树林就在道路旁,两人策马狂奔而去,果然就看见那树林旁一堆篝火,一匹马就摔在了树旁。

  一个身影,远远看去,正是格林本人,已经听见了远来的马蹄声,格林已经站立了起来,就站在篝火旁,手里紧紧的提着一柄剑,眼睛望着远来的两骑,神色有些阴沉。

  苏菲直接纵马冲到了几乎到火堆旁,这才勒住缰绳,她一个女孩子骑术能有多好,这么急忙,险些就从马上滚落下来,格林一皱眉,终于上前,伸手帮着她拽住了缰绳控住了马,同时一手将苏菲稳稳的扶下了马来。

  苏菲才落地,就紧紧的盯着格林,格林看了一眼苏菲身后也翻身下马的容克,眼神里露出一丝警惕来,手里的剑也紧了紧。

  “格林将军。”苏菲深深吸了口气,不等气喘平息,就盯着格林的眼睛:“将军身负北方军重任,深夜孤身到这里来,是做什么呢?”

  格林的神色阴沉,他原本就有些木衲的表情,此刻看起来,越发的凝重,望着苏菲良久,终于叹了口气,他的嗓音也有些嘶哑:“我明人不做暗事,既然你来到这里,相信也明白我的用意的……怎么了,幕僚长大人,是要来捉拿我回去的么?”

  说到最后一个字,手里的剑已经横在了胸前。

  容克一看格林挺剑,早抢上两步,护在了苏菲的身前,手里已经抽出了随身的剑来,目视格林。

  眼看两人对峙,气氛有些僵冷,苏菲却忽然呵呵一笑,走上一步来,看着格林笑道:“将军说的什么话,你我毕竟算是同僚一场,故友远行,我如何能不来一送?”

  顿了顿,苏菲看着格林的眼中还有顾虑,就故意一叹:“我们不过是两个人,我不过是一个弱女子,容克将军虽然健武,但是格林大人身经百战,自然也是不惧的,又如何这么如临大敌的模样?我若是有心加害将军,追来的就不是我们两人,而是一队铁骑了。”

  格林听到这里,哼了一声,将剑落下,昂首看着苏菲。

  苏菲叹了口气,指着那火堆,低声道:“请坐下一谈吧。”

  说着,她不等格林说话,就已经自顾自的在火堆旁席地而坐,容克也收起了剑,在苏菲身后站定。

  格林脸色阴晴不定,犹豫了一下,也终于缓缓走了过来,坐在了苏菲的对面。

  苏菲对容克侧了侧头,容克立刻递过了从马匹上摘下来的一个酒袋,苏菲打开来,笑了笑:“既然是相送,岂能无酒!这里没有酒器,我们就先干三口吧!”

  说着,她这个小女子拧开塞子,就真的喝了三大口,这酒水烈而辛辣,呛的苏菲猛烈咳嗽了几声,随即将酒袋递给了格林,格林略一皱眉,也郑重接过,喝了三口。

  “好了,酒也喝过了,幕僚长,你若是来送我,这也就算送过的,若是还有其他的事情……我格林接着就是了。”格林将酒袋随手丢在了一旁,冷冷的看着苏菲。

  苏菲幽幽一叹,忽然就笑了笑:“将军此去,是往哪里?”.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