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一日变故】

   清晨,那朝阳缓缓升起,曰头红的似火如血一般。

  皇宫之中昨晚的宴会据说到了半夜才结束,宾客们尽兴而归,对于这场自战争来临之后已经很久不曾举办过的盛宴,就成了贵族们谈论的最焦点的话题。

  哪一位贵夫身穿的礼服最美,哪一位夫人佩戴的首饰珠宝最昂贵,哪一位侯爵又最近得了势,哪一位大臣最近似乎有被边缘化的势态……这一切都成了议论的谈资。而最让夏亚和鲁尔关心的行刺的事情,却终于没有爆发出任何的消息来。

  显然,黛芬尼隐瞒了行刺的消息。而那个皇宫之中的神秘人,似乎也没有宣扬夏亚夜探皇宫的事情。想来一方面是出于夏亚实力的考量:毕竟对于一个强者来说,就算是通告天下要通缉他,只怕也不过就是引人发笑而已,惹怒了一个强者,带来的后果只会让皇室头疼。另外一个方面么,大概也是因为误认了夏亚的身份吧。

  奥丁皇族亲临奥斯吉利亚?这个消息说出去,只怕会引起大乱子的。

  所以,白天的时候,燕京一切照旧,甚至连皇宫里的护卫班次都不曾增加,城中的巡逻治安队也依旧,一切似乎都没有任何改变。

  似乎,唯一传来的有所改变的消息,便是上午的时候,米纳斯公爵就终于进了皇宫觐见加西亚皇帝陛下,与陛下共商军国大事。

  这是老公爵多年来第一次和帝国皇帝商量国家大事,这次谈话,据说从早上一直进行到了中午,皇帝陛下甚至还留了米纳斯公爵一起共进午餐——毫无疑问,这明显是一个示好的讯号。显然两人谈话的效果十分不错。

  共进午餐,就是一个展示君臣之间关系亲密的最好的办法。

  就在皇宫里传来米纳斯公爵被皇帝留下进午餐,君臣共同上演一副和谐鱼水情的时候。

  军队的另外一位大佬,阿德里克将军,却是在城外的军营之中渡过了这个中午,他视察军营,和将士们一起吃的军中的定食午餐,一碗面汤,一盘子煮豆子,两块熏肉,胡乱填饱了肚子。

  而帝国的另外一位重臣,宰相大人萨伦波尼利,中午的时候却是去拜访了留在燕京的兰蒂斯王国的使臣,双方在友好的气氛之下商谈了许久,共进午餐之后,兰蒂斯的驻使,亲自将宰相送出了使馆。

  一切似乎都还算和谐。

  但是到了下午的时候,米纳斯公爵终于来到了军部,随即他下达了一条皇帝陛下批准的命令。

  任命他直接接管帝国宪兵纠察部。

  宪兵纠察部历来都是军中的特殊部门,在世俗的看法之中,宪兵纠察是专门管军队之中的违法乱纪行为的,也就是俗称的军法部。

  事实上,也的确差不了多少。

  让米纳斯公爵来执掌军法部,就等于是在阿德里克的脖子上架了一条枷锁,而且这条枷锁还是合理合法的。

  在老公爵的威望之下,接管军法部非常顺利,阿德里克之前任命的军法长官没有任何的反抗就交接了权力。

  同样交接出去的,还有燕京的一支人数为一千的宪兵纠察部队。

  下午的时候,老公爵坐镇在军部之中,就在军部之中专属军务副大臣的办公署里。

  整个下午到晚上,前去拜见老上司的军中各色军官将领络绎不绝,据说老公爵从下午到晚上就一刻不曾歇息过,一直接见前来拜见的老部下。

  这个消息很快被有心人传到了燕京城外的军营之中,正在巡查的阿德里克将军的耳朵里。

  阿德里克听到之后,就皱了皱眉,对前来通告消息的人冷冷道:“好好做你的事,扳弄这些消息做什么!公爵大人重掌军部,自然是要召见群僚,你故意在我这里传这些话做什么!”

  随即阿德里克提前结束了军营的巡视,立刻启程回燕京。

  但是等他回到了军部之后,却没有见到米纳斯公爵,据说老公爵已经结束了第一天的工作,回府去了。

  这个举动,纵然阿德里克神色如常没有别的太多的表示,但是他身边的几个死忠嫡系的部下,却人人都是面色愤怒。

  无论是在官场还是在军队之中的惯例,历来新上任的副官都要在第一天上任的时候,和主官会晤一下,那片是只是做个姿态,也是必要的流程。而且,一般来说,纵然要开始工作发号施令,也都要等到和主官会晤之后才会开始行使自己的职权。

  米纳斯公爵纵然是威望卓著,但是毕竟这次上任的职位是军务副大臣!虽然多了一个元帅的头衔,但是副大臣就是“副”大臣!阿德里克依然是名义上的主官。

  第一天上任,米纳斯公爵就仿佛直接无视了这一切的惯例。他上任不曾和阿德里克这个正牌子的军务大臣会晤,就直接开始发号施令,先抢了军法部,随即就大肆召见部下。

  最后阿德里克已经提前赶回军部和他会晤,本来,主管主动跑来见副官已经是打破常规了,阿德里克也算是给足了老公爵面子。但是没想到,这位米纳斯老公爵,居然连最后一点体面都打碎了!见都不见,直接就来了一个一走了之!

  第一天上任,就直接把阿德里克这个军务大臣给晾在这儿了。

  阿德里克站在当场,倒是脸色没有太大变化,只是忽然一笑,温言对身边人道:“去备车,去公爵府。”

  这话一出,身边几个心腹嫡系人人变色,就有人立刻失声道:“大人!!”

  眼看阿德里克无动于衷,身边就有人急忙劝阻道:“大人,这样不妥啊!您是军部主官!老公爵是副官!身为副官而不敬主官原本就是他的不是!您若还要上门去拜见他,岂不是……”

  “好了,不要说了。”阿德里克深深吸了口气:“我心里有数。”

  随即他回头看了看几个身边的副将,展颜一笑:“军中事情千头万绪,现在团结是第一位的。公爵大人在军中威望卓著,若是能得到他的支持,那么我们的建军计划就能……唉,现在不是计较个人得失的时候,再说了,他是我的老师,弟子上门拜访老师,也不算是丢了身份。”

  众人还要在说话,却看见阿德里克眼神之中闪过严厉,只好闭嘴不语。

  阿德里克带着随员部属出了军部前往米纳斯公爵的府邸,等到了公爵府门外,派人上去通告。

  米纳斯公爵府中的管事眼看是军务大臣到来,客客气气的请阿德里克等人稍等,随即就进去禀告。

  片刻之后,这管事出来,说出来的话却让阿德里克身边的人顿时变色,险些就气炸了肺!

  “将军大人,我家公爵大人说了,他与将军大人有师生之谊,现在又同在军部。同在一部,主官与副官不益在私下走的太近,以免传出去会让人说有失公允。所以,就不便与大人在私下会面了,若有公务,请明曰在军部商谈吧。”

  这一下,纵然是阿德里克平曰驭下极严,手下人也顿时纷纷鼓噪暴怒起来!

  就有人当场鼓噪呼喝,若不是看在米纳斯公爵平曰的威望,只怕就要当场破口大骂了!

  阿德里克再怎么说也是军务大臣,是军部主官!第一天你这个副大臣上任,不拜见主官,不通气就发号施令,主官赶回来见你,你就故意摆架子回家!现在阿德里克主动上门来拜见,身为主官上门拜见副官,已经是奇闻了!这老家伙,居然如此狂妄,闭门不见?!

  部下人人愤慨,呼喝连连,阿德里克脸色铁青,随即深深吸了口气。

  “都闭嘴!”

  将军冷冷的声音落入随员们的耳朵里,人人都是身子一震,从阿德里克冷硬的嗓子可以听出,将军此刻心中的愤怒已经到了何等地步。

  顿时,全场一片鸦雀无声。

  阿德里克深呼吸了一下,冷冷的目光扫过那个米纳斯公爵府的管事,犀利的眼神,顿时让那个管事全身一颤。

  随即阿德里克长长吐了口气,神色趋缓,淡淡道:“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公爵大人了。”

  他仿佛笑了笑,摆摆手,转身带着人上马离去。

  只是在回去的路上,又发生了个小插曲。

  从米纳斯公爵府外出来走了一条街,却迎面遇到了一支队伍,却是新任的燕京近卫军将军罗迪小爵爷第一天走马上任之后晚上回府了。

  迎面遇到这位米纳斯公爵之子,刚才在公爵府门口吃了个闭门羹的阿德里克的众多随员,人人都是面色愤慨,面对这位小公爵,自然是人人毫不掩饰的表露出敌意来。

  倒是阿德里克本人却仿佛很客气的停下了队伍,和罗迪在路旁随意交谈了两句,言辞都很温和,只是随意问候了罗迪几句,勉力罗迪在近卫军好好干之类的话。

  寒暄几句之后,就重新带人离去。

  罗迪却是神色尴尬,面色隐隐的有些惭愧的样子。他今天已经听说了军部之中发生的事情,知道父亲今天第一天上任的举动,这才赶紧提早回家,想好好的劝一劝父亲,没想到半路遇到了阿德里克。

  阿德里克虽然没有说是被米纳斯公爵闭门拒见,但是眼看阿德里克身边随员人人愤恨的表情,罗迪如何猜不出来?

  父亲做事情居然做到这种地步,罗迪也是心中羞愤。在阿德里克面前,更觉得自己连头都抬不起来。

  阿德里克是米纳斯公爵的弟子身份,和罗迪其实算是平辈,只是年纪比罗迪大了不少。历来对罗迪都是如兄长一般,哪怕是今天的遇到了,也仿佛都是丝毫不介怀,言谈举止也一如既往。

  罗迪更是不知道如何面对阿德里克,等阿德里克离去之后,他才长叹了口气。

  父亲这么做,也实在太过分了一些吧。

  ※※※米纳斯公爵第一天上任,自然是吸引了整个燕京的目光关注。随即这一天发生的事情让燕京顿时陷入了一种奇妙的气氛之中。

  纵然人人都知道米纳斯公爵复起,是皇室制衡阿德里克的一种手段——说白了,米纳斯公爵进军部,就是去和阿德里克打擂台的。

  但是,人人却都没想到,这位老公爵做的如此彻底,如此干脆!上任第一天就直接撕破了脸来,摆明车马,和阿德里克划清了界限!

  丝毫没有半分回旋的余地!

  恐怕,接下来就是要引发一场站队的选择了。

  这一晚,燕京之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睡不着觉了。

  ※※※残阳似火如血。

  站在露台上,看着那夕阳,黛芬尼忽然幽幽一叹,夕阳染的她面颊上一片绯红,那幽幽的叹息,在晚风之中随风飘散。

  “夏亚,你看这夕阳,和朝阳是何等的想象。可惜……一个象征着希望,一个却象征着……”

  身后,一双有力的手臂轻轻搂住了黛芬尼柔弱的身躯,夏亚低头嗅了嗅怀中女人的头发,柔声道:“你想的太消极了。有我在,没事的。”

  黛芬尼在夏亚的怀中,心中有些迷乱,随即她眼神终于清明过来,转过身来,抬头看着夏亚的眼睛。

  “你……走吧。”

  “嗯?”夏亚眯起眼睛。

  “你走吧,回北方去。”黛芬尼咬了咬嘴唇,低声道:“你是做大事的人,怎么能一直陷在这里陪着我耗费时间。你有你的责任,若是为了我继续羁绊在这里,就等于是我害了你!”

  夏亚凝视着黛芬尼的眼睛,眼神复杂。

  眼看夏亚仿佛要说什么,黛芬尼却忽然抬起柔软的小手,捂住了夏亚的嘴巴,低声道:“你不用说,我懂的,我都懂的。我明白你的心意,我全部都明白的。”

  夏亚轻轻叹了口气,缓缓的握住了捂在自己嘴边的小手,然后缓缓挪开。

  他的眼神,渐渐变得严肃起来:“昨晚刺杀你的人是鲁尔,他是不得已的,你不要怪罪他。你放心,他不会做什么了。他已经答应了我,在燕京会尽量的想法子保护你。你在燕京若是遇到了什么要紧的事情,可以相信这个胖子。”

  “嗯。”

  “答应我,不要在那么消极了。我不想再从你眼睛里看到那种绝望的眼神。答应我,好好的活着,努力的活着!”

  “嗯。”

  “你父亲今天和阿德里克划清了界限,虽然做的急了一些,不过对你却有好处的。老头子这么做,加西亚只会越发的倚重他,那么暂时就不会来害你。”

  “嗯。”

  夏亚说一句,怀中的女人就轻轻的应一声,百般柔顺的样子,让夏亚心中轻轻一颤。

  双手握住了黛芬尼的手,夏亚深深吸了口气,抬头看了看已经渐渐消失的夕阳。

  “给我一点时间……不会很久,我保证不会很久!我会带着千军万马,兵临燕京!然后,我会将你救出这个牢笼!相信我,那一天不会太久!”

  ※※※同样是在这个夜晚。

  遥远的北方,帝国的北疆,诺兹郡。

  夜色之中,若大的军营一片寂静。

  只有那一面面黑色的旗帜,在风中猎猎作响。

  黑旗军的大营内外都是肃杀一片,只有夜晚的巡视的精锐战士,在夜色之中用凌厉的眼神扫来扫去。

  通往军营大门的那条路上,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身影缓缓的走来。

  夜色之中,这条身影就这么不紧不慢的缓缓而行,步伐从容,甚至有些闲庭信步的味道。

  但是在这如此肃杀的军营之外,这么一个人影,就显得极为诡异了!

  很快,就有巡逻的精锐战士立刻迎了上去,利刃在夜色之中闪烁着寒芒。

  “什么人!!”

  黑旗军的战士警惕的围住了这个道路上的人!让大家心中震惊的是,这里距离军营已经不远了!这个奇怪的人,是怎么能一路走到这来的?

  难道前面的巡逻哨卡,怎么就没有拦住这个家伙?

  长长的袍子之下,这个人影终于双手取下了斗篷,看着面前的这些身形彪悍的精锐奥丁战士。

  他笑了。

  他没有看面前的这些严阵以待的卫兵,眼神却已经越过了他们,眺望着不远处的大营。

  “执念啊。”他的声音是如此的温和,可是嗓音却又是如此的冰冷:“执念就是枷锁,黑斯廷……你不明白,一直都不明白。”

  仿佛自言自语,说着,他就继续踏步往军营而去。

  身边那些围着他的奥丁武士,却仿佛忽然之间,就全部无声无息的倒下。

  夜色之中,这条人影缓缓而行,身后道路上那些倒伏在地上的士兵,仿佛形成了一个诡异的背景……※※※这一夜,在帝国的北方同样发生了一件震惊大陆的事情,而这件事情的消息,在传扬开之后,将会比燕京之中米纳斯公爵上任的消息更为震撼!

  是夜,在拜占庭北疆诺兹郡,黑旗军大营。

  名震天下,素有奥丁武神之称的黑斯廷,在他那支纵横天下无敌的黑旗军大营之中,在他那戒备森严的主帅大帐之中,被不知名的高手入营击伤!!

  据说当晚,神秘高手入营行刺黑斯廷,主帅大帐外,黑旗军之中最精锐的亲卫营三百精锐,当场全部战死。素来被称为奥丁武神的黑斯廷,在面对那位神秘高手的出手,竟不能挡!主帅大帐内外,除了黑斯廷之外,三百精锐亲卫,再无一个活口!

  等到军中将士赶来,行刺之人已经飘然而去,只剩下黑斯廷伏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