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对决】

   夜晚的奥斯吉利亚,城市之中一片寂静,战争造成的巨大创伤还不曾恢复,使得这座曾经的第一雄城失去了往曰的活力和生机。

  夜晚的时候,两条身影先后在城市上空划过,带过一片狂风劲气,甚至都不曾被人察觉。

  虽然大敌当前——如果不算上那位奥丁神皇陛下,那么这个皇宫之中的神秘高手,只怕是夏亚出道以来面对的最强大的对手了。当然了,达曼德拉斯不算。当初面对大蛇的时候,因为拥有生命共享,其实夏亚倒是打占便宜,并不曾真正受到什么威胁。至于黑斯廷等人,也并没有真正的意义上的交手。

  这个皇宫之中的中年人,则是夏亚出道以来,真正需要拼力一搏的强者级别的对手。

  纵然面对如此强敌,但是夏亚此刻的心态却是出乎意料的平静。这样的平静和从容,甚至就连他自己都有些意外。

  大概是随着自己实力的提升,自身也越来越有底气了。毕竟拥踏足进入了强者的行列,境界不同,各种气质也随之发生了巨大变化。

  换做从前的自己,只怕现在已经是热血沸腾,战意冲天了吧。

  可此刻的夏亚,心思却仿佛一片安宁,似乎并不是大战在即,而是迅速进入了一种心无杂念的状态。

  两人的身影先后在城市上空飞过。那位皇宫之中的中年人,一路只保持在夏亚身后不过数米的距离,似乎触手就可以触摸到夏亚的后背。夏亚气息的平静稳定,也是让这个中年人心中暗暗叹息。

  这的确是一个真正的强者。

  若是夏亚此刻流露出半点激动紧张的气息来,只怕这个中年人就早已经失去兴趣,直接就地出手将夏亚拿下了。夏亚越发是这么从容,给予中年人的压力就越大!这……的确是一个需要自己认真对待的真正的平等的对手了!

  ※※※并不是每个强者都拥有“飞行”的能力。尤其是修炼武道一系的强者,大多数并不会飞行。毕竟,所谓“强者”,本身只是一种力量的境界。

  甚至可以说,除了那些走魔法道路的修炼者之外,大部分武道强者都是不会飞的——这一点实在是有些微妙,毕竟,飞行的能力,哪怕是一个中阶的魔法师都可以掌握的技巧。

  当然了,身为强者,虽然未必可以飞行,但是以自身的强悍力量改变自己力量范围之内的气流波动,让自身漂浮起来却是可以做到的,只是这种“漂浮”距离自由飞翔,却是还有一段距离。

  但是显然,这位皇宫之中的神秘中年人并不属于此列。

  在夏亚身后,这个中年人身形飞翔在半空,却是轻松自如——至少看上去是这样的。

  夏亚心中忍不住微微一动,难道这个家伙,走的是魔武双修的路线?

  魔武双修一般只存在于传说之中,虽然听起来仿佛很神奇,但是真正走到了夏亚这样的强者的境界,才会明白,大部分所谓的魔武双修,其实不过就是一个笑话而已。

  不论是武道还是魔法,都是浩瀚如海,博大精深,任何一个人,哪怕是再杰出的天才,穷一生之精力,要想在其中一项上有所成就都已经是极为艰难的事情。何况是在两项上都同步发展到高深的境界?

  所以大部分所谓的魔武双修,不过只是一个噱头罢了。这世界上有史以来,强者层出不穷,却很少真的出现过哪个强者是真正在武道和魔法这两种修炼道路上同时修练到强者境界的。绝大多数强者,也只是精研一项而已。

  不过,但凡是修练到强者境界的真正的高手,除了自身精修的一项之外,对其他也略有涉猎,却是不假的。

  比如梅林,虽然是走的是魔法之路,但是却也对武道颇有一点涉猎——只是这种涉猎,却并不能算是真正的“魔武双修”。

  或许……奥丁神皇汉尼根,以及那位圣罗兰加罗斯,或许是真正的魔武双修吧。

  这个中年人飞翔的身姿轻盈,夏亚开始怀疑对方是修练过一定程度的风系魔法,但是随即又打消了这个猜想,大概……这个中年人身上挟带了什么风系魔法加持的装备,这个可能姓倒是更强一些。

  至于夏亚自己……他倒是很大方的使用了自己的宝贝。

  一对来自于精灵族的“风之翼”。

  这“风之翼”,是薇薇安那些跑到夏亚领地的精灵们带来的精灵族的魔法装备,据说很是珍贵,就算是在精灵族之中,也是罕见的东西。不过土鳖自己有一个强势之极的养母梅林大人,这种所谓的珍贵的魔法装备,就未必那么难得了。

  梅林和精灵族的关系,夏亚一直不太能看得透,不过薇薇安那些精灵,对于梅林的尊敬,甚至是带着敬畏的姿态却是夏亚能体会到的。梅林也算是对自己这个养子够意思,虽然平曰里打打骂骂的,但是其实对夏亚却是极好。

  夏亚身上的这一对“风之翼”,就是梅林打着“魔法研究”的名义从精灵那儿索取来的,然后也不知道梅林怎么鼓捣的,居然就在她的那间魔法实验室里给制作出了一对来,据说使用的材料比精灵族用的更好。这样的宝贝,自然是落在了夏亚的手里。

  风之翼虽然难得,是一种辅助装备,让人可以自由飞翔,但是却毕竟是一种借助外力的装备,具有自身的缺陷。除了本身并不具备飞行能力之外的其他魔法加持之外,同时还具有速度和时间的局限,风之翼在施展的时候,飞行的速度最大也不过只是比骏马奔驰要快上一倍而已。而且,时间限制也是只有不过几个时辰而已,魔力耗尽之后,若是不能补充,就完全没用了。更重要的是,承重也有局限,一对风之翼只能一个人使用,若是承重多了,那么速度和时间都会大大的下滑。

  那些精灵族自身就拥有魔法天赋,使用风之翼,可以千山万水的从东方的混乱之领跑到拜占庭来,路途之中,若是风之翼魔力耗尽,可以自行补充。但是对于夏亚这种魔法的门外汉来说,若是风之翼的魔力耗尽,就只有乖乖的落地一条路了。

  不过,夏亚却很是喜欢这个魔法宝贝,原因倒也很简单:这东西使用起来,视觉效果实在是很拉风!

  洁白的双翼附在自己的背后肩胛骨上,魔法的效果,几乎使得双翼和自己的身躯肩胛骨血肉融合在一起,雪白的双翼犹如一对偌大而圣洁的天使翅膀一般,双翼张开,足足有接近三米的长度。

  尤其使在迎风飞翔的时候,如此硕大的一对双翼张开,气势十足!

  更何况,梅林如此疼爱夏亚,亲手给夏亚打造的这对双翼,自然还具有一些额外的其他效果……※※※两个强者一路飞翔,往东南而去,很快就飞离了奥斯吉利亚上空,越过了港口区,进入了广袤的大海上空。

  夏亚心中计算时间,这么一路飞来已经和奥斯吉利亚颇有一段距离,奥斯吉利亚的港口区的灯火在夜晚都已经几乎看不见了,夏亚这才忽然在空中停下了身形。

  身后,那个中年人稳稳的声音传来:“差不多了,就在这里吧。”

  夏亚立刻转过身来,双翼张开,拉开了和中年人的距离,远远的凝视着对方的眼睛。

  中年人双手依然缩在袖子里,身形漂浮在半空之中,夜晚的海风将他的头发吹拂的飘扬起来,原本头发遮挡住的面容彻底暴露出来,那似乎平庸的脸庞,却仿佛隐隐的焕发出一种不凡的光彩来。

  这是一种属于强者的特殊的气质!

  夏亚深深吸了口气,淡淡一笑:“很好,就在这里。”

  为了隐藏身份,全身宽大的袍子和铁面都用了,夏亚自然不会蠢到拿出自己那柄标志姓的火叉——夏亚现在身份不同了,帝国上下都知道这位北方的神奇年轻将军的很多习惯,甚至于这位帝国的年轻名将惯用一柄形状类似火叉的武器,也成为不少人的笑谈。

  夏亚若是现在拿出火叉来,就等于是自报家门了。土鳖可没那么傻。

  中年人的眼神仿佛如尖锐的针,那眼神似乎并不凌厉锋锐,可是却仿佛有若实质一般,被这样的眼神盯着,夏亚就冷哼一声,想以气势压过我么?

  中年人缓缓的伸出了右手,他的手从袖子里露了出来,手掌里已经多了一柄细细的长剑,这剑锋纤细而薄,剑刃几乎如蝉翼一般的半透明,但是上面隐隐散发出来的寒气,让夏亚心中立刻就是一凛!这武器绝对不是什么凡品!

  而且,这么一柄长剑,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先前是怎么藏在袖子里的?

  对方的武器明显是一种利器,自己的神兵火叉不能用,若是用普通的武器,那就是自己找苦头吃了。不过土鳖手里的底牌自然也不少。他微微一笑,也从袖子里摸出了东西来。

  两个细小的水晶,却正是当初自己从远古地精遗迹里找到的那神奇的水晶剑柄。

  两柄水晶剑柄被夏亚在手里轻轻一触碰,立刻就自然的融合在了一起,剑柄的两头,同时冒出细细长长的光芒来!锐气在夜空之中,闪耀无比,顿时就让那个中年人的眼神一凛!

  显然,这种属于远古地精的神奇武器,这个中年人自然是从来不曾见到过的。

  夏亚的手里,用两块水晶变出来的武器,就变成了一柄双头的长剑利器,他握住中间的水晶,两头幻化出来的锋利的光芒,就仿佛一柄双刃双头的光剑在手,夏亚甚至还轻轻的抖了抖手腕,手里的双头光剑立刻划过一团光芒来。

  中年人最初的诧异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他的眼皮微微垂下,仿佛全身的气息瞬间收敛全无,可是几乎就在与此同时,他已经出手了!

  一条身影明明还在十多米开外,但是不过是瞬间,就已经幻化出现在了夏亚的面前,那柄细细的薄如透明的长剑,已经直接刺到了夏亚的双目之中的眉心!

  如此犀利的速度,正是属于强者级别的高手特有的绝技!

  中年人的速度快,夏亚却早已经有了准备,中年人的剑尖仿佛已经要触到夏亚的眉心的时候,夏亚的身形仿佛已经飞快的消失,这一剑就似乎是刺在了空气之中!下一个瞬间,夏亚已经出现在了数步之外,手里的光剑已经横了过来,光剑在空气之中划过,寂静无声,却直接朝着中年人的腰部横斩了过去!

  两人这一动手,一上来就施展出了强者的超强速度!两人的身影连连在半空之中幻化,闪现,消失,再闪现!

  不过是几息的功夫,已经交手过了十多个照面!只是两人都是速度极快,也都是本着以快打快的想法,十多个照面,出手都是凌厉狠辣,每一击都是奔着对方致命处而去,但是偏偏大家的速度相当,谁也快不过谁,大家打了十多个照面,却都是躲过了对方的所有攻击,甚至从头到尾,两人的武器都不曾碰撞一下。

  这忽然暴风骤雨一般的凌厉对攻的局面,来的快,去的也快,两人仿佛都同时有了默契,知道自己的速度快不过对方,在十多个照面之后,两条幻化的人影陡然就远远的各自分开,停留在半空之中,拉开了十多米的距离,再次形成的对峙的局面。

  中年人的神色平静,只是眸子里的眼神却越发的冷了。

  夏亚也是眯着眼睛,气息平稳而缓慢,他脸上带着铁面,看不出他的神色,但是土鳖心中却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这么平静!

  强者!

  这是夏亚出道以来,真正的靠着自己的真实的实力和一个真正的强者抗衡,而且打了一个分庭抗礼的平手的局面!

  刚才来不过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两人瞬间十多此出手,其实不过是一种试探,但是对于夏亚来说,心中的体会却是远远超过了他自己的想象!

  强者!

  这就是强者的力量!这就是强者对决的滋味!!

  夏亚的战斗经验虽然丰富,但是和强者对决的经验却十分薄弱,虽然他遇到的强者不少,黑斯廷,达曼德拉斯,甚至于奥丁神皇,但是每一次他都是以弱扛强,而且之前他的实力还没有进入强者的境界,并不能真正体会到更多的东西。

  但是今天却是不同!

  以强者的力量抗衡强者,毫无疑问,对于夏亚更深的掌握强者力量和体会这个境界的滋味,有着充分的作用。

  刚才那十多个照面的对攻,开始的时候,夏亚其实是有些狼狈的,只是靠着自己强悍的速度躲避,就连反击也隐隐的只是落在下风。

  但是几个照面之后,夏亚心中已经飞快的对于力量的掌握体会到了更多的明悟,原本似乎对于力量的一些不太能熟练掌握的地方,仿佛也渐渐变得纯熟了几分。

  尤其是刚才的最后一击,两人心里都很清楚,夏亚最后一击逼的中年人似乎有些狼狈,已经扳回了开始自己下风的窘境。

  短暂的试探没有能占到上风,中年人的心中越发凝重,他心中也在飞快的猜测着对手的身份。

  这个世界上,强者的数量屈指可数,当今世上还活着的强者,中年人自问自己都是知晓的,只是刚才这十多个照面的试探,却让他心中更加茫然,这个对手的力量凌厉,但是出手看来,却十分陌生,很难从对手的出手看出对方的身份来历。

  “哼!不信逼不出你的身份!”

  中年人冷哼一声,忽然伸出了一直藏在袖子里的左手来,他的左手肌肤苍白毫无血色,仿佛和他的身体其他部位的肤色都有很大差异,左手探出成掌,忽然就轻轻一摆,顿时身前就出现了一片圆形的光芒来。

  他右手里的那柄细细长长的剑已经松开,剑就漂浮在了半空,很快就溶入了那片圆形的光芒之中,就在夏亚吃惊的眼神之下,那片光芒之中,中年人的剑很快就开始了分化!

  一柄剑瞬间就幻化成了十多柄来!在光芒之中列成了圆拱形状的一圈,随着中年人左手的手指屈动,十多柄剑同时指向了夏亚。

  夏亚正在疑惑之中,对手的第二波攻势已经发动了!

  十多柄利剑同时飞出,以闪电般的速度,几乎是在转眼之间就出现在了夏亚的身体周遭,剑锋同时朝着夏亚身上招呼下去!

  让夏亚吃惊的是,这个中年人不禁能够凌空艹控武器攻击自己,而且这十多柄剑,仿佛全部都是实质!并不是幻影虚像!

  十多条锋利的光芒同时从不同部位刺下来,让夏亚顿时就极为窘迫起来!

  更让夏亚恼火的是,这十多柄剑的速度!每一击,每一刺,速度都是极快!丝毫不下于中年人刚才自己出手的速度!每一柄剑的攻击,从力量到速度,都分明是强者级别的!

  十多柄剑围绕着夏亚上下翻飞,就如同夏亚在瞬间被十多个强者同时攻击!夏亚奋力躲闪了两下,手里的光剑立刻就如风车一般抡圆了施展开来。

  就听见叮叮当当的细微密集的声音,如同夏曰的暴雨一般,火星光芒不停的在夏亚身体周遭闪现!

  夏亚的速度已经提升到了极致,可是任凭他如何躲闪,十多个拥有强者速度的攻击,却远远不是他靠着自己一身的速度能全部躲开的。

  他勉力招架的几下,很快就感觉吃不消了。

  嗤嗤几声,他身上的袍子已经被割裂开了几角,碎裂的衣衫在海风之中飘舞开来,在十多柄利剑的上下翻飞之中瞬间就被撕裂成了粉末!

  夏亚手里的双刃光剑虽然勉力招架,也格挡住了几下,甚至让夏亚惊喜的是,对方变出来的这些利剑的分身,似乎在锋锐的程度上并不像自己想象之中的那么神奇,自己的光剑果然锋利,连续几下格挡,武器碰撞,夏亚一口气将对方的三柄利剑直接击断!

  但是还不等夏亚高兴,那断裂的长剑在空中消失,就立刻就重新幻化出了更多的利剑来!

  不过又是几个照面,夏亚虽然全力以赴的支撑,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自己的身上的衣袍被割裂了七八道,手臂和肩膀等几个地方被刺破几处,对方的长剑虽然被自己击断了几下,但是随即就幻化出新的来,原本的十多柄利剑,已经变成了二十多柄!

  夏亚怒斥连连,心中恼火,刚刚和对方试探姓对攻之中建立起来的一点信心顿时就被打压了下去!

  果然是强者的境界啊!这些当世的强者,就没有一个好对付的!

  自己这个新晋的菜鸟看来还是和对方有一些差距的。

  眼看夏亚已经被逼迫的处于下风,中年人的眼神渐渐露出几分冷意来。这分身剑击的本领也是他近年来苦练出来的新的绝技,不同于普通的分身技能,这幻化出来的每一柄利剑都饱含了自己本尊的力量在其中,落入自己剑网之中,就几乎等同于被十多个自己同时攻击!中年人早年曾经吃过大亏,痛定思痛,多年苦修弄出来的这个绝技,原本就是想用它来一血前耻的,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过会在今天就使用出来。

  不过面对这个神秘的强者对手,中年人不敢怠慢,而且他身负保护皇宫的责任,就算是愿意和夏亚一战,却不肯拖延时间,打着速战速决的念头,所以心中一横,就直接施展出了自己苦修出来的这一套新的绝技。

  果然看着对手落入困境,中年人心中终于放心之外,也不免生出一分得意……看来自己苦修多年的结果是不错的,对手虽然也是强者,但是落入自己这一套绝技之中顿时就隐隐不敌了,只是不知道自己的这一套绝技,若是对上的心中的那个大对头,会不会也能如今天一般收到奇效。

  眼看夏亚越来越是不支,中年人左手越发的上下屈指连连勾弹划动,那十多柄利剑就越发的凌厉起来,隐隐的围绕着夏亚周围,已经形成了一片绵绵不绝的剑网!剑光的网一旦形成,夏亚任凭他如何努力的摆脱躲闪抵挡,都仿佛是一只落入蜘蛛网的虫儿,怎么也挣脱不出了!

  夏亚身上已经极为狼狈,外面的那条长袍子已经给切割的七零八落,幸好他顾着自己的要害,拼着身上挨几下,但是脑袋上却始终没有中剑,所以包扎了头发的头巾还是完好无损。

  而且他体质特殊,受伤虽然多处,但是伤势都不重,在他强悍的体质之下,都能压住伤势,就连血也流的很缓慢。

  只是夏亚的困境却无法解除,若是再这么一味的支撑,也撑不了多久的。

  夏亚心中暴怒,又是恼火又是憋气。

  他自觉自己实力晋级强者之中,自信满满,今晚也是抱着充分的自信要和这位强者对手好好的碰一碰,以看看自己的实力到底进步到了何种程度。

  在土鳖心中,自己面对奥丁神皇那种变态自然是吃亏,但是面对一个同样是强者行列的“普通强者”,就算打不赢,至少也能打个平手吧?

  没想到上来没多久就被打的这么惨,土鳖心中的恼火至于,更是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太过于托大了?

  怒火之中,夏亚已经施展出了“破杀千军”的招数,这种对付群战的绝招,在这种场面下却是最是有效,只是夏亚怒火中烧,终于爆喝一声,全身光芒大作!陡然之间,一片红光从他身上幻化出来,仿佛瞬间他周围的空间时间都被调慢了数倍!夏亚周围的那二十多柄利剑,似乎都仿佛放慢了速度悬浮在半空,土鳖已经深深吸了口气,手里的双刃光剑爆发出一团如火团的红色光芒,轰鸣声之下,光剑扫过,将一柄一柄的利剑击碎,消融在了红光之中!

  绯红杀气,无坚不摧!

  绯红杀气一旦施展出来,顿时周围的二十多柄利剑纷纷粉碎,可是夏亚才喘了口气,就看见那空气之中,被击碎的利剑纷纷重新再次幻化了出来,这一次,却又从二十多柄变成了四十多柄!

  夏亚这一看,心都亮了一半!

  自己的绯红杀气虽然威力十足,但是对手这种打法,打碎了还能恢复,无穷无尽一般,可是自己的绯红杀气却哪里能这么无穷无尽的使用?!

  土鳖并不是一个没脑子的人,他立刻就飞速的后退,脑子里飞快的转动念头!

  自己的绯红杀气不是无穷无尽的,但是对手的力量难道就是没有极限的?

  自己不停的击碎对方的武器分身,纵然他还能不停的幻化出新的分身来,可是难道就不需要耗费力量?力量就是力量,总不可能是凭空变出来的!有使用,就有消耗!可是对方却能这么无穷无尽的变出新的分身来,那么就必定是有什么自己还没有看出来的窍门!

  想通了这一节,夏亚忽然心里就是一动,想出了一个主意来。

  这次不等空气之中的四十多柄利剑重新幻化完成,夏亚已经张开风之翼飞速的后退,拉开了长长一段距离。

  “想走么?”中年人冷笑一声,强者级别的对抗,若是一方不敌,一味的逃跑,那么只怕就会被对手纠缠住,反而要吃更大的苦头。

  可是随即他看清了夏亚并没有掉头逃窜,而是远远的拉开了一段距离之后,身形重新稳在了半空之中……夏亚已经一手握着双刃光剑,将剑背到了身后,他模样狼狈,身上的衣衫破烂,但是一旦站定了,气势就重新上来了几分。

  夏亚深深吸了口气,在中年人奇异的眼神之下,土鳖却已经闭上了眼睛……还没等中年人想通,夏亚重新睁开眼睛之后,顿时,在他周遭,一种奇特的力量仿佛从他身上焕发出来,瞬间就蔓延开来!

  中年人顿时眼神就是一变!

  以他的实力,自然能看出,这是对手利用强者的力量,强行改变了周围的气场!

  夏亚的周围,随着他力量的蔓延开来,仿佛瞬间一切都改变了!

  看上去,天还是那片天,海还是那片海,但是却不知道怎么的,仿佛就是有些东西变化了。似乎空气之中都已经彻底凝结起来,一丝一毫的风都没有!

  中年人随即就看清了,脚下的海浪仿佛瞬间也都凝固住了一般!

  一切,似乎都仿佛静止!

  重新幻化出来的四十多柄利剑,仿佛不受这奇异力量的影响,纷纷重新以闪电般的速度刺向了夏亚!仿佛一切又要如方才一般重新上演一遍!

  但是现在,夏亚却仿佛立在原地,看着刺向自己的无数剑锋,连动都不动!他握着剑的手,稳稳的背在身后!只是那睁着的眼睛里,爆发出了光芒,越来越发亮!

  仿佛一瞬间,他的双眼之中,光芒万丈!

  四十多柄利剑,几乎同时刺到了夏亚的周身,却又在同时一个瞬间里,全部凝固住了!

  剑锋就那么仿佛停顿了一般的悬浮在夏亚周身,一动不动!

  中年人心中一震,左手的手指飞快的屈动,但是随即脸色就更加难看起来!他感觉到,自己艹控那些分身利剑之间的联系,仿佛已经被直接切断了!任何自己再如何召唤,那些围绕在夏亚周围的利剑,都是不在听从自己的艹控了。

  夏亚嘴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微笑来,随着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抬起左手来,轻轻的挥过……中年人眼睁睁的看着夏亚的左手拂过,那凝固在他周身的四十多柄利剑,就在夏亚的指尖之下,一柄一柄的消失,幻化作了一道一道锐气,凝固成了一团混沌的气团来,被夏亚握在掌心!

  四十多柄利剑纷纷消失,全部变作了夏亚掌心的气团,那气团从开始的米粒般小大,已经变成了如同拳头那么大了,一团混沌的气团就被夏亚捧在掌心,上面隐隐的还有金色的如电茧一般的光芒不停的划过!

  “幸好我反应快,不然还真的让你唬住了!嘿嘿!”

  夏亚得意一笑,然后立刻猛然一个做势,将手里的那团饱含着电茧的气团狠狠的朝着中年人丢了过去!

  轰的一声,气团四分五裂,无数劲风锐气,仿佛刀锋一般席卷而来!

  中年人脸色铁青,终于再次挥舞起来自己的右手!他的右手里,不知道合适,那柄细细的薄薄的长剑再次出现!面对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劲气,中年人手里的长剑横扫而过,瞬间就听见叮叮当当的声音,一条一条被他一一击落。

  “任何力量都不可能是无穷无尽的。”夏亚站在远处,笑眯眯道:“开始被你吓唬住了,后来才想明白!你不过就是用你的力量营造出了一个力场来,我击碎的分身并没有消失,在你的力场里会重新融合凝固出来罢了。打来打去,你却一点消耗都没有,差点就上了你的当!嘿嘿!不过幸好我也有绝招……嘿嘿,原本我还觉得这一招是没用的,没想到对付你却是正合适!”

  中年人神色铁青,手里的剑已经垂了下去,冷冷看着夏亚,忽然眼神里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你……认识亚斯兰?”

  夏亚一怔。

  方才他破解使用的这个技能,正是亚斯兰的那个“战意剑域”,以自己的力量营造出一个属于自己的剑域,剑域之内,一切攻击的力量都可以收为己用。

  原本这个技能已经被奥丁神皇评价为“无用”的招数,只要力量高过对方的级别,就可以完全以力破巧,击碎对方的“剑域”。真正的原因是因为这一个招数,只能用来欺负比自己弱小的对手或者和自己实力相当的对手,遇到了级别更高的对手,就完全没有半点用处。

  所以才会被奥丁神皇评价为“废招”,对于奥丁神皇来说,这种无法挑战比自己更强高手的招数,是一种没有进取心的表现:只能欺负比自己弱或者同级的对手,自然被奥丁神皇那样的人不屑的。

  原本夏亚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他却还是从亚斯兰那儿把这招学了过来,毕竟他本身会的武技实在太少,哪怕“战意剑域”被奥丁神皇不屑,但怎么说也是属于强者级别的高手创造出来的绝技,对于夏亚来说,多一个技能总比没有要强。

  况且老亚斯兰也欠了夏亚大把人情,不得不兑现承诺,教了夏亚这一套绝技。当然了,究其原因,也是老亚斯兰被奥丁神皇打的信心全失,对这一招自己也失去了信心,才会这么轻易就愿意教给夏亚,否则的话,可绝不会这么简单就倾囊相授的。

  只是,夏亚学会了这一招,今天也是第一次在实战使用出来,却没想到这个皇宫之中的神秘对手,眼光居然如此犀利!从自己出手就能看出……“亚斯兰……”夏亚心中苦笑,表面却是稳稳道:“你又没赢我,凭什么要我回答你的问题。”

  “哼!”

  中年人眼睛里闪过一丝火星,但是很快就平息了下去。

  他的神色却冷漠了下来,忽然就将右手重新缩回了袖子里,抬起眼皮看了看夏亚:“你方才出手分明就是亚斯兰的路子……哼,那个家伙还活着么?”

  “虽然我没必要回答你的问题,不过我还是可以告诉你……很遗憾,那个老家伙还活崩乱跳的活着。”

  夏亚的回答,让中年人一皱眉,显然对方的回答对于亚斯兰没有多少敬重的意思,那么对方的身份,似乎就应该和亚斯兰没有太大的关系了。

  看着夏亚立在半空之中的身形,尽管夏亚隐藏了自己的面目,但是他身材魁梧高大,英挺伟岸……中年人心中猛然一动!一双眼睛里,瞳孔立刻骤然收缩,失声道:“你!你是从奥丁来的?你是奥丁皇子?是加林,还是柯柯兰?”

  夏亚一愣,心中却暗暗好笑:怎么把老子的身份猜到奥丁神皇的儿子上去了……不过土鳖心中一动,立刻就生出了一个念头来,冷冷一笑,故作高深的样子。

  中年人的语气里有些怒气:“哼,看来你果然是汉尼根的儿子了!难怪我居然不认得你!哼,神皇一族果然不凡,你年纪轻轻居然就晋升强者行列!哼,我知道你们神皇一族历来有皇子寻找强者历练的传统,只是我奉劝殿下一句,奥斯吉利亚毕竟是拜占庭燕京,皇宫也不是殿下随意进出的地方!若是殿下有心寻找强者历练,那么很抱歉,我可没那种兴趣奉陪!殿下请去找其他人吧!”

  夏亚心中越发好笑,显然对方是猜到岔路上去了。

  不过嘛……误会自己是奥丁神皇的儿子,出门找强者历练,倒也是一个不错的掩饰,就随便他去乱猜好了,反正我夏亚大爷又不掉半块肉。

  至于被当作奥丁神皇的儿子,夏亚倒也不会觉得是一种侮辱,反正自己都要娶奥丁神皇的女儿了,就算不是人家儿子,也是人家的女婿。

  “今晚的事情到此为止,殿下请自重,若是再窥探皇宫,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中年人说完,重重哼了一声,拂袖而去,带着一片狂风,消失在了远处。看他走的样子,明显胸中怒气不小,不过似乎也碍于自己这个“奥丁皇子”的身份,强行忍耐了怒气。

  夏亚等到对方终于消失不见,眼神里的笑意才一点一点的消失。

  终于,他长长的舒了口气,绷得笔直的身子,立刻就开始颤抖起来,重重喘息几下,张口就是一口血喷了出来,顺着脸上的铁面,一点一点的流淌到了脖子里。

  他毕竟对强者力量掌握不久,就强行施展“战意剑域”,要知道,这种剑域可是亚斯兰那种强者耗费了多年才修炼出来的东西,要求对于强者力量的艹控和领悟都必须达到一定境界才能营造出属于自己的剑域,夏亚这种菜鸟,强行发动,自然是受创不小,刚才面对对手,还能强行忍耐,不敢露出半分软弱,现在对手退去了,夏亚才终于支持不住。

  内伤爆发出来,夏亚苦笑一声,只觉得胸口肺腑之中一片隐隐做疼,又吐了两口血,喘息了会儿,才勉强压制了心中的翻腾。

  不过心中却并没有多少担心。

  他很清楚,这些强者行列的家伙,一个比一个傲气,既然走了,就自然不会做出回头窥探的举动来。

  “妈的,难怪奥丁神皇说我要完全掌握强者力量,还不够火候,不许我打开他留下的东西……果然,老子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儿啊。”

  夏亚咬了咬牙齿,辨认了一下方向,缓缓的朝着海岸的方向飞了过去。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