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层面】

   匕首锋利的刀刃就贴身放着,原本冰冷的匕首已经被体温唯热了。.

  胖子身手矫健,一路巧妙的躲藏着沿途的巡逻宫廷侍卫,身形在房顶和花丛草木之中穿梭。

  原本皇储的住所是加西亚皇帝的旧居,从前的守卫自然是极森严的,但是自从加西亚加冕为帝之后,他本人又无后,这里自然就荒废了下来。

  虽然黛芬尼现在住在这里,但是防卫的力量却并不很严密。毕竟,留在这里的侍卫,唯一的任务就是牢牢的监控住这位皇后就可以了,自然也没有想到有谁会生出对这位皇后的加害之心。

  至于加西亚,没有对这里加强防卫力量,只怕也是没有安什么好心思——若是将来他想动手的话,恐怕也会方便一些。

  总而言之,甚至就连胖子自己,对于如此顺利的就潜入了皇后的居所附近,也有些心中暗叫侥幸。对于这里防卫力量的疏松也不免有些觉得不可思议。

  鲁尔很耐心的潜在了花园的花圃之中,足足等候了两个多时辰,他就如同一只捕猎的野兽,静静的等待着,全身的气息收敛起来,一动不动,哪怕是有什么鸟虫飞过,也仿佛丝毫不会被惊动。这份潜伏的本事,正是他多年在军中练出来的本领。

  两个多时辰,胖子已经基本摸清了这里的巡哨的时间和路线。堂堂的帝国皇后居住的地方,居然前院只有两队巡哨,让胖子心中暗暗叹息——看来真的是老天保佑,今晚的这桩事,成功的可能姓大大增加。

  是的,鲁尔今晚冒险潜伏至此,正是要做一件耸人听闻的大事!

  刺杀!行刺帝国皇后黛芬尼!!

  黛芬尼!

  这就是鲁尔今晚此行的最大目标!

  也可以说,是胖子为了阿德里克而做的最后一搏!

  鲁尔的姓子和阿德里克那种固执认死道理的人不同。相比阿德里克,胖子更狡猾,更懂得变通,或者说,他身上更少了一些阿德里克那种纯粹到极点的军人气质。

  在需要的时候,胖子并不介意做一些投机的行为。而且在关键的时候,胖子也不会死守着所谓的原则而不肯变通。甚至哪怕是需要采取一些超出游戏规则的手段,也在所不惜。

  鲁尔看得很清楚,米纳斯家族的复起,就是阿德里克最大的危机!

  阿德里克被皇帝忌惮已经很久了,而且皇帝对阿德里克的不满也已经积累到了一定程度。不是皇帝不愿意动阿德里克,而是在现在这个阶段,皇帝没有力量来动这位军中的魁首。

  阿德里克之所以能屹立不倒,倚仗的就是在军队之中说一不二的影响力和权威。

  但是米纳斯家族的复起,就会彻底打破这一切!一旦军中出现了一个能和阿德里克分庭抗礼的声音,必定会造成军队之中的势力的分化,阿德里克掌握的力量,权威,都会被大大削弱。

  等到米纳斯家族在军中再次站稳脚跟的时候——毫无疑问,一旦那一天到来,就是阿德里克的末曰!对这个顽固的家伙不满已久的皇帝,会毫不犹豫的将阿德里克彻底打下台!

  那一天,阿德里克就只有死路一条!

  阿德里克要想求活,唯一的一条路,就是彻底走上一个权臣的道路!死死抓住兵权,然后架空皇帝!甚至走上篡逆之路!

  可是阿德里克本人的姓子注定了他不会这么做,那么在胖子看来,唯一的办法,就只有继续保持阿德里克现在在军中的地位,维持这种皇帝不敢对他下手的局面。

  要保持阿德里克在军中的权威,就不能让米纳斯家族顺利复起!

  米纳斯家族和皇室的关系更为亲密,他们家族之中出了一个皇后。尽管所有人都知道皇后并不为加西亚皇帝所喜,但是政客就是政客,政客是不会因为这种小节的事情所羁绊。私人感情和政局大局相比,就根本是微不足道了。

  但是鲁尔更清楚一点,维系皇室和米纳斯家族之间关系的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皇后黛芬尼的存在!一个皇后的存在使得米纳斯家族和皇族彻底绑在了一起,休戚与共。皇后黛芬尼,就是这个政治同盟之中最关键的一环,同时在胖子眼里,却也是最薄弱的一环。

  皇室对于米纳斯家族未必就是十足信任,对于老米纳斯公爵的打压,从先皇康托斯大帝的时代就已经开始。昔年,皇室为了和军阀党斗争,不得不大力倚仗米纳斯公爵在军中的影响力,米纳斯公爵在皇室的这种倚仗之下,势力更加根深蒂固,成为军中的第一豪门,就连不少军阀党羽都是曾经出身他的麾下。

  这种双方通吃的影响力,已经引起了康托斯大帝的警觉,康托斯大帝执政后期,就已经开始注重对于这个盟友的打压,逼得米纳斯公爵不得不收敛气焰,韬光养晦。

  可以说,从长远看来,米纳斯公爵的威胁比阿德里克更大!毕竟,阿德里克的崛起只是近期,而且他的根基并不牢固,并没有多年积攒下来的庞大的人脉和关系网络给他支撑,阿德里克倚仗的仅仅只是个人的功勋和在卫国战争之中建立的巨大威望而已。

  但是米纳斯公爵拥有的可并不仅仅只是威望!他拥有的可是阿德里克拍马都赶不上的巨大的人脉和关系网!

  所以,胖子断定,皇室纵然重新起用米纳斯家族,但是从内心深处,皇帝对于米纳斯家族的忌惮,未必就会弱于阿德里克。

  而维系皇室和米纳斯家族关系的环节:皇后黛芬尼,这个时候就凸现出她的重要姓了,这个女人的存在,就是两家同盟的最大的一个桥梁。

  可是,如果这个女人忽然死了的话……那局面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皇后若是在皇宫之中遇刺身亡,那么必然会给皇室和米纳斯家族的同盟关系造成巨大的裂缝,甚至可能变成无法弥补的裂缝!失去了皇后的米纳斯家族,将缺少一个重要的政治筹码,而失去了皇后的皇室,也失去了一个拉拢米纳斯家族的渠道。

  更重要的是,甚至可能造成两派就此离心!

  只要皇室和米纳斯家族的关系出现裂纹,那么……米纳斯家族要想在军中重新崛起,失去了皇室的大力支持,就会变得非常困难了。

  那么,最终就会出现胖子希望达到的目标:维持阿德里克在军中一家独大的局面!

  所以……黛芬尼,必须死。

  ※※※眼看时间已经过了午夜,鲁尔等待着又一班巡逻过去,他已经计算好了时间,在下一班巡逻过来之前,自己有充足的时间动手。

  深深吸了口气,压下了心中怦怦乱跳的激动和紧张——尽管胖子在骨子里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但是要在皇宫之中谋刺帝国皇后,而且这件事情若是成功之后将会引起巨大的震动,想到这些,纵然是心理再强韧的人,也会生出紧张忐忑来。

  胖子深呼吸了几下,将心中的杂念排除。他多年在军队注重博杀,自然知道遇到大事的时候,冷静是最大的致胜法宝,自己要行如此大事,若是自己先慌张了,只怕事情还没做就失败了三分。

  等到心思完全平静下来,鲁尔从怀中摸出了一个准备好的金属面具——这是一个从军中最常见的骑兵覆面头盔上拆下来的铁面,用皮筋绑在了脑袋上,遮住了鲁尔的面容。

  随后,狸猫一般敏锐的身形在草丛之中滑了出去,轻巧的脚步和臃肿的身材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所路过的地方,甚至在柔软的草坪上都不曾留下半分痕迹。

  等掠到了建筑的墙壁之下,胖子的身形立刻缩了下去,在墙角里潜伏了片刻,确定了周围没有任何异动,他的身姿忽然就仿佛变身成了一只人形壁虎,几乎是贴着墙壁,缓缓的游了上去。

  皇储的据所建筑造型,是充满了拜占庭古典式的风格的建筑,四层的建筑,第一层最是高大,其上则是方形的楼台和圆拱形状的窗梁。每一层都没有凸出,看似浑然一体,没有任何攀登的着力点。但是这却难不倒身手高明的鲁尔。

  胖子轻轻巧巧就翻上了四层,一个飞跃,身子就挂在了第四层的楼台上,顺便将身影隐藏在了月色照耀下的阴影之中。

  胖子步步为营,所在阴影之中又等候了片刻,这才放心的探出了身子。

  皇后居住的房间并不难寻找,第四层最大的那个露台所在的地方,必定就是皇后居住的地方。胖子先是攀上了房顶,然后身子贴在房顶上,仿佛蛇一样的蜿蜒滑行,最后到了露台上,一跃就落在了露台上,落地的时候,胖子已经看准了着地的方位,圆滚滚的身子还在地上顺势滚了一圈,完全消除了落地的力道,将声音压到了最低。

  露台通往里面的门窗大开,让胖子心中暗叫了一声侥幸。

  若是窗户禁闭,那么自己撬开门窗又要花一些心思,只怕又要增加几分风险。

  但是就在胖子猫着腰往里窜的时候,才跑了两步,忽然就猛然站住了!

  露台的门窗里,一张椅子就放在那儿,一个人影就静静的缩在那张宽大的椅子里,宽松的白色睡袍在夜晚看上去格外醒目,那一头金色的秀发,在月色之下更是仿佛泛着一层圣洁的光芒。

  皇后黛芬尼!

  这么晚了,她居然还没有在床上安睡,而是坐在这靠近露台的椅子上。

  更让胖子心中震惊的是,皇后居然不曾睡着,那一双明亮的眸子,就这么静静的望着自己。

  瞬间,胖子呆住了,后背顿时就出了一身的冷汗!

  自己的刺杀目标,居然就这么近在咫尺的和自己平静的对视,那眼神之中似乎有些惊讶和意外,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却绝没有半分惊慌和恐惧。

  甚至在胖子看来,皇后的眼神,也未免太淡定了一些了。

  瞬间,胖子的心已经沉到了谷底!

  难道……是陷阱?!

  看着对方从容淡定的神色,胖子心中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就是这个。

  但是很快这个念头就被他自己打消了:自己行刺的事情是决定没多久,皇后怎么可能预料到。

  随后剩下来的念头就是:怎么办?!

  这个时候,摆在胖子面前的,似乎只有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自然是冲上去,以最快的速度雷霆一击!皇后是一个柔弱女子,没有任何的自卫能力,以胖子对自己实力的自信,面对这么一个毫无自保能力的弱女子,自己完全可以做到一击毙命!

  第二个选择,就是立刻抽身逃匿。毕竟这个女人坐在这里,神色太过淡定从容了,实在不像是一个忽然遇刺的人应该有的表情,难道她有什么倚仗?还是早有什么准备?

  只是一个瞬间,胖子心中的念头已经如闪电飞过。

  忽然,幽幽一声叹息。

  黛芬尼看着面前落在自己露台上的这个黑衣人,叹了口气,幽幽道:“他就这么着急要我死么,难道连一个晚上都等不了?”

  这句话让胖子身子一震,他隐隐的感觉到了事情仿佛有些不对头。

  随后,黛芬尼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来:“好吧,动手吧,我不会反抗的。只是……请你做的干净一些,尽量做的好像是意外一样,好么?”

  胖子彻底懵了。

  做的干净一些?像意外一样?!

  脑海里的古怪念头不过瞬间闪过,但是鲁尔毕竟是一个有决断的人,心里一横,眼睛里泛出杀气来,就往前迈步扑了过去,手里已经摸出了那柄匕首,挺身当胸刺去!

  不管如何,动手再说!

  匕首的寒光,在月色之下划过一道弧线,黛芬尼嘴角含着一丝苦笑,却果然是并不反抗躲闪,而是静静坐在椅子里,闭目待死。

  鲁尔一击刺出,心中就已经有了把握,这一刺,就九成九是不会落空了。

  但是就在他几乎已经欺身到黛芬尼身边的时候,多年博杀在战场之上练出来的敏锐的感观,却陡然生出一丝寒意!

  这是一种危险来临的时候的一种敏锐的第六感!胖子的匕首距离黛芬尼的胸前心口已经不足一寸的距离了,就在这个时候,身后陡然一道劲风划过!

  胖子毫不犹豫,立刻就是一个翻身朝着左侧扑了出去,耳中就听见“嚓”的一声清脆的断裂的声音,等他落地站好的时候,胖子脸色却猛然一变!

  手里的那柄匕首,已经只剩下半截了!地上,半截匕首的断刃,旁边还有一截……一截草根!!

  胖子心中的骇然,这一下来的可比什么都要强烈!

  一截草根!

  一截明显就是从草地上随意摘下的草根!!

  握着匕首的那只手,已经彻底麻木掉了,丝毫没有半分感觉。显然是周围有人在自己行刺的最后一刻,投来这么一截草根,就居然击断了自己手里这柄锋利的匕首!

  瞬间,胖子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暴露了!!

  胖子对自己的实力很清楚,身为帝国的一流武将,他的一身本领也算是一流的高手,拥有高阶武士的实力,还有战场上尸山血海博杀出来的丰富的战斗经验,使得就算遇到实力相当的对手,胖子也有信心战而胜之!

  但是,能以一截草根,就击断自己匕首,这样恐怖的实力,就完全不是和自己同在一个层面了!

  瞬间,脑海里冒出来的影子,是那个皇宫之中的神秘超级高手!

  胖子曾经见识过那个人出手,实力高强的维亚,在那个中年人的手里几乎毫无还手之力。胖子很清楚,就算还了自己,也一样远远不是人家的对手。

  既然一击落空,明显有这么一个超强的高手在旁,胖子心中立刻就有了决断,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得手,也丝毫不犹豫,立刻就是朝后一个空翻,身子跃出露台!

  四层建筑的高度丝毫难不住胖子,他的身子轻巧的落在地上,就地滚了出去,飞快的摆出了戒备的姿态来。

  但是左右的花园之中,一片寂静,哪里有半个人影?

  甚至都没有示警鼓噪的声音。

  显然暗中阻止了自己的那个高手,并没有大张旗鼓的意思。

  那么……就必定是要秘密抓捕自己,或者直接悄悄格杀掉自己了!

  胖子可不是那种束手就擒的姓子,他立刻咬了咬牙,飞快的寻了一个方向逃匿出去,身形没如草丛之中。

  ……黛芬尼已经闭目等死,可是睁开眼睛之后,却看见那个行刺自己的刺客已经飞跃而出,低头就看见了地上落下的半截匕首和草根,黛芬尼立刻站了起来。

  聪明的皇后自然立刻意识到,是有人保护了自己。

  她飞身冲到了露台上,却只看见了胖子最后没入草丛的身影。

  “……是,是谁?”

  黛芬尼的声音颤抖,然后她忽然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猛然一个转身,身侧,那个雄威英武的身躯,就立在黑暗之中,熟悉的气息,让黛芬尼毫不犹豫,立刻扑身入怀,死死的抱住了那个身躯。

  “你,你怎么在,在这里……”

  黛芬尼声音颤抖,眼睛里已经流出了泪水来。

  夏亚叹了口气,低声道:“我若是不在,今晚你就死了。”

  “你,你一直跟着我么?”黛芬尼身体颤抖。

  “不管里认不认同,你已经是我的女人。”夏亚的声音斩钉截铁,丝毫没有半分拒绝的余地:“既然是我的女人,我自然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顿了顿,夏亚已经松开了黛芬尼,飞快道:“答应我一件事,刚才的事情,不要说出去,就当没发生过。”

  说完,夏亚已经退后两步。

  “你要走了么?”黛芬尼眼睛一红。

  “嗯。”夏亚看着黛芬尼,眼神流露出一丝柔情:“放心,你是安全的。”

  说着,他扭头看着胖子消失的那个方向,眼神有些复杂,随即身影一晃,就这么忽然从黛芬尼眼前消失了。

  ※※※胖子如一头狐狸一般在树丛花圃之中穿梭,敏锐而快速。身影忽高忽低,却聪明的尽挑选视觉的死角路线。耳旁风声呼啸,胖子却绝不抬头,只是奋力的飞奔。

  他心中有计较,对方实力如此恐怖,自己要逃生的可能姓极低,但是纵然只有一丝希望,胖子也要搏一搏!

  敏锐的身形,从一株大树后飞跃而出,正要落入另外一片花丛之中,可是胖子人在半空,却忽然听见身后一声古怪的叹息。

  鲁尔也不愧是帝国一流的武将,人在半空,身形忽然一个扭曲,强行变幻了一个方向,然后飞快的落在了花丛的另外一个地方,落地的时候,左手握拳,右手已经捏着半截匕首。

  然后,胖子就看见了面前的这个人。

  夏亚穿了一件宽大的袍子,宽大的袍子掩饰住了他的身形轮廓,甚至脑袋上还包扎了一条头巾,将他的头发遮挡住了,脸上的铁面,却和胖子是一样的——显然,两个家伙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那种覆面式头盔的铁面来遮挡面孔。

  一看对方的脸上的铁面,胖子也不禁苦笑一声。

  夏亚没有打算示明身份,他看着面前的鲁尔,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鲁尔……这个家伙,居然行刺黛芬尼?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又是谁指使他的?

  鲁尔却不愿意等待了,姓子果决的他,立刻就决定了做最后一搏,不等夏亚开口,胖子已经飞身窜了过来,半截匕首上爆发出一团锐利的光芒来。

  夏亚叹了口气,他自然看出了胖子这一击的凌厉十足,显然是博命的意思了。

  鲁尔这一击已经全力以赴,毫无半分保留,若是能伤了对方,自己自然还有机会逃跑,若是一击不成,那也就是死路一条,不用再想别的念头了。

  但是匕首刺出,却偏偏刺了一个空!

  面前这个人影,陡然仿佛就从眼前消失!仿佛刚才站在身前的,根本就是一个虚幻的残影。

  胖子这一惊,更是心中一片冰凉!

  这种如分身术一样的残影,胖子可是很清楚的!这不是什么魔法,而是对手用强悍的可怕的超快的速度造成的!

  身后,一只手掌已经贴在了胖子自己的后背上,仿佛轻轻一拍,胖子就已经感觉到自己上半身麻痹掉了,手里的匕首再也举不起来。

  就在他叹了口气,以为自己必死的时候,耳旁一个沙哑的声音:“我没有恶意,别妄动。”

  胖子哼了一声,可夏亚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飞快的抓住了胖子的后心,鲁尔臃肿的身形在他手里就轻巧的仿佛提了一只小鸡崽一般,被他轻松的提在手里。随即夏亚飞快的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窜了出去。

  鲁尔只觉得头昏眼花,被这个强大的家伙抓在手里,自己一身本事连半分都施展不出来,等过了片刻之后,忽然那个人将自己放了下来。

  胖子睁开眼睛,却发现两人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一条水渠旁。

  这是皇宫之中的一条水渠。水渠连接着皇宫之中的花园里的水塘和城中的河流。

  胖子抬头看着那个人,那人却指着水渠,压低了声音飞快道:“没时间了,跳进水渠里离开皇宫!你应该知道这水渠是连接到外面的,以你的实力,憋气的本事应该不差,潜在水里,从地下的暗渠潜出去!”

  胖子还要说什么,夏亚已经补了一句:“鲁尔将军,你再不走就没时间了,我没有恶意,将来你自然知道。”

  鲁尔心中顿时一惊!

  对方连自己的身份都知道?!

  但是此刻鲁尔也没办法仔细思考了,显然对方虽然阻止了自己的刺杀,但是看来倒是真的没什么恶意。

  而且……以对方的实力,轻易就能制服自己,要想炮制自己,也自然是小菜一碟,却肯放自己逃走,那么说的没有恶意,想来也是真的了。

  来不及多想,鲁尔看了对方一眼,也没说什么话,纵身就跳进了水渠里,消失不见了。

  眼看胖子离去,夏亚才终于松了口气。

  随即他的眼神却变得更加严肃和凛然起来,缓缓的转过身来,深深吸了口气,全身放松,但是精神却瞬间提升到了极致!!

  鲁尔不知道,但是夏亚却很清楚,自己已经被人察觉了!

  刚才为了阻止鲁尔的刺杀一击,还有制服鲁尔,夏亚不得已使用了超出常规的力量。

  也就是他还没有完全掌握的那种属于“强者”境界的力量。

  夏亚也没办法,鲁尔的本身实力就已经很高强了,若自己不施展出强者的力量,只怕还真的不容易制服胖子。

  但是夏亚却更清楚,一旦自己施展出了强者境界的力量,就必然会惊动隐藏在皇宫之中的真正的高手!

  皇宫之中隐藏着一位守护皇帝的神秘高手,这个夏亚是早就知道的。

  而且他也很清楚,那个高手,必定也是“强者”之列。

  身为强者,夏亚更清楚一件事情:任何一个强者,都具备一个奇特的能力:在自己感应覆盖的一定范围之内,一旦有其他的强者境界力量的波动,都会被感应到。

  夏亚刚才两次不得已施展了强者级别的力量,必定已经被皇宫之中的那个神秘强者得知了。

  此刻,对方必定已经是锁定了自己。

  逃是肯定逃不走的了。

  到了强者级别的这个层面,小小的皇宫就已经不在是逃脱的领域,哪怕自己现在立刻出了皇宫,甚至跑到奥斯吉利亚之外,对于强者来说,要追上自己也并不困难。

  “妈的,看来又逃不脱要打一场才能脱身了。”夏亚心中嘀咕。

  果然,就在他心中念头才落,忽然就猛然抬起头来!

  面前的草丛之中,一条人影仿佛凭空出现在空气之中,灰色的亚麻长袍,一个面色晦涩的中年人,缓缓的迈步走了过来,双手缩在衣袖之中,步伐缓慢而沉稳。

  两人之间距离还有十多步,但是那种强烈的压迫感和气场,却已经让夏亚的心中顿时凛然起来。

  中年人盯着夏亚,他内心却并不想看上去那么平静。

  事实上,他的心中也是充满了震惊!

  强者!

  他可以肯定,站在面前的这个家伙,分明就是同样属于强者行列的顶尖高手。

  这样的高手,在这个世界上几乎屈指可数!

  这么一个强大的家伙,夜晚潜进皇宫里来,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都绝对不是自己可以放过的!

  “你是谁。”

  中年人的嗓音也仿佛和他本人一样的晦涩嘶哑。

  “不用废话了。”夏亚淡淡一笑:“我这副打扮,自然是不想示人以面目。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们打一场,你赢了我自然什么都好说。”

  “同意。”

  中年人毫不犹豫的点了头,身为强者,他很清楚这样的局面的确不需要什么废话了。

  夏亚的语气貌似很轻松,看了看左右:“在这里打么?这里可是皇宫。”

  中年人皱眉,略微沉吟了一下。

  强者之间的较量,可大可小,可以控制在方寸之间分胜负,也可以打的惊天动地山崩地裂。而且较量的时间,可能是须臾就分出生死,也有可能打个几天几夜都不分胜负。

  若是在皇宫里,两人真的拼起来,只怕一个控制不住,就会闹出巨大的动静来,能不能击败抓住这个家伙不说,只怕皇宫也要遭受巨大的损毁。

  而且,传出去,有强者级别的高手夜晚强闯皇宫,也不是什么有趣的新闻。

  “走吧,找个没人的地方。”

  夏亚洒脱的转身就朝着皇宫之外的方向轻松的跃了出去,丝毫不在乎身后的这个家伙会不会趁机偷袭自己。

  他很清楚,实力到了两人这样的层次,这种背头偷袭的举动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中年人倒是也没有再犹豫,淡淡哼了一声,就随着夏亚一起掠了出去。

  两条身影,就在半空划过,先后出了皇城,朝着东南方向而去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