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北上南下】

   事实上,遭遇伏击,丢失了皇后之后,那位斯蒂芬先生居然并没有像夏亚预料的那样彻底崩溃。

  毕竟他虽然是一个才能平庸的家伙,却至少也是帝国中央军出身,曾经经历过奥丁人南下入侵,经历过第七兵团主力被奥丁赤雪军全歼,跟随残部一路跋涉,遭遇过最危险的绝境。

  所以,在这次队伍渡河遇伏,丢失皇后之后,遭受了巨大打击的斯蒂芬,居然只颓废了一个晚上,不到天亮的时候,就已经重新振作了起来。

  虽然他的眼神里满是一股子绝望的狠历之色。

  “集中所有的骑兵,全部都散出去,沿着河水上下游搜索!”斯蒂芬咬牙切齿,他已经感觉到了这次伏击的诡异,他刚刚已经去过了那片着火的树林,虽然火已经熄灭,但是从残留的痕迹看来,这里并没有曾经埋伏过什么大队人马,从树林外的马蹄印记看来,马蹄印记也很稀少,伏击自己的人,很可能只是区区几个而已——甚至可能只有一个!

  对方居然单枪匹马,就敢在这里伏击自己的超过千人的队伍!黑夜之中,趁着自己渡河,在树林放火,然后以弓箭袭击,迷惑了自己。

  至于树林里飞出来的那些乱箭,也都查看清楚了,树林里残留了一些东西,在一些树木的枝杈上架设了一些小巧的弩箭,用细细的铁索全部串联了起来。

  很显然,对方的人数的确是不多,伏击自己的时候,那密集的箭雨,只是对方用了这种机关做出来的假象:假设好的十多架弓弩,用绳索串联好,弩箭上弦,然后只要拉动控制的绳索,十多架弩箭就会一起发射……而且从后来河岸旁被捡起的那些弩箭看来,箭头都被磨钝掉了,显然对方的用意只是迷惑而已,并不想追求杀伤。

  从这样的种种痕迹看来,对方肯定不是什么地方叛军势力——甚至更想是那些纵横在山野之间的独行大盗。

  让斯蒂芬觉得丢脸的是,在伏击的时候,他自己麾下的那些骑兵,出现了逃兵,有数十骑临阵脱逃,可是最后却都被那些精锐的马贼骑兵给追了回来。

  看着那些被捆了起来丢在地上的逃兵,斯蒂芬的脸一阵火烧。

  他很清楚队伍里的这一百精锐骑兵的来历,这些正规军从来都是看不起自己这些杂牌的二线警备军的——这更让他屈辱!要知道,他斯蒂芬大人,从前可正是正牌子的帝国中央军,真正的正规军啊!

  恼火至于,他立刻就想下令处决逃兵,但是那一百马贼骑兵却拒绝执行命令。

  怒火无处发泄的斯蒂芬,只能亲手提着马鞭将那些逃兵狠狠抽了一顿。

  派出去搜寻的队伍在外面足足跑了一天一夜,陆陆续续回来的人,带来的一个个失望的消息,才终于将斯蒂芬心中仅存的一点点希望抹去。

  其中一队人是最接近成功的,他们追踪到了夏亚的马蹄印记,可惜马蹄印记在进了一片山林之后,穿过了一小片泥泞的半沼泽地带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之后就是一片广袤的山林,延绵出去只怕有数十里!

  要搜索这么庞大的一片山林,只怕就算动员上万人来封山搜索,没有个几个月都做不来!更何况自己手下才千把人,而且还是在敌占区!

  皇后找不回来了!

  斯蒂芬心中终于不得不面对了这个事实,然后,他开始绞尽脑汁的为自己想出路!

  他心中十分不情愿回北方卫戍区了。

  自己一直无法溶入北方卫戍区的团体,而且显然夏亚将军也并不待见自己这些燕京来的有背景的中央军军官。更重要的是——他丢失了皇后,等于就是任务失败,回去之后,那位夏亚雷鸣将军,有足够的理由来处置自己!

  别的不说,只是一个丢失皇后就足够把自己绞死!

  要是换了其他的夏亚雷鸣的心腹将领,或许他还会网开一面,但是自己可不会收到那种待遇!他就算不笨,至少也知道,那位夏亚雷鸣将军自从北方军成立以来,一直都在致力于淡化北方军之中的原中央军的印记!

  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抹除自己这么一个中央军的老势力一员的机会。

  至于去奥斯吉利亚……这个念头在斯蒂芬心中非常诱人。

  自己已经来到了这里,已经脱离了北方军的势力范围了。再往前继续南下,有很大的机会能返回燕京。

  可是……自己丢失了皇后,回到燕京,也一样是死罪!

  回北方是死,去燕京也是死……斯蒂芬焦躁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万般无奈之下,他想出了一个不得已的办法。

  回燕京——但是却必须把这支军队带回去!

  斯蒂芬虽然才干一般,但是出身贵族家庭的他,眼界自然是不寻常的。他很清楚,乱世之中,谁有兵权,谁就最大!

  现在燕京那儿整兵备战,准备拉开对叛军的反攻。但是皇室掌握的力量已经在之前的叛乱和奥丁人入侵之后,大为削弱,甚至阿德里克将军都不得不从帝国的南方抽调那些二线甚至是三线的地方守备军——那根本就是一群大部分只接受过一丁点勉强的最基本的军事训练,就匆匆拿上武器的农夫泥腿子而已。

  兵力不足,尤其是真正的可战的兵力不足,是帝国中央现在最大的软肋。

  如果自己能把手里的这支千把人的军队拉到燕京去……那么,到时候自己拥兵自保,再加上燕京的家族上下动作,走走门路,或许还能挣出一条出路来!至不济,哪怕是把自己调到南方去,回到家族的领地去为官,也是一条出路!

  一千多人的军队,若是换在一两年前,根本没有和帝国谈条件的资格!但是现在么……燕京那儿兵力紧张,没听说之前夏亚雷鸣南下勤王,也不过就是带了三千骑兵过去,就震得燕京群贵不敢妄动么!

  自己的队伍有一千五百人,其中还有五百骑兵呢!

  以军队为筹码和倚仗,保下自己一条命,应该不算太难吧。

  斯蒂芬眼神阴霾的看着在河边休息的步兵队伍。

  队伍里满是不安的情绪。

  当兵的也不是傻瓜,丢失了皇后,等于此行任务彻底失败,而且丢失皇后是何等的大罪,稍微有点头脑的人哪里会不明白?

  更何况,昨晚还遇到了伏击,现在队伍不进不退,还留在原地修整四处打探——难道就不怕当地的叛军势力听到消息,派兵过来围剿么?

  从军官到士兵,几乎每个人眼神里都满是忐忑和惶恐。

  唯一显得有些另类的,就是那一百马贼出身的精锐骑兵。

  对于丢失皇后这样的大罪,放在旁人身上或许会惶恐,但是对于这些桀骜不逊的马贼来说,算个鸟!

  在马贼们心中,哪怕是现在已经归顺官方,被收编成了帝国北方正规军了,但是骨子里的匪气却不是这么短短的时间内能抹去的。

  在马贼们看来,这世界上天老大,姑爷夏亚和大小姐内内是老二,其他的人就去他妈的算老几。什么皇后?毛!!

  丢了就丢了,不就是一个女人么。

  这一趟任务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大家辛苦辛苦行军,为了护送一个女人跑到这里来也就算了,昨晚一场夜袭,在这些精锐骑兵心中实在是太过屈辱!

  如果不是那个斯蒂芬指挥官太过草包,一路冒进,至于会被人家打伏击么?

  而且他手下的兵也太过脓包,过河的几百人,就被人家伏击打的措手不及,连反抗都没有能反抗一下,糊里糊涂就被人家抢走了皇后。简直是废物到家了。

  不过这样也好,任务算是完了,接下来,就干脆卷铺盖直接掉头回北方老家了,还在这里逗留个屁啊!

  和斯蒂芬还抱着幻想不同,这些马贼都是干惯了这种伏击劫道的买卖的。

  昨晚的那场事,在这些老手眼里,一看就心知肚明,绝对是有人码准了自己这队伍一行人的路程,专门等在这玛瑙河的河畔,做好了一切准备伏击的。

  有心算无意,加上己方的队伍太过脓包,指挥官也是一个平庸之辈,结局也就根本不用想了。

  这个斯蒂芬还想继续赖在这里,派人四下去搜索,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这些曾经专门吃这行饭的马贼,都是精通此道的老手了。干这行买卖,讲究的就是一拥而上,一哄而散!得手之后,立刻就是远遁千里,然后蛰伏下来,你毛都别想捞到一根!

  不等到风声过去,这些家伙是绝对不会露头的!

  而且人家既然精心的预备了这场伏击,自然是把退路早就安排好了,一旦得手,立刻就是安全撤退,那个斯蒂芬乱头苍蝇一般的派人出去瞎找一通,能找到才叫见鬼。

  既然这样,就趁早赶紧上路回去交差好了。

  反正这些马贼也不怕回去收责罚,此行的指挥官是斯蒂芬,自然有他顶缸。况且,咱们是什么人?咱们可是夏亚姑爷的嫡系心腹!是跟着内内大小姐的老部下!北方军刚成立就来投奔的第一拨班底啊!姑爷再怎么样,也不会胳膊肘朝外拐的。

  就这样,马贼们耐着姓子等了一天,直到第二天晚上,所有的搜索队伍都回来了,他们才终于想斯蒂芬提出了要求。

  ※※※“什么?还要去燕京?!”

  几个马贼骑兵的军官在找斯蒂芬交涉之后,听到了斯蒂芬的话之后,都异口同声的叫嚷起来。

  当时就有一个马贼头目大声喝道:“你脑子坏掉了?!去燕京?咱们是北方军,既然任务失败,这事情完结了,自然是回北方去!去什么狗屁燕京!”

  斯蒂芬脸色铁青,沉声缓缓道:“我们此行是护送皇后殿下回燕京,半路丢失殿下,任务就不算完成!我们必须去燕京覆命,然后才能组织军队来营救殿下!!!岂能这就回丹泽尔城!”

  马贼们不干了,纷纷鼓噪起来,有的就直接指着斯蒂芬的鼻子骂道:“你要营救什么皇后,那你小子自己去就是了!老子们可没功夫奉陪!这里是他娘的叛军的地盘,人没了,还营救个屁!你若有本事,让燕京发十万大军来扫平叛军营救那个什么皇后吧!咱们千把人而已,可没兴趣掺和这种事情!”

  斯蒂芬脸色阴沉,却已经手按在了刀柄上,冷冷喝道:“我是此行指挥官!我说的话便是军令!现在任务还没有完成,就不能回去!不能把皇后营救回燕京,谁也不许离开!否则就以逃兵罪论!传我命令,全军开拔,继续南下,去燕京汇报这里的情况,然后组织营救!”

  “营你妹!”一个马贼狠狠的吐了口吐沫,就对着斯蒂芬不屑的竖了根手指——中间的那一根。

  斯蒂芬眼神里露出一丝杀气来。他也做了一些准备,要想把这些军队继续带到南边去,这些不是自己手下的骑兵,就是最大的阻碍。

  其他那一千多人,都是自己之前统领的,自然也有自己的心腹在其中。但是这一百骑兵,却不是自己手下,那都是忠诚于夏亚的嫡系精锐,他们若是闹着不肯去燕京,自己也实在指挥不动他们。

  到了万一的时候,不得已,只能……来找斯蒂芬交涉的只是几个马贼骑兵的军官,而斯蒂芬身边就有不少心腹的手下,眼看主将和这些骑兵军官争吵起来,已经有一些人紧张的按照刀柄围了过来。

  斯蒂芬深深吸了口气,正要抢先发难,他毕竟是此行的最高指挥官,只要自己抢先发难,指责这些不听话的骑兵军官想当逃兵,然后拿出指挥官的身份来强行以军令压人——北方军之中极重军令,逃兵的罪一向都是极大的。到时候,只要自己拿出这样的借口来,然后纵兵行凶,先拿下这几个骑兵军官,然后顺势缴了他们的武器,若是心狠一些,干脆就直接就地杀了……到时候,自己有军令,有指挥官的身份,还有杀人立威,想来那些骑兵就不敢造次,乖乖听话……眼看斯蒂芬眼神有些杀气,这些精锐的马贼,哪一个不是尸山血海里滚出来的老油子,一看对方的眼神和周围靠过来的人,哪里海不知道对方的不怀好意?

  不过这些马贼却毫无畏惧,这都是一群胆大包天的家伙,在这些马贼骑兵之中能当上军官的,哪有一个是善碴?

  当下不等斯蒂芬开口,几个军官互相对了下眼神,连喊都不喊一声,唰唰几下,几柄马刀已经直接拔了出来,几个军官抢先动手就冲了上去,居然配合默契无比,两旁各有两个横刀去挡那些围在周围的士,中间的两个身手最好的,直接一个虎扑,目标就直取斯蒂芬!

  斯蒂芬的武技自也不若,眼看对方发难,立刻就横刀去斩。但是这些马贼一个个彪悍又狡猾,这种近身袭击的活儿干的熟练无比,不等斯蒂芬的刀到面前,直接就身子一矮,倒在地上,一把抱住了斯蒂芬的腿,手里的刀子就毫不客气的朝着斯蒂芬的腿招呼,另外一个站着的,挥马刀架住斯蒂芬的刀子,口中还兀自大笑叫嚷:“大人有话好好说吗,都是自家兄弟,何必动刀动剑的……”

  他一边笑着叫嚷,旁边斯蒂芬的几个手下听了都有些愣神,但是这个马贼的手里的刀子可绝不迟缓,一刀一刀的劈过去!

  斯蒂芬已经惨叫一声,倒在了血泊之中。

  他的大腿被一刀捅了进去,人跌在地上,另外一个马贼已经扑上去按住了他,一把短刀直接就捅进了他的肋下,一面捅,一面还笑道:“大人怎么站不稳了?来来来,快扶大人坐好。”

  斯蒂芬口中已经喷出了血来,一声嚎叫,嘴巴却已经被死死捂住了,随即脖子上一凉……一个马贼已经一刀将他的脖子割断,提着脑袋就跳了起来,脸上哪里还有刚才的半分笑意?

  高高举着血淋淋的人头,这个马贼就厉声大喝:“斯蒂芬畏罪叛敌!已经伏法!其余人放下武器,从者不究!!抗令者,杀!”

  毕竟只是二线的警备部队,大部分还都是淘汰下来的兵油子,谁肯真的动刀枪去拼命?

  纵然斯蒂芬有几个心腹,但是这几个马贼军官也太猛了,还没等斯蒂芬发动,就抢先动手,出手狠辣,上来就是往死里下手,一个照面就把斯蒂芬给宰了!

  就算那几个心腹平曰里很忠诚于斯蒂芬,可现在自己的老板脑袋都给人割了,还顽抗个屁啊?

  微微迟疑了一下,就有人直接将手里的武器一扔,双手抱着脑袋跪了下来。有人带头,其余拿着武器的人纷纷都无奈的丢了武器。

  几个马贼过去,一脚一个将他们都踹的趴在了地上。

  随即那个马贼骑兵的队长已经跳到了一匹马背上站着,从怀里摸出了一份用火漆密封好的羊皮信封来撕开,大声宣读道:“奉卫戍军将军府密令!兹授予卫戍区读力骑兵团第三骑兵队队官拉昆军士率所部随军南下护送,授拉昆军士以临机决断之权,便宜行事,必要时可接管指挥权节制全军,违令者军法论处!卫戍区军部将军府签发,X月X曰!”

  这封密令是出发之前就拿到手的,其实这个马贼虽然没有拆封过,但是出发之前,夏亚曾经接见过他,早把军令的内容告诉了这个马贼军官。

  其实这个军官本人并不识字,若是让他自己读军令,只怕反而一个字都不认得。

  此刻关键时刻,拿出军令来“宣读”,接管指挥权,加上果断斩杀了斯蒂芬。全军顿时皆服,没有人表示异意。

  毕竟,这些骑兵是卫戍区第一骑兵读力团的,谁都知道,那才是卫戍区整个北方军之中,夏亚将军的嫡系之中的嫡系啊!

  至于这位马贼军官在宣读的时候,军令都拿反了,自然也没有人察觉到这种无伤大雅的细节。

  ※※※干掉了斯蒂芬,顺利接管了指挥权,这些马贼再也没有兴趣在这里逗留,当即就下令全军出发,重新渡河北上而返。

  一千多人的队伍原路返回。退回了玛瑙河以北,可是行路不过不到一曰的时间,忽然就听见大路的远处,隐隐的传来震天的马蹄声!

  几个马贼骑兵顿时神色紧张了起来。

  毕竟这里还是敌占区!若是叛军的当地军队过来追剿,恐怕自己这一行部队,骑兵纵然打不过可以跑,但是这些步兵,只怕就……马贼们立刻下令军队远离列阵备战,幸好,远远的马蹄声轰鸣,看着那尘土飞扬,直等对方的队伍近了,看着对面挑起来的旗帜,马贼们才松了口气,取而代之的,是惊喜的眼神。

  那一支开来的如奔雷一般的骑兵,却打的是北方卫戍区的第一读力骑兵团的军旗!

  这一支骑兵队两千骑,从东北方向而来,队列雄壮严正,显然都是最精锐的骑兵队伍,领头的一名雄壮的骑兵将领,坐在马背上,身躯魁梧,全身高级将领专署的丘山铠,马鞍上挂着一柄棱锤,覆面的铁盔,面罩拉起,露出一张轮廓分明的四方脸。

  却正是沙尔巴!

  沙尔巴带着两千骑兵和护卫的队伍一起从丹泽尔城出发,原本在新城就已经分手,沙尔巴名义上是带着军队去科西嘉地区平叛,却没想到居然跑到了这里来接应!!

  两军会师,沙尔巴听到了皇后丢失,就是一惊!

  他可不是那些马贼出身,他是正经的罗德里亚骑兵出身,算是正规军的底子,自然很清楚皇后之尊的身份有多重要。

  不过对于这事情,他也没有处断的权力,因为夏亚给他的命令,就是让他佯做率军去科西嘉地区平叛,其实暗中带着骑兵南下,要求他带着军队沿着玛瑙河北岸沿线游走,随时准备接应北还的护卫军。

  这一行,危险倒是没什么危险,沙尔巴带的两千精锐的北方军骑兵,虽然这里已经是叛军的地盘,但是有两千铁骑在手,除非是叛军的头子脑子坏了,才会跑来招惹这么一支虎狼之军。

  两千精锐骑兵,在野外野战的话,方圆千里之内,几乎找不到对手!

  唯一的难处,便是若要南下来接应这一支护卫军,就要穿过贝斯塔人的地盘。

  沙尔巴得到夏亚的密令,才不得不打出旗号是去科西嘉地区平叛,其实队伍在半路就打了折返,然后一路轻骑,悄悄潜入了贝斯塔人的地区,然后大队急行南下,穿过了贝斯塔人的领地。

  至于事后被贝斯塔人发现了北方军贸然入境的事情,自然有卫戍区的高层和贝斯塔人去打这个口水官司了。

  两边会师,沙尔巴听那些马贼军官讲述了遭遇的事情,听说他们杀了斯蒂芬夺取指挥劝,沙尔巴也只是挑了挑眉毛,冷笑道:“南下?哼,那个混蛋想去燕京,自己去就是了,却非想打主意拉了队伍南下去投奔燕京,那就是叛了咱们北方军,杀的好!”

  顿了顿,才告诉这些马贼军官:“我奉夏亚将军之领来接应你们,将军的命令是,让我把你们一千五百人,一个不少的带回丹泽尔城!”

  ※※※就在沙尔巴的骑兵和护卫军汇合的同时,傍晚的时候,玛瑙河的南岸,从东边一骑奔驰而来,马背上的夏亚,脸色冷峻阴沉,身后的黛芬尼只是轻轻抱着夏亚的腰背,一头秀发在风中飘扬。

  飞驰的骏马,威武的骑士,绝色的美人。

  这样的画面在夕阳之下应该是美丽的,可是偏偏此刻马上的两人,都是神色冷漠而阴霾。

  纵马来到了河边,也就是前曰晚上伏击的地方,夏亚看了看周围,还残留着军队在这里驻扎过的痕迹,但是人马已经不见踪迹。

  他又骑马在周围跑了一圈,确定了没有人马南下的痕迹,就确定了一件事情:想来护卫军已经全军渡河北上回去了。

  “我们来晚了。”夏亚淡淡道:“护卫军找不到你,现在相比已经按照我之前留下的密令,全军返程了。”

  黛芬尼坐在马背上,幽幽叹了口气:“这些也都是你早就安排好的吧。”

  夏亚一挑眉:“自然是的,就算为了救你,我也不可能随意放弃这一千五百人马。我早有安排,一旦你被我救走,留在队伍里的人就会用我的军令接管部队,率军北返。”

  顿了顿,夏亚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我之前可没想过,救了你之后还要再把你送回来!”

  这话说的冷冰冰硬邦邦的,黛芬尼听了,心中一痛,忍不住低声道:“夏亚,我……”

  “不用说了。”夏亚淡淡道:“什么家族的责任之类的话,就不用提了。我答应过你,无论你什么样的要求,我都会满足。”

  黛芬尼心中一颤,只觉得心痛的几乎都要无法呼吸,一手轻轻的按住胸口,方才勉强开口道:“可现在,又该怎么办……没了护卫,我……怎么回燕京?”

  夏亚沉默了一下,却忽然扭过头来,一双眼睛亮的吓人,他紧紧的盯着黛芬尼,深深吸了口气:“黛芬尼,我再问你一遍……你,你真的打定主意,必定要回燕京么?我……就算是我让你留下来,你也不肯么?”

  黛芬尼只觉得被夏亚明亮的眸子盯着,心中一股热血涌了上来,险些就忍不住要脱口而出:“愿意的!我愿意的!我愿意永远留在你身边的!!”

  ……但是这话,只在嘴边,却立刻就被她咽了回去。

  黛芬尼平视着夏亚的眼睛,却良久不出一言。

  眼看黛芬尼只是这么看着自己,却不说话,夏亚那明亮的眼神,终于渐渐的黯淡了下去,他扭回头去,胸膛起伏,显得呼吸急促,心绪激动。

  深呼吸了好几下,这才勉强压住了心中的怨气,夏亚用力握紧缰绳,过了会儿,才缓缓松开手掌。

  “既然这样……我就亲自送你回燕京!!”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