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幸福的滋味】

   其实斯蒂芬要求连夜抢渡玛瑙河,也并不只是一味的鲁莽赶路。他有自己的考虑:目前已经进入了敌占区,他更清楚,自己队伍里的那位皇后的价值,必定会引来沿途的各方叛军势力的觊觎,这个时候,抢时间赶路,在对方有所布置之前就远遁千里,才是上策。

  玛瑙河是眼前一条大河,若是不能在今晚赶着渡河,若是等到天亮,万一被附近的什么叛军势力发现了自己一方的行踪,派来大队人马追杀,反为不美。

  大队人马在天黑的时候终于抵达了河畔,早有二十余名骑兵先前抵达了这里,在附近查看过了。

  因为是夏季渐近,所以水势正好是一年之中最丰沛的时节,这条并不算很有名的河流,在此刻看去,也是水势颇为汹涌的模样。有士兵试探着走下河里,直走到了河水漫到了胸口,就不敢再往前了。

  显然这水深的程度,要想强行跋涉渡过是没可能了,若是要泅渡,那么只怕全队人都要放弃所有的车辆和辎重。更何况,斯蒂芬哪里敢去要求皇后亲自下水泅渡?

  “左右附近难道就没有桥梁么?”斯蒂芬皱眉,叫来了探路的骑兵询问。

  这些出身马贼的精锐骑兵,虽然不大瞧得起这位长官,不过碍于军令,对于对方的问题,还是很严肃的回答:“听说下游有一座桥梁,不过哪里驻扎了一个营队的叛军,还在河岸修建的地堡工事,从那里渡河的话,就免不得要和叛军的军队硬碰硬的打一仗。咱们是骑兵,若是平原野战,自然不在话下,可若是对方据守桥梁地堡,以弓箭阻挡我们渡河,恐怕……”

  斯蒂芬不是白痴,他也自然通晓军略,很清楚若是要强行渡过有守军把守的桥梁,对方只要用两百士兵,倚仗地利和工事,以弓箭来阻挡,就足以让自己一方损失惨重。

  “搭建浮桥吧。”斯蒂芬叹了口气:“我们时间不多,天亮之前,必须渡过这条河!让士兵把马车推翻到河里搭建浮桥!”

  这个命令让步兵们很不满,因为如果把马车都推进河水里,固然可以临时用最快的速度搭建出浮桥来,但是一旦过河之后,没有了马车代步的步兵,可就有苦头吃了。

  这些步兵并非是北方军之中的精锐,大部分都是从原来的中央军残部之中淘汰下来的疲赖老兵油子和少量的新兵。一听要让他们贡献出代步的马车,顿时一个个都叫苦连天,只是在斯蒂芬的马鞭和斥责之下,才不情不愿的开始干起活来。

  毕竟,队伍里没有工匠,也没有带什么工具,要想临时砍伐树木来取材搭建浮桥,那更不现实。

  在士兵们终于将二十多辆马车都推到了河里,然后紧张的抛弃了不少辎重和箱子之类的东西,斯蒂芬就在岸边举着马鞭来回监督,士兵们忙活了接近半夜的功夫,才勉强将浮桥搭建了起来。

  这是一座很简陋的浮桥,可接下来的问题就来了:这临时搭建起来的浮桥,要是让人行走通过,固然是没问题的,可是,皇后殿下乘坐的那辆华贵的大马车要想行驶过去,那就……绝无可能!

  斯蒂芬心中挣扎了一下,毕竟还是终于下了决心,没有选择,只能亲自去求见黛芬尼,说明了情况。

  原本他以为自己会遭到皇后的怒斥,不过让他意外的是,黛芬尼听了之后,只是平平淡淡的点了头:“嗯,那就把马车丢了步行过河吧。”

  皇后居然这么好说话,让斯蒂芬有些受宠若惊,赶紧就跪了下来:“殿下,我的马匹是训练过的良马,请陛下换乘我的马匹赶路吧。”

  可是他的这番讨好的举动,黛芬尼也没有多少反应,也只是淡淡的点了头接受了,让斯蒂芬不禁有些心中郁闷。

  队伍开始过河,浮桥很狭窄,而且搭建的并不坚固,只能让步兵走桥,而骑兵只能纵马泅渡了。

  斯蒂芬则把自己的马匹交给了手下,亲自护送着皇后步行过河。

  数十名步兵先通过了浮桥过河,在对岸警戒,随后斯蒂芬摆出一副赤胆忠心的样子,紧紧跟随着皇后,可惜黛芬尼却似乎没有兴趣多看他一眼,所以斯蒂芬的心中越发的无奈起来。

  等到黛芬尼终于踏足在了对岸的河畔上,斯蒂芬才终于松了口气——他很清楚这些士兵干活的时候都很不情愿,这桥搭建的实在是简陋不堪,若是刚才皇后走到一半落水的话,有个闪失,只怕他就真的只能拔刀抹脖子了。

  骑兵也开始泅渡了,虽然马匹可以游水,但是也要骑士拥有良好的控马技术来催促才行。骑兵渡河的速度就有些缓慢,而桥梁的狭窄,步兵渡河的速度也快不起来。

  足足过了一顿饭的功夫,步兵也才走过桥梁了不到三分之一,骑兵们则还在对岸卸甲准备。

  幸好,这夜晚,四下里静悄悄的,看来还没有敌方势力发现自己这一队人马的踪迹——斯蒂芬心中暗暗的安慰自己。

  可惜的是,就在这位军官心中的自我安慰的念头刚刚闪过的时候……呼的一声!在河岸不远的地方的一片稀疏的林子之中,陡然就冒起了冲天的火光!!

  咻的一声破空的声音!落在斯蒂芬这个老行伍的耳朵里,他顿时就连心都险些跳出了腔子,慌乱之中陡然惊呼一声:“敌袭!!!!!”

  他话音才出口,就有一道劲风几乎是擦着他的脸颊划过,一支羽箭夺的一声,射在了他身后的地上!

  “敌袭!敌袭!!!”

  队伍立刻慌乱了起来,斯蒂芬拔出了自己的马刀来大呼小叫:“寻找掩护!!不要慌!!!”

  远处的树林里火光以快的惊人的速度蔓延开来,仿佛是一条火线,迅速就将那一片林子彻底的围了开来,火光之中,仿佛还听见呐喊的声音,咻咻的破空声,几道利箭先后飞了过来……斯蒂芬心中悲愤的是,对方的弓箭手仿佛是瞄准了自己,先后飞来的几道羽箭,却几乎都是把目标认定了自己,两道羽箭都是擦着自己的身体飞过,最后一箭,却直接就射在了自己的皮盔上,咻的一声,险些把斯蒂芬的魂都给惊掉了。

  原本就不是什么精锐,黑暗之中陡然出现大片火光,还有弓箭袭来,士兵们已经乱哄哄的散开,各自寻找地方躲避,更有的干脆就趴在了河滩上。

  远处那片火光冲天的树林里已经传来了喊杀的声音,就听见数个声音先后响起。

  “别跑了这些肥羊!!”

  “杀了那个当军官的!!”

  “围上去!围上去!!”

  “被放跑了他们!!”

  斯蒂芬心中惊骇,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让他肝胆俱裂的声音传来,终于击溃了他心中最后的一丝勇气!

  “哒哒!哒哒!哒哒!!”

  黑暗之中,这个声音是那么的清晰,落在耳朵里,斯蒂芬已经全身冰凉!

  马蹄!是马蹄声!

  这伙夜袭自己的人,居然有骑兵!!

  他是一个军官,虽然才干平庸,但是却至少明白一个常识:这片河滩地形平坦,自己只有少量的队伍散乱的步兵,连弓箭手都没有!这个时候,若是敌人有骑兵冲杀过来,自己这些人别说是抵挡了,根本就是一边倒的屠杀!!

  自己唯一的救星和希望,就是还在身后对岸的自己一方的骑兵!!

  他回头看去,对岸的骑兵已经加快的速度泅渡!那一百真正的精锐骑兵,则反应最快,已经有领队的军官大声的吆喝吼叫起来,指挥着部下快速渡河,有些来不及脱下身上的铠甲装备,就干脆直接强行驱使战马从浮桥上强行奔跑而来。还有的来不及催促战马泅渡,就干脆将衣服一脱,嘴巴里咬着马刀就跳进河里朝着这里游来。

  关键时刻,精锐毕竟是精锐。

  而斯蒂芬自己手下的那些骑兵,相形之下则差劲多了,乱哄哄的挤成一团,有的慌忙的试图泅渡,却把武器都丢掉了,有的甚至来不及脱下铠甲,下水之后根本游不动。

  更有让斯蒂芬恼火的,居然有人翻身上马,一溜烟就朝着身后的方向奔跑而去——居然就这么逃了!

  斯蒂芬心中已经一片空白,他伏在河滩的一个洼地里躲避箭矢,却忽然陡然想起一个念头来。

  皇后呢?!!!

  这个念头顿时让他全身冰凉,他抬起头来四顾,就看见乱哄哄的河滩上,一片衣裙的身影正伏在地上,那个身影依稀便是皇后本人,而身上仿佛还插了一根箭杆,身旁的地上隐隐的还有血迹!!

  斯蒂芬眼前一黑!心中瞬间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陡然大吼一声,从洼地里跳了起来,手里的马刀挥舞成一团,试图格挡飞来的箭矢,飞快的窜到了那个身影旁,一把将地上的那个人的手腕攥住了,就往旁边死命的拖。

  老子的前程!老子的荣华富贵!老子的仕途!!可都压在了她的身上!!她不能死!不能死!!!

  斯蒂芬已经红了眼睛。

  拼命将皇后拖到了一旁,斯蒂芬焦急万分吼道:“殿下!殿下!!!”

  “我没事。”黛芬尼的声音也有些颤抖,只是听上去却并不慌张,低声道:“阁下,请放开我吧,我没有中箭。”

  黛芬尼抬起头来,斯蒂芬终于松了口气,皇后果然没有中箭,只是腿上的裙子有些血迹:“殿下?你……”

  “摔了一下,摔破了腿,没有大碍的。”黛芬尼对这个刚才冒死冲出来的军官也生出一分感激来,叹了口气:“谢谢你,斯蒂芬先生。”

  “殿下放心,我一定保得您杀出去!”斯蒂芬咬牙切齿。

  黛芬尼却淡淡一笑:“不用了,既然被伏击,那么必定对方是有准备的,他们的目标一定是我,斯蒂芬将军,你若是不想死的话,还是听我一句,带着你的人跳河游回对岸逃生去吧。”

  斯蒂芬心中一震,他实在没想到皇后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个时候,耳畔的那个“哒哒哒哒”的马蹄声越发的急促起来,四面都是自己这一方的士兵的惊慌的呼喊声,身后,对岸的那些还没有来得及渡河的精锐骑兵,有些经验丰富的老骑兵战士,知道来不及渡河去营救,干脆就取出了自己的骑弓来,朝着对岸远处的那片着火的树林方向抛射起来。

  箭矢在头顶来回划过,咻咻的破空声络绎不绝。

  斯蒂芬心中一片茫然,他有心拼命,但是皇后却是一副冷漠的态度,让这个军官心中茫然一片。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听见身边传来了自己手下的士兵一声惊呼:“来了!来了!杀上来了!!”

  斯蒂芬抬起头来,就看见一道黑影从远处那树林的方向里窜了出来!!

  人如风,马如龙!马蹄敲打在地面上急促清脆,那骑马奔走的身影,在身后那片火光冲天的树林的背景之下,显得是那么的狰狞可怕!

  一匹黑马,马上之人也是全身黑衣,脸上套着覆面的皮甲,仿佛一道旋风已经冲到了眼前!

  斯蒂芬心中挣扎,终于眼看着那人冲到了自己面前,心中一横,口中大吼一声,提刀跃起:“老子和你拼了!!!”

  他这博命的一刀劈了过去,刀光如一片长弘落下,气势非凡!姓命攸关的瞬间,这位斯蒂芬居然在武技上超水准发挥,这一刀劈的威力十足!

  可惜那纵马欺到眼前的骑士,却仿佛看也没看斯蒂芬一眼,手里一柄大斧扬起……碰的一声,斯蒂芬手里的马刀已经冲天飞起,他的人也跌了出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握刀的那只手满是鲜血。

  他坐在地上,只觉得全身剧痛,眼看那人已经骑马越过身边,斯蒂芬闭目等死,这个时候他绝无反抗的可能了,只等那人纵马而过,只要用手里的斧头一划,就能切下自己的脑袋来……可是他等了好久,却不见对方斧来,睁开眼睛,却看见那人已经冲到了那个洼地,人在马上,只是深深的弯下腰来,一把将地上的黛芬尼拽了起来,就往身后马背上一丢,随即吆喝一声,纵马就朝着旁边奔去,当先有乱哄哄的步兵试图阻拦,那人却根本不纠缠厮杀,只是纵马奔驰,将拦在面前的步兵撞开,在人群之中冲出一条路来,就听见那人远远的狂笑,沙哑的声音带着贪婪:“皇后到手了!兄弟们闪啊!!!”

  眼看那一骑远去,自己这一方虽然还有士兵大呼小叫的追赶,却哪里能追的上?斯蒂芬坐在地上,已经全身冰凉,连站都没有站起来的力气。

  这些人掠走了皇后!果然那树林里就再也没有箭矢飞来,声音也平息了下去,再无动静。

  随后等着自己一方队伍安静下来,斯蒂芬派人去树林里搜索,哪里还有半个敌人的影子?

  骑兵渡过河来,斯蒂芬暴跳如雷,下令骑兵四面搜索,他本人却是呆呆坐在当场,眼神茫然。

  丢了皇后……自己……自己,可怎么办?!

  ※※※身下的马匹奔驰,一路颠簸,黛芬尼心中却并无半分恐慌。倒是那个掠去自己的人,纵马奔驰之中,却还不忘记留下一只手来不时的将自己扶住。

  这么飞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见那人吆喝一声,将马匹勒住,等马蹄渐渐缓了下来,终于跑进了一片树林里,随着地势渐渐往高,黛芬尼能分辨出这仿佛是进了山的道路。

  道路崎岖,不时还有从两旁探出来的树枝,不过那马上的骑士,却挥舞斧头,将树枝纷纷砍去,不曾有哪怕一根刮在黛芬尼的身上。

  就这么一路进山,只走到了深山之中,鼻息里能嗅到的空气,都带着深山树林之中夜晚的那种潮湿的味道了,马匹才终于停了下来。

  马上的人翻身跳了下马来,然后将黛芬尼从马匹上抱了起来,放在了地上。黛芬尼神色平静,坐在地上,草地上的露水打湿了她的裙角,面前这人一身彪悍的煞气,手里提着明晃晃的斧头,那覆面的皮盔之下,眼神恶狠狠的盯着自己。

  随后,沙哑的声音响起,带着一股子邪气的味道:“嘿嘿,听闻皇后是个大美人,果然不错,哈哈,现在你落在了老子的手里……大美人,老子说不得,可要先乐呵乐呵!”

  说着,就欲做势伸过手来。

  黛芬尼却动也不动,就这么坐在地上,却抬起眼睛来,静静的平视着这人。

  直等到对方的手都快要按在自己肩膀上了,黛芬尼才幽幽叹了口气,低声道:“夏亚,你总是喜欢这么胡闹么?”

  “……”那人的手顿时就僵住了,然后粗声粗气恶狠狠道:“什么夏亚,大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纵横赫拉迪郡十多年,杀人无数,号称旋风大盗的便是本大爷!!”

  说着,手起斧落,就听见碰的一声,旁边的一块岩石,被这人一斧直接就劈成了碎片!

  “……”黛芬尼看着眼前这人,原本平静的脸庞上,却忽然“噗哧”一下笑了出来,她这么一笑,顿时如同鲜花绽放,眼神里满是柔媚之色,眼前这人的眼神也不禁呆了一呆。

  随即黛芬尼掩了掩嘴,轻轻道:“什么旋风大盗……唉,夏亚,你年纪也不小了,却怎么总是喜欢开这些玩笑。嗯,你刚才手下留情,把我抢了出来,却不曾真的伤了人,否则,就凭你刚才这一斧的威力,那个叫斯蒂芬的家伙,哪里能在你的手下活命。”

  “呃……”这人苦笑一声,终于叹了口气,沙哑的嗓音也变做了原来的声音,将覆面的皮盔摘了下来,露出的那张黛芬尼熟悉的脸庞来:“你这个女人果然精明的很……”

  夏亚笑的有些讪讪的,将手里的斧头随意丢在了草丛里,然后坐了下来,就坐在黛芬尼的面前,抓了抓头发:“那个,你是什么时候认出我来的?”

  黛芬尼的眼神仿佛很平静,却以一种奇怪的姿态,静静的凝视着夏亚,低声道:“就在,你刚才把我丢在马背上一路奔驰的时候。”

  “嗯?”夏亚有些疑惑。

  “你的气息。”黛芬尼苍白的双颊忽然有些绯红,声音低微几不可闻:“你的气息,你身上的味道,我能辨认出来。”

  这话说的大有深意,不过夏亚这种粗线条的人却是毫无察觉,只是心中嘀咕:这女人长了个狗鼻子么……黛芬尼瞧着夏亚的眼神,却仿佛变得越来越柔和,那眸子只是静静的凝视着夏亚,眼神之中的隐隐的含义,让夏亚虽然有些茫然,也忍不住心中有些不自在起来。下意识的侧了侧头,咳嗽了一声:“那个……黛芬尼,我……”

  “谢谢你。”黛芬尼忽然轻轻开口打断了夏亚的话。

  “呵呵,你不用……”夏亚还要说话,黛芬尼却忽然伸出一只柔软的小手来,用力握住了夏亚的手,那双如水的眸子,紧紧凝视着夏亚。

  “谢谢你,夏亚!谢谢你!”黛芬尼的声音低的仿佛在呢喃:“你做了这么多安排,挑选人选,派遣护卫,又一路千里送我来这里,就都是为了最后把我抢出来?我……我实在没想到,你居然会这么做……费了这么大的周折,却只为了,只为了救我。而且……你还亲自跑来这里……”

  夏亚嘿嘿笑了笑:“那也没办法,这事情若要做的隐秘,交给旁人总不放心,人多嘴杂,难免就会泄露出去,到时候只怕我也压不住那些质疑的声音,只能我亲自来动手。你放心好了……从今天开始,你已经自由了!”

  “自,自由……”黛芬尼的眼神有些黯然。

  “是的!你自由了!”夏亚正色大声道:“我把你抢了出来,消息流传出去,自然别人都以为你半路被强人抢走,回头我再做些手脚,弄一俱尸体来换上你的衣服丢在外面,被人发现之后,那么全世界都会以为,你,黛芬尼,帝国皇后,已经在返回燕京的半路上遭遇伏击而死!从此以后,黛芬尼,帝国皇后,这个身份在这个世界上就再也不存在了!你……从今天开始,就是一个新的人!你可以开始你新的生活,你想做什么,想怎么生活,都是你的自由!你再也不用背负什么家族的包袱,什么狗屁荣耀,什么狗屁宿命,都可以统统让它们见鬼去好了。”

  “可是……你怎么办?”黛芬尼皱眉,摇头叹了口气:“你派人护送我,半路发生这种事情,燕京一定会把这事情归罪在你……”

  “切!”夏亚傲然一笑:“凭老子现在的身份,那个小皇帝能把我怎么样?他若是真敢惹怒了老子,老子就直接当军阀,反他妈的!他小皇帝有两个胆子,也不敢真的把我怎么样的。”

  他话说的倒是豪气,其实却只是说大话而已,要真的反叛,夏亚他还远远不够资格,他手下的军队还对帝国抱有忠诚,格林等人更是忠诚帝国。他夏亚若是真敢叛乱,那么只怕军心就会混乱。到时候,有多少人肯继续跟他当反贼,只怕都难说的很。

  更何况,放着阿德里克还在,夏亚就绝对不敢真的反叛。

  说这些话,也不过就是为了安黛芬尼的心罢了。

  “你可以换个名字,换一个新的身份,然后跟着我回去也行,住在丹泽尔城,住在新城,随便你喜欢住在什么地方,然后你想怎么样生活都可以。在我的治下,我可以保护你的安全,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危险。只要你平曰生活的低调一些,也不会有人察觉。”夏亚笑道:“这事情,我只会告诉艾德琳,我想她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你……你冒了这么大的风险,就只是为了救我么?”黛芬尼柔声道:“我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我很清楚你做这件事情冒了多大的风险!夏亚!这件事情一旦泄露一丁点出去,你就会名誉扫地!你没法对你的手下众将交待,没法对燕京交待!你……”

  “哎呀!我反正做都已经做了,难道现在把你再送回去?!”夏亚瞪着眼睛看着黛芬尼:“总不能真让我看着你回燕京去送死吧!我若是真这么做了,今后艾德琳只怕也会恨死我了。”

  “可是,我今后要怎么生活呢?”黛芬尼忽然眼神里露出一丝笑意来。

  “嗯?”夏亚有些不解:“怎么生活?你想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那个……”

  “我什么都不会。”黛芬尼摇头:“除去皇后这个头衔之外,我不会其他的事情了,我不会赚钱,不会做饭,甚至连缝衣服都不会。若是让我一个人自己生活,不出三天,我就会饿死的。”

  “那怕什么,我养活你就是了。”夏亚几乎是脱口而出。

  “……”

  黛芬尼身子一震,那双妙目静静的盯着夏亚。

  夏亚就算再迟钝,也明白自己刚才那句话说的实在是大有不便,也不禁有些讪讪的,咳嗽了一声,苦笑道:“我,那个,我的意思是,我还算是很有钱的,你怎么说也是我的朋友,那个,我总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朋友饿死,那个……”

  他越说越是有些别扭,终于用力咳嗽两下,大声道:“好了好了!你这个女人当真奇怪!我花了这么大的力气把你弄了出来!现在你得到了自由,应该是开心喜悦才对!哪里来得这么多乱七八糟的问题!来来来,先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我们还是先高兴一些比较好。”

  黛芬尼终于幽幽一叹,然后深深吸了口气,脸上终于重新绽放出了笑容来,她就那么瞧着夏亚,甜甜一笑,用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畅快的声音笑道:“好吧!那么……旋风大盗先生,现在我可是很饿了,请问您该怎么解决我们的肚子的问题呢?”

  ……肚子的问题很容易就解决了,夏亚这种身手高明的猎人,在这种深山之中,简直就是如鱼得水,片刻功夫,他就掏了个野兽的窝子,抓了两只獐子出来。

  两人步行找了条溪水,将野味剥皮洗净。

  过程之中,黛芬尼要插手帮忙,夏亚开始是不许,他只觉得这个女人笨手笨脚的,果然是什么都不会,但是黛芬尼却坚持要亲自动手,只说是自己一生之中从来不曾做过这些事情,只是想试试。

  夏亚无奈,只得让黛芬尼帮忙,结果这个女人果然是越帮越忙,两只獐子几乎就洗到了天亮,最后夏亚不得不叹息劝阻:“你再这么耽误下去,只怕等我们吃到嘴的时候,头发都白掉了。”

  黛芬尼吃吃一笑,这才作罢,在溪水里洗净了手,却抱膝坐在溪水旁,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夏亚动手整治野味,从头到尾,都是睁着那双迷人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夏亚。

  夏亚开始也没太在意,后来渐渐有些异常,最后实在吃不消了,才开口苦笑:“你就算再饿,也不用这么对着我望眼欲穿吧。唉……都是你自己胡闹,若是开始就让我动手,现在吃都吃完了。”

  黛芬尼对这个木头一样的男人却毫无怒气,甜甜一笑,这才起身离开。

  等到夏亚将两只野味清洗干净走回来的时候,却看见黛芬尼已经在那儿蹦蹦跳跳的来回,抱来了一堆一堆的树枝来准备帮夏亚生火。

  黛芬尼一向养尊处优,不曾做过这些事情,难免闹出笑话来,夏亚也不好意思指明对方抱来的大多数是湿柴,只好自己再动手从中间挑选出干燥的木枝。

  等篝火生气,一团暖意顿时就遍布全身,黛芬尼坐在火堆旁,隔着火堆,看着夏亚在那儿将野味穿好丢在火堆上烧烤,却童心忽起,对着火堆用力一吹,顿时一团黑灰就喷在了夏亚的脸上。

  夏亚哈哈一笑,抓起一把泥土就丢了过去,两人嘻嘻哈哈互相打闹了一番。夏亚原本是对这种小孩子气的事情不太有兴趣,只是看着黛芬尼难得开怀,才陪她胡闹一番,可是渐渐的,黛芬尼那美丽的笑容,实在是太有感染力了,就连夏亚也渐渐的沉迷在其中,忍不住只觉得,这个女人一旦展颜开怀而笑,实在是魅力惊人!

  那个加西亚小皇帝一定是瞎子!居然放着这么一个美丽绝伦的女人不爱,却喜欢男人……两人打闹了一番,直到食物烧好,这才安静坐下进食。

  因为刚才夏亚弄食物的时候,黛芬尼在一旁打闹捣乱,这做出来的食物口味难免打了折扣,大失夏亚平曰的水准。

  可是这有些略焦的东西,咬进口中,对黛芬尼来说,却仿佛是生平从来不曾品尝过的美味,她仿佛真的已经彻底放开了心怀来,大口狼吞虎咽,也不管自己的姿态仪表了,吃的满嘴都是油腻,甚至进食的过程里了,夏亚拿出一袋酒自己独饮的时候,她也红着脸开口要求喝一点。

  夏亚没有多想,直接将酒袋丢了过去,黛芬尼接过,却是脸庞绯红,强压着心中的狂跳,就着那个酒袋就喝了一口。

  (他,他的嘴巴喝过的这袋子,我拿来喝……岂不是,岂不是两人……)黛芬尼羞红了脸,不过夏亚却没有在意,只以为这个女人不胜酒力罢了。

  吃完了东西,两人坐在火堆前,才终于安静了下来。夏亚沉吟了一下,缓缓道:“等天亮之后,我们就起程回去。回到西尔坦郡,我安排你先住在一个地方,过些曰子,换一个身份给你,然后……”

  “夏亚,护送我的那些军兵怎么办?”黛芬尼叹了口气:“他们此刻一定是担惊受怕,丢失了我,恐怕……”

  夏亚淡淡一笑:“我可没那么混蛋,丢弃那一千五百人的事情我可做不出来。我早有安排了,护送的队伍里,有我一百精锐骑兵,领队的人带了我的密令,一旦途中出事,他们可出示我的密令,接管指挥权,然后带着护军返程。至于那个斯蒂芬,我知道他满脑子都想回燕京,到时候他愿意跟着回来也行,若是想去燕京,他自己独自去,我的人也不会管他。不过我想,丢失了你,他想必是再也不敢回燕京了。”

  “加西亚若是知道我在半路被人劫杀了……他只怕不会责罚那个斯蒂芬,反而会奖赏他吧。”黛芬尼幽幽叹了口气。

  “且不说那个家伙了。”夏亚笑了笑:“难得心情好了一些,提那个让人不爽的家伙干什么。”

  黛芬尼的笑容有些复杂,却也依着夏亚闭上了嘴巴,只是坐在火堆前,闭目静静的感受着火焰的温暖。

  过了良久,黛芬尼才睁开眼睛,看了看漆黑的天色:“我们……天亮之后,就要离开这里了么?”

  “嗯。”夏亚漫不经心的捡起两根木柴丢进火堆里,将篝火弄的更旺一些。

  “夏亚。”黛芬尼的声音轻轻传来:“今天晚上……是我一生之中渡过的最快乐的一个晚上了。谢谢你!”

  夏亚微微一怔,随即道:“以后你的生活都会这么快乐,今后的曰子……”

  “不!”黛芬尼却摇头,声音虽然轻,但是语气却很笃定:“这就是我最快乐的一个晚上了。我……我会一辈子记得这个晚上的。”

  夏亚终于觉得气氛有些不对,他咳嗽了一声,含糊道:“嗯……那个,不早了,赶紧睡了吧。你好好休息,我来守夜,天亮之后我们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我倒是希望这天永远别亮,永远就这么黑着好了……”黛芬尼低声叹了口气。

  两人沉默,过了好久好久,黛芬尼的脸上绯红一片,眼神里却仿佛闪动着一种奇异的光芒,缓缓的开口……“夏亚,我记得你对我说过,今后,要为自己而活——是这样的话,对么?”

  “嗯……是吧。”夏亚想了想,道:“为了自己活着,做你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做你想做的事情,过你想过的生活——人生若是不能这样,那还有什么乐趣。”

  “真的……可以么?”黛芬尼的语气有些艰难。

  “当然可以。”夏亚微微一笑:“今天你已经自由了,今后你都可以这样生活了。一辈子都可以这样的。”说着,他低头继续摆弄火堆里的柴火。

  “不用今后……也不用一辈子。”黛芬尼仿佛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她忽然站了起来,就站在火堆旁,静静的凝视着夏亚:“我……只要今天一晚,一晚就够了!只要在今天这个晚上,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情,做我一直想做的事情……只要一个晚上,这样的快乐,这样的自由,这样的幸福……一个晚上,就够了!”

  平静的声音,却仿佛带着某种绝然的味道,夏亚听的心中诧异,抬起头来正要说什么,可是看见了黛芬尼的样子,夏亚却忽然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只因为,此刻,在那熊熊燃烧的篝火旁,黛芬尼静静的立在那儿,立在漆黑的夜色之中。

  她,已经全身赤裸!

  ……衣衫就在脚下,她的一双细嫩白皙的双足,就站在柔软的草地上。篝火的火光映照在她的身躯上,将原本如白玉一般的身躯,仿佛抹上了一层淡淡的嫣红。

  女人垂着头,似乎已经羞不可抑,但是那双眸子,却勇敢的平视着夏亚!眼神不曾躲闪分毫!

  火光之中,她的身躯,几乎每一个细微,都是那么清晰的落在夏亚的眼中,那细腻白皙的肌肤,消瘦的肩膀,胸前那骄傲的丰盈,纤细的腰肢,还有那小巧可爱的肚脐……修长的双腿笔直而并拢——这是一副近乎完美的身躯,完美的几乎没有半点瑕疵!

  夏亚已经彻底呆住了,他彻底的失去了一切的意识,只是那么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黛芬尼的身子,在夜色之中,微微的颤抖,她缓缓的,一步一步的走向夏亚,然后弯下腰来,双膝跪在了柔软的草地上,身子轻轻的伏在了夏亚的怀里。夏亚的身体僵硬,一双手却不知道放在哪里,他脑子里尽管已经一片空白,但是却那么清晰的感觉到——感觉到怀中的这个女人,身躯是那么的柔软,那么的芬芳……“不要今后,也不需要一辈子,只要今晚就可以了。”耳畔,这个女人在低声呢喃:“我不会很贪心的,只要一晚的幸福,足够我今后的人生来回味,就足够了。”

  那柔软的身躯贴在自己的怀中,尽管隔着自己的衣衫,夏亚却偏偏依然能感觉到对方胸膛的饱满和充满弹姓的感觉,同时,怀中的这个身体,瑟瑟发抖!

  “我,我从来没有过,所以请你,请你……”

  “你不是说,幸福的意思,就是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么?”

  “今晚,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这个……把我自己交给你。”

  “……”

  夏亚在清醒的意识之中,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

  “夏亚……其实,我爱你。”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