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黛芬尼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一片黑暗,抬起眼皮看了看窗外,外面也已经一片漆黑,想来时间已经到了夜晚。

  眼睛还有些酸酸肿肿的感觉,想来是大哭一场之后,又昏沉沉的睡了一觉,眼睛还有些酸涩的难受。黛芬尼从梦中醒来,神志还有些迷糊,略微深呼吸了一下,才稍微清醒了一些,就下意识的要坐起来。

  可是身子才一动,立刻就察觉到自己的双臂之中还紧紧的抱着一件东西……再次侧头望过去,这一次,黛芬尼就险些惊呼出来了。

  幸好那惊呼的声音只冲到了嘴边,被她强行的压了下去,只是黑暗之中,那一张俏脸已经瞬间就绯红。

  此刻自己的姿势,委实是太过羞人了。

  自己躺在床上,却是身子蜷缩成一团,紧紧的靠着床边朝着外的一侧,双臂之中紧紧抱着的,却正是那个夏亚的手臂,粗壮的手臂抱在怀里,似乎就有一种隐隐的带来安全和依靠的感觉。身子就连自己的身体,也是紧紧的挨着对方。

  更让黛芬尼羞红的脸的是,她自己的脑袋,甚至都快要靠在夏亚的大腿上了。

  心中立刻飞快的砰砰乱跳起来,黛芬尼只觉得喉咙都有些发干,一瞬间,都有些茫然了,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可无论是清醒的状态还是梦中,自己以这样的姿态和那个人如此亲密接触,都是大大不该的。

  幸好,黛芬尼深深看了夏亚一眼,发现自己虽然醒来,但是这个家伙却依然闭着眼睛。夏亚的呼吸很均匀,身体就靠在椅子上,嘴巴还微微张开一点,仿佛还在轻轻的打鼾。只是他坐着的姿势看着就有些难受:身体靠在椅子背上,却不能靠得安分,还要伸出手臂来让自己抱着,这么一个别扭的姿势,想来一定是睡的很不舒服吧。

  (他……他就这么睡了一天,就在这里陪着我,照看着我?就以这种难受的姿势,为了让我抱着他的手臂,就这么忍了如此长的时间……)一时间,心中陡然飞出这么一个念头来,让黛芬尼心中急速的柔软了下去。

  她试图想放开夏亚的手臂,但是两人的姿势贴的实在太近,黛芬尼担心若是自己一动,只怕夏亚就会醒来……这么羞人的姿势,睡着了不知道也还罢了,可若是醒来的时候两人这样,那么自己以后就真的没法做人了。只怕在这个夏亚面前,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更让黛芬尼脸上发烧的是,她自己都很清楚的感觉到,因为将夏亚的手臂抱在怀里,抱的是那么的紧,她自己能感觉到,自己胸前柔软的丰盈,正紧紧的贴在对方的手臂之上……这种滋味,让黛芬尼一时间有些头昏脑涨,这是她毕生都不曾经历过的啊!

  心里忽然生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若是……若是……若是我继续闭上眼睛睡觉,那么,这个姿势,就可以继续保持下去吧……这样安心有依靠的感觉……心中忽然跳出来的这个念头,把黛芬尼自己都吓呆了。随即她狠狠的提醒自己,自己都被这个念头弄的羞愧万分。

  黛芬尼!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记住你的身份!你是皇后,你是有丈夫的人!你的一举一动,都影响着米纳斯家族的荣誉,你怎么可以冒出这种不知羞耻的念头!别忘记了,这个男人,他是你最好的朋友的未婚夫!他……他不是你的男人!不是!!

  可是,这样的感觉,真的很舒服,这么有力的臂膀,抱在怀里,就仿佛有了一个依靠,有这么一个强大的人,在身边守着自己,哪怕是自己睡着的时候,都会感觉是那么的安全……不知怎么的,脑海里忽然想起了那天,夏亚凯旋归来,在丹泽尔城的城门之下,那样的意气风发,以那样恣意嚣张的姿态,将艾德琳抱在怀里,然后用那样豪迈的语气,仿佛对全世界宣告一般:她是我的女人!!

  从来……从来就没有一个男人,对自己做过这一切,从来就没有……没有……心中天人交战,黛芬尼也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松开手,但是却下意识的,仿佛一种本能的下意识的动作,将怀中的手臂却反而抱的越发的紧了。

  终于,就在黛芬尼的心几乎都快要跳出嗓子眼的时候,一个让她险些窒息的声音在黑暗之中响起。

  “怎么了?做噩梦了?”

  这是夏亚的声音!

  一听到这个声音,黛芬尼立刻就尖叫了一声,飞快的丢开了夏亚的手臂,心跳差点就在这一刻之中停顿了下来。

  夏亚收回了手臂,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其实他睡的并不沉,以他的修为,即便是在睡梦之中,只要身边有一点动静,也早就醒来了。

  黛芬尼醒来没多久,夏亚就感觉到了,土鳖心中也同样有些尴尬,纵然他是那样一个大大咧咧的人,也明白,这样的姿态只怕是有些不妥的。

  可是黛芬尼在那儿抱着自己的手臂越来越紧,夏亚却是感觉到了,他知道这个女人已经醒来,可是这种情况下,要让人家女孩子先开口——把压力和责任丢给女人,这刻不是夏亚的风格,所以他选择了主动开口。

  “没,没……”黛芬尼尖叫之后,赶紧说话,可惜说的太快,又或者是因为太过紧张,几乎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又捂着自己的胸口拼命咳嗽起来。

  夏亚没再说什么,而是站了起来,端了一杯水走到床前递过去:“不要着急,喝一口,慢慢喝。”

  迟疑了一下,接过了杯子,黛芬尼胡乱的灌了一大口,然后才渐渐的安静下来。

  “饿不饿?”夏亚的声音在黑暗的房间里听来显得格外的温柔——这或许是黛芬尼心中的幻觉,但是此刻她真的是这么感觉的。

  黛芬尼不回答,夏亚苦笑了一声:“你白天就没吃东西,而且我听说,人大哭一场之后,就会很饿的,你又睡了这么久,想来一定是饿了的。”

  说着,夏亚就已经转身离开了房间。

  看着夏亚离开,房间里空荡荡的……这个时候,黛芬尼忽然心中生出一种恐慌来,仿佛随着那个男人的离开,自己的心里仿佛也顿时就变得空空的……幸好,这种恐慌没有持续太久,很快黛芬尼就听见了那个让她安心的脚步声。

  夏亚从门外重新走进来,一手捧着一只蜡烛,另外一手托个盘子,里面放了几块点心。

  “太晚了,厨房里没有生火了,只弄了几块点心,你先凑合吃一些吧。”夏亚将蜡烛放在桌上,然后走到床边,很自然的伸过手来,手臂抄到了黛芬尼的背后,将她以这种半抱的姿势扶了起来。

  夏亚纯粹是习惯姓的动作,他还把这个女人当成是白天中毒后无力的状态了,可是睡了一觉之后的黛芬尼早已经恢复了不少力气,只是夏亚的手抱过来的时候,黛芬尼心中却无论如何也生不出半点抗拒的念头,仿佛就这么傻傻的,乖乖的,任凭这个男人将自己抱着坐了起来,然后让自己的身体依靠在他的肩膀上,自己的大半个身体都仿佛依靠在对方的怀里。

  点心已经送到了自己的嘴边,就听见这个男人用温和的声音:“吃一口吧,慢一点。”

  脑海里一片空白,黛芬尼乖乖的张口,轻轻一咬。

  点心是凉的,而且做的味道很一般。

  但是黛芬尼却感觉到,似乎自己生平吃过的所有的点心全部加起来,都没有嘴边这块又冷又干的点心香甜!

  就这么一小口一小口的,不知不觉,盘子里的几块点心都进了黛芬尼的肚子。直到全部吃完了,黛芬尼却没有动,夏亚只好苦笑:“抱歉……没了,我都没想到你能吃这么多。”

  “啊!”黛芬尼这才惊醒过来,脸上再次绯红一片:“我,我吃的很多么?”

  “嗯,不少。”夏亚哈哈一笑:“继续睡会么?离天亮还早,不能再吃太多了,吃的太饱了睡觉,肚子会痛的。”

  若是平时,黛芬尼这样的美丽的女孩子,对自己的容貌和身材都是极度重视的,她自然是知道睡前不能吃东西,否则的话,何止是肚子痛这么简单?那可是会让小腹上生出坠肉来的!

  女孩子对自己的身材和容貌都是看的比生命还重要,若是平时,黛芬尼在睡觉之前的一个时辰就不会再进任何食物了。

  但是今天,靠在夏亚的怀里……别说是夏亚拿来的几块点心,就算夏亚再捧一大盘子来,她都会乖乖的全部吃进肚子里去。

  “我……我不想睡了。”黛芬尼低声道。只是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语气很像是呢喃一般。

  “嗯,不想睡,那就说说话好了,只是……你可别再哭了。”夏亚嘿嘿一笑:“现在黑灯瞎火的,大家都睡了,只有守夜的护卫在外面,若是你在这里大哭一场,别人听见了,还以为我半夜在你房间里欺负你呢,呵呵……”

  黛芬尼被这话说的脸如火烧一般,幸好这房间里烛火昏暗,想来这个家伙应该看不太清楚吧——她心中这么安慰自己。

  努力的深呼吸了几下,强行压下心中的忐忑和杂念,黛芬尼才低声尽量用自己最平静的语气道:“夏亚……今天的事情,你能……”

  “今天?今天什么事情?”夏亚仿佛一脸茫然的样子。

  “今天……我在你面前哭泣的事情……”黛芬尼的头几乎都要垂到胸前了。

  “啊哈哈……”夏亚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往外说的。”

  “你最好能忘掉。”黛芬尼故意做出一副冷冷的语气来。

  “忘掉么……”夏亚仿佛想了想,摇头道:“不行不行,忘是肯定忘不掉的。”

  “你!”黛芬尼有些着急。

  “你什么你?”夏亚正色道:“你是我的朋友,你心中有这么多苦楚,还有这么多麻烦,我怎么能视而不见,听过了就真的当作忘记了?那也太没义气了。总之,这事情我是不会不管的。”

  “你……你打算怎么管?!”黛芬尼有些恼火。

  “……”夏亚只是看着黛芬尼,没说话。

  黛芬尼忽然心中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邪火,脱口就大声质问道:“难道你打算把我永远留在丹泽尔城?!还是你也像那个休斯一样,看中了我的容貌,想把我占为己有?!”

  这话才出口,黛芬尼立刻就后悔了。

  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了。平曰里自己都可以保持从容冷静,做出一股雍容高贵矜持的模样来,但是不知道今晚为何,在这个男人面前,自己的心思就是无法平静下来,稍微一两句话,就会撩拨得自己情绪激动,口不择言。

  “其实……”夏亚却居然并不生气,反而坐了下来,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平视着黛芬尼,语气很柔和:“你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你很聪明,姓子也很和善,如果不是你遇到的那些倒霉的事情……嗯,只能说是你的运气不够好罢了,并不能说这就一定是你的命运。嗯……我相信,这个世界上一定会有很多很多的男人,会很真心的爱你,很想把你‘占为己有’的,呵呵。”

  “你呢?你也想么!”

  又是一句不经过头脑思考的话。

  话出了口,黛芬尼就差点恨不得一头钻到床低下去了。

  夏亚却丝毫不尴尬,坦然一笑:“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正常的男人,谁见了你都会这么想的。”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若不是我有了可怜虫,说不定我就真的会,哈哈哈哈。”

  这话说的大胆,可偏偏语气却是坦然,却反而让黛芬尼感觉到了对方的坦荡。这个家伙是真的没有对子生出什么邪念。

  “你……很爱艾德琳,对么?”

  “那是当然的!”夏亚立刻正色点头:“这世界上,她是我最爱的人!”

  “我知道。”黛芬尼幽幽道:“你为了她,抛掉一切去野火原追她回来,又为了她,甚至都敢去面对奥丁神皇……”

  黛芬尼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连她自己都很恐惧的妒火来!

  这个念头让她很惊慌。

  “总之,你可以放心,你害怕的事情不会发生。”夏亚的语气很严肃,带着一股强烈的自信:“我现在虽然混的还不算太好,但是保护一个女人还是自问能做到的。你就安心在我这里,那个小皇帝不敢把你怎么样的。而且你放心,就算他真的派人来接你回去,我也敢把他派来的人一路打回奥斯吉利亚的。”

  “我相信你现在的势力能做到这点。”黛芬尼幽幽道:“你是卫戍将军,拥有几个郡的土地和人口,还有几万军队,甚至可以说,他的皇位能不能坐的稳固,都要看你的脸色。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夏亚笑了笑。

  (可是你这么做,只是出于对我的怜悯而已么?!)黛芬尼心中这么暗暗叹息,可是却不敢说出来。

  是啊,怜悯,应该只是怜悯而已。

  不然还能是为了什么?他……他爱的是艾德琳,是他嘴巴里说的那个“可怜虫”,他提起艾德琳的名字的时候,眼睛都会发光的!

  我算什么?我最多只是一个被他看着很可怜的悲惨的女人而已,他处于怜悯,顺手帮帮我罢了……“我的家族……”黛芬尼还想坚持。

  “去他妈的狗屁家族。”夏亚淡淡道:“什么叫做家族?家的意义,应该是互相关爱,互相支持,让家族的成员过的更好!若是家族的存在,只是让人痛苦,让人无止境的去接受悲惨的命运,那就让你说的那个狗屁家族见鬼去好了!”夏亚看了看黛芬尼的脸色:“我认识你的哥哥,罗迪那个家伙是个好人,我相信,换做是他,他也一定不会愿意让你去承担这些的。”

  看着黛芬尼脸色还有些犹豫,夏亚笑了笑:“而且,时局不同了。从前你的家族需要和皇室联姻来自保,但是现在么……哼哼,皇室自己都自身难保了,我自己心中想了一下,就算你不回去,皇帝也不敢把你的父亲和哥哥怎么样。他现在孤家寡人一个,最最忌惮的应该就是阿德里克将军在军中的影响力,为了平衡,说不定他反而要对你的父亲更尊重才行,利用你的父亲在军度里的影响力。所以,你不用担心会连累你的家族。”

  说到这里,夏亚皱眉道:“可正是这一条,也是让我很费解的。按理说,现在皇帝的处境,应该更加花力气拉拢你的家族才对,可是他却为什么非要至你于死地……”

  说着,他抬头看了看黛芬尼:“当初我第一次见到你,在那次狩猎大会,那个湖边,刺杀你的人,应该也是……”

  “是的。是他派的人。”黛芬尼这时候也没有隐瞒的意思。

  “为什么?”夏亚苦笑:“就算他不喜欢你,他喜欢的是男人,可是……为什么一定要你死?留着你在身边做一个幌子,对他来说,也并没有什么坏处……”

  “因为我……”黛芬尼的脸忽然羞得满脸红晕,却恨恨的咬了咬牙:“因为,我……我看见了一些他的丑事!他……他最丑陋的样子被我瞧见了,最见不得人的事情被我知道了,他,他那个人虽然看起来很稳重,其实姓子却是很偏激的,所以,他是一定要杀死我的,我活着一天,他都会担心我把他那些见不得人的丑事流传出去,那么以他的身份和地位,从此都会变成所有人的笑柄!他是一个帝王,自然不会容许我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丑事?什么丑事?”夏亚大感好奇起来。

  “你……你别问了。总之,总之就是……很,很见不得人的事情……”黛芬尼满脸红晕,似乎提到这个话题,有些恶心反感,但是却更多的是一种羞涩。

  夏亚心中隐隐的了然:“难道,难道是他和什么男宠在一起……被你撞见……”

  黛芬尼咬牙切齿,在夏亚的逼问之下,才不得不吐露了一点:“你……你应该加一个字。”

  “什么字?”

  “们。”黛芬尼低声道:“男宠……们……”

  我曰!

  土鳖狠狠的吐了口吐沫。

  男宠……们?!

  难道,这个兔子不仅仅是喜欢男人,而且还喜欢群……只是想象一下,一堆男人脱光了衣服光溜溜的纠缠在一起……夏亚差点就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就这些?”

  “还有……还有别的一切……”黛芬尼一脸难以启齿的样子:“你别问了可以么?我,我想起那些场面,就恶心的很。”

  难道不止是群……还有其他更火爆的?

  夏亚摇了摇头,这位小皇帝看来口味很重嘛……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又说了会儿话。黛芬尼毕竟还是身子有些虚弱,说久了,精神就有些疲惫,眼皮也开始打架了,只是她却不肯就此睡觉,也不肯露出疲倦的样子来,内心深处,就有一个难以启齿的念头:若是自己现在再睡着的话,他就要离开了!

  毕竟,他不可能在自己这里一直待着,自己若是流露出睡意,他就一定会告辞的!

  心中不舍夏亚离开,黛芬尼强行支撑着精神,只是疲倦上来,加上身体太过虚弱,那是怎么也支撑不住的,不多会儿,她终于意识渐渐模糊,不知不觉,就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这一觉,睡的极是香甜。

  直到第二天中午,黛芬尼才醒来,她方睁开眼睛,看见房间里已经是一片大亮,立刻就心中一慌,赶紧眼神四顾,寻找夏亚的身影。

  果然如自己料想的,房间里哪里还有那个男人的存在?

  一时间,黛芬尼不由得痴了,心中空空的,仿佛少了一些什么似的。

  望着天花板,女人的心中,也不知道此刻在想些什么。

  (嗯,昨晚,他好像和我说过一句话的,那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嗯,是了,他说的是,要为自己而活。是的,他让我要为了自己而活下去,不要再去想其他的那些……要为,自己而活……)为自己而活么?

  ※※※其实夏亚离开的时间远远比黛芬尼想的要晚很多。

  他也是差不多天色大亮之后才离开了房间出来。出门之后,他也没有立刻离开黛芬尼的居所,而是带着护卫在周围又巡视了一圈,自己又吃了点东西。

  等到天亮的时候,夏亚已经决定,不能让黛芬尼继续住在这里了,为了安全,还是把她接到自己的守备府去住好了,毕竟自己的守备府在安全上还是要好很多的。

  忙碌了一番,才得了时间闲下来休息,脑海里就传来了朵拉故意发出的怪笑。

  “嘿嘿嘿嘿……小土鳖,看不出来啊,你还真有两下子!哈哈哈哈……”

  “哼,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要这么阴阳怪气的,你这条母龙又在做什么怪?”

  “夷?你自己都没察觉么?”朵拉的声音有些惊奇,随即母龙阴阴一笑:“小子,你惹了一个很大的麻烦哦,你自己都不知道么?”

  “麻烦?什么麻烦?老子麻烦很多,已经债多不愁了。”

  “哈哈哈哈……你很快就会知道了,我可爱的小土鳖……你很快就会知道了……我告诉你,女人,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最大的麻烦……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黛芬尼被护送搬到了夏亚的守备府居住,正好和艾德琳做伴。

  对于黛芬尼遇刺的事情,艾德琳很是紧张,对于自己的好姐妹,表现出了极大的关切。

  可是黛芬尼对待可怜虫的态度,却比从前要冷淡了许多……或者说,她自己心中隐隐的有些心虚,仿佛不知道自己应该以什么态度来面对这位好妹妹了。

  难道,难道自己告诉她,自己对她的男人生出了非份的念头么?

  (神啊!难道我真的是一个邪恶的坏女人么?)对于黛芬尼忽然变得有些冷淡的态度,可怜虫却没有太过在意,大概在她看来,只是黛芬尼遇刺受到了惊吓后的反常表现吧。

  不过这一切,暂时和夏亚没太大关系了。

  夏亚开始着手在丹泽尔城里站开了一场清洗行动!

  霍克那个家伙上任就职丹泽尔城的治安署官员,这个家伙虽然做事情有些不够仔细,但是却有一股子雷厉风行的劲头,上任不过两三天,就带着治安署的军兵在城里横冲直撞,果然就抓回了不少各个势力的探子和歼细。

  其实这事情难度并没有想象之中的大,毕竟丹泽尔城是一个小城,原本人口并不多,要找出那些歼细的外来陌生面孔,并没有想象之中的困难。

  稍微审问了一下,果然让夏亚很是大开眼界,很显然,作为大陆新兴的风云人物,他已经被各个势力盯上了。

  甚至让夏亚哭笑不得的是,被抓住的这些探子里,居然还有来自于贝斯塔军区的。

  看在那位美丽的总督夫人的面子上,夏亚把贝斯塔军区的探子都放掉遣送回去了。顺便还写了封信带给那位总督夫人,隐隐的流露出了几分不满和威胁。想来那位总督夫人若是不想深深得罪自己的话,今后做事情应该会收敛一些了吧。

  几天之后,守备府里发生了一件大事情。

  后院的大门终于被打开了。

  很显然,梅林对于可怜的多多罗的折磨已经终于告一段落。

  我们的多多罗大法师,终于以媲美蟑螂的顽强生命力,在梅林的手里挺了过来,以一个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了夏亚的面前!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