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 【不会再发生了】

   “你疯了?”

  在听到黛芬尼的请求之后,夏亚先是愣着沉默了一下,随即立刻就毫不犹豫的叫嚷起来,一双眼睛用很犀利的眼神盯着黛芬尼:“……还是,你根本就是想求死?你若是想死很容易,不用回燕京那么麻烦,我直接给你扯一根绳子,你可以随时把自己勒死!”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恶狠狠的样子,黛芬尼躺在床上,纤柔的身子微微游戏畏缩的样子。女人已经坐了起来,她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脑袋就放在膝盖上,那双迷人的眸子,就这么眼皮也不眨的望着夏亚。

  黛芬尼不说话,夏亚的怒斥就仿佛一拳打在可空气之中一样。

  他恼火的喘着粗气,然后又深深看了黛芬尼一眼,深深吸了口气:“抱歉,殿下,是臣下失礼了。”

  “在这个时候,夏亚,你还和我说什么君臣的份数么?”黛芬尼终于开口,语气很轻柔,依然凄婉。

  “……你已经知道了。”夏亚眯着眼睛:“你知道,毒害你的人,是……”

  “我知道了。”黛芬尼的脸色苍白,就连原本红润的嘴唇,也看上去有些失了血色,她咬了咬嘴唇,低声道:“我知道了,是他要我死!”

  “那你还要回去?”夏亚失声道。

  “夏亚,你不明白的。”黛芬尼凝视着夏亚,一字一字,声音很轻,但是语气却很凝重:“我的身后,毕竟还有一个家族!还有一个叫做‘米纳斯’的高贵的姓氏!”

  夏亚没说话。

  “我是皇后,同时也是米纳斯家族的一员!他要我死,我可以死!但是我不能死在燕京之外!身为皇后,我必须死在燕京,哪怕是一个拙劣的借口,但是我必须死在燕京,死在皇宫里,或者‘病死’或者‘不小心摔死’,那么哪怕我死了,我也依然是皇后的身份,依然可以给我的家族,我的姓氏带来荣光!但是,若是我不明不白的死在了外面,连……连一个明确的说法都没有……夏亚,你明白这将对我的家族带来怎么样的影响么?这会给我的姓氏蒙羞!!”

  说实话,夏亚虽然能明白黛芬尼的话的意思——但是他不能真正理解。

  毕竟,所谓的家族的荣耀之类的事情,距离我们的土鳖还有些遥远。他不过就是孤身一人,身后没有什么沉重的家族的光环和头衔,也没有谁要他负担起给什么家族争光之类的事情……当然了,除去那个什么开国的郁金香家族,虽然现在已经可以确认,死去的老酒鬼百分之九十是那个郁金香家族的后裔,但是,夏亚却并没有打算“子承父业”去完成什么恢复郁金香家族的光荣。

  事实上,他甚至怀疑,就连老酒鬼自己恐怕都对这种所谓的使命不太感冒。

  他从来就不曾背负或者被什么家族之类的事情束缚过。或许,等他功成名就之后,他或许会创建出一个伟大的荣耀的家族,但是,至少现在,土鳖很庆幸,他不用背负这种沉重的负担。

  “……所以你要回去,你要回到奥斯吉利亚,然后回到皇宫里,静静的等着那个兔子把你害死?”

  夏亚恼火之余,甚至嘴巴里就毫无顾及的把“兔子”这个词儿都给说了出来。

  “我会接受这些,这是我的命运。”黛芬尼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心如死灰的样子。

  “去他娘的命运!”夏亚忽然就对着黛芬尼吼道:“我告诉你!女人!在这世界上,老子什么都可以信,可唯独有几件事情,我却一直把它们当成狗屁!第一是神!第二,就是你说的什么狗屁命运!从来,从来,从来!!从来就没有什么命运!那只是懦弱的可怜虫,给自己找的借口而已!”

  夏亚恼火之极,就仿佛一头发怒的狮子,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圈,等着床上的黛芬尼,恶狠狠道:“别想!想都别想!!你是老子的客人,我把你送出去送死,老子成什么人了?!何况,你是艾德琳的朋友,我若是眼睁睁的把你送去送死,那个女人还不找我拼命!若是你死了,她恐怕会把眼睛都哭瞎的!!你想懦弱的死,可我还不想被人看笑话!若是我把你丢出去送死,别人会怎么看我?!”

  “我的死活,和你无关!!”黛芬尼忽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对着夏亚大声叫了出来,她握着双拳,毫不畏惧的和夏亚对视。

  “啊哈!有火气了?”夏亚怒极反笑:“对!没错!好的!就是这样的眼神,就是这样的脾气!!就是这样的勇气!你应该把这种勇气放在和你说的那个狗屁命运的抗争之上!而不是在这里和我,和你的救命恩人瞪眼!”

  “你不懂!夏亚,你根本不懂!!”

  黛芬尼忽然就仿佛情绪一下子崩溃了!

  她的双眸里飞快的充盈了泪水,然后随即就泪流满面,她哭泣的声音凄凉,声音甚至有些尖尖的样子。

  “你不懂!夏亚!你不明白!!”黛芬尼的声音颤抖,嗓音哽咽:“我是谁?我是黛芬尼?米纳斯!!我是米纳斯公爵的女儿!我生在这个世界上最高贵的家庭之中!我是所有人羡慕的贵族,从我十三岁开始,所有看到我的男人的眼睛里都会对我流露出欲望和贪婪!!他们有的是贪婪我的美色,有的是贪婪我的家世!我吃的用的,都是最奢侈最精美的东西!我可以得到世界上最昂贵的珠宝首饰!我乘坐的马车,一个轮子都可以抵的上一个中等家庭辛苦一年的全部收入!我的一件珠宝,可以在燕京里买下半条街的房子!我参加最高档的宴会,出席最高档的场所,所有人的眼睛都会注视着我,我生来就仿佛被人套上了光环!大家会说,看啊!看啊!那是黛芬尼小姐!是米纳斯公爵的女儿!是全燕京身份最高贵的女孩子!是全燕京最漂亮的女人!!我拥有一切!!是的,一切!夏亚,你明白吗!一切!!男人爱慕我,女人嫉妒我!我想要的一切,只要我开口,就会有人立刻捧到我的面前来!!夏亚,你可以想象那样的生活么?你可以想象那样的情景么?你很羡慕,是不是?哈哈哈哈……”

  女人开始轻轻的笑,笑声里带着几分神经质的味道。

  夏亚深深吸了口气,他没说话,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女人满脸的泪水。

  “是的!一切,只要我想要的,都会有人捧来送给我,我不开心的时候,会有人来用尽一切办法取悦我,你知道么?专门伺候我的厨师,光是负责给我做甜点的就有六个!他们每个人的薪水甚至比一个军中的中等军官都要高!负责给我制作礼服的裁缝,足足有一个小队!夏亚,你可以想象那是什么样的生活吗?!”

  夏亚依然没说话,只是看着黛芬尼的眼神,已经渐渐的柔和了许多,流露出了几分怜悯的味道来。

  “在我十五岁之前,我都是很快乐的!我以为自己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一切!可是很快,我才发现了,我以为的这一切,是多么的可笑!”

  “我很美丽,几乎所有看到我的男人都会恭维我的相貌!家里的侍女,仆人,我的老师,我的贴身侍女,几乎每天都会赞美我的相貌!我遇到的男人,都会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也曾经像一个普通的年轻女孩子那样幻想过自己的未来!是的!我幻想过,的确幻想过!我也幻想会有一个男人,在深夜的时候,在我卧室窗外的花园里,叼着玫瑰花对我唱歌!我也幻想在盛大的宴会上,有一个男人拥着我翩翩起舞,用深情的眼神凝视着我!我也幻想在他出征的时候,会用有力的臂膀拥抱着我,告诉我他会为了我而活着回来!我也幻想过,在盛大的凯旋仪式上,我的男人会集天下荣耀于一身,然后对着全世界宣布,我是他心中的至爱!!”

  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土鳖忽然有些脸红。

  “但是一切的幻想,都在我十五岁的那年被打破了!!”黛芬尼的声音忽然从激动,转变的低落了下来,她仿佛还在轻轻的笑着,脸颊上依然挂着泪水,轻轻道:“十五岁的时候,我像一个普通的少女一般,对爱情产生了憧憬,那个时候我遇到过一个男人,在一个宴会上,他是一个南方的中等贵族子弟,他很斯文,很有礼貌,说话的时候从来都不会像其他年轻勋贵那么张扬,在看我的时候,他也从来不会流露出赤裸裸的欲望,他给我写信,写他自己创作的情诗……是的,我动心了,我曾经真的动心过,我想,这世界山每个年轻的少女,都在那样的年纪,都曾经有过一些让自己为之心动的对象。”

  说到这里,黛芬尼忽然声音顿了一下,她深深吸了口气:“然后,亲手打破我这些幻想的,是我亲爱的父亲!”

  她继续流泪,一边流泪,一边微笑着说话:“父亲发现了一些苗头,然后他和我进行了一次谈话,他警告我,这些事情必须立刻停止,然后结束掉。他告诉我,我没有权力自己选择这些事情!他告诉我,他已经给我决定好了未来的命运,他给我决定了我丈夫的人选,我的丈夫将会是皇储,是帝国未来的皇帝!米纳斯家族必须和皇室联姻!是的,当时他就是用这种语气和我说的,他说‘米纳斯家族必须和皇室联姻’!!是的,家族!是家族!可这是我自己的爱情,我自己的婚姻!为什么要让‘家族’来决定我自己的事情?!那个时候我不明白,我不理解,我甚至试图反抗过。但是很快我发现了,我明白了,一切根本就都是不可能的!我曾经心动过的那个男人,很快就消失了,他被父亲或者是其他什么人警告过,他的家族很惶恐,他本人也畏惧了,很快就从我的视线之中彻底消失,我甚至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直到几年后我已经成为了皇后,才在一个偶然的宴会之上看到他的影子,他看着我的眼神,不再有曾经让我心动的那些东西,而是带着惶恐,甚至带着畏惧!!”

  “从我十五岁开始,父亲警告了我,然后很快,对外宣布了重要的事情,米纳斯家族和皇室联姻,我将是皇储未来的妻子!是啊!看看吧!燕京最高贵的贵族女孩,最美丽的女孩,将嫁给这个帝国最有权势的男人!嫁给帝国未来的皇帝!!听上去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可是我那个时候却还从来没有见过我那位未来的丈夫!我只听说过他的一切不好的传闻……没有人问过我是不是愿意,没有人在乎我的意志!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的爱情,还没有诞生,就已经死亡了!没有男人再会对我表示过爱慕,所有的人看着我,都带着一种敬畏……哦,对了,还有一些怜悯和嘲弄!是啊!高贵又怎么样!美丽又怎么样!他们在嘲笑我,嘲笑这个燕京最高贵最美丽的女人,却要嫁给一个只喜欢男人的男人!!我哭过,抗争过,挣扎过,反抗过……但是我那位强大的父亲,他抹杀了我一切的意志!愿意帮助我逃跑离家的贴身侍女,被我父亲发现之后,直接下令杖死!我若是绝食,他就下令惩罚厨师!他派来了礼仪老师教我宫廷礼仪,教会我将来要成为皇后应该懂得的一切!我要怎么说话,怎么走路,怎么坐,甚至吃饭用什么姿势!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因为‘家族需要我这么做’!夏亚,你明白么!!”

  “我看似拥有这世界山一切的光环,富有,高贵,美丽……但是我却没有爱情!我是一个女人!我却没有自己的爱人!哪怕我的女仆,都可以和她爱慕的家里的马夫幽会,结婚,生下孩子!我没有,我没有那样的权力!我像是一个被放了标签的商品,标签警告所有人远离我,因为我已经被‘售出’了!”

  “是的,我发现我原来是那么的幼稚!我拥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给我这个商品弄上华丽的包装而已!我的那些漂亮衣服,昂贵的珠宝首饰,我的吃的,用的,都是最好的,也只是为了将我包装成一个华丽的商品,最后好卖给皇室!我的父亲,我原来以为他是爱我的!可就是他,亲手把我卖掉了!把他的亲生女儿,唯一的女儿,当作一件商品给卖掉了!卖掉我,换来家族的光荣!!”

  “他警告过我,怒斥我过,最后甚至拉下架子来哀求过我!他说他没有别的办法,他没有选择!为了家族,他必须要牺牲我,他试图让我明白,让我能明白他的苦衷,让我能接受这一切!他告诉我,我的牺牲才能换来家族的长久平安!我的牺牲才能换来我哥哥罗迪未来的前程!我的牺牲才能让米纳斯这个姓氏今后继续保持帝国一流豪门的光环!家族!一切都是为了家族!!”

  一切,都是为了家族……夏亚心中默默的念了念这句话。

  “我已经认命了,我反抗不了这一切,我只有默默接受!既然反正我已经注定是悲剧,那么我只能让我的牺牲换取到更大的价值,我要为我的家族考虑,如果我一定要死的话,那么就让我的鲜血,给家族的头衔抹上最后一道光环吧!因为……这根本就是我的命运!”

  夏亚震惊了。

  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夏亚彻底的震惊了。

  一直以来,这个叫做黛芬尼的女人,在夏亚的眼中,她是美丽的,高贵的,言行举止,都带着那种豪门贵气的典雅,大方,矜持……甚至让人觉得有些敬畏。

  但是此刻,这个女人就在他的眼前,肆无忌惮的哭泣,痛诉,原本的那种高贵矜持的气质已经荡然无存。眼前的黛芬尼,就只是一个女人。

  很单纯的,此刻,她只是一个女人,一个无依无靠,一个悲伤的,痛苦的,柔弱的,无措的女人!

  略微迟疑了一下,夏亚叹了口气,拿出了一条丝巾来,走到床前,轻轻的递了过去。

  丝巾递到黛芬尼的面前,黛芬尼却没有接过,她抬起眼皮看了一眼伸过来的这条有力的手臂,忽然就仿佛一个落水无助的人,陡然双手狠狠的抱住了夏亚的手臂,将这条手臂紧紧的抱在怀里,紧紧的抱住,然后整个人的重量,都靠在了夏亚的这条手臂上,终于,黛芬尼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她哭的是如此的大声,如此的伤心,如此的绝望,似乎是要将她这些年来所有积累在心中的痛苦,在此刻,一起发泄出来一般。

  她抱着夏亚的手臂,抱的是如此的紧,紧的甚至夏亚都能感觉到,年轻女人柔软的胸膛贴在自己手臂的肌肤上……但是此刻,夏亚眼睛里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邪念,只是很认真的看着这个女人,眼神里有一种由衷的怜悯。

  他缓缓的伸出了另外一只手,缓缓的落在了黛芬尼的头发上,轻轻的抚摸,轻轻的安慰。

  黛芬尼哭了也不知道有多久,就连夏亚都很吃惊,吃惊原来女人的眼泪可以有这么多这么多……终于,哭声渐渐的微弱了下去,黛芬尼的声音越来越小,她疲惫之极,动静也渐渐的微弱了下去。

  “好了,好了,休息一下吧。”夏亚尽量用自己最温和的声音轻轻道:“一切都会过去的,很快就会。”

  “求你,夏亚,求你……求求你……”黛芬尼或许是因为太过疲惫,她的声音已经有些含混不清。

  夏亚原本以为黛芬尼会说“求你帮帮我”之类的话。

  但是黛芬尼接下来的话却是:“求求你,送我回去吧,送我回奥斯吉利亚……让我的牺牲变得有价值一些……求求你……”

  终于,年轻的女人累了,她实在是太疲倦了。刚才这样巨大的发泄,让她身心俱疲,所有的气力都已经耗尽,所有的精神都已经干涸。

  夏亚叹了口气,在她秀发上来回抚摸的手,缓缓的落到了黛芬尼的脖子后面,然后在一个部位,很隐秘的轻轻的按了下去。

  女孩子终于沉默了。她的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就歪在了夏亚的怀里,然后呼吸开始平静下来。

  夏亚叹了口气,将黛芬尼放平在了床上,甚至还很小心的把她的头发散开在枕头旁,生怕她睡的不舒服,最后拉起被子给她盖上。

  看着女孩已经陷入了睡眠之中,脸上兀自挂着泪痕,眼睛一圈都是红红的样子。眉宇之中还兀自紧紧蹙着,隐隐的带着清醒时候的哀伤凄婉。

  “好好睡一觉吧。”

  夏亚站了起来,站在床边,看着熟睡的女孩,用一种很平静却很认真的语气缓缓道。

  “我像你保证,你说的一切……不会再发生了!不会了!”

  说着,夏亚正要转身离开,可是身子才一动,却忽然发现自己的手……熟睡之中的黛芬尼,却仿佛依然如一个无助的孩子一般,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夏亚的手腕,就仿佛落水之人抱着最后一根稻草一般,紧紧的握着,哪怕是睡着了,手指也不曾松动半分。

  夏亚试着想抽出手来,但是女孩子握的实在是太紧了,夏亚生怕若是强行掰开的话,只怕刚刚安静睡熟的黛芬尼又会醒来。

  土鳖略微一犹豫,终于苦笑一声,勉强扭过半个身子来,然后从床边拉过一张椅子,就这么坐在了床边,手臂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

  夏亚坐下没多久,熟睡之中的黛芬尼,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大概是熟睡之中,也能感觉到夏亚身上的气息吧。

  她居然翻了个身,身子朝着床边挪了挪,尽量的靠近坐在床边的夏亚,依然握着夏亚的手腕,只是翻身的时候,那柔软的秀发已经披散在了她娇嫩的脸庞上,还有一些发捎撩在了夏亚的手臂上,有些痒痒的。

  夏亚微微一笑,伸手轻轻抚开了散乱在黛芬尼脸庞上的秀发。

  “嗯,不会再发生了。”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