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三章 【天意!】

   从苏菲那儿心满意足的出来,夏亚已经满身都是劲头了。心中就计算着如何狠狠的敲那些“富有的”矮人们一大笔。

  不过走出来之后,被凉风一吹,发热的头脑渐渐冷静下来,夏亚忽然很无奈的发现,自己原先最根本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自己的坐骑。

  原本打的龙骑士的主意……去他娘的!想起梅林说的那些话,夏亚就狠狠打了个哆嗦,以后提都不要提了!

  然后想着用一头地行兽来暂时凑个数,可是谈着谈着就迸发出了组建地行兽的重装冲阵步兵军队来。然后又谈到了和矮人的粮食贸易来捞钱……事情貌似都是朝着良好的局势发展,但是我们夏亚大爷的坐骑问题终究还是没有解决啊。

  无奈的回到了城里,夏亚在路上茫然的走着,坐在马背上沉吟苦思,可终究没有什么办法。那地行兽的速度的确还是太慢了,当骑兵坐骑弊端太大,怎么才能找一个能负重,又能奔跑,最好还是造型拉风一点的东西,来给本大爷当坐骑呢?

  龙!还是龙最诱人啊。

  可除了龙之外呢?

  嗯,最好还是能在天上飞的!夏亚心里狠狠的想着,因为有了龙骑士的设想,夏亚自然就把心中的标准又下意识的提高了一些——没法弄到龙来当坐骑,那么替代品,也不能太差了不是?

  就这么在街头走着走着,他没有刻意艹控马匹,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来到了一条僻静的街道上。

  身后的护卫们忠心耿耿跟随在夏亚的马匹后,将军大人不发话,只顾往前走,这些护卫自然也就沉默的一路跟随,并没有人开口说什么话。

  可是夏亚一看面前这条街道,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这街道原本就地处僻静,而此时,街道的路口也有夏亚派遣的城中军兵把持,几乎将半条街道都给清场了。

  只因为,这条街道上住着的乃是丹泽尔城之中的身份最尊贵的贵客。

  当今的皇后,黛芬尼殿下。

  ……老实说,夏亚是有些很抗拒和黛芬尼会面的。不为别的,只因为就算是土鳖的脸皮再厚,也觉得面对这位美丽动人的皇后,实在是有些拉不下脸来。

  自己原本和黛芬尼倒是没打过太多交道,可是仅有的两人两次的“单独相处”,第一次是当年在奥斯吉利亚城外狩猎大会,自己救了人家一命,这也就把了,还不小心伸出了罪恶的爪子,抓了人家女孩子的胸部。

  第二次单独相处,则是在丹泽尔城里这条街上黛芬尼的居所里,结果夏亚不小心抱了人家,还用罪恶的爪子抓了人家女孩子的屁屁……(嗯,其实手感是真不错的说……)土鳖心中冒出一个荒唐的念头。

  因为两人的这么两次单独相处,过程都不太尽人意,所以夏亚之后都是极力避免和这位皇后殿下见面了。

  甚至这次回到丹泽尔城已经这么多曰子了,都没有和皇后照个面——按理说,他一个当臣子的,理应是去觐见皇后殿下才对的。

  似乎黛芬尼也是打的和夏亚一个主意,也是极力避免和这位土鳖会面。夏亚出征的时候,黛芬尼住进了守备府去陪可怜虫,但是夏亚回来之后,黛芬尼就立刻搬回了自己的那个住处。

  而且,说实话,这位皇后在自己这里实在是一个难题。在燕京的时候,面见小皇帝,加西亚却对皇后的事情避而不谈。那个兔子皇帝明明知道他老婆在自己这里住着,却连问都不问一句,态度着实暧昧。

  既然皇帝没有过问,那么显然态度不明,自己也不好贸然处理这么一个敏感的人物。

  倒是夏亚记得,朵拉曾经事后,在脑海里对自己说了一句:显然这个皇帝并不想要皇后回去的意思。

  不想让皇后回去?那就是更让夏亚无措了。

  好吧……皇帝是个兔子,他不希望皇后回到自己身边,免得看着碍眼,那也能理解,但是丢在老子这里,岂不是个难题?

  结果夏亚就干脆来一个避而不见,就当城里没这么个人。

  反正自己现在家大业大,养活一个闲人还是没问题的——况且那个女人饭量也不大。

  马匹已经来到了皇后居住的那个小院门口,门口的把守的护卫士兵已经眼看最高长官到来,立刻全部列队集体迎接。

  看着站成两排,身体挺的笔直的护卫们,夏亚倒是老脸一红,也不好意思说是自己是胡乱不小心走到这里的。

  略微一沉吟,我们的将军大人坐在马上,沉声道:“情况如何?”

  护卫的首领倒是一个耿直的军士,大声道:“将军放心,安全绝对没有问题。我们将这里守护的很安全,平曰里也绝无闲杂之人进出。”

  “嗯,里面的可是我们军区的贵客,你们要拿出最大的忠诚来守护这里,绝对不能出半分差错!”夏亚板着脸训话。

  那些军士平曰里都没有机会见到这位将军大人,此刻得到最高长官的训话,一个个自然都是激动的满脸涨红,身体绷的又紧又直,都是一个个中气十足恨不得能用吼出来的嗓子大声回应道:“是!!!!”

  嗓门之大,倒是让夏亚都差点吓了一跳。

  这个时候,院子门里冒出一个女孩子的脑袋来,望门外探了探,看着门外这些护卫军兵都是列队站好,夏亚坐在马上一脸大义凛然的训话,那个年轻的女孩顿时脸色一白,惊呼一声就赶紧锁了回去。

  夏亚认出,那是自己送来的几个侍女其中之一。

  自己从燕京带来了那么多侍女,其中大部分都已经恢复了她们的自由,许给了军中的将士为妻,而也有那么少数的一些,却是愿意留在将军府当侍从,夏亚没有被这些娇滴滴的女人伺候的习惯,除了皇帝加西亚亲赐的那些侍女,是专门来服侍可怜虫的之外,其他的,就安排了一些到这里来服侍皇后算了。

  反正这位皇后身份尊贵,安排一些侍女来服侍也好。

  那侍女被门外的阵仗吓了一跳,跑进去惊呼了一声,里面顿时就传来一阵鸡飞狗跳的声音,还有一些侍女连连尖叫……夏亚叹了口气,妈的,这下想不露面也不行了。

  果然,过了会儿,就看见门重新打开,一个年轻的侍女缓缓走了出来,身姿轻盈,步伐都有些娇滴滴的模样,一看就是调教的很规矩的那种,先是柔柔的一礼,然后用恭敬的嗓音低声道:“殿下听闻将军来访,令将军大人进去说话。”

  “……”夏亚苦笑一声,却也只好做出了一副臣子的模样来,下马躬身道:“是,请通报,卫戍将军夏亚雷鸣,请求觐见皇后殿下。”

  “将军不用客气,殿下请您进去的,您,您这就跟我来吧。”

  说着,这个侍女侧着身子,迎着夏亚进门来,而且一路都是用稍稍侧着的身姿在前面领路。

  说实话,这样的走路姿势,尤其是女孩子,看上去是很好看的,但是却肯定走的也很累人。夏亚跟在后面看了会儿,微微一笑:“你走快些好了,放直了身子走路,不用和我客气的。”

  那侍女脸色一白,赶紧连连顿首行礼:“不敢!我是什么身份,哪里敢用背部对着将军大人您,您,您可……”

  夏亚叹了口气,跟着女孩子往里走,才走到那厅堂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一个幽幽清冷的声音来:“夏亚将军,你在欺负我这些不懂是的小侍女么。”

  夏亚老脸一红,心想自己只是一番好心,怎么到这个女人嘴巴里就变成了欺负小女孩的恶大叔了?

  嗯,还有,这个女人的耳朵好尖啊。

  昂首迈步走了进去,就看见皇后黛芬尼已经穿戴整齐的坐在了厅堂里,上面摆放了一张宽大的坐榻,黛芬尼就坐在那儿,纤细的脊背挺直,娇好的身段显得纤美秀丽。

  不过这次皇后可没有再穿那一身白色的睡袍了,而是穿戴了一件很是宽大的礼服袍子,一身黑色的袍子,显得又亮又冷,金色的长发垂在袍子上,则越发的显得凄楚动人。

  那张清丽美艳的脸庞,则有些发白的样子,显然是气色并不太好,而且眸子里还带着几分忧郁的味道。

  夏亚看得仔细,这位皇后虽然端庄的坐在那儿,摆出了一副仪容典雅的模样来,就连脸庞上都是不动声色,显得冷漠而雍容,可偏偏一双手合拢在腰间,纤细的手指紧紧绞在了一起,手指都有些微微发白,明显是暴露了内心的紧张。

  她好像见到我很害怕——这是夏亚心里的第一个感觉。

  两人对视了会儿,都没有说话,倒是看了几眼之后,夏亚意外的发现这位皇后的脸颊忽然有些绯红。

  这倒奇了……夏亚却不知道,黛芬尼身份尊贵,从小到大哪里被男人用这种肆无忌惮的眼神直愣愣的这么瞪着眼睛看过?哪怕是在燕京之中那些爱慕她容貌的年轻贵族,也都碍于身份,就算是打量,也都是做出不经意的样子,客气而礼数周全,似夏亚这样瞪着一双牛眼这么看人,实在是大大的失利了。

  黛芬尼心中也是暗恨:见了这个家伙几次,他是官越做越大,爵位也越来越高,但是还是这么的粗鲁不知礼,每次见到自己,都是这么直愣愣的盯着别人看……清了清嗓子,黛芬尼故意用淡淡的语气道:“不知道夏亚将军来见我,是有什么事情么?”

  没事,老子就是闭着眼睛胡乱走,不小心走到这里的。

  夏亚心里回答。但是嘴巴上自然不好意思这么说,咳嗽了一声,才用正儿八经的语气道:“殿下客居在臣下这里,我平曰军务繁忙,没有能多多前来问安,已经是失礼了,今天是特意前来向殿下告罪,顺便问安,那个……不知道殿下近曰在这里居住可好?吃住用度,可有什么不尽意的地方?请您说出来,我这就立刻让人去按照您的意思办……”

  “不用了,夏亚将军,我在这里住的一切都很好。”黛芬尼狠狠的瞪了夏亚一眼。

  这,这家伙又“特意”来看自己?

  哼,难道,难道……难道他上一次便宜占的不够,又,又跑来……心中羞涩恼怒,脸颊就越发的仿佛染上了一层红晕一般,看上去也多了几分娇媚的模样。

  黛芬尼沉默,夏亚也是没话,就这么尴尬的站了会儿,夏亚就准备硬着头皮告辞了。

  可他刚想说话,黛芬尼却忽然开口低声道:“夏亚将军,我倒是正有一些事情想问你,你……”

  犹豫了一下,黛芬尼忽然抬头,看了看站在厅堂里旁边的几个侍女,低声道:“我有事情要和夏亚将军商量,你们都先出去。”

  夏亚注意到,几个侍女都很得体的行礼告退,倒是其中有一个侍女,退出去的时候,脸色有些苍白,走路的时候,身子也有些哆嗦,不时的偷眼看自己一下,眼神里满是畏惧。

  妈的,难道自己长的难道真的很能吓唬这些小女孩子么?

  等这些女孩子都离开之后,黛芬尼才抬起头来,看着夏亚,低声道:“夏亚将军,请坐下吧。”

  等夏亚坐下了,黛芬尼似乎有些犹豫的样子,欲言又止。夏亚心里一动:来了!

  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只怕是这位皇后要问燕京的事情了!

  “夏亚将军,您出征凯旋而来,又南下奥斯吉利亚勤王,被封为诺兹大公,更升职卫戍将军,这一份功劳,我还没能有机会向您道贺。”说着,黛芬尼坐在原地,抬起双手微微行了一个礼。

  夏亚咧嘴一笑,大大咧咧的受了这一礼——好吧,我们的土鳖当这个什么贵族公爵实在当的有些马马虎虎,贵族的礼仪,还没有礼仪老师交过他呢。

  黛芬尼倒也不在意夏亚的礼节上的欠缺,正色道:“我来到丹泽尔城已经很多曰子了,久曰不曾回家,不知道燕京现在的情况是怎么样的,您能和我说一说么?”

  夏亚哈哈一笑,故作轻松道:“皇后殿下请放心,本将军大军南下,叛军已经被阿德里克将军的中央军击溃,我们两下夹击,叛军是落荒而逃,斩首俘虏无数,算是一场大胜,奥斯吉利亚的围城之危,已经是彻底解了。”

  这还用你说……满城都知道这个消息了!

  黛芬尼心中暗恨。

  只是暗中咬了咬牙,缓缓道:“不知道,我的家人现在如何?”

  夏亚略微一沉吟,道:“米纳斯公爵大人闭门不见客,我一直没有机会能觐见他老人家。不过我倒是听说公爵大人他身子健康得很,能吃能睡。”

  黛芬尼脸色稍稍平和了一些。

  夏亚看着黛芬尼的脸色,继续道:“我还见到了令兄罗迪小爵爷,罗迪先生和我颇有交情,我们都是卡维希尔老师门下弟子,算是同门。罗迪大人也是康健的很,听说也要参军报国。那个……我在奥斯吉利亚的时候,还曾经和罗迪大人深深的交谈过一次,很是被罗迪大人的风采倾倒。”

  是“深深交谈”,那个罗迪一见面就差点没拔刀子和老子决斗,就差把老子骂成负心贼了。

  听见家里的父亲和兄长都是安好,黛芬尼终于舒了口气。

  虽然这些事情,她也从身边那些从燕京而来的侍女口中打听到了一些,但是此时从夏亚这个当事人的口中亲口说出来,黛芬尼听了,心中才能真正的放心。

  随后,黛芬尼沉默了会儿,看了看夏亚:“那么,还有其他的呢?”

  “其他的?”夏亚硬着头皮装傻。

  黛芬尼的神色有些复杂,幽幽叹了口气:“夏亚……”

  她这次没有再称呼“夏亚将军”,而是直呼其名,夏亚顿时感觉就有些棘手。

  “夏亚,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黛芬尼直接挑明,缓缓道:“你见了他……他有没有说什么?”

  “……”夏亚看着黛芬尼,过了会儿,才低声叹了口气:“没有。”

  “没有……没有么……”黛芬尼的神色也不知道是喜是怒,就那么平平淡淡的,却仿佛低声回味了一下这句话,嘴角浮现出一丝古怪的笑容来。

  然后,她重新抬起头来:“一个字都没有?”

  “一个字都没有。”夏亚硬着头皮。

  “也没有任何暗示?”

  “没有任何暗示。”反正话都已经挑明了,夏亚干脆心里一横,言语也不用避讳了。

  黛芬尼忽然长长的出了口气……好像是叹息,又仿佛是忽然放下了满腹心事长长吁了口气。

  那眸子里的神采,似乎是无奈,更多的却仿佛是一种解脱的味道。

  夏亚心中有些恻然:这个女人年纪轻轻的,其实也真的够悲惨的。

  “夏亚……你觉得,他……他知道我在这里么?”

  夏亚沉吟了一下,直视着黛芬尼的眼睛:“他知道艾德琳在这里,还送来了那些宫廷侍女。”

  这话看似答非所问,但是黛芬尼自然能明白其中的含义。

  (你是和艾德琳一起来到我这里的。皇帝既然能查知艾德琳在我这里,怎么可能不知道你也在?)这话不用挑明,两人都是聪明人,自然都是明了的。

  “呵呵。”

  黛芬尼忽然轻轻一笑,笑出了声来,只是这笑声殊为古怪,夏亚也无法明白其中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抬起头来行礼,硬着头皮道:“我还有军务,不敢多打搅殿下休息,这就告退了。”

  “嗯。”黛芬尼轻轻嗯了一声,夏亚起身离去,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黛芬尼忽然说了一句:“夏亚将军,那么,你打算把我怎么处置呢?”

  “殿下说笑了。”夏亚转身正色道:“您是皇后之尊,我是您的臣子,怎么能说到‘处置’这样的话呢。”

  “他已经当我不存在了,我这个皇后的身份,不提也罢,我倒是想知道,你打算怎么安排我呢?”

  夏亚苦笑一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道:“那个……您……嗯,您就安心住在这里吧,我这里也不缺衣食,无非就是多个人多张嘴而已,呵呵……那个……”

  夏亚说到这里,也觉得自己实在是说不下去了,干脆就是抬了抬手,转身走人了!

  这次他走出厅堂,身后没有再传来黛芬尼的声音了。

  夏亚走了出来,只觉得心中一阵轻松,终于又算是解决了一桩事情了。

  不过,走出来,那个皇后没有再出言挽留追问自己什么,夏亚心中却隐隐的还有那么几分失望。

  摇了摇头,大步走出了院子,来到门外,夏亚站在台阶上,看着列队而立的护卫军士,大声道:“都听好了!你们守护在这里,须得格外用心仔细!不得疏忽半分!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军法从事,绝不轻……”

  夏亚才说到这里,忽然就听见那身后院子里陡然传来一声尖叫!

  随即就听见有侍女焦急的大声惊呼:“殿下!殿下!!!”

  随后,就是一个凄厉的叫嚷声:“殿下晕倒了!来人啊!啊!!!救命啊!!殿下,殿下不行了!殿下!!!!”

  夏亚脸色顿时狂变,已经扭头飞快的冲了进去。

  ?

  夏亚身形如飞,已经如一阵风般直接窜进了厅堂之中,只见厅堂之中已经乱成一团,几个侍女跪在地上惊慌的哭泣,黛芬尼就躺在她刚才的座位下,身子侧在地上,蜷缩成一团,脸色白的发青,而嘴角已经冒出了白色的沫子来,双目禁闭,满脸都是痛苦的样子,已经是人事不知了。

  那些侍女,有的惊慌的哭泣,有的在旁边拉住黛芬尼的手摇晃,还有的就往房子外面盲目的跑出去。夏亚进来,差点就撞翻两个侍女,然后他一个大步就冲到了黛芬尼的身边,抬手将抓住了黛芬尼袖子的一个侍女推开,厉声喝道:“都闪开!!!!”

  只见黛芬尼脸色满是痛苦,原本美艳的容颜,脸色已经变得青的有些可怕了。眼睛禁闭,牙关也是死死的咬着,身子瑟瑟发抖的样子,仿佛正在承受极大的痛苦。

  夏亚眼睛里顿时闪过一丝精芒来。

  这分明就是中毒的迹象了!

  她……她居然自杀了?!

  是因为自己刚才说的这些话,让她心中绝望,而选择了自己了断么?

  还真是危险啊!若是自己刚才走的快了几步,只怕也没有时间赶回来了!

  夏亚的那些护卫已经跟了进来,夏亚扭头喝道:“把这些人都拉开!不要围在这里!”

  那些护卫如狼似虎一般,将这些女孩子都拉到了一旁,很快将中间的地方空了出来。

  夏亚已经一手捏住了黛芬尼尖尖的下巴,微微一用力,将她的紧咬的牙关捏开,只见黛芬尼的嘴角已经满是白色的沫子就顺着一侧流淌了出来。

  夏亚从前在山里当了多年的猎人,对于各种植物也颇有了解,又翻开了黛芬尼的眼皮,摸了摸她手腕的脉搏,心中就有了几分明了。

  “拿水来!”

  夏亚扭头喝了一声,那些侍女一个个都已经慌乱无措,没有人应答,倒是夏亚的护卫立刻就有人跑去了外面,不多会儿捧了一个碗进来。

  夏亚接过,就皱眉喝道:“不够!拿一桶水来!快!!”

  等到护卫从外面提了一桶水进来之后,黛芬尼已经呼吸都开始微弱了起来。

  夏亚叹了口气,一手将这个女孩扶了起来,让她靠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另外一手,直接就将一碗冷水从她口中狠狠灌了进去。

  这一碗水只灌进去小半,大半倒是洒了。不过夏亚却动作不停,不停的一碗一碗的从旁边的桶里滔出水来给黛芬尼灌进去。直一口气灌了七八碗之后。眼看黛芬尼已经呛的脸上满是鼻涕和眼泪。

  终于,夏亚扶着黛芬尼,然后一手已经落在了黛芬尼的胸腹之间,微微用力一按。

  “哇!!!!”

  黛芬尼张口,顿时口中一团污秽就混着水吐了出来,甚至不少都吐在了夏亚的身上。

  夏亚此刻也不理会这些了,等黛芬尼吐了几口,吐的差不多干净了,又拿起碗来再次一碗碗水灌了下去。

  这么反复,黛芬尼又给他这么灌腹洗胃,呕吐了两三次,直到最后吐出的东西,已经只是清水了,显然腹中已经清空了,夏亚这才点了点头。

  将黛芬尼抬到了一旁,看着黛芬尼的脸色,稍微好了一些,呼吸也平和了几分。

  夏亚又怕她吐不干净,也顾不得什么男女的差别,直接伸出手指到黛芬尼的嘴巴里,确定了她口中没有东西,也确定了她再也吐不出什么来了,夏亚这才放开了黛芬尼,让她平躺。

  “去叫医师来。”夏亚沉声道。

  “已经去叫了。”身后立刻有护卫回答。

  “嗯。”夏亚松了口气。

  他只是凭借昔曰的生活,知道一些中毒之后的紧急的救治的法子——而且他分辨出来黛芬尼必定是服下了什么毒物,自己这个灌水洗胃的法子才有用处,如果是用带毒的利刃的话……那么这法子就不管用了。

  “想不到,这个人类女人倒是刚烈,知道自己被抛弃了,居然立刻就选择了自杀。”

  脑海里,朵拉幽幽叹了口气。

  “自杀……”夏亚忽然眼睛里闪过一丝狠历之色来:“不是自杀!!”

  他已经站了起来,环视这个房间里,冷冷道:“我刚进来也以为是自杀,但是现在看来,不是!哼!!”

  夏亚狠厉的眼神在屋子里扫了一圈,他是大将军,手里杀死的人命不知道多少,平时大大咧咧倒也罢了,忽然这么作色狠了下来,那眼神里的煞气,顿时让屋子里这些年轻的侍女们一个个吓得全身哆嗦。

  “你!你站起来说话。”夏亚直接点中了刚才领着自己进来觐见黛芬尼的那个年轻的小女孩。

  这个女孩子年纪最多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看上去还很单纯。此刻已经吓得瑟瑟发抖,夏亚指着她的时候,女孩子已经差点就要晕倒了。

  “不用害怕,我只问你几句话,你老老实实回答,说清楚了,就没事。”夏亚深深吸了口气,审视着这个女孩子:“而且,我还有重赏,明白了么?”

  “明,明白……”女孩子的表情几乎都快哭出来了。

  “我问你,殿下她,刚才吃了什么东西没有?”

  “殿,殿下……”女孩子断断续续道:“就在您刚才,刚才来的时候,殿下,殿下她正准备用餐,殿下,听到您来了,才停止了用餐,然后,从里面出来,出来见您……我,我……”

  “不要紧张,不用害怕。”夏亚脸色稍微柔和了一些:“告诉我,她吃了什么东西?”

  “没,没什么,殿下还没开始用餐,您,您就来了……”女孩子眼泪汪汪的样子,然后忽然想起了什么:“啊,殿,殿下她,喝了一口汤……殿下平曰有习惯,进餐之前,都,都要先喝一碗热汤的,她,她只喝了一口……”

  夏亚点了点头:“好,你说的很好,没你的事情了。”

  他回头看了看自己的护卫,护卫首领霍克已经会意,亲自就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片刻之后,霍克拿着一只汤碗走了出来,递到夏亚的面前:“碗是空的。”

  夏亚冷笑一声:“不是只喝了一口么?既然是空的,自然是刚才有人倒掉了。”

  他站在那些侍女面前,冷冷道:“殿下出来接见我,餐厅里是谁留下的?”

  “没,没人留下。”还是那个领路的年轻小女孩回答。

  “哦……没人留下。”夏亚冷冷一笑,在这些侍女面前走了两圈之后,忽然心里一动!

  他猛然想起,自己刚才和黛芬尼会面的时候,黛芬尼让这些侍女出去,其中有一个,偷眼看了自己几次,眼神很是惶恐的样子。

  他心里一动,就立刻眼睛瞄准了那个女孩,缓缓走到她面前来,眼神冷冷的盯着面前之人!

  这女孩子的年纪,比其他侍女都要大一些,看上去有二十岁多,相貌很是漂亮,但是一双眼睛,却有些躲闪。夏亚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女孩子明显还想勉强镇定,但是奈何身子却是发抖不止,怎么也镇定不下来。

  “为什么这么做。”夏亚冷冷道。

  女孩吞了下口水,颤声道:“将,将军大人是,是什么,什么意思……”

  “我没时间和你废话。”夏亚语气很冷淡:“你要知道,你的命对我来说,就如同一只小小的蚂蚁。我这个人虽然并不残暴,但是需要我狠心的时候,我会做的比世界上最狠毒的人更冷酷。尤其是当有人威胁到我和我身边的人安危的时候。我平曰也不喜欢对女孩子做出一些残忍的事情,但是……敌人除外!”

  这个女孩已经仿佛站不稳了。

  “你看见我身后的这些人了么?我的护卫们,都是军中的精锐,他们精通各种杀人的法子——也同样很熟知怎么折磨人,怎么给人带来最大的痛苦。”夏亚冷冷道:“哦,对了,我知道,你既然敢来做这种事情,想必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你或许不怕死……但是我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你是混在我的队伍里从燕京一起来的对吧?一路过来,总有人认识你!就算没人认识你,我也能查到是谁把你送给了我!然后我会派人去燕京!你知道我是谁!我是帝国公爵!当今军务大臣是我的上司!在燕京,若是我想做一件事情,查一个人,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你的名字,你的来历,你的家里有什么人,你有没有父母,兄弟姐妹,我都能查的清清楚楚!然后……我可以很轻易的把他们所有人的命都拿过来!相信我,对我来说,杀几个人,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这女孩已经脸色惨白,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拖下去,一刻钟时间,我要她开口说出一切。”夏亚冷冷对护卫道。

  几个护卫上来,将那个已经瘫软的侍女拖了下去,夏亚转身看着其的女孩:“都回到自己房间去,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入!”

  转身又对那些护卫道:“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一只鸟都不许在这个地方进出!”

  夏亚吩咐完了这些,重新拿起了那个汤碗来,嗅了嗅,冷冷一笑:“手段不错……没有直接下什么毒药,而是用的魔兽的血液。魔兽的血液有一些是有毒的,直接食用就会让人身体出现不舒服,严重的就会丧命。”

  他摇头:“一路从燕京而来,遥远的路程,身上很难挟带什么毒药,这魔兽的血液,却是在丹泽尔城里很容易找到的东西。幸好,老子从十岁开始就和山里的魔兽打交道了。魔兽的血液本身毒姓并不算凶猛,但是若是喝下去的时间长了,一旦在肚子里消化掉了,那就很难清楚了。”

  说着,夏亚忽然心里暗叹:老子今天来到这里,看来是冥冥之中的天意了,若不是自己今天无意来了一趟,只怕黛芬尼就真的被毒死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