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你愿意么?】

   被夏亚安排在后院的侍从,很忠诚的执行了夏亚的命令,坚守在后院的门外,等候着院子的动静。

  院子里静悄悄的,毫无半点声息。碍于那位梅林大人的可怕,这个院子是绝对没有人敢踏足进去半步的。而侍从也仅仅只是远远的坐在院子门外观望。

  夏亚从外面急匆匆赶回来的时候,差点就直接撞翻了守在这里的那个侍从。侍从眼看将军大人回来了,正要禀告:“大人,这后院里……”

  夏亚却已经没有时间听他说话了,飞快的嗯了一声,就立刻大步窜了进去。

  “梅林!梅林!!!”

  夏亚冲进后院里,直接就朝着中间的那个屋子撞了过去,还没走到门口,就已经扯开嗓子叫嚷起来。

  门里立刻传来了梅林极其不耐烦的声音,语气里带着恼火:“又怎么了?难道是那些矮人不听话么!”

  夏亚却已经抓住了门的把手,用力推了推,这门却纹丝不动。

  “我有急事要找你!快开门吧!”

  “小子……”梅林的声音满是不爽:“我说过……”

  “真的是急事啊!”夏亚扯开嗓子大声道:“和亡灵魔法有关系……”

  梅林在里面忽然沉默了一下,终于传来了一声叹息:“好吧,进来吧。”

  随着梅林的话音落下,那扇紧闭的大门居然就自己轻轻打开了。

  夏亚来不及多想,一步就迈了进去,前脚刚进门,后面房门就已经飞快合上!

  “夷?!”

  走进了这个房间里的夏亚,抬头放眼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这,这哪里还是后院里的那个小小的房间?!

  要知道,丹泽尔城的这个守备府虽然在夏亚入主之后经过修整,但是毕竟原本只是一个边境小城,守备府自然不可能修建的太过奢华宏伟。这后院里原本面积就不算大,几个房间也并不宽阔。

  原本这房间应该也就是内外两层,外面一个小厅不过三五米宽,里面的卧室稍微大一些,也不过就是五米开外的样子。

  可此时夏亚走进门来之后,这个原本只有三五米宽的小厅,却哪里……这哪里还是什么小厅?!

  夏亚此时身在的这个地方,放眼看去,足足有十多米深!周围整齐的码放了五六排巨大的柜子,每个柜子上密密麻麻的码满了厚厚的书籍,每本书看上去都比厚厚的砖头还要厚实,重量只怕也是能砸死人的那种!

  而还有一些大柜子上,整齐的码放了一排一排各种各样的瓶瓶罐罐的器皿,还有一些则是看上去有些吓人的各种生物的骷髅骨架,看似是用某种特殊药水浸泡过的,被摆放成生前的样子,支立在架子上。

  最让夏亚赶到心里发毛的是他正对面的一个架子上,赫然是一个完整的人类的骷髅骨架,那骷髅头上的两个巨大的空空的眼洞,正仿佛对着自己。

  然后,就在夏亚正张大了嘴巴的时候,那个骷髅骨架陡然下巴张了张,发出了人的声音来!

  “蠢小子傻站着做什么!不是有急事么,快进来!”

  这是梅林的声音?

  这骷髅骨架发出的居然是梅林的声音!

  夏亚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都不够用了。

  “往里走,左边最里面的那扇门,别走错了!”骷髅发出了最后一个声音,就此不动了。

  左边……最里面的门?

  见鬼,这里还有多少门?

  夏亚绕过一排柜子之后,果然就看到了一个幽幽长长的通道!

  站在这通道走廊的门口往里看去,只怕至少得有数十米深,两边整齐的是一扇扇紧闭的大门!

  这,这还是老子的后院么?

  这房子从外面看上去才那么丁点儿大啊!怎么走进来,却大的好似迷宫一般?

  带着心中的忐忑,夏亚迈步往里,刚走了几步,忽然就听见右边的一扇门里陡然传出来一阵类似野兽一般的咆哮,有的门里则是传出来浓烈的怪异的某种类似药物的味道,还有的门则是静悄悄的,可是夏亚刚走过的时候,忽然就听见里面传来轰的一声巨响,随即就是仿佛某种野兽痛苦哀嚎的声音……终于走到了走廊的尽头,左边的最里面那扇门被夏亚推了推之后,轻轻的打开。

  这大门才打开一条缝隙,夏亚就听见从里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哀嚎的声音。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求求你梅林大人,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行了!!”

  “不行?不行也得行!我梅林要做到的事情就没有办不成的!你给我继续撑下去!!”

  “哇哇哇……好可怕啊!!我真的受不了啦!!梅林大人你放过我吧…………”

  “不行不行,不够不够!我还要更多的!这么点哪里够用,要更多的才行!!”

  那个哀嚎的声音,赫然正是自己那位“忠诚而勇敢”的仆人多多罗大法师!

  夏亚终于走进了这里面的房间。

  放眼看去,这是一个七八米深的地方,抬头和脚下,房顶地板都说光滑的石板,而边上一个光滑的巨大的桌台上摆放着各种奇怪的器皿,没有一件是夏亚能认得的。有的是正在用小火炉煮着的透明玻璃瓶子,有的上面还插着奇怪的皮管子,一直连接到另外一个瓶子……而我们可怜的多多罗大人,则就在房间正中央!

  房间的正中央,是一个巨大的一人多高的透明玻璃槽……好吧,在夏亚看来,这东西的造型实在是很像自己认得的某种东西。

  对了,就是……棺材!

  而夏亚再多看了几眼之后,就忍不住差点笑了出来。

  没错!不是很像棺材……而是这个东西,它根本就是一个透明的玻璃打造的水晶棺!!

  这密封的水晶棺里,此刻注满了一种看上去绿油油的液体,而且看上去粘稠无比,就好像……夏亚忽然想起了自己前几天晚餐吃的布丁来。

  然后他心中一阵恶心,很快就打定主意,以后再也不吃布丁了!

  可怜的多多罗就被整个而浸泡在这个透明的玻璃棺材里,全身都沉浸在那些绿色的布丁一样的半透明黏液之中,甚至就连脑袋也泡在里面。只不过他的嘴巴上插进去了一个仿佛漏斗一般的东西裸露在黏液外,使得他才能说话和呼吸。

  最让夏亚有些同情的是,多多罗的身子赫然正是赤裸的!

  这个家伙浸泡在黏液里,全身就好像初生的婴儿一般赤裸裸,一身瘦骨嶙峋的排骨,手臂和腿脚细弱——怎么平时没看出来这个家伙居然如此的瘦?就连肚子都是憋进去的。

  还有,多多罗的身上插着几根奇怪的皮管子,管子的一头用针深深的扎进了他的身体里。

  而夏亚多看了两眼,则看出了一点门道来了。

  多多罗的左手臂上插着的三根皮管子,里面汩汩的往外流淌的,是红色的……好像是血液!多多罗正在被放血!

  而右边身体插着的三根皮管子,则仿佛是将一红色的液体输入他的身体里,那红色的液体并不是血液——比正常的血液的颜色要更深一些,红的有些发黑!

  夏亚注意到,多多罗身体上插的那些管子,都是连接到了前面那个桌台上的巨大器皿里。从他身体里放出来的鲜血通过皮管子流淌到器皿里,然后被几个奇怪的器皿经过在高温下煮,还有注入了一些奇怪的药浆,甚至某种奇特的粉末,还散发着一种魔法的光芒。

  嗯,其中一种气味夏亚倒是有些熟悉,那是魔兽血液的味道!

  最后,这些东西经过一道又一道的工序之后,注入一个圆形的密封的玻璃器皿里,经过了几层奇特的过滤之后,再从皮管子远远不断的输入到多多罗的身体里。

  “这,这是怎么回事?”

  夏亚已经完全看傻掉了。

  梅林就站在那个巨大的桌台前,她身上的袍子一尘不染,头上还带着一个奇怪的圆形皮帽子,将她满头的头发都罩在了帽子里,一根发捎都没有露在外面。梅林的眼睛上甚至架了一个单镜片的眼睛,正盯着那个器皿里液体的颜色,然后听见了夏亚的话,才不耐烦的抬起头来,看了夏亚一眼:“没什么,我正在给他换血。”

  换,换血……夏亚只觉得这话自己根本一个字都听不懂!

  人的血液也能换掉么?!

  这个时候,玻璃棺材里的多多罗听见了夏亚的声音了,可怜的魔法师浸泡在黏液里,眼睛无法睁开,但是耳朵却还能听见的。他听见了夏亚的声音,简直就如同来了救星一般,立刻就扯开嗓子大声呼喊:“主人!老爷!仁慈的老爷啊!快救救你可怜的忠诚的仆人吧!!我就快要死掉了!老爷救命啊!!”

  “吵死了!”梅林立刻就沉下脸喝道:“都和你说了死不掉的!但是换血的时候不能叫嚷和乱动,否则的话才会引起危险!你这个蠢货怎么就是不听呢!你再叫嚷,我把你嘴巴堵上!”

  “呜呜呜呜呜呜……”多多罗已经直接哭了出来。

  夏亚看着多多罗,心里也忍不住生出了一丝怜悯来,忍不住叹了口气。

  听见了夏亚的叹气声,梅林立刻就回头一瞪眼:“你叹息什么!怎么,对我的做法你有意见么?”

  “没有!完全没有!!”夏亚立刻将脑袋拼命摇晃。

  “好了,别废话了,你直接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情?你怎么忽然对亡灵魔法有了兴趣?你最好说出点让我感兴趣的话题来,不然的话,我就把你塞进那个棺材里陪他一起泡着!”

  (果然,果然是棺材啊……)夏亚心里嘀咕。

  但是他立刻打起精神来——夏亚可是知道,这个疯女人可不是说说玩的!若是自己的话不能让她满意,她真的敢把自己扔进那个棺材里陪多多罗!

  虽然自己对这个家伙很是同情,不过嘛,同情归同情,陪他一起睡棺材,那就免了吧,夏亚大爷可没那种崇高的情艹。

  “事情是这样的,我知道你应该是很精通亡灵黑魔法的……”

  夏亚才开口,梅林就冷笑一声,眉毛挑了挑,冷冷道:“哼,那个多嘴的矮人!”

  夏亚心里立刻开始为可怜的矮人岩石祈祷了。

  然后忍不住瞟了那个玻璃棺材一眼——嗯,这棺材够大,再塞进去一个矮人看来是没什么问题的。

  “咳咳……”夏亚干咳了一声,才继续道:“那个,我知道了您是很精通亡灵暗黑魔法的。”

  “这世界上没有我不懂得的魔法领域。”梅林冷冷道。

  “是是是!!”夏亚连连点头:“那个,我不是正好手里有一套龙的骸骨么?而且,我找矮人给我打造一套全套的龙鳞装备,那个,你也知道的……重量……我没有适合的马匹可以骑乘了,而矮人给我出了个主意,或许我可以请你帮我用亡灵暗黑魔法制作一条骨龙,正好……”

  “没那种可能。”梅林立刻就打断了夏亚,这位魔法大师眯着眼睛看着夏亚:“你那条龙的骸骨……哼,那条龙的灵魂,隐藏在你的身体里吧?没有灵魂的骸骨,是无法制作成亡灵生物的。亡灵生物,没有‘灵’还怎么做?”

  果然是这样,自己先前天真的想法,梅林这种大师级的人物一听就听出了其中的问题。

  “我明白,所以我现在的问题是……”

  接下来,夏亚结结巴巴的将自己从朵拉那儿听来的关于“亡灵魔法”提取和注入生魂的事情说了一下。

  这么断断续续的说了好久,开始的时候梅林的脸色很不耐烦,可渐渐的,随着夏亚说的越深,梅林脸上的不耐烦之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渐渐浮现出来的凝重!

  终于,等夏亚说完之后,梅林并没有立刻做出任何反应。

  这个女人眯着眼睛,用一种仿佛闪动着寒星的目光盯着夏亚瞧了好久,直瞧的夏亚心中发毛了,梅林才忽然古怪一笑。

  她的笑容里有一种冷冷的嘲弄的味道。

  “这个注意,是你身体里的那条龙的灵魂撺掇你的吧?”

  “……”夏亚没有否认,事实上他也不准备隐瞒,毕竟自己这个魔法方面的白痴,说出亡灵魔法的事情来,本身就是一件不寻常的事情,以梅林的聪明怎么可能猜不到?

  “打消这种荒唐不切实际的念头吧!”梅林忽然厉声喝道:“我就当作没听到,你赶紧把这种念头打消!还有,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做出这种荒唐而带着极大危险的建议来糊弄这个小子,我就把你活活的从他身体里抽取出来炼制成傀儡魔偶!听明白了么!”

  这严厉的声音里,威胁和警告的味道溢于言表!

  夏亚身子一震,忍不住道:“梅林……”

  “我不是和你说!而是和你身体里那条龙的灵魂说话!它提出这种荒唐的主意来,根本就是害你!你这个混蛋蠢货,居然一点都不明白!”梅林咬牙冷笑两声:“想复活?可笑!活就是活,死亡就是死亡!这个世界的生命规则就是如此!想用那种可笑的念头打破至高无上的生命规则……死了的东西,还想活过来,根本就是一种可笑荒唐的念头罢了!”

  “可是,亡灵魔法师,的确是可以将灵魂提取和注入……”夏亚忍不住分辨。

  在他心中,实在是被朵拉描绘的那个“远古时代以来再次出现的第一位龙骑士”的主意给打动了!

  试想一下,放眼整个大陆,还有什么龙骑士的存在么?

  龙骑士啊!想象一下自己骑着一条巨龙上战场打仗的拉风的模样,奶奶的,光是那个造型,那个气场,就能直接震死人!

  这么伟大的梦想,他可不想轻易的打消掉。

  看着夏亚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梅林暗中叹了口气,换了一个温和一点的口吻,缓缓道:“夏亚……你,明白什么叫做‘生命’么?你真的明白么?”

  “生命……”夏亚蠕动了一下嘴唇。

  “顾名思义,生命为什么被我们称呼为‘生命’?因为生命本身就是特殊的,它是生命,所以它叫做‘生命’!生与死,是这个世界的自然法则,不,甚至不能说是自然法则,它是凌驾于任何一切法则之上的生命法则!是缔造和构成这个世界的最大的根基所在!若是生与死的法则能被打破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可以告诉你,若是这种法则也能被打破,那么这个世界的架构,和一起的世界规则,都会随之轰然崩塌掉!”

  梅林的话,缓慢而凝重,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斩钉截铁的味道!

  “生存与死亡,这是两种相对的状态,正因为有这两种相对的状态,才能将这个世界稳固住!它是制约和维持这个世界根本的规则。要知道,任何事情,任何人,任何生物,任何东西,都没有所谓的‘永恒’!任何的一切,都有死亡,或者是毁灭消散的一天!哪怕是曰月星辰!奥丁神皇汉尼根何等一代豪杰,可是他也无法摆脱死亡的规则!哪怕他实力通神,可也终究是有大限的那一天!你先别着急争论,我只问你一个问题,在你所知道的,从古到今,可有任何一个人……不,或者说是,可有任何一件事情,是永恒不变的,是可以不死的?”

  没有!

  夏亚立刻就能回答。

  从古到今,没有可以不死的人!

  可是……“不死……那看你说的是什么东西了。我承认,让一个生物不死是有些骇人听闻。但是……你也不用把话说的如此绝对吧。”夏亚摇头:“不死的人或者没有,但是事物嘛……”

  “钢铁虽然坚硬,也有腐锈的那一天。山川虽然恒远,可也有山崩地劣的那一曰!河流虽然恒久,可也有枯竭的那一天!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没有可以永远不死的事物!”

  “那个……那个……”夏亚被逼急了,脱口道:“可是至少也有一些‘精神’是永远不灭的吧?我们不是常说什么永垂不朽么?”

  “哈哈哈哈哈……”梅林被夏亚这句话逗乐了,她忍不住尖锐的笑了起来,然后眯着那双美丽的眸子盯着夏亚:“想不到,你这种坯子,居然也会相信这种貌似崇高的屁话……永垂不朽,哼哼,可笑。”

  说着,梅林深深吸了口气,以一种极其淡漠冷酷的语气飞快说了起来。

  “一千两百年前,拜占庭帝国之前,大陆的南部曾经有过一个强大的王国,国王赛木林,一代雄主,为人正直而仁慈,勇敢而坚强,更加上其实力强大,被称为大陆第一勇士,他的勇敢,他的正直和他的怜悯仁慈,同样曾经受到大陆各个地方人们的传颂!他统治的那个王国,曾经很有机会统一大陆南部,建立一个类似拜占庭的庞大帝国!但是结果呢?”

  梅林故意顿了顿,淡淡道:“在现在拜占庭帝国的史书上,根本就不曾记载过那位曾经的大陆一代王者。他所谓的忠诚勇敢坚强仁慈之类的被当时的世人称颂为永垂不朽的圣人情艹,也没有再被人提起了。”

  不等夏亚反驳,梅林已经继续道:“更在九百年前,曾经有过一位出色的大陆学者,他的博学多才,被世人称颂,甚至被认为是当时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他对于知识的不懈钻研,曾经被全世界的学者当作偶像一般崇拜!可结果呢?因为他的学说触怒了教会,他研究的领域被教会认定是亵渎神灵,结果他被处死,他的学说的文献全部被销毁……他不仅仅是肉身灭亡,就连他的精神也被随之灭绝掉。而在现在的帝国的史书上你可以看到他的名字和记载……他被描写成一个邪恶的异端!”

  “再说说你熟悉的……远古的地精!它们曾经何等的辉煌,创造出了超越现在更甚的文明世界!但是现在地精是什么样子,你看到了!曾经是最聪明的种族,已经现在被认为是最愚蠢最弱小最低劣的种族!人类之中的乞丐,都比地精高贵一万倍!地精不仅仅作为一个种族‘死亡’了,而它们的文明,它们的精神,它们的一起也都‘死亡’了!”

  “再说语言。圣城巴比伦你是知道的,那是远古时代人类大帝国的都城!我就不和你说那个帝国的灭亡了!甚至我告诉你,远古时代的那个人类大帝国,当时的人类说的甚至是一种我们现在都无法明白的古语!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那个帝国的文明湮没在了时间浪潮之中,就连远古时代的人类的那种语言,也都消失灭绝了!”

  “所以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死的东西!人也罢,事物也罢,都有‘死亡’的那一天,这一切,都是无法逆转的!”

  “就连我梅林,当世显赫的大魔法师,无数人敬畏我,称颂我,崇拜我,痛恨我……可是这又如何?将来我死了之后,或许我的名声还能再流传一些年,但是再过久一些,几十年,哪怕是几百年之后,就再也不会有人提起我。我留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都会被抹去!就好像从来不曾有过我这么一个人一般。”

  “再比如你夏亚雷鸣!你现在是当世豪杰之一,一方霸主。甚至在我看来,你很可能走上更高的地位。可纵然你是一代名将,一代豪杰,一代霸主,又如何?哪怕你当上了皇帝,几百年之后,无论你曾经立下过多大的显赫功劳,无论你曾经留下过多么惊人的伟业,你也不过就是变成史书上那么薄薄的两页纸而已。最多是字数的多少罢了。而再过几百年,如果这个世界变迁的话,或许拜占庭帝国曾经的文明都消失了,到时候,连书上都不会再记载你!你的一切,和能象征着你的一切,都彻底的消失了!”

  夏亚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这就是法则!是无法逆转,无法触及,无法违背的‘法则’!生与死,是存在的两个对立,没有生,哪里来的死?没有死,也就不存在所谓的生了!你如此天真幼稚的想颠覆它,简直太可笑了。”

  “可是……”夏亚满头冷汗:“据说有些亡灵魔法师,为了追求不死,将自己变成了亡灵生物,变成了传说这种的亡灵巫师……”

  夏亚提出了自己能想到的最后一个凭借。

  “不死的亡灵巫师?哈哈哈哈……”梅林仿佛听见了什么最可笑的事情一般:“那些家伙,只是学了一些亡灵魔法之后,就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以为自己掌握了生死规则的傻瓜而已!把自己变成亡灵生物,不管它们以后叫做什么,亡灵巫师也好,什么不死亡灵法师也罢。你要明白,其实从本质上来说,它们已经做为人类而言‘死’掉了!变成了亡灵巫师的这些家伙,已经失去了人类的最基本的特征:情感,情绪,生育能力,等等等等……它们已经变成了怪物,做为人类而言,已经是死掉了。而且,就算变成了亡灵生物,哪怕它们的肉身或许被强化,能变得‘使用期’更长一些,但是在失去了人应该有的情感之后,它们的意识也会渐渐的模糊,渐渐的扭曲,最后完全消失,变成没有意识的野兽。而最后……毁灭只是唯一的归途罢了。”

  到了最后,梅林冷冷道:“而且,生命不可逆转!你要明白,已经死了的东西,没法复活!就如那些亡灵魔法师把自己变成亡灵生物之后,它们已经死了,就再也没法重新变成活生生的人!世人常常会把亡灵生物称呼为‘不死生物’,认为这些东西是不会死的。其实说的明白点,准确的说,应该是这些亡灵生物不太容易被普通的力量伤害。而至于它们‘不死’,那是一个笑话!因为它们早就已经死过了!已经死过一次的东西,自然不可能再死第二次!最后,至于你说的那条龙,也是一样!我没有办法,也没有可能做到你说的,把它的灵魂重新注入一个活生生的肉身,再将它复活……就算是神灵,也无法做到这点!就算是神灵,也无法凌驾于这个世界的法则之上!”

  夏亚心中最后的一点希望的小火苗,就此被扑灭。

  望着梅林,夏亚无奈的叹息:“难道……我的龙骑士的梦想,就此破灭了不成?”

  “龙骑士?哼哼……”

  奇怪的是,梅林的眼神忽然变得古怪了起来,笑声也带着某种特殊的情绪。

  只有躺在那个玻璃棺材里的多多罗,才是最了解梅林这种笑声的人。

  饱受其荼毒的可怜的多多罗大人立刻意识到……一旦梅林发出这种笑声的时候,就代表着这个疯女人又在打什么疯狂的主意了!

  这个女人一定又在算计什么可怕的念头了!!

  ……果然!!

  就在夏亚已经垂头丧气的时候,梅林忽然用一种刺人的闪亮的目光盯住了夏亚,然后,用一种奇特的语气问道:“你……就这么想成为龙骑士?”

  “当然想!”夏亚毫不犹豫:“成为龙骑士多威风!拥有一条龙作为我的坐骑……”

  “有多想呢?”

  “做梦都想啊!!”

  “好!”梅林忽然摸了摸自己的尖尖的下巴,笑得越发的“危险”起来,然后用一种大灰狼骗小红帽的那种标准的口气,对着夏亚慈祥的笑吟吟的问道:“那么,我得先问问,为了达到成为龙骑士的这个愿望,你愿意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呢?要知道,成为龙骑士,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哦,付出的代价,也许,可能,或者,会有那么一点点,一丁点的多哦。你……愿意么?”.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