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疯狂的计划!】

   夏亚和多多罗这一主一仆两人,一个在山谷内一个在山谷外,都是昏睡了好久,直到第二天一早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山谷的夏亚才猛然一个激灵,睁开眼睛来。

  他身上受了伤,伤痛加上疲惫,居然就在老酒鬼的坟墓前昏睡了一夜,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都已经麻痹了,扭了扭脖子和手臂,才感觉身子稍微松弛了一些。

  其实夏亚的身体,虽然已经没有了龙血强化的效果了,但是他却渐渐的发现了一桩古怪——自己的身体,在体力和气力恢复方面,比从前有了大大的提升,就连受一些小伤,愈合的速度也比从前快了几乎一倍。

  这样的变化,也算是一种小小的安慰吧。

  从墓碑前爬起来,夏亚叹了口气:“想不到居然在这里睡了一夜。”又望了望老家伙的墓碑,幽幽一笑:“喂,老家伙,我又陪了你一夜啦。唉,以后这样的机会只怕也不多了。有机会再来看你吧。”

  说完,夏亚收拾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转身朝着山谷外走去。

  睡了一夜,虽然是在野外露宿,不过夏亚的精神却旺盛了许多,身上的伤势略微有些好转,走路虽然还有些疼痛,但是却比昨天要轻松许多了。

  他走出山谷,望了望四周:“妈的,多多罗那个胆小鬼多半是跑路了,看老子回去不抽他鞭子才怪。”

  正横眉四顾,忽然就听见左边树丛里传来了一阵打鼾的声音,夏亚心里一动,寻着声音走了过去,就看见多多罗四仰八叉的躺在树丛下,身子刚好形成了一个“大”的形状,正张大了嘴巴昏睡,鼾声如雷,鼻子里还冒出了一个鼻涕泡儿。

  这厮睡的要多香甜有多香甜啊!

  夏亚心里不免有些好笑,走上前去,轻轻在多多罗的腿上踢了一脚,可是这厮居然只是含糊了嘀咕了两句,就翻了个身继续昏睡。

  多多罗已经睡的昏天黑地,只觉得自己做了无数稀奇古怪的梦。

  门中的自己,仿佛站在云端之中,周围的空气里,闪耀出无数亮晶晶的金子字迹,围绕着自己转来转去,却居然都是用魔法师专用的“玛吉克”语书写的文字!

  这些问题大多都是关于魔法的奥义,有的是一些对于魔法领悟的心得,有的是一些对于魔法研究的讲述,更多让多多罗兴奋的是,其中还夹杂了许多魔法咒语!

  魔法咒语啊!魔法咒语对于任何一个魔法师来说都是压箱底的财富,轻易是不会传授给任何人的!

  只因为每个魔法师对于魔法咒语的研究,都需要穷其一生来钻研,每个魔法师掌握的魔法咒语,都多少有些细微的差别,哪怕是一个音符一个字节的差异,都是需要花费无数精力去钻研的!

  每一条魔法的咒语,对于魔法师来说都是不传之秘!也是魔法师最大的财富!

  可怜的多多罗身为魔法学院毕业的低级魔法师,只掌握了那么两三条魔法学院里教授的最低级的咒语,但是对于稍微高级一些的咒语,就没有人教他了,魔法学院里自然不会教这些的,任何一个魔法师都不可能愿意把自己研究出来的魔法咒语轻易和别人分享。

  他虽然跟随过梅林一段时间,但是梅林也看他天赋低微,实在没什么兴趣教他什么咒语,只是把他当作一个打杂跑腿的小仆人使唤罢了。

  可是在这个古怪的梦中,周围那些高级的魔法咒语,多的让多多罗喜极而泣!多年的梦寐以求的愿望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什么中阶的咒语,高阶的咒语,甚至还有一两条看上去高深莫测的——难道就是传说之中的禁咒么?!

  哇哇哇哇……多美好的梦啊!

  虽然是梦,但愿这个梦永远都不要醒来吧!!!

  ……可惜,就在多多罗梦中哭泣的时候,哗啦一声……他只觉得脸上猛然一阵凉意,顿时全身一个哆嗦,周围萦绕着的那些金色的字迹陡然就全部烟消云散,多多罗猛的大叫一声,终于从梦中醒了过来。

  “哇!!!!”

  多多罗一个挺身居然就坐了起来,瞪大了眼睛,喘着气看了看眼前。

  夏亚就站在他面前,手里拿着一个皮袋,正在往多多罗的脸上洒水。

  多多罗正沉浸在魔法的海洋之中,忽然被惊醒,心中顿时涌起无尽的怒火,但是抬头看见了夏亚那似笑非笑的模样,那一通怒火顿时就消散了下去。

  魔法师立刻变出了一副痛哭流涕的模样,“哇”的大叫一声,扑了过去,双手抱住了夏亚的大腿,号丧一般的扯开破锣嗓子就大声叫嚷:“我的主人!老爷啊!!你没死啊!!我在这山谷外等候,没有一刻不为你的安危担心啊!赞美神,赞美伟大的神灵,保佑你平安归来啊!我的老爷,你大福大贵,有诸神保佑,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什么乱七八糟的。”夏亚甩了甩腿把这个抱着自己大腿痛哭的家伙踢开:“起来吧,你真的在为我担心么?我看你睡的倒是香甜呢。”

  “谁说的!谁说的!!”多多罗立刻做出了一副受了极大委屈和侮辱的样子:“我多多罗是什么人!忠诚就是我的座右铭!勇气就是我的墓志铭!我尊贵的老爷在山谷里和强敌对决,身为忠诚化身的我怎么可能睡着!我明明就是在这里闭目冥想祈祷,祈祷神灵保佑我的老爷您……”

  “呵呵……是冥想祈祷么?”夏亚也忍不住为这个家伙的脸皮之厚而叹了口气。

  多多罗讪讪一笑,幸好这个问题,夏亚也不会真的和他计较,反正自己这位“忠诚勇敢”的仆人,到底是什么德行,夏亚可早就清清楚楚的。

  多多罗已经飞快的抹了一把眼泪,做出欢欣鼓舞的样子:“尊敬的老爷,这次您旗开得胜,挫败了那个可恶凶残的奥丁神皇,我们正好可以得胜而归啊……”

  “挫败他……”夏亚直接翻了个眼皮,真想一脚踹死眼前这个东西。这话说的连土鳖这等厚脸皮的人都忍不住脸上发热。想想自己被汉尼根痛打吐血的模样,最后还被人家当作猪崽子养了起来,心里就忍不住气短。不过这种丢脸的事情,夏亚自然是不会对多多罗提起的了。

  倒是多多罗,想起昨天奥丁神皇走出来,潇洒离去的模样,实在不像是被夏亚挫败的样子,眼看自己的这位老爷,身上衣衫破烂,嘴角还有血痕,分明就是被打的很惨。不过这话么,聪慧英明的多多罗大人自然也不会当着夏亚的面提起,以免自己找不痛快了。

  “那么,就回家吧!”夏亚一挥手。

  多多罗立刻从袖子里取出了飞毯,用魔法将飞毯召唤放了出来。

  可这个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多多罗一句咒语念完,只觉得全身魔力陡然充沛起来,浑身就如同过了电流一般,身子都瑟瑟发抖。就听见“呼啦”一下,眼前一道魔光闪过,就看见那张飞毯被召唤张开来。

  但是两人却都是看得呆住了!

  原本这张飞毯,也只有大约两米左右的长度,以夏亚和多多罗的体格,两人坐在上面,倒是刚好。但是现在多多罗刚念完召唤的咒语,就看见眼前魔光之后,出现的这张飞毯……见鬼!这还是飞“毯”么?!

  漂浮在两人头顶的这张飞毯,足足有七八米宽,十多米长!周身闪耀着一团耀眼炫目的魔法光芒!

  多多罗也呆住了,他张了张嘴,喃喃道:“这,这……见鬼了,难道这飞毯还能自动进化么?”

  两人面面相觑了片刻,夏亚试探道:“这,这是你弄的?”

  多多罗一头雾水,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可是……这分明就是我们的飞毯啊!啊,你看上面,还有上次我出门的时候,坐在上面吃鸡腿不小心沾染的油污……”

  夏亚眨巴了几下眼皮:“这东西变得这么大……它还能飞么?”

  多多罗吞了口吐沫,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开始念咒语。

  在一串什么“至高无上,伟大的梅林”之类的咒语之后,更加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这飞毯通体的光芒陡然直接暴增了一倍,随即还不等两人反应过来,就听见呼啸风声而过,这飞毯已经陡然激荡自己飞了出去!瞬间就消失在了天空的尽头……两人:“…………”

  过了会儿,夏亚先回过神来了。

  “我……妈的!你倒是等我们坐上去再念咒啊!”土鳖气得大骂。

  多多罗却闭上了嘴巴,他的眼睛里开始是惊奇,然后是慌乱,最后陡然就爆发出了异常的光芒来!

  多多罗张目往天空眺望,那飞毯早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哪里还有一点影子?

  “呃……”魔法师吞了口吐沫:“尊贵的老爷,我想,可能是发生了一些事情。”

  “废话!当然是有事!你把梅林的飞毯弄丢了,回去之后她一定会把你变成青蛙。”夏亚叹了口气。

  神奇的是,哪怕是听见被变成青蛙,魔法师的脸上也没有再如从前那样露出畏惧的表情了,却面色有些呆滞,望着夏亚:“不是的……老爷,我是说,有件事情发生了,或许……或许和这个有关系。”

  “嗯?”

  多多罗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是哭还是笑:“事情是这样的,昨晚……”

  ……片刻之后,多多罗结结巴巴的将昨晚自己遇到走出山谷的奥丁神皇的事情说了一遍。

  当然了,多多罗自然不会说自己怕的当场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在他的叙述之中,将他自己描绘成了一种临危不惧,威武不能屈,面对当世第一强者,傲然而立,大义凛然的出言呵斥对方,以一声浩然正气,让强敌心虚惭愧而退。

  “当是我对他大喝,杀了我多多罗一个,这世上还有千万个多多罗会前赴后继的起来反抗你的残暴!你纵然能砍了我的头颅,却砍不掉我的浩然正气!”多多罗说的吐沫横飞,然后故意叹了口气,做出一副虚怀若谷的样子:“那奥丁神皇被我言语所慑,大惊失色,说:没想到世上还有阁下这样的英雄豪杰,早知世间有你,我何必踏足出山。说完这话,他就羞愧抱头而去,临走之前,送给了我一件东西。当然了,我多多罗大人何等高贵品格,岂能接受这种残暴之人的馈赠,可他见我不收,却是不肯,一力苦求我收下,还说这件东西留在他手里实在是明珠暗投,只有交给我这样的当世豪杰才能得其所哉,最终我实在拗不过他的热情,才不得不勉强收下……”

  夏亚听到这里,眼角肌肉乱跳,忍了又忍,实在是忍无可忍,终于一个窝心脚就踹在了多多罗的身上,把这个大言不惭的家伙直接踢的一个跟头,才骂道:“直接说正事!他送了你什么东西?”

  “就是这个。”多多罗拿出了那枚魔法徽章来,得意洋洋的笑道:“这可是一枚属于大魔导师的魔法徽章啊!”

  说着,就大概介绍了一下这种秘银质地徽章的妙处。

  夏亚听完了,看着多多罗,有些不可思议:“你是说……这徽章里,可能是储存了一位强者级别的大魔导师的魔法学识记忆?甚至还有很充沛的魔力?”

  多多罗点了点头:“拥有这枚徽章,就是身份的象征啊!尊敬的主人,从今天开始,请称呼我‘大魔导师多多罗’吧!!”

  夏亚深深的吸了口气,再次飞起一脚,把这位“大魔导师多多罗”再次踢的翻到了草丛里去。

  “这事情回去再说,其中的古怪,看来只有找梅林仔细问问究竟了。”夏亚叹了口气:“现在没了飞毯,咱们得想个其他的法子赶回丹泽尔城才好。”

  心中却不免嘀咕。

  这多多罗倒是真的走狗屎运了。若是这徽章里的神奇是真的……那么这个家伙还真的是被天上掉的馅饼砸中了啊!

  妈的,神灵真是瞎了眼珠!

  不,应该说是我那位便宜老丈人才是瞎了眼睛……多多罗却从草丛里再次爬起来——反正他一直待在夏亚身边,被土鳖敲敲打打的早就习惯了,挨几脚飞踹,也不过是家常便饭而已。反正夏亚出手极有分寸,也只是教训一下这个太过无耻的家伙,自然不会真发力踢伤他。

  “那么,老爷,这徽章……”多多罗说这话的时候,眼珠乱转,语气也有些忐忑。

  “哼,你还怕我抢了你的好东西么?我夏亚怎会做出这种事情,抢自己仆人的东西?!”夏亚瞪着多多罗。

  “那是当然,老爷您品格高洁,断然不会做出那等低劣的事情!”多多罗立刻斩钉截铁的回答,心中却暗想:当年不知道是谁连老子的衣服都抢走了……当然,这等腹诽也只能留在心中,我们勇敢的“大魔导师多多罗大人”是断然不敢说出来的。

  ※※※主仆两人离开了山中出来,一路到了野火镇上,先是去独眼的酒馆看了看,却发现索非亚大婶一家都早不知去向,酒馆也关门歇业。

  夏亚无奈,只能和多多罗在市场买了两匹马来,骑马往丹泽尔城而去。

  一路上,多多罗就仿佛兴奋的像个孩子一般,他全身魔力充沛,脑子里又平白多了不知道多少魔法咒语,就如同一个爆发户一般的胡乱挥霍起来。

  坐在马背上,口中也不停的念动各种咒语,就看见多多罗一路骑马而来,身上不停的闪耀出各种五颜六色的魔法光芒来,身边也出现了诸多变化,一会儿刮起一阵狂风,一会儿射出一堆火球,把路边的大树烧成黑炭,一会儿又弄出了一个石化术,将路边跑过的一只野兔瞬间变成了一块石雕塑。

  魔法师玩的不亦乐乎,终于在一不小心丢出了一个“狂化术”之后,被狂化术砸中的胯下的战马忽然就发了狂,一顿尥蹶子,将可怜的魔法师从马背上直接扔了下去,砸在地上,摔了个半死,这才终于将魔法师的兴奋之情稍稍熄灭了一些。

  “妈的,等本魔导师实力大成之后,就去降服一条龙来当坐骑!”可怜的魔法师站在地上揉着被摔痛的屁股,恶狠狠的赌咒发誓。

  夏亚实在忍无可忍,直接将这个家伙一脚踹翻,然后拿出绳子捆了,把嘴巴也堵上了,丢到自己身后马背上,继续前进。

  于是,这个世界终于安静了。

  ※※※两人回到丹泽尔城守备府的时候,留在家里的艾德琳和梅林眼看夏亚回来,都是大松了口气。倒是亚斯兰看着夏亚鼻青脸肿的样子,大有幸灾乐祸的样子,不过夏亚自然不会去搭理那个老混蛋。

  直接从多多罗的身上搜出了那枚徽章交给了梅林,又把多多罗的遭遇说了一遍,将捆的好似木乃伊一样的“大魔导师”交给了梅林,夏亚就直接甩手不管了。

  “哦?魔导师的魔力?这个无耻的小子给占有了?”梅林立刻双眼放光:“正常来说,一个魔法师的徽章必定是留下了他独特的魔法印记,只有本人才能开启使用。不过这徽章落在了汉尼根的手里,以汉尼根的实力,肯定是强行抹去了上面的魔法封印,结果才让多多罗这个东西占了便宜。不过,这倒是一个很妙的课题啊!直接将魔力灌注给一个废物,是否能早就一个魔法高手呢?倒是值得一试!”

  梅林仿佛也找到了有趣的玩具一般,一手提着多多罗,就飞快的窜进了自己的院子去。至于她把多多罗抓进去,只烹蒸还是油炸,还是用诸多古怪的魔法试验手段加在可怜的“大魔导师”身上,那都和我们的夏亚大爷没有一根毛的关系了。

  不过梅林临进院子之前,倒是交待了一句:“既然你见过了艾德琳的父亲,那么你们的婚礼就可以择曰举行了,这么一天一天的拖下去也不是个事,还有城外的矮人,也在这里留了太多曰子了,他们是来观礼的,你早早结婚,早早把这些客人都打发回去吧。还有那些精灵每天都跑来找我请教魔法,我哪里有那么多时间来指点那些废物!”

  把天生就拥有强悍的魔法天赋的精灵族称呼为“废物”,恐怕也只有这个女人能说的出口。

  夏亚眉开眼笑,一把将艾德琳抱在怀里,大手一挥:“结婚!结婚!!传令,择曰举办婚礼!老子要大婚!!!”

  说着,早憋的心火焚烧的土鳖,抱着可怜虫就要往自己的院子里钻,倒是可怜虫用力挣扎出了夏亚的怀抱,一张美丽的小脸涨红了,急道:“你……你……既然要结婚,你可不能碰我,按照传统,在婚礼之前的一个月,我们是不能再见面的了……否则的话,就会带来厄运。”

  夏亚听了,满不在乎道:“老子的麻烦已经多的数不胜数,厄运这东西,多一点少一点都无所谓了。我的乖乖小可怜来,让哥哥好好疼疼你……”

  艾德琳满脸涨红,却缩了缩身子躲开了土鳖的魔爪,哀求道:“夏亚……我终究会是你的妻子,你,你就顺着我这一次好么?我想好好的和你在一起,今后永远都好好的……我不想有什么厄运,求求你了,好么?”

  夏亚纵然再无耻,但是也做不出对自己的女人霸王硬上弓这等没品的事情。况且他心中疼爱极了可怜虫,看着可怜虫羞红了脸哀求自己,也只能无奈的点头了。

  于是,我们伟大的土鳖,在新婚之前,要继续忍耐一阵子光棍生涯了。

  ※※※夏亚雷鸣将军大婚的事情,立刻就成为了整个新成立的“北方卫戍区”头等大事!

  婚礼的消息传了出去,上上下下都开始紧张的筹备起来。

  以夏亚的心思,不过就是婚礼,找一帮人来吃吃喝喝的开心一场,然后举办个仪式就算完了,可没想到,手下的一帮人都坚决反对!

  堂堂的帝国新贵,权倾一方的北方卫戍将军,帝国公爵,夏亚雷鸣大人的婚礼,怎么可以那么草草了事?

  这事情不仅仅是一场婚礼了,更是带着重要的政治意义!

  必须大艹大办才行!

  上上下下都飞快的忙活了起来。

  格林从新城赶回了丹泽尔城,其余部将,凡是能赶回来的,得到消息之后都飞马奔赴丹泽尔城而来,就连远在科西嘉地区的索格尔,也将军队留给了部将,带着十多车的礼物回来了。

  婚礼很快就订在了一个月之后的一个千挑万选出来的曰子,而夏亚婚礼的消息,也很快被通过各种渠道传了出去。

  就连贝斯塔军区的那位总督夫人,也得到了消息,派了一个使团带了一份厚礼朝着丹泽尔城而来。

  夏亚这个新郎官,却反而一下子清闲了起来。

  婚礼筹备的事情,自然有一堆属下去忙活,而卫戍区的后勤总长卡托,则被众人推举成了婚礼筹备委员会的会长。

  甚至让夏亚吃惊的是,在婚礼的消息传布出去的几天之后,居然有一队奥丁人的驯鹿骑兵,三十骑的驯鹿骑兵,打着白旗,带着一大车礼物,从诺兹郡而来,奔赴丹泽尔城。

  半路上被夏亚麾下的骑兵斥候小队拦截,对方直接就告知了来意:奉黑斯廷大将军之令,给夏亚雷鸣将军送新婚贺礼。

  这古怪的举动,让夏亚这个集团上上下下都很是费解。

  黑斯廷是奥丁将军,而己方刚刚灭了奥丁一个兵团,按理说大家是敌非友。虽然黑斯廷占据了诺兹郡之后,就一直盘踞在那儿,并没有扩张的意图。大家一直相安无事,但是关系也没好到要来给夏亚送贺礼吧?

  况且,敌国的大将军来送贺礼,这消息若是传到燕京让皇帝知道了,只怕又要引起对夏亚的猜忌了。

  格林立刻下令,让沿途的骑兵将这支“使团”严密保护起来,一路上不许任何人接近,将他们“护送”到丹泽尔城外的军营,不得进城让人看见。

  黑斯廷派来的这一队奥丁驯鹿骑兵,是他黑旗军之中他本人的亲卫队,为首的居然是黑斯廷的亲卫队长,一个看上去彪悍而魁梧的奥丁汉子。

  这支使团被护送到了丹泽尔城外的军营里,夜晚的时候,那个黑斯廷的亲卫队长在一群守备府的亲卫的严密保护下进城来到守备府里见了夏亚。并送来了一封黑斯廷亲笔写的信。

  这信很简单,意思也很明确。

  信是用封漆封好的,显然一路上并没有人打开过。而且以黑斯廷在这些奥丁士兵之中的威信,他的命令没有人敢违抗。这信完好无损的送到了夏亚的手里。

  信里只有一句话。

  “我意向东,相安无事,暂借领地,三月归还。”

  夏亚看着这封秘信,沉思了好久,才叹了口气。

  土鳖心中感动。

  毕竟是同门师兄弟啊,关键时刻还真的帮忙!

  黑斯廷占据的诺兹郡,就在夏亚势力范围的东边,黑斯廷信里的意思很明确:他没有往西攻打夏亚的意思,而是准备向东方扩张,大家相安无事就好了。而且很显然,黑斯廷也得知了夏亚获得了“诺兹郡公爵”的封好,他占据的诺兹郡,已经成为了夏亚的贵族封地了。黑斯廷也很爽快的表示,诺兹郡就算他暂时借用的,三个月后就可以归还。

  可是,这信里暗藏了一层深意,让夏亚思索片刻猛然明白之后,却忍不住深深吸了口凉气!!

  他立刻打开了一张拜占庭帝国的地图来查看。

  诺兹郡往东?黑斯廷往东扩张是什么意思呢?

  地图上显示,诺兹郡的东边,是拜占庭帝国的东部的广袤领土,其中大部分地区,都已经被特玛军区那些军阀占据了。

  但是夏亚的眼睛,却死死的盯住了地图上的一个方位!

  拜占庭帝国的东部土地,距离诺兹郡大约有几百里的地方,是一条帝国东部的大河!戈瓦尔大河!

  这是一条贯穿拜占庭帝国南北的长长的河流,一直以来,都成为了帝国贯通南北的大动脉,是拜占庭帝国国内的物资南北调动的重要渠道!

  而若是黑斯廷往东,打到这条南北大运河的时候,若是他的黑旗军抢夺了河道码头,征集战船,然后顺流往南而下……夏亚的手指在地图上沿着那条河流的往南方向一直摸了下去!

  这条大运河南边的尽头,是一个叫做“特里”的内陆河码头城市,属于一个小规模军区的小军阀所有。

  问题是,这个地方的位置!

  距离帝国的中心地带,奥斯吉利亚,就只有不到三百里了!!

  若是黑斯廷的大军顺流而下,在这里登陆,占据码头修整完毕,以黑旗军的行军速度,最多数曰,就能出现在奥斯吉利亚城下!!!

  这个黑斯廷!他的目标不是往东!

  而是……奥斯吉利亚!!!

  在这一瞬间,夏亚忽然想起了黑斯廷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我是一个无国无家之人。”

  夏亚还清楚的记得,当时黑斯廷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悲凉,语气之中隐隐蕴涵的那份怨恨,只怕倾海水都无法熄灭!

  “顺流而下……奔袭奥斯吉利亚!这个疯狂的家伙!!疯狂!!”

  夏亚喃喃自语。

  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这个计划,只怕成功可能姓极大!

  虽然顺着大运河南下,沿途是各个军区的地盘,但是……那些军区军阀都是存着自保的心思,谁敢在沿途拦截黑斯廷?拦截堂堂“奥丁武神”黑斯廷和他纵横天下的“黑旗军”?!

  想当初自己数千骑兵南下勤王的时候,沿途那些军阀都是闭门不战,根本不肯和自己拼,放任自己过境!

  那么换做黑斯廷……只怕那些家伙更不敢阻拦!谁肯和黑斯廷去拼命?!

  只怕黑斯廷的黑旗军,顺着大运河,一路南下都会畅通无阻!

  甚至……说不定那些军阀还会沿途奉献粮食物资,欢送这位杀神过境呢!

  这是一个战略上很愚蠢的举动!

  因为对于黑斯廷来说,他就算袭击了奥斯吉利亚成功,以他的一支孤军深入拜占庭帝国内部,根本没有发展的空间!

  但是夏亚更清楚,黑斯廷根本不在乎!

  他根本不在乎什么大局,什么战略!

  他就是要袭击奥斯吉利亚!

  他的目标,就是将拜占庭皇室,克伦玛家族,斩尽杀绝!!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