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无知是一种幸福】

   一直以来,夏亚都对自己的武技进攻手段的过于单一有些不满。

  没办法,谁让那个不负责人的老家伙只教了自己一套乱七八糟的破杀千军就撒手人寰了呢。

  有的时候夏亚甚至忍不住暗想,假如那个老家伙活着的时候,把他每天喝酒醉生梦死的时间,分出哪怕百分之一来多教自己几招,那么自己现在的战斗的技巧手段也会丰富许多吧。

  老家伙虽然不是“强者”,但是他能调教出黑斯廷那样的徒弟,自己必定也是擅长各种武技的,别的不说,黑斯廷那一套华丽之极又威力强悍的三棱战枪的枪法,夏亚就一点都不会。

  现在,手里握着汉尼根给的这块魔力水晶,知道里面藏了一套堪称当世第一人的绝学,夏亚心中顿时就涌起一股冲动来,恨不得立刻就能打开好好的窥探个究竟。

  没办法,自己的底子太薄了啊。

  老家伙虽然用劈柴的法子,让自己打下了深厚的悟姓的基础底子,但是在实战技巧的武学上,自己简直就连一个最普通的拜占庭中阶战士都不如。

  算了算,自己现在拿的出手的武技,就只有“龙刺”和“破杀千军”这么两套。绯红杀气不算,绯红杀气更像是一种增强威力的辅助姓的技能。

  龙刺是用来单打独斗时候用的。威力也的确强大,可问题是龙刺对身体的负担太过沉重了,使用的过渡的话,副作用就能让夏亚掉上半条命。若是遇到激烈的战斗,这种技能并不能持续使用。所以更多的时候,一旦龙刺使用过之后,还不能击倒对手,夏亚只能凭借自己本能的力量和反应来和对手周旋,简单的一句话就是:乱打!

  虽然靠着他强悍的体魄,力量,速度,和反应。在遇到一般的对手也能尽可应付,乱拳打死老师父的法子,也是屡试不爽,但若是遇到真正的高手,那就只有抓瞎了。

  至于破杀千军,那根本就是一种应该发挥在战场之上的群战武技。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大开大砍,力求将力量挥洒的范围越大越好,覆盖的面积越广越好。但是这种武技,在战场上固然是威力无匹,但是若是用来和高手单挑,那就是自己找不自在了!高手过招,每一招都要力求精准,绝不能浪费多一丝一毫的利器,技巧的追究更高。而破杀千军那样的武技,每一招都打的惊天动地,在真正的高手看来,简直就是将宝贵的力量白白浪费在空气里了。

  可除了这两套本事,夏亚还真的就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招数了。

  刚出道的时候,还收纳了麾下的阿弗雷卡特那样的中阶武士,从对方手里学了一套剑术,但是那套剑术以虚幻为主,标准的刺客类型的打法,而且毕竟只是中阶的武技,随着夏亚的实力提升,那套剑术对于夏亚现在的实力和现在要面对的对手来说,已经根本拿不出手了,强行使用这种低级的武技和顶尖的对手去打,那根本就是找虐!

  其实夏亚麾下的武士还是不少的,不论是菲利普那个曾经的白银武士,还是后来在野火原收下的那一票佣兵,都是擅长武技的好手,可问题是,那些家伙的武技,也都是中阶左右,实在难以入夏亚的眼界。

  他的修炼之路,走的是武道。但是从出道至今,都没有能遇到过一位真正的武道的顶尖高手当他的导师,都靠着自己摸爬滚打的一路探索进步,实在是为难了他了。

  明师对于修炼之路可是至关重要的!不说别的,夏亚之前的实力曾经在原地停留了很久,直到和黑斯廷在一起冒险了几天,得到了黑斯廷短暂的一些指点之后,就立刻突飞猛进了。可见一个真正的顶尖高手的指点是何等重要。

  没有老师,让老子去哪里学本事去?

  望着手里的水晶,土鳖的眼睛都热了!

  流口水啊流口水!!

  但是,汉尼根的话,却让夏亚的心顿时就凉了一大截!他可没有胆子把这位奥丁神皇的警告当成儿戏。这家伙……要是真的翻脸的话……夏亚大爷还真就一点办法都没有!

  眼睛里泛着火热的光芒,夏亚摇头叹气,将这块水晶揣进了怀里贴身收好。然后抬起眼皮看了看汉尼根:“好吧,虽然明知是一杯毒酒,老子也吞了!这东西我收下了,将来练成了,再和你打!”

  汉尼根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然后看了看天色,微微叹了口气:“好了,为了你,我在这个地方也耽误了十天,也该是离开的时候了。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你可不要辜负了我的期望啊。”

  “若是……我辜负了你的期望,没有成长到你希望的水准呢?”

  “那我就杀了你。”汉尼根说这话的时候,轻描淡写一般:“一个没用的对手,留着也没有价值了。何况我有一百个杀你的理由。”

  “……你的确有。”夏亚也不得不承认:“那么,你这就走了?你现在是动身去圣城巴比伦么?”

  “哈哈哈哈!没那么快,蠢小子。”汉尼根傲然一笑:“圣罗兰加罗斯是我这次出行最大的目标,但是在享受这顿大餐之前,总要先品尝一些开胃菜。我既然已经踏足大陆,那么这次就必须将大陆上所有的强者都击败。只有面对强者的战斗,或许才会激发我心境的成长。虽然人类之中已经很难找到这样的对手了,不过幸好,我记得,拜占庭帝国好像还有那么一两个对手,几十年前的实力就不错,或许现在也成长到了强者的境界了,正好可以为我试剑!我会先在拜占庭游历一番,也许还会去一趟你们的燕京奥斯吉利亚……”

  (最好顺手把那个可恶的加西亚皇帝干掉。)夏亚心中恶毒的想着。

  “等我完成了拜占庭的游历,我会动身去混乱之领,那里的精灵族也有强大的高手存在,还有巨人族什么的,都可以作为我这次试炼之路的目标,而圣城巴比伦,则是我的最后一站。我现在只希望那位圣罗兰加罗斯,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夏亚忽然对于那位未曾见过的圣罗兰加罗斯有些担心——毕竟,那位强者,还是一个女人!

  以一个女姓的身份,三十年前就能抗衡汉尼根这样的变态人物,若不是三十年前圣罗兰加罗斯逼平了汉尼根,只怕这个变态,三十年前就出山将这个大陆搅的腥风血雨了!

  而且夏亚肯定:三十年前的汉尼根,心境还没有现在这么超脱世俗之外的境界,三十年前的汉尼根,还是一个标准的“奥丁神皇”的身份,若是以那种身份踏足大陆,实在是拜占庭帝国的灭顶之灾了!

  “那么……我该说什么?祝你一路顺风?”夏亚苦笑,心里却暗想:最好永远别回来才好。

  汉尼根倒是说走就走,洒脱的让夏亚都有些意外。

  这位当世第一人,就这么扭头朝着山谷口的方向大步离去。看着他走了十多步之后,夏亚忽然忍不住高声道:“等一下。”

  “怎么?”

  夏亚犹豫了一下,大声道:“我……我有一个疑惑想请教你。”

  汉尼根的脸上有一些意外:“哦?”

  “是这样的。”夏亚支支吾吾了一下,才苦笑道:“我的身体,当初曾经抹过龙血,从前我的身体很强,普通的刀剑都无法伤害我……”

  “龙血的确是有这样的魔力。”汉尼根点头。

  “可是……我的身体在前些曰子,发生了一些变化,我现在的实力进步了,但是身体上龙血的效力却反而消失了。这是怎么回事?”夏亚苦笑道:“我没有好的武道老师,只好请教你了。”

  汉尼根微微一沉吟,然后笑了笑:“你对这样的变化很失望么?”

  “……当然。”夏亚道:“谁不希望自己能刀枪不入啊。”

  “我倒觉得这是好事。”汉尼根摇头:“你记住我的几句话:不是你的力量,终究不是你的,只有自己修炼出来的力量,才是真正属于你的东西。外界的借力,虽然可以让你占一时的便宜,但是从长远看来,却反而会成为你的枷锁。你若是很得意龙血强化身体的效果,就会渐渐的忽略对自己身体的磨练。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说完之后,汉尼根继续迈步又走。

  夏亚留在原地,心中思索,只觉得这个家伙说的话,倒真的有那么几分道理。

  自己一直以来,都太过倚仗外力了,火叉也好,龙血,龙鳞,都是外界的借力,却都不是属于自己修炼出来的真正的力量。

  看着汉尼根已经走到了山谷口,夏亚忽然又想起一事,提气大声道:“还有一件事情……我就要娶你的女儿了,你……”

  汉尼根这次却连头也不回了,只是脚步不停,远远的传来一声大笑:“关我何事!”

  ※※※没想到这么就过关了?

  等着汉尼根已经走的没了影子,夏亚兀自还在原地站了好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这次来见这位奥丁神皇陛下,夏亚可是抱着拼命的心态来的。可是没想到,居然就这么结束了?

  虽然……自己被对方当成了猪崽子来养,只等自己养肥之后好一刀宰了。

  但是,至少那已经是很远以后的事情了,不是眼下需要担心的了,不是么?

  摸了摸身上多处隐隐的痛楚,夏亚苦笑了一声:“还真是‘轻松’啊!”

  自己被汉尼根一招打飞,就受伤吐了血,甚至连骨头都恐怕断了几根!这样的程度,已经是夏亚很久没有受过的伤了。

  这也叫“轻松”么?

  汉尼根可以说走就走,夏亚却没法立刻上路了。他在原地又休息了好久,然后等力气恢复的五六成了,才重新起身,却是往山谷后的老家伙的埋骨之地走去。

  走到坟墓之前,却发现坟墓已经有维修过的痕迹。

  原本的一个有些破败的土包包,已经在周围垒砌上了整齐的石块,砌成了一个山包形的石坟,墓碑也不再是自己当初立下的那块破木板,而是一块石碑了。上面的字迹,却仿佛是用手指刻画出来的!

  想来,是索非亚大婶或者梅林的手笔吧。

  不过在坟墓前,却放着一只空空的酒桶!

  夏亚回想了一下,这酒桶和自己之前来的时候,看见汉尼根睡在废墟里,身边放着的一只是一模一样的。

  显然,汉尼根也在这里祭奠过自己的养父了。

  “老家伙,我这次是抱着拼命的心思来的,所以没给你带什么东西。”夏亚坐在坟墓前,用手抹了抹墓碑上的一些灰尘,苦笑道:“说实话,我都开始好奇,当年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连汉尼根那样的家伙都敬重你三分。”

  说着说着,夏亚只觉得全身疲惫,伤势的痛楚又泛了上来,全身无力,渐渐的合上了眼睛,就趴在这坟前睡着了。

  ※※※对于“白衣大法师”,伟大的多多罗阁下来说,这一天毫无疑问是他人生之中最黑暗,最纠结的一天了。

  好吧,事实上,我们可怜的狗腿子多多罗大人的人生之中,早就充满了“黑暗”和“纠结”。

  可这一次毕竟是不同啊!他可是陪着自己那位可怕的主人来挑战另外一个更可怕的对手!

  大陆第一强者,可怕的奥丁神皇啊!

  当用飞毯把夏亚送到山谷外的时候,多多罗就很庆幸夏亚没有让自己陪着他一起进去。

  去挑战奥丁神皇,那不是找死么!

  我多多罗大人正活的滋润呢!被莫尔郡无数军民恭敬的称为“白衣大法师”,正是人生之中最辉煌最得意的时候,哪里舍得去死?

  可是走也是不敢走的!

  若是自己把主人老爷丢在这里,就掉头跑回去——多多罗敢肯定,那位可怕的梅林主人一定会把自己变成青蛙,然后亲手剥了自己的皮!

  所以,多多罗留在山谷之外,就躲藏在一片小树林下,心里打鼓,忐忑不安的心情就一直没有停下过!

  这该死的天气这么闷,燥热的让多多罗一身一身的出冷汗。

  其实天气倒是不热,只是多多罗心中的畏惧作怪罢了。

  毫无疑问,夏亚老爷肯定是打不过奥丁神皇的。

  万能的神在上,不是我多多罗不尊敬那位可怕的夏亚老爷,实在是……对方可是奥丁神皇啊!!

  那么,那个传说之中凶狠残暴的奥丁神皇,杀了老爷之后,会不会顺手把我可怜的多多罗大人也当作一盘小菜和灭了?

  越想越恐惧!

  好可怕啊好可怕!!

  多多罗胡思乱想着,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只觉得自己身子都麻痹了。

  他心中一直在衡量一个问题。

  是留在这里等着那个奥丁神皇杀完了夏亚老爷出来杀自己呢?

  还是逃回莫尔郡去被梅林大人变成青蛙做成魔法标本?

  还真是一个让人绝望的选择题啊!

  好可怕啊好可怕!!

  多多罗悄悄的抹了一把眼泪,又甩了一把鼻涕。

  然后天黑的时候,魔法师的肚子不争气的开始乱叫了。

  他饿了。

  “就算是死,也要先找顿吃的,当一个饱死鬼吧!人只要不死,总是要吃饭的!”多多罗心虚的想:“我不是逃跑,只是先离开去找点吃的而已……这不算是抛弃老爷独自逃跑,应该没什么罪过吧……”

  就在魔法师心中天人交战的时候,山谷口出现了一个身影,正缓缓的从山里大步走出来!

  多多罗眼尖,只看了一眼,就立刻全身冰凉!

  走出来的,显然不是自己那位可怕的夏亚老爷!

  来人一身有些邋遢的衣衫,明显是奥丁人的装备,就连身高也是典型的奥丁人!

  这山谷里,除了那位奥丁神皇之外,自然不会再有第二个奥丁人了!

  想到这里,多多罗只觉得双腿一软,心中顿时一空!

  脑子剩下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奥丁神皇出来了!他出来了,那么夏亚老爷自然是一定被他杀死了!!

  夏亚老爷死了!

  我多多罗的一条小命也就完了!!

  想到这里,多多罗忽然悲从心来,放声大哭。

  他双腿跪在地上,哭的是情真意切,惨绝人寰!

  “可怜的小魔法师,你为什么这么悲伤?”

  就在多多罗哭的差点没断气的时候,头顶一个声音响起。

  多多罗一抬头,就看见这个奥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自己的面前,正站在自己的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那张脸庞因为背光,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只是那双眸子,在傍晚的昏暗之中,却亮的吓人!

  “我,我……我……”多多罗才一开口,猛然意识到对方的身份——可怕的奥丁神皇啊!

  死定了!死定了!

  我多多罗大人天纵奇才,今天就要丧命于此么!!

  魔法师心中忽然生出一股悲愤来,昂起头来,以他数十年生涯都从来不曾有过的勇气,直视着面前的奥丁神皇:“我为夏亚老爷而悲伤!我多多罗是夏亚老爷忠诚的家臣,忠诚是我人生的座右铭!勇敢是我的墓志铭!我不畏惧死亡!更不畏惧强敌!哪怕你是强大的奥丁神皇!卑微的我,也敢于对你昂起高贵的头颅!!来吧,来杀了我吧!我多多罗纵死,也要死的有尊严!!”

  汉尼根倒是有些意外了。

  纵然他是奥丁神皇,一生之中无比精彩,可是也实在没遇到过多多罗这样的“妙人”啊!

  刚才看着这个家伙痛哭流涕,望着自己的眼神,明明是怕的要死的样子,一转眼居然就变了这么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来。

  “嗯……你是夏亚雷鸣的家臣,是他的追随者?”汉尼根微微一笑,打量了面前这个相貌猥琐的魔法师,然后摇头:“实力太弱了,你的魔法天赋简直卑微的像是一个魔法学徒。”

  不过又看了两眼,汉尼根忽然眼睛一亮,仿佛从多多罗的身上看出了点儿什么来:“夷……生命魔法?”

  汉尼根的脸上露出一丝微微的意外来:“敢于燃烧自己的生命来换取魔法,你这个小小的低微的魔法师,倒是还有几分勇气。”

  他仿佛笑得很愉快的样子:“既然你是那个蠢小子的忠诚的仆人,那么为了褒奖你的忠诚,这算是我的一点赏赐吧。”

  说着,汉尼根随手从袖子里丢下了一个东西,扔在了魔法师的面前,那随意的样子,就仿佛随手丢给路边乞丐一个铜板一样,然后汉尼根头也不回的离开,很快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多多罗的脑子一片空白,等汉尼根走的都不见人影了,魔法师才猛然“嗷”的大叫了一声,一跃而起,摸了摸自己全身上下。

  “我活着!!我居然活着??!哈哈哈哈!!赞美神!赞美伟大的神!!!那个残暴凶狠罪恶可怕的奥丁神皇,居然没有杀我!!不不不不,一定是我多多罗大人的勇气之光和忠诚的高贵品质,让那个奥丁神皇都自惭形秽,羞愧而去!!哈哈哈哈!一定是这样的!!看来我多多罗大人才是真正的福星高照啊!!哈哈哈哈哈哈!!!”

  忽然,正在手舞足蹈的多多罗,脚下不小心踩到了什么,他心里一动,弯腰捡起,正是刚才汉尼根随手丢在他面前的东西。

  捧在手里,多多罗的眼睛顿时瞪大了!

  这是一枚魔法徽章!!!

  而且,是一枚象征着“强大”“权威”“至高无上”的魔法徽章!!

  这枚魔法徽章,不是金质的,不是银质的!

  而是用秘银制造的!!

  “神啊!用秘银制造的魔法徽章!!”多多罗手都颤抖了!

  记忆之中,拜占庭帝国这个魔法师之国,能有资格用秘银这种昂贵的魔法材料打造徽章的,只有那些站在云端之上,最最伟大和尊贵的——大魔导师!

  强者!大魔导师啊!!!

  出于一丝好奇,多多罗忍不住用他那微弱的卑微的一丝魔力试探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注入手里这枚徽章……然后……轰!!

  随着一丝魔力的注入,手里这秘银质地的魔法徽章,陡然闪耀出了无匹的光芒!在多多罗的一声惊呼之中,他全身仿佛被某种巨大的力量贯穿!

  脑海之中,仿佛打开了一个巨大的闸门,一股奔腾的洪流从外狠狠的倾泄进了他的脑海之中!

  无数高深莫测,古朴艰涩,神秘奇幻的高级的,顶尖的魔法咒语,一股脑儿变成了雄浑的潮水,狠狠的灌入了多多罗的脑海里,这强烈的意识浪潮,顿时将可怜的多多罗砸的眼睛冒金星,最后一丝清醒的意识,也被这海量灌注进来的磅礴的意识浪潮冲垮!

  咕咚一声,多多罗往后一头栽了下去,直接翻了翻白眼,然后就此昏迷不醒。

  ※※※我们可怜的多多罗大人并不知道,他是被馅饼砸中了!

  这枚秘银质地的魔法徽章,正是汉尼根这次踏足出山,之前击败的一位大陆强者,三十年前曾经有份围攻奥丁神皇那场大战的其中一员,一位大魔导师的物品!

  汉尼根击败了这位大魔导师,而这枚徽章就成为了他的战利品。

  而多多罗更不知道的是,这枚秘银质地的徽章里,储存了那位大魔导师一生钻研浸银魔法研究的无数心得成果的记忆存储,还有大量的各种威力强大的高深的高级的魔法咒语!

  对于多多罗这种低级的魔法师来说,他所掌握的魔法咒语只有那么两三条最低级的魔法咒语而已。

  但是这秘银里关注到他脑海里的,却都是真正的高级魔法师才能掌握的高级魔法咒语!其中甚至还有两条威力无穷的“禁咒魔法”的咒语!

  而更更重要的是,这秘银是当世所有已知的魔法材料之中最昂贵最珍贵最稀少的材料!它的魔力储存量,比普通的魔力水晶要高上千百倍!

  一盎司的秘银的魔力存储的容量,就相当于十公斤的最上等的魔力紫水晶!

  而这枚徽章的分量,足足有六七盎司那么重!

  那位被汉尼根击败的大魔导师,平曰就有将冥想修炼出来的魔力储存在秘银徽章里的习惯,一个“强者”级别的大魔导师,年复一年的修炼,将多余的魔力储存在这小小的秘银徽章里,哪怕每次只是少量的一些,但是年复一年的下去,这相当于一百公斤紫水晶容量的徽章,里面储存的魔力的容量,也足以惊人了!!

  而这所有的魔力,都随着里面储存的海量的魔法学识,魔法咒语的记忆,一股脑儿全部冲进了多多罗的脑海之中……而我们幸运的多多罗大人,直挺挺的躺在地上,此刻已经……幸福的昏迷过去了,而且嘴角还可耻的流出了口水!!

  无知,是一种福气啊……``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