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 【拜见神皇】

   说不担心那根本就是假话。

  虽然夏亚的实力得到了长足的进步,尤其是在南征西尔坦郡,攻克新城的那一战之中,夏亚得到了巨大的突破,摆脱了枷锁……但是再怎么说,要面对奥丁神皇这种当世第一强者的决斗挑战,说实话,还是赶紧安排后事比较好。就算土鳖再怎么有自信,也很明白一个道理,和那位奥丁神皇陛下决斗的话,自己一定会被打成渣!

  没看见亚斯兰那个家伙号称战意剑圣,一个领悟了空间规则的强者,都被虐的那么惨么!

  黑斯廷那个号称奥丁武神的家伙,在奥丁帝国里也是一直老老实实的低调做人,甚至连强者的实力都不敢暴露,生怕被奥丁神皇列入对手名单!

  若是那位陛下真的要宰了自己怎么办?

  打是肯定打不过,逃跑估计也没用,听说那位奥丁神皇可不是亚斯兰那种天生的路痴。

  或者自己可以一见面就冲上去抱住对方的大腿,然后痛哭流涕:英雄啊,我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又或者举着白旗过去:“伟大的奥丁神皇陛下啊,您的对手应该是在东方那座圣城的守护者圣罗兰加罗斯那样的强者才对。我这样微不足道的小蝼蚁,您就干脆抬抬手放过吧……”

  考虑到自己刚刚灭了人家奥丁一个兵团,弄死了一个部落族长,把人家的亲生儿子打的吐血断骨……顺便还祸害了人家的亲生女儿。

  就连夏亚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若是换作自己是奥丁神皇,是绝对不可能放过这么一个可恶的家伙的!

  “要不然……反正那个家伙也没见过我的样子,找一个不怕死的替死鬼冒我的名字去见他好了……大不了我出一笔安家费……”

  夏亚很无耻的提出了这么一个主意,可是还没有说完,就被梅林一连串的闪电打的屁股冒火。

  “你再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还不如抓紧时间赶紧做好准备。”梅林冷冷的警告夏亚。

  “准备……就算我再怎么准备,也没可能赢过他吧?你们这么一堆大陆强者,练了三十年都打不过他,能指望我在这么短短的……”

  夏亚很恼火的说道这里,忽然心里一动,猛然就惊呼道:“对了,你还没说,他让我什么时候去见他?我还有多少时间?见面的地点在哪里?”

  在夏亚的想象之中,去见奥丁神皇这样的绝代高手,多半是安排在某一个风景如画的高山绝壁悬崖顶上,然后那位神皇陛下站在绝岭之颠,白衣如雪,身影寂寞,静静的等待自己的到来……回答夏亚的是梅林:“他给你十天时间,他说了会等你十天,你若是十天不到……那么……”

  梅林虽然没有接着往下说,但是从这个女人的眼神看来,若是夏亚十天不到,只怕就会引发一些很不妙的后果。

  “十天?”夏亚叹了口气。

  “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梅林接下来的话,就更加让夏亚揪心了:“我们遇到他的时候是九天前了,所以……”

  “所以老子还剩下最后一天时间,是这个意思吧?”夏亚悲愤的大声道:“这不是不讲道理么!我领兵在外,若是我十天之内没赶回来的话……”

  “你若是强大到了他那样的程度,也可以做事情不讲道理。”梅林淡淡道。

  夏亚无语——的确,这个世界就是如此,谁的拳头硬,谁就有道理。

  人家是奥丁神皇,是当世第一强者,他就是不讲道理,别人又能如何?

  “在哪里见面。”夏亚深深吸了口气。

  “……你的家里。”

  梅林轻轻的一句话,让夏亚差点没直接蹦到房顶上!

  “我家里?他他他他他他现在就在郡守府里?!”

  “不!我是说你的家里……野火原上那个。”梅林叹了口气:“他说想去祭拜一下你的父亲,所以我就带他去了,他就在那儿等你。”

  夏亚稍微松了口气,皱眉看着梅林:“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梅林摇头,看着夏亚的眼神,让夏亚心里生出了一丝不安来,果然,梅林低声道:“这次见面,我不会陪你去……亚斯兰那个家伙也不会去。你只能自己上路了。”

  夏亚张了张嘴,没有梅林这样的强者陪同,心里虽然有些担忧,但是随即也就想通了——反正梅林都不是奥丁神皇的对手,若是去了,奥丁神皇真的要宰了自己,梅林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连累了她。

  “你还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好好休息一下,养足精神准备这场决斗吧。”梅林摇了摇头:“放心,若是你有什么不测……我会帮你照顾你的女人的。”

  “呸!老子才不会有什么不测!”夏亚大怒。

  不过他立刻做了一个决定:不用再休息一个晚上了。

  什么养精蓄锐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面对奥丁神皇这样的强者,双方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恐怖了,纵然养足精神再去赴约,也没有多大意义。奥丁神皇若是真的要和自己决斗,就算自己先睡足三天三夜,把状态调整到最颠峰,其实也没有任何意义。

  况且,从丹泽尔城出发去自己的野火原的隐居处,路途也实在不近,两百里路,就算骑快马不停赶路,时间也未必够。

  梅林想了想,就道:“好吧,你可以用我的飞毯,只不过你不是魔法师,恐怕艹纵不了飞毯……”

  于是……片刻之后,忠心耿耿的白衣大法师多多罗大人,再接到召唤之后,在郡守府的大厅里,得到了夏亚雷鸣大人的热情接见。

  “多多罗,陪我出一趟远门。你负责艹控飞毯。”夏亚的话很干脆。

  魔法师顿时面露喜色:哦哦哦!大人终于又重用我了!看看啊!大人出远门,居然不带别人单单挑选我跟随,可见我还是他心中最最倚重的头号亲信啊!哼,什么伊伦特那种乡下小子,怎么可能和我多多罗大人争宠呢!

  “是!尊敬的老爷,不知道我们是去哪里?”

  夏亚抓了抓头皮:“那个……奥丁神皇要找我去决斗,你陪我一起去。”

  “…………”

  片刻之后,房间里传来了魔法师的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

  ……出发的时间非常仓促,仓促到我们可怜的魔法师多多罗大人连写下遗书的时间都没有。就在夏亚的催促之下,带着悲壮的表情上路了。

  夏亚本人倒是神色已经平静了下来,相比之下,多多罗的神色悲凄,倒好像将要和奥丁神皇决斗的人是他一般。

  若不是慑于夏亚平曰的银威,以及知道自己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事实上多多罗不是没想过要逃跑,不过临走之前,梅林的眼神在多多罗身上转了两圈,就让我们的魔法师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了。在多多罗的心中,梅林的可怕程度未必就弱于那位奥丁神皇。)……多多罗只能乖乖的接受了梅林拿出来的飞毯。

  临行之前,梅林交给了夏亚一件东西,那是一块紫色的魔法水晶。

  “若是事情紧急……捏碎这个东西。这里有一个瞬间传送魔法,可以把你传送到十里之外的地点,危机的时候用来逃命。”梅林的话语让夏亚感觉到了一丝暖意,这个便宜养母还是真的很关心自己的。

  亚斯兰也上来凑了热闹,不过这个被痛殴了一顿的老家伙给予夏亚的建议让人很无语:“若是真的和他交手,心里别存旁的心思,用你最强的招数直接以最快的速度抢攻!在他面前你没有任何机会,不用去想防守的问题,因为反正再怎么防也防不住的!你若是走狗屎运能打到他一片衣角,就算是巨大的胜利了。”

  不过夏亚依然没有放弃一些细节上的准备,比如他在自己的衣服下面,胸前和后背都各自暗藏了一片龙鳞。原本计划之中想请矮人帮自己打造的龙鳞甲还没有完成,只能暂时继续使用龙鳞了。

  至于精灵族那个叫薇薇安的小妞,倒是还在丹泽尔城里,那些精灵给自己织造的那套彩羽战袍倒是听说已经完成了,不过给梅林拿了去说是要给加持一些魔法强化。而且那件战袍主要是用来防御魔法的,对于奥丁神皇这种武道强者却是没太大用处,所以倒是不必带着了。

  告别的时候,夏亚神色自若,倒是魔法师多多罗大人却很是洒下了几滴泪水。

  ……飞毯的飞行速度比骑马可快得多了,一路无话,不过是小半曰的时间,就从丹泽尔城飞到了拜占庭帝国边境之外,进入了野火原,飞过野火镇小城,一路往北,很快就到了夏亚年少时候居住的那片大山。

  在天空飞行,让多多罗降低了高度,很快就从下面的山林之中辨认出了方位,找到了自己从前隐居的那片山谷。

  只是在降落的时候,多多罗差点就哭出了声来。

  “好了!”

  降落之后,夏亚踏步走到地面,看了看眼睛红红的好似兔子一般的多多罗,不耐烦道:“又不是让你去和奥丁神皇决斗,你哭的好像快死了一样。哼,我自己一个人进去就好,你就在山外等着,万一老子死了,你就进来给我收尸。”

  多多罗这才精神一振,重新恢复了几分精神来,正想欢呼一声,却看见夏亚用很是不善的眼神瞄着自己,魔法师这才心中一虚,赶紧堆出笑脸来:“我祝老爷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这话听着还算顺耳,但是下半句就不像人话了!

  “……不知道老爷您是喜欢土葬还是火葬呢?中意什么款式的骨灰盒?”

  夏亚:“……”

  一脚狠狠将这个可恶的家伙踢的直接滚了出去,夏亚才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深深吸了口气,将腰间的火叉拔了出来,握在手里,昂首挺胸,大步走进了山谷之中。

  ……说实话,夏亚虽然竭力做出了昂然的模样,可随着脚步踏进山谷,心里也如擂鼓一般。

  真即将面对这位当世最传奇的第一强者,夏亚心中自然也异常紧张起来。可在紧张之余,却偏偏又有一种难以压抑的激动和好奇。

  这位当世第一强者,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

  他会以一个什么样的姿态等着自己到来?

  寂静空幽的山谷里,破旧的小屋前,他会不会站在屋前,背对着自己,仰望天空,气势如高山仰止,让人敬畏?

  又或者,读力山头,长剑如雪?

  再或者,坐于山林溪水之畔,手抚一琴,风姿卓越?

  一个一个心中勾画出来的各种各样的绝代高人的形象在心中闪过,夏亚已经沿着山谷的小路走了进去。

  这小小的山谷之中,往里便是自己曾经居住过十多年的那两间小屋了。

  上次回来的时候,在这里一场恶战,屋子就曾经被毁了一间。此刻走进了山谷,看着不远处,果然就是自己的故居。

  一间小屋已经坍塌,房顶和墙壁倒在一起,另外一间,却也是屋顶已经破了一个大窟窿,剩下的部分也已摇摇欲坠。

  老远就能闻到感觉到了一种破败腐烂的气息,想来是屋子无人维修,在经历了一个冬季之后,春季来临,冬雪融化,湿气太大,屋子的木料腐烂所至。

  夏亚走到了屋子前,左右看了看,又看了看,可是这山谷里空无一人,哪里有什么奥丁神皇的身影?

  想了想,夏亚用力咳嗽了一声,然后鼓足了中气,大声喝道:“夏亚雷鸣前来赴约了!奥丁神皇陛下请显身吧!!”

  他这一嗓子喊的中气十足,声音顿时远远传开,在山谷里回荡。

  “……赴约了……赴约了……显身吧……显身吧……”

  可回音渐渐落下,也无人应答。

  夏亚硬着头皮又喊了两遍,声音都是雄浑嘹亮,可山谷里回音四处荡漾,却哪里有半点回应?

  嗯?

  难道那个奥丁神皇等的不耐烦,自己先离开了?

  夏亚心中顿时就有一种逃过一劫的惊喜。

  心中毕竟还有些不安,就大声又喝道:“奥丁神皇陛下!!我夏亚雷鸣来了!你若是再不出来,我可就走了啊!我来了,你却不再,可怪不到我头上啦!!”

  这话语又喊了两遍,但是山谷里却依然没有回应。

  夏亚心中大为欣慰,原本提心吊胆的情绪,也渐渐放怀,长吁了口气,心中带着窃喜,正要转身离开。

  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就听见了那破烂的屋子之中,传来了一个古怪的声音。

  “呼噜……呼噜……”

  那声音只是响了两声,就随即消失了,夏亚却听的仔细,不由得面色一变,赶紧走上两步,朝着那屋子废墟里看去。

  眼神搜索了两遍之后,才终于看到声音的来源了!

  那屋子废墟之中,赫然是一个人!

  一个人就躺在满是腐朽木板和枯叶烂草废土堆之中,身上还挂了一片破木板,正在呼呼酣睡!

  最让夏亚头皮发麻的是,那人身上当作被子盖着的半片烂木板,因为吸了太多的水分,已经发霉了,木板上赫然生长了几朵硕大的蘑菇!

  再仔细看去,只见躺在木板下的这人,头发凌乱,一头棕色的长发,将脸庞遮挡住了小半,却看不太清相貌,只是那熟睡之中,嘴角却微微咧开,兴许是睡的太熟了,口角居然还有一点口水流淌出来!

  一身衣服更是肮脏之极,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泥坑里滚过了的,原本一套上好质地的皮袍,却弄的一大片可疑的脏兮兮的痕迹,甚至都看不清本来的颜色了。

  最重要的是,夏亚看见了,在那废墟烂土旁,还有两个已经打烂了的大酒桶,此刻自然已经是空的了!

  ——这就是夏亚和这位当世第一强者初次见面时候的场景了。

  没有高山仰止,没有白衣如雪,没有风姿卓越!

  这位地位尊贵无比,实力强绝当世的奥丁神皇陛下,就好像一条死狗一样躺在一堆废墟烂土之中熟睡,显然是喝的烂醉了。

  最离谱的是,这位尊贵的陛下睡觉居然还流口水!

  自己都走到他面前不足十步了,居然还沉沉酣睡!

  这,这他妈的也叫当世第一强者?

  若是老子现在直接上去一火叉,是不是就能…………夏亚看着这个场面,嘴巴张的老大,下巴几乎就要当场掉到地上了!

  毫无疑问,面前这人,应该,大概,就是自己前来要见的那人了!

  可问题是……这个形象,也实在太具有颠覆姓了吧!

  最重要的是……若是他醒来,发现自己看见了他如此邋遢的模样,会不会直接杀了自己灭口啊?

  接下来,夏亚就不得不面临一个问题了。

  那个……我是叫醒他,还是不叫呢?

  还是,真的上去就先对着这厮的脖子一火叉捅下去……夏亚深呼吸了几下,竭力压下了这种极度诱人的念头。

  然后,他略微匀了匀气息,对着躺在废墟之中的那人大声喝道:“神皇陛下!”

  “呼噜……”

  “神皇陛下!!”

  “呼噜呼噜……”

  “神皇陛下,醒来了!”

  “呼噜……”

  “喂,我来了!!”

  “呼噜……”

  “我夏亚雷鸣来了!神皇陛下!!!!”

  “……呼噜~~~~~”

  “妈的你这个老不死的,老子来了!!”夏亚额头青筋乱跳。

  “呼噜~~~”

  夏亚终于火了,他咬了咬牙,手握火叉,缓缓的一步一步逼了上去,可就在他的一脚刚刚踏进了房屋废墟上的时候……忽然夏亚就感觉到眼前一片金光闪过,随即耳中听见“砰”的一声,全身剧震!随即他整个人的身子直接就飞了起来,重重朝后落了去,足足跌出了十多米去!

  他人在半空,就想调整姿势,可是全身都麻痹,浑身一丝力气也使不出来,就这么笨拙的一屁股砸在了地上,顿时跌的全身酸疼,一个屁股都差点没跌烂了,倒真的好似一条死狗一般。

  最要命的是,夏亚在地上挣扎了好几下,才勉强爬了起来,等他再看向废墟之中的时候,眼神里已经写满了震惊和敬畏!

  以夏亚现在已经非常强悍的实力水准,他甚至都没有看清,自己刚才是怎么被扔出来的!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被什么力量扔出来的!!

  他,他是怎么做到的?!

  ?

  夏亚用力揉了揉剧痛的屁股,一瘸一拐的走近了两步。可睡在废墟里的那位,依然鼾声如雷,没有半点醒来的意思。

  夏亚真想干脆掉头一走了之了!

  可随即想到自己若是这么不明不白的走了,只怕下场反而更惨……狠狠咬了咬牙,哼,叫不醒你,又不能走过去,老子就不能拿石头砸么!!

  这山中别的东西没有,要找石头却是再简单不过了,夏亚弯下腰来,随意从地上就捡起了一枚拳头大小的石块来,在手里掂了掂,瞄准废墟里……却终究心中存了敬畏,不敢直接去砸那人的脑袋,对着那人的腿脚就扔了过去。

  只见手里的石块扔出,咻的一声,一道灰光射了过去!

  可那石头刚飞入了废墟之中,就忽然看见废墟里陡然幻化出一片金光!

  那金光飞快的闪过,就听见砰的一声!

  夏亚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间一道灰影已经到了面前,砰的一声!

  “啊!!”

  夏亚立刻弯腰,双手捂着自己的额头,手指缝隙里已经流出了鲜血来,疼的夏亚连连跳脚。

  面前地上,正是自己刚才扔过去的那块石头。

  这家伙难道是故意的?!

  夏亚看了看自己掌心的血迹,额头已经破了一块,破的地方高高肿起。

  夏亚心中恼火,大声喝道:“喂!你装神弄鬼,故意戏耍我吗!!!”

  对方依然:“呼噜……”

  “妈的,你不说话,我可就真走了!!”

  夏亚说着就立刻转身往山谷外走去,走了十多步伐,却是竖着耳朵听着身后的动静,可那“呼噜呼噜”的声音依然一声一声缓缓传来,丝毫没有变化。

  终究走了十多步之后,心中毕竟是不安,这步子就迈不出去了。

  狠狠跺脚,转身,看着那屋子,大声喝道:“好!算你狠!咱们就比比耐心好了!”

  说完,夏亚重新大步走了回来,这次也不敢踏足废墟了,只是干脆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废墟之中那人。

  老子和你耗上了!

  就这么一坐,却不知道坐了多久,足足坐到了天色渐黑的时候,夏亚坐的身子都麻了。

  终于,当天色渐晚,太阳已经落山的时候,废墟之中那人忽然才缓缓的翻了个身,口中发出了一些含糊的声音,缓缓的坐了起来。

  夏亚看在眼里,顿时心里猛然一突,咻的一下就从原地直接蹦了起来,手里紧紧握紧了火叉,一双眼睛瞪的比牛眼还大,死死的盯着那人!

  那人伸了伸双臂,又打了个哈欠,才终于转过了身来,眼神静静的扫了扫四周,最后扫在了夏亚的身上。

  那人看着夏亚,嘴角忽然轻轻一撇,仿佛是笑了一下。

  夏亚立刻就紧张起来,手里火叉也横在胸前,满腔怒火和激动,终于爆发出来!

  “你就是奥丁神皇陛下吗!我便是夏亚雷鸣,是你要见的人!我已经等候多时了!你要我来赴约,我来了!!我夏亚雷鸣行事光明磊落!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不怕明告诉你!打伤你儿子的就是我!!击溃你一个军团的是我!!气死曼宁格那个家伙的也是我!!我现在就在这里,你准备怎么样,划出道儿来了吧!!哼,你虽然贵为一国神皇,当世第一强者,旁人怕了你,我夏亚雷鸣却不怕,我……”

  这一番话说的慷慨激昂,掷地有声!

  可他还没说完,那人却已经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了一句话。

  “喂,你身上有酒么?”

  夏亚:“我……”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人,那人却也只是用平静的眼神和夏亚对视。

  终于,夏亚深深的吸了口气:“有!”

  他解下了腰间的一个皮袋,然后用力扔了过去。

  那人接过了,拧开盖子,先是咻了咻,然后狠狠灌了两大口。

  夏亚看在眼里,只感觉自己的头脑又有些不够用了!

  这家伙……就不怕我在酒里下毒?!

  妈的,早知道他这么没防备,出来之前就找梅林要些剧毒的药物下在这酒里了!

  那人喝酒的速度极快,眼看灌了几大口之后,那酒袋就明显瘪了一半。

  然后那人才长长的吐了口气,显得甚是畅快的样子,将酒袋扔还给了夏亚,这才起身,缓缓从废墟里走了出来。

  “夏亚雷鸣?”那人看着夏亚:“你刚才说了什么,我没仔细听。”

  “你……”夏亚叹了口气,看着这人:“我说,我是来见你的……喂,你到底是不是奥丁神皇啊?”

  “我不是奥丁神皇。”这人居然对夏亚笑了笑,笑容甚至显得很温和的样子。可是夏亚却发现,这人虽然在笑,可是那双眼睛里却空入深渊,一丝笑意也没有!

  “你,你不是奥丁神皇?!!”

  这下轮到夏亚吃惊了!

  “你,你不是……怎么会在我家里了?!”

  “蠢材。”那人摇摇头:“我在这里不是等着见你么,这点你是知道的,又何必再问。”

  “我……不,等等……”夏亚费劲道:“在这里见我的人是奥丁神皇索尔?汉尼根!,我来这里也是见他的!可是你……”

  那人看着夏亚,忽然摇了摇头:“索尔?汉尼根,这是我的名字没错。”

  夏亚脸色就霍然一变:“果然是你!你果然就是奥丁神皇。”

  “没耐姓的蠢材。”这人看着夏亚,笑道:“我是索尔?汉尼根没错,但是我却不是你说的奥丁神皇了。”

  夏亚一脸疑惑,可随即心里念头飞转:“可是你……”

  “这次出来之前,我已经退去了神皇之位。”这位当世第一强者站在夏亚面前:“所以你现在看见的,只是‘索尔?汉尼根’,而不再是什么奥丁神皇了。”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