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巨大的荣誉”】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凝固了起来,似乎说起“索尔?汉尼根”这个名字,包括梅林这样的狂人,都似乎有些压抑起来。

  “奥丁神皇……见鬼,他真的跑出来了。”夏亚的声音听上去好像在呻吟。

  亚斯兰没说话,梅林则动了动嘴唇,勉强挤出一丝苦涩的笑容来:“小子,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先听好消息吧。”夏亚笑的也很勉强。

  “好消息是……”梅林指了指亚斯兰:“我知道你一定很痛恨这个老小子,很想好好的教训他一下,而我的好消息是,你不用亲自动手了,因为已经有人帮你动手狠狠修理过他一通了,你看看他现在这副模样就知道了。我敢保证,这家伙活了这么一把年纪,还从来没有被人揍的这么惨过。”

  ………………酒馆里,奥丁神皇平静的声音落下,却让索非亚大婶和亚斯兰都无言。

  两人看着站在面前的奥丁神皇——没有人会认为这个家伙是在开玩笑!

  事实上,所有人,就连索非亚大婶和亚斯兰在内,他们自己心里都一直相信:这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永远束缚住这个可怕的人!

  不,甚至,他们都怀疑,这个家伙还是不是“人”了!

  两位强者,都感觉到了气场变得渐渐凝重起来,索非亚大婶已经缓缓的退后了一步,深深吸了口气,正要说话,亚斯兰却忽然往前走了上去,他走到了神皇的面前,挺起胸膛。

  这位战意剑圣此刻的脸色铁青,他感觉到,自己的气势其实早在面前这个人走进这个酒馆的时候,就已经彻底被死死压住了。甚至当自己认出面前这个人的时候,心中甚至生出了一种连他自己都感觉到耻辱的——畏惧感!

  是的,是畏惧感!

  我!亚斯兰!一代剑圣!大陆顶尖强者!我居然会对这个对手,只是刚刚见面,就生出畏惧感?!

  更重要的是,面前这个人,是自己视为毕生最大的死对头!毕生最痛恨的人!自己可以恨他,可以厌恶他,可以仇视他!

  但是,但是,但是!!但是我怎么可以怕他!我怎么可以畏惧他?!

  畏惧感过去之后,这种耻辱立刻就点燃了亚斯兰心中的怒火!

  他愤怒的对象不是别人,却恰恰是他自己!

  “很好!索尔!汉尼根!”亚斯兰深深吸了口气:“你居然真的出来了!那么也不用多说什么了!你选择破除誓言,那么对我来说是最好不过!因为就算今天你不出现在这里,我也会去奥丁找你决斗!既然你已经来到这里,那么就让我们两人先较量较量吧!让我看看,你这三十年在你的那座神城里,到底又获得了怎样的突破!”

  亚斯兰说到这里,战意勃发,他全身已经进入了一种极度亢奋的状态,一头灰白的头发,仿佛也根根竖立起来,周身顿时就布满了一种锋利的气息,整个人也仿佛化身成了一柄锋利的剑锋!

  奥丁神皇看着面前的亚斯兰,他的神色依然那么平静,平静的甚至有些怪异,平静的不可思议,仿佛面前向自己挑战的不是一位大陆顶尖的强者,不是一位剑圣级别的对手。

  “哦,亚斯兰,你是第一个么?”神皇仿佛笑了笑:“那么接下来呢?索非亚,你会是第二个?然后就轮到梅林么?”

  梅林?!

  索非亚大婶和亚斯兰同时神色一变。

  “是的,梅林是第三个,对么?”神皇叹了口气:“看来我真的高看你们了,索非亚,亚斯兰,你们两人安逸的曰子过的太久了,很显然,梅林那个偏执的家伙,这些年的实力进步很快,已经超过你们了。你们站在这里,居然没有发现她很早就隐藏在一旁么?”

  ………………“你一直也在那里?”夏亚看着梅林。

  “当然。”梅林叹了口气:“拜托,我也不是傻瓜,我是你的养母,怎么也要帮你看好这个家……嗯,那个时候你在西尔坦郡已经稳定了局面,我不用继续暗中跟着你了,自然就回来了。不过恰好让我发现了你的小未婚妻和这个老头子的秘密,他们悄悄的跑到野火镇去,我当然也会暗中跟去悄悄。我是你的养母,当然要帮你保护你的小未婚妻,你这个傻小子。”

  ………………酒馆里,角落缓缓的显现了一个人影,梅林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袍,然后她缓缓摘下了斗篷,露出一头银色的头发来。

  梅林深深的凝视着奥丁神皇:“好久不见了,索尔。”

  “是的,好久不见。”奥丁神皇笑了笑:“你的隐身术进步了不少,至少这两个家伙就没有发现你。”

  梅林的意外显身,让索非亚大婶和亚斯兰都震惊了一下,尤其是亚斯兰,他的信心立刻就出现了一些动摇!

  梅林隐藏在身边,他居然一直没有察觉!而奥丁神皇却轻松就看破了梅林的踪迹,只看这点的话,对手就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

  但是对于亚斯兰这样的一代剑圣来说,这点动摇很快就被他强行压制了下去,他狠狠的摆脱心中的杂念,冷冷道:“好了!现在不是废话的时候!梅林,你叙旧的话一会儿再说,现在,先让我和索尔好好的较量一场吧!”

  亚斯兰说着,他手里的那柄剑已经平举起来,对着奥丁神皇虚点了一下。

  这是一个标准的挑战的动作。

  “好吧,我接受你的挑战……以及,接下来任何人的挑战。”奥丁神皇笑了笑,他笑得依然那么平静。

  所有人都可以明显的看到,面前的这位当世第一强者在笑的时候,他的眼神里,却从来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

  仿佛他那双眸子,冷静的仿佛远古的寒冰……不,寒冰至少会有寒冷的感觉,但是神皇的那双眸子,却仿佛毫无半点情绪,甚至连温度都没有!

  仿佛,他的那双眸子里,是一片无尽的虚空!

  然后,亚斯兰出手了!

  ……这位剑圣的出手,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种石破天惊的动静,更没有一剑如雷霆万均一般的气势。

  他只是仿佛轻轻的抖了抖手里的剑。

  随着剑尖的轻轻一点,立刻就幻化出一片如星光一般的光芒来。

  很快,在他和神皇两人所在的周围,空间仿佛瞬间就被撕裂开,变得扭曲,延伸……他们分明就站在这个小小的酒馆里,但是仿佛,周围的空间已经无限延伸扩张!两人分明只相隔不到五步,但是仿佛却已经相隔数百米那么遥远。

  近的触手可及,远的遥遥万里!

  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至少,在另外一张桌子旁的艾德琳和黛芬尼两人已经看得呆住了。然后两个女孩就觉得头昏目眩起来。

  这种空间骤然的撕裂感,带来了对她们意识的波动,以两个女孩的普通人的意识,根本无法承受这种强者对决造成的空间扭曲,两个女孩都觉得脑海深处仿佛涌现出了一种剧烈的眩晕,伴随着针刺一般的剧痛。

  幸好,这个时候,一双温暖的大手轻轻扶住了两个女孩的肩膀,顿时,一种奇异的温和的力量,驱散了这种眩晕和头疼。索非亚大婶已经站在了两个女孩的中间,一手搂住一个,柔声道:“你们若是承受不住,最好闭上眼睛。”

  空间变得更加古怪了。

  亚斯兰周身战意冲天,强烈的气势越来越浓烈,甚至仿佛他周身的气息,都变成了实质一般!

  这种将杀气凝固成实质的力量,果然惊世骇俗!

  若是此刻夏亚也在当场的话,一定会吃惊的发现,亚斯兰的这种将杀气凝聚成有若实制的力量,和自己的绯红杀气,颇有一点相似的味道。

  但是怪异的是,两人所在的这个“空间”周围,亚斯兰周身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实”,可是除此之外,这空间的其余部分,则仿佛变得瞬间“空”了下来!

  很快,这个空间之内,仿佛只有亚斯兰所在的地方是实质的,而其余的一切,都变成了一种虚无!

  这种感觉更加怪异了!

  分明周围还有桌子,有板凳,有一切……但是所有的一切,分明就在那里,看得清清楚楚,却让人感觉到所有的一切却根本就不存在!

  没有任何实体,没有任何参照物,同时,也没有任何……着力点!

  在这个空间里,仿佛会有这么一种感觉:哪怕你有万均的力量,但是在这个虚无的空间里,也只会变得无处可发。

  “这是我这些年修炼出来的绝技。”亚斯兰冷冷道:“剑域!属于我一个人的剑域!”

  奥丁神皇没有说话,他只是抬了抬手指,指尖仿佛迸发出一丝犀利的光芒,这是一道仿佛剑气或者斗气之类的力量,但是这一道锐利的光芒刺了出去,很快就被周围的“虚无”吞没掉了。

  而亚斯兰冷笑一声,左手凌空一抓,那一道锐利的光芒,仿佛就被他轻松的“吸引”了过去,被他抓在了手里。

  “看,索尔!这就是我的剑域!”亚斯兰眼神里燃烧着火苗:“在这个剑域之中,任何不属于我的杀气,都会被我的剑域吞没,然后为我所用!这个剑域是属于我的!你根本不可能攻击我!因为你使用出来的任何力量,都会被我吸引过来,变成我的武器!”

  “哦……是这样么?”奥丁神皇点了点头,他的脸上终于不在那么平静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怪异的表情:“想不到……想不到,三十年时间,你居然练成了这么一种……”

  ………………“这么一种没用的废柴绝招。”夏亚叹了口气,然后转过头来,看着亚斯兰:“我现在明白你为什么输的这么惨了。”

  亚斯兰脸上涨红:“你,你怎么知道我输了?!”

  “废话,你若是打赢了奥丁神皇,还会像现在这副模样么?”夏亚摇头。

  “废柴绝招。哈哈哈哈!”梅林哈哈大笑了几声,又深深的看了夏亚两眼:“想不到啊,你居然一下就看破了这点……看来你的悟姓真的不错。你的评价和当时索尔说的话,几乎是一个意思。”

  ………………“想不到,三十年时间,你居然练成了这么一种没用的招数。”奥丁神皇的脸上露出了一种深深的失望的表情:“我还以为你会给我带来一点惊喜呢,亚斯兰,但是现在我不得不承认,你太让我失望了……三十年时间,你就居然练成了这种程度……”

  “没用?!你居然说没用?哈哈!”亚斯兰厉声喝道:“嘴硬是没用的,索尔!”

  神皇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他反而轻松的垂下了双手,静静的看着亚斯兰:“剑域……嗯,所有的力量都会被你所用……好了,老朋友,看来你真的走上了歧途了。你根本没有领悟力量的真谛。哼哼,我想,接下来你一定会对我说什么‘这是你创造的空间,你创造的力量规则,你主导的空间规则’这些陈腐的废话。在我看来,什么所谓的‘一切力量都要被你所用’根本就是吓唬人的废话。空间规则……说穿了,无非就是一种更高级的‘借力打力’,和那些普通的武士的最基本的剑术里的花哨的迷惑对手,然后巧劲牵引对方力量的花招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无非就是更花哨更吓唬人一些罢了。”

  奥丁神皇的语气忽然变得认真的起来,甚至有些奇怪的“诚恳”的味道:“相信我,老朋友,你的这种念头,我在二十年前就有过,幸好我已经跨越了这种歧途没,回归到了力量的本质上来了!哼哼,什么空间规则,把敌人的力量吸引过来为自己所用……说穿了,和基本武技之中的那些所谓的四两拨千斤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现在,让我告诉你什么才是真谛!是力量!没有什么规则,没有什么借力打力!没有花招,没有噱头,没有那些吓唬人的什么规则之类的说法——就是力量!力量本身!这才是真谛。”

  这个时候的奥丁神皇,语气就仿佛一个在教训自己不成器的小徒弟的老师一般,然后他轻轻的举起自己的一只手——左手。然后缓缓的握紧了拳头:“四两拨千斤?可笑,你还停留在这种可笑的境界之中么?你还沾沾自喜于四两拨千斤?那么我问你,假如你的对手的力量,不是千斤,而是万斤,十万斤,百万斤……你还能拨的动么?”

  缓缓的说完了最后一个字之后,奥丁神皇的左手动了一下。

  没有花哨,没有花招,甚至没有任何掩饰!

  就是一拳!!

  看似平实无奇的一拳,直来直往的一拳!

  但是这一拳,却偏偏无法躲闪,无法抵挡,无法招架,无法……牵引!

  在这一刻,什么所谓的空间规则,什么所谓的“吸引敌人的力量为自己所用”,忽然都变成了可笑的笑话!

  只因为,这一拳里,蕴涵的真正的真谛。

  力量!

  ……砰!

  亚斯兰忽然就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

  所有人都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奥丁神皇这么很平常的一拳,就狠狠的揍在了亚斯兰的右脸上!所有人都看见了亚斯兰脸上挨上这一拳的瞬间,脸部肌肉扭曲,嘴巴裂开,吐出了两颗牙齿,然后身子后仰,手里的剑也脱手飞出,然后整个人朝着后面直接跌了出去!

  这一拳,亚斯兰没法抵挡,甚至没法躲闪!

  他甚至没有能做出任何反应!

  随着亚斯兰被打的直接跌出去的时候,刚才的那种虚幻的空间扭曲的感觉,瞬间就消失了,幻灭了!

  酒馆依然还是这个酒馆。

  亚斯兰摔了出去,砸坏了两张桌子,砸在了墙壁上,将墙壁撞出了一个窟窿,整个人就仿佛一个“大”字形镶嵌在了墙壁里,口鼻喷血,右边脸颊已经高高肿起!

  ……所有人都惊呆了!

  索非亚大婶,梅林,几乎都没有再去看亚斯兰一眼,而是同时死死的盯着奥丁神皇!

  这位当世第一强者的出手,没有任何华丽的成分,没有给自己营造什么所谓的空间,什么所谓的华丽的效果,没有斗气的光芒,没有爆裂的场面,就是这么平实的近乎丑陋的……一拳!

  但就只是这么轻轻的一拳,就将那个刚才营造出了空间扭曲,制造了一个剑域出来,并且全身战意惊天的一代剑圣,打的长剑脱手,整个人仿佛死狗一样飞了出去!

  一拳!

  击败一个强者,就只用了这么近乎丑陋的一拳!

  ……沉默了很久,或者说是已经被震惊的呆住了。

  良久之后,索非亚大婶才终于从嗓子里挤出了一句话来:“好了……我承认,我不是你的对手,远远不是……”

  没有人会认为索非亚大婶这句话说的太丢脸。

  事实上,亚斯兰的战败,实在太快了!

  毕竟亚斯兰是一位剑圣,之前索非亚和梅林就算认为亚斯兰不是奥丁神皇的对手,至少也会经过一场激战,不会输的太过凄惨。

  但是没想到,结果却是如此的让人震惊!

  “我……也不是你的对手。”梅林的声音却并不平静,反而语气有些亢奋,就连眼神里,也带着一种狂热的味道:“但是索尔,你让我看到了一个新的方向!我终于明白了束缚了我多年的枷锁是什么了!力量!哈哈!我明白了!!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或许十年之后,我会向你挑战的!”

  “梅林!”索非亚咬牙道:“现在不是你发疯的时候!”然后她看着奥丁神皇:“我承认,你的确进步……不,你蜕变的让我们都很吃惊,完全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或许现在,我们这些所谓的强者,已经和你彻底不在一个层次了。要想击败你,或许只有去寻找那位圣罗兰加罗斯大人前来!若是连她也无法击败你的话,那么……”

  “那么今后我想做任何事情,就没有人可以约束我,我的身上不会再有任何枷锁。”奥丁神皇微笑。

  “是的!在我们所有人都承认输给你之后,按照之前的誓言,你想做任何事情,都不会有人来阻止你了……”索非亚大婶深深的吸了口气:“但是在你击败所有人之前……这个誓言还没有结束!索尔!按照我们的约定,你至少还要击败另外七位强者才行!所以,在完成这个约定之前,你还不能……”

  “我会遵守我的誓言。”

  奥丁神皇笑了笑,然后他缓缓的从怀中摸了摸,伸出手来的时候,掌心里的东西,让索非亚的脸色顿时就变得苍白起来。

  奥丁神皇的手里,是两枚魔法徽章,还有一个武器的柄——看上去仿佛是一个刀柄。

  “迪纳尔大魔导师和恩克大魔导师的魔法徽章,还有马加文那个家伙的刀……哦,很抱歉,只有一个刀柄了。”奥丁神皇的语气仿佛轻描淡写一般:“我已经分别拜访过这三位老朋友,迪纳尔和恩克输给了我,作为战败方,他们献出了他们的魔法徽章,而马加文那个家伙,他的刀被我毁掉了。可笑他还自称是刀圣,不过我不得不说,他至少比亚斯兰这个家伙长进多了,我用了六招才击败了他。”奥丁神皇淡淡道:“三十年前的老朋友们,据我所知,另外有两位老朋友已经在几年前去世了,有一位已经年纪太过老迈,实力退步的已经不配当我的对手了。”

  随着奥丁神皇每报出一个名字,索非亚大婶和梅林的脸色就更苍白一分。

  “那么,再加上眼前的你们也都认输了……还剩下的人,就只有……”

  圣罗兰加罗斯!

  ……“圣罗兰加罗斯!”

  夏亚也深深的吸了口气。

  此刻他心中的震撼真的无法用言语来描述了!

  大陆顶尖的十大强者,已经有九个人被那位奥丁神皇解决掉了!

  最后唯一可以寄托期望来阻止那个家伙的,就只有圣罗兰加罗斯!

  可是,就连夏亚自己都心中隐隐觉得,只怕那位圣城的守护者,也未必是这位奥丁神皇的对手了!

  三十年前,圣罗兰加罗斯也只是和奥丁神皇打了一个平手而已。

  三十年后的今天,这位奥丁神皇的实力已经进步到了一个令人恐怖的地步!那位圣罗兰加罗斯……她是否也取得了这样的进步呢?

  “……等等,你刚才说的是好消息!见鬼!你居然说这是一个好消息?!”夏亚瞪大了眼睛看着梅林:“你们都输给了那个可怕的家伙,你居然还认为这是一个好消息?!”

  梅林看了看夏亚,淡淡道:“他的确变得出乎意料的强大,我虽然很骄傲,但是也不得不承认我不如他,这点没什么羞于启齿的。至于好消息……反正你不是很不爽亚斯兰这个家伙么?他被索尔狠狠的教训了一通,难道不是好消息?”

  “老天!你这个疯女人。”夏亚呻吟了一声:“那么……坏消息是什么?”

  “坏消息……”梅林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坏消息是……这位奥丁神皇陛下,他见到了他的亲生女儿,然后忽然做了一个决定,在他动身前往圣城去挑战圣罗兰加罗斯之前,他决定要先……”

  艾德琳用有些柔弱的声音道:“夏亚,我父亲……他,想见见你。

  咕嘟!

  夏亚狠狠的吞了一口吐沫。

  “见,见我?”

  “是的。”梅林叹了口气,看了看艾德琳,然后对夏亚摇头道:“这问题就在这里了,你和艾德琳还没有结婚!你把你们的婚事拖的太久了,这个错误会给你带来很大的麻烦。你知道,索尔是奥丁人……好吧,他是奥丁人的皇帝。那么你难道不知道奥丁人有一个传统么?纯粹的奥丁人,对于女人的贞艹是非常重视的!按照奥丁人的传统,女孩子在嫁人之前,是绝对不可以失贞的!而一旦一个女孩,在结婚之前失去了贞艹,那么这个女孩的父亲和兄弟,都会被认为是给自己的家族蒙上了耻辱,为了洗刷这种耻辱,女孩的父兄,都会想那个夺去了自己的女儿或者姐妹贞艹的男人,发出挑战!用那个破坏了自己家族女孩子贞艹的男人的鲜血,才能洗刷掉给自己家族带来的耻辱。”

  夏亚脸色发青:“…………你的意思是……”

  梅林:“是的。”

  夏亚喉咙变得干涩:“你是说……”

  梅林:“没错。”

  夏亚呼吸变得急促:“他要找我……”

  梅林点头:“正是如此。”

  “……”夏亚陡然跳了起来,大声叫道:“见鬼!你是说,那个一拳就把亚斯兰打扁了的奥丁神皇!那个你们这么一堆当世强者绑在一起都打不过他的家伙,居然,居然要他妈的找我决斗?!我?我?!我是不是该先安排好自己的葬礼和后事?或者是我尊敬的养母大人,您能不能教会我一种神奇的易容术或者是隐身术?”

  “其实……事情未必会这么糟糕。”梅林叹了口气:“或许他不会杀了你,或许他看在我们和他女儿的面子上只会揍你一顿,又或许,只是正常的想见见将要娶他女儿的男人。”

  夏亚稍稍松了口气,但是亚斯兰那个家伙却好死不死的插了几句话:“小子,别以为会这么轻松就过关。据我所知,奥丁人是最注重传统的,奥丁人都是保守而固执的家伙,他们注重传统就好像注重他们的宗教一样!甚至在他们看来,传统就是宗教的一部分!嘿嘿……你就自求多福吧!况且……更不巧的是,他可是奥丁人的皇帝!好像你最近还刚刚击败了他的一个军团,曼宁格那个家伙是他最信任的一个部落的首领,也算是死在你手里。更重要的是,貌似你几个月之前,刚刚把他的儿子打了一个半死……”

  “你这个老家伙去死!”夏亚恼火的瞪了亚斯兰一眼,然后扭头皱眉望着梅林,恶狠狠道:“说实话,这个老家伙到底是怎么被揍成这样的?我听你说的,奥丁神皇只是打了他一拳而已。”

  梅林摊开双手:“很简单,按照我们强者之间决斗的传统,输家必须接受赢家的任何惩罚。所以索尔那个家伙将亚斯兰全身的力量封住了,然后把他扔给了独眼,告诉独眼说亚斯兰这个家伙对独眼的老婆死缠滥打……然后,独眼那个家伙就发飙了……”

  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打翻醋坛子都会激发无穷的怒火!尤其是知道一个无耻的家伙对自己的老婆死缠滥打了数十年之后,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会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卷起袖子来狠狠教训一下这个无耻的家伙。

  更何况,独眼是一个好勇斗狠的退役海盗呢?

  而作为强者之间决斗的传统,就连索非亚大婶也不能阻止这种“惩罚”,因为若是她阻止了,就算是坏了规矩。

  更何况奥丁神皇的意思很明确:若是索非亚阻止独眼动手,那么他就会亲自动手。

  所以,堂堂的大陆剑圣,在野火镇的那个小酒馆里,被一个退役的海盗,用一通王八拳狠狠的揍得鼻青脸肿。

  ……“恭喜你,小子。”梅林苦笑道:“你很有可能得到一个巨大的荣誉:索尔被公认为大陆第一强者,数十年来能有资格被他列入决斗对手名单的人,无一不是大陆顶尖的强者,而你则有幸进入这个名单的行列了。”

  “老子才不要这种荣誉!”夏亚破口大骂。

  “其实……夏亚,不用那么紧张的。”艾德琳轻轻抱住了夏亚,柔声道:“也许,父亲他真的只是想见见你而已……虽然我和他并不熟悉,但是我感觉到他看我的眼神很温和,我想他不会对你太过严厉的……如果他一定要惩罚你,我会请求他连我一起惩罚好了……夏亚……”

  “好吧……”夏亚苦笑:“他妈的……这算不算是……一种特殊形式的……见家长啊?”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