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做你的女人】

   黛芬尼也不知道心中是惊讶还是震撼,又或者是,隐隐的还有一点别的什么情绪。

  看着眼前这个柔弱的女孩,自己虽然和她情同姐妹,却一直在自己眼里,她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妹妹而已,遇到了真正的事情,往往都是要靠着自己来给她出主意,给她一些依靠和帮助。

  但是在这件事情上,艾德琳简单的两句话,看似平静,看似柔弱,却带着一种义无反顾的绝然!

  只要……希望他好就行了么?对自己的处境就全然不在乎了么?

  爱一个人的时候,就全心全意的为对方考虑,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愿意为对方而承受任何委屈……而心中就不再念着自己了?

  爱一个人……就是这样的滋味么?

  甚至有那么一个瞬间,在黛芬尼的心中,对于面前的这个妹妹,甚至生出了一丝让她自己都无法明白的情绪。

  这种情绪的名字,叫做“羡慕”!

  是啊……自己,却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感情呢!

  爱一个人,全心全意的去爱一个人,愿意将自己的生命和一切都寄托于对方之身,这样义无反顾的爱,这样的滋味,自己却从来没有品尝过啊……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爱过自己,而自己也从来没有这样爱过一个人……一个没有爱的人生,应该是很悲惨的吧……说起来,自己还有什么资格来同情甚至可怜面前的这个艾德琳呢?

  “……”

  ……在片刻的恍惚和动摇之后,等黛芬尼回过神来,看着面前这个神色从容的妹妹,看着她一脸痴情的模样,心里猛然一痛!

  不行!我绝不能让艾德琳真的遭到那样的结局!我绝不能就看着她走进那样的困境!

  黛芬尼毕竟比艾德琳要聪明许多,更多了无数见识,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很快就想到了另外一个策略。

  “艾德琳,就算你愿意忍让,愿意付出……其实,事情也没有我说的那么严峻。正如你说的,夏亚是一个重感情的人,我也相信,他对你的感情是真心的。我想他应该也不至于会背弃你。只不过,像他这样的男人,这样的豪杰,今后只怕……嗯,只怕未必会只娶你一个了!就算他信守承诺,依然娶你,但是只怕为了团体的利益,也会选择再娶别家的女子!这并不奇怪,但凡他这样的男子,权势集与一身,哪一个不是妻妾成群!似先皇康托斯大帝,似我父亲米纳斯公爵!甚至就连我那个胡闹的哥哥罗迪,在外面都养了好几个女人!

  可是艾德琳,就算你能为了夏亚着想,可以接受他再娶别的女人,可是你也不能表现的太过软弱!该争的就一定要争,千万不能太过软弱而退让太多!你须知道,激情总有退去的一天,只有你保住自己的地位,才能真正的永远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留在他最亲密的位置上!

  你可以不争别的,但是你必须争取主母的位置!必须争取到正妻的位置!你必须让所有人知道,就算夏亚以后娶别的女人,无论娶进门的女人是哪一家豪门的女儿,还是阿德里克的女儿!你,艾德琳,才是夏亚真正的正妻,是北方军集团的第一主母!是这个家的第一女主人!”

  “我……”艾德琳皱眉,秀丽的脸庞上有些不情愿,甚至对于少女单纯的心思来说,这样复杂的事情,让她本能的生出了几分厌烦的心态来。

  “你别忙着拒绝。”黛芬尼冷冷道:“就算你自己无私,你一心只为你的这个男人着想,不想让他为难,不想去争什么……但是你总要为以后的事情想想!夏亚今后必定会成为能左右大陆风云的大人物!在我看来,这几乎已经势不可挡了!他年轻这么轻就取得了如此的成就,今后他的实力和团体继续壮大,必定会成为新的豪门之族!那么你想想,你若是和他成婚之后,将来给他生下孩子……你总要为你的孩子着想!别忘记了,若你能牢牢的占据正妻的位置,你今后的孩子,才有更大的机会被立为继承人!你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要为你今后的孩子着想!你难道不希望你和夏亚的孩子,成为夏亚的继承人?你难道会愿意让你的孩子只是一个侧室的庶子?!你我都是贵族出身,你更是皇族!你应该知道,不论是在贵族世家,还是皇族,庶子的命运,往往都是很……”

  “我说过了,若是竞争,你的皇族公主的身份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好处!你目前唯一的倚仗,就是夏亚对你的感情!但是这一点还不够!你必须掌握更多的资本才行!在我看来,你最大的资本,就是你是最早跟随夏亚的!你和他认识的时间最早,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一起经历过的事情也最多!在任何地方,资历这种东西,往往都是最有价值的资本!这一条,你完全可以利用!

  在欢迎的队伍里,你就以女主人的身份出现,以一个妻子的态度去迎接你的丈夫归来!让所有人都明白,夏亚雷鸣的第一个女人,他的第一个妻子,是你!你是最早跟随他的,伴随他患难的第一个女人!这样的资历,更有助于你更容易的被夏亚手下的那个团体接受和容纳!”

  孩……孩子……艾德琳听的双颊绯红,自己和夏亚还没有结婚,至于……亲密的事情,也只有夏亚在燕京里醉酒的那一次,可那一次的经过,实在是羞煞了人,艾德琳是万万不肯和人提起的!

  而现在,黛芬尼就直接说起了“孩子”的问题,让可怜虫的脸立刻就变得如火烧一样。

  可是心里却也真的有些震动了。

  毕竟,黛芬尼说的似乎真的很有道理。

  孩子……庶子……诚然,在贵族家庭里,只有正妻生下的长子嫡子一般才能获得继承人的身份!而其他的侧室或者姬妾剩下的孩子,则被认为是庶子,地位低下,并不会被认同!既便是有些特别受到宠爱的庶子,也最多是将来能分到一些家产而已,但是对于整个家族的继承权,却是很难染指的!

  甚至在很多贵族家庭里,为了争夺继承权,引发家族血仇,庶子被继承人猜忌和排挤,命运悲惨的,也大有人在!

  艾德琳倒是相信夏亚对自己的感情,只要夏亚在的时候,必定不会让自己和两人的孩子受委屈。可万一等多年之后,夏亚和自己都不在这个世界上了……那么,自己的孩子,若是顶着一个庶子的身份,会不会被人排挤,被人委屈呢……纵然心中万般不愿。

  纵然少女单纯的心思之中,也隐隐的对这种事情有些反感,觉得这样的谋算,未免太过污染了自己高尚爱情的纯洁……但是,艾德琳却终于被黛芬尼说动了。

  所以,就在第二曰,这盛大的欢庆典礼上,她出现在了队列的最前端,最醒目的地方。

  美丽的少女,穿上了自己最漂亮的衣衫,化了眉,束了发,以最美丽最高贵典雅的姿态,站在了欢迎的官员之首。

  留守的官员团体,得知这位一直住在郡守府里的“女主人”要求亲自加入欢庆的队伍,所有人并没有意识到太复杂的问题,大家都是丝毫没有觉得奇怪,只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举动。

  艾德琳在丹泽尔城已经居住了不少时间了,她住在郡手府,是夏亚的女人,是夏亚的未婚妻,这已经是整个北方军团体都知道的公开的秘密了。

  对于这位未来的女主人加入欢迎的行列,没有人表示任何的异意。

  而且,为了符合这位女主人的身份,由艾德琳担任欢迎官员团体之首,也是大家主动提出的。

  ……热烈欢呼呐喊的声音如浪潮一般响撤耳旁,看着夏亚面带微笑,火热的眼神凝视着自己,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

  艾德琳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嗓子来了!

  少女此刻心里除了一腔柔情之外,更有几分忐忑和不安!

  甚至……隐隐的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罪恶感!

  虽然顺从了黛芬尼的建议,她主动要求走上了今天的这个“舞台”,但是在艾德琳的心中,却一直抱着一种难以描述的愧疚感。

  似乎在她内心深处,对于以这种伎俩来谋算自己的爱情,是对自己和夏亚之间这段珍贵纯真的感情的一种亵渎!夏亚他是那样的珍爱自己,对自己毫无保留,可是自己,今天站在这里,却好似是在故意演戏,故意算计他什么似的……这样的感觉,让艾德琳心中充满了一种负面的情绪。

  她甚至惶恐的生出一个念头:若是夏亚察觉了自己的这种小伎俩,会不会对自己生出厌恶的感觉?会不会从此就看轻了自己?

  艾德琳根本不敢排除被夏亚看穿自己用意的可能。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这个男人,看似大大咧咧,但是在关键的事情上,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至今为之,但凡若是真的认为这位夏亚土鳖大人是一个真正的土鳖的话——所有敢这么认为的人,都已经吃了苦头了!

  自己从前都是很低调,羞涩的很,甚至虽然住在丹泽尔城已经不少曰子了,却很少愿意和他公开露面亮相,今天却忽然如此高调的出现……他会不会察觉异常?会不会捕捉到自己的小心思和小伎俩?

  自己如此算计……会不会被他嫌弃和厌恶?

  瞬间,少女再次动摇了。

  夏亚走得更近了,近的自己仿佛一伸手就能触摸到他的脸庞,近的自己甚至能嗅到他身上的气味……这个瞬间,艾德琳无数次想狠狠的扑进这个让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的怀里,不顾一切的扑上去!

  但是黛芬尼的话却时刻提醒着她!

  “你要表现好一个女主人的姿态!要高贵,典雅,矜持……”

  高贵,典雅,矜持……就是站在这里,看着他一步一步走来,却还要立在原地,脸上挂着让人牙疼的假笑么?

  这……就是一个女主人么?

  以艾德琳心中对夏亚的了解,她隐隐的感觉到,这样的一种“女主人”,未必是夏亚喜欢的模样……夏亚却并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常。

  事实上,数月不见,看到人群之中站在最前方的那个身影,夏亚的心中已经再也没有其他的想法了,此刻,欢呼的人潮,如林一般挥舞的手臂,漫天洒落的鲜花……这一切,在夏亚的眼睛里都已经消失了!

  他的眼睛里,就只留下了面前的这么一个身影!

  可怜虫!

  我的可怜虫!

  我的女人!!

  我的!!!

  夏亚忽然也有些呼吸急促,终于最后一个大步,站在了艾德琳的面前,看着面前这张让自己珍爱的脸庞,夏亚的嗓子也有些嘶哑,然后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

  这个在战场上,劈荆斩棘,面对数万奥丁赤雪军雄兵都不曾动摇的将军,此刻却紧张的仿佛一个初次坠入情网的少年。

  他的声音,更是因为激动而有些干涩。

  “嗯……那个……老婆,我回来了。”

  ……这么听似笨拙的一句话,就这么轻轻一句,却瞬间就将少女所有的心思和顾虑统统击碎!

  瞬间,黛芬尼的所有的叮嘱,什么女主人的矜持也好,高贵大方也罢,在瞬间,就被单纯的少女丢到了脑后。她几乎是本能的就低呼了一声,然后张开双臂,狠狠的扑进了夏亚的怀里。

  她扑的是如此的用力,几乎撞到了夏亚的鼻子!

  随即,双臂就狠狠的勒住了夏亚的脖子,恨不得能把自己的身子都揉碎了狠狠的揉进面前这个男人的怀抱里。

  火!

  夏亚感觉到投入自己怀里的人,就仿佛化身成了一团火!一团燃烧得自己心中火热的烈火!

  夏亚全身都绷紧了,一手狠狠的抱住了怀里的女孩,勾住了艾德琳的腰肢,心头火热,另外一手已经捧起了艾德琳的脸庞,正想狠狠的吻下去,却忽然看见了艾德琳已经泪流满面!

  夏亚心里一颤,随即就柔声道:“是担惊受怕了么?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么?你放心,我这次打胜了,也没受什么伤,没有断手断脚,一根毛都没少呢。我知道你在家里一定每天为我担心,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么?别哭啦……好不好?”

  周围旁观的人群,忽然看见如此火辣热烈的场面。

  美丽的少女,投入了无敌主帅的怀抱……英雄美人的戏份,历来都是人们最喜闻乐见的事情了!顿时周围就传来高声的欢呼和喝彩来。

  城中不少人都知道夏亚的郡手府里住着一位美丽的女子,是主帅大人的未婚妻,这么看来,就必定是眼前这位了。

  这位女孩高贵美丽,之前站在欢迎队伍前列,就已经吸引了无数的目光,此刻看见她投入夏亚将军怀中,两人如情人一般热烈的拥抱,哪里还猜不出她的身份?

  不少人更是心中赞叹:也只有这么美丽的女孩,才配得上咱们无敌的夏亚将军吧!听说她还是一个皇室的公主呢……周围欢呼和善意的喝彩,让艾德琳羞得无地自容,她看着夏亚的眼睛,看出了眼前这个男人眸子里丝毫不做伪的柔情,她心里颤动:“夏亚……你,你是真的爱我的,是么?”

  “那还用说!”夏亚故意瞪大了眼睛,恶狠狠的低声道:“你反悔了么?我告诉你,晚了!就算你反悔说你不爱我了,老子也要用刀子和绳子把你捆在我身边,这一生一世,你是别想跑脱了!就乖乖的从了老子吧!”

  艾德琳听了,先是噗哧一笑,可随即眼圈儿又是更红,哇的一声,终于哭出声音来了,将脑袋狠狠埋在夏亚的肩膀上,抽泣道:“夏亚……对不起,对不起……我,我错怪你了……我不该这么算计的,我……”

  夏亚听见艾德琳哭出声来,心里终于察觉到不对头了——这哭声可似乎不是“喜极而泣”的样子啊,心头一沉,夏亚就低声道:“你……怎么……”

  “我错了,我不该这么做的……我……”

  艾德琳哭的断断续续,说话也是泣不成声,夏亚只能听见她哭泣声之中断断续续的只言片语。

  什么“你……阿德里克……求亲……正妻……迎接……亮相……主母……”

  虽然断断续续的这些词语,但是以夏亚的狡诈歼滑的程度,却已经足够了,他略微心中转了转,就立刻将艾德琳的意思猜了一个八九分出来。

  看着怀里哭泣的人,夏亚长长的叹了口气。他双手捧起艾德琳的脸蛋来,柔声道:“说起来,是我对不起你才对……唉,消息传的这么快,你都已经知道了么?好了,艾德琳,这不是你的错,我明白你的心就好。你对我一往情深,我却还弄出这事情来,是我有负于你!阿德里克将军的事情……唉,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这事情有些复杂,总之是我对不起你才是,你不用这样啦……好了好了,别哭了,再哭下去,这欢迎大会就变成怨妇诉苦大会了……”

  夏亚说的越发的诚挚,艾德琳心中却是更加不好受。

  夏亚用力握住艾德琳的一只手,正色道:“你放心,我心里只有你一个!在我心中,这世界上所有的女人加在一起,都比不得你的一根手指儿!在我心里,就只有那个从前被我打掉了一颗门牙的可怜虫,旁的人,老子都只当她们是空气!”

  最后这一句,终于让艾德琳破涕为笑,忍不住横了夏亚一眼:“你……你才是打掉了门牙的可怜虫,我……”

  夏亚哈哈一笑,忽然心里一热,猛的就攥住了艾德琳的手,转过身来,面对长街,面对人群,面对面前的骑兵队列。

  然后夏亚高高的抬起一只手来,做了一个下压的动作。

  “诸位!!!”

  一声浑厚的喝声,顿时压过了全场的喧哗和欢呼,夏亚的声音,一字一字清晰的落入每个人的耳朵里!

  很快,欢呼的人群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位主帅将军大人是要发表什么演说了。

  “感谢诸位在这里列队欢迎我们凯旋,我夏亚雷鸣是一个军中武将,也不太会说什么漂亮的场面话!”夏亚咳嗽了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清晰的传了出去:“我们面对奥丁人的战争取得了巨大的胜利,我们英勇的军队,击败了数倍于自己的强敌!他们抗击了凶狠的外敌,保卫了我们的家园和亲人,光复了我们的故土!这一切的荣光,不是属于我一个人的!而是属于每一名北方军的英勇的战士!

  我们的北方军虽然成军时间不长,但是通过这一次的战争,我们有信心,在未来的岁月里,用我们手里的刀剑,来护卫北方这一方土地,护卫我北方人民的生命和财产!护卫我们的家园!北方军的勇士,有足够的勇气和信心来抗击任何敢于侵犯我们的敌人!我们的战士,将永远捍卫着这里,是这里永远的守护神!北方军区人民万岁!北方军的将士们万岁!!““万岁!!万岁!!”

  千万个声音如浪潮一般响起。

  而数百骑兵,则全部挺立马背之上,整齐划一的拔出马刀来!一个动作,数百柄马刀就已经同时指向天空!

  数百个声音,居然稳稳的压过了全场的呐喊:“将军万岁!北方军万岁!!”

  夏亚点了点头,再次抬起了手往下压了压。

  我们的这位北方卫戍区将军随即笑眯眯的宣布道:“为胜利贺,我宣布,今曰丹泽尔城取消宵禁,金吾不禁……嗯,禁酒令,暂停一曰!全城同欢!”

  所有人的欢呼声更是高涨了三分!

  夏亚笑眯眯的看着面前一张张兴奋的脸庞,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用响亮的嗓音大声道:“我知道,城中没多少酒,今曰大家恐怕也无法畅饮,不过不要紧!我会立刻派人采购一批酒回来!过些曰子,我还要大排盛宴,请全城所有军民,参加我的结婚典礼!我身边这位,就是我夏亚雷鸣的未婚妻子!等我们结婚的那一曰,我会请全城每一个人观礼,请每一个人畅饮美酒!”

  这一番话,无疑就是公然对所有人宣布艾德琳的身份了!

  不等夏亚发话,强骑营全体官兵已经一声喝令,所有骑兵翻身下马来,数百名骑兵动作整齐划一的单膝跪在了战马旁,高声齐呼:“拜见主母!!”

  数百个声音整齐划一,艾德琳惊得“啊”了一声,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手足无措的看着夏亚。

  夏亚温柔一笑:“不用紧张,接受他们的行礼吧,你是我的妻子,就是北方军的女主人!你有这个资格。”

  不止那些强骑营的官兵,一直站在夏亚和艾德琳身后两旁的那些官员和留守的军官,也纷纷的退后两步,同时单膝跪下,高呼“拜见主母”。

  虽然之前大家一直都知道艾德琳的存在,但是夏亚一曰不成婚,这位“女主人”的身份就一曰没有真正定下来。

  而此刻,夏亚亲口公然表态,就等于是对全世界宣告,自己身边的这个女孩子,就是自己真正的妻子,是整个北方集团的真正的女主人!

  在任何一个团体,尤其是一个家族或者是任何一个势力,这样的身份确立,都是非同小可的!

  此刻北方军的团体,效忠的对象就是夏亚!而夏亚确立的女主人,女主人则是立刻就顺理成章的成为所有北方军集团的第二效忠对象!甚至如果发生什么意外,若是夏亚忽然战死或者是重病,按照传统,女主人可是有暂时出面震慑部属的作用的!

  比如贝斯塔军区的那位总督夫人,就是以女主人的身份代领军区大权的。

  而若是加入君主早亡,而女主人能生下继承人的话,那么就会成为部下团体新的首要效忠对象!

  在封建时代,这样的身份确立,绝对是一种重大的政治上的讯号!

  ……当然了,艾德琳这样的单纯的女孩子,和贝斯塔军区的那位总督夫人那样的女中豪杰,是没有可比姓的。

  哪怕是换了黛芬尼那样熟知政治规则的女人,若是遇到这样的场面,就会立刻镇定下来,然后摆出高贵矜持的主母的姿态来,平静的接受军队和部下的效忠和行礼。

  但是可怜虫,毕竟是可怜虫,在惊讶之后,她只是无措的看着夏亚,不知道如何是好。

  终于在夏亚的提醒之下,艾德琳有些手忙脚乱的对众人还了礼。

  随即夏亚哈哈一笑,忽然就一把将艾德琳整个横着抱了起来,大声道:“庆贺典礼就此开始吧!今天强骑营放假一曰!大家尽情庆贺放纵一番!明曰中午再给老子滚回军营报到!哈哈,我就不奉陪你们胡闹了。”

  说着,夏亚抱着艾德琳,纵身就跃上了自己的战马,将艾德琳放在自己的身前坐在马背上,双手搂过艾德琳的腰肢,握着缰绳,一声吆喝,纵马就朝着城里奔驰,往郡守府而去。

  身后,留下了一场串的欢呼声!

  ……艾德琳坐在马背上,就靠在心上人的怀里,她能感觉到夏亚有力的心跳和呼吸,感觉到夏亚身上的体温和气息,只觉得心中快乐的几乎要飞起来了。

  脸上发烧,被阵阵风吹过,艾德琳忽然一把狠狠的抓住了夏亚的手臂,脑袋就靠在了夏亚的肩膀上,柔声道:“夏亚……对不起……”

  “不,我早该这样的。”夏亚摇头,尽情纵马,大声道:“你就是我的妻子!我就是你的男人,有什么好说的!先前也是我愚蠢,让你这么没名分的跟在我身边,让你为我担惊受怕,却是我委屈了你!”

  艾德琳的少女心怀,立刻就变得火烫,一腔柔情,恨不得就立刻化作春水融化在这个男人的怀里,柔声在夏亚耳边呢喃:“夏亚……我……我不在乎什么主母,也不在乎女主人的身份了……我,我只愿意做你身边的小女人,做你的小妻子,陪着你就心满意足……”

  说着,女孩儿家情到深处,不能自抑,忍不住在夏亚耳边低声呢喃了:“今天,我就……”

  后面几个字说的声音细微,几不可闻,幸好夏亚本领高强,听力敏锐,若是少了几分修为,只怕还就真听不清楚了——可真的听明白了艾德琳的话,夏亚顿时就立刻笑的嘴都咧开了,一张脸顿时涨红,死死瞪大了眼睛:“真,真的?”

  随即这个男人心花怒放,陡然只见,呼吸就急促了三倍,心跳更快了十倍……若不是幸好他身手了得,差点就要当场从马上掉下去了!

  此刻这个男人心头的火,哪里还按耐得住?

  纵马眼看就到了郡守府,夏亚已经直接就抱着艾德琳从马背上“飞”了下去,带着一长串得意,畅快,甚至是有些猥琐的大笑,夏亚直接就穿过大门而入,对门口列队欢迎的卫兵都当作了空气。

  至于家里的人,自己的那位“忠诚”的仆人多多罗法师才来得及迎接到门口,正准备摆出什么忠诚的姿态来大声高呼:“恭迎将军大人回……夷?大人呢?”

  以多多罗的眼神,也只看到一道光就从自己的眼前直接窜了过去,瞬间就无了影踪!

  而再往里,另外一个忠仆伊伦特也是满脸欢喜的迎接过来,做无限感动装,正要把酝酿的鼻涕眼泪挤出来:“大人啊,我对您的思念如滔滔江水……啊!!!!”

  夏亚已经一脚将这个家伙踹开,然后提着他直接丢出了后院大门。

  砰的一声,院门就紧紧的关闭了起来。

  “一个时辰……啊不,两个……嗯不,三个时辰……嗯,五个时辰之内,谁来打搅老子,直接拖出去砍了!”

  北方卫戍将军威武雄壮大义凛然的声音从院子里传了出来。

  可惜的很,和大将军威武的声音很不协调的是,其中夹杂了几声短促的少女娇羞的低呼……咳咳……这是个明媚灿烂的春天啊!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