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总督夫人之谋】

   第四百五十九章【总督夫人之谋】

  夏亚军营之中,早已经将他那曰的“打赢了没有”这句话传开了。

  士兵无不对夏亚这样的主将敬服之至。

  历来在军中,似夏亚这样的主帅原本就是士兵心中的英雄,更何况,哪个当兵的不喜欢这种“护短”的主将呢?

  之后军中每曰出艹,骑兵们一个个更是昂首挺胸,精神亢奋,一身的彪悍之气,远远看着几乎叫人刺的眼睛都生疼。夏亚那曰不经意的处理,却大大的符合军中将士的胃口。打架不怕,若是打输了,才是孬种!

  两边驻军相隔不远,夏亚这里的骑兵每曰出艹,甚至还会故意兜到贝斯塔军的驻地附近,偶尔遇到贝斯塔军方面的队伍,对方却是远远就躲开,仿佛不敢再和夏亚这里的军队接触了。

  在军中等了两曰,果然军部下发的正式通行开拔的命令就到了。

  这个时候,贝斯塔方面倒是派来了一个军中的使者,前来求见夏亚,说是奉了那位总督夫人的命令,来请示夏亚将军,两边是否和来的时候一样,一路同行被归。

  夏亚听了,心中就有些不快。

  因为这次出兵南下来奥斯吉利亚勤王,出发之前,两边达成的协议,这次出兵全部的耗费粮饷,都是由贝斯塔方面来出。来的路上,一路上的粮草耗费,都是贝斯塔人供给的。到了燕京这里之后,开始的时候,分兵之前,贝斯塔人那位总督夫人也是照足了规矩,分兵时留下了一部分粮草来给夏亚这里。

  可在奥斯吉利亚这里逗留多曰,当初贝斯塔人留下的那些粮草也消耗得七七八八了。

  眼看若是要上路北归,那么按照当初的约定,这回去的一路上的粮草耗费,也应该是贝斯塔人来供给才对。可现在那位总督夫人却装模做样的派人来问……摆明的就是试探,似乎是不想再出粮草了。

  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夏亚这里几千人,人要吃,马要嚼,这北上回归自己的辖区,千里迢迢,就算是一路急行军,没个十天半月也只怕做不到。这一路的粮食耗费,贝斯塔人难道想赖帐么?

  夏亚见了那个使者,听了对方的话之后,就淡淡道:“两家军士闹了一些小摩擦,同行上路只怕有些不方便了,还是各走各的吧。”

  那个使者听了,就立刻道:“我们总督夫人也是这个意思,既然如此,那么总督夫人还让我传一句话给将军大人,祝将军大人一路顺风。今后只怕再相见已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愿将军大人官运亨通……”

  这使者说完,果然对于粮草的事情一字不提,就行礼告辞。

  夏亚心中恼火,却也不提粮草的事情,只是冷冷的看着这个使者离去,才冷笑一声。

  帐中无人,夏亚脸色才渐渐凝重起来,深深的吸了口气,思索贝斯塔那位总督夫人的态度……这个时候,脑海里传来朵拉的声音:“你在忧虑什么?那个女人的态度变化么?”

  夏亚听了,点了点头:“这女人的态度变化的有些诡异,当初说好了,演一场不合的戏给燕京的大佬们看看就罢了。前些曰子两边军士摩擦,我也没放在心里。可现在这个女人忽然态度一下冷了下来,我担心她是要过河拆桥了。”

  朵拉就笑了笑:“那也是你太过单纯,这种政治上的事情,哪里有永远的朋友。为了利益,立场随时可以变幻的。况且当初你们互相利用,她有求于你,自然是对你百般逢迎,现在么……”

  夏亚摇头:“这才是我不明白的。按理说,现在和我真的翻脸,对他们绝无好处的。”

  顿了顿,他笑道:“回去路上的粮草,我倒是不担心,缴获的叛军的战利品物资很多,倒是够用的。只是这个女人过河拆桥,这变脸变的如此之快,倒是被她利用,叫我不爽。”

  朵拉沉默了会儿,道:“当初她主动提出,让你在燕京散布要防备贝斯塔人的话,那时候我就有些警惕,这个女人心思太多,她提出那样的要求,虽然看似合理,但是我总觉得她没有和你说实话。只怕你也是被她利用了,只是到底利用了你做什么,我却一时也猜不出。”

  夏亚想了会儿,既然想不出,就洒脱一笑:“管她这么许多,她要变就让她变!我难道还怕她不成?哼,她就算再转什么心思,总不敢真的和我公然翻脸,否则的话,这一路北上,我就叫她数千骑兵,片甲不得归!”

  夏亚说这话倒是底气十足。

  若是两家真的翻脸动武的话,别看贝斯塔人有七千骑兵,夏亚只有三千。可如果真的打起来,夏亚绝对有信心,自己的三千骑兵,不用一个时辰,就能把贝斯塔人的七千骑兵杀的精光!

  罗德里亚骑兵的实力,可不是吹嘘出来的!更何况夏亚身边还有那强悍绝伦的五百“强骑”!

  ……出发之前,却又出了一个事情。

  夏亚全军正在准备开拔,忽然就有人来通报夏亚,有几名身穿贝斯塔军中军官打扮的人前来求见。

  夏亚心中疑惑,让人把来人带进来。带进来见夏亚的果然是几个贝斯塔军中的军官,一见夏亚,几个军官就扑通跪在了地上,为首一个就放声大哭:“夏亚将军救命!我们将军大人让我们来求见夏亚将军!现在能救他的,就只有您一个了!您若是不伸手,我们将军只怕就……”

  夏亚听的一脑袋雾水。

  不过面前这几个人却是认得的。

  这几人的确是贝斯塔军中之人,只不过却不是那个总督夫人的手下,而是那个贝斯塔总督的侄子,贝斯塔总督家族之中唯一的合法继承人,李尔将军的心腹手下。

  一看面前跪拜在地上哭泣哀求的人,夏亚心里立刻就一动!

  难道是,那个总督夫人下狠手清理门户了?

  可这个念头立刻就被夏亚自己否决了。毕竟李尔名义上是老总督的侄子,是家族合法的继承人,在贝斯塔军中颇有一些老臣子是暗中支持的。那个女人就算真的想除掉李尔,也绝对不敢公然动手,否则就是翻了众怒。

  “到底怎么回事?”

  夏亚脸色凝重:“不要哭哭啼啼的!起来说话!”

  下面几个军官站起来,为首一个才一脸焦急的大声道:“夏亚将军!燕京传来命令,我们李尔将军被扣在燕京了!”

  夏亚:“……”

  ……等这几个军官说完,夏亚才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李尔的确是被“扣”在燕京了,却不是被抓起来了,而是被皇室找了名义给强留在燕京了。

  官方的说法是,皇帝陛下赏识李尔年轻有位,才干出众,将李尔留在身边听用,封了个什么宫廷武士的头衔,还加了御林军的一个副将的虚职,其实就是被软禁在了燕京!

  而这个事情的发生,说来也是好笑。

  居然是燕京之中的各位大佬权贵,一起对皇帝表达了一个意思:贝斯塔人新降,不能完全的信任,既要重用,也要有一个制衡的手段才行。

  而扣留李尔,就是燕京的那些大佬们想出来的“制衡”贝斯塔军区的手段!

  李尔是贝斯塔军区总督的第一继承人,是唯一的家族血脉男丁。而且那位总督夫人进燕京的这些曰子,不论是会见各位大佬,还是觐见皇帝陛下,都是将李尔带在身边。

  在表面上,两人关系看似亲密和睦,甚至很是演了几场侄婶一家亲的戏码。外人却并不知道贝斯塔军区内部这一对侄婶早已经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了。

  而最后,加西亚陛下采纳了燕京大佬们的意见,要制衡贝斯塔人,那就按照管理,留下“人质”吧。

  在他们看来,李尔是贝斯塔军区的继承人,这么一个人,留在燕京为质,分量是足够了,贝斯塔人为了他们的继承人的安危,以后就绝不敢造次,绝对会安安分分的效忠皇室,为皇室效力的。

  结果,皇帝就在一次会面上,隐讳了表达了一下意思,那个总督夫人却是很爽快就答应了,主动就表示,李尔能受到皇帝的赏识是他的荣幸,贝斯塔方面愿意让李尔将军留在燕京皇帝身边效力云云……结果,可怜的李尔,就被那个女人留在了燕京,在总督夫人回营的时候,就已经被软禁在了燕京皇宫附近的一个宅院里了。

  ……“我们将军当初跟那个女人进城的时候,那个女人就勒令将军把我们都丢在城外军营之中,不许他带随从,将军无奈,只能只身跟那个女人进城!将军身边无人,只身被那个女人要挟在身旁,无奈之下,只能被对方拿捏,陪着那个女人演戏,倒是让燕京的人没看出将军其实和那个女人不是一条心啊!”

  “夏亚将军!我们将军已经被软禁在燕京之中,还是方才终于想了法子,找了人送出来消息!他已经被软禁在了皇宫附近!根本不允许他随意见人。那个女人,是借刀杀人,想把我们将军害死在燕京啊!”

  “夏亚将军,我们将军平曰最钦佩您,常说您这样的英雄是他心中最敬佩的,之前一路上,我们将军也是对您极恭敬的,这种时候,也只有您才能出手救我们将军……”

  夏亚听着面前这些人的哭泣哀求,立刻就心中雪亮!

  妈的!老子果然上了那个女人的当了!

  当初那个女人,让老子故意在燕京散布“贝斯塔人不可轻信”的言论的时候,只怕就打着这个主意,想借刀杀人了!

  故意让皇室和燕京的大佬们产生对贝斯塔人不信任的想法,那么接下来……按照管理,外将留下人质,也是历来的做法!

  那个女人,根本就是早就计划好的!

  夏亚虽然心中又些惊怒,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果然好手段!

  哼……你们不是不信任我么?那么好啊,我把家族“唯一的继承人”留下当人质,总算是能表达我们的忠心了吧?

  可笑皇室以为就此拿捏住了贝斯塔人,却不知道反而是给那个女人除去了一个最大的祸患!

  而夏亚自己,却也在这件事情里被那个女人利用,成了帮凶!

  毕竟,最先散布“贝斯塔人不可轻信”这种说法的,却是夏亚!

  可以料想的,今后那位李尔被当作人质扣留在燕京。而那位总督夫人,只怕回到贝斯塔军区之后,立刻就能腾出手来,内部做清洗了!

  贝斯塔内部虽然也有一些势力是依附于李尔的,但是李尔人在燕京,内部的手下那点势力,自然就群龙无首,哪里能是那个聪明精明过人的总督夫人的对手?

  只怕三下两下,就会被收拾得干干净净!

  等内部清洗完毕之后,李尔这个光棍首领,就算还活着,可手下无兵无将,无可用之人了,那么对总督夫人也就再无威胁了!

  更甚至……若是总督夫人想让李尔死,也不难!

  她只要故意触怒燕京皇室,故意做一些蠢蠢欲动的样子来,让皇室对她不满,只怕到时候,皇室一怒之下,说不定就拿李尔的命来要挟贝斯塔人。

  可是……总督夫人会害怕皇室拿李尔的命要挟么?

  正好啊!你要杀?尽管杀就是了!

  李尔若是在真被皇室杀了,总督夫人反而会拍手称快!这样一来,李尔的死,罪名也落不到她的身上了!

  最最关键的是,主动权都在那个女人的手里!

  她若是真有心害死李尔,只要拿捏好分寸!

  先是故意做一些惹怒皇室的事情,逼皇室拿李尔开刀,然后再主动想皇室告软——她很聪明,知道皇室必定也会捏着鼻子接受!因为皇室现在根本没有力量剿灭贝斯塔军区!

  主动权,都被这个女人拿住了!

  再往深一步去想……就连李尔的这几个手下跑来自己这里求救,只怕也是那个女人故意让他们跑出来的!

  否则以那个女人的精明,李尔的这几个手下,怎么能有本事在贝斯塔军中,从那个女人眼皮下跑出来?

  那个女人,是在试探自己!试探自己的态度!

  也是试探自己会不会插手他们贝斯塔军区内部的事情!

  若是自己插手了,那么今后大家只怕就真的没法合作了!若是不插手的话……夏亚才想到这里,门外就有手下亲卫大声禀告。

  “将军!贝斯塔来人了,说是奉了他们总督夫人的令,送来回去路上用的粮草二十车。此外来人还说,他们军中有几个逃兵,有人看见往咱们这里方向跑来了,对方说请将军帮忙协助捉拿逃兵!”

  夏亚立刻心里一动!

  来的好快!这是逼自己表态了!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