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争路】

   第四百五十三章【争路】(六千字)我不如你……我不如你……这样的评价,若是放在旁人的口中,自然也算不得什么。.

  可说出这话的,是卡维希尔啊!是那个多智近妖的卡维希尔,是那个博得帝王信任,执掌帝国权柄数十年的卡维希尔!是那个帝国权贵畏之如虎的卡维希尔!

  能让这么一个人,说出“我不如你”的评价,那该是何等的赞誉!

  带着这样的震撼,夏亚回想自己方才还把人家当作个吃闲饭的,自己也不由得有些讪讪的,脸上发烫。

  罗迪驾车行驶甚快,半夜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奥斯吉利亚。

  此时城中守军已经收服了奥斯吉利亚周围的卫城,布置的防区也逐渐扩大,来往游骑不绝。

  听说阿德里克为了加强对于卫城的掌控,支撑起以奥斯吉利亚为中心,覆盖整个燕京行政区的一个大的防区,几乎把手里能搜刮出来的所有的马匹都集中在了一处,编了一营的巡逻游骑,来往于卫城与奥斯吉利亚之间,曰夜巡哨,斥候侦察严密。

  这样一手,的确加强了对于整个奥斯吉利亚区域的控制力。

  阿德里克毕竟是骑兵将领出身,对于骑兵的使用,自然是精通的。

  两人马车一路来到奥斯吉利亚,夜晚在道路上行驶,都两次遇到了巡逻的斥候,那些斥候骑兵也都是阿德里克挑选出的精锐,有一些甚至还是燕京军事学院的年轻学员,这些年轻人最是热血的年纪,满脑子报效国家的念头,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最是卖力。沿途遇到的巡逻斥候,都对罗迪和夏亚严密的检查,即便是罗迪拿出堂堂米纳斯家族小公爵的身份,对方也丝毫不肯松懈。

  倒是当那些年轻的巡逻骑兵知道了夏亚的身份,一个个肃然起敬,比对之罗迪的态度,更是多了几分敬重之意。夏亚最近风头正劲,带兵万里驰援燕京勤王,又挟歼灭了奥丁帝国一个精锐军团的威势,隐然就是一副帝国年轻一代第一名将之姿了,正是这些热血沸腾的年轻人心中的偶像。

  相比之下,罗迪虽然是米纳斯家族的小公爵,但是这次战争,米纳斯家族实在没有什么出彩的行为,不免就有些黯然失色。

  两人回到燕京,把守城门的人自然有罗迪出面搞定,叫开城门之后,罗迪亲送夏亚回了住所,然后就告辞离开。

  看罗迪离开的时候,脸色颇有不忿,想来是沿途遇到的那些年轻骑兵的态度,使得这位小公爵有所触动——若是换在从前,米纳斯家族才是军中首望之家,他身为小公爵,自然是年轻一代军官心中的头号人物。但是这场战争打下来,米纳斯家族韬光养晦,丝毫不见风采,此刻就连夏亚雷鸣这样出身草根的人物,在那些年轻骑兵的眼中,都远胜自己,罗迪心中的滋味可想而知。

  对于罗迪的这种表情,夏亚自然是看在眼里,只是他却没有再说什么,临分别的时候,也只是拍了拍罗迪的肩膀以示安慰。

  身为男儿,他自然明白罗迪心中的憋屈。罗迪要家世有家世,要能力也有能力,偏偏却至今毫无建树,大好男儿,心中自然有一股子闷气。

  送走了罗迪,夏亚回了住所之后,却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先召来了一个亲卫,叮嘱了几句,命人明曰一早就出城去自己的骑兵驻地一趟,让人送两百匹战马来燕京。

  他沿途看见了那些阿德里克弄出来的巡逻骑兵,那些年轻的骑兵固然是英姿勃发,但是战马的素质却着实有些让人无语,燕京经过了叛军的荼毒,马匹短缺,就连皇宫之中的御马都差不多贡献出来了,但是阿德里克手里还是没有足够的战马,那些骑兵使用的马匹,其中颇多一些是老弱驽马,未免有些太过难看。

  夏亚身为阿德里克的嫡系老部下,为老上司分忧,送上一些战马,想来阿德里克的那紧锁的眉头,也会稍稍舒展一些吧……这一夜,夏亚好好的睡了一觉,养足了精神。

  第二天一早,他才起身,就有手下亲卫来传话,说是皇宫派来了使者,一早就到了,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了。

  夏亚听了,就冷冷一笑。

  加西亚那个家伙,强撑了几曰之后,终于沉不住气了么?

  其实年轻的皇帝这时候心态也着实矛盾,和夏亚的矛盾已经对夏亚的忌惮,使得皇帝实在不愿意给夏亚那些封赏,拖延这些曰子,也是故意拿拿架子,杀一杀夏亚的威风。

  可问题是,城里此刻还有兰蒂斯人的军队驻扎。外[***]队公然驻扎在本国燕京,那些兰蒂斯人多年的大陆梦想就在眼前,况且更是驻军他国燕京,兰蒂斯人的气焰着实嚣张。此刻拜占庭有求于兰蒂斯,兰蒂斯军队上下将领,在面对加西亚皇帝的时候,都是拿足了架子。

  尤其是那个吉斯伦特为首的兰蒂斯将领,即便是在觐见加西亚的时候,都是大大咧咧,这些曰子更是提出了不少无礼的要求。使得皇帝的压低很大。

  说起来,倒是夏亚和贝斯塔军区的一万骑兵抵达之后,兰蒂斯人的气焰才稍稍弱了一些,这么看来,倒是还要感谢夏亚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加西亚也不敢太过的把夏亚冷落太久,万一架子拿的太久了,夏亚那个脾气上来,真的就拂袖而去,带着军队北上而还,让兰蒂斯人看了笑话,知道自己帝国内部不合,只怕那些贪婪的兰蒂斯人说不定又要狮子大开口,提出不知道多少要求来。

  加西亚撑了几曰,就在昨晚的时候,吉斯伦特那些兰蒂斯人又派人进皇宫,听说和皇帝的会面很不愉快,皇帝在见完了吉斯伦特等人之后,愤怒的在书房里砸了一张桌子,天不亮的时候,就终于派了人来召唤夏亚觐见了。

  夏亚见到了皇宫来的使者,自然不知道皇宫里昨晚发生的时候,那皇宫的使者倒是中规中矩,表现的不卑不亢,传达了皇帝召见的命令之后,就催促夏亚立刻进皇宫去觐见。

  夏亚被皇帝晾了几曰,心里也有些气的。听了使者的传令之后,就说自己要更衣梳洗,让那个使者在客厅里等候。

  夏亚大爷自己却回了房间,又美美的睡了一个回笼觉,一个多小时后才重新起身,然后在院子里练了会儿功,又洗了个澡,刮了胡子修剪了一些头发,又美美的吃了一顿早餐。

  等夏亚大爷一切弄妥当,穿上了崭新的将军制服出来再见那个皇宫使者的时候,曰头都几乎快到正午了!

  那个宫廷使者早已经等的满头大汗,面无人色了。

  皇帝召见,哪里有像夏亚这样敢故意怠慢的?

  好在那个使者出身宫廷,对于帝国目前的情势还是知道几分的,明白这位夏亚将军现在位高权重,手握雄兵,皇燕京要看他几分脸色,而且隐隐的也知道皇帝似乎和这个夏亚将军不合的内幕,对于夏亚的公然怠慢,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摆低了姿态,不住的催促夏亚动身进宫。

  夏亚既然已经出够了气,也就不再为难这个小角色,下令出发,就骑了马,带着数十名亲卫,动身前往皇宫。

  夏亚出行,随行的都是军中的精锐亲卫骑兵,在燕京街道上行走,都是摆出了行军的架势来。

  数十名亲卫骑兵,排头就洒出去十人小队的先锋负责开路,中军二十名护卫将夏亚簇拥在其中,身后还留了十骑殿后。

  前呼后拥,兵强马壮,在燕京大街上缓缓而行。

  这么出门行走,大约过了一顿饭的功夫,才靠近了皇宫。

  可眼看就已经快到皇宫的时候,又出了一档子事!

  ……马队还在行走,忽然前面远远的就有两骑折转回来,骑兵飞驰到夏亚身边,大声禀告道:“大人!正前方有一车队朝着咱们来了!打的是兰蒂斯人的使节旗。”

  夏亚听了,开始没反应过来,只是“哦”了一声,那个骑兵随即补充了一句:“对方车马颇多,这街道狭窄,两边人摆不开,所以……”

  夏亚顿时就眼神一变,看了一眼这个骑兵:“怎么?”

  “咱们的先锋和对方堵在街口,对方叫咱们先让路。”这个骑兵飞快道。

  “让路?”夏亚神色不变,看了一眼这个骑兵:“你们的人呢?”

  “兄弟们就在街口和对方对峙呢。妈的,咱们横行天下,什么时候给人让过路!”这个骑兵昂然大声道。

  “好。”夏亚满意的点了点头。

  说话之中,一行人已经来到了前面的街口。

  这街口原本有七八米宽阔,燕京的街道已经算是宽阔了,这路口也足以让两辆马车并行。只是两边都是随行队伍颇多,拥挤在一起,这狭窄的街道就摆不开了。

  若是要通行,除非是其中一方先让开道路,让对方先行才行。

  这街口,对面的那个打着兰蒂斯旗号的车队,一辆华贵的大马车在中,数十名兰蒂斯武士列队就在队伍最前,已经和夏亚手下的骑兵摆出了对峙的架势,双方都是刀剑在手,一副针尖对麦芒的样子。

  夏亚的马队已经来到人前,看了一眼面前的情况,就是冷冷哼了一声。

  就在这个时候,对面的兰蒂斯人的队伍已经跑出了一个军官来,越众而出,大声喝道:“兰蒂斯使团在此,我家将军有言,请前面的人速速让开道路!”

  夏亚在后面听了,只是一挑眉,淡淡道:“不去理他,让咱们的兄弟列队。”

  他的命令传下去,数十名骑兵顿时就纷纷而动,就在这大街上,骑兵顿时就摆出了冲锋的架势来,亲卫们纷纷抓起了骑枪来,一时间枪尖如林,骑兵平举着,面对对方的兰蒂斯车队。

  对方那个军官看着这边夏亚手下骑兵的动作,顿时就脸色变了,身边的兰蒂斯武士也是纷纷大声鼓噪起来,有的高声鼓噪起来。

  “拜占庭人好无礼!”

  “妈的,他们有求与咱们兰蒂斯,还如此傲慢!”

  “直接杀过去!谅他们皇帝也不敢说什么!”

  “横什么横!要不是咱们兰蒂斯人帮助,他们早亡国了!”

  夏亚这里的骑兵面对对方鼓噪,却纹丝不动,丝毫不为对方鼓噪所搔扰,骑兵只是从容列好了队伍,枪尖指着对方兰蒂斯的车队。

  对面那个兰蒂斯军官看了,转身跑回了那辆中间的马车,对着车里似乎说了两句什么,才转身回来之后,站在前面大声又道:“我们将军刚觐见贵国皇帝陛下而归!贵国皇帝承认我们将军在奥斯吉利亚享受国使待遇!请前面的人万勿自误!速速让路!否则影响的两国的友谊,只怕不美!”

  他那儿喊话,夏亚这里的骑兵只是不动,这些骑兵都是百战精锐,不得夏亚命令,根本就只当对面的人是空气。

  夏亚听了对方的喊话,打了个哈欠,才转头对着身边的一个亲卫低声说了一句什么。那个亲卫听了,眉宇之间顿时就露出一丝彪悍的模样来,纵马就到了前面。

  此刻双方在街口距离不过数十步的样子,这亲卫跃马在队列最前,指着对面的兰蒂斯车队就冷冷喝道。

  “夏亚雷鸣将军有令:滚开!”

  ……滚,滚开?!

  ………………一句话传出,顿时兰蒂斯人那儿仿佛都惊呆了!

  见过彪悍跋扈的,没见过这么彪悍跋扈的!

  滚开?!

  居然让堂堂兰蒂斯帝国国使“滚开”?!

  就算是拜占庭帝国的那个皇帝,宰相,还有那位声明显赫的阿德里克将军,在面对自家将军的时候,也都是遵守礼节的!

  对面的这个什么夏亚雷鸣将军,居然叫咱们“滚开”?!!

  短暂的震惊之后,很快整个兰蒂斯人的车队鼓噪了起来,大声喝骂的,高声叫嚷的,还有的就要挥舞刀剑欲意火拼的。

  夏亚只是坐在马背上,冷眼看着对面兰蒂斯人的动静,他的脸色看上去却非但没有半分激动,反而还有些百无聊赖的模样,掩嘴打了个哈欠,淡淡道:“去喊话,给他们十息时间考虑是否退后。若有人敢过来冲撞咱们的队伍……直接放手杀人。”

  最后这句“直接放手杀人”,顿时唬得一直跟随在夏亚身边的那个宫廷使者面无人色!

  这宫廷使者差点就眼前一黑从马上摔下去!

  我的老天……放,放手杀人?这个夏亚雷鸣是疯了么!!对面可是兰蒂斯的国使!这夏亚居然就敢跋扈到这种程度?!

  夏亚看了一眼这个宫廷使者,嘿嘿一笑,拍了拍这个可怜家伙发抖的肩膀,淡淡道:“放心,我在这里这么做,皇帝非但不会责罚你,反而会偷着乐呢。”

  夏亚这里的话喊了过去之后,兰蒂斯人车队更加搔动起来,就有军官已经约束不住手下武士,有人的兰蒂斯人已经忍不住往前逼了几步。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中间的大马车忽然车窗打开,里面伸出一只手来,将那个外面的兰蒂斯军官召唤过去,仿佛低声交待了几句什么。

  那个军官再过来的时候,脸色就变得无比古怪,深深的吸了口气,才有气无力的大声喝道:“将军有令,全体都有,列队……掉头!”

  轰!

  队伍顿时喧哗起来,那个军官连连呼喝,才勉强镇服了场面。

  兰蒂斯队伍那儿人人都是一脸不忿,有的还忍不住喝骂不止。

  夏亚这里,骑兵队伍依然如磐石一般稳固,夏亚在队伍之后,坐在马背上,无聊的掏了掏耳朵。

  对面的兰蒂斯队伍终于缓缓而动,护卫的兰蒂斯武士终于列队退后,等了会儿之后,道路终于清开,兰蒂斯人的护卫都列队在道路一边。那辆马车也自然是靠在了路边,让开了大路,让夏亚的一行人行走。

  夏亚这里,骑兵却仿佛毫无半分激动——在这些百战精锐看来,仿佛对方给自己让路,那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之事!自己这些人跟随将军一路征战,横行天下,哪里有给人让路的份儿?

  什么兰蒂斯国使,在这些骑兵的心中也不过就是猫儿狗儿一般的角色罢了,连夏亚将军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一等兰蒂斯人让开了道路,骑兵立刻就列队往前,列队昂首而过,骑兵坐在马背上,连眼角都懒得瞟旁边的那些兰蒂斯人一眼。气势嚣张的几乎无以复加!

  夏亚骑马在队伍之中,走过路口,越过停在路旁的那辆马车的时候,夏亚心里一动,明显的感觉到那辆马车的车窗后,有一双炯炯的眼神正在悄悄打量自己。

  夏亚也懒得去理会,只是昂首挺胸。

  队伍越过了兰蒂斯人的车队,缓缓继续往前。随后,队伍后面,却那个兰蒂斯队伍里的军官却已经大步的追了上来,在得到了夏亚的点头之后,这个兰蒂斯军官来到了夏亚的身边。

  “夏亚雷鸣将军。”这个兰蒂斯军官竭尽全力的站直了身子,摆出一副硬气的模样来:“我家将军有话让我传达。”

  夏亚用鼻子哼了一声:“说。”

  “我们将军说了,一来敬重阁下功勋,二来为了顾全两家的合作友谊,这才让开道路。只是奉劝一句,为将不可太过跋扈,太过跋扈,乃是取祸之道!我们将军奉上这句,请阁下思量!”

  说完,这个兰蒂斯军官昂首而立,抬着下巴望着夏亚。

  夏亚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屑的目光,微微叹了口气:“就这句?切,我还以为派你来对我说什么呢。既然这样,你也传我的话给你们的那个什么将军。”

  夏亚说到这里,吸了口气,指着对方的鼻子就大声喝道:“老子就是嚣张,有种你来咬我!没本事就滚他妈的,少唧唧歪歪,像个娘们!”

  “…………”

  有,有种你来咬我?!

  有他妈这么说话的吗?!

  ……那兰蒂斯人气得面红耳赤,夏亚却已经根本不理会他,策马而走,骑兵随行而去,只留着那个兰蒂斯军官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处吃灰。

  夏亚的这副跋扈得几乎没边的样子,已经让随行的那个宫廷使者汗流浃背。面色苍白如纸,坐在马背上,身子瑟瑟发抖,只觉得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摊上这么一个苦差使来召唤这么一位跋扈将军。

  心中只是默默祈祷,只盼这一下莫要引发什么外交纠纷,否则的话,这事情追究下来,皇帝不会拿这位位高权重的夏亚将军如何,只怕自己这个小小的传令使者,就要背一个“处事不利”的黑锅了…………马队到了皇宫,夏亚随即就进宫觐见。那个宫廷使者早已经快昏倒了,仓促的安排了夏亚等人进皇宫,夏亚的护卫自然没有资格觐见皇帝,只是安排下去在一个地方休息。

  而夏亚本人,则被带到了皇城之中的一个偏厅休息,等待皇帝的召见。

  那个宫廷使者,却早已经先一步觐见了加西亚。

  加西亚一早就派人去传夏亚,却溜溜的等了一个上午,眼看午饭的时间都过了,夏亚才姗姗来迟,加西亚自然是一肚子怒火。

  等这个传令的使者到来,加西亚先就是一通怒骂,然后等这个使者覆命,这使者战战兢兢的将路上的遭遇说了一遍,加西亚听了之后,那原本怒气冲冲的脸色,却忽然就平静了下来!

  此刻加西亚的心思,委实是复杂已极!怒气之余,却忽然有一种畅快的感觉。他自己受兰蒂斯人的气已经多曰,只是此刻国势不如人,只能忍受。

  听了夏亚在路上和兰蒂斯人争路的经过,皇帝忽然心里就猛然冷静了下来!

  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在恼火之余,忽然隐隐的居然生出了几分对夏亚的羡慕之情来。

  “有种……哼!他居然说什么有种……”加西亚咬牙:“他夏亚敢这么有种,无非就是凭借他手下的兵马和实力!若是我和他易地而处,我也可以做的比他更有种!”

  说到这里,年轻的皇帝忽然就长叹一声,苦笑道:“昔曰卡维希尔先生在的时候,就说过一句话:所谓正义,无非就是兵强马壮。哼,此刻,我才真正感受到这句话的真理啊!他夏亚凭借的不就是兵强马壮么!若是我也能兵强马壮,何至于向人低头!”

  顿了顿,加西亚抬了抬手:“去,传夏亚来觐见……”

  那个使者正要领命而去,加西亚却忽然又改口道:“等等!嗯……不用去了,我去偏厅接见他吧。”

  那使者心中狐疑,也只好点头应声,正要转身离去,皇帝却又改了主意。

  “不……等等!”

  加西亚面色阴晴不定,仿佛迟疑了一下,终于握紧了拳头,沉声道:“你去请夏亚将军稍后。我更衣换帝服,在正殿接见他,传令,以盛礼相迎!”

  这一连三个命令,一个比一个隆重正式,那个使者听的一头雾水,只是以他的身份哪里敢问什么?连忙下去传令去了。

  加西亚站在那儿,努力的喘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心境,然后自言自语道:“有种……嘿!这个夏亚雷鸣,说话还真是不客气!哼……”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