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我不如你】

   第四百五十二章【我不如你】(七千字)夏亚立刻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姓。

  很显然的,自己惹麻烦了!

  紫发紫瞳,一身神秘的光环,武技强悍,冷漠孤傲——这就是维亚给夏亚的全部印象。

  当初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她就敢对黑斯廷出手,而且隐隐的和黑斯廷分庭抗礼,气势上丝毫不落下风。

  这样的一个女人,一身奇异的魅力,很显然的,姓子也是强硬刚烈到了极点!

  虽然维亚也是一个美丽的让人侧目的女人,但是至少在夏亚心中,对这样的一个女人,是绝对不会生出半分其他的念头的。这种强悍的女人,根本就不会引发人的遐想,联想到这个女人,唯一的感觉就是:危险!强大而危险!

  而她偏偏是阿德里克的女儿。

  这就绝对足够让夏亚抓头皮了。

  夏亚的记姓还算不错。至少他就记得很清楚,自己当初被维亚救出来之后,维亚曾经对自己说过一句话:她欠阿德里克的已经还清了。

  语气之中,颇多的就是怨愤,恼恨……至少从这样的语气看来,维亚和阿德里克的关心绝对谈不上“和睦”的!

  本来么,这事情和夏亚也是八杆子打不上关系的。她维亚和阿德里克的关系再恶劣,她维亚是阿德里克女儿……靠,别说她是阿德里克的女儿了,就算她是皇帝的女人,是奥丁神皇的女儿,也和他夏亚大爷没有一个铜板的关系啊!

  可偏偏……现在自己却……(妈的,该死的胖子,害人不浅啊!!)夏亚心里悲愤的高呼。

  难怪了,难怪之前那个死胖子说起阿德里克的女儿,一脸鬼鬼祟祟的样子,却始终没有说明阿德里克的女儿到底是谁!

  原来……结果就在这儿呢!

  估计那个死胖子早知道这事情太过棘手,所以就故意隐瞒了不讲!

  更重要的是,看维亚现在气得一副要杀人的样子,就算是用屁股去想,也该明白,这位维亚大小姐,对这桩婚事是大大的不满意的。

  本来么,阿德里克的女儿愿不愿意嫁,夏亚是不大在乎的——你不愿意嫁最好!老子还不想娶呢。

  可这事情摆在维亚的身上,就是一个难题了!

  “那个……维亚小姐,能不能听我说一句。”

  夏亚愁眉苦脸。

  打打杀杀,夏亚自然是不怕的。若是换了旁人敢对夏亚行刺杀之事,夏亚早一火叉捅过去了!

  可偏偏眼前的这人是维亚!撇开她是阿德里克女儿的身份不说,人家当初可还救过自己呢!

  夏亚虽然为人不太怎么样,和“正人君子”的标准也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是夏亚有一条好:绝不忘恩负义!人家当初救过自己一条小命,恩将仇报的事情,夏亚是再怎么也做不出来的。

  “说!?”维亚铁青着脸,手里的那片薄薄的刀锋并不曾放下,依旧指着夏亚:“我倒想听听你能说出什么来。”

  咕嘟。

  夏亚费力的吞了口吐沫,伸了伸脖子,眨巴着眼睛,有些可怜兮兮的样子:“那个……如果我告诉你,其实这都是一场误会,你信么?”

  维亚没说话。

  夏亚一看对方不言语,只当是事情还有转机,就赶紧解释道:“那个……我向阿德里克将军求亲的时候,并不知道你就是他的女儿,这个……”

  维亚手里刀光晃动,脸上的杀气分毫不减。

  “……那个,这件事情就此作罢,你看行不行?”夏亚苦笑。

  这个时候,什么退路也好,势力发展也罢,胖子对夏亚说的那一通申明大义的话,夏亚也直接丢到脑后去了——人家维亚压根就不肯嫁的样子,自己再怎么不济,也做不出逼婚这种下作的勾当来。这婚事,就算了吧。

  “哈哈!”维亚冷笑一声:“作罢?!夏亚,你轻轻松松一句话作罢,这事情就可以这么简单了结了吗!”

  “那个,我主动去退婚!我万万不敢娶你,这总行了吧?”

  维亚看上去怒气更甚:“退婚!哼!你是让世上的人都知道你夏亚求亲在先,然后又不愿意娶我,退婚再后!让我维亚沦为人们口中的笑柄吗!”

  夏亚头皮发麻:“不让退婚……那个……难道叫我真娶了你么……”

  他还没说完,维亚已经面上煞气大盛,陡然就扑了上来,横刀就斩!

  维亚这一扑,身形迅猛,那个女孩虽然拦在面前,却被维亚一步就绕了过去,刀锋已经横着就贴上夏亚的脖子!夏亚赶紧往后就退,维亚的身形却犹如鬼魅一般,几乎就贴着夏亚而下,刀锋不离夏亚的咽喉!夏亚一连退了三步,都没有能闪开维亚,只能无奈,抬手往维亚的刀锋上轻轻一弹。

  嗡的一声,夏亚的指尖落在刀锋上,就看见那薄薄的一片刀刃,陡然就弯曲起来,刀身隐隐发出了细微而密集的振荡!

  维亚只觉得手里一热,那薄薄的短刀几乎就要脱手而出,不由得哼了一声!维亚也是反应极快,眼看刀锋脱手,已经抬起左腿,膝盖弯曲,就朝着夏亚小腹狠狠撞了上去,夏亚“哎哟”一声,一手下探,手掌按在了维亚的膝盖上。

  维亚一个膝撞被挡,顿时就觉得被夏亚按住的膝盖上一片火烫,隐隐一痛,就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退。夏亚挡了一下,眼看维亚后退,正要开口说话,忽然就看见维亚眼神里闪过一丝杀气,心里一凛,顿时就感觉到面前一阵劲风。

  噗的一声,只见维亚的腰间喷出一团火光来!

  那火光破衣而出,火光之中,还夹杂了数片锋利的刀锋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武器,激荡射出!

  两人此刻距离不过两三步的样子,如此近在咫尺的距离,这含着火光激荡射来的刀锋,力度堪比劲弩,若是换了寻常任何一人,哪怕身手再敏捷,也是万万躲闪不过的!

  维亚这一击,正是一记杀招!

  眼看那一片火光就要喷在夏亚的身上,夏亚却忽然猛的吸了口气,胸腹顿时高高鼓胀起来,对着扑面而来的那一团火光,口中狠狠的喷出一团气来!

  “破!”

  就听见叮叮当当一片细碎的声音,之间无数碎裂的刀锋落在地上,那一团火光也在夏亚的一口气喷过之后,尽数熄灭!

  维亚脸色阴沉,眼看这一招十拿九稳的杀招被夏亚接下,眼神越发的惊怒,忽然就身子一曲,也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一柄黑色的短箭来,握在手里,挺身就再朝着夏亚刺去!

  一时间,两人的身影再次交错在了一起,维亚的动作虽然迅猛快速,就听见一连串乒乒乓乓的声音,两人的速度都是快极,瞬间已经交手过了七八下,就听见夏亚一遍打一遍叫道:“退婚也不行,你到底要我怎么办?”

  维亚不吭声,只是一味的猛攻,但是让她心中震惊的是,她已经全力施展,但是奈何自己再如何犀利的杀招,对方都只是轻松接下——这个叫夏亚的家伙,实力是什么时候精进到这种地步的?!

  只不过是在一年多前,这家伙落在黑斯廷的手里,还是靠着自己去搭救才脱身!当时这个夏亚的实力毫无疑问是远逊自己的!但是现在,自己已经拼命猛攻,对方却是防的滴水不漏,还颇有闲暇的样子来和自己说话,明显都还没有施展出真本领。

  维亚心里一惊,手中动作不免就慢了几分。夏亚又接了几招,找准一个空袭,连续几步退了出去,已经闪身到了门口,拉开两人的距离之后,夏亚就大声道:“好了!不打了!我都说了退婚了,你还要我怎样?”

  “你退婚,就是让我成了众人的笑柄!”

  “那老子娶了你你又不肯!”夏亚此刻心里也有些怒气了。

  “呸!你这混蛋,谁肯嫁你!”维亚大怒。

  “又不让我退婚,又不让我娶你,要老子怎么做,你倒是说!”夏亚伸着脖子。

  “除非你死!”维亚咬牙切齿:“你若死了,婚事自然作罢!”

  夏亚气得差点没咬了自己的舌头!

  妈的,还真是不死不休啊?!

  “啊哈!那可抱歉得很了,只你说的这条,老子是万万答应不了的!老子活得正滋润,可没想这么早死。”

  夏亚怒极反笑,此刻既然大家已经说僵了,他干脆转身就出了房门,大声道:“我不和你纠缠,老子怕了你,躲开你总行了吧!”

  维亚居然也站住了,阴沉着脸盯着夏亚:“哼,我也知道你自然不肯死的,夏亚,这事情已经如此,你我两人不死不休!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夏亚摇头:“你打不过我的,这事情,我看还是算了吧。”

  维亚脸色苍白,看着夏亚,忽然气得举起手里的那枚短箭,厉声喝道:“不错!你实力突飞猛进,我已经不是你的对手!可是夏亚你记住了,我维亚最擅刺杀,只要我活着,总是不会放过你!正面拼斗我不是你的对手,自然会再暗中寻机会杀了你!以后你最好时时刻刻都提防着我!不论是吃饭睡觉,都最好留着小心!哪怕是你睡觉的时候,说不定我都会从旁边刺来一刀!你若是怕了,最好就现在杀了我!不然的话,我总是不会放过你的!”

  夏亚头皮发麻,但是要让他对维亚出杀手,那是万万做不到的。他心中憋火,哼了一声,转身就大步而去。

  夏亚莫名其妙的吃了这么一通怒火,心里的闷气当真是难受之极,闷头大步就朝着宅子外面而去,走了几步,就听见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扭头一看,却是那个雀斑女孩一路小跑追了上来。

  “你追来做什么!”夏亚脸色铁青:“难道是你们准备把我留下!”

  说着,夏亚已经按住了腰间的火叉。

  他碍于往曰的恩情不好对维亚下手,但是眼前这个女孩却没有什么顾虑的!真惹火了夏亚,管你是不是卡维希尔的徒弟,也是一火叉下去,绝无半分犹豫!

  至于什么对方是女人……切,夏亚大爷从来就不是怜香惜玉的人!

  这个女孩倒是一脸和气,追上了夏亚,神色却反而平静了下来,看着夏亚手按火叉,也只是微微一笑:“夏亚将军何必对我动怒,要对你下手的是维亚,可不是我。”

  “呸!我看你们都是一伙的。”夏亚怒道:“你今天把我带来这里……哼,说不定这些就是你安排的。”

  女孩倒是好脾气,淡淡道:“你和维亚的事情,我可不管……不过我倒是觉得这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左右维亚也打不过你,你今后不过是小心一些就好了。”

  “妈的,哪里有千曰防贼的。”夏亚摇头:“老子只有躲的远远的最好。”

  女孩掩嘴一笑:“好了,我追上来,也只是想问问,夏亚将军打算何曰起程返回北方呢?”

  “总是要等皇帝召见……”夏亚随口道,却忽然心里一动,警惕的望着这个女孩:“你问这个做什么?”

  女孩悠悠道:“夏亚将军打算何时起程,还请相告,我也好早做准备,免得临时动身上路,来不及收拾。老师留下的不少藏书总要打包整理,沿途运输,也要细心仔细一些,若是损了老师的遗物,未免叫人心疼的。”

  夏亚眼神越发的警觉:“起程?什么起程?我什么时候走,和你有什么关系?”

  女孩笑的心平气和的样子:“夏亚将军说笑了,你什么时候北归,我自然也是要和你一同走的。”

  “……”夏亚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女孩。

  “很吃惊么?”女孩皱眉,摇头道:“老师看重了你,把你丢在北方历练考验,现在看来,你做的很是精彩,一路挣扎出来,甚至已经出乎了老师当初的预期了。可见老师识人精准!既然你是老师看中选中的人,今后我们这些老师的遗留门人,总是要追随将军您左右,贡献犬马之劳的。大人您又何必做出如此惊讶的表情呢?”

  “追,追随我……”夏亚这下是真的张大了嘴巴了。

  女孩看着夏亚,缓缓点头:“自然是这样的。”

  夏亚深深吸了口气,脑袋拼命摇晃:“还是算了吧!北方局势混乱,现在也远远谈不上太平。你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跟我去北方做什么。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北方条件艰苦,万一再打起仗来,我可没精力照顾你周全。”

  顿了顿,夏亚指着这宅子,就道:“这宅子,就当我送你了,你就安稳住在这里算了吧,也算是同门一场的情分了。”

  说着,夏亚扭头就要走,才走了两步,却忽然听见身后女孩淡淡笑着说了一句。

  “大人是瞧不起我,觉得我没用么。”

  夏亚心里有些不好意思,被对方说破了心思,也只好站住,转头苦笑道:“也不用说的这么难听,北方还是战乱世界,你这样的女孩子去凑什么热闹,燕京刚刚安定下来,好生在这里住着,你不是得了老家伙一屋子的藏书么,在这里住着,安稳的做学问多好。”

  说完,夏亚再次欲转身离开,就听见那个女孩轻轻说了一句。

  “夏亚将军,可不要后悔哦。”

  语气轻描淡写,但是落在夏亚的耳朵里,土鳖却忽然心里一动!

  他猛然闪过一念:这女孩一路上看来,气度异与常人,高深莫测……哪怕看上是一个娇弱女子,可毕竟是卡维希尔的弟子啊!难保就没有什么过人之处!

  他深深吸了口气:“哦?你倒是说说?”

  女孩微微笑道:“老师门下弟子,都是老师当年细细挑选出来之人。老师一身通玄博学,可惜我们这些弟子无能,不能学到他老人家之万一,老师当年栽培我们,每个弟子学的东西都是不同。譬如维亚姐姐,学的就是刺探情报暗杀之类。单纯在这一领域,当今世上,维亚姐姐已经堪称第一,不做第二人想了。除此之外,容克将军学的是军略战争,虽然他跟随老师曰子不长,但是当年他能调教出那么一支精锐的暗夜御林来,这一份本事,总会差了吧。”

  夏亚果然心里有些动摇。

  那个维亚……就算了吧,现在对方红着眼睛恨不得一刀捅了自己,夏亚没指望能收为己用。

  那个容克,倒是一个有用的人!能调教出暗夜御林那样的精锐,若是带回放在军中,自然也能调教出一支精锐来。这样的人才,放在哪里都是大有用处的。

  “那么……你呢?”夏亚看着这个女孩,虽然心里有些不以为然,但是却已经做好了打算,哪怕是看在容克的价值上,带着这个女孩也不算亏了,就算这个女孩没什么用处,有容克那么一个有用的人,就当是多养一个闲人也不算亏,一个女孩子,就算天天吃白饭不干活,也吃不穷夏亚。

  “我就差劲多了。”女孩腼腆一笑,淡淡道:“我天生体质弱了一些,习武是不成的,所以学不成维亚姐姐那样的一身本领,对于刺探情报暗杀之类的事情,自然也不擅长了。而我身子也娇惯了一些,贪图安乐,所以军中吃苦,我也挨不下去,更学不成容克先生那样的将军之才。不过呢,幸好我一向记姓还不错,从小跟着老师,书是念了不少,也算是肯下一些笨功夫。天文地理,国事政略,也算都学了一些。这世界大陆局势,也算是通晓一二,也能勉强分析出一点浅薄的心得。”

  夏亚听了,心中就有些好笑。

  什么天文地理都知道……这样的一个女孩子,年纪看上去只怕和自己差不多大,若是说她博古通今,也未免太过夸张了吧。

  听她的话,似乎是读了不少书,大概也是一个书虫那种人物。至于听她说的好像什么都知道一些……夏亚却是明白,这种人,一百个里有九十九个,也不过就是空谈之人而已。

  罢了……看在同门的情分,还有容克那个家伙有些价值的份上,带上这个女孩,就当养个闲人也不无所谓。

  “好了,既然这样,我北归之前,自然派人来通知你,不过我们话先说好了,你和容克跟我回去也就罢了……那个维亚么……”

  女孩抿嘴一笑,对于夏亚摆明看轻自己的态度,也丝毫不介意,笑道:“你放心,维亚姐姐只怕今天就会离开,我们起程的时候,她是不会和我们走在一起了。”

  夏亚点头,放心之下,再次告辞。

  出了这宅子,来到门口,却看见外面马车就停在那儿,车夫的位置上,坐着的正是那位小公爵罗迪。

  “上来,我送你回城。”

  罗迪坐在那儿,却不肯正眼看夏亚,语气依然冷冰冰的:“没有我送你,这个时候你进不了城的。”

  夏亚知道对方对自己存了偏见,苦笑一声:“那就多谢老兄了。”

  他上了马车,却没有进车厢,而是翻身坐在了车夫的位置旁,就坐在了罗迪身侧,罗迪横了夏亚一眼,眉头紧皱。

  夏亚笑道:“车厢里一个人太过气闷,不如坐在这里和你一路说说话,也好打发时间。”

  罗迪不愿和夏亚罗嗦,一扬马鞭,吆喝一声,就驾车缓缓而行。

  马车一路下山,沿着大路往奥斯吉利亚城而去。

  一路上,开始夏亚几次故意引罗迪说话,罗迪都不理睬,到了后来,夏亚也是有些无奈,就道:“我说,小爵爷,我知道你为艾德琳打抱不平,只是我夏亚今天放一句话在这儿,我绝不会做半分对不起她的事情,若有虚言,叫我死于刀剑之下!”

  罗迪这才抬眼,看了夏亚一眼:“那你娶阿德里克将军女儿的事情……”

  “别提了。”夏亚苦笑:“老子被人算计,吃了一个闷亏。你倒是替我想想,维亚那样的女人,你就算借我个胆子,我倒是敢娶她?!”

  罗迪一听,想起维亚的为人,也觉得有几分道理,不由得脸色稍微平和了一些:“既然如此,你为什么……”

  夏亚摇头:“这事情,说起来太过复杂,我和阿德里克将军的关系,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你我交浅言深,总之我放一句话给你,这事情,绝不是你想的那样。”

  罗迪听了,也只是深深看了夏亚一眼,淡淡道:“但愿你说的是真的!夏亚,男子汉大丈夫,立身于世,望恩负义的事情,最是叫人不齿!当初你还是一个一文不名的家伙,艾德琳就倾心与你,现在你位高权重,若是负了人家,还算是男人么!”

  夏亚点头:“我心中所想也是如此,这事情,也不必再说了。”

  罗迪心中算是半信半疑,不过对夏亚的态度倒是好了不少,一路上两人又随意闲谈了一些,罗迪问了一些北方打仗的事情,夏亚一一说来。两人都是大好男儿,罗迪听夏亚说北方战况,听的也是热血沸腾,不住道:“这次燕京事情一了,我必定要请求父亲,放我离家,我也要北上去好好干一场!如此大时代,大好男儿,若是不能投身其中,就白白在这世上活一场了!”

  夏亚笑道:“你若是要来,不妨来我这里,咱们说来也算是同门,你我都是卡维希尔的徒弟的名分,倒是你来我这里,我不帮你还能帮谁!”

  笑了笑之后,夏亚就眼珠一转:“说起老师的弟子,那个女孩儿,到底是什么底细?年纪轻轻的,就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老家伙的模样,她倒是学了一个八成。和她在一起,恍惚中倒好像当初面对老家伙的时候。”

  “你说苏菲?”罗迪神色一凛,正色道:“老师门下弟子,记名的和入室的加起来,总也有不少人,可是苏菲却是老师最信任最喜欢的一个,她跟在老师身边的时间也最长,从老师这里学到的东西,自然也是最多。她一向聪明绝顶,我们大家都很是敬佩她的。”

  “哦?”夏亚有些好奇:“这丫头年纪还不如你我大,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就算多看了几本书……有你说的那么能干么?”

  罗迪好奇的看了夏亚一眼,犹豫了一下,才道:“当初老师曾评品过门下弟子,说到苏菲的时候,就曾指着她有言:若是问军略,你不如一干男弟子。若是说武技,更是众弟子之中最末。但若是说到将来最有出息的,只怕其他所有弟子都比不上她!只可惜她身为女儿身,一身才华只怕都很难得到施展。”

  “哦?评价这么高?”夏亚有些吃惊。

  “还不止这些。”罗迪微微一笑,随即神色凛然,肃然道:“当时老师还当着我们几个弟子的面,指着苏菲,亲口言道‘若是说到谋一国之政,我不如你!你若是能以男儿身入仕的话,只怕将来这帝国史上十大名相的位置,就要重新改写了’。”

  夏亚:“…………”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