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刺杀】

   第四百五十一章【刺杀】

  真见鬼……我就知道!

  夏亚一遍摇头,一遍叹息,可是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叹息什么。

  卡维希尔那个家伙……他居然真的死了……这么一个神奇的家伙,他居然真的死了?

  恐怕就算是到最后一刻,夏亚都会觉得那个家伙是不可能真的死掉的。哪怕是现在,在这个女孩说完了一切之后,如果就在此刻,忽然房门打开,卡维希尔那个家伙一脸微笑的走进来,夏亚都一点不会吃惊!

  那个家伙,原本就是一个神奇的存在。甚至,就算他真的死了,说不定有一天也会忽然复活出现在人们面前!

  夏亚叹了会儿气,那个女孩就在一旁看着他,过了会儿,夏亚忽然一拍大腿,心里猛然闪过一个念头,想起一件事情来,叫了一声,大声道:“不对,不对啊!”

  “……怎么不对?”女孩笑吟吟望着夏亚。

  “不对就是不对!”夏亚忽然一下子火大了起来,他的拳头在桌上一拍,砸的桌子淅沥哗啦就成了一片粉碎。夏亚站了起来,握着双拳,怒气冲冲的喝道:“不对!那个老家伙,这不是害老子嘛!!”

  女孩不说话,只是依旧笑吟吟的看着夏亚。

  夏亚脸色铁青,大声道:“他早就做好了全盘计划!放弃北方诸郡,让奥丁人进来和叛军狗咬狗……这也就罢了,他愿意这么安排,愿意做什么赌局,也是他的事情!可是他为什么要害老子!”

  夏亚心里这火气起来,当真是怒不可遏!

  “我当初进燕京接收封赏,先皇对我很是不错,我就知道其中有这老家伙的影子!我被封为莫尔郡的军备长官,现在想来,也是他从中出了不少力气吧!这个老家伙,这不是害人么!他既然早就做了打算和计划,一旦战乱起来,北方就是一个烂摊子!就是刀山火海!又是奥丁人入侵,又是叛军割据,战火连绵……这种情况,他还把我派到莫尔郡去干那个什么见鬼的军备长官,这不是害我是什么!也就是亏得老子命大!若是老子命歹一点,只怕早就死翘翘!!我和这个老家伙有什么深仇大恨,他居然这么想着法子折腾老子!!”

  夏亚越想越气,越说越火,差点就要掀桌子了!若是卡维希尔此刻真的站在眼前,只怕夏亚就要冲上去找这个老家伙拼命!

  若不是这个老家伙害自己,自己哪里会跑到莫尔郡去拼命?凭借上次的战功,封到南方的什么安宁的小城去当一个地方官,早就当个土皇帝,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了。

  哪里会像现在,又是和奥丁人拼命,又是和叛军博杀,刀锋上跳舞,一路挣扎过来,几次三番就差点挂掉……“这正是老师对你的栽培。”

  女孩恰如其分的开了口,就在夏亚怒气勃发的时候,女孩轻飘飘这么一句话,仿佛一下就卡在了夏亚的脖子上:“若不是老师如此安排,夏亚,你会有今天么?”

  夏亚:“…………”

  女孩幽幽一叹,缓缓道:“老师一向看人极准。他老人家对你期望是很高的,为了栽培你,为了给你铺出一条出人头地的道路,老师已经是竭尽全力了。夏亚……你莫要不知好歹,老师把你放在北方,不是害你,却正是要让你这块顽铁,投入洪炉之中百炼成钢!”

  顿了顿,女孩冷笑:“否则的话,以你上次的功劳,封你一个职位不难,一个男爵的爵位就足以封赏你的功劳了。为何还要给你一个军备长官的职务?一郡的军备长官,虽然也是旗团级,可实权却是很大,也读力自由,不受地方制肘。你尽可以放手施展!否则,若是给你一个旗团级的闲置,你夏亚哪里能有今天的势力?”

  “……我……”夏亚皱眉。

  “我们先说地方!北方诸郡,不让你去诺兹郡,不让你去西尔坦郡,却偏偏挑选了莫尔郡让你去,是为什么?莫尔郡有边境贸易之利,又距离野火镇甚近,这就是你的‘熟地’!!你对那儿环境熟悉,施展起来自然有好处!而且莫尔郡的前任郡守大人为官清廉勤政,莫尔郡的底子也是北方诸郡之中最好的!粮草物资充沛,给了你最好的基础!这就是地利!若是给你丢造诺兹郡,诺兹郡有中央军驻扎,哪里还有你施展的余地?丢在西尔坦郡,时时刻刻面对科西嘉军区,你根本没有发起的机会!莫尔郡,才是老师给你选择的最好的根基!只在选地这一点上,老师就花费了多少心思!再说人……你以为疯狗格林是何等之人!他是军中宿将,虽然之前算是待罪之身,被闲置起来失了势,可是凭借他的威望和名气,就算是被军阀党打压,若是真的想做事情,哪里不能去?以他的身份和在鹰系之中的人脉,若是跟了鲁尔那个胖子去罗德里亚兵团,或者去第二第九兵团,难道就没有出头之曰?况且当时阿德里克已经到了燕京,隐隐的就是未来的军中第一人的身份,格林若是留在燕京,阿德里克自然会欣赏他的才干,到时候在城卫军之中安排一个位置给格林,又有多大难度?他格林为什么就偏偏看上了你这个毫无资历的小子?宁可跟着你跑去莫尔郡,堂堂的帝国宿将,却在你那儿屈居一个营队级别的小军头?若不是老师从中安排,格林就算对你这个家伙感观不错,又怎么会真的屈身在你手下做事情?”

  夏亚瞪大了眼睛:“你是说……”

  女孩点头:“格林出山之前,曾经拜访过老师,和老师有过一番长谈,最后才决定了,去你那里。”顿了顿,女孩盯着夏亚,一字一字沉声道:“格林这位军中宿将,就是老师为你精心挑选的辅佐之人!”

  夏亚听了,情绪稍稍平稳了一点,略微一思索之后,皱眉道:“就算这样,北方也太凶险了一些吧。既然卡维希尔算准了未来之事,到时奥丁人入侵南下,首当其冲就说我的地盘,那个身后,我身前是奥丁人,身后是叛军的地盘,夹在中间,战乱一起,九死一生……”

  女孩冷冷打断夏亚:“你现在死了么?”

  “……”夏亚眨了眨眼睛,吞了口吐沫:“这个,自然是没死……”

  “既然你没死,那不就行了。”女孩皱眉。

  “可是……老子一路挣扎过来,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危险,多少次就差点……”

  “你是老师看中的人!”女孩忽然神色变得郑重起来,脸色和语气都是无比肃然,盯着夏亚,缓缓道:“老师看中你,自然不是为了给你封个清贵的闲职,让你安安稳稳的升官发财做一个富家翁!老师看中你,是希望你大有作为!英雄起于乱世!北方的情况是复杂了一些,是艰苦了一些!可是老师已经给了做了那么多安排,地盘给你挑了最好的,人手也你派了最好的副手!给了你这样的条件,若是你夏亚再不能成事,那也只能说明你自己无能!就算你死了,也只是你自己无能所至,怪不得旁人了!夏亚,你记住了,英雄起于乱世!把你丢在北方那个乱世之中,你才能真正的百炼成钢,才能趁势而起!若是丢在南方安稳的偏远地方,你现在也不过就是一个地方小官员而已!哪里会变成现在的夏亚将军?你仔细想想,现在的你可有多威风!帝国皇燕京要看你脸色,你手下雄兵数万,地盘数郡,北方几乎就是你一人之天下!说一句大逆不道的话,就算是这帝国能不能继续存在下去,也是你夏亚一念之间!你现在若是立刻就反了,这拜占庭,就立刻是亡国的结局!”

  夏亚:“……”

  女孩说到最后,语气冰冷:“一人之念而决一国之存亡……夏亚,男子汉大丈夫,生在人世,如此威风显赫,才不枉了这一生!若不是老师如此安排,给你这样的机会,你可能有今天?!”

  一人之念而决一国之存亡!

  一人之念而决一国之存亡!!!

  这一句话落在夏亚心中,他忽然就感觉到胸中血脉喷张,热血沸腾起来!

  男儿英雄立世,如此威风显赫,果然才是不枉一生!!

  念及于此,夏亚虽然心中热血沸腾,但是表面上却终于渐渐安静了下来,原本对于卡维希尔的那一腔恼火,也终于烟消云散。

  过了好久,女孩看着夏亚平静了,淡淡道:“夏亚大人,可想通了?”

  夏亚叹了口气,重重点头:“嗯。”

  “可明白了?”

  夏亚:“……明白了。”

  女孩这才展颜一笑,看着夏亚面前那已经被他拍的稀烂的桌子,笑道:“刚才您那一怒,可着实有些吓人呢。”看着地上的狼藉:“这茶也洒啦,可不是待客之道。”

  说着,女孩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对着门外轻轻的拍了拍手。

  片刻的功夫,一个脸色木然的老仆缓缓走了进来,手里捧了盘子,缓缓的奉上几杯茶水来。

  “这是茶,咱们拜占庭是不出产的,一向是兰蒂斯的海商贩运过来才有。老师生前最喜欢饮用此物,这东西入口清苦,回味却甘甜,老师最喜。”女孩轻轻一笑:“请夏亚将军品尝吧。”

  夏亚坐了下来,看着桌上的杯子。

  桌上两只精致的瓷杯,透体雪白无暇,一只放在自己面前,一只放在了这个女孩的面前,只是女孩面前的杯子旁,挂了一只小小的银匙。桌上中间一个小小的圆盘里,却放了几枚精致的甜点。造型别致小巧,做的很是精美。

  女孩看见桌上的东西,那双眸子里就闪过一丝古怪来,眼看夏亚伸手就要去拿杯子饮用,女孩忽然就一笑,伸出一只小手来,在夏亚的手腕上轻轻搭了一下,笑道:“这茶水是刚煮沸的,还有些烫口,不妨等等凉了再喝。”

  夏亚也没多想,却看见盘子里的点心,他今天实在没怎么吃东西,一路颠簸到这里,也有些饿了,就随意伸手去抓向盘子里的一块甜糕,只是他手才伸过去,女孩却已经飞快的将盘子挪开,抬起头来,看着站在一旁的那个老仆,表情看似很是寻常自然,淡淡道:“这点心都是昨晚留下隔夜的,怎么也拿出来招待客人?快快取下去换了新的来。”

  夏亚笑道:“没事,隔夜就隔夜,我行军打仗之人,有一口吃的就够了,没这么多讲究。”

  伸手又要去拿点心,女孩却已经将盘子轻轻拿起来丢到了一旁,看着旁边那个老仆,皱眉道:“还不快去?”

  那老仆神色木然,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开,走过夏亚身边的时候,这老仆人却仿佛忽然就身子一个踉跄,朝着夏亚身上栽了下去。

  夏亚还没怎么反应,那个女孩却仿佛早已经有了准备,不等这个老仆人身子靠下来,女孩已经伸腿在面前桌子脚上一拨,那桌子立刻就横了过来,拦在了夏亚身前,那老仆身子撞过来,就被这桌子拦住了,没有能贴上夏亚的身体。

  不等夏亚发话,女孩就已经勃然作色道:“怎么如此不小心?夏亚将军是贵客,这么粗手粗脚的,简直就是让人笑话,快快退出去!”

  那老仆连连点头,身子勉强站稳了,退后两步,就是一挺腰。

  夏亚又不是傻瓜,早就察觉到了不对头,只见这个老仆挺腰的时候,就听见“咔咔”的声音,随即就看见一团寒光从这老仆腰间喷了出来!

  这寒光突然而来,就直朝着夏亚的面门喷了过去!那个女孩早有准备,手里已经抓了一个茶水盘,直接就挡在了夏亚面前,就听见叮叮当当一阵密集的动静……那茶水盘子上,钉满了无数密密麻麻的银色的尖针,只怕有数十枚之多!针身上寒光闪烁,银光之中隐隐的还泛着一点碧绿……显然是涂抹了什么特殊的药物!

  夏亚已经冷笑一声,长身而起,冷冷的看了看女孩和那个老仆,他神色冷峻,眼睛里已经露出了杀气!

  方才这个女孩忽然阻止自己喝茶,夏亚就已经心里有了一点不对头的感觉,之后阻止自己吃点心,然后这个老仆忽然就摔跤往自己身上靠——夏亚又不是傻瓜,哪里没有察觉?只是他艺高人胆大,凭他此刻的本领,这种小伎俩早不放在眼里,只是心中好奇,不知道这些家伙搞什么鬼。

  女孩眼看已经撕破了脸,终于面色铁青,放下了那个钉满了尖针的盘子,一双眸子里寒光闪烁,盯着那个老仆:“他是老师看中的人!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那个老仆表情依然麻木,只是身子却已经挺直,原本一个老朽的某样,只是这么一挺身,整个人的精神就陡然一变,一身锐气十足,整个人就散发出一股子森然的杀气来!

  “我不管怎样,都必须杀了他才行!”

  这老仆摇头,嗓音却略微有些嘶哑,带着一股子奇怪的味道,但是辗转之处,分明就是女子嗓音的娇柔,哪里像是一个年迈的老人?

  女孩皱眉:“那件事情还没有定论,况且,若是你不点头,谁也不会逼你……你何必……”

  “不行,他不死,就是对我的侮辱!”老仆狠狠看着夏亚,忽然就伸手来在脸上一抓,一把抓下去,却是仿佛将一层皮都揭了去!原本那苍老的模样自然就不见了,之间手里分明是一个头套,连皮带头发都抓了下来!

  夏亚再一看,已经彻底呆住了!

  面前这人,哪里是什么老仆?

  一头紫色的头发,脸庞之上肌肤如雪,半张脸庞已经是清丽无双,而却偏偏带着半副铁面,将原本应该是倾国倾城的一张脸庞遮去了一半!

  那一双眸子,赫然正是紫色,带着一种诡异的奇美,这双紫眸,正狠狠的盯着夏亚!

  “你是……维亚!”夏亚已经深深吸了口气,脸上露出几分惊奇:“我认得你!你……你救过我一次!从黑斯廷的手里救过我一次!”

  维亚咬了咬嘴唇,狠狠的望着夏亚,冷冷道:“若是早知道你今曰会如此辱我,当初我怎么会去救你!夏亚雷鸣,你去死吧!”

  说罢,维亚手里一晃,拇指和食指之间已经忽然就出现了一片薄薄的刀刃来!她身形已经猛然朝着夏亚贴了过去,刀锋闪过,寒光森然,就抹向了夏亚的脖子!

  “住手!”

  那个雀斑女孩已经飞身拦在了夏亚的身前,张开双臂来,以自己的身体遮挡住了夏亚,大声道:“维亚!快住手!”

  维亚一刀已经挥过去,眼看这个女孩在面前,那刀锋几乎是贴着女孩的脸蛋而过,终于收了回去,维亚脸色森然,沉声道:“苏菲,你一定要阻拦我么!我刚才可是差一点就杀了你!”

  女孩摇头:“不行,不管如何,他是老师看中的人,老师对他有莫大的期望,他决死不得!维亚,你敢违逆老师的意思么!”

  维亚脸色阴晴不定,眼神里露出几分挣扎来。就在这个时候,维亚的身后,那个容克已经悄悄的贴了过去,正要去抓维亚的肩膀,维亚已经有了察觉,忽然就一拧腰,转身已经一肩撞在了容克的胸口!

  维亚的本领何等了得!当初能从黑斯廷的手里将夏亚救出来!虽然有黑斯廷留手的成分,但是能和黑斯廷放对,本领自然已经不能用寻常的高手来衡量。

  容克虽然也不弱,但却不是维亚的对手,被维亚撞在胸口,身子就往后一缩,随即维亚已经一手贴在了容克的胸膛上,一瞬间,手掌就已经变做拳头轻轻捶了三下!

  砰的一声,容克的身子就已经横飞了出去!直接砸在了后面的墙壁上,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不行!今天无论如何,我也非杀他不可!杀了他之后,我自杀以谢罪就是!”维亚脸色铁青,一脸绝然!

  夏亚看得一头雾水,心中实在是哭笑不得。

  其实以夏亚此刻的实力,哪里需要这个女孩来保护自己?

  维亚刚才动手,身手虽然犀利,但是在夏亚看来,对他也实在造不成多大的威胁……只是,这个维亚曾经救过自己一次,现在却好像和自己有不共戴天仇恨一般,满脸杀气,却让自己有些不明所以……“那个……我能不能……说一句话?”夏亚忍不住从女孩身后探出脑袋来,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苦笑道:“那个……维亚小姐,我不记得我哪里得罪过你吧?你到底为什么?”

  “……”

  女孩忽然转过头来,惊奇的看着夏亚。维亚却是眼神冷酷,死死的瞪着夏亚。

  “说真的,我真不记得我得罪过你……当初的事情,我还是很感激你的恩情的,那个……”夏亚搓了搓手:“若是有什么误会,咱们说开了不就行了么?你看呢?”

  女孩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没忍住:“夏亚……你真的不知道原因?”

  “不知道。”夏亚摇头。

  “你……你知道维亚是谁么?”女孩面色古怪。

  夏亚想了想:“她应该也是老家伙的徒弟吧?只是,我实在没得罪过她啊。”

  “没得罪我!”维亚忽然就抓狂了,她将刀锋指着夏亚,怒喝道:“你这个混蛋!居然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要求娶我!现在整个燕京的人都知道你要娶我!我维亚何等人也,岂能嫁给你这样的混帐东西!今天若是不杀了你,我今后还如何见人!”

  “等等!等等!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娶……”夏亚连连摆手,可说了一半,他自己心中陡然闪过一个念头来,瞪大了眼睛望着维亚:“你……我……他妈的!我明白了!你,你是……”

  夏亚就算是个傻瓜,现在也该明白过来了!

  当初自己第一次认识维亚,是这个女人忽然出现,从黑斯廷的手里把自己救了出来!当时记得这个女人就说过:她欠阿德里克的已经还清了!!

  隐隐的,这个女人似乎和阿德里克是有关系的!

  而且夏亚还知道,维亚曾经就是阿德里克的亲卫队长!

  现在又说到自己要娶她?

  夏亚哪怕是再蠢,此刻也总是能想到的了!

  “你……你是阿德里克的女儿?”

  土鳖只觉得自己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