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古宅会面】

   第四百四十九章【古宅会面】

  马车一路缓缓而行,这燕京经过一场战乱已经破败,晚上的时候,街上早已经空空荡荡,没有什么行人车辆。即便是偶尔遇到一些巡逻的士兵,但是这辆马车的车夫可是堂堂的米纳斯公爵之子罗迪小爵爷,一旦亮出身份,哪里有什么巡逻的士兵敢阻拦,自然是畅通无阻。

  夏亚开始还忍不住偷偷瞟那个女孩,可是眼看那个女孩神色镇定从容,只是捧着那本书静静阅读,丝毫不理会自己。看的久了,夏亚自己也觉得有些无趣。

  偶尔打开车窗一角往外眺望,却发现这马车一路行驶,却是朝着城墙的方向而去。

  车轮滚滚,很快居然就到了凯旋门。

  看这样子,居然是要连夜出城去!

  燕京虽然已经被收服,叛军也早已经被驱赶,但是毕竟战争结束还没多少曰子,全城的戒备还是很严密的。

  虽然这些曰子,城外的援军还有城内的守军已经将触角散布了出去,开始着力收服周围的卫城,所以奥斯吉利亚既便是晚上的时候,也会保留下凯旋门不关闭,可是这只是允许军队进出,平民是绝对不允许进出的!

  可是城门的关卡,对于罗迪这位米纳斯家族的小爵爷来说自然也是形同虚设,亮出身份,又出示了什么手令之后,马车就出了凯旋门,一路往西而去。

  夏亚有心想出口询问,但是看着眼前那个女孩,一脸恬静的模样,只觉得对方初期的镇定,也不知道这份养气的本事,这么小小年纪是怎么培养出来的,自己若是贸然开口,反而却弱了气势。况且夏亚心中笃定,凭借自己现在的一身本领,纵然是有什么埋伏圈套,也是绝对奈何不了他夏亚大爷的,所以心里虽然好奇,却是并不慌张。干脆也学着那个女孩的模样,静静的坐在座位上,看书他是看不了的,就直接闭目养神了。

  马车行驶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出城之后,倒是听见外面的罗迪连连扬鞭,驱使着拉车的马匹加快的速度,马车倒是全力驰骋起来。

  终于,就在夏亚的耐心渐渐就要耗尽的时候,车身颠簸加剧,却是仿佛行驶上了一条山路的模样。远远的,还能听见窗外传来海浪的声音。

  这一路颠簸,夏亚忽然心里就是一动,隐隐的猜到了一个可能。

  终于,马车到达了目的地,停下之后,夏亚打开车窗往外一看,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呵呵……果然如此,你怎么把我带到这个地方来了。”

  他率先就自己打开了车门跳了下来,用力伸了个懒腰,看着面前的这栋大宅子。

  这是一座位于奥斯吉利亚城郊外并不算太远的小山,山下不远就是海滩,眼前的这座古老的大宅子正是建造在山上,占地极广,周围树木环绕,远处还有浪潮的声音,海风许许,伴随着这海风和周围的荫荫树林,颇有几分幽静深远的味道。

  可是这个宅子,夏亚却是认得的。

  这正是位于奥斯吉利亚城外的那作郁金香家族的秘密古宅!自己之前就曾经来过!

  而且,说起来,这栋宅子早已经从那位米纳斯公爵的名下过给了自己,算起来,倒是自己的产业。

  夏亚去年来燕京的时候,得到这座大宅子后,就交给了光头男凯文的遗孀尤丽亚去搭理,宅子也原本是计划要翻修重建的,可是后来夏亚出任莫尔郡的官职之后,就带着人拖家带口的离开燕京了,这宅子就暂时闲置空了下来。

  却没想到,今晚这个卡维希尔的女弟子,却把自己带到这里来了。

  夏亚神色有些变化,就听见身后传来动静,那个女孩也已经走下马车,就站在了夏亚的身侧,恬静的脸庞上露出一丝笑意,指着那宅子的宽大高耸的大门,淡淡道:“夏亚大人,请进吧。”

  罗迪却依然坐在车夫的位置上没有动,只是坐在那儿,依然用很不友好的眼神盯着夏亚,然后重重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这宅子的大门已经打开,门口站着一个身穿亚麻袍子的中年侍者,躬身迎接两人走上台阶,然后还亲手接过了女孩解下的一件披风。

  “请进吧,不用客气。”

  女孩子微笑的一句话,差点让夏亚鼻子都气歪了。

  这分明是老子的房子!怎么这个女孩好像却是住在这里?而且还摆出一副主人的架势来?

  夏亚忍着心中的疑团,昂首走进了这宅子里。

  外面的大厅,倒是还算干净,但是看的出来,不少地方是刚刚粉刷修缮过的,原本的家具摆设之类的东西,已经破损了不少,从前铺在地上的地毯已经不见了,经过打磨的光滑的石料地板就光秃秃的裸露在地上,夏亚的皮靴在上面走过,发出清脆的声音。

  “这地方,之前曾经被一股叛军占领了,宅子被那些叛军祸害不浅,不少值钱的东西都被盗走了,就连大厅里原本的地毯,也因为是纯羊毛编织的,也被叛军带走了。”女孩平静的声音就响在夏亚的耳旁:“我也是几曰前刚刚搬到这里来居住的。草草的修缮了一下,很多地方还没有来得及修整。”

  夏亚“嗯”了一声,不置可否。

  女孩接着笑了笑:“我知道这栋宅子,说起来是您的产业,我没有经过主人的允许就贸然暂住了进来,也算是失礼了。不过想来,您也是老师的弟子,算是我的同窗。看着小妹无家可归,相比师兄一定不会怪罪我借宅的事情吧。”

  夏亚倒是被说的无言,咳嗽了一声,含糊道:“卡维……嗯,老师在城里的宅子呢?”

  “叛军进城之后,被烧啦。”女孩摇了摇头,直到此刻,她那张如古井无波的脸庞上才终于流露出一丝情绪来,却是淡淡的悲伤。

  两人并肩往里行走,穿过外面的大厅,走过一条门径之后,就来到了一个小小的会客室,女孩边走边轻轻道:“老师的藏书,我都已经运到了这里,暂时就放置在了书房之中,此外还有一些老师生前收藏的器物,也都带了出来。此刻这宅子里,就只有我们几个女孩子,还有两个老师生前宅子的家仆跟随。这么大的宅子,住着倒也清静。只是可惜,这宅子后面原本有一个花园,据说里面的树木花草,不少都是这宅子昔年的原主人亲手种植的,但是在叛军霸占了之后,都被砍伐掉了,还没有来得及整理。夏亚,你要不要去看看?”

  “不用了。”夏亚摇头,他对于那个花园倒是不太在意,心里此刻记挂的,却是这郁金香老宅里的那个隐秘的地道,和地道下暗藏的那个魔法阵,和魔法阵控制的四扇神秘的魔法之门!

  不知道那个地方,有没有被叛军发觉……带着心里的这个顾忌,夏亚随着那个女孩子走到了一个会客室的门前。这房门却是禁闭的。

  站在门前,女孩忽然就停住了脚步,看着夏亚,低声道:“好了,就是这里了。夏亚先生,今晚请您来这里,自然是有些事情要和您仔细的谈谈。嗯,此刻有一位您认识的人,就在这房门里等着见您呢。”

  这话一说,夏亚险些就要心跳停止了!!

  门里……有人在等着见老子?!

  妈的!是谁?

  该不会是……卡维希尔那个老家伙吧?!

  ……不怪夏亚会这么想,只怕换了任何一个人此刻站在夏亚这个位置上,都会心里生出这样的念头!

  虽然外面的说法都是卡维希尔遇刺身亡,但是……以卡维希尔一生的传奇,和他本人的智慧以及本领,执掌帝国真正的大权数十年的手段!

  说实话,虽然大家都说他是遇刺死了,但是实际上,只怕怀疑卡维希尔还活着的,就大有人在!

  没准那个老家伙是装死呢!

  夏亚的一颗心狠狠的沉了一下,险些就停止跳动了,然后就飞快的砰砰狂跳起来。

  一时间,夏亚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有些不稳了!然后勉强吸了口气,缓缓伸出手去握住了面前的门把手,用力的转开……随着房门缓缓的打开,这不大的会客厅里,一个人影就站在房内,静静的站在那儿,背对着夏亚……夏亚一看这身影,却忽然就舒了口气,原本拎着的一颗心,也悄悄的落下。

  虽然这人是背对自己,但是只见这个身影结实雄壮,身形绝对不是卡维希尔那样的文人。仅仅从背影看来,就充满了精干和彪悍的味道,绝对是一个武者!

  随着房门打开,门里的那人也转过身来,终于面对了夏亚之后,夏亚才一愣。

  眼前的这个人,他的确是认识的,也的确是见过的。

  “你是……”夏亚皱眉,这人虽然自己见过,但是一时间,对方的名字却是到了嘴边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这个人大约四十岁不到的年纪,一张四方脸,神色沉稳,偶尔闪过的眼神,也带着一丝彪悍精明的味道,只是看上去气得不太好,脸色有些苍白的过分。看着夏亚进来,这人的眼神就有些古怪,瞟了夏亚身边的那个女孩一眼之后,仿佛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往前走了两步。

  “夏亚阁下,您好。”这个中年男人沉声道:“您应该没有忘记我吧,我的名字叫容克,是……”

  “我记得你。”夏亚点了点头,却紧紧皱眉:“你是容克,我在皇宫见过你,你是……暗夜御林的首领?是皇帝身边的亲卫队的长官,对吧?”

  说着,夏亚扭头看了看那个女孩,神色有些疑惑,意思是:你带我来这里,见这么一个皇室的嫡系心腹头子干什么?

  难道……今晚的会面,是皇帝加西亚命令这个容克来见自己的?

  女孩抿嘴一笑,没说什么,却是转身将房门先关上了,这才扭头看着夏亚,淡淡道:“有些事情,还是请容克先生先说吧。”

  那个容克神色越发的复杂起来,他看着夏亚,嗓音忽然有些嘶哑,语气里有些颓丧的味道:“您说的不错,我就是容克……只不过,您所说的我的身份,暗夜御林的首领……在这个身份之前,应该加上一个‘前任’的字样了。我……早已经是一个没有官职的人了。事实上,现在的暗夜御林已经另有首领了,我……我只是一个……无家可归之人!”

  夏亚心里一凛!

  暗夜御林是一支什么力量,若是夏亚从前还不算太清楚的话,可随着他的地位渐渐提升,现在也是位高权重,才真正的体会到了这支“暗夜御林”的分量!

  那可是皇帝最最信任的一支秘密武装,也是绝对忠诚于皇帝本人的一支精锐嫡系!身为这么一支秘密精锐军队的首领,那绝对是皇帝最最信任的心腹之人!

  这个容克却怎么说是“前任”?!

  容克叹了口气,苦笑道:“夏亚阁下,请你坐下吧,有些事情,请听我慢慢解释给你听。”

  夏亚神色凝重,缓缓的坐了下来之后,那个女孩就坐在了夏亚的旁边,倒是这个容克,却依旧站着,他的脸色渐渐的越发的流露出一丝苦涩来,长叹了一声之后,第一句话,就让夏亚动容了!

  “其实……我也是卡维希尔大人的弟子。”

  ※※※容克!暗夜御林的首领!皇帝最最信任的秘密卫队的头子!负责皇帝身家姓命安全的最最贴身的嫡系!居然是……卡维希尔的弟子?!

  这样的事情是何等的重大,就算是在迟钝的人也不难想到了!!

  这个卡维希尔,触角居然伸的如此之长?!

  夏亚可以肯定的是,先皇康托斯皇帝,绝对是不知道这个情况的!

  否则的话,皇帝绝对不会允许卡维希尔的弟子来担任自己最最信任的秘密卫队的首领!

  即便是皇帝在信任卡维希尔,再重用卡维希尔,也绝对不可能将自己的嫡系卫队,关系到自己本人身家姓命安全的秘密精锐卫队,交给卡维希尔的弟子!!

  这绝对是一件大忌!!

  先皇信任卡维希尔是一回事,但是以康托斯皇帝的头脑,哪怕是再信任一个人,也不可能是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身家姓命都完全托付给对方!既便这个人是卡维希尔也不行!

  身为皇帝,帝王之术在于平衡!政务上信任卡维希尔,那么就绝对不可能将自己最最贴身的秘密精锐卫队也交给卡维希尔!相反,这种皇帝本人的私人武装色彩的秘密精锐,历来皇燕京是会选择挑选一个毫无任何背景,又对自己绝对忠心的人担当!

  ※※※容克的这第一句话,就让夏亚神色为之一变,他眉毛一挑,正要说话,却看见容克摆了摆手,这个中年的武人淡淡道:“我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是老师的弟子,也是老师一手安排我进入了御林军,我在御林军里待了三年后,被秘密挑选进了暗夜御林,熬了八年之后,升任了暗夜御林的首领。自始至终,没有人知道我和老师的关系。即便是当年安排我进御林军的时候,老师也是做了特殊的安排。”

  夏亚听了,深深吸了口气:“好深的布置!”

  容克摇头:“老师行事,历来高深莫测,布局深远。不是我们这些弟子能揣测的。”

  夏亚嘿嘿冷笑一声:“他老人家如此安排行事,难道是为了对付皇室?先皇在的时候,可是对他老人家很是信任啊,做这样的安排,难道是……”

  容克淡淡道:“这个我却不知,只是老师却从来没有要求我做过任何对皇室不利的事情。我虽然暗中是老师的弟子,但是多年为皇室效忠,也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的。”

  夏亚扭头看着那个女孩:“你带我来这里,让我见容克先生,告诉我这么一个隐秘……又是为了什么?”

  女孩轻轻一笑,缓缓道:“夏亚,老师一向很看好你,对你也抱有很大的期望,你可知道么?”

  “不知道。”夏亚很干脆的否认。但是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却多少有些心虚。

  仔细想来,自己上次来燕京受封的时候,卡维希尔的确在中暗中出了不少力气帮衬自己。包括为自己扬名等等事情,甚至自己得到老皇帝的赏识,其中似乎也有卡维希尔的影子!

  还有帮自己从米纳斯公爵那儿要回了这个宅子,还有几次见面,卡维希尔都算是对自己很推心置腹……甚至最后还强行收了自己当弟子。

  这些事情加在一起,若是说卡维希尔对自己没有什么期望,那只怕夏亚自己都不信。

  女孩见夏亚否认,倒也不生气,淡淡道:“容克先生在这里见你,倒也没什么其他的意思,一来,是对你说明一些事情,二来呢,是取信于您,以示我们这次谈话的诚意。”

  她随即看着容克,缓缓道:“容克,你继续说吧。”

  “嗯。”容克深深吸了口气,神色顿时就变得凝重起来,他看着夏亚,缓缓道:“事情……就要从老师遇刺的那件事情说起了。”

  夏亚神色顿时一振!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