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二进帝都】

   `第四百四十五章【二进燕京】

  在城外又驻扎了两三曰之后,奥斯吉利亚城里终于又有了新的动作。

  先是皇室派来了一位伯爵贵族领衔的一个劳军的队伍,那位伯爵贵族大概是皇室的心腹嫡系,同行而来劳军的,除了几个贵族之外,还有帝国的两位财政大臣的副手,以及宰相派来的特使。

  说起来,奥斯吉利亚城里物资已经十分紧缺了,打了半年多的仗,大部分都靠着海上兰蒂斯人的补给。

  但是毕竟夏亚这么一支军队南下来勤王,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帝国中央都要表示一下慰劳的姿态,否则的话,若是人家南下来勤王,大军在城外驻扎,皇帝一点儿表示都没有的话,传出去未免也太过掉价。

  东西是没有多少东西的,城里的用度已经紧张,听说就连皇帝本人也已经缩衣节食。所谓的劳军,也不过就是走一个过场罢了,原本也是应有的一道程序而已。

  派来劳军的这些人都是从城卫军里抽调出来的,听说为了皇室的体统,皇帝专门调拨了一小队御林军随行。可是这支劳军的队伍来到夏亚的军队驻地的时候,依然还是让夏亚全军震惊了。

  ——这就是帝国最精锐的燕京城卫军?这就是号称装备最好待遇最高的御林军?简直就是一群乞丐嘛!

  御林军还勉强能保证全副的武器装备,而那些城卫军就惨得多了,大部分甚至连一套完整的铠甲都很难凑齐,武器也驳杂的很,不少人用的已经不是城卫军的制式的刀剑,看上去颇有不少人用的武器,貌似都是从叛军那儿缴获来临时凑数的。

  至于送来的物资,就更不够看了。粮食是没多少的——皇帝现在听说每顿也只吃几块面包呢。倒是一些金银器皿的赏赐还算有一些,据说也是皇帝搬出了皇宫里的内库的一些老底子储备了。

  但是这么点东西,若是分到全军每个人的都上,就实在是看不得了。

  所以,就连那位负责劳军的伯爵大人似乎也有些脸上挂不住——帝国什么时候穷成这种模样了!

  倒是夏亚却客气得很,拉着那位伯爵大人说了好半天的亲热话,大家热热闹闹的饱餐了一顿,临走的时候,夏亚还悄悄的让人塞了一个箱子送到了那位伯爵大人的马车里。

  那箱子里是夏亚之前从那大批叛军战俘那儿缴获来的战利品里,挑出来的一些好东西。

  那些叛军在燕京里盘踞了多曰,倒是当真抢了不少好东西,可惜前几天那一战,叛军溃败,东西缴获了之后,都便宜了我们的土鳖大人。

  夏亚又专门派人在那些战利品财物里挑选出了一些“精品”——那些叛军在燕京里抢掠了不少贵族豪门,着实弄了一些宝贝,夏亚挑选了一切上等货色,留做重要的用场。

  送给那为劳军的伯爵大人的箱子里,装的是一支名贵的花瓶,上等的铜器,还镶嵌了若干宝石,端的是一件价值不斐的艺术品!也不知道是叛军从哪个贵族家里抄出来的。

  倒是那位劳军的伯爵大人,在回去的路上打开箱子一看那花瓶,顿时就心中感慨起来。

  这劳军……搞成了什么样子啊!

  自己带去的那些劳军的物资,七七八八全部加在一起,只怕价值还抵不上这么一支花瓶呢!唉,帝国势微如此,自己这个劳军使者当的实在是没什么滋味,倒是让那些北方来的乡下佬背后耻笑了。

  这位伯爵大人得了夏亚的这份厚礼,回城之后,自然会多说几句夏亚的好话,那也不用说了。

  劳军不过是走一个过场,这过场走完了,下面,就是真正的封赏了!

  夏亚耐着姓子又等了两天,原本以为正式的委任令应该很快会下来,可谁知道,这一等,居然又多等了三天!

  那个皇帝到底在想什么?事情都已经如此了,还不痛痛快快的下令封赏,还磨蹭个什么劲?

  不过夏亚恼火之余,也忍不住代那位加西亚皇帝想象,只怕对方心里实在是郁闷窝火得很吧……堂堂帝国皇帝,却被自己一个北方的地方将领逼的要封赏土地大肆加封,明明心里狠死了对方……却也只能捏着鼻子忍下来。

  皇帝迟迟不肯正式下令,大概也就是心里最后的这么一点子不平之气在作怪罢了。

  夏亚耐着姓子等到了第五天,正式的皇令终于下来了!!

  这次负责来传令的,依然是前次来劳军的那位伯爵大人,这位伯爵大人上次得了夏亚的厚礼,这次又跑来,对夏亚的态度自然是更加亲热了。

  可怜他们这些燕京的贵族,若是从前,这么一个名贵的花瓶,虽然也算是贵重的东西,却哪里会放在他一个堂堂的伯爵老爷的眼里?可这次奥斯吉利亚城破,大部分贵族的家园府邸都被荼毒一空,家底几乎都被那些叛军折腾光了,那是大大的破财。

  听说不少贵族老爷,在打仗的时候还能坚持,可等赶走了叛军,带人回到家里一看之后,当场就要拔刀抹脖子了……不少贵族甚至直接就快要破产了!

  这位伯爵大人,听说还是皇室的一个什么远亲,在此刻帝国保皇派贵族团体人才凋零的时候,他这种从前的边缘人物,一下就得到了皇帝的信任和赏识,两次来夏亚这里劳军或者传达皇令都选了这么一个人,就足以说明这家伙现在很是受重用的。

  让夏亚惊喜的是,这次一起来下达皇令的,还有一个副使,却是自己的老熟人了!

  一见这使团里人群之中,那个臃肿庞大的身躯是如此的醒目,夏亚当时就惊喜大笑道:“哈哈!你这个胖子!!老子可想死你了!”

  说着,他大步走了上去,张开双臂,就一把重重抱住了对方。

  鲁尔一咧嘴——他身上可还有伤没好呢。胖子只能用力挣开夏亚,苦笑道:“妈的,你这是想死我了,还是想我死啊!轻着些儿,我这老胳膊腿脚的,都有些不太灵光了。”

  夏亚松开鲁尔,退后两步,仔仔细细盯着胖子上下打量了会儿,眼神里渐渐就变得温暖起来。

  说起来,讲起拜占庭帝国的军中诸多将领,夏亚和这个胖子的私交倒是最好了。

  无他,实在是两个家伙,一大一小,一个貌似憨厚肥胖,一个貌似豪爽憨直,其实却是一大一小的两只狐狸,貌似人畜无害,其实满肚子坏水,十足倒是臭味相投!

  拜占庭帝[***]中诸将,夏亚最敬重的是阿德里克,可关系最亲厚的,却是这个胖子了。

  阿德里克是夏亚的老上司,一手栽培过夏亚,如严师慈父一般。

  而这个胖子,则是如亲密损友了。

  两人对看了几眼,脸上都是露出真诚的微笑来,夏亚就道:“怎么来传令,却是把你派来了?”

  鲁尔嘿嘿干笑两声,压低了声音道:“城里吵的快翻天了,老子听的不耐烦,就寻了这个差使干脆躲到你这里来,出了城,眼不见,心里也清静一些。”

  夏亚听了,看了胖子一眼:“吵翻了天?”

  鲁尔笑了笑,瞪了夏亚一眼:“还不是为了你!你这一万骑兵横在城外,让不少人心里都不安得很呢!”

  随即两人进了营里去,场面上的传达皇令,自然就是一个过场,夏亚召集了军中的军官将领一起听着那位伯爵大人当众宣读了皇令,然后自然就是吃吃喝喝了。

  说起来,夏亚手里这些骑兵,不少人从前也是鲁尔的老部下,这次见面,双方自然欢畅之极。大家痛饮了一场,看着酒酣之余,夏亚就和鲁尔两人先后出了帐篷,在营地里随意行走,来到了僻静的地方。

  夏亚看了看胖子,从怀里摸出一个东西丢了过去。

  鲁尔接过,顿时眼睛一亮:“烟草?扎库人的好东西!哈哈!”

  夏亚笑了笑,给他打上了火之后,看着胖子手里架着烟草卷,美美的吞云吐雾,就笑道:“我就猜到你一定喜欢这东西,这次我过来还带了一些,一会儿都留下给你。”

  鲁尔眯着眼睛,一脸的享受,悠悠道:“你小子好福气啊!扎库土人的烟草可是希罕货,听说这些烟草叶子,都是扎库部落的少女在赤裸的大腿上亲手一片一片卷出来的……嘿嘿……”

  看着胖子一脸色眯眯的样子,夏亚呸了一声,随即正色道:“城里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你给我说说。”

  胖子听了,微微一笑,脸色就有些古怪起来,重重的瞪了夏亚一眼:“你这只小狐狸会猜不到?”

  顿了顿,他长长叹了口气:“其实还能有什么?无非就是大家心里都不踏实罢了。你这一万骑兵就摆在城外,陛下和你不是一条心,心里忌惮你,也不奇怪。这次战乱。说起来就是兵祸!此刻城外又摆着这么一支不是和陛下自己一条心的军队,你让咱们的皇帝陛下如何能安稳睡得着觉?可微妙就微妙在,陛下忌惮你,却又不肯立刻就放你回去,猜忌你的同时,却又需要你这一万骑兵留在城外!因为只要你在这里,兰蒂斯人也会不安!你来之前,城里的局面是兰蒂斯人兵力强盛,咱们是弱势,这么着客强主弱,我们和对方谈什么事情,争起来都没有底气。现在你这一万骑兵往城外一摆,再怎么说,你们也是打的拜占庭帝[***]队的旗帜,兰蒂斯人总是把你看作是我们一伙的。就在你来的这两天,兰蒂斯人和我们谈话的时候,明显那态度就客气了许多。嘿嘿……所以呢,现在城里闹得不休,陛下想你们早点离开,又舍不得放你们离开,心里正纠结着呢。”

  夏亚听了,不置可否的一笑。然后道:“皇令让我进城去觐见,你说我是即可就去呢?还是再拖个两天?”

  胖子从鼻孔里喷出一股子弄烟来,翻了个白眼:“别等了,该拿的好处你都拿到了,皇帝也不可能再做什么让步了,继续等下去也没什么意义,明天一早,你就进城去求见吧。我想,皇帝对你的态度,至少表面上会做的很不错的样子的。哪怕是作给兰蒂斯人看,他捏着鼻子也要和你演一场君臣同心的戏。”

  夏亚点了点头:“这么说,我明天就进城?”

  “进城吧。”胖子笑了笑:“皇令已经是明文下发了,事情不会再有什么变化了。陛下现在也不得不承认了这个事实,也绝对不会再做出自己打自己脸的事情,你现在进城,再安全不过了,陛下不会对你采取任何的动作。你大摇大摆的进城觐见,领了封赏,接了官职,然后风光的走一圈,就可以出城带着你的军队北归了。”

  顿了顿,胖子略微一思索,道:“夏亚,你这次进城,我和你交一个底,咱们的这位小皇帝,虽然心里和你不太对盘,但是毕竟他年纪还不大,说起来,手段还远远比不上先皇那么老练。你倒是不用太忌惮……倒是咱们的宰相,萨伦波尼利大人,可是一个厉害的角色!这位老宰相,不用说,正是先皇留下来为了制约军方势力的一个重要的旗帜,不管为了何种理由,宰相都会拼命的想法子限制你压制你,所以你要做好准备对付这个老家伙。”

  夏亚听了,嘿嘿笑了两声:“我的那个公爵的爵位封赏,就是出自这位宰相大人的手笔吧。”

  鲁尔也笑了笑,只是拍了拍夏亚的肩膀,做了一个安慰的表情而已。

  说起来,对于那个头疼的爵位封赏,胖子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办法。

  ※※※第二天,夏亚就带人进城了。

  此时大局已定。皇令已经明文下发,夏亚就不用担心皇帝再对自己下手,就大大方方的把军队丢在城外,自己只带了麾下的几个军官和十几名亲卫,然后随同了贝斯塔方面以总督夫人莫尼卡为首的官员一起,进城觐见帝国皇帝。

  进城已然是取道凯旋门。

  这座奥斯吉利亚最雄威庞大的城门,奇迹一般的巨大的建筑,夏亚从前来燕京的时候已经见过一回,此次再看,那巨大的城门和城墙之上,布满了战火的痕迹!城墙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破损的痕迹,又投石器的石弹砸的,又火箭焚烧的,还有残留的鲜血的颜色……地面上也是坑坑洼洼,车马难行。

  尤其是进城之前过桥的时候,空气里一股子怪异的腐臭味道,让身边的总督夫人忍不住沿着掩鼻皱眉,夏亚先是一怔,随即就明白过来,这是尸臭的味道!

  奥斯吉利亚打仗打了半年,这城外的大河里也不知道沉了多少尸体!原本往曰清澈美丽的河水,早变成了一条充满了死亡味道的黑水!战后的清理河道的工作,只怕还要让城里的人头疼很久呢。

  进得城来,眼前的场面更是让夏亚忍不住连连吸凉气!

  从前那座伟大的,瑰丽的,喧闹的,充满了生机的城市,就变做了眼前的这副模样了?!

  放眼看去,到处都是断壁残垣,靠近城墙附近的房屋建筑大部分都被拆毁了,有的是拆去了充实城防的材料,又的则是在巷战之中被毁!城里的街道,一条一条往曰的那热闹的街道,早已经面部全非!一路走过,随处可见烧掠之后的痕迹,街道上几乎都没有什么行人,大部分都是躲藏在两旁那些破碎的房屋废墟里的人们,从窗户里射出一束一束敬畏惶恐的眼神来。

  街区大片大片的被烧毁,拆烂,甚至一路走来,还能看见有征发的民夫,脸上蒙了黑布,负责在街区之中来回奔走,做清理工作,将那些倒毙在各处的尸体,一具一具的抬出来集中到一起……幸好此刻还是冬季未过,天气寒冷,若是不赶紧收拾,再过几个月,天气炎热了,这大战之后的废城,只怕就要引发疾病了!

  一路走来,除了这满目的的废墟之外,最最让夏亚感慨的,是那些奥斯吉利亚人的眼神!

  夏亚上一次来到燕京的时候,在这里最大的感受就是奥斯吉利亚人的那种生在股子里的骄傲!身为燕京之民,奥斯吉利亚人生活在这座最大的雄城,号称人类最大的奇迹之城,最繁华最热闹的大燕京,从前那是在街上随便走过的一个人,眼神里都是充满了一种骨子里的骄傲和昂然的情绪。

  可现在看来,那些负责清理尸体的民夫,还有偶尔从街角闪过的身影,这些人射来的眼神里,除了惶恐,敬惧之外,最多的,就是一种麻木!

  (这座城市……已经死了。)夏亚心中感慨。

  ※※※夏亚并没有能立刻就进皇宫觐见皇帝——这是拜占庭的规矩,夏亚身为地方外将,进京觐见,他本人是没有权力直接跑到皇宫里去见陛下的!

  外将入京,按照规矩,是到军部去报备,然后在安排好的住处等着!等着皇帝有空了,再派人来召唤你,你才有资格去接受陛下的接见!

  这是规矩,也是一种体现皇权威严的做法。

  进城之前,鲁尔就和夏亚有言在先,这次进城,皇帝已经暗示过鲁尔了,一切还得按照规矩做!只是为了让夏亚表示一下对皇权的尊重。

  这个要求,夏亚自然不会拒绝——反正自己也不损失什么,就是卖皇帝一个面子罢了。

  况且现在自己身份不同了,有城外的那支精锐骑兵摆在那儿,自己一进城,只怕全城上下,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正在暗中紧紧的盯着自己呢!

  尤其是那些兰蒂斯人!

  这个时候,自己要顾全大局,哪怕是做做样子给兰蒂斯人看,也要表示出一副自己尊重皇权的姿态来——这是鲁尔的交待,也是阿德里克的要求!

  去军部报备的事情,自然不劳夏亚将军大人亲自跑了,早有手下人去办理,他本人则是在城里寻的地方暂时居住等待。

  按照管理,外将进燕京等待皇帝召见,总得等上一段时间才行!这时间可长可短。若是皇帝心情好,或者不太忙的话,说不定十天半个月就排到见你的曰程了。若是皇帝心情不好,或者忙的把你忘记了……只怕等上一两个月的都有!

  比如夏亚上次进燕京觐见先皇的时候,当时是皇帝指名道姓让他来燕京授勋接见的,就这样,夏亚上次到了燕京也足足等了好多天才得到了皇帝的接见呢!

  可现在他身份自然不同,他既然给足了加西亚皇帝面子,去军部报备,老老实实的等待召见,摆出一副尊重皇权的姿态来,加西亚自然也不敢真的太过拿捏——谁不知道,咱们这位夏亚将军大爷的脾气,可是顺毛驴!

  你做事上路,加西亚皇帝自然也不会让你难做。

  在鲁尔看来,走这个过场,最多在城里等上一天,皇帝就会下令召见了。

  夏亚的住处,是在城里挑选出来的一栋看上去稍微完整一些的宅院,听说是某一个贵族的遗产,那位贵族在这次战乱之中,全家数十口都被叛军屠了,不过这个宅子因为被叛军的一个首领看重了,作为自己的据点,才得到完好的保存下来。

  按理说,这种宅子,鬼气森森的,是不宜给夏亚这种进京觐见的外臣居住的,太不合规矩……可此刻城里的住宅,哪户人家没有几个冤魂?

  而夏亚也不大在乎这种鬼鬼神神的事情。

  用他的话说:“老子行军打仗,杀人如麻!一脸的杀气,满身的威风!就算有鬼,也是它躲着老子跑!”

  他大摇大摆带着自己的随从住进了这个宅子里,就准备安心的闭门等候了。

  可没想到,天还没黑的时候,就有人上门了。

  前来摆放的,是一个穿着帝国官员袍子的年轻文官打扮的人,看上去很是干净,来求见夏亚的时候,神色也很是从容镇定,甚至隐隐的,还有一股子矜持倨傲的味道。

  见夏亚说话的时候,语气也是淡淡的。

  “夏亚将军,我们大人请您过去一晤。”

  夏亚看着这个上门来的人:“你们大人?哪一个?”

  对方淡淡一笑,笑的很从容:“萨伦波尼利大人,当今宰相。”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