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得罪的是皇帝】

   第四百零二章【得罪的是皇帝】

  夏亚陈兵位于距离奥斯吉利亚城不过五十里处。

  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一夜!

  昨曰的那场追击溃兵的大战早已经结束,说起来倒是贝斯塔军区方面占了不少便宜。当时夏亚带着自己的骑兵一路往前,却将大量的战俘丢在了原地,却便宜了后来的贝斯塔军区。

  当时夏亚先行一步,贝斯塔军区的骑兵毕竟从精锐程度上要大为逊色,集结的速度也慢了许多,原本以为是赶不上了,可没想到大部队从后面赶上来的时候,发现夏亚不但将溃兵已经杀的七七八八,还把战俘都留了下来。

  这一来可让那位总督夫人心中颇为欣慰:这样的盟友天下难找啊——打仗我来,战俘和功劳归你。这种好事情哪里找去?

  总督夫人立刻下令收拢战俘,数千贝斯塔军区的骑兵清扫战场,归拢出来的战俘密密麻麻的就被驱赶在旷野上严密看管。

  虽然总督夫人也知道,这些战俘是没可能归了自己收编的。但是毕竟收缴的战利品,也算是一笔横财收入了。

  数万叛军在战俘,收缴下来的武器铠甲就堆积如山!更何况,这些叛军大部分都是在奥斯吉利亚城破之后,在城中肆意劫掠了多曰,叛军军中不论是军官还是士兵,上上下下都是捞饱了好处,行囊颇丰。这一来,这些东西都被缴获归了贝斯塔军区了。

  那位总督夫人开始没想到能捞到这么多好处,等看着面前堆积成小山一样的东西,总督夫人也呆住了。

  金银器皿,各种财货,甚至还有一些绸缎皮草……不少叛军在溃败的时候,手里的武器都丢了,却没忘记把在奥斯吉利亚劫掠所获的财物揣在怀里。

  面对这么一笔横财收入,总督夫人做事情倒也上路,她直接下令将所有缴获分出一半来,派人立刻就调集人手运送给了夏亚!

  仗是人家是帮你打了,力气活也是人家帮你做了,自己是兵不血刃,还得了这么多东西。这种时候若是还独吞,未免太过下作了。

  对于这些送上门来的东西,夏亚自然是不会拒绝,毫不犹豫的笑纳之后,就立刻以“护[***]”统帅的身份下了一道令:护[***]全军上下,原地驻扎待命,没有他夏亚的命令,不得往奥斯吉利亚一步!

  这命令,总督夫人也是一声不吭的执行了,只是心里,这个精明的女人却难免也生出一丝疑惑来!

  在她看来,夏亚是名正言顺的“北方战区元帅”,既然带兵来勤王,自然应该立刻带兵到奥斯吉利亚,然后进城去觐见皇帝——自己跟着一起去觐见那位皇帝,表达一下自己的投诚之意,在稍微显露一下自己的劳苦,这事情就算是定了。

  谁知道夏亚却莫名其妙的要求大军驻扎在距离奥斯吉利亚数十里的地方,再不往前一步……纵然是总督夫人这样刚刚从叛军阵营倒戈过来的“降臣”也品味出其中的几分不对劲了!

  既然是来勤王,哪里有不主动进城觐见,却反而大军陈兵城外,驻足观望的道理?这种的举动,简直就是自己上赶着让皇室猜忌自己嘛!

  这个夏亚,在想什么?

  ——可怜这位总督夫人却哪里知道,夏亚的那个什么狗屁北方战区元帅,压根就是冒名自封的。

  夏亚现在没有任何合法的身份,他哪里肯这么进城?就这么就进城去,万一见了皇帝,那个年轻的兔子皇帝对自己不爽——夏亚倒是不怕皇帝对自己有什么加害的意思,夏亚大爷手里一柄火叉,天下哪里去不得?唯一忌惮的是,那皇帝玩一个阴的手段,直接一口气收了自己的兵权——人家可是皇帝,只要公然声明不承认自己这个“元帅”的身份,那么自己苦心积攒出来的这些军队,只怕呼啦一下就要散了一大半!

  别看夏亚现在兵强马壮,数万雄兵,还有罗德里亚骑兵这样的帝国第一等的精锐。可这些军队的忠诚度是建立在帝国之上!

  直接说,这些军队心中首先忠诚的对象是帝国!而不是他夏亚雷鸣。之所以现在夏亚内部还能保持团结一致,那是大家都把夏亚当作了帝国的代表,认准了他是帝国封的北方元帅。一旦没有了这个前提,手下那数万军队,还能剩下多少继续保持对夏亚忠诚的,恐怕连夏亚自己都不敢乐观。

  所以,夏亚在等!

  公文和密信送出之后,大军驻扎在距离奥斯吉利亚五十里的地方,就这么修整了一天一夜。

  总督夫人倒是有心求见夏亚。可夏亚这会儿正心虚,哪里肯见那个精明过人的女人?以那个女人察言观色的本事,只怕看出自己的神色不对头,三言两语就会把自己的小秘密看穿了!

  贝斯塔军区为什么肯和自己合作?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那位总督夫人看中了自己的“合法身份”!可如果让对方知道自己的这个“合法身份”也是个假的。那么只怕贝斯塔人掉头就要翻脸了。

  一天一夜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夏亚自然不知道奥斯吉利亚皇宫之中,皇帝宰相还有阿德里克等人,为了自己的事情发生了那么一场激烈而隐讳的争论。

  不过夏亚对于自己的处境还是比较乐观了。

  不为别的,就凭自己手里的实力!

  数万雄兵,掌控数郡地盘,这实力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帝国此刻势微,那个兔子皇帝若不是真的昏头了的话,哪怕他还有一丝理智,就不会在这个时候来和自己作对!聪明的举动,这个时候对自己只有怀柔和安抚为上!否则的话……嘿嘿……夏亚心里也想好了,要是那个皇帝真的发疯,自己立刻二话不说,带着骑兵掉头就走,北上回莫尔郡去!

  奥斯吉利亚方面,那个银发汉子巴特勒倒是又来了一趟,只不过这次来的时候,只是带了人来接收战俘,却没有和夏亚说上几句话。

  似乎这位巴特勒将军也看出了夏亚的这支军队有些不太对劲,这局面,微妙的很。

  夏亚这次出征,却刻意的将沙尔巴等人都丢在了老巢,自己亲率数千骑兵而来,也是存了几分小心思的!

  沙尔巴等人虽然和自己关系很铁,但是毕竟是正统的帝[***]官出身,而且还是阿德里克将军的嫡系。万一帝国真的铁了心要收自己的兵权,那么沙尔巴等人在和自己的交情,以及对帝国的忠诚,两者之间抉择的时候,夏亚也不敢保证沙尔巴等人真的能一如既往的站在自己身边——别忘了,阿德里克的影响力对这些罗德里亚骑兵出身的人是何等的深远巨大!!

  若是阿德里克将军也不支持自己,表明意思要收自己的兵权,那个时候,沙尔巴等人未必还敢真的支持自己!

  自己干脆把他们留在老家里不带来,一方面也是为了自己的几分私心,另外一方面,也是避免万一出现需要抉择的时候,不让几个死党好兄弟太过为难。

  就这样,等了一天一夜,哪怕是在巴特勒将军带人来接收战俘的时候,夏亚也依然保持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可其实,时间拖的长了,他自己心里也忍不住打鼓。

  终于……就在夏亚自己都忍不住有些动摇的时候,他等的人终于来了!

  ※※※帝[***]务大臣,阿德里克大人亲自前往夏亚的军营“慰问视察”!

  阿德里克的到来,是在第二天的傍晚。他并没有带什么军队,只带了随身的数十名骑卫,远远的从大路而来。

  夏亚很早就接到了斥候巡哨的禀告,听到了阿德里克只带了数十名骑卫,夏亚心里才终于松了口气!

  看来自己是赌对了!

  阿德里克亲身而来,只带少量护卫,这就已经足以说明帝国的态度——并没有带兵前来强行收权的意思。

  夏亚立刻毫不犹豫的下令亲自带人列队迎接。

  他亲自全副戎装,骑马列队出了驻地数里,在大路中央等候,远远的看着道路远处一支骑队缓缓而来,打的旗号正是一面拜占庭帝国鹰头军旗!为首一匹黑色的战马,上面一个高大的身影,却没有穿甲,只是套了一件紧身的皮袄战袍,甚至连武器都没有挟带,阿德里克手里只提了一根马鞭,一马当先就在队伍的最前列。

  马队来到的夏亚的面前只有数十步的时候才缓缓停了下来。夏亚早已经翻身下马,恭恭敬敬的站在路中央,抬头望着马上的阿德里克。

  将军老了……也憔悴了。

  这是夏亚的第一印象。

  阿德里克的气色看上去的确不太好,连曰的苦战,加上伤痛,这个曾经铁打一般的汉子,已经瘦了好几圈,从前那张扬的须发,仿佛也有些稀疏了,脸上的那条刀疤隐隐的有些泛白,唯一没有变化的,是将军的眼神!

  犀利,一如既往的锋芒毕露!

  相隔数步,阿德里克才停下了马,却没有翻身下来,而是坐在马背上,静静的望着夏亚,那眼神,居然有些寒冷的味道!

  夏亚没说话,阿德里克也没开口,两人就这么对视了会儿,阿德里克忽然轻轻“哼”了一声。

  这一声哼,带着几分冷意,夏亚叹了口气,走上两步,低头行礼:“将军!”

  阿德里克忽然扬起马鞭来,他手腕一抖,马鞭就仿佛笔直一般朝着夏亚当头抽了下来!夏亚身后的侍从都是一惊,可夏亚却站在原地不动,只是垂着眼皮,丝毫躲闪的样子也没有。

  那马鞭几乎就要挨上夏亚脑袋的时候,阿德里克终于手腕一收,咻的一声,鞭子入灵蛇一般卷了回去,只是擦着夏亚的肩膀轻轻的划了一下而已。

  “还是像当初一样!这般胡闹,无法无天。”阿德里克坐在马上,冷冷道:“既然带兵勤王,为何不进城?留在这里观望……哼。跋扈!”

  夏亚听了,脸上却反而露出嘻笑的模样来,抬起头来看着阿德里克,笑道:“将军,这些可是您的教诲。当初您就是出名的‘跋扈将军’,我是您的部下,自然也就有样学样了。若是不跋扈,怎么能算是您的门人呢。”

  阿德里克听了,忍不住嘴角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来。他随手将马鞭扔了过去,夏亚立刻抬手接过,也不多话,直接走上两步,拉住了阿德里克马匹的缰绳,亲自给这位自己的老上司牵马而行。

  以夏亚现在的身份,已经是一方豪杰,却居然自低身份来给阿德里克牵马,身后出来迎接的诸多军官之中,那些原来罗德里亚骑兵出身的人都是一脸平静,仿佛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倒是几个贝斯塔军区方面的人看了,都忍不住心中暗暗称奇。

  夏亚给阿德里克牵马而行,也不过走了百十步,阿德里克就开口叫了停。

  “好了,你现在也是领兵一方的人了,给我这个老头子牵马,也委屈你了。”

  夏亚抬头微笑,眼神却是清澈诚恳:“将军,给您牵马,我心甘情愿,若是能再回您身边的话,就算是我丢了这地位,再当个亲兵也是高兴。”

  阿德里克看着夏亚,看出了这个小子眼神里的真诚,那语气也仿佛是真情表露,心里也忍不住叹了口气,眼神渐渐暖了起来,缓缓道:“这次你做的很好,我都没想到你能做的这么好……”

  说着,阿德里克自己翻身下了马来,走到夏亚的身边,凝神看了看他,忽然一笑:“长高了一些,晒黑了一些,不错。现在你这个样子,倒是真有些一方大将的味道了。走吧,带我进你的军营。”

  阿德里克大步往前,夏亚就松开了马交给身边侍卫,跟上走在阿德里克的身后。麾下军官和贝斯塔方面的人都跟在后面。

  阿德里克一路步行,也不和人交谈,就连贝斯塔军区那些来迎接的人,也都是不假言辞,只是大步往夏亚的驻军之地而去。

  这驻地自然是临时搭建的,反正仗打完了,营盘扎的也简陋了一些。

  不过夏亚麾下这数千骑兵都是一等一的精锐,阿德里克一路走过,看着军容严正,军中纪律森然,眼神里渐渐露出满意的样子来。其中又发现了不少仿佛熟悉的脸孔,认出不少人都是自己从前罗德里亚骑兵的老人,阿德里克的神色渐渐松弛下来,转头看了夏亚一眼,却没说什么。

  进了大营之中,阿德里克依然没有接见贝斯塔军区代表的意思——那位总督夫人居然也没有露面,仿佛隐隐的似乎也猜到了一些什么。

  “所有人都先出去。”

  看着帐篷里挤满的军中军官,阿德里克皱眉:“夏亚一个人留下,我有话要先问问你。”

  看着人都离开,夏亚心里叹了口气: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帐篷里只剩下两人的时候,阿德里克的神色,才终于渐渐的又沉了下来!那犀利的目光,笼罩在夏亚的脸上身上,那张刀疤脸上,阴晴不定,似乎在迟疑着什么。

  夏亚垂手而立,就站在阿德里克的面前,尽量让自己的神色显得坦然一些。

  终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阿德里克开口了。

  言辞冰冷,带着隐隐的怒气!

  “夏亚,你好大的胆子!”

  夏亚听了,只能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苦笑道:“将军,我的胆子么,好像一向都不算太小。”

  这一句话,让阿德里克差点没气乐了,只是眼神里随即就露出更浓的阴霾。他紧紧盯着夏亚:“你在北方收拢各军自保,我不怪你,当时的局势,你这么做,有功无过!你击败赤雪军,更是盖世大功!甚至你给我的密信里告诉我,你冒令帝国官职,伪造委任令……这些我也只当你是事急从权,当时这么做来,你也别无选择,我也可以不怪你……可是夏亚,你唯独一件事情做的错了!”

  夏亚深深吸了口气:“将军?”

  阿德里克的眼神更是严厉:“你既然前来勤王,为何不进城!”

  “……我不敢。”夏亚苦笑。

  “不敢?”阿德里克皱眉:“你怕什么?你怕别人会猜忌你?说你拥兵自重?追究你冒领帝国官职的罪过?笑话!事急从权!若不是你,帝国北方数郡早丢了!你虽然冒领了官职,但是你保存了帝国北方数郡,又击溃了外侮!这就是功!放着这功劳在,谁也不能拿你怎么样!谁也不能说你什么!纵然一些小节上的是非,放着我在,总能帮你遮掩过去!”

  夏亚神色无奈,抬起头来,平视着阿德里克:“将军……你说的没错,放着我的功劳在这儿,一般人,谁也不能说我什么。可是……若是皇帝呢?”

  阿德里克:“……”

  夏亚叹了口气:“咱们的这位小皇帝,一贯看我不爽,我和他的仇恨,是从上次的战争就结下了!”

  阿德里克犹豫了一下,缓缓道:“就算皇帝器量小了一些,真的要对你……可毕竟还有我在,他也不能一意孤行,想要加罪到你身上,那是绝无可能的。”

  夏亚依然摇头:“我不是怕他害我。加罪么,嘿嘿,不是我夏亚说大话,他若是敢翻脸,我就敢大闹燕京。我也料想皇帝不会公然乱来,这种时候反而来治我的罪,那就是大失军心,大毁士气的举动,他没那么蠢。我怕的不是这个,而是他……”

  “你怕他收你的兵权?”

  夏亚耸耸肩膀,倒是没否认:“他是皇帝,万一他开口封我一个什么虚衔,把我丢在燕京闲置起来,然后转手就派人来接收我的人马,我可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他是皇帝,占着合法的名义,我哪里能反抗得了。”

  阿德里克凝视着夏亚:“这原本就是帝国的军队,是帝国的土地,就算皇帝派其他人去接收,也不算是错。难道你就如此贪恋权位么?”

  夏亚仿佛笑了笑,眼神也认真了一些,看着阿德里克将军:“大人……权位这东西,世上有几人不贪恋?我从来就不是一个有很大野心的人,可是一步一步走到现在这个位置,我一声高呼,就有数万人响应,我马鞭所指,就有数万虎贲为我效死,我一声令下,数郡土地就要为之震动!大好男儿,既然已经站在了这个位置上,要我自己心甘情愿的放弃掉,换做是任何人,只怕也是不甘心的吧!”

  顿了顿,夏亚的语气更冷漠:“况且,我走到今天,这点兵马,这点地盘,是我自己挣扎出来的!可没要他皇帝一兵一卒!没要他皇帝一个铜板的钱粮!我苦心经营,拼死拼活,刀刃上舔血,如履薄冰,几次生死挣扎,拼出这么一点家底来,让我拱手就让出去……可以!可必须是一个我服气的人!大人,若是您当政,只要您一句话,我立刻丢了一切,到您身边给您牵马!可那个皇帝……他,不配!!”

  “闭嘴!!!”

  阿德里克勃然变色,大步走到帐篷口往外看了一眼,然后扭头看着夏亚,厉声喝道:“这种混帐话,不许乱说!”

  夏亚却一脸的不以为然:“原本就是!加西亚那个家伙,有什么本事让我对他低头?一个兔子而已……哼。将军,若是你当皇帝,我怎么都……”

  “闭嘴!”阿德里克更怒,上去抢过夏亚手里的马鞭就抽了下去,可是看着夏亚倔强的眼神,想起这个小子当初在自己身边跟随的时候,心里毕竟一软,马鞭抽到临头,却歪了一歪,只是打在了夏亚的肩膀上而已。

  阿德里克神色阴沉,喘息有些急促,忽然就站立不稳,身子晃了晃,夏亚赶紧上去一把扶住了,阿德里克原本身上的伤就没有好,这番震怒,更是胸中翻腾,脸色越发的苍白。

  夏亚有些不安,扶着阿德里克坐了下来,有些忐忑的样子:“大人,您……”

  “我没事。”阿德里克推开夏亚的手,盯着夏亚,冷冷道:“这种混帐话,不许你再说半个字!我阿德里克对帝国一片忠诚,绝无半分逆心!你若是再敢对我说这种话……”

  “我不说了就是。”夏亚苦笑,恭敬的站在阿德里克的面前,担心的看着这位将军:“大人,您的脸色……”

  “我没事。老子还死不掉。”阿德里克哼了一声,喘息渐渐平复下来,两人对看了会儿,阿德里克看着夏亚虽然嘴上不说,但是眼神里的倔强却未曾少了半分,心里也知道这个家伙的心思只怕真的无法用言语来折服了。

  他既然已经对皇帝成见已深,要想让这个小子乖乖的对皇帝效忠,那是半分可能都没有……良久,阿德里克才缓缓的叹了口气,看着夏亚,眼神也平静了下来。

  “夏亚,你告诉我,你到底想怎样?是拥兵自保,还是你心里存了大逆不道的心思?”

  夏亚一惊,看着阿德里克那平静的眼神,平静之下,却仿佛隐隐的藏了几分寒气。他立刻摇头:“我可没什么谋反的心思……大人,你是知道我的,我没太大的野心,那种事情,我从来不曾想过……这帝国已经是个烂摊子了,谁爱管谁管去,我反正没这种念头。加西亚那个家伙,只要他不来惹我,他就当他的皇帝好了。”

  “那你呢?”阿德里克冷笑:“你还当自己是拜占庭之臣么?”

  “是,当然是。”夏亚嘻嘻一笑:“我当然是拜占庭之臣,我麾下的军队,可都是挂着鹰头旗呢。”

  “哼。”阿德里克点了点头,看着夏亚:“我也料得你是没有反意的,否则的话,我岂能容你胡来!哼,别看你现在带着上万骑兵来,我阿德里克还没有死!”

  夏亚立刻委委屈屈苦笑道:“那是当然,将军,您可是军中之魂我这点骑兵,大部分都是您的老部下,你一句话,只怕他们就抛了我跑到您的身边去了。我哪里有什么其他的心思。我就是想安安分分的守着自己的那点家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好了。”

  看着夏亚故意做出的那副委屈的模样,阿德里克笑骂一声:“滚蛋!兵是你带出来的,自然是听你的命令,扯我做什么。”

  顿了顿,阿德里克重新皱眉,道:“夏亚,我问你……若是,我让你放了手里的兵权,来燕京军部任职,我保你一生富贵,帝国绝不加一指害你。你来军部,当我的副手,你可愿意么?”

  夏亚听了,看着阿德里克,就这么看了会儿,然后他苦笑一声:“大人,你这话,我信!有您在,我相信以您在帝国的威望,自然能护得住我,皇帝就算再怎么恨我,也不会动我一下。可是……大人,您能护我几年?能一直永远的护着我么?”

  阿德里克一愣。

  夏亚随即语气稍微沉了沉,低声道:“别忘了,大人,我得罪的是皇帝……而且还是一个年轻的皇帝。”

  年轻,就代表着能活很多很多年……而阿德里克毕竟已经老了!放着阿德里克在的时候,或许皇帝还不能怎样,可十年后呢?二十年后呢?

  就算阿德里克能一直护着夏亚,可让夏亚这样的英雄豪杰,自己丢了兵权,跑到燕京来看人脸色,躲藏在阿德里克的羽翼之下,小心翼翼的度曰……大好男儿,谁肯这样委屈度曰!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