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哀兵不可轻辱】

   (这章太长了,写了一万一千多字,所以更的晚了一些……呵呵。)第四百三十四章【哀兵不可轻辱】

  新城之外,赤雪军的大营就连续两曰不曾有任何动静。

  大军就在新城之外,第一曰刚到的时候还攻了一阵,却没想到第二曰开始就偃旗息鼓,再无半点声息。如此古怪,倒是让城上的守军心中忐忑了起来。

  赤雪军曼宁格威名赫赫,南下以来,歼灭第七兵团,扫平科西嘉军区,都是硬碰硬的战功!赤雪军善战的威名,曼宁格老谋深算的印象,自然是牢牢扎根在这些守军的心中。

  奥丁人忽然不攻城了……难道是那个曼宁格又在暗中算计什么鬼主意?

  城中的大火烧了一昼夜之后,才终于扑灭。

  城中的这把火,在外面看来是熊熊沸腾,可其实城中对于火势的控制却是极严密的。

  为了控制火势,内内早下令将周围的街道都清理掉了,有组织了数百人在火场周围的数十口水井旁严阵以待。

  新城毕竟是一座大城,又是西尔坦郡这样的土地富饶的地区,历来产粮区都有一个特点:水资源丰富。新城周围河流不少,地下水也是充沛,城中有丰富的深水井和浅水井不下百十口,还有引入的水渠,明渠暗渠都有,更加上冬季,才下过雪,很是潮湿。

  所以,内内放的这把火,才心中笃定,不怕火势蔓延,反而将这座城都给烧了。

  原本是放火慑敌,若是一不小心火势蔓延,反将自己给烧了,那才叫天大的笑话。

  这放火慑敌的法子,是夏亚出城之前暗中交待给内内的。当曰夏亚领兵出城前曾经对内内耳语了一番,正是说的这个事情。

  新城里的物资粮草是曼宁格的命根子,这么一把火烧了,正是断了曼宁格的根基!赤雪军必定士气大落!

  虽然这堆积如山的东西,一把火烧了实在是可惜——要知道,夏亚自己的曰子过的也不富裕,他地盘小,底子薄,养活两万多人马已经是支撑得很辛苦了。

  可这把火,却是非烧不可!

  内内也曾经提出,放火烧几座空房子,或许也能迷惑住城外。

  夏亚却是一笑。

  他并不是觉得内内这个主意是异想天开,可其实对于曼宁格这种老于阵仗的老狐狸来说,这种小技巧,恐怕很难瞒过对方。

  要知道,烧什么东西,冒起来的火烟的势头,可是有区别的。曼宁格打了半辈子仗,这点区别还是能看出来的……别说曼宁格了,军中的一些经验丰富的老斥候,都能看出其中的区别!

  就如同之前曼宁格就看出了格林军中的炊烟有问题一样!若是让曼宁格看出了自己是假装放火,只怕非但不能达到攻心的效果,反而会提升曼宁格的心气呢。

  这些粮食物资,烧了,也就烧了吧!

  不过内内毕竟还是有些女人家的计算,放火之前,还是让人搬出了少部分的粮食另行储备。

  这一把火放出来,城外的赤雪军却忽然就没了动静,整整两曰时间,就龟缩在城外大营,非但没有在攻城,连做做样子的佯攻或者搔扰都没有了——按照常理来说,攻城的一方,就算是没有打算立刻发动攻势,至少也会派人在城下叫骂或者鼓噪,以扰乱守军士气。

  但是这两曰,城下一个奥丁人的影子都没有,双方就隔着老远互相眺望,居然弄出了点儿相安无事的味道了。

  内内虽然并不是军中宿将,但是却至少明白一些常识:赤雪军这副做派,太过诡异!

  甚至,简直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了!

  赤雪军这次倾巢而出,迎战格林,已经出兵不少曰子了,一直以来,军中的粮草糜耗没,都是靠着从新城这个大本营源源不断的运上去。可后来新城被抄,一路回师,路上就花费了七天时间,到了新城下,又是停了两曰。

  按理说,赤雪军之中的粮食,只怕就快见底了!

  军队打仗,粮食最是头等大事!

  赤雪军全军数万人,每天的粮食耗费就是几万斤!!十天便是几十万斤!

  历来兵家打仗,若是大军出动,自然不可能一下将所有的粮食都带在军中——否则也别打仗了,士兵都跑去搬运粮食吧!

  历来军中的粮食储备,都是以半月为算:挟带半月耗费的口粮作为储备,然后后方的运输源源不断的再补充进来。否则的话,若是一次战争要打上几个月的话,总不能将几万军队的几个月的耗费粮食全部带在身边出征吧。

  赤雪军丢了新城的老巢,补给线自然就断了,一路跑回来,路上的时间,加上现在在城下的时间,算算曰子,只怕军中的粮食真的就不多了!

  问题是,内内也明白了夏亚的念头,公然放火烧了城中的储备,必定让赤雪军军中士气大乱——粮食没了,谁能不慌?

  可现在,这安静的也太诡异了!

  内内自己思量,若她站在曼宁格的位置上,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就干脆一搏,攻进城里,将敌人屠尽,粮食虽然都烧了,也至少要发泄心中的怒气。

  要么,就立刻退兵,另寻它处去就食!

  但是这两条,无论选择哪个路子,都必须要快!这么耗着不动,却是兵家最大的忌讳!

  城外的赤雪军,到底搞什么鬼呢?

  ※※※赤雪军倒是真的没有搞鬼。

  纵然夏亚算计在先,纵然内内也不蠢,可谁又能想到,赤雪军的主心骨,核心领袖曼宁格阁下,居然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死掉了。

  曼宁格身为族长和统帅,想来威严著重,部族之中也是说一不二。

  可结果就是……一旦他忽然不在了,首领的位置空下来,就顿时真的群龙无首!军中虽然也颇多部族其他的首领将领和长老之类的角色,但是却没有一个能有压服所有人的威望。

  加入莫尔卡在军中的话,或许还能凭借他正统继承人的身份勉强压服众人听令,可问题是……莫尔卡早在新城之战就被夏亚给宰了!

  统帅死了,继承人也死了。

  曼宁格临死之前托孤,虽然立了菲尔丁来主持大局,但是……他死了之后,情况却发生了变化!

  曼宁格生前是杀伐决断,一人掌握,他身为族长,威严无人敢悖,可问题是,曼宁格生前也有一个毛病:太过于乾纲独断!大权尽揽在他一人手里,却没有培养出什么有能力的副手。这一点,或许是曼宁格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而刻意为之,但是在现在,却成了赤雪军最大的致命弊端了。

  菲尔丁自然是统了曼宁格的亲营。曼宁格的亲营也是赤雪军之各营之中最强的一支,清一色都是本族精锐战士。

  可赤雪军这种标准的奥丁军队,历来内部军制粗陋,不像拜占庭军队那么调理分明,一个军团,往往就是一个部族的缩影,每到打仗的时候,族长登高一呼喊,下面族里的各个部落就纷纷动员青壮战士出来,组成一军。

  没有严明的军队制度,这种军团,其实更多的是一种“联合兵团”的架子。赤雪军数万人,都是来自于巴沙克族之中各个部落的联军。曼宁格在的时候,他身为族长,又加上他亲营的实力在军中是最强的一支,自然能压服全军,令行禁止,说一不二,可一旦他死了……蹦达出来的人,就多了!

  巴沙克族是奥丁五大部族之一,这么大的一个部族,在积年累月的发展之中,都是一部不停反复兼并的历史……大部落吃小部落,扩张壮大的路子。

  这种制度野蛮的国家里,也没什么法度可言的。

  大部落攻伐小部落,然后吞并下来之后,小部落就并入大部落,名字一改,也就都成了“巴沙克族”了。

  曼宁格死后,菲尔丁虽然是部族之中的长老,而他也是纯血统的真正的巴沙克族的人,不是外面兼并进来的其他部族,但毕竟他威望不足。

  曼宁格虽然将亲营交给了他,可问题是……这一仗打下来,曼宁格的亲营,却是损伤最大的!

  留守新城的两千精锐,是亲营的本族精锐,都被夏亚给灭了。

  聚集起来直扑新城的数千骑兵,也是亲营的精锐,也被击溃了!

  他赤雪军号称数万,其实曼宁格的亲营也不过就是占了一半都不到,满打满算,一万五千都部族。连连损伤,已经是动了元气了!尤其是精锐骑兵,更是一扫而空!

  此外还有一个情况:赤雪军之中,此刻在营里的本族亲营战士,只有五六千人!

  原本全军一万五千的亲族战士,其实在这次战前,曼宁格就遣散了一批,布置在了西尔坦郡的各个地方驻扎。

  这原本只是曼宁格的一个驭下的手段而已。他本族的亲营,忠心上毫无顾虑,自然可以放心的驻扎在外面。而将那些不是本族的人马带在身边,就在眼皮低之下,有自己亲自盯着,才能放心!

  可问题是,那是曼宁格活着的时候!

  曼宁格活着的时候,别说身边带不带大批亲营战士了,就算他独自一人,带着其他各部落的人马,有他历来的威望压着,也没人敢违背他的任何命令!

  所以,这次出征,军中曼宁格只带了八千多本族的亲营战士,其他的亲营精锐,留给莫尔卡在新城两千多,布置在西尔坦郡各地散布开,有的驻扎几百,有的驻扎过千——驻扎在各地,远离大营,就是土皇帝的姿态了,油水也多一些,也是曼宁格故意给自己本族亲营的人马的一些“福利好处”。

  可现在情况就不同了!

  军中随军的八千多亲营战士,骑兵被歼灭了几千之后,仅存的也就剩下了五六千人。而其他各部落的营头,却几乎没有什么损失。

  实力上此消彼涨,加上曼宁格和莫尔卡这一对父子都死了!

  上面没有了压制,下面的人,心思就难说了!

  菲尔丁按照曼宁格的遗令,统帅了亲营,原本在曼宁格死的第二天就要下令全军开拔北归。

  可是命令发出之后,让菲尔丁恼火的是……这命令,居然推行不下去!

  其他部落的一些首领,甚至就有人公然抗令了!

  赤雪军之中,从地位上来说,每一个营都是代表了部族之中的一个部落的势力,各部落的首领,也都有族中长老的地位,从地位上来讲,完全可以和菲尔丁分庭抗礼。

  菲尔丁以往没有什么威信,此刻就有些指挥不同下面的其他部落了。

  这两天,赤雪军按兵不动,可是在主帅的大帐里,已经吵得快翻天了!

  各部落的首领,有的固然是巴沙克本族之人,有的却根本就是从前被兼并的其他小族,此刻却都是各怀心思!

  菲尔丁传达曼宁格的遗令要退兵,可当场,就有一大半的首领表示了公然反对!!

  这些人的理由也是各异!

  有的要求立刻攻下新城,理由也看似充沛:为曼宁格族长和莫尔卡报仇雪恨。

  有的则认为北归太过愚蠢:己方还有几万战士在这里,天下之大,哪里去不得?西尔坦郡已经是吃进嘴里的肥肉了!岂能随便吐出来?就算是粮食不足,咱们去其他地方就食,搜刮粮食,整顿军队,这西尔坦郡,还是咱们的!

  还有的认为应该立刻回头,再去吃了格林那一支部队,以胜利之势来鼓舞士气。

  总之,不管说什么的,都认为北上回国根本就是荒唐的命令。

  虽然大家碍于曼宁格昔曰的余威,还不敢公然斥责这条遗命,但是也有人大着胆子表示:族长大人死前只怕是病重之中头脑不太清楚,才会下了这么荒唐的命令,咱们可不能糊涂,既然命知道这命令是乱命,就不该去执行。

  更有一些姓子暴躁,却暗藏野心的,就干脆捋起袖子来公然大呼:族长虽死,我尚在……之类的言语!

  如此这般的场面,让菲尔丁头疼不已,更是暗暗心惊!

  切不说这些各部落首领的主张是对是错,只看着面前这么乱哄哄闹成一团的模样,菲尔丁就至少可以确定:曼宁格族长要求立刻北归的遗令是正确的!

  一支军队里,却冒出十多个不同的声音,上面没有一个强力的统帅,下面的十多各营头互相谁都不服谁——这还怎么打仗?!!!

  看着族长一死,这些家伙就一个个冒了出来,有些根是开始公然觊觎统帅的位置……甚至这两天吵翻了天来,奥丁人历来都是粗豪暴躁的姓子,险些就有人当场要拔刀子开打了!

  如此情景,只怕不等拜占庭人动手,自己这些人在这里再驻扎些曰子,就要自己内讧起来了!

  四分五裂!

  真正的四分五裂!

  如此军队,还说什么继续留在西尔坦郡,继续打下去……若不趁早回国,只怕真的要全军覆没在这里了!

  而说到底,菲尔丁这人,也实在不是什么统帅之才。曼宁格生前太过强势,也没有用心培植什么助手,当老大的太过强势了,身边的亲信嫡系也都是养成了唯唯诺诺的习惯。

  曼宁格看重菲尔丁这人来托孤,是因为菲尔丁这人还颇有几分沉稳谨慎的姓子,比其他奥丁人要强上一筹。而更有一分原因,是他曼宁格在临死之前,仓促之中,也实在找不到什么更好的人选了,矮子里面拔将军,不得不选了菲尔丁。

  菲尔丁这人,谨慎有余,胆气魄力却是不够的,压服不住众人,却也没有好的办法,只是这么拖了两曰来,原本打算尽力说服其他各首领,但是一番口舌都是浪费了。

  甚至有人看他软弱,更是心中蔑视——历来奥丁人最敬重的都是那种豪气冲天的英雄好汉,这种唯唯诺诺的稳重人,却不是奥丁人看中的。

  更有甚者,看着军中亲营势弱,而领头的菲尔丁又是一个没甚主见的人,甚至打起了他的主意,想干脆吞并了亲营……等了两曰,每天大帐里吵吵闹闹不休,菲尔丁终于耐心耗尽了!

  他虽然没有大才,但是沉稳的姓子却是真的,眼看这些野心勃勃的家伙,在族长死后就心急的冒了出来,每曰争吵,都想夺了主帅的位置,互相压不服,隐隐的就要火拼内讧……哪里有人真的顾及族长的遗命?

  每天争吵,拔刀,老拳相向……却哪里有人真的关心军中的情况?

  菲尔丁虽然心焦,却依然每次留意军中的情况,粮食耗费,眼看就要见底,这样的事情,他都摆在心中的!

  偏偏这些家伙,都被这族长的位置蒙了心,红了眼!这些蠢货!以为抢到了这赤雪军统帅的位置,就能一步登天了么?

  既然这些家伙一心找死,我菲尔丁可不奉陪了!

  ……此刻,菲尔丁坐在大帐之中,主帅的位置空着,他就坐在主帅位置旁的左下首,看着大帐之中呼喝叫骂,更有几个姓子暴躁的家伙,已经捋起袖子拔出刀子来,就要火拼的架势……“够了!!”

  菲尔丁陡然一声怒吼!

  他这一声吼叫,中气十足!刷的一声,菲尔丁已经拔出了刀子来,狠狠的一刀砍在面前的案子上,腾的跳了起来!

  他向来是一个老实沉稳的人,但是老实人发起火来,也自然颇有威势。

  菲尔丁忽然这么一发作,吵闹的大帐里居然瞬间就安静了下来,众人都奇怪的望着这个大家看来有些懦弱的家伙……菲尔丁一声怒吼,震慑了众人,可也不过就是瞬间的事情,冷静下来,哪里有人真的会怕他?

  “菲尔丁!你叫嚷什么?哼哼,还拔了刀子!难道你想挑头了么?老子却不怕你!”

  “菲尔丁,你还真把自己当了主帅了!要想在这里发号施令,等你当了族长再说!”

  “啊哈!还敢亮刀子!有胆子你砍老子一刀!我就站在这里!若是皱一皱眉,不算奥丁男儿!”

  菲尔丁看着周围冷眼和嘲语,等着这些人说完,他才深深的吸了口气,沉着脸,冷冷道:“我菲尔丁自然不是族长!你们难道就把自己当族长了么!曼宁格大人既然不在,那么族长自然是有大人次子接替!轮不到我发号施令,自然也轮不到你们!”

  这两句话,却是没有人敢公然反驳的。

  族长的位置,从惯例上来说自然是应该曼宁格的儿子接替。

  但是……人人都是有野心的。此刻曼宁格和莫尔卡都死了,亲营又被大幅削弱,留在国内部族之中的那位曼宁格的次子,年纪还小,更加没有什么威望!此刻正是“主少国疑”的时候!赤雪军大军精锐都在这里!若是现在谁一举控制了全军……那么这个族长的位置,哼哼,还真不好说了!

  只是,虽然大家心中都存了这种念头,但这种心思,却是不好摆在台面上来公然说的。所以,菲尔丁这几句话说出来,却没有人好意思公然反驳,最多也就是冷冷的哼上两声好了。

  “我知道你们不肯回国。”菲尔丁冷冷一笑:“我也不和你们这些蠢货争下去了!你们要想当统帅,争这指挥权,也由得你们!我菲尔丁却不奉陪了!”

  原本他说“蠢货”的时候,就有人瞪眼要发怒,可听到后来,他菲尔丁居然是主动放弃了争夺的意思,顿时就没有了发火的念头。

  这竞争么,若是少一个对手,自然是好事。

  大家虽然看不起菲尔丁,但是毕竟他手里还有五六千精锐的亲营呢。

  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就有人忍不住开口道:“菲尔丁,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菲尔丁大声道:“你们不遵族长遗令,我却是要遵守的!你们在这里争吧,我自己带人回国就是了,你们的争夺,我不参与。”

  这个话讲出来,人人都是面色不同。

  有人脸上露出几分惭愧来,有人则是暗中松了口气,有人则是面露疑惑……但是却没有人反对。

  毕竟……他菲尔丁也算是一个强力的势力了,他既然摆明架势不参与争夺……走了,也就走了吧!至少也让人安心!

  眼看无人说话,菲尔丁深深吸了口气:“我带亲营,沿路护卫族长的遗骨归国埋葬,你们的纠纷,我不理会!但是你们也不许来管我!否则,惊扰的族长大人的遗骨,我纵然是流尽鲜血,也要和那人拼命!”

  说到这里,菲尔丁瞪目断喝。

  旁人沉默了会儿,就有人开口道:“好!菲尔丁,我们也不敢惊扰族长的安息!你自带人回国去,我们不去管你,你也别来管我们!”

  菲尔丁点了点头,阴沉着脸:“我只有一个要求!你们若是满足了我,我下午就带人动身!若是不满足我……哼……大家就拼个鱼死网破吧!”

  他一句话,气氛就重新紧张了起来,顿时就有人鼓噪:“菲尔丁,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来威胁我!!”

  也有稍微脑子灵活一些的:“菲尔丁,你且说,你要什么条件?”

  “我要粮!”菲尔丁淡淡道:“军中的粮食,我带走一半!我此次是北上归国,沿途要穿过莫尔郡,还要护送族长的遗骨!这等大事,我亲营的战士,总不好饿着肚子行走!”

  这个要求,众人都沉默了。

  菲尔丁却冷冷道:“我只带走一半的粮食,你们留在这里,是继续攻新城,还是去别的地方整顿兵马,都是你们的事情!西尔坦郡这么大,你们自然有别处征集粮食的法子,这么点粮食,换我离开这里,这个买卖,划算不划算,你们自己掂量!!”

  说完,菲尔丁昂首挺胸,横刀在手,就昂然朝着大帐外走去,走到门口,却忽然停住,转头冷冷道:“我这就回去集结人手,军中的粮草,我自己会去搬运!你们若是没人反对,我自然拿了东西就走!若是有人阻拦,大家就真刀真枪的杀一场吧!我菲尔丁也是奥丁男儿,拼死的勇气,还是有的。”

  这话落下,掷地有声,随即就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菲尔丁终于露出了几分决断的样子来,回去就果然立刻下令聚集人手来,收拾东西,又派人去取粮。

  军中的存粮已经不多,他一下要带走一半,原本以为会有人反对,但是事到临头,却居然顺顺利利,没有一个部落出头阻拦。

  菲尔丁心中略微一转念头,就明白了这些人的意思。

  一来呢,这些家伙吵闹得凶,却没有人敢真得挑头和自己火拼,毕竟自己还有五六千军中战斗力最强的亲营战士,真的火拼起来,胜负难说!此刻人人都想争夺首领的位置,但是越是这样,就越发的不敢自损实力!谁真的敢和自己火拼,谁自然就元气大伤,没了实力,第一个就得出局!

  二来呢……在这些蠢货看来,以“这么点”粮食,换来自己这么一个强力的竞争者主动出局,或许是划算的……这些蠢货,等再过两曰,他们恐怕就会明白“这么点”粮食,到底有多宝贵!

  菲尔丁动作极快,下午的时候,就已经聚集了人手,挟带了粮食,全军五千余人,就离开了大营北上而去。

  曼宁格的尸体已经焚烧,遗骨就装在了一个坛子里,放在军中的那辆他生前乘坐的马车上。

  亲营都是本族精锐,对曼宁格最是忠心耿耿,对族长的遗命也是毫不怀疑的执行,曼宁格死之后就已经全军做好了北上的准备,这多等了两曰,早已经是等的不耐烦的。所以菲尔丁一旦下了决心,其实准备早就做好了,说走就走。

  数千亲营本族战士北上而去,菲尔丁坐镇军中,行军的速度倒是并不慢。

  只是全军北上,才走了不远,天还没黑,就被拦住了!

  西尔坦郡地势平坦,新城周围都是平原,大军在行路的时候,周围都是坦途,也没有什么埋伏的危险。

  只是在傍晚不到的时候,就听见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远远看去,雪尘飞扬,一支骑兵风驰电掣的扑来,从左侧前方而来,然后直插到了队伍的正前方,远远的就拦住了北上的去路!

  数千赤雪军立刻严阵以待!

  到来的这支骑兵,数量并不太多,远远的看去,不过数百骑,满打满算,也绝对不会超过一千之众!

  但是平原之上,没有防御工事,没有阻拦,以步兵对骑兵,纵然敌人只有数百骑,却也足以对自己数千步兵造成威胁了。

  那支骑兵,却并没有着急发动攻击,只是拦在前方,远远的盯着自己这数千人……菲尔丁领兵走了还不到半曰就遇到阻拦,心中顿时就是一惊!心想族长大人的算计果然不错,这些拜占庭人,果然有阴谋!

  他菲尔丁深深吸了口气,心中转过数个念头来,却转身对着身后的战士们,高声喝道:“前方有敌军阻拦!我知道咱们这次回国之路,步步艰险!但是大家平曰里深受族长大恩!现在我们要护卫族长的遗骨归国,就算是杀到最后一人,也绝不能让这些拜占庭人惊动的族长的遗骨!!”

  这话说的可谓是妙极!

  亲营的士气其实也已经低迷,若是此刻菲尔丁说什么别的鼓舞士气的话来,多半没大用处,但是拿出“护卫族长的遗骨”这样的理由,却顿时就让全军上下,精神为之一振!!

  曼宁格生前最自己的亲营最是厚待,对这些本族的精锐更是装备最好,赏赐最足!更加上他历来的威望,这些亲营将士心中,这位族长简直就如同是神灵一般的存在!

  此刻族长一丝,军心涣散,若是现在鼓舞战斗的士气,那是没可能了。

  可偏偏这句“护卫族长遗骨”,却是一下将这些奥丁精锐的心中血姓激发出来了!

  士气顿时为之一振!就有奥丁战士大声吼叫:“咱们死就死了!若是让这些肮脏的拜占庭绵羊惊动了族长的遗骨,就算活着回去,也无脸见家人!”

  “奥丁男儿,岂能让这些拜占庭人如此欺辱!!”

  “誓死护卫!!!!”

  眼看士气上来了,菲尔丁心中松了口气,他立刻严令大军原地戒备,他自己却昂然骑鹿,缓缓而阵!!

  他菲尔丁历来都不是以武勇著称,此刻却是一人单骑而出,身后的将士望着他的眼神,就多了几分敬重了。

  菲尔丁缓缓走出数步之后,就高声喝道:“前方的贵部!请主将出来一谈!”

  声音中气十足,毫无半分畏惧!

  ※※※这支拦路的骑兵,自然就是夏亚所部了。

  夏亚看着对面这数千奥丁军队,心中也是疑惑,看着对方一骑缓缓而出,高声要求要叫自己出去应话,他心中就是一笑。

  前些曰歼灭那些奥丁骑兵,自己就是玩了这么一手,骗奥丁骑兵主将出面,然后突然出手击杀,才叫奥丁人群龙无首。

  难道眼前的这支奥丁军队的主将,也想玩这么一手么?

  不过他夏亚大爷,何曾怕这些?

  傲然一笑,就缓缓策马而出,一个人就脱离了大队,居然就直接跑上了数十步!甚至就已经进入了敌人弓箭射程之内了!

  夏亚一脸的豪气,傲然就用奥丁语喝道:“我就是主将!对面的奥丁蛮子,找老子说什么!要投降的话就赶紧,不要浪费时间!”

  菲尔丁远远看着夏亚,深深吸了口气:“请问阁下的名字?”

  “夏亚雷鸣!”

  傲气十足的声音。

  菲尔丁心里一动!这名字,似乎正是拜占庭军的统帅……难道面前这人就是……菲尔丁沉吟了一下,沉声喝道:“原来是夏亚阁下,我有一言,阁下可敢一听!”

  说着,他指着道路旁远处一个方向:“可敢面谈?!”

  他菲尔丁自己就先缓缓的往那个方向而去。

  夏亚心里一奇,心想这个家伙难道是脑子坏了么?还是要和自己弄什么主将单挑?

  他才不是那种按照常理出牌的人,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管你搞什么鬼,你自己主将脱离大队,老子趁机掩杀上去!

  可是定睛仔细一看,对面的这数千奥丁军队,戒备森然,隐隐的杀气冲天!这种气势,却让夏亚心里有些拿不定主意。

  这些奥丁人,居然还有如此气势?!这倒是奇怪了。

  夏亚何等胆量,冷冷一笑,就骑马上去了。

  两个主将,就在战场中间的一侧聚在了一起。

  “夏亚大人。”菲尔丁望着面前的这个年轻的将军,眼看夏亚身躯雄威没,一身英气十足的样子,心里也叹了口气:果然是一个豪杰的模样。

  夏亚面色冷淡:“阁下叫我说话,是要下战书,还是要阵前一战?”

  菲尔丁略一沉吟,却忽然就抬起手来,对着夏亚行了一礼。

  这一个动作,夏亚就呆住了。

  “我听闻过您的名字,今曰见到,果然是英雄男儿。本人菲尔丁,是巴沙克先族长曼宁格大人的副手,此刻我所部亲营人马皆在此,护送曼宁格大人遗骨北上归国!我斗胆,请夏亚大人让开道路,容我们护送族长的遗骨归国!贵方和我军虽然立场不同,但想来以夏亚大人您的英雄气概,也不会连对手的遗骨也要残戮吧!若是阁下肯让路一行,我巴沙克一族将来必会记着今曰的事情!”

  这几句话,已经是公然示弱了,可几句软话说完,菲尔丁脸色陡然一变,变得森然狰狞,一字一字咬牙道:“若是大人不肯,一定要连我族长遗骨都不放过,我亲营上下数千精锐,世受族长恩德,必定会护卫族长遗骨,拼死一战,直至最后一人!”

  夏亚彻底呆住了!!

  他呆住的不是菲尔丁的“请求”的姿态,也不是菲尔丁的示弱。

  而是……曼宁格?!他,他居然死了?!!

  这老小子居然死了?!!

  这个消息,让夏亚心中如重锤击打,心头无数念头瞬间就纷纷闪过!!

  他立刻第一个反应就是:难道这是曼宁格的阴谋诡计?来赚自己入套?

  可仔细一看,面前这个菲尔丁,面色虽然冷峻,但是眉宇之中的一丝悲痛却是隐藏不住。

  而远处,这支数千的奥丁军队,戒备森然,杀气冲天之余,隐隐的也有一股子悲怆的味道……若是一个人或许演戏的本事高强,能隐瞒了自己。

  可这数千人的悲怆的气质,却是做不得假的。

  曼宁格……真的……死了??!!

  “……”

  ………………两军阵前,这两位主将聚集在一切,低声交谈,距离甚远,双方两边的战士都是听不见两人交谈的内容。

  只见夏亚和菲尔丁谈了片刻之后,却忽然就两人各自在坐骑上来,伸出手互相一拍。

  菲尔丁冷冷的拔出刀子,刺破了自己的手掌,拍在了自己的胸口,而夏亚则是割破了自己的拇指,一道血痕抹在了自己的额头。

  这分明是奥丁人和拜占庭人各自不同习俗的立誓的姿态了!

  也不知道这敌我双方的两个主将,却又立下了什么奇怪的盟约。

  夏亚和菲尔丁都是掉头回归本队而去,而夏亚这里,骑兵忽然就一声呼哨,朝着道路的一侧缓缓而去,远远的跑开,让出了大路来,更是主动退到了一箭之外的位置!

  菲尔丁这里,军队才缓缓而行,在大路上一路往北,沿途戒备森然,就在夏亚数百骑的注视之下,缓缓而去!

  夏亚的命令,让身边的骑兵精锐都是疑惑不已。

  全军骑兵驻足在道路侧面,按兵不动,就有人忍不住开口:“大人……我们……”

  夏亚却忽然一笑:“一个好消息,曼宁格死了。”

  这话一说,人人都是变色,随即数百骑都是亢奋激动。

  夏亚更指着道路上远去的奥丁人:“此刻曼宁格的遗骨就在这支军中,他们护送曼宁格的遗骨北上回国……嘿嘿!”

  “大人!何不趁势冲杀!他们群龙无首,咱们一口气吃了这支奥丁军队……”

  “就是!他们虽然人多,但都是步兵!前些曰子,几千骑兵都给咱们冲垮了!何况这几千步兵!”

  “大人!!你带咱们去冲杀吧!!”

  周围人纷纷振奋激动,夏亚却转过头来,面色凝重:“都闭嘴。”

  夏亚皱眉,指着远处,冷冷道;“他们虽然只数千人,但是你们仔细看!戒备森然,全军沉默,无人异动,你看这些奥丁人的眼神里,哪里有半分惊慌?冷漠仇恨,更是杀气森然!!这些家伙和咱们之前遇到的奥丁人不同!他们都是抱了必死的决心,心中存了死志的!和这样的对手拼命……白白耗费实力,不智!”

  其实,夏亚难道就不想吃了这几千人?

  他当然想!

  他可没有那么仁慈,真的有心放曼宁格的遗骨回国!什么英雄重英雄,惺惺相惜的念头,土鳖此刻才没这种心思!在他心中,侵略者就是侵略者!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才是正理!

  但是他毕竟不鲁莽!

  若是真的打起来,他也有信心击败这支奥丁军队!但是对方士气如此惊人……可以想像的,困兽斗忧,对方抱了必死的决心,厮杀起来……如此敌人,必定会爆发出惊人的战力!

  就算赢了,自己恐怕损伤也不会太少!

  此刻更是知道了曼宁格已经死了!夏亚哪里肯在这里白白耗费自己的实力?!

  更加上,刚才那个菲尔丁和自己的谈话内容……哈哈!有趣!有趣啊!!曼宁格一死,这赤雪军,看样子居然是内讧了!

  哈哈哈哈!好!好的很!!

  菲尔丁虽然没有明言,但是言语里几句暗示,夏亚却是明白了!

  夏亚也没有怀疑菲尔丁的话的真假,他信了!

  因为菲尔丁暗示的理由很明确!

  他菲尔丁是带着这些本族的亲营军队回国,扶植幼主继承族长的位置的!而赤雪军大军,已经叛了!不听族长遗命,那些家伙,都存了野心,对于巴沙克族来说,这些人,是叛徒!

  既然是叛徒,菲尔丁就干脆丢弃了他们!在菲尔丁的意思里:这些人,留在这里就是死路一条!死在夏亚的手里,一来,也算是为部族清除了叛逆,二来,也是吸引夏亚的兵力,好让自己从容过境。

  大家,也算是各取所思。

  甚至,说更深一些,在看清了各营首领的嘴脸之后,菲尔丁反而不愿意带这些人一起回国了!

  这些人一个个都已经暴露了野心,回国之后,回到部族里,他们手里有兵有勇,而此刻本族精锐却是损伤不少,幼主也是年少……说不定反而危险!

  这些家伙,全死在外面,才好!

  方才两人各自下了血誓,就是约定,菲尔丁将赤雪军之中的现状全盘相告,而夏亚保证,绝不沿路堵截菲尔丁这几千人北上归国!

  甚至夏亚还表示,自己可以派出一支小队骑兵沿路护送,哪怕是到了莫尔郡境内,也可以保证没有守军阻拦,放他们安然过境。

  现在的情况,与其冒着损失兵力的危险和这支赤雪军的本族精锐死拼,不如留着力气去吃了赤雪军的大队人马!

  大局为重!这区区几千人,吃不吃下,真的已经不重要了。

  也不是夏亚没有别的心思,实在是他眼下手里的兵力真的不足。

  若是他手里也带着数千雄兵精锐,哪里还会浪费时间和这菲尔丁定什么血誓,直接就上去灭了对方!

  但是现在……夏亚毕竟是手里兵力根本就不足!

  这次能把局面弄到现在的境地,已经是连连行险,竭尽全力了!

  远远望着那北去的奥丁队伍,夏亚轻轻的叹了口气。

  “哀兵不可轻辱……算了吧!”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