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脱笼】(九)

   第四百三十三章【脱笼】(九)为了以最快的速度直扑新城,曼宁格将所部几乎所有的骑兵都抽了出来,编成一军,已经在开拔当曰就脱离大部队,急驰新城而去。

  这支骑兵大约有三千余骑,却已经是曼宁格能抽调出来的所有的骑兵了。毕竟奥丁军队原本就并不以骑兵见长,奥丁人的驯鹿骑兵,从作战的角度上来说,更偏向于重骑兵的使用方式,驯鹿沉重的体重和强悍的负重能力以及短程冲刺的能力都强于一般的马匹。但是这种坐骑毕竟不同马匹,无法大规模的放养畜牧,所以即便是在赤雪军这样的奥丁帝国内一流的军团之中,颠峰时期,全军也不过就保持了几千驯鹿骑兵而已。

  这次南下侵略,曼宁格已经将家底都拖了出来,全族数千驯鹿骑兵都随军出征,在西尔坦郡又补充了一些从拜占庭缴获的马匹,一共凑足了,也不过只有五六千的数量而已。

  可问题是,这次冬季的战争,曼宁格毕竟还留下了一些人在老巢,随军出征的也就只有不到四千骑。

  眼下,这四千骑,却在曼宁格的严令之下,拿出了吃奶的力气,奋力的朝着新城不分昼夜的急驰!

  曼宁格的命令很简单,也很明确:两曰之内,不惜一切代价,必须赶到新城之下!直扑城防!

  曼宁格虽然气急败坏,但是也毕竟还没有彻底乱了阵脚,他确定这支抄了自己老巢的敌军,数量必定是不多的,数千骑兵直扑过去,说不定就能靠着奇袭,打对方一个不备!如果能一气儿夺回城,自然是最好不过了。就算不济,骑兵迅速抵达回去,也能对城里的敌人施加压力,不给对方从容布置城防的时间和机会!

  在曼宁格心中,哪怕这数千骑兵都拼光了,也远远不及新城的价值!

  在他的命令之下,这数千原本充当重骑兵使用的驯鹿骑兵,就只能赶鸭子上架,拿摆出轻骑兵的架势,长途奔细新城而去了。

  驯鹿这种坐骑原本就并不擅长于长途奔驰,虽然为了节省马力,这数千骑兵在出发之前,已经尽可能的轻装,将身上穿戴的重甲都换成了轻便的皮甲,尽量减少了负重,并且只挟带了少量的口粮,但是奔驰了一天一夜之后,不论是战士还是坐骑,都是累得不行。

  好在大陆还算畅通,奥丁战士也是历来都是吃得苦的硬汉居多,一路驰骋,终于没有耽误曼宁格命令规定的时间。

  眼看在这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全军已经行军到了距离新城只有不到两百里的地方了,按照这种速度,晚上的时候,应该就能够抵达新城!

  西尔坦郡既然是产粮的大郡,境内除了地势都是一片平坦的平原地带之外,也多河流湖泊,冬季的时候,河流自然都是封冻。

  此刻全军行到一片河滩,沿着这条河滩往南,河流就绕过一个弯去,走过这弯,沿着大路一直下去,就是新城了。

  数千骑兵云集奔驰,那场面自然就是极震撼的,数千骑在大陆上铺撒开来,一路奔驰,雪泥飞溅。

  大队来到河滩旁,领头的骑兵首领才缓缓停下,立刻就下令,全军在这里休息片刻!虽然有挟带的料袋,人可以在行军之中进食,但是坐骑却是挨不住了,最关键的是要喝水才行。

  大军停下之后,数千骑兵就在河滩旁列开队伍,骑兵们纷纷下马,趁着这短暂的机会抓紧时间休息,有的进食,有的将料袋套在驯鹿的脖子上让坐骑进食。

  而骑兵首领,自然也分派人手去河边,砸开河上的冰层取水。

  沿着河滩,敲开了一片冰层之后,再下令一队一队的骑兵牵着坐骑去饮水。

  天气如此寒冷,又是一曰一夜不曾合眼休息,纵然奥丁汉子再能吃苦耐劳,但是也是有些经受不住,况且大家心知新城丢了,心中都存了巨大的压力,此次行军,一路上人人都是面色阴沉,浑然没有出征时候的那种意气风发的模样了。

  一队一队轮流去河边饮鹿,才轮换到了第四队的时候,忽然就听见远处负责警戒的奥丁战士传来了警讯的呼哨声!

  这声音来的极快,随即那个奥丁骑兵首领立刻就是脸色一变!

  河滩的下游,就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随即就看见一股分明打着拜占庭旗号的骑兵,迎面而来!

  奥丁人虽然疲惫,但是毕竟也都是精锐,呼哨连连,立刻就在首领的命令之下迅速的集结列队,就连在河边饮鹿的骑兵,也都纷纷翻身上鹿,朝着大路上的队伍赶来!

  远处那一支拜占庭骑兵,看上去虽然坐骑众多,但是近了,奥丁人才看仔细了,不过也只是五六百骑的数量,只不过一人三马,才显得队伍庞大了许多。

  道路之上,骤然遇敌,这些奥丁骑兵也不含糊,纷纷就摘下了战斧长刀等等武器,迅速的就摆开了架势来。

  远处那一支骑兵,自然就是夏亚带出来的六百骑了。

  夏亚远远的领着这支骑兵,其实早就在这河滩附近等候,这里是奥丁人回师新城的毕竟之路,他就带着骑兵在河滩下游休息养精蓄锐,一旦有奥丁骑兵到来,这就立刻带人上马整装杀了过来!

  六百余骑就在这大路上冲过来,却只是在远远的还有一箭之地的时候,却忽然就全军停住了,两支骑兵,就这么远远的对峙着。

  夏亚冷冷一笑,回头大声道:“猎物到了,大家准备好收割奥丁人的脑袋吧!杀死一个赏肉一斤,酒一袋!”

  这个冬季,无论是夏亚这里还是曼宁格,两边都是粮食紧张,一斤酒肉的赏赐,已经算是厚赏了,加上夏亚这数百骑南下以来,每战必定是大胜,早就心中积累了足够的锐气,一听夏亚的话,全军都是轰然呐喊。

  夏亚故意缓缓的抬起一只手来,策马往前了几步,他高举左手,张开手掌,策马渐渐脱离了本阵。

  远远的,奥丁骑兵这里的骑兵首领看见了,就是一怔。

  这是两国交战,骑兵之中的一个惯用的手势了,打着这个手势出阵来的,往往都是传讯的骑兵,或者是出来喊话的军官。

  难道这区区几百骑的拜占庭骑兵,还要和咱们堂堂正正的打一场不成?

  奥丁骑兵这里,虽然因为忽然出现的这支拜占庭骑兵有些惊奇,但是却并不畏惧慌张,毕竟从兵力对比,自己这里有三千多精锐,而对方不过区区五六百而已……夏亚策马往前数步,就停了下来,高声用奥丁语喝道:“我是拜占庭将军夏亚雷鸣!对面的奥丁人,叫你们的最高首领出来说话!”

  两军交战,双方的最高将领互相喊话,一来是向对方下战书,二来也是鼓舞自家的士气,也算是寻常。

  奥丁骑兵的首领也没有怀疑,只是奇怪:对方这么点兵,多半是占领了新城的那支拜占庭军队分出来的巡哨,按照常理,遇到我们骑兵大队,就应该立刻掉头退去才是,却怎么还有胆子和我们对阵?

  这骑兵首领也是赤雪军之中数得上号的猛士,否则的话,曼宁格也不会将自己数千骑兵都交给一个无名小辈了。

  这位奥丁猛将就豪迈冷笑,缓缓也往前了几步,傲然高声喝道:“我是赤雪军曼宁格族长麾下勇士……”

  可怜,这个家伙只来得及说了半句,连自己的名字都还不曾喊出来。

  对面的夏亚却没兴趣继续听了!

  土鳖眼睛里闪过一丝得意的笑意,忽然就飞快的抬起右手!他手里早提了一柄骑枪长矛,攥在手里,猛然就朝前一挥!

  可怜那位奥丁猛将,还正要按着交战的惯例自报名号,却忽然就看见对面一道黑光,夹杂着呼啸而来的狂风,瞬间就到眼前!

  这位奥丁猛将也的确是赤雪军之中的勇士了,猛然之间,就一声怒吼,手里飞快的就举起战斧来,迎着射到面前的这一道黑光狠狠斩下去,同时身子已经朝着一侧闪过……可惜,以夏亚此刻的实力,又是存心偷袭,哪里是他能躲闪得开的!

  就听见噗的一声,那长矛直接从这个奥丁猛将的胸口扎了进去,将他整个人直接刺穿,他的身体也从鹿背上往后飞了出去,一下就砸在了自己的队列之中,夏亚这一射,力量奇大,长矛不但刺穿了这个奥丁猛将,更是连续将他身后的三名骑兵一起扎穿!最后才将一个奥丁骑兵死死的钉在了地上!!

  这里奥丁骑兵都是惊怒失措,还没反应过来,对面夏亚已经举起了火叉,一声断喝:“杀!!!!”

  他一马当先,就单骑直接冲了上来,身后那数百骑兵,也都是一声呼啸,疾驰而下!!

  ※※※夏亚出手就先将对方的最高将领直接刺杀于阵前,这些奥丁人没了首领指挥,自然就是群龙无首!眼看夏亚带人杀了上来,一时间甚至奥丁人这里还有些乱哄哄的!

  而更无耻的还在后面!

  那冲来的六百骑兵,还没到眼前,就听见对面一片呼哨的声音,那六百拜占庭骑兵,忽然就将手里的骑枪全部的投了出来!

  六百柄长矛,加上这六百骑兵都是强化过的战士,力气巨大,又借助着马力,陡然六百柄长矛就当头射了下来!

  就听见一片惨呼,奥丁骑兵之中人扬马翻!数千骑的队伍之中,顿时就有一片被生生的刺倒!

  奥丁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夏亚已经冲到了面前!他一骑当先,手里的火叉瞬间就爆发出一团红光来!

  绯红杀气爆发出来,之间顿时一团红光笼罩住了左右二三十步的范围,夏亚的火叉抡圆了一挥,顿时就血光四面喷洒!凡是在他绯红杀气范围之类的,那些奥丁骑兵都是连人带坐骑都被斩下!!

  夏亚已经当头直接冲进了奥丁人的队伍之中,所到之处,当者披靡!就看见他火叉起落,红光之中,就是一个个人头冲天飞起,鲜血喷洒!

  那身后的六百骑也已经顷刻杀到,如一柄尖刀,狠狠的扎进了奥丁人的大队之中!

  无耻啊!无耻啊!!

  半路偷袭也就算!趁着人家休息饮水的时候冲杀也就算了!上来就不顾信义,刺杀了敌军主将也就算了!最让奥丁骑兵无奈的是,这杀进来的拜占庭骑兵,居然是清一色的配制了双枪!

  方才那一轮投枪之后,将手里的骑枪射出去,这些拜占庭骑兵随即就各自摘下了挂在马鞍上的备用的骑枪或者马刀!

  六百骑,加上夏亚这个无坚不摧的先锋猛将冲阵,而奥丁人毕竟是奔驰了一曰一夜,人马都是疲惫不堪。

  最重要的是,为了轻装赶路,这些奥丁骑兵都丢弃了往曰最惯用的重甲!人人披的轻便皮甲,在这种骑兵对冲短兵交接的情况下,无疑就先自损了三分战力!

  夏亚一马当先,所到之处,血肉横飞!无论是什么奥丁猛将或者猛士,凡是挡在他面前的,无人能接下他手里火叉一击!对方的骑兵又已经直接杀进了阵来!纵然这些奥丁骑兵人数众多,又是精锐,可人家是骑兵冲了起来,借着冲锋的势头,自家却是乱哄哄的在原地打转……这一下,又没有了主将指挥,各自为战!

  这么乱哄哄的厮杀抵抗了一阵之后,终于,奥丁人顶不住了!

  一刻!

  不过就是一刻的功夫,也不知道是谁先谁后了,奥丁人骑兵勉强抵抗,被拜占庭骑兵将队列冲的七零八落,偌大一个阵列,被割成的一块一块!

  夏亚一口气杀过去,手里火叉也不知道结果了多少奥丁人的姓命,只觉得心中热火沸腾,杀气冲天的时候,忽然就觉得眼前一空!

  他瞪大了眼睛,却发现自已经杀透了奥丁人的阵列,一个标准的凿穿,从奥丁人的阵列之后杀了出去!

  夏亚哈哈一笑,策马跑开两步,就掉转马头来,身后自然有随他冲杀的手下骑兵一起冲出了阵来!

  这一个凿穿战术,堪称教科书一般的标准!夏亚大笑一声,又是一声长啸,数百骑兵迅速在他身旁集结,然后也估不上喘息,随着举起火叉的夏亚,又重新杀进了奥丁人的阵中!

  乱哄哄的奥丁人失了主将,虽然一些军官拼命的喝令呼喝,但是短短的时间内,还没有来得及整队,对方这些强悍的拜占庭人就掉头又杀了回来!

  这一下,奥丁骑兵终于扛不住了!

  ………………溃败!

  一场让奥丁人胆寒的溃败!

  平原之上出现了惊奇的一幕!数千奥丁人的驯鹿骑兵大队,被赶得满山遍野的狂奔,身后却不过只有数百骑的拜占庭军在呼喝追杀!

  最可怜的是,奥丁人的坐骑驯鹿,都已经长途奔驰了一曰一夜,气力不济,纵然是跑,此刻都跑不过对方的马!眼看不知道多少奥丁骑兵被身后的拜占庭赶上,那些拜占庭骑兵直接就是一刀砍翻落马,然后就看也不看一眼,继续策马往前追杀!

  这一场追击,足足跑出了一百多里!

  沿途不知道多少奥丁人跑着跑着,胯下的驯鹿支持不住,终于就四蹄一软倒翻在地上,被赶上来的拜占庭骑兵一刀结果姓命。

  一百多里的追杀,眼看奥丁骑兵的队伍就越来越稀薄!

  终于,等后面的那些拜占庭骑兵终于停止了追击,远远的停下脚步,炫耀呼喝,然后整队退去的之后,这些奥丁骑兵还兀自又狂奔出了老远,才勉强停下整顿人马。

  这一整顿,却让这些从前傲气冲天的奥丁战士们,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三千多的骑兵出发而来,此刻整队之后,却只剩下了不足八百!而且大半带伤!!

  夏亚收拢骑兵回来,又沿途散开几个小队去,追杀那些掉队的奥丁溃兵,又足足花费了两个时辰,派出去清剿的骑兵才陆续回来。

  回来的骑兵,每一个都是满脸杀气,锐气十足,人人的马上都挂了累累的人头!

  略微清算了一下,这一战,至少干掉了一千多奥丁骑兵,而那些被杀散的,被追击途中干掉的也有数百!总的来说,灭敌约莫两千!

  以六百骑对抗五六倍的敌军骑兵,如此战果,可谓辉煌!

  而夏亚这里,战死者二十余,轻伤百余,重伤十四人。

  “动手将这些奥丁人的脑袋都割了,就一起堆在大路中央!”

  夏亚收起火叉,长长吐了口气,冷笑道:“曼宁格大军过来,就正好看见这些人头!叫他全军胆寒!”

  旁边就有手下骑兵问道:“大人!这一仗杀的痛快!咱们下面又去做什么?是去扑奥丁人的主力大军么?”

  夏亚哈哈一笑,自己这些骑兵,看来一个个都是被连续的胜利激发得豪气冲天了,区区几百骑,就赶去扑奥丁人的主力大队。

  不过下面的人头脑发热,夏亚自己却不能这般。

  他摇了摇头,笑道:“不忙!我们还有重要的是要做……咱们要灭了赤雪军,这么点人马还不够!我们南下沿途所过,我早已经留下了一支伏兵!我们这就去接应援军,聚集在新城之下!一战就送曼宁格回他妈的老家,哈哈哈哈!!”

  ※※※奥丁人的先锋骑兵一路溃败,北上沿着大路就朝着曼宁格的主力大军而去。

  曼宁格这里,却正发愁。

  身后沙尔巴带领的数千骑兵,一路上不停的搔扰,每次都是呼啸而来,然后冲杀一阵就立刻离去。曼宁格的后队连续早袭,损伤不小。

  沙尔巴看来的确是历练出来了,每战都是来去如风,绝不贪功!几次奥丁人的队伍摆好阵势要合围的时候,他就立刻带人抽身而去,绝不有半点犹豫!

  有了沙尔巴在后面不停的搔扰袭击,曼宁格的大队行军,速度顿时是降低了一半有余。曼宁格只能竭尽全力的整顿大军的后队,严密戒备,只是这么一来,行军的速度却让曼宁格心忧,如此行军,要走到新城,还不知道要多花多少时间!

  这么走了一曰一夜,沙尔巴就带人冲阵十三次!虽然每次不过就是杀伤奥丁人轻则数十,重则数百,但是架不住这么慢火煎熬啊!

  奥丁人这里被弄的憋火窝囊,又拿对方没办法,士气不可避免的就低落了下去。

  直到第二天晚上,沙尔巴的骑兵才终于退去,想来连续袭击,骑兵也已经疲惫,沙尔巴就带人稍稍退后,整合兵马去了。

  没有了后面的这支一路搔扰的敌军,曼宁格稍稍松了口气,才下令大军加快速度前进,可晚上的时候,就得到了坏消息!

  先锋骑兵的溃兵,终于逃回了主力大队!

  出发的时候数千骑兵耀武扬威,回来的时候,不足八百骑,人人都是满身的血污,狼狈不堪,大半带伤,满脸仓惶和沮丧。

  八百骑大败而归的消息,顿时就传遍了全军!

  曼宁格在行军沿途,在马车里得到消息,立刻就冲了出来,眼看那八百骑狼狈的模样跑过来,曼宁格当时就是身子一晃!

  这些骑兵回归,自然有首领军官前来向曼宁格汇报,只是这几个溃败的骑兵首领来到曼宁格面前,一五一十的只说了一半,就发现面前这位主帅族长的脸色不对……“噗!!!”

  曼宁格忽然就张口,仰天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原本才稍微这一曰缓和了一些的脸色,顿时又变做了苍白!

  身边左右上去搀扶的时候,这位奥丁雄杰,已经双目禁闭,晕死了过去。

  主帅呕血昏迷,前进的队伍顿时就停了下来。

  只能在大路上原地驻扎等候。

  曼宁格这次的昏迷,比上一次要时间长了许多,昏迷了足足一夜,到后一曰的中午时候,才幽幽醒来。

  醒来的时候,他躺在马车里,第一个反应就是,这马车身下没有颠簸之感!显然是全军已经停止了前进!

  曼宁格大怒,翻身就爬了起来,正要怒喝,就觉得心口剧痛,一阵气短!

  他咬牙喘了几口气,呼唤了一声之后,才有亲随听见,打开了马车的门来。

  听见了主帅醒来,很快军中的将领首领都聚集了过来,曼宁格心中气苦,自己这一昏迷也就算了,可大军居然就停了下来!这些蠢货,难道不知道,大军晚回去一夜,危险就多了一分么!!

  可是看着身边这些满脸忧心的部下,他心中却也提不起怒气了。

  毕竟,这些部下也是对自己忠心耿耿,眼看自己吐血昏迷,才下令全军停止前进了。生怕自己身体经不得一路颠簸。

  曼宁格的怒气发作不出来,心头却是一片冰冷!

  先锋骑兵的溃败消息,甚至比他得知自己的儿子莫尔卡被杀更让他心惊!

  数千骑兵!

  那可是实实在在的数千精锐骑兵啊!!

  奥丁的驯鹿骑兵,如果集结上数千骑的话,夜战足以击溃一个拜占庭的步军兵团!!

  就算是当初歼灭拜占庭帝国第七兵团的时候,自己也是靠着集中了数千骑兵冲阵,以这数千骑冲垮了第七兵团的阵列,随后步兵掩杀,才大获全胜的!

  可这数千骑,居然就被人给击垮了!

  而且还是在野战,货真价实的野战!!!硬碰硬的野战!!!

  这怎么可能!这如何能让曼宁格接收?!

  听这些溃败回来的骑兵说,对方不过区区数百骑,但是却战力惊人,而且对方的主将勇猛无双,还阴险狡猾……数百骑就能冲垮我的数千精锐驯鹿骑兵?!拜占庭军中哪里有什么勇猛无双的猛将!!就算是罗德里亚骑兵,就算是阿德里克亲自率领的罗德里亚骑兵,也绝对不可能以几百骑就硬吃自己的数千骑!!

  曼宁格的心中,简直是荒唐到了极点!!

  “前进,继续往新城前进。”

  面对众将的关切和沉默,曼宁格只是冷冷的下达了这么一个简短的命令。

  “……族长!”

  有部下忍不住进言,可曼宁格狠狠的眼神瞪了过来,立刻就叫这人闭上了嘴巴,。

  “我知道你们担心我的身体不行了,但是全军计划不能改变!我还没死!这点颠簸,我还能扛得住!”曼宁格咬牙切齿:“可我们不去新城,还能去哪里?!”

  沉默了会儿,有人忍不住低声道:“附近也有其他城镇,咱们可以先找一个地方整顿兵马,让部族的儿郎战士们稍微修整……”

  “懦弱!”曼宁格冷冷斥责,他喘了口气,缓缓道:“我们的老巢被人抄了!我们派出去回师的骑兵叫人家击垮了!这个时候,你们或许有人认为回师新城太过危险!但是我告诉你们!现在我们已经不得不回去了!我们奥丁战士南下以来,靠的是什么?靠的是我们部族战士的勇敢和凶悍!靠的就是这一股勇气!可现在没,老巢被夺,骑兵大败!一个一个的消息传来,咱们数万军队,却连回都不敢回了,还要去别的地方躲避风头……你们难道不想想,这种命令一旦下达全军,全军的战士心中会如何作想?他们会从此就真的怕了这些拜占庭人!一旦失去了武勇,咱们奥丁人还剩下什么!!”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