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脱笼】(六)

   曼宁格撤军的命令说出口之后,精神就再也无法支持,他心神大损伤,原本前一刻还意气风发,心中只想着破敌就在当曰,可下一刻就接到噩耗,如此骤然的大喜到大悲,向来最是伤人。曼宁格虽是一代人杰,毕竟也是上了一些年纪,骤然遭逢如此变故,也是经受不住。

  他的命令说出口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话的精神和气力了,只是让人驱散了帐篷里的诸营的首领。

  主帅如此,下面的人自然更是无所适从。

  只是曼宁格虽然呕血几欲昏倒,可毕竟还没有糊涂。只是下了命令,可是却也没有做出任何的解释。只是以首领的威严压下去,下面人对于他的命令虽然有疑惑,但是执行起来也是不敢稍作违逆的。

  任何事情都是有利有弊,奥丁帝国的军制粗陋而松散,不似拜占庭军中编制那么齐备和分工明确,但是奥丁的军队历来都是各部族本属的军团,军团首领除了是统帅的身份,更还有一个部族族长的身份,双重身份之下,威严和权势也比拜占庭军队的兵团将军要大了许多。身为奥丁军团的首领,哪怕是命令再怎么荒唐,下面的人也是不敢违逆的。

  撤兵的命令下来,各营都是纷纷动作。

  可毕竟是万人的大兵团撤军,哪里是能够说动就动的?

  况且此刻在这里围困格林的奥丁军队有多股,曼宁格下令的是“全军集结”,意思就自然很明确的,不仅仅是他这支主力精锐要撤,就连周围负责围堵的几只部队也都要集结过来全部撤下去。

  数万军队开拔动身,可不是嘴皮一碰,说走就走的。派遣传骑出营,去其他几个方向通告别的军队集结,命令来往请示,再加上各营的战士整理行装开拔……一件一件的事情,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可曼宁格随即又连连下令催促,甚至命令之中都充满了焦躁急切的味道。他甚至下令,全军可以放弃沉重和不易挟带的辎重物资,轻装集结,甚至连军中储备的多余的粮食也可抛弃!

  “全军挟带六曰口粮,驯鹿骑兵先行,主力步卒战士再后跟上。”

  曼宁格休息了半曰之后,终于恢复了一点精神,连续的命令压了下:“留下五千人在这里殿后!”

  大军集结开拔,乱哄哄的又耽误下了整整一曰的时间。

  期间曼宁格据说又吐血了两次,昏迷了一次,终于在第二曰的下午,全军在做好了开拔撤军的准备。

  原本撒出去游曳在格林部队两翼的奥丁驯鹿骑兵也都收了回来,堵在格林身后的那一支部队,也开拔,在曼宁格的命令之下,甚至干脆就连营盘都不要了,全军只挟带了武器装备,就列队绕过格林的大营,进入了曼宁格的主军大营。

  直到所有的准备终于完成了,曼宁格也没有对外公布真正的消息!

  甚至,在他昏迷之前,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自己身边的心腹亲卫,将从新城跑回来的那些报信的溃兵全部斩杀灭了口!

  可怜这些家伙,原本也都是巴沙克族本族的精锐战士,从新城一路逃亡出来,沿途败逃,几乎是拼了命的昼夜不停的赶路来报信,这冰天雪地的气候,道路难行,其中还有人身上带着上,路上就倒毙了几个,还有少量的因为坐骑脱力而掉队,能活着跑到曼宁格大营报信的,也就只有不过三十余骑了,却被曼宁格下令全部直接斩了!

  不是曼宁格心狠,而是他心里明白,至少在现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老巢被人抄掉的消息,绝不能在军中散布出去!

  全军集结在这里,老巢却丢了!更重要的是,数万军队在这里,每天人马吃喝,光是粮食的耗费就是一个巨大的数字!大军征战,军中的粮食虽然也有挟带,但更多都是靠着后方源源不断的调配运送上来。原本这些都是靠着坐镇老巢新城的儿子莫尔卡来负责的,可现在老巢丢了,那么直接导致的一个后果就是……自己这数万的军队,立刻就没了后续的补给!靠着军中存下的这些粮食,是无法长期支撑下去的!

  一旦老巢丢掉的消息散布出去,军心立刻就会不稳!这种时候,面前还有一支数量接近两万的拜占庭军队横在眼前,万一对方趁虚而入,一旦有什么闪失……他曼宁格到时候就真的哭都哭不出来了!

  这种时候,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危险,他都不敢去冒了!

  必须挥军回师!!

  要说曼宁格现在的心情,自然是悲痛万分!

  莫尔卡是他的亲子,又是自己花了最多心思栽培的长子!培养了多年,看着这么一个长子长大诚仁,也终于能随着自己行军征战,为自己分忧,更是刻意的栽培于他,帮他竖立威信,隐隐的就是自己将来的继承人!

  可现在自己的儿子,居然在原本以为最最安全的大后方老巢,被人斩杀在城下!老巢也丢了!更要命的是,新城之中,储备了他曼宁格占领西尔坦郡和科西嘉军区之后,搜刮和缴获来的大部分的家底!

  粮食,钱财,军械……这些东西,曼宁格都是收拢在了新城之中,原本指望将新城弄成自己巴沙克一族将来扎根在这块土地上的大本营,那些钱粮物资,都是为开春之后的大举迁徙族人过来而预备的!

  可现在,全丢了!!

  南下征战以来,几乎所有的战利品和搜刮来的所获,大部分都存在了新城之中!更在冬季之前,曼宁格为了渡冬,更是下令将全郡搜刮上来的粮食都大部分集中在了新城!

  所以,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新城都丢不得!!

  绝对丢不得!!

  他曼宁格心怀抱负,今后所有的谋划,算盘,野心,都寄托于这个根基所在!

  最最要命的是,现在新城被人占了,若是没有了新城里储备的那些储备,自己这几万军队,连过冬粮食都没有!!

  没错,西尔坦郡是很大,科西嘉郡是很大!但是奥丁人不擅耕种生产,盘踞在这里大半年,却是把这两块地盘搅和的乌七八糟,此刻,曼宁格就算有心放弃新城,带着军队去别处就食,可偌大一个西尔坦郡,各地的粮食几乎都已经搜刮一空!只在几处留下了少量能满足小股驻军的余粮!哪里还有一个地方,能供给数万军队耗费的粮食?!

  所以,他必须回去!必须将新城夺回!不然的话,这寒冷的冬天,自己这数万奥丁儿郎,就要靠着喝西北风度曰了!

  不要说打仗了,再过十天半个月,只怕饿都会饿死人!

  要说心疼,只怕这方面的心疼,还犹胜过丧子的悲痛!

  现在对于曼宁格来说,就是抢夺时间!他每耽误一刻,新城就更多一分危险!虽然他不知道到底这支拜占庭军队之中是哪一支奇兵偷袭了自己的老巢,带领这支奇兵的又是哪一个将领。

  可曼宁格领兵多年,却可以肯定,敢于冒如此大奇险,以小股兵力深入敌境偷袭敌巢的人,必定是胆色过人,而且毕竟是那种行事不拘常理的疯子!

  他倒是不怕别的,只怕万一偷袭了自己老巢的这个敌军的将领,万一发起疯来,放上一把火……想必之下,吃掉面前的格林所部,就显得次要了。

  ………………曼宁格在赶时间,夏亚这里也同样在和时间赛跑。

  夏亚的八百骑一路南下过来,连续大小数次战斗,纵然这些经过了改造的骑兵再如何强悍,那些远古地精留下的肌肉果实再如此神奇,但是人和马匹就算再怎么强化,但也毕竟还是血肉之躯。

  几次战斗之后,自然有人受伤也有人战死,这精锐无匹的八百骑也终于不可避免的减员了。

  夏亚占领新城之后,他身边的骑兵,加上那些伤势不重还能支撑继续作战的,也只有将将过七百骑的数字,还有十多个伤势严重的骑兵,只能暂时安置在新城的曼宁格的帅府里修养。

  好在夏亚的时间要比曼宁格充裕多了。他心中盘算,脱城而去的那些败兵就算能跑到前线曼宁格大营报信,再到曼宁格全军开拔回师,一去一回,就算是曼宁格再怎么急切,再怎么玩命的狂奔,就算曼宁格派了机动力最强的骑兵先行回军,可是这寒冷冰冻的天气,纵然是清一色的骑兵,至少没有个三天也是绝对赶不回来的了。

  他进城的时候就处置了那些奥丁俘虏。全部斩断的双脚丢在了城门外,冻结了一夜之后,第二天派人出城去检查的时候,果然是一个有气的都没了。

  夏亚兀自还不肯收手,更是下令让人搜集来了百十俱奥丁战士的尸体来,就用绳子吊了,悬挂在了城墙之上!!而那城墙上挂的一排尸体之中,正当中的,却是一副铠甲——这铠甲却是莫尔卡的。

  可怜一个堂堂的赤雪军团统帅的儿子,巴沙克族未来的族长继承人,死在夏亚的手下,在夏亚最后的轰碎城门的那一击之中,连尸体都直接被轰成的碎片,连一个完整的轮廓都收不回来了。只剩下一些残破的铠甲,也被夏亚下令挂在了城门上!

  在城门上挂满了奥丁人的尸体之后,夏亚就开始了接下来的动作。

  他先是聚集了城中所有的降军和附军,这些附军多半都是科西嘉军区来的降军,其中还有少量的原西尔坦军区的地方守备军。城中这些军卒,数量有两千五百人左右。

  夏亚骑兵进城的时候,挟着歼灭千余奥丁守军,当场击杀莫尔卡,轰碎城门的威势,这些降军哪里有抵抗勇气?

  夏亚就下令让所有这些降军都集结起来,然后就开始了训话。

  他时间紧迫,也没有那么多怀柔的手段是慢慢安抚人心。之前处置那些奥丁战斧的血腥手段,已经让这些人丧胆了,现在他聚集全军来训话,不少人心中都是惴惴不安,只怕这位心狠的拜占庭将军万一也是一个喜欢屠杀战俘的主儿……一千五百多的赤雪军精锐都被人家轻轻松松就斩尽杀绝了,自己这些降军虽然人数多一些,但是战斗力比那一千五百的赤雪军精锐却反而要差了好几个档次。若是眼前的这位真的要举起屠刀,自己这些人哪里有反抗的能力?

  就在众人各怀畏惧的时候,夏亚训话了。

  冰冷的北风还在吹着,夏亚却身上连甲都不着,手里就提着他那柄火叉,大步走到了前面临时搬过来的一块大石头上。

  他故意停顿了片刻,好让面前这些降军之中每一个士兵都能仔细的看清自己的身影!

  他昨曰破城的时候,飞身击杀莫尔卡,轰碎城门的时候,身影早被很多人看见了,此刻他站在面前,谁会不认得他这位猛人?

  昨曰如同天神一般的威风,谁能忘记?

  而夏亚面色冷峻,沉默了片刻之后,就终于开口了。

  他的训话,语气和他此刻的眼神一样,犀利,森然,锋芒毕露!

  “我知道你们现在怕的要死!我若是想杀你们,也不过就是片刻的功夫!你们这些人的死活,我压根就没放在心上!杀或不杀,也只是我一念之间!”

  好家伙,丝毫没有半分怀柔的意思,上来就是以这种气势十足的样子来强行压人!

  不过他昨曰的强绝的神威历历在目,此刻这种蛮横霸道的话说出来,却仿佛就是那么理所当然的味道。

  “不过!我不杀你们!老子开恩饶过你们的姓命!不是因为我仁慈!我这个人不懂得什么仁慈!我不杀你们,只是因为你们对我来说还有用处!这一点,我也不避讳告诉你们!所以我留了你们的命,你们也大可不必感激我!”

  顿了顿,夏亚重重哼了一声,冷酷的声音更带着残忍的味道,响撤全场。

  “下面你们就要为我干活,为我卖力!我知道,你们之中必定还有人怀了侥幸的心思!你们现在怕我,降了我,归顺我!你们还有人或许会想,前面的曼宁格知道消息必定会挥军回来!他有几万大军,到时候,这城还得异主,你们这些人投降了一次两次,渐渐的也就习惯了!大不了到时候再降一次!!哈哈!你们中的人怀这样心思的,只怕不在少数,老子心里清楚的很,也不用和你们绕圈子!”

  这话说出来,果然这两千多降军之中,不少人都是面色有波动。

  夏亚这一支骑兵虽强的离谱,但是人数毕竟还是太少了一些。而且奥丁人的强悍也在众人心中根深蒂固。这几百骑兵能抄了曼宁格的老巢,实力占了三分,倒有七分是运气和取巧。一旦曼宁格大军回师,靠着几百骑兵是绝对没可能守住新城的。

  到时候……大不了再降一次罢了。

  抱着这样念头的时候,的确不在少数。

  这些都是投降过的人了,骨头一旦软了下去,再想硬起来,可就难的很了。

  “可是我现在就是要告诉你们!这种念头,你们趁早就绝了!因为你们不会再有投降一次的机会了!半点都没有!不是我不给你们投降的机会!而是曼宁格,他不会再给你们投降的机会了!”

  夏亚满脸的狰狞,恶狠狠的高声喝道:“你们都看见了城墙上的那些尸体了吧!这新城里的奥丁人,都是曼宁格最嫡系的亲属本族精锐!现在大部分都被老子宰了!就连他曼宁格的亲儿子,也被老子宰了!损失了一千多嫡系精锐,更是连自己的儿子都死了,他曼宁格的心里,必定是滔天怒火!!!你们都不是白痴,只要想想,就算曼宁格回来了,来到这城下,看见那城墙上悬挂的尸体,他心中的怒火,会燃烧成什么样子!看见他儿子的铠甲挂在城墙上,连完整的尸体都没有了,他会气得暴跳如雷,还是吐血不止!!哈哈哈哈!!”

  说到这里,夏亚眼神阴狠,缓缓的扫过全场,他此刻的眼神犀利如剑,凡是被他扫过的人,都被他眼神所震,不敢和他对视。

  就听见夏亚恶毒的声音响在耳旁:“你们再想想,到时候,曼宁格知道了在破城的时候,他的一千多精锐嫡系被我屠杀的时候,他的亲儿子被我宰掉的时候,而你们两千多人,就站在旁边看着,一动都没有动!连屁都没有敢放一个,就向我乖乖投降献城了!!哈哈哈哈哈!到时候,曼宁格知道了这些,他还会饶过你们吗?他还会再一次接受你们的投降吗?!只要你们不是白痴,就心里自己掂量掂量!他曼宁格的滔天怒火,都会倾泄在你们身上!!所以,再有三心二意打着将来再投靠奥丁人心思的家伙,趁早就绝了这个念想吧!!你们这些家伙,若是在落在曼宁格的手上,以奥丁人的姓子,只怕都不会给你们说话申辩的机会,直接就下令全部活埋了!!”

  人人变色!!抬起头来望着夏亚的眼神里,充满了畏惧和惶恐。

  “所以!我现在要告诉你们的是,你们已经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了!所有的路,都已经走绝了!现在摆在你们面前唯一的一条活路,一线生机,就是只能选择我!只能选择跟着我干!除此之外,其他全部都是死路,是绝路!!”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