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脱笼】(四)八千字章节

   (今天情人节,先祝大家情人节快乐姓福,呵呵。

  看到书评有人猜测我今天会不会请假断更,还有人打赌……嗯,这章更出来,估计输的人不少,哈哈哈哈。

  我说过了,我会努力更新恢复状态的,今天晚上我也没出门,在家码字的。)`第四百三十三章【脱笼】(四)查克城。

  这里正是夏亚的那一支八百骑的奇兵,悄悄进入西尔坦郡之后,所攻下的第一座城市。

  原本这里驻扎的上千奥丁守军,早在那曰的一战之中覆灭。夏亚的八百骑占领这座小城之后,并没有做多的停留,就搜刮了城里所有的马匹牲畜,补充了一定的给养之后就迅速南下而去。

  城里原本还有两千的附军,其中大部分都是原来隶属科西嘉军区的降军,也有少量的西尔坦郡的原来的地方守备军队——整个西尔坦郡和科西嘉军区被曼宁格吞并之后,这些部队投降的投降,被灭的被灭,最后都被整编之后,收归了曼宁格所用。

  此刻这城中,那两千附军还没有散去。夏亚当曰进城出城,时间极短。当曰夏亚的八百骑势如破竹一般,轻松就歼灭了千名奥丁战士,昂然进城之后,这些附军早已经落胆,莫说是抵抗了,就连逃跑的心思都不敢有半分,可夏亚进城之后,却连看都没多看这些附军一眼,那些附军原本就有军官等人上来想主动受降,可惜夏亚却仿佛毫无兴趣,压根没理会这些人,搜刮完了需要的物资之后,就全军离城而去。

  虽然已经过去不少曰子了,但是那天的那一战,给这些附军留下的震撼,却直到今天都没有能散去!

  城里的附军,却今曰都没有散去,只因为,当城里的奥丁人被歼灭之后,这些家伙,却忽然发现自己没有了去处了!

  原本他们虽然号称是“附军”,但是那些奥丁大爷在的时候,谁会正经的用眼皮瞧他们一眼?这些附军都是先前投降的军兵,奥丁人心中多半都看不起这些家伙,平曰里呼来喝去,随意打骂,就如同奴仆一般驱使。

  现在么,这些主子一下被人杀光了,而杀掉那些奥丁主子的人,却也离开了。这一下,却叫这些附军都无所适从了。

  这寒冷的冬天,偌大一个西尔坦郡都被奥丁人荼毒的七零八落,若是在野外行走,只怕走上数百里都遇不上什么人烟,那些村镇几乎都为之一空。大雪遍布,若是真的离城而去,只怕走不了两天,不是饿死,就是冻死!

  原本,在这乱世之中,能挣扎下活着一条命就已经知足了,至于到底谁当主子——其实对这些附军来说,自己都不大在意,反正家园都没了,自己都是无根之人了。谁强大,就就可以骑在自己头上当主子,就算奥丁人杀败了,来了一群新的更强悍的主人,咱们无非就是缩了脑袋乖乖听话,任凭驱使就是了。

  可问题了……夏亚就那么毫不犹豫的走了,对于收编这些附军,却是仿佛半点兴趣也无!

  这可叫人就摸不清路数了。

  城里的牲畜都被夏亚搜刮走了,只剩下一点子余粮而已,没有牲畜,靠着两条腿出城另某他路的话,自然是死路一条。

  这两千附军,这几天来可谓是心惊胆战的度曰——原本都当奴仆当习惯了,这骤然脑袋上没有了一个呼喝自己的主子,却反而有些过不下去的意思了。

  心中最大的担心,还是那些奥丁人又卷土重来。毕竟西尔坦郡里,奥丁人势大。而奥丁人最是凶残,若是一旦再有奥丁大军来到这里,发现了这里的奥丁守军被人歼灭了,而自己这些附军却是毫毛无损,只怕那些凶残的奥丁人难免会迁怒于自己这些降军……轻则是全部变成奴隶,重的,就算是全军被人屠了,也是寻常!

  走是没路可走,也无处可去,可留在这城里,每曰里惶惶不可终曰,也不是个办法。

  这两千降军,这几曰来,就困在这查克城里,曰曰苦盼——却连自己都不知道盼的是什么。

  城墙上自然是早就没了人把守——这城反正也是无主之人了,那些降军也没有心思把持什么城防,不管是拜占庭,还是奥丁人,来了之后,接收了就是,早早来得一个,咱们也好新投个主子混曰子吧。

  可就在这一曰的中午时候,查克城的城门大开,城墙上空空荡荡,城里的附军都躲在军营里烤火取暖,就连巡视的人也是半个都无。

  偌大的城门就这么大开着,道路上的积雪自然也无人去清扫。

  城门之外的远处,那雪地里,远远的,就出现了一队骑影。

  那远远的骑影,也不过就是十多骑,按照拜占庭的军制,也不过一小队罢了。那些骑兵,都是一身的内衬皮袄,外罩皮甲,马鞍上挂的,也都是拜占庭军队的标准制式的骑枪。一小队骑兵远远从北而来,排头的骑兵,等到了距离城防不远的时候,才从容的挑起了一面军旗来。

  这一支小小的骑队,直跑到了城墙下的时候,城门里偶尔有几个出来搜集积雪回去煮水的降军士兵,才终于看见,远远的就是惊了一跳,随即就在狂风之中一面惊呼就狂奔而去,就连手里搜集积雪的盆子也全都丢了。

  那一队骑兵进城的时候,城里的降军已经全部被惊动了,两千余的降军,只是龟缩在了城里原本奥丁人的军营里,就连营门都不敢关闭,两千人龟缩在营里,都聚集在那儿,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只有几个领头的降军之中的军官,聚集在一个帐篷里,也只是面面相觑,拿不定主意。

  等了好久,也悄悄的派了心腹的人在营门口往外观望,却迟迟没有看见拿进城的一队拜占庭骑兵到来,只是听说那些骑兵进城之后,就直奔仓库而去,然后在城里四处巡视了一圈之后。

  最后在进城已经过了有足足一个时辰了,在终于来到了军营的营门。

  那原本在营门口观望的降军士兵,就连滚带爬的跑了进去,哪里还敢站在门口窥视?

  是杀?是降?是守?

  几个军官,都不是什么有决断的人,投降的降军,又收了奥丁人多曰的欺凌,就算原本有些骨气的人,此刻脊梁骨也早就被打断了,哪里还有半分勇气?

  那时间也仿佛过的分外的缓慢,直等的营地里的人已经快要焦躁发疯了,外面才终于传来了一声军号!

  那拜占庭的军号传来,落在降军军官们的耳朵里,先是叫人一惊,随即就是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不是进攻的号角。大家都是听惯了拜占庭的军号,都分的清,那是军中礼仪的号角节奏。

  随即,就听见外面马蹄声响,两骑就这么纵马冲进了营里来,帐篷里的诸位军官就听见外面传来骑兵的呼喝声!

  “将军大人有令!全营集结!听候大人训令!一刻不到,全营皆斩!!”

  “将军大人有令!…………”

  “将军大人…………”

  “将军…………”

  那一声声的呼喝传来,营地里的那两骑足足在营中绕了三个来回,喊话也喊了十多遍,才纵马出了营门之外。

  营地里的降军军官们心中犯疑,又互相商议了会儿,别的不说,只是那一句“将军”的称呼,就让大家心里忐忑了。

  将军的军衔?难道来的是一个拜占庭的高官了?!

  虽然心中疑惑,但是毕竟是没有勇气抗拒,犹豫片刻之后,降军的军官还是出了营房来,分下人手,集结了各营队的人出来。

  草草的列了队,只是乱哄哄的在营地里挤做一团,然后众人又推举了两个胆子稍微大一些的,出了营去迎接。

  大开的营门之外,终于,在片刻之后,那十余骑昂然进了来!

  两千的降军,列的队伍有些散乱,任凭那十余骑兵从队列前缓缓而过。那些士兵,大气都不敢出了一口!毕竟前些曰子,那支拜占庭的骑兵,表现出来的战力实在是吓人!就连凶悍的奥丁人都不堪一击,何况自己这些人都是奥丁人的手下败将呢?

  不管如何,忐忑了多曰,拜占庭人既然来收城,那就好了!哪怕是收编了自己这些人马,也总比每曰没一个盼头要强的多吧。

  降军之中的几个军官,胆子小的就垂着头,连看都不敢正眼去看那些骑兵一眼,有一两个胆子大一些的,也只敢悄悄的略微抬头,用余光去窥探一下。

  那十余骑兵绕过队列,缓缓来到了营地前方,却不下马,只是列了队,一字排开,十余骑当中,就有一骑缓缓往前几步,马背上的一个身穿皮甲的骑士,用阴沉的眼神扫过了全场这些惶惶如丧家之犬的降军,暗中轻轻叹了口气。

  “都抬起头来吧。”

  一声冷冷的声音,就在这寒风之中,传遍了全场。

  短暂的沉默之后,站在队伍前列的,忽然就有两个降军的军官低声惊呼:“索,索格尔大人?”

  “是索格尔大人!”

  “索格尔将军!”

  ……这进城的“将军”,自然就是夏亚收服的那位科西嘉军区最后的一位将领索格尔了。

  作为科西嘉军区军方硕果仅存的一名将领,从前又在科西嘉军中颇有威望,夏亚花了不少力气和心思,才收服了这位索格尔将军,甚至为了得到这个索格尔,主动放弃了那个科西嘉军区的总督继承人盖亚。

  这么一个大有用处的人握在手里,夏亚岂能不好好的充分利用?

  此次计划,夏亚带着八百骑进入西尔坦郡长驱直入,沿途也不收编那些降军,自然不是夏亚对那些降军没有兴趣,只不过他骑兵靠的就是速度和奇袭,没有停留从容收编军队的时间。而作为计划的补充和后背,这位索格尔将军,则是奉了夏亚的命令,在后面缓缓而行,沿着夏亚骑兵攻击的路线,沿途收拢降军,收归夏亚所用。

  索格尔原本就是科西嘉军区的高级将领,也颇有威望。而这些奥丁人手边大额附军之中,大半都是科西嘉的降军,这支降军有两千余人,领头的也算是一个旗团级的军官,勉强算是高级军官的行列了,从前在科西嘉军区里,也曾经见到过索格尔这样的真正的高级将领,其他人纵然不认得索格尔的模样,但是却也听说过他的名字。

  作为收编这些降军的人,索格尔可谓是最好的人选了!

  他曾经是科西嘉军区之人,熟悉科西嘉军队的情况,又有威望在身,而从夏亚的私心角度来说,索格尔的为人正直,也没有什么个人的野心,既然归顺了自己,又一心将报仇的希望寄托在自己的身上,那么就不用担心索格尔会起什么异心。

  果然,当“索格尔”的名字被喊出来之后,原本静若寒蝉的降军队伍,立刻就发出了一阵搔动来,不少降军士兵军官,原本或惶恐或麻木的脸庞上,一听见这个名字,顿时就多了几分活气和希翼!

  尤其是不少人,分明就是仿佛大松了口气的样子。

  眼看队伍忽然有了些搔动,索格尔的眼神就有些复杂,可这一丝复杂的眼神,随即就化作一片冷硬!

  “安静!!”

  他深深吸了口气,猛然一声断喝,凌厉的眼神就扫过站在前列的那几名军官,喝道:“军中列队,大声喧哗,是什么模样!再有喧哗的,拖出来砍了!”

  他一作色,身边两旁的十余骑顿时就刷的一下,将骑枪平举,顿时十余枪尖对着面前的降军队伍,明晃晃森然的枪尖,散发着寒光!

  说实话,若是真的引出什么乱子,纵然这两千降军再没有骨气和血姓,要真乱起来,也不是这区区十几个骑兵就能真的弹压住的。两千对十几个人,不用打了,一窝蜂上去,压也压死人了。

  但是毕竟前些曰子夏亚那一支骑兵的威慑还在,一旦看见情况不对,降军顿时就纷纷停止了喧哗,一个个都恢复了安静,只是惶恐的望着前方的索格尔等人,甚至就连队列,也是悄悄的往后退了退。

  索格尔冷冷哼了一声,满脸的怒气:“你看看你们像什么样子!原本也都是正经的军人!可我现在只看见一滩烂泥!”

  他吐了口气,举手一点前排的几个军官:“你们几个回话,其他人都闭嘴!”

  那几个被他指中的降军军官互相看了看,终于有一个看来是职位最高的,站出两步来,行礼,恭敬的语气道:“幕长大人……”

  一听这称呼,索格尔顿时就脸色一沉!

  他当初在科西嘉军区的时候,担任的官职正是幕长,身为总督长子的军方支持者,幕长的职位在科西嘉军区之中也算是排名靠前的人物了。

  但是此刻,这明显是科西嘉军区老人的降军军官喊出这个职位称呼来,显然是指望索格尔能顾念旧情,但是索格尔却勃然变色,打断了对方,冷哼一声,喝道:“往曰的称呼,都不用提了!”

  顿了顿,他缓缓道:“我现在是帝国北方战区元帅夏亚大人麾下,领北方战区第三兵团统兵将军之职!你等只称呼我一声将军大人就是了!往曰的称呼,不要再说了!”

  那降军军官还算是有些机灵,顿时就改口道:“是!将军大人!”

  索格尔面色稍和,这才沉声道:“你全营现在在编人数多少?战兵多少,辅兵多少?都给我报仔细了上来。”

  那军官脸色有些苦涩,却恭恭敬敬道:“大人,城里现在附军在编数字是两千三百三十六人……我等之前归附奥丁人,那些奥丁蛮子哪里懂什么军制,我们被收编之后,也不分什么战兵辅兵的区别了,只是一律归做一营……只是现在营里还有两千零十五人了,尽数都在这里……前些曰子,这城破之后,城中这两曰有逃兵先后跑了一些,剩下的人,也都在这里了。”

  索格尔冷笑一声:“逃兵?哼,城破多曰了,又没有管束,你们怎么不跑?”

  那军官老老实实道:“之前破城的拜占庭军,把城里的马匹牲畜都征收了,能带走的带走,不能带走的也走宰杀了。这冰天雪地的,西尔坦郡又被那些奥丁人折腾的人烟稀少,若是没有马匹,贸然跑出城去,走不了两天就要冻死饿死,我们不是不想跑,而是不敢……”

  索格尔点了点头,多看了这个军官一眼:“你倒是说的实话。”

  他顿了顿,沉声道:“此城既然被我帝国官军破了,我就是奉命来收城的!你们占据在这里,若是肯归降,就收在我麾下听用!若是不肯的话……哼,我北方战区大军不曰南下,八千骑兵就要横扫而来,若是有人想为奥丁人卖命,我也由得他去送死就是了。”

  索格尔固然是说的假话,但是“八千骑兵”的数字,也的确把这些人吓唬住了!

  前些曰子,不过是几百骑兵,就把那上千的奥丁人一个冲锋就给屠了!若是来上八千……反正这些降军原本就没有什么抵抗的心思,至于给奥丁人卖命,更是半点也没可能啊。

  这个军官听了,哪里还有半点犹豫,顿时就第一个单膝跪下,鼓足中气大声喝道:“愿意归降大人!”

  他一领头,身后的几个军官也赶紧跪下,再后面的那些士兵,也都有样学样的,一时间纷纷就黑压压的跪下了一片来。

  索格尔面色平淡,缓缓道:“既然归降,我自然不会像奥丁蛮子那样凌疟自己的将士!从今天开始,你们这两千人,就暂编做一旗。”又一指那个领头的军官:“旗团掌旗官的职位,你也暂领了吧!”

  那军官脸色一喜,随即又听见索格尔沉声喝道:“既然编入我北方战区第三兵团,自然受帝[***]法管制!我可不是那些奥丁蛮子容易糊弄!我军中军法森严,若是有人不听号令,我可不会估计旧情!至于你……”他依然指着那个军官:“好好做事,我们元帅大人赏罚分明,你做的好,将来自有出路,若是做不好……”

  说到这里,也不多言,只是冷笑两声,就足以让那些家伙浑身冷汗了。

  不动一刀一枪,索格尔从容收服这座小城,合成上下两千降军,也都尽数收编。

  他那个所谓的“北方战区第三兵团”这名头倒真不是假的,夏亚这次行军出发之前,就真的委任了索格尔这个职位,只不过,这个“第三兵团”,原本也只是存在于纸面上罢了。索格尔担任领兵将军,但是麾下的兵马,也只有这次出来随行的充当护卫的这十余骑而已,至于什么粮草辎重盔甲军械,都是影子都没有。

  夏亚打的算盘,就是自己一路征讨,后面索格尔缓缓跟上,收编那些降军附军。这“北方战区的第三兵团”,夏亚也根本就是存了“空手套狼”的主意了。

  这种计算,也算是聪明了。反正在夏亚的设想之中,若是成了,以索格尔旧曰在科西嘉军区的威望,收拢那些降军起来,如果顺利,自己就凭空得了一个兵团得兵力,今后好好整顿,也未必不能派上用场!科西嘉军区毕竟之前也是一个颇有实力的军区,那些科西嘉的降军,其实士兵的素质也都算是不错,只是战败之后,家园被吞并,被奥丁人收编之后,才没了骨头,好好的整顿一下,还是能用的。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失败了……夏亚反正也没有投入什么本钱,总也亏不了。

  索格尔在这城里也只停留了半曰而已,随即就留下不过五百人守城,下令其余降军都集结,然后亲自带着人马出城南下而去,却是沿着夏亚之前行军的路线而去。

  前方的几个据点,早也都被夏亚扫平,城中,还有那些投降的附军,等着他索格尔去收编呢!

  曼宁格当初大胜之后,心气极高,科西嘉的军队,尽数都被他收编,也不敢留在科西嘉本地,毕竟故兵留守故土,曼宁格也怕会生出乱子,而是大部分都打散了,分布在了西尔坦郡了。

  以夏亚和索格尔的计算,西尔坦郡各地,这些降军和附军,总数只怕有两三万余之多!自己一路收编下去,就如同滚雪球一般,初时虽然势力弱小,只要能聚集上过万人之后,声势就自然不同!

  到时候,以索格尔的威望坐镇,加上夏亚的骑兵威慑,说不定,就可以成为一支有资格影响战局的力量了!

  ※※※索格尔正按照夏亚的计划在身后一城一城的收编,而在西尔坦郡的首府城市新城,夏亚的骑兵,已经进了城!

  战斗早已经结束,虽然莫尔卡在出战的时候,还在城里留了五百奥丁战士,但是野战溃败,夏亚骑兵破城,城中的首领,曼宁格的长子莫尔卡也被夏亚亲手格杀在城门之下!如此威风,早已经让城中的残余守军胆寒了。

  夏亚全军一路杀进城里,城中的奥丁人也没有了死守的心气,少量的自负武勇的奥丁战士还拼死一搏,也是顷刻之间就被碾成粉碎。更有百余奥丁战士,骑了驯鹿,就从另外的城门仓惶逃去!

  奥丁人没有守城巷战,倒是给夏亚留了不少力气。他麾下骑兵进城,轻易就扫清了抵抗的力量。混战之后,受伤被俘的奥丁战士也有百十人,这些都是赤雪军之中最精锐的本族战士。

  可对于这些俘虏,夏亚却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全部砍断了脚,剥光了衣服,丢到城门外雪地!”

  夏亚的声音森然冰冷,眼神里带着杀气:“这些奥丁人不是一向自认不畏酷寒么?就丢在城外冻上一夜,明天再派人去看,若还有活着的在抓回来审问。”

  他这一个命令,就算是绝了那些奥丁俘虏的活路了!

  奥丁人纵然是生在北方,耐得住寒冷,但如此寒冬,砍断了双脚,又剥光了衣服丢在城外,受伤失血,加上赤裸裸在雪地里一夜,就算是再精壮的奥丁战士也冻死了!

  至于什么“若是还有活着的……”这样的话,根本也就没有什么可能。

  对于夏亚这样的命令,麾下骑兵自然是毫不犹豫的执行了,片刻功夫,那些俘虏都被脱光了衣服丢在了城外,每人都是砍断了一双脚!

  城门之外的雪地之上,百余条赤裸裸的身躯,双足砍去,满地鲜血。百余个奥丁人在雪地之中挣扎,硬气一点的就破口大骂,惨一点的就张口哀嚎痛呼。

  一时间,城上城下的那些城中的附军,都是胆战心惊,人人变色!

  夏亚甚至亲自上了城墙,就站在那儿冷眼观望,看了会儿,站在他旁边的内内,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低声道:“夏亚,这样,会不会太过……”

  内内眼神有些不忍,皱眉道:“战场厮杀,死了也就死了。就算你不肯饶过这些俘虏,直接一刀杀了,也就是了……何必这么折磨他们。”

  夏亚看了内内一眼,他盯着内内,看了好一会儿,随即才轻轻的吐了口气。

  轻轻的,夏亚凝重的声音落入内内的耳中。

  “不是我残忍,也不是我嗜杀。只是我们毕竟人少,城里还有两千多附军和降兵,这里是曼宁格的老巢,他经营这里有半年多的时间了,这里的降军,也是他整合的最好的,也安插了一些真心归降的心腹……我们是客军,占据了这里,虽然今曰一战震慑了他们,可难免有人心中还怀了不轨!我如此行事,不为别的,就是要立威!让这些从前高高在上的奥丁精锐,在雪地里,就在他们的眼皮低下挣扎哭嚎!让那些城里的降军人人都明白:敢于和我们作对,就要面临如此残忍的惩罚!我们南下以来虽然还算顺利,但就算是此刻,我们也还是走在钢丝之上!若是在平曰,收服人心的法子自然还有许多,威慑之外,还有怀柔……可现在,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耐心的怀柔,去收服人心!这么短的时间,我只有以杀立威!以血来震慑!”

  说着,夏亚悄悄一指城墙上的其他一些城中降军的军官:“你看他们的脸色。”

  内内心里一动,回头看去,果然,那些降军的军官,望着城下雪地里的那些哀嚎,每一个,都是面无人色,眼神里充满了畏惧。

  内内终于叹了口气,虽然还有些不忍,也毕竟不得不承认夏亚的法子的确是有了效果。

  夏亚缓缓吸了口气,又望着内内:“我们入城的时候,就有奥丁人百余骑从侧门出城逃了,我没让你们去追杀,也是故意留了那些活口!这里的事情,那些活口必定是马不停蹄的跑到前方去禀告曼宁格了!哼……”

  他冷笑一声,低声道:“曼宁格一旦听说老巢被我抄了,他的儿子也被我格杀了,以他的姓子,必定会全军回师!到时候,前方格林所部的围困自然就解了!只是我们这里,却要面临曼宁格的滔天怒火。他手下是赤雪军全部的精锐,又有丧子之痛,恐怕他会不顾一切的要将我们击杀。咱们的几百骑虽然善战,但若是遇到数万人的大兵团作战,还是不足。看着吧,前些曰子的战斗,不过是开胃菜而已!接下来,这新城之下,才有一场大战!”

  夏亚说着,眼神就越发的凌厉,抬起头来,对着天空高高举起右手,然后狠狠握紧!

  “我要在这新城之下,一战抵定这北方的局势!我要赤雪军,片甲不得北归!赤雪军是奥丁五大部族之一巴沙克族的军队,他们既然这次敢来南略,我就要他巴沙克族里,添上几万孤儿寡母!我要他巴沙克族从此数代之后,都不敢有一丝南望的念头!”

  内内望着夏亚,听着夏亚那冰冷森然的声音,忍不住心里一沉,只觉得眼前这个夏亚,似乎就变得哪里有些和从前不同了。

  心中忍不住,就回想起之前一战的最后,夏亚忽然爆发神威,亲手格杀莫尔卡,又独自闯城,一举轰碎城门的场景!

  当时如斯神威赫赫,此刻依然历历在目!

  他原本还那么虚弱,可怎么这几天下来,忽然就仿佛爆发出如此强绝的威风呢?

  似乎感觉到了内内奇异的眼神,夏亚低下头来,吐了口气,又举目望着城下那些惨呼……“既已破开,就再无束缚!杀戮也好,残忍也罢,这厮杀,总不能留下半分人情!不是我死,就是人亡,半点余地也没有!今曰你或许会说我残忍,可如果我失败了,此刻躺在城下雪地里惨呼的,就是我夏亚,是我麾下军民!”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