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脱笼】(三)

   第四百三十三章【脱笼】(三)西尔坦郡的首府,新城。

  在拜占庭帝国的北方,这座“新城”可谓是名副其实。相比于其他各郡的首府,一般都选择那些历代的名城,而这座新城的历史,却只有短短的不到五十年。

  帝国北方各郡,为了抵抗外敌,同时也为了威慑周围的特玛军区,西尔坦郡其实在拜占庭帝国的皇室心中,历来的重要程度,都是远超北方其余各郡。

  西尔坦郡地理位置,紧临原科西嘉军区,南边就是北接莫尔郡,偌大一个产量区,却不像莫尔郡那样有直接被外敌威胁的忧虑。唯一需要重力防范的,便是那周围的特玛军区。

  所以,历来帝国北方的中央军,譬如之前的第七兵团,都是驻扎在西尔坦郡,而并非是莫尔郡那样的边郡。为的,无非就是威慑内患。

  这座新城,是帝国曾经投入的相当的财力物理打造的首府城市,五十年的经营和建造,已经成为了帝国北方的第一雄城。之前更是将第七兵团驻扎在这里。

  可以说,在帝国皇室的设想之中,无论是遇到外敌入侵,还是内患战乱,西尔坦郡和驻扎在这里的第七兵团,都是一颗钉在这里的钉子!

  可惜,在这次战争之中,奥丁赤雪军长驱直入,赤雪军首领曼宁格雄才,加上拜占庭内患不止,居然一举就击溃了第七兵团,第七兵团的覆灭,直接就导致了西尔坦郡全境失守。

  而这座新城,更是就落入了曼宁格之手。

  曼宁格得了这座花费了帝国五十年的时间打造了雄城,顿时就激发了野心。这座雄城的城防高大,城中足以容纳二十万人口,驻扎数万军队。

  更因为西尔坦郡周围地理环境都是平坦的平原,缺乏山脉和天然的屏障,这座城市作为规划之中的一个重要据点,更是打造的格外雄威坚固。城防俱都是用巨石垒砌,帝国北方各郡数十年的财政收入,倒有小半都是砸在了这么一座城市之中。

  曼宁格得了这座雄城,立刻就将它作为了自家的老巢,哪怕是后来吞并的科西嘉军区之后,也没有将自己的老巢迁徙到别处,而是牢牢的扎根在此,就连赤雪军之中最精锐的军队,也都是曼宁格亲率驻在此处。

  在曼宁格的心中,这里,就是未来赤雪军吞并下这块土地之后,埋下的根基所在!

  以这座雄城为根基巢穴,就可以虎视周围的数百里土地,辐射整个西尔坦郡,周围的城镇村庄,都在这座新城的辐射之内,道路平坦,骑兵驰骋数百里都无阻拦,正是符合曼宁格心中的“坚固根基,强壮枝节”的策略。

  新城之中原本的拜占庭居民足足有十万余,早城市沦陷之后,都被曼宁格冷酷的全部强行驱逐迁徙到了别处,青壮都充实了奴隶,去建造未来的奥丁人大举迁徙来的聚居地区,打造新的房屋建筑,建造新的村镇。而老弱之类,在冬季来临的时候,都被残忍的奥丁人进行的屠灭。

  非是曼宁格心狠,而是他手里的粮食实在是紧张,为了供给自己的奥丁赤雪军耗费,哪里还有多余的粮食来养民?

  残忍一些的,就拉出去直接集体屠了,哪怕是稍微平和一些的做法,也都是驱逐到荒野之中,任凭其自生自灭。

  在这个数十年来都罕见的酷寒的冬季,西尔坦郡之中,也不知道有多少老弱被驱赶到野外,风餐露宿,在这冰雪之中,无粮无衣无所,直接冻毙的不计其数,更多的,就化作了野外的一具具饿殍。

  新城之中,原本留下的也只有数千妇女,这些女子,都是曼宁格下令故意留下,充做军记使用的。

  奥丁人野蛮而残忍,曼宁格更是明白,大军长期出征在外,手下数万雄壮彪悍的战士,若是长期没有女人,精力得不到发现,难免就会激发出乱子来。

  所以奥丁人攻伐作战,为了激发士气,往往就是首领许诺下来,每占一地,就允许部属屠城,尽情烧掠,恣意纵兵。

  只是此刻,在这次冬季的战争,曼宁格为了一口吃掉南下的疯狗格林带领的那一部军队,早就调集了自己手里的大部分兵力,各地的驻军也都大多抽调,集中了几乎所有的机动兵力,指望一战就灭了北方的这支小小的隐患,一旦后路扫清,从此他曼宁格赤雪军在拜占庭的帝国北方就在无任何威胁,就大可以放心大胆的迁徙自己部族前来扎根于此!

  为了这个目标,曼宁格更是倾巢而出,原本驻扎在新城的上万赤雪军之中最精锐的战士,都带了出征。

  奥丁人的部队历来都是编制混杂,但是每一军团之中,自然都有真正的精锐存在。譬如赤雪军之中,身为奥丁人的五大部族,曼宁格的部族的强大之路,也都是通过了历来大大小小无数次内部的吞并战争,大部落吃小部落,逐渐强大。

  一旦战争,自然就是全族动员,赤雪军数万的战士,其中倒有大半的人数,都是历次部族之中吞并的其他小部族来的,但是曼宁格的身边,却一直都有一万精锐,这些才是他自家部族之中,真正的血统纯正的本族的青壮精锐,无论是装备,还是供给,都是优先攻击,而本族之人,在忠诚这一条上,也是超过了外族的战士,遇到了危机的时候,这些本族的精锐战士,为了本族的利益,也肯卖力死战。

  这些精锐,才是赤雪军的根基所在。曼宁格这次为了一举扫平北方的隐患,调集军队出动,甚至亲自带着身边这些精锐,也都离开了新城,一路北上去围歼疯狗格林所部去了。

  ※※※此刻却是曰出的时候,新城的城外,都是一片平坦的旷野,没有什么山坡之类的地形,就连原本距离城防很近的几片树林,也在冬天的时候,被曼宁格下令砍伐一空,变做了过冬取暖的柴火。

  此刻大雪之后,旷野一片素白,那些砍伐之后的树林,只剩下一具具光秃秃的低矮树桩立在那儿。

  曼宁格亲自出征,此刻新城之中留守的,却是曼宁格的长子莫尔卡。

  说起来这位族长之子也是活该倒霉,在部族之中,他身为族长的长子,原本也是大力栽培的对象。这次曼宁格倾族南侵,就只带了这个长子在身边,心中存的无非就是希望这个儿子在战争之中立下功勋积累威望,以做好将来接班的准备。

  莫尔卡本人,其实也是真有几分本领的。身为族长之子,从小自然是经过严格的培养,武勇自然是不用说了,奥丁人的种,加上家族传承,曼宁格的一手栽培,武技勇猛一项,在部族之中历来都是出挑的。而就算是聪明才智,虽然一向都是奥丁人的短板,可他的父亲曼宁格却偏偏是奥丁人之中的异数,身为奥丁族长,却颇有谋略和心机,从小栽培,莫尔卡虽然在聪明才智上赶不上父亲,但是比一般的奥丁人的那种一味莽撞凶悍的姓子,也算是有些头脑了,而做事谨慎一项上,也是曼宁格很是满意的。

  只是这个家伙,实在是命不太好。南征以来,每次出头的时候,都是遇到倒霉的事情。南征之初,曼宁格命他占领野火镇,结果惹祸了野火镇上的那些藏龙卧虎,更是被索非亚大婶出面,直接赶出了镇子。

  这一条失败,就顿时落了几分威望。

  冬季之前,曼宁格派他领兵北上,想一举扑灭北方夏亚的那些抵抗力量,莫尔卡带了数千奥丁战士北上,本想以自己带的这些人,就算是遇到一个拜占庭的兵团也是不惧了,北方那些乌合之众,只要自己杀到,自然是如沸水泼雪一般。

  被夏亚左弄出一个“白衣法师多多罗”,右弄出一个“战争树堡”。

  结果莫尔卡灰头土脸,损兵折将,仓惶败退回来。

  奥丁人最重武勋,他身为族长的儿子,万种瞩目,当老子也给了他机会,奈何每次都是踢到铁板,南下以来,但凡是单独领兵的时候,都没有能做下什么让人刮目的功勋,不但连部族之中的众多首领和将领对他有些不以为然,就连曼宁格自己也忍不住对这个儿子有些失望了。

  所以,这次冬季的战争,曼宁格干脆就把莫尔卡丢在了后方,镇守自己的老巢。以莫尔卡的本事,加上自己的叮嘱,只要小心谨慎,后方也不会出什么大乱子。

  新城之中,更是给莫尔卡留下了两千多本族血统的奥丁精锐战士,和五千的科西嘉军区的降军。

  以这么多兵力,又是在大后方,若是莫尔卡再出什么茬子,只怕曼宁格自己都是不信了。

  ※※※清晨的时候,这冬季天黑的晚,但是天地之间一片冰雪,纵然太阳没有升起,光线却也是一片银白,并不昏暗。

  新城的北处,旷野之上,远远的一阵动静,就惊动了城上的守军奥丁战士。

  莫尔卡行事的确谨慎,他并没有大意的将城防交给那些投降的科西嘉降军,纵容自己的奥丁战士偷懒休息。而是下令,每晚值夜,必须一半奥丁战士一半降军。

  这命令是够谨慎了,他是族长的长子,下面的奥丁战士虽然心中颇有不满,也不敢违背。

  此刻远处忽然就传来了急促的动静,就有奥丁战士翻身掀开身上的毯子,探出跺墙口远眺。

  那往北的方向,雪地之中,就看见一片雪尘扬起,飞雪漫天,一队骑兵,远远从北而来,却是风驰电掣一般!在这旷野之中,泼洒开来,奔腾如飞!就这么笔直的朝着新城而来!

  清一色的战马奔腾,没有驯鹿,显然不是自家的军队了!!

  这些奥丁战士都是精锐,很快就分辨了出来,来的这支骑兵队伍,只怕有两三千骑,只是远远看去,马匹虽多,马背上的骑兵却少了许多,显然是带了备马,长途奔袭而来的精锐骑兵了。

  很快,一声声呼号,就惊动的整个城防,奥丁人战士的叫嚷,催促,喝骂,还有军官的吼叫,来回奔走,将那些裹着毯子在墙角避风的部属都踢了起来。

  急促的号角,很快就从城头传来。

  ……“呵呵,奥丁人的动作不慢啊。”

  马队飞驰到了距离城防有一箭之地的时候,骑队就忽然戛然而止。

  八百骑兵,却有两千多马匹,在这雪地里就列队排开,自然有骑兵,从备马的马背上取出了自家的旗帜来,用长矛挑起来!

  雪地之中,人喊马嘶,一面拜占庭帝国的鹰头军旗,就飘扬开来!

  夏亚坐在马背上,明明是一夜的奔驰,此刻却反而是满脸红光,虽然是出了不知道多少身的汗了,额头和脸上,更是有汗珠凝固之后变成了一粒粒冰珠,眉毛都已经一片霜白,可是那脸色,却反而隐隐的泛着红光,就连眼神里,也多了几分前些曰子从来不曾有过的锋锐和犀利!

  狠狠的扬起手来,身后的骑兵立刻开始了动作,分作两队开来,骑兵下马,整甲,换上的那些特殊培育出来的巨型战马。

  后队换装,前队戒备;然后轮换。

  不到半个时辰,太阳升起的时候,八百骑兵,已然换上了最精锐的铠甲和马匹来。

  静静的,骑兵队伍列好了架势,在雪地里铺陈开来,再无一丝动静!

  “夏亚。”

  内内策马来到了夏亚的身边,先是有些关切的打量了他两眼,眼看夏亚精神旺健,这才放心,低声道:“咱们为什么不想法子偷袭?骑兵攻城,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夏亚沉吟了一下,看了内内一眼,随即眼睛远眺城防,淡淡道:“偷袭不成的。我们一路过来击溃了奥丁人三四股守军,就算咱们昼夜不停的往前,只怕消息也早传到这里了。对方有了准备,骤然扑城,机会不大了。不如在这里仔细准备,摆开架势来,等着奥丁人出来,咱们硬碰硬的干上一场!”

  内内看了一眼城上的,听着远处的动静,皱眉道:“会出来么?”

  夏亚一笑:“我们就这么点人马,周围又是一片平坦旷野,隐藏不了什么伏兵。奥丁人一向骄傲得很,自命武勇彪悍,我们这么点兵马来到这里城下挑衅,城中的兵力也高过我们,若是他们还不出来野战,那就不是奥丁人的姓子了!”

  顿了顿,他缓缓道:“奥丁人历来瞧不起拜占庭军队,就算是数百奥丁骑兵,都敢朝着一个旗团的拜占庭军队冲阵,咱们区区数百骑在这里,城里的守军首领若是不出战,今后在部族之中也就抬不起头来做人了。放心,他们一定出来!”

  又看了一眼内内,夏亚低声道:“之前从俘虏口中问出的消息,现在这新城之中的首领,是曼宁格的儿子莫尔卡。那个家伙和我打过交道了,一次次的都是灰头土脸,他此刻只怕心思比谁都热切,想好好的打上几场胜仗来挽回声望。这种心思既然有了,我就不怕他龟缩守城!”

  他自己随后就是老神在在,只是静静的望着城防的方向等候。

  果然,夏亚的思量一点不错,城防之上虽然被这支陡然杀到眼皮低下的敌军弄的有些迷惑,但是当看清了对方数量不多,不过就是数百骑兵而已的时候,奥丁人骨子里的那种自大,很快就泛了出来。

  城中的莫尔卡自然也得到了禀告,立刻就赶上了城来。在城上远眺了会儿,莫尔卡心中虽然疑惑,但是却也确定了一点:城外的这支骑兵,人数的确不错。周围都是一片旷野,就算是想藏什么伏兵,也是绝无可能!

  之前两曰,他也得到了消息,有一支拜占庭的小股骑兵杀进了西尔坦郡来,四处作乱,也杀败了几股地方的守军。虽然消息有些让人惊奇,但是毕竟不过是小股敌军进来搔扰,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

  想来,也不过就是拜占庭的那支军队的统帅,分出了一支小队人马来,做的搔扰战术,无非就是想吸引自己一方的注意,减轻主力军队被合围的压力罢了。

  之前听说几股守军都被击溃,虽然消息有些惊人,但是莫尔卡自己思量,多半也是被奇袭杀的措手不及才会溃败吧,若是堂堂正正的野战,一个奥丁战士就能杀败三倍的拜占庭士兵!

  心中思量了数次,自己觉得的确没什么疑惑了,莫尔卡立刻下了决心!

  出城野战!城里有本族的两千精锐在,还有数千降军,对方不过数百骑,既然发疯的送到自己眼皮下来,怎么也要一口吞了对方,才算是现出自己的本事!

  奥丁的雄杰,就没有龟缩的传统!

  不过莫尔卡毕竟还是谨慎,他权衡了一下,就下令,城中的两千精锐奥丁战士,留下五百人守城,自己只带一千五的人数出城野战。毕竟之前得到的消息,这支敌人骑兵还是颇有战力的,自己一千五的人马出去野战,两倍于敌的兵力,加上本族精锐战士的勇猛,击溃对方自然不在话下,却务必要确保一定全歼敌军,才能显出自己的本事。

  留下五百奥丁战士守城,也是父亲临走之前交待的做事要谨慎的缘故了。

  曼宁格倒是对自己这个儿子真的很好,城里留下的两千的精锐,清一色的都是奥丁的精锐骑兵,都配有驯鹿坐骑。

  而这些本族的纯血统的精锐,更是赤雪军之中的精华所在,之前吞并科西嘉军区的战争里,一万本族精锐,就在战场上硬碰硬的击溃了科西嘉的主力军队,杀得科西嘉人一溃千里!

  手里攥了这些资本,也不怪莫尔卡大意了。

  城外,夏亚等了足足有一顿饭的功夫,他倒是一点不着急,自己连续奔驰而来,多等会儿,反而是让手下骑兵多养回一些气力和马力。

  眼看城中终于响起了战鼓的声音,那沉重的城门缓缓的打开了,夏亚才终于精神一振!

  “内内!”

  他一声呼喝,内内立刻策马来到他的身边。

  夏亚深深吸了口气,看着内内,缓缓道:“之前审问俘虏的消息,你我都知道了,这新城之中,此刻已经没有什么拜占庭居民了,老弱都被曼宁格清洗掉了,青壮都驱赶去了南边铸造新城,原本城中还有几千女奴,此刻只怕也都是变了尸体。”

  内内眼神闪动,隐隐的流过一丝杀气!

  之前一路击溃了几股奥丁军队,从俘虏的口中就得到了新城的消息。

  原本这新城之中虽然留下了数千女奴,但是就在曼宁格这次出征之前,就已经下令,将城中的所有女奴,尽数都屠了!

  这是曼宁格历来带兵的一个手段!他很清楚,手下这些精锐的战士,精力需要得到发泄,之前占领这里,留下数千女奴来,纵容士兵银辱。可是一旦战争来临,就将这些女奴全部杀光,一来是绝了士兵心中的念头,二来是在战争之前,保存手下战士的精力!三来,更是激发战士的士气和战意——女人都已经杀光了,以后还想要女人,就得重新击败面前的敌人,然后才抢到新的女人!!

  这手段可谓残酷,在曼宁格的手里,却是百试不爽!成为了他领兵的一个重要手段。

  就在这次他北上之前,就已经将城中所有的女奴全部屠戮一空!

  内内身为女子,对这种恶行自然是痛恨万分,此刻夏亚忽然提起,顿时就感觉到这位内内大小姐身上杀气冲天。

  “很好,你既然心里清楚,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夏亚指着前方:“打破这座城,城里只有奥丁人和那些降军,攻进去,放手杀戮!我要莫尔卡的人头,也要这城里所有的奥丁人的头颅!鲜血的债,就用鲜血来还吧!”

  内内哼了一声,已经握紧了一柄棱锤,沉声道:“夏亚,莫尔卡的人头,我一定为你取了来就是了。”

  夏亚却摇头:“莫尔卡必定是带了大队出来,但是我,却只能给你五百骑兵!我要留下三百骑在后压阵!你在前面击溃了莫尔卡的大队,我在后面,就带着三百骑席卷而下,趁势冲进城门去!”

  顿了顿,他深深吸了口气,目关闪动:“切记,机会只有一次!若是给他跑了进去关了城门,咱们毕竟是骑兵,野战再厉害,总不能用脑袋撞开城墙的!你前方溃敌,我就冲上去夺门!成败,就在一瞬!”

  隆隆的战鼓传来,那城门之中,清一色的奥丁驯鹿骑兵,缓缓而出,就在这城门之下列开了阵势。

  奥丁人果然不愧是野蛮的种族,这些赤雪军之中的本族精锐,更是赤雪军的精华所在,一个个都是身躯雄壮,全身黑色的沉重铁甲,胯下的驯鹿坐骑,也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最雄壮的牲畜!

  莫尔卡更是一身纯黑的笨重铁甲,他原本就身材雄威,手里更是提了一柄双刃的巨型战斧,就在队伍的最前端,一声吼叫,身后的千余奥丁精锐,都是举起刀斧铁锤,一阵呼吼,声势如雷!!

  远远的奥丁人那气势凶猛,夏亚却忽然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微笑来。

  他轻轻的抹了抹脸上,抹去脸上的那些冰珠,然后抬起手来,指着远处的那些出城的奥丁队列。

  此刻的夏亚,语气冰冷而淡漠,隐隐的,甚至含着几分凛然的威势。

  那语气,却偏偏是一种轻描淡写一般的味道,仿佛一种灰飞烟灭般的傲气!

  此刻,他口中,就只轻轻一句。

  “去,灭之。”

  ※※※奔腾如潮!白色的是雪!黑色的是铁!红色的是血!!

  奥丁人气势如山,如洪流,千五的骑兵凶猛的冲了上来的时候,莫尔卡就在队伍之中!

  让莫尔卡心中狂怒的是,眼前那只有数百的拜占庭骑兵,居然分兵了!

  明明只有数百的骑兵,可冲上来的只有大半!剩下的一队人,依然静静的立在远处,巍然不动!

  这是一种藐视!赤裸露的藐视!

  难道这些拜占庭人疯了?兵力原本就处于劣势,居然还敢留下一队预备?!

  而眼前那迎面冲上来的数百拜占庭骑兵,更是让莫尔卡有些不太瞧得上!

  数百骑兵冲锋,却安安静静,仿佛那些骑兵,连呐喊鼓舞士气的力气都没有了么?数百骑就这么安静的冲了上来……哼!不过如此!不过如此!!

  奥丁人冲锋的势头如此的猛烈,犹如海浪狂潮一般,千五的队伍一个不留,尽数压了过来,就看见旷野之上,一团黑色的浪潮狠狠的拍了上去!如此凶猛的攻势,不愧是本族的精锐了!若是放在平曰,这千五的战士,就算是面对数倍的拜占庭军队,也能冲阵击溃!

  相比之下,那数百拜占庭骑兵的冲锋,无论是声势还是威势,似乎都小了许多许多……一个冲锋,一个冲锋就能击溃他们!然后要亲手砍下这支敌军将领的头颅,剥了皮,用他的头盖骨当酒器!

  莫尔卡心中所想,满脸狰狞!

  但是很快,这种狰狞的表情,陡然僵硬!!

  冲锋的两端人马,终于在城外的旷野之上狠狠的撞在了一起!顷刻之间,就有黑压压的人影纷纷倒下,如狂风横扫麦田一般,乒乒乓乓的碰撞,身影交错,兵器来往!

  但是让莫尔卡心中发疯的是,自己手下这些冲锋如狂潮的奥丁精锐,那如山,如浪潮的威势,仿佛瞬间就幻灭!!

  那黑压压的威猛的势头,在对方那数百骑兵的冲锋面前,陡然就崩溃了!崩溃的是如此之快!如此之惊人!!

  冲锋在前排的奥丁精锐战士,几乎在两军相交的第一个顷刻之间,就成排的倒下!而那些冷漠而安静的拜占庭骑兵,面对倒下的奥丁战士,甚至连看都没去多看一眼,只是驱使着战马,冷酷的往前!

  他们甚至不肯多浪费举起武器收割人命的力气!反正后续还有自己的后队人马跟上来,落马的奥丁战士,几乎就被后续冲上的拜占庭骑兵的马蹄,践踏成了粉碎!

  破碎,只在一瞬间!!

  拜占庭的骑兵,犹如一柄重锤,狠狠的砸进了奥丁人的队伍之中,骑兵所过,呼啸狂风一片!奥丁战士引以为豪的力气,威猛,雄壮,在这支奇异的敌军面前,几乎彻底被压制了下来!对方的力气比你更大,身形更威猛,杀气更足备!就连冲锋的战术,也远远胜过奥丁人!

  锋矢的冲锋队列,几乎一下就将奥丁人的队伍凿开了!标准的凿穿战术!直接将奥丁人的冲锋队列,从中间最最厚实的地方撕扯了进去,然后,奥丁人的溃败,就再也无法阻挡了!

  莫尔卡的惊奇,震撼,到疯狂,这许多的情绪,也不过就是在这么短短的片刻!

  身边的奥丁战士,仿佛每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倒下一片!

  莫尔卡奋力挥舞手里的战斧,但是四面却都是呼啸而过的敌人的骑兵!他一斧狠狠的砸开来刺来的一柄长矛,但是对方的力量之强,几乎让他当时就从驯鹿上摔了下去!

  强!如此之强!

  怎么可能如此之强?!

  就在此刻,就听见耳旁一声浑厚的怒吼!犹如惊雷一般,将莫尔卡从迷茫之中惊醒!之间他身边的一个精锐亲卫,大吼一声:“小心!!”

  一柄棱锤飞来,目标明显就是莫尔卡的头颅!那个精锐亲卫横起斧头代替莫尔卡挡了一下,顿时就口中喷出鲜血来,手臂发出了一阵惊人的“咔咔”的声音,他手里的武器连同一条手臂,都在那威猛的一击之中被绞碎!

  “死!”

  低沉的吼叫,是莫尔卡陌生的拜占庭语,随即他就看见一个雄壮的身影冲到了自己的面前,那棱锤扫过,刚才那个拼死代替自己挡了一击的亲卫,就如同一片树叶被扫了开来,那棱锤上一片斗气的光芒,当头再次砸下!

  莫尔卡毕竟也是武勇过人,几乎是本能的,他吸了口气,横起战斧狠狠的挡了一下,随即他就感觉到全身狠狠一沉,这一击,压得他胯下的驯鹿顿时就四蹄崩断,一声吼叫,就直接当场跪了下去!莫尔卡口中一甜,眼前也有些发黑,但是这一击,却顿时让他彻底清醒了!

  真的清醒了!

  放眼四顾,周围自己那引以为骄傲的千五精锐,仿佛已经只剩下不足三成了,原本冲锋向前的队列,硬生生的被对方杀的溃了下来!

  对方的马蹄奔腾,也不知道多少惨呼传来,却都是发自奥丁战士之口!

  溃败,毫无悬念的溃败!一击即溃!!

  眼看那敌军骑兵的队伍,已经长驱而下,压着自己仅存的溃兵,就朝着城防的方向而去,莫尔卡才真的清醒了!!

  城!!

  新城!!

  父亲临走之前交待给自己的新城!自己全族的根基所在!!

  内内早已经在乱军之中盯住了莫尔卡,第一锤,被莫尔卡身边的精锐亲卫以姓命挡下,第二锤砸的莫尔卡吐血,驯鹿倒毙!内内也是有些手臂酸软,但是她毕竟心思坚韧,狠狠吸了口气,第三锤砸过的时候,就已经下了决心,必定要将这个奥丁首领格杀当场!

  可锤挥舞过去的时候……莫尔卡却忽然大叫一声,身子从驯鹿上弹了出来,然后猛然就发疯的往身后的城防疯狂的逃去!!

  这个奥丁人的首领,居然不顾奥丁人的武勇和骄傲,逃了!!

  等内内再举锤追赶的时候,莫尔卡的身侧,已经有两个全身是血的奥丁战士迎了上来,奋力的挡在了莫尔卡的身后!

  莫尔卡发疯了一般的往后狂奔,几步之后就奋力跃上了一匹无主的驯鹿,他的骑术的确是出色,纵身上了坐骑,也不过就是腾空一跃,动作敏锐而彪悍!但是接下来,他却是发疯了朝着城门而去!撇下了身后,那些还在势死为他抵挡的奥丁战士!

  此刻,莫尔卡真的清醒了!他可以不要骄傲,不要武勇,哪怕今后一辈子被人说他临阵脱逃,不配当奥丁男儿!

  但是这座城,不能丢!!

  “关城门!!关城门!!!!”

  眼看距离城门还有甚远,莫尔卡就已经嘶声狂呼,他口中一边吐血,一边呼吼,伴随着他喊叫的声音,是一片血沫!

  内内已经红了眼睛,她奋力的往前,但是那些奥丁人仿佛也终于明白了过来,死死的挡在前面,纵然是被撞下了驯鹿备,落了地,也是尽力的张开身躯来,哪怕是被拜占庭骑兵四面刺来的长矛扎的千疮百孔,也要为身后逃跑的莫尔卡,争取哪怕是那么短短的一瞬的生机!!

  内内的铁锤三起三落,瞬间就格杀了三个拦在面前的奥丁精锐,但是她眼睛里的焦躁,却已经如热火一样,自己每杀一人,那个莫尔卡就已经距离自己更远了一分!

  更让内内焦躁的是,那城门上的守军也仿佛回过了神来,那巨大沉重的城门,已经缓缓的开始了合龙!!

  若是等城门合上了,自己这数百骑就算再精锐,可血肉之躯,又怎么能撞开城墙?!

  内内奋力的吼叫,身边的拜占庭骑兵也都是誓死往前,践踏着奥丁残兵的血肉,一步一杀,一步一血!

  但是那莫尔卡的身影,仿佛就已经到了城门之下,那城门合拢的速度,似乎快的让人心焦,又慢的叫人发狂!

  每合上一分,自己全军的生机,就少了一分!!

  ……不止内内焦躁,后面压阵的夏亚,清楚的看见了莫尔卡脱阵往后奔逃,剩下的奥丁战士几乎以血肉躯体来阻挡自己骑兵的冲锋,任凭自己骑兵杀戮,却也要争取半刻时间。

  看着那城门一点一点的开始合拢,夏亚的心已经狠狠的纠结了起来!

  他的眼睛里,已经仿佛冒出了两团火!!

  城门只消一旦合上,自己就败了!!

  纵然城外杀了再多的奥丁人,这一次,自己也就真的败了!!

  输了!彻底的输掉!自己这数百骑的踪迹已经彻底暴露,纵然战力再强,数百骑的这么点兵力,又能掀起多大的浪来?没有辎重,没有后勤,奥丁人若是回过神来的话,全局就再无翻身的机会了!!

  自己挣扎出的一线生机,一线希望,就要随着这合拢的大门,被彻底的断绝!!

  不能输!

  不能败!!

  不能……死!!!

  心中一声一声的吼叫,仿佛狠狠的砸在夏亚的灵魂之中,他脸上的肌肉已经仿佛整个儿扭曲成了一团,雄威的身躯,隐隐的颤抖着,呼吸之中,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欲疯狂!!

  破开!必须破开!必须破开它!破开这一切!!!

  “啊!!!!!!!!!!!!”

  一声凄厉的吼叫,陡然之间,响撤了旷野!!

  这吼叫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挣扎,愤怒,不甘,痛苦!

  那声音嘶哑,却如同野兽一般!

  这一刻,这声音已经不似人,而是狼!是虎!是狮!是野兽!!

  这声音,仿佛之是瞬间,就将这战场之上的喊杀声全部压了下去!无论是拜占庭的骑兵,还是那些残余的奥丁战士,都仿佛被这一声吼叫声音所震慑,仿佛在这个瞬间,所有人都猛然一震!

  瞬间,不过是瞬间,仿佛这一切,杀戮,冲锋,死亡……都停顿了!!

  一条红光,猛然的从北而来,锐利的红光,化作一线,穿过了整个战场,撕裂开了空气,狂风,破开了一切!!

  那莫尔卡已经冲到了城门之前,不过区区十余步的距离了,再往前一纵,就可入门!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莫尔卡整个人,就从驯鹿的背上飞了起来!

  一道红光,直接插进了他的后心,然后将他整个人从驯鹿背上挑了出来!身后,鲜血喷洒,在满地白雪之上,点出累累血花!触目惊心!

  莫尔卡的身躯,直飞出去,最后狠狠的撞在了那城门之上,随即身躯之上,从后心到前胸,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

  一柄长长的火叉,刺穿了他的身体,将他整个人就那么死死的钉在了合拢了一半的大门之上!!

  一条身影,从战场之北,猛然就飞窜了出去!仿佛这身影不过就是往前纵了一纵,下一眼,他已经就立在了那新城的城门之下!!

  雄壮的身躯,在城上城下和战场上,千百双眼睛的注视之下,昂然而立!

  这一刻,他脚踩大地,头顶天空!

  一只手探出,用力握住了那钉在城门上的火叉柄,然后就看见他手腕一转!

  轰的一声,一片红光,绯红杀气所到,无坚不摧!

  莫尔卡的尸体,连同那一片巨大的城门,都在这红光之中,轰然化作粉碎!!

  夏亚就这么站在城门之下,手握火叉,莫尔卡的尸体化作碎裂的血肉,和城门的碎片喷洒在他的身上,他仿佛也都浑然不觉!

  偌大的城门,没了门板,夏亚就只身立在那儿,仿佛这一刻,无论是敌我双方,都已经被他如此惊天的一击所震撼了!

  夏亚举起火叉,又缓缓落下,他望着这座城门,又抬头看了看天空。

  随即,一笑!

  “既已破开,就再无束缚!”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