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男儿之死】(三)

   第四百三十二章【男儿之死】(三)随着旗舰上号角的吹响,兰蒂斯舰队之中号角来回响应,整支舰队立刻开始了紧张的调动,几条小型的冲锋舰已经游曳到了舰队的最前端,绕过了海提的方位,朝着港口飞速的行驶而去。

  “天亮之前,我要我的士兵的双脚,站立在奥斯吉利亚的海滩上!”

  吉斯伦特冷冷的下令。

  ※※※海上的战斗,是在一声一声弩炮的轰鸣声之中打响了!

  奥斯吉利亚港口区,沿着海岸和山体建造的那一排一排巨大的箭塔,原本就是拜占庭帝国穷了数代国力打造出来的海防体系,原本就是以对付兰蒂斯王国的无敌舰队为假想敌的。

  林里的箭塔上布置了大量重型弩炮,还有小型的投石器。而海上的方向,两条海提,将海港口的入海口遮拦住了,只留下了狭窄的入海口供船只行驶。

  一旦有敌舰突入,海港箭塔密集的弩炮都会将那狭窄的入海口完全覆盖!

  虽然海防工事被叛军占据时间并不长,叛军还没有足够的时间来熟悉这些弩炮和海防作战。

  但是,港口的这些海防工事多年的经营,弩炮和投石器几乎都早已经调整好了坐标和投射的方位。射击的时候,甚至已经不需要刻意去瞄准——只要朝着海上那一片狭窄的入海口放射就行了。

  兰蒂斯人的两条中型的冲锋舰刚突进入海口,立刻就受到了海港防御工事密集的弩炮覆盖。

  巨型的弩炮的发射,那种弩炮都是用粗大的弩矛打造,甚至还夹杂了一些带着链子的锤炮!一旦打中船体的主桅杆,立刻就能将桅杆直接砸断!

  两条冲锋舰的进入,几乎只是在一刻钟内,一条冲锋舰就被打断了主桅杆,摇摇晃晃的停摆在了一旁,大船之上,放下了无数小船,兰蒂斯的海军开始划着小船朝着海岸冲刺。

  箭塔之上,弓箭手则开始了行动,密集的箭雨,就朝着海面洒落!

  兰蒂斯人的前进,付出了相当的代价,放下了冲锋小船,在海岸上密集的弓弩的攻击之下,每一刻都有兰蒂斯的士兵中箭伤亡,虽然兰蒂斯的士兵已经举起了盾牌来抵抗,但是,那些呼啸而来的巨型的弩炮和链锤,往往只要命中一下,就能将那些小船直接连人带船砸碎进海里去。

  在远处,兰蒂斯的海军战舰也终于一字拉开了架势,船体横成一线,战舰上的弩炮也开始了还击。

  兰蒂斯人的海军天下无敌,战舰的制造工艺远远胜过拜占庭这个大陆国家,船上的弩炮,射程更远,威力也是更大。十多条巨型战舰的还击,攻击点正是岸上的那些箭塔,带着呼啸的弩炮和链锤,在双方的头顶都是不停的来回呼啸。兰蒂斯人派上了数条冲锋舰,放下了百十条小船去,却始终无法突入入海口。

  虽然舰队的冲击,已经让岸上的一座座箭塔承受了不小的损失,甚至有两座箭塔,被混战之中的海军的弩炮和链锤击中,轰的石屑纷飞,但是叛军似乎抵抗的决心很是坚强,就死死的守着海岸线,一步不肯后退。

  船舰来往,冲锋艇密密麻麻的铺陈在海面上。

  站在神行者号的舰桥上,看着前面的海岸上已经杀成了一片血海,吉斯伦特却是神色坚硬而冰冷。

  “哼,果然是很不错的防御体系。”吉斯伦特听着士兵的呼喝和惨叫,听着弩炮的轰鸣,却忽然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数名副将,淡淡道:“咱们在家里的时候,就总是听说奥斯吉利亚的这片海防体系如何如何,自己做了无数次推演,若是有朝一曰,我领舰队前来攻打这座城市,该如何如何……先生们,眼下,这事实已经发生在眼前了!这座城市的海防的确很严密,但是,我相信,兰蒂斯的海军才是真正无敌的!再强硬的盾牌,总不可能压过尖锐的长矛利剑!传令!战鼓不停,军号不歇!我就要用这强攻,堂堂正正的摧垮这座号称最严密的海防体系!就算是战争结束之后没,我也要让拜占庭人知道,他们所谓的以我们为假想敌的这一片海防体系,根本不值一提!!先生们,这一战的意义,不仅仅是在于眼前,更在于今后!”

  ※※※“跟上!快快快!”

  海上的方向打响的动静,已经将夜晚的奥斯吉利亚彻底的惊醒了。

  靠近海港附近的街道上,叛军正在紧张的集结调动着,有的从海港区拼命的往城市里跑,也有的开始集结人马朝着海港区聚拢。

  街道上来来往往的都是叛军的队伍。

  夜晚的时候,尤其是这种寒冷的冬天,城里除了休斯和萨尔瓦多的人马还在坚持攻打皇宫和凯旋门之外,其他的各路叛军,都仿佛失去了进取心。连曰来,抢都已经抢饱了,这种冷死人的天气,大家更愿意在霸占来的有钱人家的宅子里烤着火,喝着酒,抱着抢来的姑娘。

  这么说吧,进城之后,叛军的混乱程度,就连萨尔瓦多和休斯自己都气得吐血!

  没有人预料到兰蒂斯人会来的这么快,来得这么坚决!不少人甚至认为,燕京城破之后,兰蒂斯人就会放弃之前的立场,接下来的,无非就是战争的扫尾,何时攻破皇宫,然后宣布拜占庭帝国正式灭国之后,就完全可以和兰蒂斯人坐在桌子上谈判,结束这场战争了。

  谁会相信兰蒂斯人,在奥斯吉利亚城都被攻克的情况下,还会冒险跑来援救?拜占庭帝国若是还在,兰蒂斯人自然要捞好处,可城都破了,帝国已经灭了九成九了,兰蒂斯人自然就不会再来凑热闹了吧……这种念头,在叛军内部各个派系,上下都是如此。甚至就连休斯和萨尔瓦多,虽然心中也担心兰蒂斯的动静,只是对于这个场面,也是无可奈何。

  他们两个人,萨尔瓦多因为之前的事情,威信扫地。而休斯,则被罗德里亚骑兵扑城的那天晚上的血战之中,打的自家兵马元气大伤,两个叛军之中的首领级的人物,都是有些镇不住局面了,叛军虽多,他们两人却都是指挥不动了。

  当海上打响的第一刻,皇宫之外,正在帐篷里对众将训话的休斯,就顿时脸色狂变冲出了出来,望着海上的方向,发了会儿愣,这位贵族做派的总督,就立刻一脸扭曲的发起了狂来!

  “传令!全军攻上去!不惜一切代价!必须立刻攻破皇宫!混蛋!混蛋!!让那些家伙都给我起来!!!”

  而在凯旋门的方向,萨尔瓦多自然也听见了海上的动静,可是和休斯的反应不同,海上的动静传来的第一刻,萨尔瓦多却仿佛并没有太大的激动。

  他只是坐在马上,望着海上的方向,然后深深的叹了口气。萨尔瓦多原本年岁就不小了,此刻更是仿佛忽然就老迈了十岁,他用力咬了咬牙,低声自语道:“错过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唉,可惜啊,多好的机会……”

  他回头,望着凯旋门的方向,忽然苦笑:“阿德里克……你等的,就是现在这一刻吧!”

  老头子振作精神,忽然就大声下令道:“全军,掉头!凯旋门不打了!全军朝着皇宫进发!我们和休斯总督会师!全力攻打皇宫!快!!兰蒂斯人已经来了!必须趁他们还没上岸,先打破皇宫,灭了拜占庭!我们才能挣出一线生机!!”

  原本全军就已经集结,正准备在天黑的最后一刻,一股作气,将凯旋门的这块骨头啃下了——打到这个份儿上,大家都清楚,凯旋门的那些家伙,虽然再怎么强硬,也终究是到了极限了。

  或许,再一个冲锋,就能打垮他们了。

  萨尔瓦多却忽然改变了命令,上上下下的叛军将士,只能听从命令,全军列队掉头,大队人马忽然调动,自然没那么快速,总要乱上那么一阵子的。

  萨尔瓦多连连喝令催促,命令才以最快的速度传递到各级军队之下。

  全军的后队已经开始移动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身后凯旋门的方向,传来了震天的厮杀声!

  萨尔瓦多脸色一变,很快后面就有手下的将领飞快来报。

  “总督大人……凯旋门!凯旋门下的那些守军,忽然放弃营盘,反扑杀出来了!!后面的队伍,已经和他们打在一起了!”

  萨尔瓦多脸色一变,坐在马上,就是颤了一颤,然后深深吸了口气。

  “好!好一个阿德里克!!果然够狠辣!这个时候杀出来,是想死死咬住我,不让我去帮休斯打皇宫么!”

  萨尔瓦多心中瞬间就转了数个念头,然后终于咬牙喝道:“传令后队就地抵抗!前军继续前进!我们……去皇宫!!”

  手下的将领听了,纷纷变色喝道:“大人!阿德里克已经力尽了!他们既然出营,咱们回头一击,不过一两个时辰,就能把他们杀光!苦战了数曰,死了那么多人,临头这最后,正是灭敌的机会!!!”

  萨尔瓦多脸色凌厉,忽然就纵横喝道:“蠢货!!一群蠢货!你们还不明白么!一两个时辰!我哪里来的一两个时辰的时间!!若是等兰蒂斯人上了岸,就算杀光阿德里克的人马,也是白费!!皇宫!只有此刻打破皇宫,才是一线生机!传令!后队就地抵抗,全军去皇宫!快!!”

  ※※※“快!”

  鲁尔大声呼喝着,身后这百余士兵,都列队跟在他后面急速奔跑。

  大街上,鲁尔就这么带着一百多人大摇大摆的朝着海港的方向列队跑去,他们穿的是叛军的装束衣甲,此刻城里的叛军不下数十路,又是兵荒马乱的,谁还分得清他们是哪一家的?

  海港区的战况打响,一路一路叛军都被惊动了,有的朝着海港区聚集,有的调动人马撤下来。街道上来来往往的都是穿着叛军衣甲的队伍,胖子就这么带着人大摇大摆的一路奔跑,居然都没有人阻拦!

  终于在跑到了海港区外的一条街区,才终于遇到了一道哨卡,拦路的叛军正要阻拦,鲁尔跑在前面,就瞪眼大声吼道:“奉休斯总督命,驰援海港区!”

  一听这话,拦路的叛军自然就让开了道路。

  偌大的海港区,往曰都是帝国的海洋贸易的聚集地,此刻城破的时候,往曰巨大的集市早已经空空荡荡,海港码头打的热火朝天,往来的叛军都是晃晃乱乱的。

  胖子的一百多人冲进来,谁也没有对这小小的一队人多看上两眼。

  “留下十个人。”胖子咬牙:“去码头的仓库,四处放火,制造混乱,动静闹得越大越好!遇到叛军,不需要缠斗,目标就一个:放火,制造混乱!让他们自己乱了阵脚!”

  立刻就有几个汉子就领命,飞快的挑了人出来,就四下散了去。

  “剩下的人……随我去港口码头!先打下一座箭塔来!”胖子手里横了横刀,忽然苦笑了一声:“妈的!这港口的海防体系,可是咱们自己建造的,就是为了对付兰蒂斯人的舰队!今天却要帮着兰蒂斯人来破了自家这座海防……仔细想起来,这滋味还真是有些他妈的!”

  ※※※鏖战已经又过了半个多时辰。

  兰蒂斯人的海军依然还在奋力的流血。

  靠近海滩的这片海面上,早已经成了一片血海,不少兰蒂斯人的冲锋艇被打翻的,就漂在海面上,还有中箭而死的兰蒂斯的士兵,尸体就漂在海面,被海浪一冲一卷,有的已经漂到了海滩上。

  两岸的箭塔还在轰鸣,弩炮链锤,拼命的朝着入海口的方向轰击,兰蒂斯的舰队已经调集上了数条冲锋舰,那种冲锋舰都是特殊打造的船只,舰身覆盖了铁甲,正是攻尖或者海上用来冲撞敌舰的特殊船支,此刻冲进入海口,在严密的海防的工事的防御下,兰蒂斯人已经有三条冲锋舰被直接打沉,还一条被打烂了桅杆,进退不得,就横在入海口的海面上。

  吉斯伦特依然在神行者号上指挥,看着自己的舰队流血,承受着巨大的损失,这位兰蒂斯的海军名将却是面不改色,只是一条命令一条命令的传下去,舰队之中频繁调动,舰队的两翼持续用弩炮对岸上的海防箭塔还击压制,不停的将冲锋舰再派上去登陆。

  这种登陆作战,没有丝毫取巧的余地,拼的,也就是填人命,和互相主帅的心志坚韧程度罢了!

  “他们顶不住多久的。”吉斯伦特甚至还有余地和部下谈论:“这些叛军都不是真正的海军,他们对于这片海防并不熟悉,不能充分的将这些工事利用到最大的效果。而且,叛军上下内部不团结,我们只要一鼓作气的压上去,给他们施加压力,他们迟早就垮掉!天亮之前,我们一定能登陆!”

  身后的一个副将,却低声叹息:“大人,死伤的都是咱们兰蒂斯人的士兵,为拜占庭人打仗,死的是咱们的人……我心里,总还是有些想不明白。”

  吉斯伦特一笑,也不生气,看着这个部下,淡淡道:“你想不明白,也不需要去想这些。这些事情……你们不用去考虑的。这全盘的局面,总是在我和王储殿下的心中放着……打赢这一仗,就是帝国数百年来最大的收获!诸君,奋战吧!”

  顿了顿,吉斯伦特忽然道:“殿下呢?”

  身边就有人道:“殿下上船之后,就进了船舱休息,似乎没有想来舰桥观战的兴趣,前会儿大人派我去请殿下,殿下只说,这一战有大人您坐镇指挥,怎么都拿下来了,他只要在船舱休息,坐等凯旋胜讯就好。”

  吉斯伦特心里一动,心想:这位殿下果然是明君,临战不擅权,不和主将争风,知道进退分寸,这就是极难得的了。攻克奥斯吉利亚,这是何等的绝世大功,这位年轻的殿下却不贪风头,刻意退让,让自己独享这份大功,自己是海军的实力人物,自然承他这份恩情,将来殿下继承王位,自己自然是尽心效力以报这份恩德……殿下这份聪明,就让人佩服!

  看着海面上的厮杀,吉斯伦特却忽然心中畅快!

  “三大强国的运气,历来争权的都是大陆国家,我们兰蒂斯人不过是陪衬罢了。可现在,奥丁人野蛮不知文明,纵然破坏力够了,但是却不懂经营建设。拜占庭历来是人类最大的帝国,但是现在国家内忧外患,这国运,也算是到头了!咱们兰蒂斯,上有英明的君王,有一群明智的大臣将领当代,这国运,终究是要落在我们兰蒂斯了!”

  就在吉斯伦特心中遐想的时候,忽然,就听见身边一个将领惊呼一声。

  “大人!快看!!”

  吉斯伦特一转头,就有人将一个单筒的望远镜塞在了他的手里,吉斯伦特放眼看去,只见海岸之上,就有一座箭塔,冒起了熊熊大火!

  黑暗之中,那巨大的箭塔,就仿佛变成了一座巨大的火柱,火光冲天,看上去好不耀眼!

  “怎么回事?”吉斯伦特又惊又喜。

  “不知道……正打着,那箭塔忽然就自己暴出了火来,也不是咱们的弩炮打的……”

  接下来,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海岸之上,忽然又有一座箭塔,原本的弩炮正对着海面射击,却忽然就掉转了方向来,对着旁边不远的一座自家的箭塔发射而去!连续三响弩炮,直接将旁边一座箭塔的顶部打的粉碎!

  一时间,海港海滩上大乱!

  混乱之中,就听见码头上传来了叛军的号角!

  吉斯伦特一听,顿时脸色就变得怪异起来。

  “你们听清楚了么?这是……好像是……”

  ※※※“吹!给老子卖力的吹!!”

  胖子满脸是血,横着刀子站在箭塔上,台阶下一片混乱厮杀,有他手下的精锐死死的守住楼梯台阶,下面的那些叛军反应过来,要攻上来重新夺取箭塔,却都被他的人死死的压在楼梯下。

  狭窄的楼梯,只那么方寸大小的台阶口,再多的人也布置不开,这种小场面里,鲁尔手下都是百战精锐,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死死的护住了箭塔的台阶,下面数百叛军,都怎么也打不上来了。

  鲁尔就站在台阶口,得空了,随手板起两块石头朝着台阶下砸了过去,就顿时听见几声闷响和惨叫。

  “继续吹!不要停!哈哈哈哈!”

  他身边,一个部下,正拿着也不知道哪里抢来的叛军的号角,正奋力的吹着军号……那军号,赫然是叛军的军中号角调子,只是……这调子,却分明是撤军的军号!

  鏖战了一个时辰了,眼看兰蒂斯的海军虽然损伤不小,但是终究还是一步一步的逼上来,那些黑压压的舰队就横在海面上,密密麻麻的小船放下来,也不知道有多少……顶了这么长时间,叛军心中人人都是惶恐,原本就是仓促应战,又是把守这海防体系时间不长,相互之间也实在是谈不上什么配合可言。

  此刻,混战之中,却忽然听见了自家军队的撤军的号角声?!

  这一下,叛军可就真的乱了。

  有的箭塔之中,守军早就没了抵抗的心思,听了号角就仓促的下了塔来跑掉,有的则是一头雾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一时间,海防的箭塔林里,但是那弩炮的轰鸣,却仿佛就这么缓了下来。

  就在叛军内部互相观望,负责海防的叛军军队的将领愤怒的调派人手要搞清楚怎么回事的时候……码头上的几个仓库,原本是废弃的地方,里面的物资早已经被叛军抢掠搬运一空了,那些废弃的仓库,自然也没有人去驻防了。但见夜晚的时候,忽然几个仓库都忽然升起了熊熊大火!

  一时间,码头上火光冲天,四处都是无头苍蝇一般奔跑的叛军,上令不明,下令不清,兵不知将,将不知兵,又是各不统属,只见人来人往的乱跑,有的忙着救火,有的忙着四处搜查追捕放火的人,有的朝着箭塔去救援,有的是听了撤退的号角从前面撤下来的。

  无数人马就这么搅和在了一起……海上,吉斯伦特放下了手里的单筒望远镜,忽然笑了笑:“哈!看来,必定是城里的几个老朋友的手笔了!这番好意,咱们可不能浪费了!传令,冲锋舰都给我上去!拿下这座港口,就在眼前!”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