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补天】(二)

   第四百二十五章【补天】(二)“是求活!!”加西亚忽然尖叫一声,对着老宰相尖叫:“是求活!!!”

  如此近的距离,加西亚的吐沫甚至喷在了老宰相的脸上。

  老宰相在一怔之后,立刻就大声道:“不行!陛下!现在我们绝对不能逃!!”

  “不能逃?难道坐在这里等?等叛军打到这里来,攻破皇宫大门,杀到这个大殿里来,然后像宰杀牛羊一样,割下我的脑袋?!”

  加西亚尖叫着,身子如寒风之中的树叶一样颤抖得离开。

  老宰相明白,这个年轻的皇帝已经真的快崩溃了,他吓坏了!

  “不行!!”

  老头子也站了起来,他拦在了皇帝的面前,飞快道:“陛下!不能走!你是帝国的君王!如果你现在离开这里,帝国就没有了皇帝,就再也没有了希望!!”

  “希望?!我们还有希望吗!难道你没有听见外面的动静!那些叛军已经进城了!!”

  “陛下……”

  “他们就在外面!我坐在这里,都能听见他们的声音!他们在欢呼,他们在朝着这里杀过来,他们要杀死我,要砍掉我的脑袋!要把我的尸体挂在城门上!”

  “陛下……”

  “我能嗅到他们的味道!你知道吗?我能嗅到!我能嗅到!!”

  年轻的皇帝,声音已经有些疯狂的味道了。

  老宰相深深的吸了口气,盯着加西亚,忽然一咬牙,抬手就甩了过去。

  啪!!!

  一声清脆,响撤在偌大的大殿之中,甚至还带着清晰的回响。

  加西亚似乎懵住了,他下意识的抬手捂着自己的脸颊,吃惊的望着面前的这位年老的臣子,仿佛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你……你……你居然打了我?”

  “陛下!”老宰相沉声喝道:“我冒犯您的罪责,将来您可以惩罚我。可是现在,我绝对不能让您离开皇宫一步!我知道您现在很害怕,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所有人都很害怕!但是请不要忘记您的身份!您是拜占庭帝国的皇帝,是帝国的君王!克伦玛家族的荣耀,都寄托在您身上!若是您今天踏足离开了这里,那么克伦玛家族千年的荣耀,都将烟消云散!你丢掉的不是您一个人的光荣,而是您的这个姓氏‘克伦玛’的荣耀!您所有的祖先,历代的皇帝陛下都将为此而蒙羞!克伦玛皇族一脉,哪怕是历史上曾经遇到过最为难的时刻,也从来没有一个皇帝做过这种事情,从来,没有,一个皇帝,曾经逃离过奥斯吉利亚!如果你今天这么做了,那么不仅仅灭亡的是帝国,还有整个皇族千年的光荣,都在你手里被粉碎掉了!!”

  老宰相一把扯住了皇帝的袖子,指着大门的方向:“此刻就在外面,还有帝国忠诚的将士在为您奋战!他们都还没有放弃!!燕京城里,还有数不清的忠诚之士在为这个帝国流尽最后一滴鲜血!!如果您一走了之,对得起这个帝国么!对得起您的历代祖先,对得起那些为您忠诚赴死的人们吗!”

  年轻的皇帝怔在那儿。

  加西亚并非真的是那种懦弱之人,只是这种失败的打击,却击溃了他的信心。他也曾经为这个帝国做出了足够的努力,在罗德里亚骑兵军中的时候,也曾经亲历战争第一线,和士兵一起同甘共苦过,他并不是内心胆小的人,只是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在面对最后的失败的时候,他的信心崩溃之下,已经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了。

  一老一少,正在对视的时候,忽然大殿的门再次被撞开,随着铠甲碰撞的声音,一个高大雄壮的身影大步走了进来。

  斯潘将军面色铁青,手持利剑缓缓走了过来,在距离两人不到十步的地方,单膝跪了下去,长剑就插在了他面前的地上。

  斯潘将军深深的垂下头去:“陛下!”

  加西亚皇帝顿时用颤抖的声音:“斯潘!我让你去聚集马匹,收拢骑兵护我去港口,你的人准备好了没有?”

  斯潘没有说话,他的眼神扫过了站在一旁的老宰相,最后落在了他面前的那柄剑锋上。

  剑锋上,清晰可见满是血迹。

  “陛下。”斯潘将军的声音很涩然:“皇宫里所有的马匹,我都已经全部聚集在了一起,连同所有我带来的骑兵,都已经集结……”

  加西亚的眼神明显有些动摇,他的声音再次颤抖起来:“好,好,你立刻奉我命令,让他们在外面列队……护我去码头,我们,上船……出海……”

  说到最后,年轻的皇帝,甚至不敢抬头去接触老宰相的眼神。

  就在萨伦波尼利的眼神充满了绝望的时候……“很抱歉,陛下,我无法执行您的这个命令了。”

  斯潘将军忽然抬起头来,迎着皇帝的眼神:“我做不到。”

  加西亚的眼神骤然收缩:“你,你说什么?”

  “我带来的五百余骑兵,还有在皇宫之中,全部聚集在一起的马匹,所有加在一起,一共六百七十一匹马……现在已经全部杀死了!”斯潘的声音,在此刻,居然变得出奇的冷静,他平视着加西亚皇帝:“陛下,我亲自下的命令,很抱歉,我冒用了您的名义,我让将士们将所有的马匹全部宰杀了!现在皇宫内外,再也找不出一匹活的战马的!”

  加西亚尖叫了一声,狼狈的后退了几步,盯着斯潘将军:“你,你说什么?你居然违抗了我的命令!斯潘!斯潘!!!”

  斯潘缓缓站了起来:“陛下,宰杀全部战马,此刻全军将士都已经放弃了逃亡的选择!我们将死守皇宫,与帝国共存亡!而您……陛下,也请您,和我们一起!”

  扑通!

  皇帝的身子倒下,他狼狈的坐在了地上。

  斯潘却仿佛忽然放掉了所有心中的迟疑和顾虑,这位将军转过身去,居然不再看地上的皇帝一眼,大步就朝着大殿的门口而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斯潘才转身回头,看着皇帝:“陛下,若是敌人杀进皇城里来,就只有一个可能——踩过我的尸体!这是我唯一能向您保证的。请原谅我违背了您的命令,但是,这是我斯潘对帝国最后的忠诚。”

  说完,这位将军缓缓的退出了大殿的门外。

  老宰相忽然长长的出了口气,他的目光有些复杂的看了看门外,又看了看坐在地上的皇帝。

  老头子弯腰,从地上捡起了自己的剑,近在咫尺,他甚至都没有伸手去搀扶坐在地上的皇帝。

  “陛下。”

  老宰相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弹去膝盖上的灰尘,然后用袖子将剑锋上的鲜血擦拭干净,看着皇帝,语气仿佛很淡然:“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顾虑的了。不管最后的结局如何,现在您至少可以有一个选择……”

  “选择,我还有选择么?”加西亚的声音仿佛也冷静了下来,带着冷笑和嘲弄。

  “是的,选择。”老宰相点头,凝视着加西亚的眼睛:“至少,在这最后的时刻,你可以选择光荣,选择光荣的站着。”

  说完,老宰相也不再看皇帝一眼,手里挺着剑,转身大步离去。

  大殿里,顿时变得死亡一般寂静。

  加西亚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呼吸声,甚至是自己的心跳声,他坐在地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此刻时间仿佛都已经完全停顿住了一般。

  “……我真的还有选择么?”

  年轻的皇帝,忽然回头,看着角落里:“如果,我命令你,保护我离开皇宫,离开奥斯吉利亚,我命令你保护我上船出海呢?”

  角落里,那个沉默的中年人,仿佛一步从黑暗之中走出来:“很抱歉,陛下,我将拒绝您的这个命令。我愿意为您效死,但绝不是以帮助您逃跑这样的方式。若是叛军真的杀到这里,在我流尽最后一滴血之前,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可除此之外……很抱歉,我不会离开!”

  加西亚听了,忽然笑了起来,他的笑声有些疯狂的味道。

  “哈哈哈哈!好一个选择!好一个选择!你们都有选择,只有我没有选择!你们给我留下的什么选择?你们只给我选择你们的决定!好好好!你们都是勇士,难道只有我是懦夫吗!!!”

  ※※※宫殿之外,那些贵族大臣已经大半散掉了,有些是迟迟等不到皇帝的消息,自己在混乱之中流掉不知所踪,还有一些,则是被走出大殿的老宰相和斯潘将军赶走了。

  老宰相丢给这些人的话很简单:“如果怕死的,就自己找地方逃跑躲藏!如果还有一点勇气和尊严的,就拿起武器来,准备为帝国尽最后的忠诚。”

  很显然,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面对死亡的勇气和尊严。

  那些贵族大臣们至少跑掉了大半,剩下的这些人,也未必都是人人都是发自内心的忠诚,有些人只不过是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别的地方可逃,没有别的地方可藏罢了。

  斯潘已经没有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他已经离开大殿门口,去整顿军备,抓紧最后的时间来布置防务了。

  军兵们来回奔跑,将皇宫里不少宫殿里的建筑都拆了下来,门板,桌椅,所有能用的木料都拆卸了下来。皇宫的武库已经打开,储存的一些剩下的武器全部都搬了出来,就连宫廷里的那些侍者都被武装了起来,虽然不知道这些家伙在大战来临的时候能顶多少用,但是在这种时候,多上哪怕半分力量,也是好的了。

  可大家依然还在惶恐,因为宫殿里,那位年轻的皇帝,依然没有露面。

  浓烈的血腥气充斥在空气里,不是人血的,而是马血!

  大家都知道所有的战马都被宰杀掉了,没有了战马,在叛军已经入城,不知道在皇宫周围什么地方的情况下,已经没有人再有逃跑的勇气了。

  城里到处都是兵荒马乱,没有战马,就没有了逃跑的可能。

  甚至斯潘已经下令将皇宫的门堵死了。

  终于,就在宫殿之外,众多贵族大臣都是一脸绝望的时候,在身后,那沉重的殿门打开了。

  年轻的皇帝,终于出现。

  他虽然脸色依然青灰,他虽然眼神依然有些恐惧,但是他却终于出现了。

  皇帝的手里没有再拿着那柄权杖,而是一柄锋利的长剑,他的身上也不再是那件华丽而无力的袍子,而是一件崭新而鲜亮的铠甲。

  尽管如此,当皇帝一身戎装出现在宫殿的台阶之上的时候,下面的人依然发出了一阵欢呼。

  就连远处的守军,那些近卫军,御林军,也看见了他们的皇帝站在了大殿的门口,持剑披甲的样子。

  军兵们都举起了武器,发出吼叫声,对着皇帝挥舞刀剑致意。

  老宰相虽然脸色依然阴沉,但是眼神却终于多了点儿活气,他立刻走了过来,站在了皇帝的身前台阶下,吐了口气:“陛下,您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但愿是正确的。”

  加西亚面无表情,冷冷回答。

  晨光已经渐渐清晰,就在此刻,远处城门的方向,一阵嘹亮的号角声远远传来,虽然因为风的关系,号声有些断断续续,但是却清晰的落在每个人的耳朵里!

  皇宫城堡内的士兵,每个人都能听见那号角,都忍不住眺望着号角声传来的方向。

  斯潘更是眼神有些激动,他飞快的跃上了城墙:“是凯旋门!凯旋门的方向,凯旋军号!!是阿德里克!一定是他!他在告诉我们,他们还在那里!他们就在那里!!”

  他立刻回头,大声喝道:“吹号!吹号响应他们!用号声告诉他们,我们在这里坚守!至死不退!!”

  ※※※就在这天早晨,在这个寒冷的冬曰的早晨。奥斯吉利亚,这座千年古都,大陆第一雄城,这座号称永不陷落的城市,城门被叛军攻破,城中充斥着火光和混乱,叛军大举入城,帝国堪称末曰的时候。

  在这座城市的上空,却飘荡着威武而雄壮的胜利凯旋号角。

  帝国最后的守军,在城门下,在皇宫里,同时吹响这号角,让号声在这座城市的上空凝聚而不散!

  ※※※“皇帝看来不会跑了。”

  在城里的某一条僻静的街道尽头,混乱还没有蔓延的地方,站在一座小楼的楼顶,一个年轻的女子轻轻的叹息,她的身边,是一个紫发紫瞳的高挑身影,却沉默着,出神的望着城门的号声传来的方向。

  ※※※海港码头,一条一条的悬挂兰蒂斯旗帜的大船已经驶离海岸,在一条最大的战舰里,满脸络腮胡须的吉斯伦特,就站在舰桥上,静静的凝视着四处火光冲天的奥斯吉利亚,那连绵不绝的号声,就响在耳旁,和海风海浪的声音混成一片。

  “不用等了,吉斯伦特。”

  在吉斯伦特的身后,那个面目清秀的兰蒂斯年轻人轻轻叹了口气:“看来,他们的皇帝不会逃到这里来了。很显然,这些拜占庭人比我们想象的更有勇气。”

  吉斯伦特转身一笑,看着身后的这个年轻人:“殿下,虽然有些失望,但是我不得不说,我敬佩这些拜占庭人。现在……该是我们登场的时候了。”

  ※※※历史就好像一条可恶的大河,总是会在你认为风平浪静的时候,忽然掀起一些意外的波涛。

  在这一年的冬天,在这一个夜晚,奥斯吉利亚发生的一切,仿佛将原本已经趋于平稳的大陆局势,居然再次引入了一个不可知的新的方向。

  而被这个意外的“转折”影响的,却远远不止是那些身处在奥斯吉利亚这个漩涡中心的人们……而此刻还不为人知的,这场浪潮的到来,影响最大的,却并不是身在漩涡之中的这些绝代的帝国名将或者皇帝或者大臣们。

  真正的影响深远的,却是此刻身处北国的某一个还没有正式走上舞台中央的小角色…………夏亚伏在马背上,紧紧的压低自己的身子,努力的将身体贴在马背上,耳旁的狂风呼啸而过,身边和身后俱是急促的马蹄声,骑士们紧张的吆喝声就在身旁传来。

  马队驰骋在旷野平原的道路上,一路往北疾驰着。

  他的心中,却仿佛有一种东西像野草一般疯狂的滋生着!

  时间!时间!!时间!!

  在这一路往北的疾驰,夏亚虽然人还在马背上,但是他的心却仿佛已经飞过了千里,飞到了丹泽尔城。

  “奥斯吉利亚城破,老子怎么这么倒霉!这座该死的城市难道不应该是永不陷落的吗?!”夏亚心中诅咒着上天。

  原本的一切计划,都被打乱了!

  他心中很清楚,奥斯吉利亚的局势对自己这个边陲的小军阀到底有多大的影响!帝国是否能存续对于他这个所谓的“北方最后的帝国抵抗势力”来说,姓命攸关!

  不管之前做了如何的计划,在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至少很明显的一个事实是:所有的一切计划,都必须提前了!

  “老子的军队还没有整顿完毕!军备也没有储备充足!甚至连冬衣都还没有全部凑够……还有粮食,还有士气,武器,军费……一切都没有准备好……”夏亚听着耳旁的风声呼啸,心中疯狂的咒骂着:“可怎么一眨眼的功夫,都他妈的变了!”

  “小夏亚,我有一个预感。”脑海深处传来朵拉的声音。

  “什么?”

  “不管你怎么咒骂,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朵拉的声音带着一些嘲弄的味道:“你必须提前上台了,提前走上这个舞台!”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