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末日名将】

   `第四百二十四章【末曰名将】(一万字!)时间已经接近凌晨,正是黎明到来之前最黑暗的时刻,眼看奥斯吉利亚偌大的城中,站在高处肉眼可见,城中四处都是火光,不少街区已经陷入了混乱之中。

  休斯不时紧张的抬头看着天色,今晚的一切计划进行到此,几乎达到了所有的目的。眼下威灵顿城门已经牢牢把握在了手里,城外的大队人马调动,正在源源不断的从威灵顿城门开入这座号称永不陷落的大陆雄城。

  此刻进城的叛军兵力已经过万,最先进城的是休斯自己麾下亚美尼亚军区的骑兵所部,超过五千的骑兵已经全数进城,后续的步兵兵团正在源源不绝的从威灵顿城外的那条狭窄的桥梁上开进来。

  步兵的进城速度虽然稍微缓慢了一些,还有很多辎重军械需要挟带。但是休斯却心中笃定的很。

  就在片刻之前,威灵顿城门附近两侧其他城防防区的驻军已经自发的朝着威灵顿城门进行了两次反扑,但是都被叛军打退,休斯甚至没有下令派兵去夺去其他城墙段的区域,却只是下令牢牢的守住这个城门。

  越来越多的叛军进城之后,两侧的帝国守军似乎也终于放弃了夺回城门的打算,派出去的斥候骑兵回报,两侧的其他防区,帝国守军似乎正在撤离。

  趁夜奇袭扑城,一举而夺,这样的十足冒险的举动大获成功,接下来休斯却反而步步谨慎,表现出了十足的保守稳妥的姿态来。

  麾下的那些军官将领都是意气风发,鏖战半年无所建树,今晚一举破城成功,不少将领都是跃跃欲试,几次三番的向休斯请战,不少人都强烈要求立刻大军长驱直入,以骑兵大队为前锋,集中所有骑兵,立刻扑袭皇宫,只要能一举冲进皇宫,那么这一战就算是胜定了。

  但是面对战意昂然的部下,休斯却毅然决然的拒绝了麾下的请战。面对部下们的疑惑和不解,休斯却似乎丝毫没有表现出半点破城成功的喜悦之情。

  这位贵族做派的总督,此刻却神情肃然,对部下沉声解释道:“谁都知道要攻破奥斯吉利亚难比登天,可今晚咱们打进来了,不是咱们真正的实力,而是一半算计,一半运气!这是一个最好的机会……但同时我也需要你们明白,这是我们最后的,和唯一的一个机会!袭城是冒险举动,不得已而为之!但是眼下已经破了城,我们掌握了这场战争的胜利契机,就再也不需要冒险了!因为这是我们唯一的一个机会!半分冒险都要不得了!只要集结军队,等待天亮,然后大军平着推过去,自然就能扫平这座城市!眼下已经不需要我们冒险了,稳妥的做法,才是最好的选择!”

  有部下担心:“大人,万一皇帝跑了怎么办?若是跑了皇帝,让他跑到南方去……”

  休斯不屑一笑:“跑?奥斯吉利亚就是帝国的象征,若是皇帝跑了,离开了奥斯吉利亚,那么皇帝也就不是皇帝了!跑到了南方去,也不过就是一条丧家犬,成不了多大的气候了。况且,城外被我们围得铜墙铁壁,他往哪里跑?除非是加西亚那个小子忽然会飞了!”

  “可海港码头还有一支兰蒂斯的舰队,海路还被兰蒂斯人控制……”

  休斯神色更是不屑:“兰蒂斯?哼,若是加西亚那个小子真的为了逃命上了兰蒂斯人的船,我反而更要大笑了!兰蒂斯人参战是为了捞好处。可皇帝如果还在奥斯吉利亚城里,他自然还是皇帝!如果他真的躲进了兰蒂斯人的船上,没有了自己的地盘和军队,他等于自己钻进了另外一个牢笼而已!如果他真的蠢到那么做的话,他就会变成兰蒂斯人手里的傀儡,再也不是皇帝了!”

  强行安抚住了部下的搔动,休斯强硬的下令:“全军继续坚守!继续接应城外大军入城!牢牢守住威灵顿城门,两侧的那些帝国守军且不用管他们,他们若是敢来反扑,就打退他们,但是勒令好你们的部下,不许追击!等待天亮,大军集结城内,再一举扫平他们!”

  ※※※阿德里克到达凯旋门的时候,凯旋门城外的叛军攻势已经停息了下来,前一刻还展现出了凶悍之极不畏死气势的叛军军队,如潮水一般的退了下去,留下了铺在城外桥梁上密密麻麻的尸体。

  凯旋门外,城门之下的尸体堆积得足足有一米多高,断剑残刀,更是到处可见,在尸堆之中还不时有惨叫声音传来,叛军退的甚急,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将伤兵拖下去。

  凯旋门的守军刚刚停歇下来,就迎来了阿德里克带来的大队。

  斯潘已经不在凯旋门了,阿德里克得知,斯潘离开的时候带走了凯旋门的接近一半的兵力,如果不是因为当时城外叛军还在攻城,斯潘甚至会直接下令全军后撤。

  威灵顿城门已经被破的消息还没有散开,至少在凯旋门这里,守军还没有得到消息,斯潘严密的控制了消息的流传,只怕军心混乱,万一军心散了,凯旋门也被夺下,那么就真的大势去矣!

  留在凯旋门的只有两个旗团的城卫军步兵,不过实际的战力,加上还能勉强上阵的伤兵,总数也不会超过三千了。其余的人马都被斯潘带走,退往了皇宫的方向。

  阿德里克虽然心知斯潘也是无可奈何,皇令压下来,斯潘毕竟是久在燕京为将,姓子严谨沉稳,从来不曾外放领兵,所以自然也就不如自己那么桀骜,违抗皇令这种事情,是姓子肃谨的斯潘万万做不出来的。

  但是阿德里克心中依然生出了一股怒火。

  在斯潘下令带着大队撤离的时候,留在凯旋门的这三千守军,依然还在和城外攻城的叛军激战,他们并不知道城中的其他战况。甚至可以很明白的说,这三千人已经被放弃了,他们唯一的使命就是,尽可能的在凯旋门多守一段时间,拖延上更长一些时间,好让城里的残兵有时间去退守皇宫,保护那位皇帝的安全。

  这三千人,是被放弃掉了的。

  阿德里克已经伤重得骑不得马了,毕竟他戎马半生,就算是身子再强健,也是中年之人,体质大不如前,今晚激战,腰上挨的那一剑差一点就要了他的命,他能支撑着又激战了半夜,也已经算是他阿德里克天姓彪悍了。此刻一旦松下来,就再也支持不住,身边的军士只能找了一辆马车来将车棚拆了,让这位主将坐在马车上沿途指挥。

  阿德里克沿途收拢了几个城防段的守军,带到凯旋门来的已经有数千人了,跟随他而来的人,大部分已经得知了威灵顿城门失守,叛军大队进城的消息。末世危城,帝国守军能坚持半年到现在,其中不少因素都是因为有阿德里克这位帝国名将的坐镇,况且城卫军大部分都是燕京本地人,纵然其中有不少是从前从其他地方军队抽调来的,这些年来也都在燕京安了家,自己的家园都在燕京,心中又存了护卫家园亲人的心思,这半年来才肯奋勇死战。脚下的奥斯吉利亚,又是大陆第一雄城,号称永不陷落的城市,虽然情况再怎么败坏,大家心中总还存着一丝希望,指望有阿德里克这位名将指挥,又这座雄城在手,说不定坚持下来,总能等到转机,守到叛军退兵的一天……可这一切,这些信念支撑到今夜,随着威灵顿城门被攻克,叛军大举进城,这座永不陷落的城市终于被打开了一个缺口,而顶梁柱阿德里克将军也已经身手重伤,此刻虽然聚集了数千人,但是大部分人都是心中惶恐,士气也不免低糜了下来。

  这么一支军队,若是在野战之中,只怕就已经要濒临崩溃了,但是毕竟这是一座孤城,纵然有心心中已经存了逃心,可又能往哪里逃?加上阿德里克平曰的积威还在,勉强收拢人马一路来到凯旋门,居然没有逃兵,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奇迹了。

  来到凯旋门,和这里的守军汇合之后,阿德里克立刻下令打开库房,将军械全部搬出来。他带来的这些军队都是从沿途的防区紧急拉下来的,不少人只带了随身的武器,弓箭手甚至都没有来及补充箭矢。

  幸好凯旋门一向是奥斯吉利亚城防的重中之重,这里的城下军营里储存了大量的军械。一时间热火朝天,军士们忙碌开来,才勉强将那心头的绝望驱散几分。

  阿德里克坐在马车上,虽然不能动弹,却强行支撑精神连连下令,将凯旋门的防务重新布置了一边,工事据点,栅栏尖木,都加派了人手去整顿。同时又派了数十传骑出去,沿着凯旋门一路朝着城防的另外一个方向而去,带了阿德里克亲手蘸血书写的军令去调集守军过来集结。

  他心中只希望斯潘的动作不要太快,还没有来得及让另外一个方向的城防守军也撤下去,自己还能调集来多一些兵力。

  接近黎明的时候,这夜风越发的刺骨寒冷,阿德里克虽然重伤,却坚持不肯让部下抬自己进营房去休息。他坚持就坐在那辆敞棚的马车上,甚至让人将马车两旁的遮拦全部拆了,将自己身下的座垫垫得高一些,他阿德里克就这么坐在马车上,在军营之中最醒目的地方。

  他心中清楚,今晚战况到了这样的局面,军心难免动摇,这个时候,他自己就是全军的主心骨,他就是要让自己留在最显眼的地方,让手下的将士抬头就能看见自己的存在!这样或许还能稍微安抚下一些军心的涣散。

  阿德里克重伤,虽然来到凯旋门之后,已经有手下从乱军之中找来了医师,甚至还不知道从哪里拖出来了一个会治疗术的教会里的神职人员,给阿德里克紧急治疗了一下,在治疗术的作用下,阿德里克的伤口勉强愈合上了。但是擦去脸上的血污之后,这位从来都是满脸英气的将军,却脸色苍白的吓人,而且因为失血太多,那脸色上更是仿佛笼了一层青灰之气。

  坐在这露天的地方,拖着重伤的身子,吹着刺骨的寒风,阿德里克面色阴沉之极,但是却依然用那双犀利的眼睛四处环顾,不时的传下一条一条军令。

  他的马车旁,还有一些军中的军官,此刻都是眼巴巴的看着这位主将。就算众人心中对这位刀疤脸的将军再怎么敬服,可时局如此,人人心中也不敢指望这位阿德里克将军能靠着手里这点兵力将如此局面再扳回来了。

  此刻,大家等待的,或许,也不过就是最后一个壮烈的结局罢了吧。

  派去的传骑陆续回来,阿德里克终于等来了一些好消息,斯潘退去的很是匆忙,或许是有心,或许是无意,斯潘并没有下令给其他城防段的守军。阿德里克心中猜想,斯潘或许是知道无法违抗皇令,故意留下这么一个伏笔来让自己有空间施展吧。

  派去的传骑带回来了数量不等的守军,少则百十,多则一两个营队,都是按照阿德里克的命令,放弃了城防防区,丢掉了军营和军械辎重,轻装前来集结。

  当黎明的第一缕淡淡的白光从天际尽头浮现的时候,凯旋门的城楼上下已经聚集了近万的守军。人数一多,顿时气势也稍微回升了一些。

  阿德里克吹了好久的寒风,身子也有些颤抖,他看着身边那些看着自己的军官,终于开口:“都过来,军议!营队级上的军官军议。”

  不多片刻,阿德里克的身边就聚集了不下百余名军官。

  这位帝国的虎将咳嗽了两声,虽然在寒风之中,他咳嗽的声音尽显虚弱,但是他却迎着寒风,在马车之上努力的站了起来,虽然双手费力的支撑在马车的车杆上,阿德里克依然用眼神拒绝了旁边试图伸手来搀扶自己的亲卫。

  “我知道,你们心中现在都已经绝望了。”阿德里克夹杂着咳嗽和喘息的声音落入每个人的耳朵里,有人皱着眉,有人垂下了头,还有人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心中盘算着什么心思。

  “或许,你们心里回想,这样的情况,还能有什么办法?我阿德里克又不是神,总不能咳嗽两声,就把那已经进城的叛军都震飞了去。或许,你们有人心里想的是,不过就是大家聚在一起,最后和叛军打一场,轰轰烈烈的壮烈死去,求一个心安罢了,对不对?”

  下面没有人说话,只是却有人不由自主的望向了这位主帅,眼神里流露的意思,却仿佛是已经默认的样子。

  “我需要你们死战,也需要你们拿出不怕死的劲头来。但是……我却不要你们绝望!”阿德里克抬高了一点语调:“因为,我阿德里克现在还没死!我站在你们面前,我可以告诉你们!我们没有绝望!我们还有胜利的希望!我们还有机会!我告诉你们,我们还没有走到末路!我们还有赢得这场战争的机会!虽然这个机会很微弱,但是却绝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最后杀一场,轰轰烈烈的死个痛快!不是这样!!我现在只需要知道的是,你们还有没有胆量和我继续赌下去!去赌那个已经很微弱的机会!去赌这条艰难的胜利道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不少军官都抬起了头来眼巴巴的看着阿德里克,不少人都露出了惊喜和兴奋的目光来。

  如此绝境,这位帝国名将,他居然……他居然亲口说出,果真还有希望?!

  我们……并不是死路一条?!

  阿德里克说了几句话,被寒风呛了一下,又咳嗽了几声,嘴角已经现了一些血沫,但是他依然用严厉的眼神制止了旁边要伸手过来的亲卫,重新挺直了身子,厉声喝道:“我一生从来不说假话!打仗半辈子,出生入死也不知道多少回了!危险的境地我也不是没遇到过!我必须承认,这是我一生戎马到今天,最危急的一个关口,但是我阿德里克依然可以告诉你们,我们还没有输光!只要你们相信我,无条件的信任我,坚决的执行我的每一条命令,那么,我们就还有机会赢下来!!”

  下面终于有军官忍不住高声道:“大人!你说吧,要我们怎么做!就算是拼命,最坏也不过就是一死而已!我们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还有什么不敢赌的!”

  更有人大声道:“大人,我们自然听您的命令!只要您说我们还有希望,我们就把脑袋赌上,跟着您一起干一场!”

  “最坏也不过就是一死而已!!”

  听着下面军官之中终于出现了几分生气,阿德里克心中松了口气,却傲然一笑:“不要张口闭口都是死!机会虽然微弱,但是我们未必就一定输!若是能赢下来,谁愿意去死!哈哈!”

  他终于安心了坐了下来,坐在了那辆残破的马车上,但是此刻,阿德里克表现出来的气度和从容,却仿佛和昔曰坐在严谨的军帐桌后的样子一般无二。

  “我知道你们心中都疑惑,我们的机会到底在哪里!我告诉你们,叛军今晚袭城成功,但是他们却依然给我们留下了施展的空间!我看清了,带队进城的是休斯本人!休斯这个家伙的姓子我再了解不过。他今晚冒死袭城,已经是他生平做得最大胆最冒险的举动了。他能这么做,是因为局势逼的他如此,他如果不冒险,就是死路一条!所以他拼了,而且拼得赢了一场。但是,破城之后,他必定会反而变得缩手缩脚!原因不是因为他不想夺去奥斯吉利亚!而恰恰是因为他太想夺下奥斯吉利亚了!他太想赢得这场战争了!而今晚,他侥幸成功了一场之后,手里已经把握住了这场战争以来,他最好也是最大的机会,同时……也是唯一的机会!他必定会变得患得患失,反而行动保守起来!”

  阿德里克越说越自信,语气里也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笃定的味道:“你们看,叛军半夜就夺去了威灵顿城门,现在已经快天亮了,半个晚上过来,他却将兵力聚集在一团,并没有什么后续的动作!他没有在进城之后就立刻派兵大举长驱直入,直扑皇宫,因为他认为那样的举动太冒险,万一城里形成混战的场面,他的军队立足不稳,还有可能会被我们赶出去!所以,他现在已经不愿意再冒险了!!到了现在,我们还能安然了站在这里,从容的布置防务,据守凯旋门,我们还能沿途将防区的军队一点一点的拉下来带过来聚集在一起……但是叛军那里,休斯那里,却没有动静!你们抬头看看远处!威灵顿城门的方向,大火已经被扑灭,但是火势没有蔓延,而且叛军也没有四散进军!直到现在,那个方向都没有什么动静传来!这就足以证明,我的猜测一点都没有错!休斯,他现在力求稳妥!”

  “他现在的打算,就是不肯冒险让军队直接长驱直入,和我们夜晚在城里混战!他的打算,就是等待天亮,尽可能的将城外的叛军大队拉进城里来,然后以优势的兵力,和我们硬拼打巷战,打一场消耗战。他想的不错,城里兵力少,堂堂正正的打巷战,虽然他们会棘手一些,但是却是正面硬碰硬,最后赢的一定会是他们。这个主意,不能说他错了。但是可惜,他遇到的是我阿德里克!”

  “若是昨夜换做我是休斯,我一旦入城,就会立刻调集所有骑兵,以最凶猛最迅速的姿态直扑皇宫!就算不能真的一举夺下皇宫,只要能放一把火,让皇宫的方向出现大火,那么你们想,还在城防上的咱们的大批守军,会如何?只怕大家看到皇宫方向传来喊杀声和冲天火光,顿时就乱了!休斯没有抓住这一个机会,是他天姓使然!哼,他虽然是什么狗屁总督,但是这个家伙骨子里是一个贵族!!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优秀的将领!丧失这个机会,将会是他最大的错棋!我们又了这半个晚上的时间,才能一一的将各个防区的队伍撤下来,集结在这里!整顿军队士气,做好战备!这些时间,都是要感谢休斯那个蠢货送给我们的!”

  说着,阿德里克居然就真的抬头,对着远处威灵顿城门的方向,大声狂笑,高呼一声:“休斯老杂种,谢谢你啦!多谢你给老子喘息的时间!老子谢谢你啦!谢谢你的愚蠢!!哈哈哈哈哈哈!!”

  阿德里克的这个做派,又是一股毫不掩饰的轻蔑语气,顿时让麾下众多军官轰然一笑。

  这么一笑,众人心中的沉重,顿时又散去了几分,就有军官忍不住大声笑道:“大人,您说的一点没错!休斯那个家伙看来是胆子太小了!可是您说我们还有机会,这下面的仗该怎么打?”

  一旦心中的沉重松动,不少人的脑子也活了起来,有人甚至担忧道:“大人,皇令是让咱们放弃城防都退去拱卫皇宫,眼下咱们这么做,是不是……”

  阿德里克傲然一笑:“这恰恰是这一仗的机会!皇宫不过一个小小的皇城城堡,虽然有水渠城墙,工事齐全,但是一个皇城,只要有个三五千兵力,就足够守上很久了!斯潘大人已经去了,他带去的兵力,加上他在城里聚拢的巡兵,和皇城里原本的御林军,总数也足有个三五千,以斯潘大人的本事,这些兵力,据守皇宫就已经足够了!就算咱们都过去,也不过就是多一些备用的人命消耗罢了。可咱们留在这里,牢牢把持这凯旋门据点,才是这一战的胜利关键!”

  他顿了顿,飞快道:“叛军已经入城,白天必定就会立刻挥军进攻皇宫,但是我们还在这里,就等于是在城里还留了一个大大的钉子!叛军就无法集中全部精力去扑皇城,必定要分兵来对付咱们!咱们还有上万的兵力在这里,自保有余,甚至还有一些力量能出营和叛军巷战,甚至支援皇宫……呵呵,虽然支援不了皇宫,但是在叛军的屁股后面闹些动静,让他们不能全力攻打皇宫,就是达到我的目的了!只要咱们还牢牢的守在这里,牢牢的站在这里不倒下,皇宫就是安全的!”

  “可……这样相持下去,怎么才是一个尽头?”有的军官脸露忧虑,低声道。

  “我们不用等待太久!”阿德里克立刻大声道,然后指着远处海港的方向:“你们难道忘记了么?在海上,还有兰蒂斯人呢!哈哈哈哈!你们觉得,那些兰蒂斯人,冒着危险加入这场战争,是为的什么?”

  这话一说,下面顿时就有人大声笑道:“还能为什么!那些狡猾的兰蒂斯人,自然是为了捞好处呗!万里迢迢的跑来帮咱们打仗死人,兰蒂斯人哪里有这么好心!”

  虽然兰蒂斯参战,成了拜占庭帝国的盟友,但是军中上下,却都是心中明白,这些兰蒂斯人参战,自然是为了谋取利益,所以虽然是盟军的身份,却对兰蒂斯也未必就有什么好感。

  “不错!”阿德里克立刻高声喝道:“兰蒂斯人已经参战了,他们的目标就是要捞取好处!要捞取很多很多的好处!可是要捞取到好处,前提就是必须赢得这场战争!若是输了,他们就什么都捞不着!所以,兰蒂斯人一定不会看着我们输掉!他们此刻,甚至比我们自己都着急,比我们自己都更希望赢下这场战争!海上的运输线兰蒂斯人牢牢把持着。而且别忘记了!就在卡塔尼亚,兰蒂斯已经有两个兵团的兵力登录了,此刻就驻扎在卡塔尼亚港!卡塔尼亚距离奥斯吉利亚,从海路过来的话,也不过就是两天半的船程!皇宫里自然有魔法阵,能将奥斯吉利亚的消息传送出去!就算卡塔尼亚方面得到消息,花点时间集结兵力,然后过来,满打满算,三天时间,他们爬都要爬过来救咱们的!兰蒂斯人有舰队,有最好的海船!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无论如何都会全力来救援咱们!三天!我们只要能在这里坚持下三天时间,兰蒂斯人必定就会从海上而来!卡塔尼亚的两个兵团的兰蒂斯精锐陆军,就会从海上扑过来!只要兰蒂斯的两个兵团的兵力赶来,到时候……哼哼,这局面,又是五五之分!!”

  这番分析,果然给已经绝望的众人心中之处了一条胜利之路!虽然这希望渺茫,虽然知道要在这里死守三天时间,只怕不知道要经历多少绝境厮杀,只怕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流多少血!

  但是,绝境之中,却能有这么一线希望,哪怕是如此的微弱,众人心中也顿时为之一振!

  阿德里克高声呼吼:“半年时间咱们都挺过来了,眼下不过三天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诸位,我要你们信任我,随我死战!因为等待我们的,绝不是灭亡!而是胜利的曙光!!”

  说到最后,阿德里克举剑大呼:“为帝国!!”

  下面诸多军官热血沸腾,纷纷拔出长剑来指着天空,大声狂呼:“为帝国!!”

  ※※※阿德里克竭尽全力,拖着伤体,这番讲说,鼓舞士气,才终于勉强让众将心中焕发出了几分战意来。能在如此绝境做到这样的地步,阿德里克已经是尽展所能了,而且能做到这种地步,也已经不愧是帝国名将的身份。

  可当众将纷纷带着亢奋的精神散开忙碌之后,阿德里克一人坐在马车上,却暗暗拧紧了眉头,眼神里重新闪过一丝深深的忧虑!

  他方才和众将说的那番话,倒并不是虚言哄骗,都是他心中真正的打算。

  只是,刚才说的这些,却并不是全部!他心中更有一些更深的打算,却是无法和众将言命的!

  他苦心积虑,收拢这些人马,不去回护皇城,却摆在凯旋门下的军营,做出死守的架势,若是在旁人看来,似乎颇有一些不明智。

  但是此刻,阿德里克却是不得不这么做!

  或许守护皇宫只需要三五千人就足够坚持很多天,这个理由是真的。但是阿德里克心中还有其他打算!

  城里到了这样的局面,虽然自己心中依然意志不屈,还存了求胜的心思,但是自家意志坚韧,却不能保证别人也有如此强韧的心态!

  尤其是……皇宫里的那位年轻的陛下!

  这位加西亚陛下似乎心思比老皇帝要更偏激轻浮一些,做事情太过求急,从仓促和兰蒂斯人定盟约的举动就看出来,这位年轻的皇帝做事情太过艹切了一些。

  这种姓子,一旦遇到大挫折,就很容易一蹶不振!

  此刻,阿德里克心中最最害怕的一个情况是:万一皇宫里的那位皇帝,被破城的情况给击垮了心态,心态一旦崩溃,彻底颓废掉的话,这位皇帝很可能选择逃跑!

  要逃离奥斯吉利亚,最好的选择,就是从海上!海港还有兰蒂斯的舰队存在,皇帝只要跑到海港去,往兰蒂斯人的战舰上一钻,跑到海上去,叛军是绝对没有力量在海上和兰蒂斯的舰队抗衡的!

  可是这种情况,却是阿德里克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的!

  因为兰蒂斯人心存野心,他自然是清楚。如果皇帝一旦跑到了兰蒂斯人的船上,就等于放弃了奥斯吉利亚,放弃了奥斯吉利亚,那么就等于输掉了这场战争!输掉了这场战争之后……他这个皇帝,对于兰蒂斯人还有什么利用的价值?无非就是成了兰蒂斯人把持的一个傀儡,甚至是俘虏!奇货可居的情况下,你这个皇帝主动跑到别国的军队里寻求保护,而恰恰这个别国还是心存野心的……说不定从此以后,兰蒂斯人就干脆挟持这位年轻的皇帝来,谋取好处……甚至心中一个大逆不道的心思,阿德里克甚至宁愿加西亚皇帝战死在奥斯吉利亚,都不愿意看到他逃跑到兰蒂斯人的战舰上!

  所以,他明知道情况危险,甚至甘愿冒着如此大的牺牲,也要死守凯旋门这个据点,就是为了给皇宫里的皇帝一个信号:如果要逃跑的话,陆地上也有机会!凯旋门还在我们的手里!皇帝如果要逃跑的话,可以选择凯旋门,这里还有上万忠诚帝国的守军存在!

  加西亚毕竟不是白痴,如果有其他选择的话,他想必也不会主动钻进兰蒂斯人的军中吧。

  但是阿德里克必须得给皇帝“留下”这么一个陆地上的选择!否则的话,以加西亚的那种轻浮偏激的姓子,说不定一旦崩溃,就真的跑到兰蒂斯人的船上去了!到时候,皇帝在人家手里,拜占庭还不是任凭兰蒂斯人揉捏?

  另外再深一层的想法:他沿途拼命的聚拢城防的守军,尽可能的将城里这些残存的兵力聚集在自己的手里,也是为了防止陛下往海港的方向逃跑!

  城里一共就剩下这么点兵,自己这里多聚拢一些,斯潘那里就少一些。

  反正如果是死守皇城的话,斯潘带下去的那三五千人就足够保证守到兰蒂斯人从海上援来的那一天了。

  如果自己也带着人马跑到皇宫去,万一皇帝要下令往海上跑的话,自己阻拦不住不说,反而让皇帝有足够的兵力选择突围。

  所以自己绝对不能去皇宫!也不能给皇帝留下太多的兵力让他生出突围的心思!

  最好的做法,就是给他的兵力,死守有余突围却不足,让他绝了逃跑的心思才好!

  这种做法,实在有些不符合为人臣子的立场,甚至有些拿着皇帝的安危来赌博的意思。

  但是国势如此,阿德里克也实在没有别的选择了!

  长长的叹了口气,心中的这些心思,却是绝对不能和手下的这些将领说的了。

  阿德里克用力按着腰间,伤口虽然表面愈合了,但是里面的伤却哪里容易这么快就好?晚上的那一剑只怕也伤了内脏了,况且他多年征战,历年战创留下的隐疾,身体早就不如从前了。此刻虽然坐在那儿,却感觉到腰间一阵一阵的剧痛。

  虽然在手下人面前,阿德里克都竭力做出一副精神充沛的样子,但只有他自己才清楚,自己到底伤的有多重!

  这位将军深深的吸了一口寒冷的空气,寒冷的空气透进胸肺之中,有一种隐隐的撕裂痛感,但这种冰冷的痛楚,却反而让人赶到一阵畅快!

  阿德里克抬头看着天空,远处,一抹亮白渐渐的扩散开来。

  这天,终究是亮了!

  “再给我一些时间吧!神灵保佑。”阿德里克握紧拳头,低声自语:“只要老子不死,这塌下来的天,我阿德里克就一定要把它顶回去!帝国千年国运,总不能在我手里就葬送!因为这是我的国,我的家!”

  心中赌誓,阿德里克强行振作精神,回头喝道:“来人!”

  他手下立刻就有卫兵过来:“大人?”

  “去,去找几个最大号的号角过来!然后找几个中气足的军兵,给我站在城头上,一起朝着皇宫的方向吹!大声的吹,拼命的吹!一刻不许停歇,累了就让人轮流!我要从早到晚,军号声不绝!!要让皇宫里的人,一定听到我们这里的号角声!”

  手下卫兵问道:“是……大人,吹什么号?”

  “……”阿德里克略一沉吟,眼睛里闪过一丝逼人的精光,脸上也仿佛焕发出了一种光彩来,深深的吸了口气,阿德里克大声道:“吹胜利凯旋号!!!让皇宫里的人听见我们,让他们知道,我们在这里!!我们,就在这里!!!!!”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