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百战精锐】

   第四百二十三章【百战精锐】

  阿德里克怒火攻心,吐血倒下,顿时身边就有人抢上去将他扶住。随即收拢人手,找了匹马来将这位将军绑在了马背上,队伍许许后退。

  方才一场激战,守军死战不退,全靠着阿德里克所说的援军和反攻的信念支撑,此刻一旦阿德里克倒下,这些援军却是要后退,方才那些守军之中还剩下的人顿时就气势大弱,不少人看着满地尸体,纷纷落泪,心中不甘。

  就有人忍不住喝道:“退什么!我们死了那么多人,支撑到现在,只待援兵来反攻,却这么就退了,对得起死去的弟兄么!”

  有人挑头,顿时就有人应喝出声来,一时间群情愤慨,虽然刚才随阿德里克死战余生的人不过寥寥,但是这些人纷纷叫嚷起来,声音却让那些援军骑兵都生出一种愧疚感来,只觉得这个当儿若是真的退了下去,当真是懦弱到家了。

  只是那个带队的军官督令甚严,喝止了麾下的搔动,整顿完毕之后,带着人沿着街道许许后退,朝着皇宫的方向而去。

  阿德里克方才是气急攻心吐血昏迷,到了半路,伏在马背上幽幽醒来,他一旦醒来,发现自己队伍正在后撤行径之中,顿时大怒,喝道:“来人!来人!是谁下令后退的!停下!都停下!”

  旁边有他的护卫,也已经是全身大大小小不少创伤,此刻就赶紧上来垂泪道:“大人,守不住了,咱们人太少,后面的大队不上来,我们这点人也只能后退……”

  “不能退!”阿德里克猛咬钢牙,深深吸了口气,强行在马背上坐直了身子,高声喝道:“停下!都停下!!”

  他是何等身份,纵然是身手重伤,但是他一旦发话,这队伍的领队军官也不敢违逆,队伍放缓了速度,然后停在了路上。

  那个军官上来也是苦劝:“大人,不是我们怕死,实在是命令在身,我必须接应您回去!您是奥斯吉利亚现在的顶梁柱,万万不能让您有什么……”

  “呸!城防都丢了,我阿德里克就算活着回去又有什么用!胡扯!简直是胡扯!”阿德里克吐了口气,他挣脱了旁边扶着自己的护卫,高声喝道:“敌人夜袭仓促,他们还没有站稳阵脚!只怕要等天亮之后,他们的大队进城才会全军推进!我们只是丢了一个威灵顿城门!城防的其他防区都还在我们手里!凯旋门和其他城门的防区还有驻守的军队在那儿!我们这么仓促的后退,城中必然大乱,前线城防的不少军队根本来不及后撤的!城防上的那些军队那些兄弟,难道就这么把他们丢给叛军嘛!仓促候车,这么长的防线,哪里来得及一一退下!这种命令简直就是狗屎!!我不能退!就算不能反扑,也得去将城防各个防区的兵力一一调集集结出来,才好和叛军在城中巷战!”

  那个军官还要说什么,阿德里克大怒,抬起手来指着他喝道:“我是军务大臣,城中一切军务我说了算!此刻十万火急,你若是再废话,我就立刻杀了你!”

  那军官脸色一变,虽然依然是满脸焦急,却终于闭上了嘴巴。

  阿德里克立刻喝道:“刀呢!我的刀呢!”

  他的战刀早已经损毁在刚才的激战之中了,身边的亲卫立刻塞了一柄马刀到他手里,阿德里克强行支撑,接过刀来,横刀高声喝道:“诸位,退不得!城防上还有我们那么多军队,一旦我们先退了,他们各自为战就会被叛军逐一困死!我们杀回去!聚拢城防的守军,还有一拼之力!帝国千年至今,我就不信这国运会终结在今晚!诸位,若是有胆子就随我回头死战!我阿德里克深受帝国之恩,只有战死阿德里克,没有后退逃跑的阿德里克!!”

  阿德里克身为城中的顶梁支柱,军中威望何等之高,今晚他亲历阵仗拼杀,身负重伤,此刻依然如此昂然,手下军兵更是各自心中热血激荡,尤其是刚才随他一起血战街口余生的那些人纷纷喝道:“就是!不过就是一条命而已!为国捐躯,军人本色!大人,你带我们去拼杀吧!您长刀所指,我们绝无退缩!”

  下面群情高亢,就连那些后来的援军骑兵也纷纷应声高呼。

  阿德里克随即立刻下令,全部人马掉转方向:“我们不去皇宫了!全体都有,朝凯旋门去!去收拢军队,再和叛军决一死战!”

  他身边此刻不过就两百余骑,其中半数带伤,不过幸好方才激战打退了那支叛军的先锋,缴获不少无主的战马,此刻马匹倒是富裕,阿德里克一声令下,全军立刻朝着凯旋门的方向而去。

  此刻已经是后半夜的时候,距离天亮已经不远,鏖战一夜,凯旋门的方向依然传来厮杀震天的声音,双方的投石器依然还在怒吼,威灵顿城门方向的火光已经惊动了城中的人。似乎人人都隐隐的反应过来,今晚将有大变。

  城中原本还有数百巡骑负责维持秩序,可是今晚城防被袭,军队紧急调动,不少巡骑都被收拢而去,而城防的方向的激战,加上城门起火,又有内应作乱,城中已经渐渐出现了一些乱相。

  阿德里克带着人一路朝着凯旋门的方向赶路,沿途就遇到不少街道上一些内应四处点火煽动,混乱之时,也总有一些狼心狗肺之人趁火打劫,一些地皮流氓之类的也趁机搔动起来,夜晚的时候,一些街区已经陷入了混乱,房屋被点燃,不少人趁着夜色开始了纵火抢劫。城中的巡骑大多都被抽调,剩下的人远远不足以维持秩序,甚至有些地方,巡骑的士兵被困在困乱之中。

  阿德里克带人一路所到,策马在长街之上奔驰,凡是遇到街上有人搔动,他就下令骑兵格杀勿论。

  这一路所过,一些原本趁火打劫之徒,在街头遇到阿德里克的骑队,顿时就被冲散,阿德里克派了两个声音高嗓门大的骑兵冲在最前面,一路奔驰,一路高声大吼:“阿德里克将军再次!沿途军兵速速入队!!”

  果然这一路奔驰,又收拢了一些混乱之中的乱兵,少的三五骑,多的十余骑。

  一路奔跑下来,阿德里克的队伍渐渐扩大了许多,他是城中统帅,自然熟悉地形,沿途更是路过各个城门城防,收拢各个防区的守军。

  这一夜,凯旋门那儿打的惊天动地,来往的调集军令已经往返了多次,其他各个城门的守军,有的已经发现了威灵顿城门方向的大火,有的已经派出了传骑去探听消息,只是混乱之中得不到军令不敢擅动,阿德里克带人亲自而来,立刻就下令集结军队,放弃防区,将这些城防一段一段的防区守军都归拢了起来,全部带着朝着凯旋门而去。

  这一路收拢军队,速度就慢了下来,不过跑了三四个城门之后,阿德里克的手下已经聚集了不下三五千人,只是其中大部分都是步兵,队伍就如同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壮大。

  ※※※半夜的时候,鲁尔就已经翻身起床,他让家里的仆人搬了梯子来,自己爬上房顶,朝着城防的方向眺望。

  那远处凯旋门的方向激战轰鸣的声音已经响了好久,胖子面色阴沉,心中也感觉到了一阵一阵的不安。

  “妈的,这眼皮乱跳,必然有晦气的事情要发生,那些城外的兔崽子,这鬼冷的天气,不好好的钻被窝,爬出来打凯旋门做什么,难道嫌命长么?”

  鲁尔站在房顶,寒风吹得他打了几个哆嗦。虽然身边家中的仆人不住苦劝,但是这位胖子将军却就是不肯下房顶,硬生生在房顶上站了小半夜,只是死死的盯着凯旋门的方向,听着远处那越来越激烈的轰鸣厮杀的声音。

  直到后半夜,城中不少街区的方向渐渐出现火光,胖子终于脸色一变,一拍大腿:“妈的!看来有内应!里应外合,萨尔瓦多那个老小子要搞鬼!妈的,只是他到底搞什么鬼,老子却猜不出来啊!”

  鲁尔心中焦躁,在房顶上来回兜圈子:“不对劲!不对劲!大大的不对劲!老子的感觉想来灵验,只怕这次奥斯吉利亚要倒大霉!”

  胖子自言自语到这里,终于心中一横,也来不及爬梯子了,就直接从房顶上纵身跳了下去,落在院子里,黑暗之中胖子还险些闪了腰,还没站直身子,就高声呼喊道:“来人!来人!去备马!把老子的战马备好!去把老子的武器铠甲都抬出来!本将军要出去杀人!!”

  他家里的仆人都是跟随他多年的,在胖子的喝令之下顿时散开去忙碌,不多会儿,就有人扛出来了胖子的铠甲和武器,两个仆人服侍胖子将沉重的铠甲穿上,胖子眉头紧锁,脸色阴沉,却忽然抬头,看着远处另外一个方向隐隐的出现火光。

  这夜晚之中,任何一个地方若是出现火光,那当真是再醒目不过。

  一看这火光,胖子顿时一个激灵,身上套了那沉重的好似乌龟壳的铠甲,仿佛也顾不得了,以一种超乎寻常的敏捷,哧溜一下就窜上了房顶,抬头眺望,胖子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连连跳脚:“不好不好!是威灵顿城门方向!妈的,这么大的火,只怕城门都丢了!该死该死!阿德里克,你这个主将干什么吃的!布置的什么狗屁城防!!”

  胖子急得哇哇大叫,飞身下了放,冲到仆人牵来的战马旁,摘下一个号角,就鼓起腮帮子猛吹起来。

  他吹的正是军中的紧急集结号声,胖子站在院子里吹了会儿,顿时就听见后院一阵吵闹动静,片刻之后,冲出来七八条汉子来。

  这冲出来的七八人,各个都是面色肃然,有的身穿皮褂,有的干脆只披了条破麻衣,只是却人人手持武器,有的拿剑有的拿刀,还有的扛着棱锤,片刻之间就冲了出来聚拢到了胖子身边,虽然看似装束混乱,却人人都是一身彪悍之气!

  这些人大部分身上都缠着绷带,有的脑袋包得好似布团,有的裹着腿脚,有的缠着肩膀,还有的分明走出来的时候一瘸一怪。人人都是身上带着不轻的伤。

  鲁尔看了这几人到身边,凝神喝道:“城中出事情了!各位,有没有胆子虽老子再去厮杀一场!”

  这些人虽然都是带着伤,却一个个都挺直了脖子喝道:“怎么会不敢!千军万马我们都闯过了,大人你说的也太他妈的瞧不起人!”

  鲁尔哈哈狂笑一声,喝道:“去把家里的兄弟们都招呼起来!我家中库房里还有一些铠甲武器,让大家分了!我吹三次号角,全体集结完毕,若有人迟缓半分,军法惩处!”

  这几人轰然应答,纷纷从院子旁跑了出去。

  胖子站在当场,心中默默计算时间,然后举起号角又吹了起来。

  那集结号吹了才第二遍,只见这院子旁的几个门就已经纷纷涌进来不少人。这些人都是全副武装,身穿铠甲或者皮甲,手里的武器也各自不同,有的持长矛,有的持刀剑,还有的手里实在没有武器,就干脆也不知道从哪里砍了条桌子腿抄在手里。

  第二遍号角才吹完,这院子里已经集结了百余人。

  这些人一个个都是一身的杀气,百余人集结在院子里,却无一人喧闹嘈杂,黑亚亚的聚拢在胖子的面前,迅速列队站好,顿时就是一股彪悍之气!这分明都是那种从尸山血海里滚进滚出不知道多少次才能历练出来的那种百战精锐的煞气。这百余人立在胖子的面前,却仿佛如同百余把出鞘的利剑,煞气逼人!

  可若是要仔细看去,这些一身彪悍得让人不敢逼视的精锐,却是大部分都是身有残兵,人人都是身上裹着绷带,很多人绷带上还透着殷红的血迹,更有人是缺肢少足,甚至还有人缺胳膊少腿,立在胖子面前的一个汉子,更是整条左臂齐着肩膀被砍掉了,肩膀出缠着厚厚的绷带,但是在胖子面前,却将腰板挺得笔直,夜晚看去,就如同一柄长枪立在面前!

  院子里这百余战士,居然没有一个是身体健全之人!

  这些人其实都是原来罗德里亚骑兵之中的余生之人,在那个罗德里亚骑兵扑城血战,全军覆没的那个夜晚,胖子最后只带着不过数百骑护着加西亚皇储冲进城里,残留的数百骑之中,其中有三成后来重伤不治而死,还有一些轻伤的,治疗之后就重新充入了城防。

  这剩下的百余人,都是在那天晚上激战之后,身受重伤至残,再也无法从军征战,只能退役的精锐老兵。这些人有的缺手脚,有的断腿,有的重伤卧床数月。

  罗德里亚骑兵原本就不是驻扎在燕京的军队,军队之中的军兵都不是燕京的本地人,这些重伤残疾而无奈退役的军兵,在燕京之中也没有家宅去处,鲁尔干脆就把这些人都收拢在了自己的家宅之中照顾。

  此刻在胖子的召集之下,虽然是半夜,这些人也都是身带残疾,但是却集结迅速,不过短短片刻,就装备完毕,列队在了胖子面前!

  胖子深深吸了口气,铁青着脸,翻身跳上了院子里的一块石头上,高声喝道:“兄弟们!老子也不废话了!城里出事了!外面的那些兔崽子只怕已经打进了城里来了!我知道,大家都已经为帝国流了足够多的血,付出了足够多的牺牲了!但是今晚,我鲁尔不得不把你们召唤过来,只因为,今晚还需要你们再流一些血!!你们现在已经不是帝国的军人了,但依然还是拜占庭的男人!我只问您们一句,现在那些叛军就在城里,你们敢不敢虽老子再出去冲杀一回!!”

  胖子中气十足的声音传遍这个小小的院子,声音落下,却没有一个人说话,这些雄壮却一身伤病的汉子,人人都是用一种怪异的眼神,抬头盯着胖子,仿佛都觉得胖子方才口中说出的话实在是荒唐之极的样子。

  沉默了一会儿,就有那个站在胖子眼前的独臂的汉子忽然开口喝道:“大人,你说的什么狗屁话!咱们罗德里亚骑兵,从穿上这身皮开始,脑子里哪里还有一个‘怕’字?你问我们敢不敢,难道是昨晚喝多了嘛!哈哈哈哈!!”

  一声狂笑,院子的百余人纷纷轰然大笑起来,笑声之中,满是雄壮!

  笑声之中,就有人在下面厉声喝道:“老子虽然少了只手,但是一只手,也一样能杀几个叛军!”

  “我哥哥几个月前就死在我眼前,那天他杀了九个叛军,老子才杀了六个!我正发愁将来死了之后,地下见到他脸面无光!哈哈,大人,今晚正是个好机会!老子正好杀足叛军,凑够了数字!!”

  “大人,给我一匹马,老子当年可是全营骑术最好!!”

  “大人,我虽然瘸了条腿,给我个绳子绑在马上,冲锋的时候,老子若是迟缓了半分,就不算是罗德里亚人!!”

  眼看下面群情激亢,鲁尔心中只觉得一股子热血几乎就要喷到脑门,虎吼一声:“好!全体列队!虽我出门去杀人!!”

  百十余个汉子顿时纷纷整顿,迅速就列出了一个队列出来,当头一人正是那个独臂汉子,高声喝道:“罗德里亚!!”

  “向前!!!!”院子里,百余人异口同声呐喊!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