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昏聩】

   阿德里克心中如火烧一般,带着临时凑出来的两百骑一路风驰电掣,朝着威灵顿城门的方向而去,沿途所过,威灵顿城门所在的区域处于奥斯吉利亚的贫民区,街道之上还算安静。

  虽然凯旋门那儿已经打得热火朝天,不过经过了围城半年的时间,奥斯吉利亚城中的人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昼夜战鼓轰鸣的曰子了。

  而城中那些内应四处引发搔乱,也多半都聚集在了权贵居住的区域。战火暂时还没有蔓延到贫民区。

  阿德里克带着两百骑兵一路疯狂的疾驰,沿途又遇到二十余骑巡街的巡骑,阿德里克也都收拢到了麾下。只听马蹄阵阵,蹄铁敲打着坚硬冰冷的露面,骑兵们带着呼啸的狂风从街道上疾驰而过,街道两旁,不少窗户都探出脑袋来朝着街道上观望,虽然已经鏖战了半年有余,但是贫民区还很少出现如此之多的军队。

  阿德里克一路疾驰都奔走在队伍的最前列,他手握一柄马刀,双腿用力夹着马腹。心中只是不停的祈祷,只盼望威灵顿城门还没有沦陷。

  两百余骑虽然已经被阿德里克鼓起了勇气,但是毕竟其中大半都是文职的军官,还有不少年轻的文职参谋,甚至是战争爆发之后临时从军事学院里调出来的菜鸟,其中不少人甚至还没有经过完整的军事训练,虽然不乏勇气,但是毕竟骑马奔驰了这么会儿,队伍却渐渐有些散乱,不少人骑术不济,已经渐渐的坠在了队伍的后面,眼看这个骑队的队列越拖越长……阿德里克是带骑兵军队出身的将领,从前统领的罗德里亚骑兵更是帝国一等一的骑兵精锐,此刻他心中如何不明白,如果真的威灵顿城门失守,靠着自己这两百散乱的乌合之众,要想挽回局面,谈何容易?

  他一路奔驰,就在又跑过一个街口的时候,忽然大喝一声,用力勒住缰绳,他骑术精良,胯下的战马又是良驹,顿时就人立起来,阿德里克停下马匹来,扭头喝道:“全体都有,列队!!”

  他一声令下,最快反应的自然是那些跟随他的亲卫,这些亲卫都是百战精锐,顿时就轻松的艹控马匹停在了街头,后面陆陆续续的那些文职人员跑得甚是狼狈,还有的甚至远远的落在了数百米之外。

  阿德里克面色阴沉如水,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深深吸了口气,对身边的一个亲卫队长飞快道;“你留在这里,把后面掉队的人聚拢起来!我带骑兵先去威灵顿门,你在这里迅速布置一下!然后赶上来!如果你看到威灵顿城门方向起火,你就立刻带着人不用继续向前了,就地清理街道,把附近的马车民房都拆了,堵死街口!如果我带人退下来,你就是我们抵挡那些叛军的第一条防线!明白了吗!”

  那亲卫队长都是跟随了他多年戎马生涯的,经验丰富,立刻毫不犹豫的领命下去了。

  阿德里克望着前方的威灵顿城门的方向,吸了口气:“但愿神灵保佑,亲卫队,巡骑,随我冲!”

  这一分兵,随着阿德里克继续往前的,就只有他的亲卫骑兵数十人和收拢来的那二十余巡骑,这些才算是合格的骑兵战士。

  阿德里克随行不足百骑,继续狂奔向威灵顿城门。

  可惜,神灵似乎没有听见阿德里克的祈祷,就在又奔驰了片刻,眼看再转过一个街口就能看见威灵顿城门的时候,忽然之间,阿德里克就看见前方火光大作,威灵顿城门已经升腾出熊熊大火!

  远远的,喊杀震天的声音,不时的还听见嘶喊惨呼的声音!

  阿德里克立刻将马刀往空中一挥,喝道:“跟我冲!!”

  马蹄急促,在转过一个街口之后,威灵顿城门已经就在眼前!!

  此刻这座古老的城门上下已经大团大火!

  城楼上下,陷入了一片混战之中。威灵顿城门的大门并不像凯旋门那样是用精铁浇铸的,而是用的厚实的硬木,外面裹了一层铁皮和铁钉而已。此刻已经在一片熊熊的火焰之中化作了一个巨大的火团。

  城门的守军已经被杀的四散奔走。

  休斯带领的数百精锐的夜晚袭击,加上又伪装成了守军的装束,以迅猛的速度袭击了守军之后,守军在抵抗了一阵,就溃败了下去。

  休斯手下的都是从数十万叛军之中挑选出来的精锐战士,而威灵顿城门的守军则大部分是弓箭手,从装备上和单兵素质上就差了一个档次。夜晚的偷袭,休斯许下了重赏,又加上他本人难得的身先士卒,手下更是人人奋勇。

  阿德里克带骑兵赶到的时候,城门之下的守军已经被杀散了大半,只剩下小半还在勉强抵抗,却已经被叛军逼在了角落,城门城楼之上的争夺格外的激烈,叛军试图沿着女墙攻上城楼,但是城楼之上的守军,依然死死的节节抵抗,占据了上城的台阶,将死去的战友的尸体挡在了台阶上充当工事,弓箭手躲藏在后面放箭。

  大火燃烧之中,发出劈劈啪啪的声音,眼看那城门的门板已经被烧得摇摇欲坠,数十个叛军之中的精锐力士,已经用铁锤将城门砸出了个巨大的窟窿来。

  阿德里克冲到街口,大喝一声:“骑兵向前!杀敌!!!”

  ……休斯冒死突袭,这威灵顿城门十成之中已经夺下了七成了,眼看胜利在望,就连火也升了起来。他今晚的计划可谓是严密,在威灵顿城门之外的山坡之后,早有他埋伏下的叛军数千精锐骑兵已经枕戈待旦,只等城门大火一起,自己带领的精锐夺下城楼,打开城门,城外的大队骑兵就能长驱之入!

  眼看几乎已经得手,却忽然听见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休斯脸色一沉,大骂了一句:“该死的家伙,来得真快!”

  他立刻举起剑,指着街头,喝道:“挡住他们!挡住他们!!夺下城门,我们就赢了!!”

  他虽然亲自拼杀,但是他何等身份,身边自然一直留着数十精锐护卫,此刻情况紧急,休斯居然就将身边的一个护卫一把推开,怒道:“护着我做什么!老子难道自己没有武器么!去街口,拦住他们!一定要拦住那些骑兵!!”

  数十个精锐护卫立刻朝着街口冲了过去,此刻阿德里克已经带着骑兵杀到,双方都是鼓足了士气,当头狠狠的冲撞在了一起!

  阿德里克冲锋在前,跃马就冲进人群,他胯下战马高高跃起,从一个叛军的头上飞过,阿德里克人在马上,伏下身子,手里长刀划过,带着一片血光,顿时一个叛军的头颅冲天而起!他不等马蹄落地,已经回身一刀,又将一个叛军整个人从肩膀开始劈成两半,鲜血喷了他一声,阿德里克已经大声吼道:“杀!杀了这些混蛋!!”

  他身后的骑兵立刻冲进了战团之中!

  双方厮杀惨烈,阿德里克带来的虽然是精锐,但是毕竟人数占据了劣势,而且骑兵一旦冲进了战团之中就再也冲不起来,不少骑兵干脆就跳下了马来持刀步战。

  休斯的人眼看就要被冲开,休斯已经看得眼睛都红了!他今晚已经赌上了一切,若是失败的话,将来的抱负野心自然不用再谈了,就算是自己恐怕都得死在这城里!他已经大吼一声,握着剑就扑了上来,奋力将一个骑兵从马上戳了下去之后,满脸鲜血,面目狰狞:“生死就在此刻!”

  他如此拼命,那些精锐都聚拢在了休斯的身边,死死的挡在城门下的口外,阿德里克带着人高呼酣战,可冲了三次,都没有能将这些家伙冲开,阿德里克已经看见了人群之中持剑大呼的休斯,他自然是认得休斯的,一看休斯居然在这里,阿德里克更是心中一沉!

  连这个一向自恃身份的家伙都甘愿冒如此危险来袭城,看来叛军今晚是势在必得了!

  阿德里克心中焦急,手里的刀锋上已经爆发出了斗气的光芒来,双方的人死死拥挤在一起,眼看斗气的光芒闪烁,周围不住的出现鲜血喷洒的场面,阿德里克的刀下已经砍翻了七八个叛军,他的长刀也已经卷了刃,但是这些叛军却精锐异常,显然不是普通的士兵,阿德里克甚至看见不少敌人的武器都闪现出了斗气的光芒!阿德里克已经拼尽了全力,甚至冲锋在前,他手下的也都是精锐战士,可连续冲了几次,这些叛军似乎也是意志坚定,死死的结成队列挡在前面,无论怎么也冲到城门之下!

  眼看城楼之上的喊杀声渐渐的微弱了下去,显然城楼上的残余守军已经被屠杀的快殆尽,阿德里克心中已经知道不好……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城门之外传来了一阵急促低沉的呜呜号角之声,随即夜色之中,远处如雷鸣一般的马蹄声滚滚而来!

  阿德里克更是脸色难看!

  他身边一共只有不到百骑的战士,双方拼得如此惨烈,此刻他身边也最多只剩下不到四十人了,城门口之下,四处都是尸体,双方狠狠的纠缠在一起,每一秒钟都能听见刀锋砍进血肉之中的可怕声音。

  终于,城门发出了轰轰的响动,显然是城外的骑兵已经扑到了城下!

  城楼之上的守军已经剩下不多的,要应付台阶上扑城的叛军,又要分出精力来射击城外的攻城叛军,力量已经太过薄弱。

  阿德里克心中越来越焦急,几乎都要吐血。他一刀狠狠的砍在面前一个叛军士兵的身上,刀锋直接砍破了对方的铠甲,从肩膀的部位狠狠的切了进去,破裂的铠甲之下,血肉飞溅,阿德里克一脚将这个家伙踹开,可旁边却已经又一柄剑狠狠的捅进了他的腰部!!

  阿德里克痛哼了一声,扭过头来,就看见一个已经跪在了地上的叛军,全身是血,却手里握着剑柄,用最后一丝力气,试图将捅在自己身上的剑压的更深一些。阿德里克大吼一声,刀锋卷过,卡的一声,将这个地上的家伙从胸口直接横斩成两截!

  这一刀威力如斯,之间那叛军上半截的身体已经飞了出去,但是阿德里克却也立刻就感觉到一阵气短,腰间的那柄剑已经捅进去三分之一,他身子一晃,就往后退了两步,眼前两个叛军看出便宜,纷纷扑了上来,阿德里克挥刀连连抵挡,挡了两剑之后,胸口又被刺中,幸好他身为高级将领,身上的铠甲自然是最精良的特制出来的帝国丘山铠,对方这一剑刺在他的胸甲之上,并没有能破甲而出,但是巨大的冲击力,却把阿德里克撞的往后就是一倒。

  他往后一个踉跄,身边已经有护卫杀了过来,一个护卫拼死为他挡下一剑,将阿德里克狠狠的往后面一退。阿德里克站立不住,只觉得腰间疼的让他眼前发黑。

  双方已经拼得红了眼睛,阿德里克身边的人已经剩下不足二十,叛军也倒下了一地,阿德里克依然不肯退让,高呼酣战,几次又往上冲,只是叛军牢牢的死守在城门之下。

  终于……就听见轰的一声巨响!那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城门门板,终于在这一声巨响之中,轰然崩塌!

  大片的城门直接从门洞之下倒了下来,甚至将几个正在城门之下的叛军直接压在了火团之下。但是却听见其他的叛军同时高声欢呼起来!

  城门洞之外,那大桥之上早已经挤满了黑压压的叛军骑兵!骑枪如林,铁甲如墙!

  “大人,城破了!速退!!”

  一个护卫死死的将还想往上冲的阿德里克拽了下来,阿德里克晃了晃脑袋,前面城门之下,叛军的骑兵已经高呼着蜂拥而入,城门下叛军的战士纷纷退开到两旁,骑兵立刻就直接冲了进来,冲到了城门里,挡在前面的阿德里克的手下,顿时就被大队骑兵的践踏之下倒下五六个。

  阿德里克心中滴血,这些人都是跟随了他多年的亲卫精锐,眼看今晚一下就损伤几乎殆尽!

  此刻还有剩下十余人依然死死的挡在前面,聚成一团,后面的人拖着阿德里克就疯狂的往后退了下去。

  “将军快走!组织人来我们把城夺回来!”

  阿德里克终于大叫一声,身边的护卫从后面抢上了一匹马来,将阿德里克死死推了上去。

  身后的叛军骑兵大队已经杀到了面前,几个护卫拼死挡了上去,大呼吼叫之中,黑压压的骑兵涌上,也不知道多少骑枪攒在了他们的身上。

  阿德里克身边已经只剩下了两个护卫,两人上马将阿德里克的马匹缰绳拖着就往街口后退了下去。

  阿德里克人在马上,心如刀绞,身后叛军骑兵的大队欢呼如潮,马蹄阵阵,也不知道多少骑兵涌了进来……“大人,此刻不是死时!组织人手,才能重新夺城!”

  身边他的亲卫大声吼叫,阿德里克终于振作精神,咬牙喝道:“往后退!斯潘将军必定组织人上来了,我们抓紧时间汇合大队,趁着叛军立足不稳,怎么都要把他们赶出去!”

  ※※※城门之下,眼看自己手下的骑兵大队潮水一般的冲了进来,已经休斯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骤然一空,站在原地,就身子一软,腾的一下坐在了地上。

  他向来以贵族风度自诩,今晚这样亲自上阵博杀,却几乎是生平头一次,刚才在绝境之中奋起所有的勇气,此刻一旦危机解除,顿时就觉得手里的剑重的仿佛有千斤!此刻休斯哪里还有平曰的风度,全身上下都是鲜血,也不知道是自己还是别人的,手里的那柄上等的精剑也已经满是缺口,头发散乱,脸上全是鲜血。

  身边的护卫将他拖到了旁边,让出大路来给骑兵。

  只看见身边骑兵如潮涌入,马蹄敲打在坚硬冰冷的地面,在这一刻,休斯只觉得,自己生平听过的再美妙的音乐,也远远不及此刻这些骑兵马蹄的动静。

  “哈哈哈哈!我们赢了!我们赢了!!”休斯忽然疯狂的狂笑起来。

  入城的骑兵都是他亚美尼亚军的骑军,早有先头入城的骑兵统领已经飞快的找到了休斯身边,眼看休斯虽然一身失血的坐在地上,但是却依然狂笑,显然精神甚好,这骑兵统领才终于松了口气——若是休斯有个什么意外,他们这些亚美尼亚的军队可就都要成了无家之人了。

  “大人!总督大人!”几个骑兵军官冲到了休斯面前,纷纷跳下马来。

  休斯勉强在护卫的扶持之下站了起来,看着入城的黑压压的骑兵,心中只觉得意气风发,大声笑道:“很好!很好!这奥斯吉利亚,是我们的了!!!”

  身边有人立刻就道:“大人,要不要立刻让咱们的沿街杀下去!刚那伙人,领头的好像是一个级别很高的家伙!若是能抓住那人,就是大功一件……”

  “级别很高?哈哈哈哈!那是阿德里克!”休斯狂笑一声:“老子认得那张刀疤脸!!哈哈哈哈!!”

  阿德里克的名声,帝国之中谁人不知?一听刚才那个几乎就要死在自己手里的帝国将领居然是大名鼎鼎的阿德里克,这些叛军立刻就摩拳擦掌起来:“大人!我们这就追下去吧!必定将阿德里克生擒在您的面前……”

  “闭嘴!”

  休斯退开了身边搀扶自己的人,深深吸了口气,看着面前的几个骑兵将领:“且不忙冲杀,收拢我们的人,让大部队全部进城!我们骤然破城,最重要的是先站稳脚跟!!只要我们站稳了脚跟,这奥斯吉利亚自然就是我们的!阿德里克?他总是在城里的,还怕他跑了不成!哈哈哈哈!快!将你们的人马都集结!外面的大部队快进来了!我要在天亮的时候,就站在皇宫的大殿之中!”

  顿了顿,他喝道:“派一队人先从阿德里克退下的这个街口追下去!阿德里克打了一辈子仗,他既然能如此快的反应过来救援威灵顿城,他必定在沿途做了准备!派一队人追下去!不求生擒他,只要追得他喘不过气,不给他立足组织人反抗的时间!”

  一个骑兵军官大喜,如果能捉住大名鼎鼎的阿德里克,那是何等的大功?立刻就转身高呼,带着一队骑兵匆匆从街道上追了下去。

  ※※※阿德里克仅存三骑败退下来,退到了之前分兵的那个街口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留下的人已经将队伍收拢起来,百余骑已经在路口。

  道路之上,已经临时用征用来的一些马车推翻了将路口堵住。

  阿德里克三骑冲到面前,立刻就有人上来接应,将三骑引进了街口之后。

  阿德里克全身是血,身上还受了伤,如此惨烈的模样,让留下在这里的人都是人人变色,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没有打过仗的文职,眼看这位帝国名将居然败回来如此之惨,不少人心中都是七上八下。

  阿德里克却翻身下马,推开了旁边试图搀扶他的军官,喝道:“老子还没死!怕什么!”

  他虽然伤得不轻,但却明白,自己身为统帅主将,若是此刻自己露出半点颓势,只怕这军心顿时就要散了。

  所以他虽然疼的眼前发黑,却依然鼓足中气,做昂然状高声下令。

  他飞快的分派了人手来,分了一些人手在街口,两旁的民房建筑之上,剩下的人就躲在堵死的街口之后。

  帝国的骑兵大部分都挟带了骑弓,这些人中,哪怕虽然都是文职人员,但是不少人都是军事学院里出来的,虽然没有真的打过仗,但是箭术也都还是习练过的。

  “威灵顿城门之后,这片街区就是他们必经之路,我们必须在这里抵挡住他们!给斯潘将军聚集人马争取时间!!我们城中还有数万军队!叛军刚破了城门进来,立足不稳,我们只要在这里死死挡住他们,让后面的兄弟们有时间集结赶上来,就能把这些兔崽子赶出我们的家园!!”

  虽然城门被破,人人都是心中有些惶恐,但是黑暗之中,这位帝国名将雄壮威严的声音高声叱喝,落在大家的耳朵里,都不禁心中安定了一些。

  阿德里克才分派完人手,就听见身后的街道之上,急促的马蹄声传来!叛军的骑兵队伍已经冲了过来!

  “两翼准备!!等中间信号,不得擅自放箭!!”阿德里克举起已经残破的长刀,举过头顶,飞快的喝道:“不要慌!等他们靠近!!”

  临时组织的这条防线,因为时间太过短促,街道上用放翻的马车来充当工事,毕竟缺乏纵深,不过短短只有不足三十步的宽度。阿德里克等人站在工事之后,就听见那街道上的马蹄声越来越近,随着当头一个黑色的骑影出现,后面黑压压的骑兵队列顿时就将这街道堵的满满当当!

  “不要慌!!持弓!持弓!!!!”

  那骑兵的兵锋越来越近,近得几乎站在两翼民房上的帝国士兵都能看见那些坐在马背上的叛军骑兵头盔下狰狞的面孔!

  终于,当叛军骑兵冲到了不足五十米的时候,阿德里克大喝一声:“绳索!!!”

  躲藏在街道两旁民房之中的士兵立刻拉起了横在街道路上的绊马索,黑暗之中,骑兵冲的急促,前面的骑兵根本无法看清黑黢黢的地上隐藏的绳索,顿时冲在头排的数骑人仰马翻倒了下去。

  “放!!!”

  阿德里克一声历喝,黑暗之中,守军一方顿时就展开了一轮齐射。

  两翼和当中的士兵纷纷张开骑弓,利箭在空中穿梭,叛军一方前列顿时就直接倒下了一片,冲锋的骑兵队伍,就仿佛被狠狠的砍去了一块一般。

  后面的骑兵顿时降低了速度,前列后列挤在了一起,出现了短暂的混乱。

  阿德里克看在眼里,心中不由得一叹:可惜自己手里没有多余的兵力,否则的话,若是自己还有两百骑在手里,趁着对方冲锋受挫,这个短暂的混乱,自己带人冲上去一个反扑,就能直接将对方击溃掉。

  叛军虽然冲锋受挫,但是很快在军官的呼喝之下整顿了秩序,前面的叛军已经发现了堵塞的街道。对面的叛军之中传来一声的呼喝,叛军的骑兵也纷纷的摘下了随身的骑弓来,双方就隔着百步左右的距离,开始了对射。

  这种巷战的对射,双方都是使用的短小的骑弓,这种弓箭轻便,射程不远,无法抛射,只能平射才能发挥威力。守军一方因为占据了两翼的民房和中间的工事,双方对射了一阵之手,叛军的骑兵一方立刻就吃了点小亏。

  不少骑兵被射的落马,后面的人纷纷后退散开。

  那领队追杀的骑兵军官也颇有决断,立刻就下令让队伍散开,在这狭窄的街道上,骑兵没有遮拦,实在太过吃亏,同时下令组织了人手来,开始在两旁拆卸民房的门板充当盾牌来,然后组织人举着门板晚上冲,试图拆掉守军堆积堵塞在街道上的那些障碍。

  这种巷战,离开都是最最残酷的,双方拼的已经不在是什么战术战略,而纯粹就是勇气和人命的互相消耗。

  叛军骑兵虽然开始的时候收挫,但是很快组织人手之后,毕竟人数众多,在拼着丢下数十具尸体之后,已经前进了二十米,沿路堆积堵塞在街道上的马些破木箱和破马车之类的都被搬开或者砍开。

  守军一方,虽然阿德里克坐镇,但是毕竟这些人多半都是没有什么经验的菜鸟,久战片刻,就显得有些慌乱,有些士兵在射箭的时候因为身子探得太外,被叛军之中的经验丰富的老兵冷箭射杀,不在少数。

  双方相持了一刻钟的时间,叛军一点一点的前进,眼看街道上的堆积的阻塞的东西几乎已经被拆了快七八成了。阿德里克身边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他依然死死的站在那儿不肯退后一步,只是一手用力按着腰上的那个剑疮,鲜血从他的手指缝隙里不停的流淌出来,阿德里克的脸色在不停失血之下,变得越来越苍白,却依然不时的大声呼喝。

  那叛军压得越来越前,已经开始分兵冲进了街道两旁的建筑,分出了人手之后,开始从两翼同时压了上来,两翼街道上的民房建筑也开始展开了争夺,不时的听见惨呼的声音,双方各有损失,但是阿德里克却清楚,自己的力量正在飞快的减少。

  左翼民房上射出来的箭已经越来越少了,对方分出的一个小队,攀登上房之后,左翼自己的人已经损伤惨重,几个地方都已经丢失掉了,剩下的人虽然还在竭力抵抗,但是已经坚持不住多少时间了。

  阿德里克眼角肌肉乱跳,心中只是不停的计算时间。

  (妈的,斯潘你这个混蛋!你再不带人上来,老子就真的顶不住了!!)跟在阿德里克身边的剩下的几个亲卫,自然都是经历阵仗的老兵了,早已经判断出了局面的恶劣,就有人抓住阿德里克的胳膊,飞快的低声喝道:“大人!这里顶不住了!这里还有马匹,我们带人断后,您立刻退下去吧!退到皇宫,还能据皇宫组织抵抗,这里……”

  阿德里克狠狠甩开手下的手,低声历喝道:“闭嘴!你们不明白!这里如果不能守的话,这城就真的丢了!若是城丢了,我们还能退到哪里去!!顶!给我顶!!就算都死光在这里,也不许退!”

  叛军已经将两翼彻底肃清,失去了两翼的掩护,叛军的队伍开始大举压上,道路中间的阿德里克的队列立刻陷入了窘迫的局面,他们不但要顶住道路上往上冲的叛军,同时两翼的民房之上的据点被夺去之后,两翼被叛军占据了,盘踞在了两翼的民房建筑上居高临下朝着守军射击。

  局面已经彻底扭转!

  阿德里克身边的人不停的倒下,剩下的战士虽然还在勉力的挽弓射箭,但是已经人人都是挂彩,只是在阿德里克的坐镇之下,还能保持不溃退。

  阿德里克手下的人已经不足二十,其中还有几个已经受伤躺在地上。阿德里克身边的护卫奋力的格挡飞来的箭矢,只是眼看叛军几乎已经要将最后的几个街上的障碍推开……阿德里克心中一叹:帝国的国运,难道就真的就此终结了么……他看了看身边,自己的手下的人已经挤出了全部的力量,这些在今晚之前还只是新兵菜鸟的家伙们,被自己鼓舞起来的血勇,在这里以劣势的人数和叛军坚持抵抗到了现在,不少藏在两翼上的士兵,在和叛军的争夺之中,甚至是奋战到了最后一刻,还有人几乎是抱着敌人同归于尽,没有一个人后退和投降。

  但是到了此刻,真的是再也无法挤出哪怕多一分的力量了!

  他心中很清楚,双方现在就是拼时间!

  叛军破门进了城,必定要抓紧时间整顿,接应外面更多的叛军进来,这需要时间!而自己这一方,聚集城里的兵马来组织反扑,也需要时间!现在比的就是双方谁的动作更快了!

  斯潘!斯潘你这个家伙,关键时刻,你可别让老子失望才行!!

  就在阿德里克几乎要绝望的时候,身后的街道上,终于传来了他期盼的马蹄声!!!

  急促的马蹄声传来,随即还有呜呜的帝[***]队的号角声!阿德里克顿时精神一震!高呼大喝:“我们的援军到了!!破敌就在现在!还能动的兄弟,跟我拼杀向前!!”

  他飞快的举起了长刀,大吼一声就当头扑了上去。两旁残存的那些守军都纷纷扔掉了弓箭,抓起武器赶上,阿德里克的两个护卫自然早就追上了阿德里克,在左右牢牢的护住了他们的主将。

  身后的马蹄声急促,已经终于驰骋到!黑暗之中,也不知道援军有多少,这些已经筋疲力尽的守军,就听见身边的骑兵一个一个呼啸而过,带着狂风!

  双方相持了这么长时间,叛军的队伍虽然人数不少,但是毕竟已经骑兵停在了街道上,此刻守军的援军已到,黑暗之中,只听见密集的马蹄声传来,也不知道有多少骑兵冲了上来。

  阿德里克冲在前面,他经验最是丰富,抢先和手下将拦在路上的障碍推开,给身后的骑兵肃清冲锋的道路。

  眼看骑兵队伍冲了上去,顿时先头就冲进了叛军的队列之中!叛军的队伍虽然也是骑兵,但是却都是停顿僵持在了道路上,而守军一方的骑兵却是以马队急速充斥,骑兵一旦冲了起来,冲击力何止数倍?!

  长街之上,顿时传来人仰马翻的声音,战马嘶叫,人声狂呼,刀剑来去,血肉横飞。

  叛军的队伍原本已经散开,此刻被骑兵一冲,虽然军官还想指挥抵抗,但是势头已经落了,勉强厮杀了片刻,终于溃退了下去。

  街道之上丢下了一地的尸体和无主的战马,残破的刀剑和弓弩更是到处可见。

  阿德里克已经脱力,坐在了地上。

  他原本面色振奋,可是随着这支援军杀了上去,一匹一匹的战马从他身边呼啸而过,阿德里克原本火热的眼神,却一点一点的冷了下去!他的一颗心,沉到了谷底!!

  人太少了!太少了!!!

  ?

  这支援军的到来,终于将叛军的骑兵杀退,但是这支叛军也只是先遣过来的一个先锋的小部队而已。

  援军虽然将叛军杀退,但是阿德里克的经验是何等的丰富?

  他是带骑兵带了几乎一辈子的!虽然黑夜混乱之中,他只凭借而耳朵倾听动静,就立刻判断出来,这支援军的数量绝不会多!最多也不过就是两百骑而已!

  凭借着这么点人,杀退眼前这支叛军的先锋是足够的,但是要想将已经入城的叛军赶出去,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眼看叛军溃退,他已经飞快的跳了起来,高声吼道:“停止追击!!集结!集结!吹集结军号!!”

  这支援军人数不多,黑暗之中,将混乱的叛军杀退,追出了两条街,领兵的军官显然也很是明智,立刻就停下了脚步,聚拢人马跑了回来。

  阿德里克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已经连站都站立不稳了,在两个护卫的死死搀扶之下,终于等到带领这支小股援军的军官来到了面前。

  不等对方先开口,阿德里克就厉声喝道:“你们带来了多少人马!斯潘呢!?斯潘呢!!”

  这个军官立刻就跪了下来,面上满是血污,压低了声音飞快道:“大人!我是城卫军第四旗团左营队营官……斯潘将军在后面组织人手反击,我只带来了两百骑,其中还有一半是沿途收拢来的城中的巡骑……”

  “我没问你这个!我问你斯潘人呢!!我让他立刻组织全部人马赶上来!你怎么才带来这么点人!!!!!”

  阿德里克几乎是在咆哮!

  这个军官声音带着无奈和颓丧,低声道:“斯潘大人组织了人马,原本是要赶上来的,可是皇宫里得到了消息……派了飞骑在半路拦住了斯潘大人……说……说……”

  阿德里克身子一颤,眼睛里骤然爆发出一道锐利的光芒:“说什么!”

  “说城防已经被攻破,要集结所有兵力守护皇城,护卫陛下的安全……斯潘大人试图抗争,但是来人带着陛下亲书军令……斯潘大人无法反抗,竭尽全力,只能悄悄让我带了这些人来,接应您安全退回去……”

  “接应……我……退回去?”阿德里克的语气忽然变得充满了荒唐的味道。

  他摇摇晃晃的站指,忽然之间,厉声喝道:“还怎么退!!!”

  他指着道路的前方,喝道:“叛军已经进城!!他们现在立足不稳,若是能组织人马反扑,还有五成机会把他们赶出去!!否则的话。这奥斯吉利亚就丢了!丢了!!!!护卫陛下……笑话!!城防若在,陛下自然无危险!若是城丢了!就算把军队都聚拢在皇宫,又有个屁用!!!”

  他身子摇晃,忽然大喝一声:“陛下,你怎么下了如此荒唐的命令!!昏聩!昏聩!!!”

  说罢,这位将军口中吐出一口鲜血来,终于往后倒了下去。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