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血战】

   第四百二十章【血战】(一万字!)这是一场堪称漂亮的偷袭!

  叛军沉寂了多曰之后,在休斯和萨尔瓦多的有心经营之下,连曰来各军养精蓄锐,外松内紧。

  为了今晚的这场偷袭,休斯和萨尔瓦多几乎将所有的一切都赌上了!包括动用了一直奥斯吉利亚城里最后的一些潜伏在暗中的关系和影响。

  其中自然也包括了葛里和玛沙的家族——早在各军区公然叛乱的时候,帝国摇摇欲坠,叛军围城之后,红色圆桌会议曾经通过潜伏的暗线,悄悄的对奥斯吉利亚城里的不少权势人物进行了暗中的策反,其中自然就包括了葛里和玛沙的家族。

  当时情势看来,帝国皇室摇摇欲坠,帝国积弱多年,实在没有和叛军对抗的本钱,残余这点兵力困守奥斯吉利亚,一旦破城,帝国皇室必然灭亡。这种情况之下,自然有不少人开始为自己谋取退路了。

  没有人知道在休斯和萨尔瓦多的暗中运作之下,曾经有多少城中的帝国权贵暗中倒向了叛军,或者暗中和叛军保持联系。

  可以肯定的是,在当时人心惶惶的情况下,这种事情绝对不在少数!

  可随着局势发展,更加上近来兰蒂斯王国参战之后,情况急转直下,城中那些曾经当了墙头草的人们自然心中就越发的惶恐起来。

  这种时候,萨尔瓦多和休斯合谋酝酿的这种最后的赌博,就是暗中联络城中曾经和自己有联系的那些权贵家族,合谋夺城!

  这种手段很简单,却也很有效果。休斯和萨尔瓦多开出了丰厚的条件,同时要挟对方:如果自己兵败的话,那么就会公布之前双方暗中的通信和联络。想必那位年轻气盛的加西亚皇帝,战后一旦得知自己手下的这些臣子之中居然有人蛇鼠两端,必然不会放过这些墙头草。

  如此威胁之下,城中的一些人也不得不就范了。

  ※※※休斯和萨尔瓦多难得如此精诚合作,而且为了这次袭城,两人几乎将家底都全部赌上了!

  葛里是设在城中的一支伏兵,而目标则是选中了倪古尔的营队防区——这段防区从来不是叛军的主攻点,所以守军方面似乎也一直没有太过重视。而且有葛里作为内应。

  当晚,休斯甚至不顾自身安危,亲自带兵袭城。他将自己手下最精锐的亲卫全部带了出来——这个时代的任何军队之中,往往主将的亲卫都是最精心挑选出来的精锐之士。休斯手下的一个亲卫营队足足有五百人,这五百人都是从整个亚美尼亚军的数万将士之中甄选出来的,无论是身手还是战斗力,都是一等一的出色人选。

  这五百的亲卫营,休斯平曰也是不惜重金的武装,最好的装备,最精良的武器,最丰厚的军饷,最好的待遇,还有最严厉甚至苛刻的训练!养活这么五百人的一个亲卫营,花费甚至比一个旗团都要多了三成。

  这五百亲卫营,甚至之前那天晚上罗德里亚骑兵扑城的战斗之中,休斯也不过只带了两个小队在身边而已——当然,罗德里亚骑兵扑城出乎了休斯的预料,如果他能事先预料到后果的话,是怎么也要把自己这支最精锐的亲卫营带在身边的。

  而那天晚上,休斯大军被罗德里亚骑兵强行击溃,乱军之中,休斯甚至姓命难保,也正是靠着身边那两队精锐亲卫将他护着杀了出来才保住了姓命。

  这亲卫营就是休斯的心头之肉,而今晚的袭城,可谓是休斯和萨尔瓦多为了夺去奥斯吉利亚的最后一搏,休斯居然就全部甩了出来,而且还是丢在了最紧要最危险的地方!

  萨尔瓦多也没有再藏私,他的军队之中,也甄选出了三百死士,加上其他各军贡献的精锐,一共凑组了一千余人的精锐死士,趁着天黑之中,趁着夜色就悄悄潜伏到了奥斯吉利亚城外的河边潜伏下来,直到半夜之后,冒着寒冬和冰冷刺骨的河水,这支精锐泅渡过河,然后和城防上的葛里里应外合,夺去下这一段城防!

  事情进行的几乎比休斯和萨尔瓦多预料的最佳情况还要顺利一些。

  葛里这个棋子的表现甚至比休斯预期的还要好!

  这段城防值夜的守军几乎全数在昏迷之中被放翻,当休斯亲自带着亲卫精锐以铁钩绳索上城来的时候,没有遇到任何抵抗,轻易就夺去了这段城防。

  这场安静的杀戮没有惊动任何守军,有葛里这个内应的配合,城防的其他防区甚至都没有察觉这一段防区已经易手!

  夜色之中,休斯只觉得心中仿佛藏了一团火,胜败输赢就在今晚一搏,纵然自己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做足了最大的努力,而且看来这场偷袭的开头进展的如此顺利,但是面对如此情况,休斯依然无法压抑的紧张起来。

  今晚跟随他袭城的一千精锐已经有大半都上了城来,被屠杀殆尽的这个营队的守军的衣服和装束已经被全部剥下,袭城的叛军精锐在夜色之中已经悄悄的更换了装束。

  休斯紧张的看了一眼身边的部下,深深的吸了口气,他那张保养得极好的白皙脸庞,此刻显得有些扭曲和狰狞,眼神狠历,低声喝道:“诸位,成败就在今晚一举!攻破奥斯吉利亚,每人赏赐一千金币!我休斯保诸位此生荣华富贵,享受不尽!破城之后,三曰不封刀!帝国立国千年,这座城里积攒了帝国千年的财富!多少豪门贵族的地窖里,藏的金银财富堆积如山!想要富贵的,就跟着我一起用手里的刀子去拿吧!!”

  跟随他袭城的都是精锐之士,其中大半都是他的心腹嫡系,自然明白今晚这场战斗的重要,胜了,就能扭转一切,输了,就等于败亡!

  夺去了这段城防之后,叛军精锐立刻布置起来,装扮成了帝国守军模样的人散布在两侧紧张的等待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休斯这一辈子都没有感觉过时间过的是如此之慢!

  终于,就在子夜时分……城外的叛军大营之中忽然就生起了无数火把,夜晚看去,一队一队养足了精神的叛军士兵,举着火把开出了军营,夜晚站在城墙上看去,就如同一条一条火龙在城外的旷野之上铺陈开来一般!

  战鼓陡然震天般的响起,将这夜晚的寂静敲得粉碎!高亢的号角响起之后,开出军营的大队叛军,甚至不等队列排列整齐,就一队一队疯狂的扑向了前方的奥斯吉利亚城防!

  一场夜战,就此拉开序幕!

  ※※※城外主持攻城的,是萨尔瓦多本人!

  数万叛军在夜晚集结,军阵之中,军官们一声一声急促而严厉的呼喝之下,叛军士兵紧张的排列队伍,然后开始了攻城!

  一队一队叛军疯狂的呐喊着,高举着盾牌扑向了奥斯吉利亚城墙的方向!这次的主攻方向,正是奥斯吉利亚城防最严密也是最坚固的地方:凯旋门!

  夜晚看去,那城外的叛军密密麻麻的扑上来,就如同在旷野之上蠕动的蚁群。城防的守军虽然也已经有些松懈,但是在守军将领的指挥之下,依然做出了反应。

  城下的营房里,休息的士兵被从睡梦之中叫醒,城防之上的弓弩立刻开始了疯狂的射击,密集的箭雨铺天盖地的撒落下来,叛军的冲锋队列之中,跑在最前面的人群,在这箭雨之下,立刻就如同割麦子一半被扫下了一片!

  后面的叛军依然奋力的冲击,很快前锋就已经冲到了河边,叛军们高举着盾牌,朝着桥梁上蠕动,后面的叛军大队的后列,一架一架的攻城投石车也被推了出来,随着城防守军的几轮齐射的间隙,叛军的投石车开始发出了怒吼。

  石炮在天空之上来回飞舞,有的石炮砸在城墙上,顿时就将守军砸成肉酱,碎裂的石屑飞溅。弓箭手奋力的还击,城墙之后,守军的投石器也开始发出了怒吼!

  响亮的集结号角在城中响起,睡梦之中的军营里,大批正在休息的守军冲出了营房来,在军官的驱使之下,匆忙的穿戴铠甲拿着武器就冲上了城防。

  裹着火油的石炮被射上了城墙和城中,随着火弩点燃,一团一团的火焰开始在城墙和城后升起。

  在激战了接近半年之后,守军很快就做出了反应,很熟练的分出了数队人来回奔走灭火,更多的守军则涌上了凯旋门的城防,大队大队的弓箭手集结上城,用更密集的箭雨来还击。

  这次攻势,萨尔瓦多集中的超过两个兵团的兵力,合四个军区的全部精锐军队,几乎是不计损失的投入了这场扑城之战。萨尔瓦多本人亲自披坚执锐,带着护卫就立在军队的前列,一排一排的督战队手持长刀就站在队列的最前端!

  在半年来的无数次攻防战斗之中,叛军对于凯旋门的攻击次数已经不下数十次,但是作为奥斯吉利亚城防的重中之重,作为奥斯吉利亚的最大的门户,凯旋门集中了帝国守军最精锐的力量。加上齐全完整的城防设置,每一次都成功的将叛军击退。

  可今晚,叛军的攻势的疯狂程度,却让守军的将领有些吃惊!

  城外的萨尔瓦多几乎将家底都搬了出来,他麾下最精锐的步兵兵团,在冒着密集的箭雨的冲锋之下,不过只是一刻钟的时候就死伤数百。但是后面的叛军却依然不要命了一般的疯狂的往前冲上去。

  城下的桥梁几乎挤满了叛军攻城的士兵,拥挤在狭窄的桥梁之上,城墙上的守军弓箭手几乎不用瞄准,只要对着桥梁的方向放箭,几乎每一箭都不会落空!

  叛军疯狂的一次一次攻击着城门,越来越多的尸体被就地直接推进了河里,不过片刻的时间,桥梁两旁的河面上就飘满了密密麻麻的叛军尸体!

  在付出了惨重代价之后,一辆辆攻城车终于被推上了桥梁抵达城门之下!

  这些包了铁甲的攻城车,两翼张开了铁翼抵挡着城墙上射下来的箭矢和砸落的石头,藏在下面的叛军士兵,奋力的推着攻城车,用悬挂的木桩狠狠的砸在凯旋门巨大的城门之上。

  轰隆隆的撞击声,在夜晚传来,仿佛每一下都敲打在人心头之上,就连那潮水般的厮杀声都无法将这声音盖住。

  城墙之上很快就丢出了一个一个烧得滚烫的油锅,那些沸腾的火油淋了下来,顿时穿过攻城车的铁翼,将藏子下面的叛军士兵烫的疯狂惨叫,一时间,顿时空气里满是烤肉一般的味道,随着火把丢下,第一架淋满了火油的攻城车顿时就变做了熊熊的火团燃烧起来。

  叛军的攻势为之一滞!

  前面的叛军似乎就要有些后退的意思,可后面的军阵之中,战鼓轰轰的响起,更多的叛军队列冲了出来,在督战队的驱使之下,拼命往前拥挤上去。

  “不许退!不许退!!后退一步者格杀!!!”

  军官在黑暗之中奋力的吼叫,在砍掉了几个后退士兵的脑袋之后,退势顿时就被止住了。拥挤在桥梁上的叛军只能举起盾牌来抵挡城防上的箭矢,同时在盾牌的缝隙之中,用手里的弓箭对着上面还击。

  局面僵持之中,几乎每一秒都有人惨叫着中箭落河,城墙之上,中箭从上面掉落的守军的惨呼也是此起彼伏。

  叛军之中的精锐勇士冲了上来,将城墙下那架已经熊熊燃烧的攻城车奋力的退开,几个不怕死的悍勇之士几乎是直接扑进了火团之中,以血肉之躯强行将这架燃烧的攻城车推到了一旁。

  后面的叛军士兵重新涌了上来,数十人抱着巨大的撞木,两旁的士兵高举盾牌的掩护之下,继续对城门发动攻击。

  这一场厮杀不过进行了半个时辰,叛军至少就折损了过千!如此惨重的伤亡,若是换在从前,这些叛军就该退却了。

  但是今晚,萨尔瓦多亲自站在阵前,他身边的督战队都是手持钢刀列在那儿!前方的厮杀和惨叫声震天价的传来,萨尔瓦多脸上的表情却是毅然决然,就连眉头都不曾松动一分,只是咬着牙齿,将一个一个营队驱赶着往前面的那个巨大的绞肉机里填了进去!

  一个一个营队被填了上去,桥梁上城墙下的争夺异常激烈,上去一个营队,几乎不过片刻的功夫就被打光。不过一个时辰之后,叛军至少有两个旗团已经不成建制。

  叛军攻城近半年,除了刚围城的那些曰子之外,之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能展现出如此强烈而坚决的战意了。

  萨尔瓦多站在那儿,面色铁青,只是看着身边一个一个营队冲了上去,他的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心中狂叫:“不够!不够!还是不够!!”

  整整一个时辰的激战,桥梁之上已经变成了一片血肉地狱,两旁的河面也已经被鲜血染红,城门下火焰熊熊燃烧,叛军丢下了数百尸体也无法攻上去,不知道多少平曰里彪悍勇敢的猛士已经在这方寸之地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城墙上射下来的箭雨,将战场之上几乎插得满满当当,仿佛就变成了一片羽林麦田一般!

  “总督大人!”

  萨尔瓦多身边的一个身材魁梧的副将一脸的焦急,在身边拉住了萨尔瓦多的衣服,焦急的低声道:“大人!这样不成的,让前面的人先退一退吧!我们已经填进去一个旗团了!这些都是咱们军区的老底子,都是您的精锐啊!”

  萨尔瓦多只是一皱眉,看也没看身边这人,冷冷道:“第六旗团,调上去!!”

  旁边那个副将一愣,看着萨尔瓦多,忽然就大呼一声,喝道:“大人!拼的都是咱们的人!咱们的军队若是都在这里拼光了,将来……”

  “闭嘴!!”

  萨尔瓦多这才猛然扭头,对着这人断然喝道:“将来!将来个屁!若是不能攻下奥斯吉利亚,我们哪里还有什么将来!!死再多的人,只要这场仗打下来,将来总能召集更多的军队!打仗哪里有不死人的!你这个混蛋,难道跟着我安逸曰子过多了,已经没了勇气了吗!!”

  这个将领被萨尔瓦多的训斥之下,面颊涨红,双目充血,咬牙道:“大人,我不怕死!只是您看!其他军区的人已经有了退意,咱们的人顶在最前面,若是您的兵都拼光了,在联盟之中如何立足……”

  “你闭嘴!!”萨尔瓦多忽然就拔出了长剑狠狠虚劈了一记,厉声喝道:“就是人人都存了这种心思,我们数十万军队才会空耗了半年时间,都没有能攻克这座该死的城市!!今晚就是胜负所在!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今晚若是不能取胜,我们所有的人都要完蛋!!将来将来!今晚不胜,我们就没有将来!!上!!都给我上!督战队冲上去,有后退的不论军中什么职位,立刻砍了,不用汇报我!!!”

  身边那个将领面色一沉,忽然深深吸了口气,咬牙喝道:“总督大人,我为您效力已经十年,今天就将这条命交给您了!今后不能在您身边效力,望大人保重!”

  萨尔瓦多脸色一变,看了这将领一眼,这人是他身边最亲信得力的武将,此刻说出这样的话来,萨尔瓦多心中一沉,却依然咬牙道:“好!你上!你若是死了,你家中妻儿,我给你养活!”

  这武将大喝一声,从身边的亲卫手里拿过一柄粗重的铁矛,策马带着人冲了上去。

  他带了数百人冲上,迎头在密集的箭雨之下,冲到河边的时候,身边的人已经少了小半,这个武将翻身下马,直接撞进了桥梁之上,在身边的部下奋力开路之下,一口气冲过了桥梁到了城门之下。

  “闪开!!”

  一声厉喝,就如同惊天一个霹雳一般!

  这个武将一身铁甲,身材雄威,双手握着那粗重的铁矛,直接冲出了人群,当头就对着那雄威高大的凯旋门城门就是一击!

  那一声怒吼之中,他全身和手里的铁矛之上顿时就爆发出了如火焰一般的赤色光芒!那铁矛在他手里,就如同举着一截巨型的火把一般,当头就轰在了那凯旋门的城门之上!

  轰!!!!

  这一声巨响,顿时震得周围的人都头昏脑涨,那震动的动静,仿佛那数十米高的城门都狠狠的晃动了一下!

  铁矛击在了城门之上,顿时那精铁打造的铁矛前半截已经彻底粉碎!火光和斗气的光芒融在一起,已经分不清彼此!

  这武将如此强悍的斗气,全力一击,轰在这城门之上,顿时将那仿佛永久屹立不倒的凯旋门撞的猛烈的晃动了一下!

  这凯旋门的城门堪称是帝国最雄威的建筑,高达数十米的城门之中设置的是铁质的闸门!厚达接近一米的铁闸,几乎完全是涌铁汁浇铸而成!

  叛军连曰攻打,无论如何努力,填进去多少人命,都无法撼动这凯旋门的铁闸!

  此刻这个猛将的奋力一击,这铁门居然就被松动!

  城防之上的守军也感觉到了脚下这一记狠狠的轰击,仿佛站在城门上都能清楚的感觉到脚底传来的震动。

  这惊天一击顿时让城上的守军紧张了起来,就有指挥的将领高声历喝:“弓箭手!弓箭手瞄准桥梁!杀了那个人!杀了他!快杀了他!!”

  混乱之中,不知道多少强弩被仓促的调了过来,就瞄准着桥梁尽头城下的那个高大的身影。

  破空之声落下,那个站在城门下的武将顿时身中数箭!他虽然一身铁甲,但是依然有数枚破甲铁箭刺穿了他的护铠!

  这个家伙也当真悍勇,大喝一声:“盾牌手!!”

  身后早有叛军的士兵冲了上去,高举盾牌为他遮拦。这个武将深吸了口气,半边身子都已经染血,却又大吼一声,将手里的半截铁矛扔了,弯腰将地上被之前死伤的士兵丢下的一个巨大的撞门木桩抱了起来!

  那撞门的木桩顶头包了铁皮,足足有这武将的腰身两个那么粗细,这个武将却双手的手指狠狠的插进了木桩之中,将它高高抱起来。

  “破!!!!”

  这一声吼叫之中,这武将周身红光再次大作,就看见他那原本高大的身躯在那撞木的映衬之下,显得是如此的渺小,却偏偏举起这巨大的撞木,对着城门轰了上去!

  轰的一声巨响,这武将身上的斗气光芒几乎耀眼得叫人无法逼视!

  巨大的撞木轰在那高耸的城门铁闸之上,在撞击的瞬间,这个武将忽然就张口,一团鲜血从他的口鼻之中狂喷而出!但同时,那撞木轰在城门之上,那厚重的铁闸门,既然就被轰的整个凹了下去!

  这武将手里的撞木几乎也在这一轰之下,就直接粉碎掉了!木屑纷飞,红光之中,那铁闸门的一角已经变形,轰击的地方深深的陷了进去,完全扭曲!

  这武将站在那儿,口鼻满是鲜血,就连耳孔里也有鲜血流淌而出,他却狂吼一声,一把抢过一个士兵手里的铁锤,飞身扑了过去!

  就看见他大步冲上,当头箭雨落下,他就在这箭雨之中,手里的铁锤再次含着红色的斗气光芒,轰了那城门变形之处……轰!!!

  这第三声轰鸣之中,就听见铁料破裂的声音,随即就看见城门下红光顿时就黯了下来。

  身后的叛军之中,却涌出了震天的呼喝!

  “城门破了!城门破了!!!”

  之间这个武将站在城门之下,手里的铁锤也只剩下了一个柄,但是那牢不可破的凯旋门的铁闸上,表形的那一角,已经被彻底击穿!

  虽然只是一个不过半米左右的窟窿,但是却已经彻底扭曲,这个窟窿和穿孔,就在眼前,是如此的清晰!

  半年的鏖战,这凯旋门的坚固都曾经让叛军绝望,今晚却终于被打穿!虽然只是这么一个不大的窟窿,但是带给攻防双方的震撼,却远不止与此!

  “杀了他!杀了他!!”

  城墙之上的守军的吼叫终于有些仓惶了,一直以来凯旋门的牢不可破几乎根植在了所有守军的心中。此刻眼看那铁闸居然被打穿,顿时让守军有些惶恐起来。

  更密集的箭雨当头落了下来,站在城门之下的叛军士兵顿时就惨叫着成片倒下,那个猛将身中数十箭,却依然立在那儿,仿佛个刺猬一般,只是后面的人才终于发觉,这位将领却早已经气绝了!

  ※※※“上!第六旗团调上去!今晚,不管死多少人,都不许退后一步!”

  站在军列之中,萨尔瓦多遥望着凯旋门下,面沉如水,回头看着身边的部下:“今晚,我们只有一条路!向前!只有向前!!”

  ※※※叛军疯狂的攻势,仿佛将所有的精力都疯狂的压榨了出来,这种不计牺牲的狂攻,已经彻底摆出了一副疯狂的架势了,就仿佛他们已经没有明天了一般!

  凯旋门上的守军顿时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虽然凯旋门依然牢牢的把持在守军的手里,刚才那个叛军猛将的惊天一击将城门铁闸击损了一个口子。但是带给人的更多只是心理上的震撼,毕竟那一个小小的窟窿,只怕就算是一个幼童都没法子钻进去。

  只是叛军原本已经有些低落的气势却重新奋起,后续的叛军不要命一般的继续涌上,新的攻城车被推了上来,也不管丢下多少尸体,依然有叛军奋力推着冲到城门下,继续一下一下的轰击着城门。

  双方的弓箭手对射已经造成了至少数千人的伤亡,河面上的尸体几乎连成了一片。

  叛军如此疯狂的架势,守军已经被迫开始了调动。

  越来越多的兵力被调往凯旋门的方向,城里的后备兵力和城墙的其他防区,都在紧张的抽调兵力朝着凯旋门集结。

  “还差一些……还差一些……”萨尔瓦多坐在马背上,看着城门下的杀戮,他的眼角开始乱跳。

  今晚到目前位置,叛军已经损伤了超过六千人,其中大半都是他萨尔瓦多的军队。这已经是这次围攻奥斯吉利亚以来,叛军联盟的一次难能可贵的精诚合作了。

  但是到了现在,不少军区的总督也已经不肯再加派兵力了。毕竟人人都有私心,在这个世道,军队就是手里的资本,若是把兵力都拼光了,将来何谈立足?

  ※※※凯旋门方向的鏖战,已经将夜晚睡梦之中的奥斯吉利亚全城都唤醒了。

  城防在紧急的调动着,休斯站在城墙之上,还能远眺看见自己左侧,远处就是凯旋门的方向,那里现在已经打得血流成河了吧。

  回头看去,城内的街道上已经有数不清的士兵打着火把一队一队的朝着凯旋门方向奔驰而去。

  凯旋门的鏖战已经迫使城中守军进行了调动,甚至就在刚才,就有城防的传令兵跑到这一段城防来,传令让这一段的城防抽调五十人去支援凯旋门。

  传令兵被伪装成了守军的休斯的部下精锐杀了,尸体就丢在了墙跺的角落里。

  休斯却心中紧张的计算着时间!

  差不多!差不多了!!

  不能再等了!城中已经开始调动人马了,如果自己再不行动,只怕守军就会发现自己所在的这一段城防出了异常情况……“各位!准备吧!”

  休斯转过头来,抽出手里的利剑:“所有人准备动手!伪装成守军的走在前面,其他人跟在后面!我们……去威灵顿门!”

  ※※※威灵顿门是奥斯吉利亚西南那条堪称奇迹的城防的最不起眼的一个小城门。

  和高达数十米的当世奇迹凯旋门相比,威灵顿城门的高度不过二十米,和城墙持平。虽然在大陆来看,高达二十米的城门已经算是一等一的雄伟建筑了,但是在奥斯吉利亚的这条雄威异常的城防体系之中,这个城门却是最不起眼的一个。

  这个城门从来都不是叛军主攻的方向,原因很简单:护城河在这一段的地方,靠近入海口,城防的高度在地势的天然坡度上要比对岸的旷野高上至少五六米。这五六米的高度,就足以让守军的弓箭手在敌人还没有冲到护城河边的时候对敌人造成超过三成的杀伤。

  而更为关键的是,这一段的护城河因为靠近入海口,河面的宽度长达一百五十米!!

  而河面的桥梁却只有不到三米宽!和凯旋门外的那座大桥能同时让数辆马车并行的设计想必,这座桥梁显得是那么的土气和破落。

  这是奥斯吉利亚最老的一座桥梁。

  然而正是这样的局面,却反而让叛军从来都不曾对这座城门发起过进攻。

  开什么玩笑!

  一百五十米宽的河面,桥梁却只有三米宽!要想从桥梁上跑过去攻击城防,那么进攻的一方士兵将在长达一百五十米的区域里,被迫挤在不到三米宽的地方!!

  这简直就是送上门去给守军的弓箭手屠杀!

  而且狭窄的桥面,也限制了攻城器械无法推上去。要知道,如果将一架攻城车推上桥梁的话,几乎就将桥面占满了,两旁都无法安插下负责推车的士兵了。

  一直以来,这座古老的城门和桥梁,就算是在奥斯吉利亚城也早已经是一个最萧条的所在——这座城门里是奥斯吉利亚的贫民区,这座城门和桥梁也是专门给贫民进出的。自然不需要建得太过雄威壮观。

  但是,这毕竟也是一个奥斯吉利亚城的门户,作为防守的一方,在阿德里克和斯潘两个将军的坐镇之下,对于威灵顿城门也没有轻视和松懈,这里驻守的是足足一千守军。而且前些曰子,阿德里克还在这里加派了一个弓弩营!阿德里克认为,宽阔的河面和过于狭窄的桥梁,是最适合弓箭手发挥的战场,如果敌人敢于在这里进攻的话,那么加派的这个弓弩营将会成为叛军进攻士兵的噩梦。

  这个措施已经做的够好的了。阿德里克和斯潘的布置已经足够完善。

  可今晚……堡垒,却是从内部攻克的!

  ※※※奥斯吉利亚方向的鏖战吸引了城中守军大部分的注意力。

  谁也没有察觉到,在远离主攻点的防线之后,这么一队身穿着守军装束的士兵正在夜色之中急行。

  威灵顿城门距离休斯所在并不远,今晚叛军的疯狂进攻,城里的军队都在调动,混乱之中,他的人一路奔驰,有身穿守军装束的人跑在最前面,甚至还有葛里这个内应当领路人,一路上,穿过了两个城防的防区甚至都没有遭到阻拦,遇到盘问,也是葛里出面,他有守军的军官徽章,只说是奉斯潘将军的命令,担心叛军趁夜偷袭,前往威灵顿城门去加强防御。

  几乎是兵不血刃,数百精锐已经悄悄的来到了威灵顿城门的防区。这里的原本一千守军,就在今晚之前还有一个营队的人被临时抽调去了凯旋门。

  在城墙之下,休斯在士兵之中低声喝道:“机会就在眼前!夺下这个城门!城外山坡后就有我们潜伏的骑兵大队!!这里的守军绝想不到会有人从背后攻击他们!而且他们不过只有数百人!眼下城里的人都被吸引去了凯旋门!我们只要一鼓作气,夺了这个城门,支撑上片刻,让骑兵进城,这场仗就算是打下来了!!丰奖厚赏,我休斯绝不吝啬!!”

  说完,这个一向以贵族风度自诩的亚美尼亚军区的总督,居然亲自拔出长剑来,当头第一个朝着城门猛扑了上去!身后,数百精锐,在这夜色的掩护之下,杀气腾腾的跟着扑了上去!

  ……阿德里克得到凯旋门遭到攻击的第一时间就带着自己的亲卫骑兵赶到了城门下。他到达的时候,斯潘将军已经先一步抵达,城外打尸山血海,阿德里克却已经飞快的冲到了营房的指挥大厅里。

  他才进门,就看见了斯潘正在对几个军官飞快的训斥着什么。

  “怎么样了?”阿德里克神色并没有太紧张,甚至还露出一丝冷笑:“这些城外的家伙今晚转了姓子了么?居然选择凯旋门来主攻。”

  斯潘看了阿德里克一眼,先行了一礼,沉声道:“我比你早来不过一刻而已,今晚这些家伙是有些疯狂,我觉得不太寻常。刚才我已经上城门去看了看……看来萨尔瓦多他们是拼命了,只怕他已经填进来三个旗团了,这么大的损失,他居然都不肯退兵。”

  阿德里克皱眉:“怎么,他想和我们拼家底么?我们的兵力处于弱势,鏖战了半年,死死伤伤的,现在城里还能战的兵力不过两万了,守着这么长的城墙防线,我们不可能将兵力全部布展开来……若是萨尔瓦多他们真的和我们拼家底的话,我们拼不过的。就算是一比十的死伤来交换,我们也耗不过他们。”

  说到这里,阿德里克看了看斯潘,看斯潘神色有些紧张,他就一笑:“不过,城外的那些家伙,我太了解这些人的底细了,拼家底,他们是绝对不肯的。那些家伙都不舍得让自己的实力收到太大的损失,他们的心不齐,我们才能坚持到今天,否则的话,如果一开始就拼家底,我们早就守不住了。只是今晚他们如此发疯却有些不寻常……”

  “难道是最后的疯狂?”斯潘眯着眼睛:“兰蒂斯人登陆之后……我猜测这些家伙距离退兵也不远了,难道是今晚在孤注一掷拼一把,拼过了之后,才甘心退兵?那么打退这一次的话,我们是不是就算是看到太阳了?”

  阿德里克点了点头:“有些道理,但是以我对萨尔瓦多那个家伙的了解,他没这么蠢。难道……是佯攻凯旋门,然后分兵去攻打其他的城门?”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