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一个理由】

   第四百一十六章【一个理由】(六千字)这个猜测有些大胆甚至是荒唐,而且目前为止,两人都没有什么能够站得住脚的证据,唯一一个推论的依据就只是那么一个已经死了五年的私人医生的名字而已。

  但是偏偏夏亚和达克斯两人对视良久,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姓无限大——如果这个结论是真的话,那么几乎可以解释一切的疑问了!

  比如尤里总督到底为什么会对自己的妻子如此信任到了让人不可思议的底部!仅仅是因为对自己的爱意么?爱一个女人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种,难道就一定要把自己家族的基业,军队,地盘都交给妻子这才叫爱?为什么尤里总督对于妻子这些年来的任何作为任何决策都不遗余力的支持,从来没有表示过任何异意?

  如果说尤里总督不是一个糊涂蛋的话,那么就一定另有原因了。

  而且从达克斯的描述看来,根据掌握的情况,这位尤里总督年轻的时候可不是这种对女人耳朵根子软到如此地步的人!稍微年轻一些的尤里总督,当初也是颇有一点抱负和果决手腕的。怎么上了一点岁数之后,就变得如此庸碌?如此甘心的仰一个女人的鼻息?

  一个傀儡,或许可以解释这个疑问!

  再加上数年前的那件疑案——死的人偏偏都是尤里总督身边最亲近的仆人,他的专用裁缝和鞋匠,这些都是很容易直接暴露傀儡真相的人,毕竟找一个冒充的人来,相貌可以很相似,甚至可以用一些手法来做改动——那个伊万?戈德里克私人医生,不正是专门帮那些贵夫人改变容貌的“专业人才”么?但是,相貌可以骗人,可一个人的身材和脚的大小,却是无法隐瞒身边的裁缝和鞋匠的。

  这就有了足够的灭口的理由了。

  达克斯苦笑,看着夏亚:“虽然看似荒唐,但是这层窗户纸捅破的话,我仔细思量,越想觉得越有可能!我们假设,就算尤里总督本人真的爱自己的妻子爱到了极点,可是这些年过来了,总督夫人忙于公务,一个男人就算爱自己的妻子爱得很深,可如果这个妻子忙于公务很少有时间能顾及家庭,那么再好的感情也会出问题!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是总督夫人,得到丈夫的信任,掌握了如此大的权力,而我又牢牢的抓着权力不想放手,而且我又知道我权力的来源是丈夫,那么正确的做法,应该是牢牢的抓住丈夫的心,让他继续对自己爱的死心塌地,这样才能稳固自己的地位!可是我们看看这位总督夫人……这些年来她虽然干得很不错,但是毕竟是耗费了无数的时间,总是看见她在这个大舞台上转着,四处忙碌,堪称一个勤奋的首领,但是那位尤里总督大人却听说深居简出,在总督府里静养……总督夫人难道就不担心,自己长时间的不陪伴自己的丈夫,丈夫会因此而变心,而且一旦丈夫变了心,对于总督夫人来说的打击可是致命的!现在看来,这个问题的解释也很容易了:那个总督根本就是一个假冒的傀儡。”

  “所以,我们刚才说的一个贝斯塔军区的弊端就可以稍微做一下改动了,之前我们说这个女人的地位是建立在尤里总督的信任,那么现在看来,这个理由已经不存在了,如果我们的猜测正确的话,现在的总督夫人根本没有人能撼动她的地位——如果假冒的事情能一直保密的话,这个假冒的家伙一定会活的很久,而且绝对不敢悖逆这个女人的意思。那些贝斯塔军区的臣子们如果想指望总督大人回心转意,那是绝对没可能的了。”夏亚缓缓道。

  “不错,但是……”达克斯叹了口气:“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从口中报出了一个名字。

  “李尔!!”

  此时此刻,两人心中都是同样的一个心思!

  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总督夫人真的藏了如此一个惊人的巨大秘密,那么……送来这个名字的李尔呢?

  他既然能把这个名字送到夏亚这里来,就只有唯一的一个答案:李尔是知道这个秘密的!这个李尔已经知道了尤里总督已经是一个假冒的傀儡!!这个家伙知道了这个秘密!!

  身为贝斯塔军区里唯一的一个能有资格和总督夫人争夺权力的人,身为尤里家族的真正的“合法”继承人,李尔却是一个最不应该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他知道了这个秘密,对于总督夫人那个女人来说,正是最最危险的!

  可是他偏偏知道了!而且还将这个秘密,通过一个名字来传递给了夏亚!

  “看来这个李尔很高看你啊。”达克斯笑了笑:“他只是告诉了你一个名字,显然他对你很高看,认为只要给你这么一个名字,你就一定能自己找出答案来。在这个李尔的心里,你是一个聪明人哦。”

  夏亚苦笑着,看了达克斯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或许,他高看的不是我,而是你呢!身为兰蒂斯王国监察署有史以来最出色的精英,李尔一定是知道你的背景,知道有你这个超级密探在我身边,只要给我一个名字,那么你这个超级精英就能把真相挖掘出来——事实上他做的很聪明也很漂亮,他的目的也达到了!他知道你的背景,达克斯,别忘记了,他把这个名字传递给我们用的手法,你说过的,是标准的兰蒂斯的情报人员的手法。或许这本身就是一种暗示。”

  达克斯立刻沉静了下来,这个家伙一脸的严肃,目光闪动,显然头脑也在飞快的转动着。

  过了会儿,达克斯才深深的吸了口气:“第一,李尔就算真的知道这个秘密,但是他自己却绝对不敢捅出来!或许是因为他手里没有确凿的证据,毕竟这个真相太过荒唐了!就算他现在公然叫嚷说尤里总督是假的,也没有多少人会信他,别人说不定还会认为是他想争权想的发疯了。而且,这个秘密是一张王牌,还没有到甩出这张王牌的真正时机!从掌握的力量对比来看,李尔现在处于绝对弱势。那个女人能容忍他的存在,这种容忍是有限度的,如果一旦贸然甩出这张王牌,如果时机不对的话,反而会引来大乱。万一逼的总督夫人狗急跳墙——呵呵,请原谅容这种言辞形容一位美女似乎有些不恰当。”

  夏亚横了这个家伙一眼——这混蛋果然还是狗改不了吃屎的姓子,这种时候了还忍不住说这种玩笑话。

  “……一旦总督夫人被逼急了,就只能立刻对李尔动手了!李尔现在的力量绝对无法和总督夫人抗衡,他一点本钱都没有。所以他还在等待,等待一个时机,所以这张王牌他会一直小心的押在手里。”达克斯说到这里,看了夏亚一眼:“或许,老板,你就是他一直等待的‘时机’呢。”

  达克斯忽然有些兴奋起来:“还有什么比现在更好的时机呢?贝斯塔军区原来是风平浪静的,但是现在局势变化了!脱离了红色圆桌会议联盟,现在老板你是他们目前看来最有可能成为盟友的人选,而且你还占据了很多优势!虽然我不喜欢夸你……但是老板,你现在或许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你自己占据了多少好处!你拥有了地板和军队,最重要的是……在拜占庭帝国不灭亡的前提下,你拥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头衔:北方战区的统帅!”

  说到这里,达克斯看了夏亚一眼,夏亚也有些讪讪的脸上发烫。两人都心知肚明这个头衔是怎么回事。

  “……这个头衔就保证了你拥有很强的合法地位,而现在看来,随着兰蒂斯人的参战,拜占庭帝国基本上可以排除灭国的可能了。未来看来,在北方,有实力,有大义,同时又可能结盟的人选,您是最佳选择。而且……别忘记了,老板,你即将娶一个同时拥有两国血统的公主级的妻子,别小看这一点,对于你这样地位的人来说,这种婚姻会让你的地位上加上重重的砝码!

  可以说,如果争取到你的支持……对于贝斯塔军区的内部的倾向来说也是很有帮助的。李尔这个家伙……很聪明!他聪明就聪明在,这些天来他一直和你会面,和你结交,但是却没有说出过哪怕一句真正的拉拢你的话!因为他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他自己的身份,他不是贝斯塔军区的掌权人,所以他现在还没有资格来和你谈什么结盟,更没有资格和你讲条件。

  如果他那样做的话,那么这个家伙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我们完全可以从此无视掉这种蠢货。但是……他一点都不蠢!他没有出言拉拢你,正是他的聪明之处!他这些天来,只是和你结交,和交朋友,只是在情感上让你对他生出好感,或者说,让你正视他这么一个家伙的存在,给你留下充分的好印象,这就达到目的了!而现在……他把这么一个重要的秘密传递给我们,更是一个聪明而冒险的做法!

  他直接将这个名字传递给我们,诱使我们来推测出答案——可就算我们有了答案又如何?我们没有任何证据!或许他手里掌握了证据,但是我们没有!我们更没可能将这个事情捅出去,因为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所以,他告诉了我们,其实也等于没有告诉!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损失,只有好处!

  甚至,他悄悄的将这个事情传递给我们,引导我们得出了这个结论来,他却没有对我们公然做出任何其他的表示。这样的做法有两个好处,第一是取信于我们,第二么……是一种暗示!暗示我们在和总督夫人结盟的时候,要留有余地,一定要留下一点余地,不要投入太大或者太多,给自己一个回头的可能!因为这个秘密,这个王牌,说不定什么时候甩出来,对于那个女人来说就是致命的打击。他李尔手里拥有这么一个致命的秘密武器,就是一种暗示,暗示我们,他李尔绝对有资格成为我们的‘潜在盟友’和‘潜在合作伙伴’,他的要求并不高,只是让我们做到心里有数,不要对他匆匆的把门关上,至少给他留下一点合作的可能姓,把他列入名单就可以了!”

  达克斯一口气不停的说完这么许多话来,长长的出了口气,然后往椅子上一靠,抓起桌上的一只水壶来就直接对着壶嘴猛灌了一气,这才舒服的叹了口气,然后这个家伙看着夏亚,目光很郑重:“这个李尔非常厉害!你看,他只不过是给我们传递了一个名字而已,然后就达到了如此多的目的!用一个小小的手段就得到了这么多结果,这样的人,老板,他的确有资格成为我们的合作目标。”

  夏亚凝神想了会儿,最后两人得出了一个结论:

  静观其变。

  一方面,继续和那位总督夫人合作,但是同时……真的要给这个李尔也留下一点合作空间了,正如达克斯说的,不能把门关得太死,要留下一些缝隙,或者,就算关上门了,也要留下一扇窗户。

  ※※※达克斯来到哈斯克城的消息是公开的,他是作为夏亚召唤来的特使和联络副官来到哈斯克城的。

  之前的那场晚宴,总督夫人虽然点破了达克斯的来历,不过第二天之后,这个聪明的女人就继续装糊涂了。

  在双方确定合作之后,第二天在守备府里,总督夫人和几个贝斯塔军区的核心人物一起,和夏亚进行了一场正式的会晤。

  在这次见面上,这个女人居然装得好像完全不认识达克斯,还煞有介事的让夏亚介绍一下他的这位随从副官。

  合作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双方的条件基本上也都得到了各自的首肯,贝斯塔军区和夏亚都需要外援,同时夏亚需要军械,贝斯塔人需要明年得到粮食援助。在这些大前提之下,剩下的就是一些合作的细节讨论了,讨价还价的事情,夏亚虽然并不喜欢,但是却也并不是不擅长,至少他这种从野火镇上长大的家伙,绝对不像是他相貌看上去的那么爽朗憨厚。

  几个来回的交锋,贝斯塔人就在谈判桌上领略到了这位“夏亚元帅”的无耻了。不过让夏亚感到奇怪的是,贝斯塔人却显示出了一种让他难以理解的大方,几乎在双方有分析的细节上,贝斯塔人开始的时候试图争论,但是与会的那位美丽的总督夫人,却往往在这种时候出声,一声咳嗽,或者一个眼神,贝斯塔方面就立刻放弃了坚持。

  谈判进行的几乎是出人意料的顺利——在贝斯塔人做出了很多让步的前提下,夏亚得到了很多好处。他很惊奇这位总督夫人为什么会如此轻易的让步:似乎这个女人仿佛比自己更着急想快速达成合作盟约一样。

  这样的双方合作的谈判,居然只用了一天就全部完成了,这种速度堪称神速了。

  然而在最后,夏亚依然提出了一个附加条件。

  “我要一个人。”夏亚坐在桌前,却不看对面坐着的那几个贝斯塔军区的官员,而是直接用眼神盯着坐在一旁的那个风情万种的女人:“这个人必须给我。”

  总督夫人一笑,她今天穿着得很正式,那一身黑色的礼服经过了改装和裁减,显得庄重而典雅,但是胸前低低的衣领里却裸露出一片诱人的雪白,让夏亚在谈判的时候,几次都有些管不住自己的眼神。

  轻轻一笑之后,这个女人迎着夏亚的眼神,缓缓道:“盖亚不能给你,这个人对我们还有重大的用处。”

  夏亚笑了。

  他清楚这个女人的用意,作为科西嘉军区仅存的这位公子,盖亚这个家伙虽然是一个人渣,但是作为一个招牌来用还是很有些价值的,至少,如果未来图谋科西嘉军区的地盘的时候,这个招牌就会体现出价值来了。

  “谁在乎那个废物。”夏亚毫不犹豫道:“盖亚给你!但是,他身边的那个索格尔,我要!”

  说着,夏亚看着正要开口的总督夫人,他飞快的抢在对方开口之前道:“别告诉我索格尔已经死了!这个家伙你们留下用处不大,与其关在牢房里烂掉,或者秘密处死,还不如给我算了。你们想知道的任何情报,都可以从盖亚那个废物嘴巴里得到。这个索格尔,必须给我!!”

  总督夫人笑了,她笑得很灿烂,也仿佛很愉快:“看来,在您的眼里,这位索格尔将军的价值比盖亚要重的多了。”

  旁边的几个贝斯塔军区的人拼命的对总督夫人使眼色,示意她拒绝这个要求。

  但是这个女人却忽然站了起来,看了夏亚一眼,语气很平淡,但是却毫不犹豫。

  “给你!”

  ※※※夏亚是在哈斯克城的监狱里看到索格尔的。

  这里是哈斯克城驻军的大营旁,用一片老房子临时改造成的监狱。

  看到索格尔的时候,这个科西嘉军区最后的将领看上去气色并不太好,面色苍白得过分,胡子很长,头发凌乱,而且瘦的有些过分,眼窝都深深的凹了进去。

  他身上原本伤的很重,而显然这些天来,他的伤并没有太多的好转——毕竟,对于一个囚犯来说,贝斯塔人是不会给他什么优待的,更不会请医生来给他治疗伤势。

  但是夏亚却依然从这个男人的眼神里看到了自己期望的东西。

  这是一种叫做“坚持”的东西!

  在这个阴暗而冰冷的牢房里,这个男人就如同一只受伤的野兽,静静的潜伏在角落,静静的舔着自己的伤口,静静的等待着。

  “看起来,你过的不错。”夏亚站在牢房的门口看着索格尔。

  这话有些古怪,因为很显然,索格尔过的曰子距离“不错”还有很大的差距。

  房间里的桌子上只有一壶凉水还有两块已经快发霉的饼而已。

  索格尔身上的还传来浓浓的伤口腐烂的味道。

  “是不错。”这个男人的嗓音嘶哑。

  “看起来你没有放弃,我很高兴。”夏亚抱着膀子。

  “……我还没死。”索格尔看了夏亚一眼:“原本我以为自己会死,但只要我没死,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不会忘记我发过的誓言。”

  “……很好。”夏亚不在废话了,他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来,啪的一声,丢在了桌子上,看着索格尔:“跟我走,跟我干!”

  这件东西落在桌子上,角落里这个男人的眼神忽然就变得火热起来,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桌上的东西,一种活气顿时就从他的身上焕发了出来。

  夏亚明显的听到,对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短暂的沉默之后,索格尔嘶哑的嗓音:“给我一个理由。”

  “这本册子。”夏亚指着桌上自己丢出去的东西:“上面的那些名字!你没忘记你发的誓,我也没忘记你说的那个故事……科西嘉军区已经完了!你必须接受这个事实!虽然我没法让你恢复科西嘉军区,毕竟你们的那个盖亚少爷是什么货色你比我更清楚!但是……你跟着我去干,我保证你有机会完成对那些人的承诺。侵占你们家园的奥丁人,还有背叛了你们的盟友……让这些应该受到惩罚的人得到他们应有的下场,让这份名单上的人在死后得到安息,让他们的牺牲变得有价值!”

  说到最后,夏亚紧紧的盯着角落里的这个男人:“如何?仔细想象,反正你已经一无所有,就算是最后失败了,又有什么损失?”

  这个男人缓缓的站了起来,就从房间的角落里往前踏了一步!

  这一步,从阴暗的角落里走出,那铁窗外的一缕光照在他的脸盘上,瞬间有一种刀锋出鞘的犀利感!

  “……你说的没错,我已经没什么可损失的了。”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